引狼入室

  引狼入室

  小寡妇侯小美明慧艷丽,肌肤滑腻如雪,身段尤为骄人,可是她常怨自己的命薄!可不是吗?她现在正是二十五岁罢了。

  这时期!正是她春情勃发期,对男子的需求正浓!对肉欲正觉无限滋味。

  可是,她为了一笔巨大的遗产,未能容许她去再嫁,困处春闺,倍觉寂寞,未免容颜憔悴。

  尤幸她的家中,蓄养猫犬甚多,那些猫犬原是看管门户,别无他途,侯小美忽然灵机一动,看中了一头雄壮巨大的“多利”雄性狼狗。

  夜幕低垂的时侯,小寡妇侯小美换个了睡衣,出了房门口,穿过了走廊绕出花径,来到园旁花丛里,娇声唤了一声“多利!”

  只见那头巨大的狼犬,听了女主人唿叫后,立即摇头摆尾,汪汪轻吠,表示欢迎的样子,侯小美把手一招,多利便跟住她的身后,返回香闺里。

  侯小美关闭了房门后,便将睡衣脱掉,抛在椅子上。

  登时她的肥美肉体、涨美的一对乳球、细细的腰、肥大的臀部、绷胀的阴户、柔软乌亮的阴毛、鲜红色的阴唇、亮晶晶的一双大腿全部显露出来。

  啊!好看极了!真是说不出的美丽呀!

  这时侯小美一拍床中,多利便一跃跳上床来,眼睛望住了它的女主人。

  侯小美即时用手抱住了它的长脸子,满脸风骚的娇笑,一双眼珠子也朦胧成一线,显出无限高兴的神色来。

  “哎唷!多利真是作怪呀!”

  它给侯小美轻轻的搂着它的颈项,也就昂起了头来,用那鼻子嗅着她的乳胸,同时伸出那长长的舌头,舐着她那对肥满的乳球,那摇摆着的尾巴,扫着侯小美的腿缝内的阴户,扫得她吃吃的笑了起来,大抵她这时感到骚痒得紧!

  突然,侯小美伸出玉手,去掏它那毛茸茸的奶儿!

  侯小美一边掏弄它的奶儿,一边笑骂道:“哎哟!你也会这样顽皮,把嘴儿嗅着我的乳房,那尾巴又扫弄得人家好不酸痒,哎哟!我的骨子里也酸痒到了,底下那阴户也给你作弄得流出淫水来了啦!”

  侯小美一面说,一面现出了情急分万分的样子。

  玉手用功,狠狠的抽弄着它的阳具,她那酥胸也急得起伏着不停,娇喘喘的,好不肉紧,好不急剎的呀!

  侯小美那玉手一玩弄它那阳具时,只见多利的阳具,果然给她玩弄得直伸了出来,从那柔和的灯光照耀下,啊!那阳具是那么红鲜鲜的!尖尖的!湿湿滑滑的!看那尺码足有好多寸长,那阳具沿着直上,一路由尖转到粗大!

  侯小美一见它的阳具伸了出来,登时欢喜到了极点,意态骚荡的指着它说道:“多利,你倒会弄手段啦!你吮弄我的乳球、用尾巴擦我的阴户,亏你也想得到!好吧,我给你作弄得够了,还不去将阳具替我弄一弄阴户呀!”

  她一面说,一面将身子仰卧在床上,把那些软枕垫在臀下,垫得高高的,挺起了阴户来。

  多利那狼狗,见了她那挺高的阴户,淫水湿淋淋的,发出一阵肉的幽香,不禁馋涎欲滴,连忙低下了头,伸出那条长大粗厚、而又柔软有韧力的舌头,一下一下的吮着她的阴户。

  有时还用舌尖子,对着那阴缝儿欲想吮入去,可是却又吮不入,因为它那舌头厚大的缘故,因此只能舐吃到她那流出来的淫水罢了。

  侯小美流出来的淫水,它想到又甜又香,多么的好吃啊!它欲将舌头伸入,多舐吃一些,却总是不可能!

  多利那条宽阔的舌头,在密密频频的舐弄中,踫到了她的阴蒂时,侯小美立即感到一阵强烈而刺激的骚痒,忙将臀儿缩了一缩,不由得握紧了粉拳,而那心里感到有无限的舒畅,她那娇小口儿在吃吃的笑着。

  多利的舌头舐了片刻,又是心儿不死的,将舌尖撬开了她的阴唇,紧贴着她的阴缝直想伸插入去,可是仍舐不进去,这样一来,使到多利肉紧不过!便将那根舌头使劲儿连阴缝带阴核,用力的刮擦了数下。

  这一用力刮擦着阴蒂,可把侯小美擦得满身的骨头像是散了一般似的,真有说不出的筋酥骨软,身子痕痒。

  因为她那阴缝内那些娇嫩的肉儿,及那最富敏感的阴蒂,给多利那条粗糙不滑的舌头使劲的刮擦了数下,使她感觉受用非常,连那心脏儿也乐到了。

  侯小美在下乱蹬两条玉腿,身躯摆动像风吹柳枝一般,连那肥臀也不住的掀动着,没命似的叫道:

  “哎唷!你这东西,想是作死了不成?人家那个娇嫩的阴户,也能给你这般的乱舐的么?啊唷!我真给你舐死了呀!我的心也给你摘下来了!骚痒得要命哩!唔,多利,你舐就舐吧!你这般用力,作甚么呀?雪!雪!刮得我的阴户痕痒极了!”

  这时,侯小美的阴户给他用力刮擦了数下后,那些淫水竟然滔滔不止的流了出来!多利那狼狗,听见女主人要它慢慢来,它真的就慢慢舐着、舐着……

  侯小美这时觉得有无限的滋味,便用力的挺起了那阴户,给它尽情吮刮着。

  这样的过了一些时候,侯小美低下头来瞧它,只见多利在伸出舌子在刮着自己的阴户,便吃吃的无限风骚地说道:“多利,歇歇罢!我想那阴户也给你舐得淡了啦!看你那副样子,不过是想来整弄整弄吧!哎哟!就给你来弄弄好了!快将那个毛茸茸的长脸子昂起来吧!看了令我不舒服哩!”

  说罢,将腿儿夹了一夹,正欲坐起,将身子转过来改回正常的姿势才恭后它整弄。

  侯小美用手扶着它的阳具,继续说道:“多利,现在和你来弄吧!你可不要刁钻才好呀!不然,我的阴户也会给你弄破的。”

  侯小美边说边分开了两条玉腿,用手握着它那根长长的阳具送至阴道口,还用玉手擘开了两片阴唇,然后将它那根阳具放在自己的阴道外,还用手扶着自己底下的肥臀,挺起了阴户的凑了上来。

  原来多利这狼狗的阳具,虽然是很长的,可是前一段比较后一段的幼细了许多。

  多利的阳具,给侯小美用手拿着,以及那肥臀助着姿势的迎凑着,这样的一来,巳经弄进了二寸许。

  侯小美登时觉得自己的阴户里,像给放进了一根火辣的热铁条一般,烫得她自己骚痒极了的阴户,热辣辣、酥麻麻,确是受用非凡。

  只见侯小美朦胧了那双媚眼,嘴儿“咦咦唔唔”的不住在哼叫,似是弱不禁弄的样子,不过,她的那张芙蓉脸,全是布满了桃花红色的风情,一张骄人艷丽的动人脸颊,最可惜的就是那头多利是看不懂的。

  假如换了常人,见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人在怀里,和她真箇销魂,看见了侯小美那张迷人的脸颊,怎不教人连骨子里也酥痒了起来呢!

  侯小美突然的发出了一阵吃吃的浪笑声,看她把媚眼一转,水汪汪的注视着多利的长脸颊,似嗔非嗔的笑骂道:

  “哎唷!你这东西真是不好啦!还未入尽了啊!你这么快的将那根阳具转动了起来做甚么呀!哎唷,不……不要动吧!我的阴户快给撬爆了呀!哎唷!你这多利,短毛的畜性,你这般的不顾人家,弄过了这一回之后,看我还和你来整弄吧!雪!搅得人家的阴户又酸痒、又疼痛,简直想把我撬死了吗?咦!你又来了。”

  侯小美说完了之后,只见她肉紧非常的样子,两手握住了露出在外的那根长长的狗儿阳具,像抽出回来又不舍得似的,只是闭上了媚眼“唔唔咦咦”的低叫。

  肉酥筋颤,滋味无穷,不胜好味的神情,那握捏着阳具的手,自然的将那条阳具放入,这样的放入着,渐惭的入至四寸,不过只这四寸余的长度,也够她受用了。

  只瞧见侯小美的玉腿使劲撑住了床的柄子,将阴户挺得高高的凑着那阳具,她那条细腰不歇的扭扭拧拧,把胸前的两个大乳,也扯得摇摇摆摆,有些像波浪的起伏一样。

  多利这时的阳具,已经将她的阴户填塞得满满的,把那个肉桃似的饱满阴户,分开了两片,连那些骚骚的淫水也给塞得挤出不止。

  侯小美这时只觉自己的阴户已经被它的阳具撑得火辣火热,更把她那一口欲火挑逗得像狂了一般,口里胡里胡涂的浪叫着,一面又用手握住了它露出在阴户外的那一段阳具,学男子们一般的抽上送下,

  侯小美的阴户,紧紧吞下了多利的阳具后,因为她自己抽送起来,多利的阳具,就能紧贴着她阴道内的肉壁儿了。

  在不住的刮擦下,登时刮擦得侯小美那个白腻身子,有如触电流似的抖颤起来,口里的浪语,也就更加的不歇叫唤着,她那捏住阳具在抽送的玉手,也就越来越紧、越抽越密,登时那一片“吱吱衔唧”的水响,大嚷怪叫般的发了出来。

  侯小美给多利的阳具又刮又擦的,弄得她好不畅快、舒适,直插得侯小美媚眼儿挤挤,小嘴儿嘻嘻的发笑,腰肢密密的款摆,还把胸前那一双大乳,扯动得颤颤抖抖,摇摇欲坠。

  只见侯小美还把那个圆圆饱满、肥美白嫩的肥臀,像人家舞狮子头一般的密密掀动着,而又情不自禁,清脸淫意的叫道:

  “哎唷,可乐死我了!你的阳具儿胀大了许多的哩!你看看,将我的阴户插得满满的呀!咦,又硬了许多啦!今夜我得到的滋味儿,真是甜蜜呢!我的阴户给你插得又酸又痒,把我的骨头也酥得全散了!真的呀!把我快乐得魂魄飘飘,竟像死了一般的啦!多利,你虽然弄得我怪受用的,不过,我的手也抽送得疲累够了,唔,我也没有气力的了!”

  侯小美淫声浪语,唿叫得娇响,看她那手足无措的模样,边唿边叫的把玉手密密的将多利那根阳具不住的抽抽插插,弄得那只多利,竟然立定了身子不动一下的,任由侯小美握着它的阳具不住的插插送送。

  可不是么,那头狼狗,虽然是不懂甚么人性的畜牲,不过它也有的是性的感觉,此时得与女主人那个聚紧狭狭的阴户交欢,虽然它也感觉到没有和同类交欢时那样称心如意的将阳具全根插了进去罢了,不过侯小美这时的阴户,也将多利的阳具吞没了三份之二了。

  多利那狼狗,也感觉到受用起来,那根阳具也会有滑液分泄出来的,还夹杂了侯小美那大量的淫水,把侯小美的阴户润滑得有如油桶一般!所以侯小美稍为用力,便可以用她那个窄窄狭狭的阴户紧紧将阳具夹着,经过了它像狂了一般的疾抽猛送,渐渐便抽送自如了。

  大凡狗类每逢交欢的时侯,它的阳具一感快美之时,那根阳具龟头在阴户内必定会胀大了七倍至八倍,所以它这时像生了根似的,无论怎样也不能拔出甩脱的,一俟它那根阳具上的龟头消除了快美时,才可以从容抽出脱离的。同时,在胀大的龟头上,那一个龟头输精管道也张开了小嘴,来吸吮阴户的花心的。

  侯小美在这时像狂了一般的将它的阳具握住,密密狂抽推送,双方那得到的兴味,真是有说不出口的乐趣!多利一感到有无限的快美后,那龟头也就借着侯小美插去的势子,每逢点着她的花心时,也就用龟头那胀大的孔道,吸吮她的花心一下。

  侯小美受到多利这种意外的袭击,登时只觉得花心儿微微麻痒了一下,她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将一股股淫水流了个不休,流出到阴道外的肥臀也不少。

  侯小美又是照常的抽送着,只听得一片“唿唿啦啦”、“吱吱唧唧”,淫水给这根狗阳具抽送得发出了这般的声音时,感到异常动听。侯小美捏住了多利的阳具,抽着、插着她那个小小的花心儿,又顿时的给它吮了一下重的。

  只见侯小美的细腰,用力地的挺了一挺,肥臀也扭动了一下,接着便上气不接下的没价儿的叫道:

  “哎唷,真好了!今晚我的命根子,可能给你弄掉了啊!哎唷,多利,弄得好端端的,干么你把那阳具的龟头,吮得我的花心?怪骚痒的呀!我看你这只畜牲,成心是作难我的罢了!多利,你看看,水儿也给你弄出不少的了!把我的大腿和臀部也湿得淋淋漓漓的!哎唷!你又来了吗?我可死给你了!唔,给你吮碎了我的花心呀!不……不好啦,我要丢了!我可受不了哩!多利,我求求你,不要将阳具龟头发大出来吧!”

  侯小美那双闭上了的媚眼,也就睁了开来,她满脸布上了妩媚的红晕,嘴儿咿咿似嗔非嗔的笑骂道:

  “哎唷!你这个刁钻的多利,人家己经给你弄到筋软骨酥,疲倦到了极处,让人家休息一下也好,你偏要用尾巴扫扰人家,我实在是恨透了你这畜牲了!”

  这时,侯小美只恨恨打了它一记腿儿,还抛给它一个恨意的白眼,玉手又伸下去,掏弄它那根阳具,边掏弄着、边将那条腰扭扭拧拧的松动筋骨,腿儿摆摆蹬蹬的,有时送用手抚摸它那毛茸茸的身躯,脸颊上露出又恨又爱的神情,把那双骚得出水的媚眼,意态淫淫的瞧着多利。

  突然,侯小美像是被那头狼狗的阳具搔着她的痒根似的,骚声姣气的说道:

  “多利,安静一点吧!歇会儿,我才和你爽爽快快的弄呀!这么急急的干么?弄得人家的阴户酸不酸、痒不痒的,令人难受得紧呢!不过,我还没有尽兴的,现在的身子委实疲倦极了,就是吊颈……也得让人家缓缓气啊!”

  侯小美说完,还斜了它一个眼波儿。

  不料那头多利狼狗今夜给侯小美引发了它的兽性,已经急得它有些不耐烦了,还是将龟头向着侯小美的花心儿不住的点点吮吮,这样的点得侯小美笑声吃吃的将那肥臀使劲的左摇右扭,闪避着它的龟头,可是它将龟头跟着吮的形势,还是这么的点吮着她的花心。

  侯小美刚才休息了一会,大气也消了,疲倦的身子也回復过来了,现在见到它这样子,也知道多利也等得急了,便吃吃的笑道:“多利,我看你是等得急了罢!现在就和你来啦!谁还怕你不成?多利,你瞧着看吧!这回我不能弄得你弃甲曳兵,我就不算是姓侯的!”

  说完之后,便又无限浪意似的握住了它那阳具,重新抽抽插插了起来。

  侯小美这时的情形,又不似先时那么馋急的神情,而是稳打稳扎的凑合着,还将两条白白净净的玉腿一夹一夹的,细腰又是这么轻盈盈的款摆,媚眼斜斜的闪耀着,口里还哼着“咿咿唔唔”的浪叫起来。

  休息后的侯小美,确是比先前大大不同,她这时使出浑身解数,依着房朮的次序使了出来。

  侯小美这一手,好不利害!你瞧瞧,那头多利被她夹着了小小的一段阳具,给她夹夹磨磨,阴户的收收合合,而至到腰肢扭拧、玉腿摇动,还从毛茸茸的隙缝瞧见它的身躯正在抖抖颤颤的呢!那条长尾巴,先前是不停地在左右摆动,现在却已经歇住了。

  侯小美边弄着多利的阳具,一边把玉手轻轻的抚摸它那后腿缝的嫩肉,这样一来,真是奇怪的呀!那条长长的阳具,除了插在侯小美阴户里四寸余长的看不到外,留在外面那长长的一段,这时也抖抖颤颤的伸缩起来。

  那头多利狼狗给侯小美没紧没要的使出了手段来,也就将它弄成了这般模样儿,假若是男子来和她整弄时,被侯小美这样的玩弄,我想他就是身壮力健的伟男子,一定也是抵挡不住的,而至被她玩弄得神魂颠倒、骨软筋酥,受不过来而落身败北,抱头羞惭而走的了!

  玩了好一会之后,侯小美忽然的笑嘻嘻道:“多利,刚才我不是怕你的呀!瞧你这里……唔,你不要这么快就洩出来啦!我还要再弄一下子的呀!多利,羞也不羞,人家一发动,你便抵受不住了!还刁痕的使狡猾作甚么呢?”

  这时,侯小美和那多利,又是感到了有些疲倦了,她便浪意骚骚的说道:“多利,你这样的整弄!我的手儿也快要折断了,还是换换姿势吧!”

  侯小美说时,便把阳具用力的拉了出来,身子使一个转侧俯伏在床上,像是一只狮子般的伏着,将那个粉白滑腻的大屁股高高的昂起,笑声吃吃的伸过玉手,捏住了它那根阳具,从腿缝的中间插入了自巳的阴道内里而去。

  侯小美笑口吃吃的说道:“多利,这样来好么?因为刚才这个姿势,我的手儿太困倦,不得不要转换的了,现在你自己来抽插吧!不要死板板的放在阴户里面,要将你那个阳具头吸吮人家的花心呢!我也要乐上一会儿,才将身子给你呀!你不听我的话!可不要怪我用手段才好!”

  侯小美边说边将肥臀向后坐凑过来,还把酥胸扭歪,用粉乳擦着它的毛腿。

  可是侯小美虽然是这么的说,不过那头狼狗要学她讲的模样,将阳具灵灵活活的运用,把阳具插送着她的阴户,那又怎样做得到呢?所以,它只好使出了和同类交欢的惯技,把放入侯小美阴户里的龟头,发胀得大大的装满了她的阴户,又将它的孔儿吮着了花心,一阵阵的吮吸,如此一来,可把她乐得够了。

  你瞧侯小美!身子摆动、粉臀摇曳,口里嚷着道:“哎唷!多利,我给你弄得痒死了!哎唷!我的……也出来了!”

  她哼完了数声,那身子再也无力挺起,而至软软的贴伏在床上,那个举得高高的肥臀,变作没气没力的愈低愈下了。

  那头多利,想是给侯小美洩出来热黏的淫精烫得快美,它也禁不住的把狗精射了出来,那多利射完了精液后,一条长长的阳具,这才回入腹中去。

  侯小美软软无力的伏着好一会,才见她伸伸腰肢、坐起身子,取过巾儿揩抹流出来的淫水及狗精,收拾过后,这才穿回衣服。

  一幕人狗交欢图,也便收场了!

  -终-

B4
B5
B6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1~33) (34/34)
  •  第三十二章看着视频还在一点点的播放,看到了这一夜,我突然内心不是那么的平静了,也不是那么的放心了。没有想到,我走之前和可心谈了那么久,竟然被思建无意中给攻破了。或许这一夜谈开的母子不会有什么交集了,但是我看完俩人的交流后,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我决定继续观看,反正时间有的是……时间
  • 469 2023-11-16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1~33) (13/34)
  •  第二十九章此时的思建由于还没有擦屁股,睡裤正在膝盖处,保持着撅屁股的姿势,而他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生殖器就吊在他的胯间,此时随着思建的紧张的唿吸不断的轻微摇晃着。慢慢的,床单和旧衣服从可心的手中滑落,掉在地板砖上,发出一声很轻的闷哼,而可心也终于反应过来,她轻轻的「啊」了一声就赶紧转身,「我……妈妈
  • 1944 2023-01-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尾声
  • 喜气洋洋,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着。琥儿嫁给了西门朔,当轿子迎出花府那一刻,花琉璃与一名年纪相仿的姑娘站在一块。 “没想到你留了一招。”花琉璃笑咪咪的望向一旁的阎王笑晴。 “我没有。”阎王笑晴回视花琉璃一眼。“是催情蛊本来就是用来考验情郎的心,所以只要男人不弃不离,与女子再次结合,脸上
  • 375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十章
  • 天下之大,琥儿最后能去的地方,也只有珍珠城的续香楼。她不眠不休的骑着马,一路直奔家的方向。一回到家,她整个人已虚脱无力。差点昏倒过去。 众姊妹一见到她回来,赶紧将她抬进楼中,尔后见到她脸上的疤,全都拢紧了眉头。 直到琥儿醒来后,她们才知道她这趟前去阎王门,发生了很多事情。 “
  • 40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九章
  • 三天之后,西门朔被人带出地牢。他并没有多问些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阎王门的门徒走。毕竟他不知道琥儿被关在哪里,现下只能伺机而动。 他一路被带往阎王门的大堂。 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儿见到一个人。 “爹!” 西门朔一见到父亲,立即喊了声。 “朔儿!”西门剑山许久未见独子,想上
  • 368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八章
  • 琥儿根本没有时间抱怨西门朔。因为当她醒来时,仍十分疲累,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便又被他带着上路。 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山里那座毒树林外。毒后彷佛知道西门朔会前来,早已派人在这儿守着。阎王门的人替他们俩蒙上双眼,便带着他们绕道而行。 片刻后,他们已到了阎王门。 阎王门位于后山,
  • 33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七章
  • 天一亮,和煦的阳光自窗棂洒下,扫去斗室里的昏暗。“琥儿。” 一只大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着。 “唔。”琥儿无意识的挥挥那吵人的大掌,翻了个身又想钻进被窝里。 春天正好眠,别吵她呀! “琥儿,醒醒,咱们该动身了。” 西门朔早已穿着整齐,正在唤醒赖床的琥儿。 动身?要去哪里?
  • 39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六章
  • 西门朔分开琥儿的腿之后,鼻端先是在她的小腿上磨赠,然后再抬高她的大腿,沿着光滑无瑕的内侧往上移动。他一靠近亵裤,就嗅到属于女性的馨香。 这里的气味跟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是一致的,是他天天闻到的茉莉香气。 “小琥儿,你真香。” 他以鼻尖轻顶她的腿问。 “好热……”她半眯着迷蒙的
  • 366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五章
  • 在开始这个吻之前,琥儿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吻,就让她浑身颤抖得厉害,而且,望着他的脸,她竟然想到上一次他突然吻她时的画面。 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湿软的舌灵活地在她的嘴里钻呀钻…… 西门朔望着她微敔着唇和犹豫不决的表情,并没有出声打破这美好的气氛。 他
  • 362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四章
  • 她没脸见大家了!琥儿自赤裸的身子被西门朔看光之后,便羞得再也无法抬起头来。这不像她。 对,一点都不像。 平时的她是个意气风发的姑娘,可以大刺刺的与男倌们称兄道弟,也总在有男客来续香楼闹事时第一个带头与人开打,就算不小心受了伤,她也很潇洒的说没关系。 可是,她之前所有的意气风发
  • 384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三章
  • 有道是相看两相厌。尤其是身旁这个男人,她连跟他多待片刻都觉得浑身不舒服了,可是这会儿竟然被铐在一起。 小姐的别出心裁,真是整倒她了。 而且,她真的不懂,小姐为何要让自己的未婚夫与她如此贴近?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啊。 琥儿现在走到哪儿都要带着一个“拖油瓶”,实在烦不胜烦。
  • 35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二章
  • 唉,小姐真是个任性、骄蛮的姑娘,说一就是一,不容许人家反驳!琥儿在花府被硬塞了一个麻烦人物,这个身中异毒又受了伤的男人,就这样跟着她回续香楼去。 她有苦难言,心里万般不愿,但是?她在花府待了那么多年,在花琉璃的面前早就奴性坚强;岂敢说一声不? 何况,曾对花琉璃说不的人,现在墓前的草
  • 36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一章
  • 珍珠城热闹非凡。春暖花开,百花齐放,争妍斗艳,暖和的天气,百姓们纷纷上街晃晃。今天太阳露脸,和煦的阳光洒落在身上十分舒服,连路边的野猫也大刺刺的躺在那儿晒太阳。 此刻街上敲锣打鼓,小贩们的吆喝声也不绝于耳。 春天一到,外地的商贾便蜂拥而至,因此每到春天,城里又恢复以往的喧嚣。
  • 38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楔子
  • 天下之大,何怪之有?话说珍珠岛位于南海,岛中以珍珠城闻名,此处盛产珍珠与珊瑚,往来的商贾络绎不绝,因此在珍珠岛上什么奇人异事都见得到。 珍珠城的首富住在城南,亦是靠养珠起家,当地人称其为珍珠大王。 这户人家姓花,花家的男主人代代单传,然而到了第三代,花老爷只娶一名夫人,并未纳妾,而
  • 360 2022-02-05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6-87)
  • 3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6-87)【作者:性与情】作者:性与情************第86章看着自己的手机,我在想要不要给可心打一个电话,探一探可心的口风和可心好久没有联系了,可以说她和思建发生关系后,无论是强迫还是自愿,我俩都没有通过话,如果现在把电话打过去,她会和我说什么吗?会不会像以前
  • 655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7-108)
  • 第107章睡梦中,我梦见一个人正在轻轻的抚摸我的脸颊,抚摸我的这只手是如此的熟悉,是可心吗?我的意识开始慢慢的复苏,当我的意识开始清醒的时候,我勐地一惊,对啊,此时我在家里睡着了,那么抚摸我的人不会是可心吧?可心回来了?我条件反射般的睁开眼睛,只见入眼是昏暗的房间,整个房间空空如也,我也没有在房间看
  • 370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5-101)
  • 第95章但是当我走到离记门还有不到一米的时候,我的脚步停止了,不知道是以,或许是因为再离太近了就会被里面的二人发现,也或许是离的太近会看得更清,听得更清,心痛的最深。此时我离门缝只有短短的一米之遥,此时我只要我抬起手就可以触碰到房门,我就可以把房门打开,此时我甚至能够感受到门缝里冲出的热浪,那是可心
  • 372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124)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看到可心这个样子,我的心不由得一痛,可心还是关心思建的,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而已,现在被我点破,她终于露出了自己真实的表情。只是露出这丝表情不到十秒钟后,可心的表情慢慢的舒缓,最后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苦笑,笑中带着一丝嘲笑,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还是别人。「我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
  • 372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2-106)
  • 第102章冷冰霜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很久,之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她既点头又摇头,我不由得开头问道。「我知道一部分……不知道全部……」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从她昨晚的形象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但是现在却吞吞吐吐,我此时心里已经不在乎其他,所以此时也显得波澜不惊,
  • 317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5)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5)可心看着那张纸良久,似乎对那张纸有些畏惧,因为她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也不知道思建对她说了什么,或许她害怕看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也害怕让自己混乱的心更加的纠结。思考了许久后,最终可心叹了一口气,无论写的什么内容,自己总该面对现实,而且看着手中的那枚钻戒,可心的表情又是那
  • 332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13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而当我打开那封心形的信纸的时候,我才知道了一切,凤君已经被父母嫁给了非洲富商,甚至链接婚的日子都订好了,看完信后,我赶紧给凤君打电话,但是电话已经无法接通,我不顾一切地赶到了父母家里,结果吃了闭门羹,之后就与凤君失去了联系,一直到凤君临终的时候见到了她最后一面……我的思绪
  • 373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2-94)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92章「当然记得啊,用心学习,不走歪路,积极进取,长大以后要孝顺爸爸,同时对自己的身体要有节制,不能手淫
  • 360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6)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116)可心穿好衣服跑了出去,而另一个当事人一思建,此时没有了刚刚的绅士风度,竟然没有想着穿好衣服跟随可
  • 594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淫荡版)(40-85)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说明:改编的肉戏,有跳章!【第四十章】这时的可心当然意识到思建要掰开她的双腿,而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可心
  • 540 2022-02-03
  • 肉甜引狼来 完结
  • 杨毅正自得于自己的挤车经验老道,忽然鼻间涌入一股浓郁但不刺激的香气。这样的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杨毅不禁顺香望去。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略染红了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身穿褐收腰外衣,内着白紧身高领小衫,身材高挑、秀丽。下身是褐短短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丝袜的秀腿,足
  • 279 2022-02-02
  • 肉甜引狼来
  • 杨毅正自得于自己的挤车经验老道,忽然鼻间涌入一股浓郁但不刺激的香气。这样的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杨毅不禁顺香望去。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略染红了的波浪捲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身穿褐色收腰外衣,内着白色紧身高领小衫,身材高挑、秀丽。下身是褐色短短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色丝袜的秀腿,足蹬一双
  • 284 2022-01-29
  • 引狼入室
  • 老婆在半推半就之下,被福强性爱指导,并顺利干入惠蓉阴道内射精后两个月,福强再次来电问候我。福强:「志仁,好久不见,最近幸福吗?我想明天去看看你,顺便『干干』嫂子,好吗?」我说:「你发音标准一点好吗,看看嫂子可以,要干干嫂子可不行!」隔晚听说福强要来,老婆刻意穿着较清凉性感,似乎想诱
  • 804 2022-01-29
  • 凌辱女友!(九)引狼入屋
  • 在都市里生活,在未婚前,在未有自己一套房子之前,想要和自己的女友来个两人世界,实在是相当困难。旅行当然可以解决这个困难,还可以连续几晚和女友单独在一起,谈谈情、造造爱,但旅行总不能太经常吧,在读书的时候,袋子里那有限的零用钱最多也只能去一两次。各位色友,有没有甚么方法可以推荐我?既省钱又能和女友单
  • 377 2022-01-29
  • 引狼入室
  • 引狼入室小寡妇侯小美明慧艷丽,肌肤滑腻如雪,身段尤为骄人,可是她常怨自己的命薄!可不是吗?她现在正是二十五岁罢了。这时期!正是她春情勃发期,对男子的需求正浓!对肉欲正觉无限滋味。可是,她为了一笔巨大的遗产,未能容许她去再嫁,困处春闺,倍觉寂寞,未免容颜憔悴。尤幸她的家中,蓄养猫
  • 441 2022-01-28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