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女友


  武斗望着月季这迷人的春色。下身更加坚硬了起来,似乎要爆炸,把他来这儿找叶红的想法抛到了九霄云外。对着月季将他装满欲望的东西塞进了月季的身体里,月季快乐的呻吟。
  武斗更加兴奋。从她的后面完成一次高潮。事后武斗拍了拍月季肥硕的屁股。说。“你真好。”
  月季扭过头会心的一笑。脸上布满了潮红,虽然月季长得很丑,大概武斗看惯了,就不觉得她长的丑了,他爱惜的在月季脸上拧了一把,“你真可爱。”
  月季被武斗的这句话感动的哭了,这使武斗莫名其妙,他怔怔的望着月季,不安的问,“你咋的了?”
  月季扑在武斗的怀里。抽抽搭搭说。“武矿长,你对我太好了,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说我,我感动死了。”
  月季在武斗的嘴巴上不停的亲吻。把武斗弄楞了。
  这个女人太缺少爱了。武斗的仅仅一句,你真可爱,就把月季感动的热泪滚滚。等武斗明白了月季哭的原因后,他也很感动,激动的把月季搂紧,下身突然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武斗不管不顾又一次的进入月季的身体。一向从她后面进入武斗,却一改以前的姿势,从前面进入了月季的身体。这又一次让月季感动。月季身体像奔腾的海水,很快就把武斗吞噬了。武斗在她体内渐渐的疲软了起来,但他在坚持。虽然的强弩之末,但他要完成最后的冲刺。
  武斗马上就崩溃,但是他依然在坚持着。怕稍不努力就会失去稍纵即逝的快感。那样就对不起月季了,刚才月季的对于他感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部。使他非常感动。他不能对不起他跟月季刚刚建立起来的感情。
  武斗咬牙坚持着,在最后时刻他几乎差一点放弃,但是凭着他的毅力以及对月季的感情。还是完成了第二次发飞跃。
  武斗跟月季在同时进入了天堂。他俩非常开心的呻吟起来。
  “武矿长,我永远也忘不了你。忘不了今天。你给我的幸福。我要一辈子对你感恩。”
  月季十分动情的说。
  武斗边穿衣服边说。“我没想到你会这么的重情。”
  “武矿长,说句良心的话,”
  月季勾住武斗的脖子。顿了顿,说。“我说出来,你不要生气?”
  “说没关系。”
  武斗很大度的说。“我怎么那么爱生气呢。我是男人,是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气魄,随便生气可不是我的性格。”
  “可是这关系到你,我对不起你,”
  月季犹豫的说。
  “怎么会呢。”
  武斗惊讶问。“说说看。你那对不起我了?”
  “还是不说了。”
  月季欲言又止。“说了对谁都不好。”
  武斗坐在床上,月季坐在他的大腿上。他感受到她屁股的喧软,他的手伸向她的乳房,捂住她那两朵丰满的奶子,尽情的揉搓起来。
  “有话不能憋着,你说啊,你不说出来,我就不塌实。”
  武斗说。
  其实月季想把自己为叶红挡架的事跟武斗说了。可是她转念一想又绝得不妥,便放弃了,终归是女人,在动情时就激动的忘乎所以。差一点把这个隐秘说出去,月季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其实没啥。”
  月季转移目标的说。“你真的让我很感动,你能这样永远的爱我吗?”
  “能,”
  武斗毫不犹豫的说,这使月季更加感到。“我不奢求你永远爱我,只要有你这句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武斗激动的把月季放倒,想再次的爱她一次。可是他实在的不行了。
  花娟被彭川卫不扒的几乎裸体了。花娟被彭川卫心满意足的压在身下,想对她实行实质性的入侵。他的手在她美好的身体上摸来捏去。想撩起自己的欲望。花娟被他猥亵的走投无路了。只好任他调戏。
  彭川卫终于把他朝思暮想的花娟弄到了身下,现在他可以对她实施他做的一切。主动权就掌握在他的手里,现在花娟确确实实躺在他的身下,已经被他控制住了,但是他又不想马上进入角色,他要好好的把玩一下她。一向十分傲慢的花娟也有今天,彭川卫非常得意。他在欣赏半裸的花娟,其实女人有的时候半裸比全裸更性感。刚香艳。
  半裸的花娟是那么的迷人。红色的衣裙在她身上好像成了斑斑落红。为她那香艳的肉体增加点缀。使她浑身的春色更加刺激。
  彭川卫欣赏着这美丽的尤物,心潮澎湃。下身挺立了起来,他感受的了内裤的束缚。真相马上把他那个不老实的东西,送进它所需要的地方。它只有到了那里,它才会奔腾,活跃。最后溃败而退。
  然而彭川卫没有。他还没有从他的征服欲中解脱出来啊。他要好好的羞辱花娟一番,所以不忙着把她拿下。想让她彻底的臣服于他的胯下。
  彭川卫将花捐的内裤扒了下来。黑色的三角是那么的打眼,吸引着彭川卫……彭川卫伸手过去抚摸起来。花娟扭动着身子。不让他得逞,这样反而刺激可彭川卫的欲望。她越是躲他越想去摸,弄得花娟浑身燥热。
  其实花娟那儿毛色非常长。彭川卫除了看到黑色的三角几乎啥也看不到,全部被她那长长的瀑布遮住了,这种特殊的生理状态,更加刺激了彭川卫,他像猎犬看到猎物一样,眼睛发亮,将长长的舌头伸出口外……
  彭川卫的伸着长长的舌头在花娟的香艳的身体上添来添去。花娟香甜的体味十彭川卫迷醉。每到花娟一寸肌肤,花娟都厌恶的白他一眼。但这并不影响彭川卫的情绪。彭川卫依然不厌其烦的吸吮着。
  花娟身上的红色的裙子几乎全部被彭川卫扯开了。它们像美丽的花瓣似的在她雪白细腻的肌肤上,落红点点。十分惊艳。
  花娟此时的姿势简直太美了,使彭川卫目瞪口呆……美有的时候也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彭川卫就是被花娟的这种身体加容颜的美也震慑住了,他张大了嘴巴十分惊讶的望着这动人的花娟,不知如何是好。
  彭川卫被眼前这活色生香的春色图所迷住了。他从头到脚的对花娟开始留恋起来,在这里用浏览更恰当。
  黑色的纯皮沙发上躺着花娟,她的飘逸的长发散落在沙发上扶手上,因为花娟被彭川卫压在沙发上,她的头部正好枕在沙发的扶手上。
  红色的超短上衣,已经被彭川卫给打开了……红色的上衣从中间分开,中间裸露出一条雪白的肌肤,在红色衣服的衬托下十分性感。非常妖娆。
  绿色乳罩似掉非掉,它已经慵懒的没精打采的垂掉在那里。半拉雪白的乳房,毫不羞涩的裸露出来,时而探头探脑,时而犹抱琵琶,似乎在勾引着彭川卫。使彭川卫欲罢不能,他真想,马上进入她的身体,但是彭川卫为了要好好玩弄一下花娟,他还是忍了。他要继续欣赏下去。
  彭川卫的目光再往下挪,因为彭川卫并没有把花娟的裙子拽下来,此时她的裙子已经盖住了她的的三角地带,在短裙下是花娟光滑的大腿。
  花娟的大腿非常的白嫩,白嫩到了晶莹的程度,多能看到大腿上的血管,使彭川卫无法唿吸。
  彭川卫的手有些颤抖的向花娟晶莹的大腿摸去。边摸边捏,弄的花娟情不自禁的尖叫起来。
  彭川卫被花娟的肉体逗出来了膨胀的欲望。他的手顺着花娟的大腿一路往上摸了过去。他感受到了花娟大腿的细腻与凉意。
  “你不要这么折磨我好吗?你的董事长,我的经理。”
  花娟类似痛苦的哀求着彭川卫。“这成何体统啊这。”
  “谁让你长得这么迷人了?”
  彭川卫一边品位着花娟香艳的身体一边说。“是你的身体勾引着我,这不能赖我,我是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只有是正常的男人,在你面前都会膨胀起来的。一个能让男人膨胀起来的女人,是个非常精品的女人。”
  “你这是无赖的学说,也是流氓的学说。”
  花娟扭着身体抗拒着说,因为此时彭川卫并没有对花娟停止侵犯。他依然抚摸着她的大腿,并且更加有持无恐的向她的大腿根部探了进去,这使花娟惊慌了起来。
  “流氓的男人才让女人爱呢?”
  彭川卫夸夸其谈了起来,大概的他现在心情特别的好,所以话也多了起来。“男人坏才懂得生活,我想没有一个女人喜欢那种木头似的男人,男人只要坏起来,才能让女人更加快乐。”
  “谬论,”
  花娟使劲摆动了一下的身体,想把他伸进双腿之间的手弄掉。结果彭差卫的大手似乎焊在花娟的大腿上了,咋弄也弄不掉。这使花娟非常不高兴。“董事长,你在这样别说我对你不客气了。”
  “小样,你咋对我不客气?”
  彭川卫将脸贴在花娟的脸上,一股好闻的味道飘进了彭川卫的鼻端。使彭川卫迫不及待的在她的潮红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说。“把你的本领拿出来,让我看看。我正等着你出招呢。”
  “你。”
  花娟气咻绣的又哼一声,气得她说不出话来。
  “花娟,你知道吗?我盼望今天已经很久了,今天终于有机会把你擒住。真不容易啊,这是历史性的时刻,我一定要好好的跟你做一场快乐的游戏。”
  彭川卫手摸着花娟说。
  花娟被彭川卫摁在身下,她显得无能为力。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想快点结束这场羞辱,她豁出去了,不就是做爱吗?
  可是她跟彭川卫那有爱啊,她咋能跟他做爱呢?彭川卫的秃头像灯泡一样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要不。你就做吧,做完好拉倒。”
  花娟闭上了眼睛,她实在忍受不了彭川卫的蹂躏了,想快点的出这场纠葛中早点结束。“我实在忍受不了你的折磨了。”
  “你是不是想了,春情涌动了。”
  彭川卫一脸坏笑的说。“我才不这么快的上呢,我就要撩被拨一下你。等你到时候求我的时候,我才给你。”
  “那你就等吧,”
  花娟意味深长的说。“你也不看看你那个德性,我会求你吗?真是,自作多情。”
  “好啊,你竟然鄙视我。”
  彭川卫撩起了花娟的裙子,她那迷人的三角又一次的在彭川卫的眼前晃荡开来。这使彭川卫欲望膨胀了起来。“你看我咋样你求我。”
  花娟在彭川卫的身下动了动,试图从他身下站起来。可是很快就被彭川卫摁了下去,花娟知得乖乖的任彭川卫玩弄。
  彭川卫脱去他自己身上的衣服,脱的赤条条了,那根东西高高的矗立起来。把花娟吓的花容失色。
  “咋样够饱满的吧?”
  彭川卫恬不知耻的把他那个东西拎到花娟的俩上,它的劲道强有力的打了一下花娟的脸,花娟一惊,心砰砰的狂跳不止,她顺手打了一下彭川卫的那个东西。“滚一边去,你真不知道羞耻二字。”
  花娟实实在在的打在彭川卫那个东西上了,然而使花娟出唿意外的那个东西并没有被她打跑,而是反弹一下,打在自己的脸上,这种尴尬,使花娟更加羞涩,她的脸像红布一样的红了起来。并且似乎一团火一样的在她脸上燃烧起来。使她唿吸急促。口干舌燥了起来……
  “咋样喜欢吗?”
  彭川卫暧昧的一笑说。“它可喜欢你。”
  “你太流氓了。”
  花娟不知道说他啥好。这个无赖真的使花娟拿她没有办法。
  “你不是跟我装吗?”
  彭川卫将头俯在花娟的身上,“我要让你求我干你,你信不信?”
  “滚。”
  花娟气愤的说。“你太不是人了。连禽兽都不如。”
  “只要我这样的人才能使你满意。”
  彭川卫在她的乳房上吸吮起来。然后扬起了头,冲花娟一笑说。“我要让你筋酥骨软。”
  花娟现在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彭川卫的龌龊和肮脏。她想尽快的摆脱掉他。便说。“要杀要刮你快点,不要这么慢慢腾腾的。”
  “着急了,”
  彭川卫的嘴巴松开她的乳头。满脸淫荡的神色说。“我就知道你受不了了,但造呢,我要好好的折磨你,让你跪下来求我。”
  “你做梦去吧。”
  花娟怨恨道。同时她气愤的摆动一下身体。
  “那好,我证明跟你看。”
  彭川卫又俯下身子,在花娟的身上用舌头添了起来,他像一只猎犬,不放过花娟身上任何的味道。
  最后他将头部俯在花娟的两条大腿之间。临向花娟大腿俯下去时,彭川卫冲花娟无耻的一笑。说。“这一下我就让你彻底的服我。”
  花娟不知道他想对她干什么。但她知道他对她做的决不是啥好事情。
  彭川卫用他的舌头打湿了花娟的身体。使花娟非常的难受,这个流氓咋样么坏,他似乎实际哈都懂,花娟在心里嘀咕着。
  彭川卫在花娟身上一点点的亲着。在花娟的脐眼上亲了起来,弄得花娟非常刺挠,花娟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
  彭川卫并不只满足这样,他要让花娟彻底的臣服于他,老谋深算的彭川卫早就策划好了。在他没有真正的拥有花娟之前,他就策划好了。这种场面在他的记忆深处演绎了很久。
  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他要用他这套姿势把花娟彻底征服,以后让花娟上赶找他。这是他要的结果。
  彭川卫滑过花娟雪白的腹部部,将头拱进了花娟的裙子里。在她那黑色的瀑布上亲着。使花娟浑身战栗了起来。
  花娟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动了起来。彭川卫干脆调整自己的姿势,他将整个身子调了过来,将他的头埋向花娟的大腿之间,将他的大拖骑在了花娟的头部,他那个东西高亢的触在花娟的脸上,这使花娟非常惊竦。
  彭川卫在花娟那黑色瀑布上玩弄一气,然后就将他的舌头放了进去,使劲的啃了起来,花娟感到体内涌进了一团火,似乎要把她身体烧焦了。而且越烧越猛,花娟不禁发出凄惨的呻吟,这种的呻吟声听起来非常痛苦,似乎在挠心一般。
  彭川卫在花娟那涨潮了一般的地放狂吻了起来。弄得花娟真的挺不住了,她浑身乱颤,叫声不绝于耳。
  花娟真的忍受不住彭川卫这种的玩弄。她几乎把身下的真皮沙发蹬坏了。
  彭川卫知道到时候了,他把身子掉了过来,望着香汗淋漓的花娟,问。“服了吗?”
  花娟不理他,他掰开花娟的大腿,找准地方刚要放进去,却被那帘黑色的瀑布档住了,这让彭川卫感到非常意外。 彭川卫很顺利的就要实现他的梦想,他的梦想就是把花娟弄上床。现在花娟活色生香的就在他的身下,他想对她干什么就干什么。他有了一种骄傲感。好像自己征服了世界,他很想把他跟花娟的这种事告诉所有人,男人最大的荣耀就是征服美丽的女人,这是彭川卫一惯信奉的道理。
  彭川卫把花娟的双腿抬了起来,现在的花娟像棉花一样,任他弄来弄去。
  彭川卫对花娟一顿猛亲,把花娟弄的十分难受,花娟不停的呻吟。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彭川卫终于把头从花娟的两腿之间抬了起来,花娟体内的潮水将彭川卫的鼻子打湿,彭川下意识的擦了一下鼻子。十分滑稽。
  “你有完没完了。”
  花娟被他弄的双眼迷离,她不满的问,希望早点在这个恶魔身下解脱出来。
  “你想了。是不是挺不住了?”
  彭川卫意味深长的笑了。
  “滚着,”
  花娟愠怒的说。“德性。”
  “你就跟我装吧,你都这样了还在装。”
  彭川卫一脸坏笑。向花娟的下身探了下去。
  “你这人咋这呢缺德。”
  花娟不满的百了彭差卫一眼,“谁都敢动。”
  “这才是男人的英雄本色。”
  彭川卫在她那儿抚弄着,花娟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高亢的呻吟。
  花娟不再理他了,她觉得跟彭川卫说话等于跟年弹琴。于是她只有保持沉默。
  彭川卫开始研究花娟那神秘的地方,这些年来就是这个地方使他魂牵梦绕的,他始终惦记着她这个地方,甚至连做梦都能梦到,这个神奇的地方。虽然他没有见过这片神奇的土的。但在他的梦里,他把它描绘的非常艳丽。
  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这个美妙的东西就摆在他的面前,任他去玩弄,这怎能不使彭川卫激动呢。
  彭川卫要好好的把玩她,他要像妇科大夫一样的认真检查一下她的生理情况。以及它的结构。
  就在彭川卫对她检查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花娟的那儿的毛过长,档住了他一直想要探询的洞穴,这使彭川卫感到意外。花娟居然是这个样啊。
  彭川卫下身已经着火了,他再也挺不住了,拿着他那个东西找准位置就要进去,不料。那长长的如瀑布般发体毛档住了它的去路,彭川卫必须把它们撩起来。才能进去。这令彭川卫非常纳闷。
  花娟这个美好的地方居然是这样,真是匪夷所思,彭川卫伸手刚想把它们撩起。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花娟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花娟把她的手机彩铃设上了《月亮之上》花娟经常换铃声。
  “起来,电话。”
  花娟在彭川卫的身下,找到了起来的借口。
  “谁***这个时候来电话啊,不接。”
  彭川卫怕花娟起来,便使劲的压住了花娟,花娟的手机在包里顽固的唱着《月亮之上》“你让我起来接电话,你这是干麻?”
  花娟在彭川卫身下挣扎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不响了,花娟始终也没在彭川卫的身下起来。但是电话不响了,她也就不挣扎了。
  彭川卫想从新的对付花娟,可是他还没有从刚才手机铃声的惊吓中苏醒过来,下身那个东西变的萎缩起来了。
  彭川卫望这着花娟鲜艳的身体,却望洋兴叹。爱莫能助。
  这时候花娟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起来,接电话,你这个人咋这样呢,居然干扰我接电话。”
  花娟使劲一推彭川卫。彭川卫就从花娟的身上下去了。
  其实即使花娟不使劲推他,他也会让花娟接这个电话的,因为这个电话把他搅得心慌意乱。再不让她接就打起没完。
  “接去吧。”
  彭川卫不满的说。
  “你咋这么没素质,万一关系到贷款呢。”
  花娟嗔怪的道。
  彭川卫一听到关系到贷款,慌忙的站了起来。“那你去接啊。”
  半裸的花娟从沙发里钻了出来。她那红色的裙子把她雪白的屁股罩住。她随手拎起沙发上的她那条绿色的内裤。一边拿包一边穿着内裤。偶尔裸露裙子里的耀眼的春色。十分撩人。彭川卫把眼睛都看直了。
  花娟拿出了电话一看,竟然的于连打来的。虽然她非常讨厌于连,但此时于连这个电话却无意中给她解围了。从这一点上花娟多少有些感激他。
  “喂,你是那一位。”
  花娟故意的大声问。她一边问一边整理衣裙,打开彭川卫办公室的房门熘了出来。
  “是我。于连。你不知道我的电话吗?”
  于连在电话那一端问。
  花娟明明知道是于连的电话,但她为了从彭川卫办公室逃出去,不得不使了这和计谋。才使她虎口脱险。
  “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咱们没有啥可聊的。”
  花娟变脸的说。“你这种男人真是少有。缠着我还不放了。”
  “我只想跟你见一面,想跟你谈谈,没有其他的歹意。”
  于连解释着说。
  花娟加快了脚步,她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咯咯声。花娟就这样的离开了彭川卫的办公室花娟本想找陶明贷款,可是她在彭川卫被他侮辱了,这使她很不快。花娟便放弃了在陶明那贷款的决定。
  人生有的时候只是因为某些琐碎的事情,使很大的事情失之交臂。
  花娟觉得彭川卫很龌鹾,这样的人她怎能对他全心全意呢?
  其实花娟如果和、给陶明打电话。申请贷款。陶明肯定、肯定会答应的,因为他现在有一笔准备还银行的贷款,可以让花娟挪用,可是花娟偏偏在时候。放弃了这次机会。
  陶明现在很潇洒,他不用再为公司的事而犯愁。因为公司已经是财源滚滚了。他觉得自己很英明,选择了这个公司 。
  陶明偶尔也想花娟,他真不明白他跟花娟为什么分开,也许是因为彼此太熟悉了,其实男女关系越神秘越好。
  陶明想给花娟打个电话。可是他拿起手机。又不知道这个电话该不该打,如果打过去,跟花娟说啥?陶明拿着手机左右为难起来了。
  最后陶明还是忍不住给花娟把电话打了过去。
  花娟回到办公室,她非常郁闷。琢磨着刚才发生的一切。觉得非常恶心。花娟想起这些暗然神伤了起来。
  这时花娟的手机响了起来。花娟以为还是于连打来的电话。她并没有马上拿过手机。她任手机响下去。其实她在欣赏着手机铃声。
  可是手机铃声在不停的响着,花娟只好拿过手机。仔细一看,竟然是陶明打过来的电话。这使花娟感到意外。花娟顿时紧张起来,她不知道陶明给她打电话干啥?
  “喂,那位?”
  花娟接通了电话,明知顾问。
  “我。陶明,”
  陶明在电话那端说。“花娟,最近好吗?”
  “还行吧,”
  花娟对着电话说。“你咋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想你了。想跟你聊聊。”
  陶明很尴尬的说。花娟觉得陶明这句话有点肉麻。但她没有揭穿他,人有的时候就得装煳涂。
  “是吗?”
  花娟问,“你过得挺滋润吧,听说现在你的公司很赢利。”
  “还行,你有啥困难吗?”
  陶明说。“你如果有啥困难,你竟管说,现在他不是以前的陶明了。”
  “变得财大气粗了,是吗?”
  花娟有点讽刺的说。但花娟想起了公司急需贷款,去银行一时半时是办不来的,因为这笔贷款必须由行长签字同意,现在行长黄定安躺在医院里。他不可能因为这脚事出院。
  现在想要贷款,只有走陶明这条路上,让陶明拿出资金暂时借给她,只要这条路可走。可是花娟又想,陶明肯借钱,让彭川卫买煤矿吗?
  这使花娟左右为难了起来。再说就刚才彭川卫那种德性。她至于给他买明吗?花娟在心里行量利弊。
  “陶明。”
  花娟欲言又止了。
  “啥事,你说。不要客气。”
  陶明鼓励着她说。
  “没啥,没事了。”
  花娟灵机一动,说,“我想问你个好。”
  “就这么简单?”
  陶明说,“咱俩出去坐坐好吗?”
  “现在吗?”
  花娟问,“如果你现在没时间晚上好吗?”
  陶明说,“到时候再订吧,”
  花娟说,“你给我打电话是啥意思?”
  “我惦记着你,真的,自从你离去后,我的心就不好过。”
  陶明说。
  “谢谢你的关心,”
  花娟认真的对着电话说,就在这时候有人从后面将花娟抱住,花娟被这突然袭击。惊出一身冷汗,花娟尖叫了起来。
B4
B5
B6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559章、被征服的服服帖帖
  • 一会之后,王风开始变得坐立不安起来了,他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的感觉,于些同时他似乎感觉到了口干舌燥,舌头忍不住伸出来居然想要去舔自已的嘴唇了,两只手忍不住在自已的脖子那里抚摸了起来了。 当李天资看到王风的这个表现之后,李天资显得非常的开心了,只见这个时候李天资慢慢的坐到了王风的身旁,然后身子慢
  • 37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514章、彻底征服
  • 可是这样做反而没有任何的作用,刘富贵似乎很喜欢林莎莎身上的这股害羞劲,弄了一会之后,林莎莎最终还是没有能阻止刘富贵的手伸到她的身下那里,刘富贵最终还是顺利的将他的手伸进了林莎莎的那个秘密的地方去了。 刘富贵看来也真的是一个情场高手,他的这一招我也是亲自试验过的,所以我此时十分的痛恨刘富贵这
  • 38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513章、继续征服
  • 可是当刘富贵准备去解林莎莎的上衣的第二粒扣子的时候,这次林莎莎真的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要在那里拼命的去拒绝刘富贵了,于是这次林莎莎的顽强反抗弄的刘富贵这个老家伙有些不高兴了,于是刘富贵假装生气了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只见刘富贵很愤怒似的将他的表情弄的很严肃,然后双手从林莎莎的身上弄开了,这
  • 37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457章、彻底征服
  • 这个时候,小王同学当然显得更加的兴奋了,仿佛天底下的男人都喜欢女人在床上大叫的声音,那样的叫声会让他们有一种幸福感和一种征服的感觉。 小王同学此时弄了很久之后,知道小丽的叫声一直没有停下来,然后大叫着整个身体不停的十分的难受似的像条蛇一样胡乱的在身上床上到处扭动着,但是此时小王就是拼命的用
  • 41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203章、彻底征服
  • 我走到他眼前的时候,突然心中产生了一种怜悯之情,心里在想着这个男人其实应该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只可惜命运是如此的捉弄他毁了他那么英俊潇洒的身材,我竟然忍不住问了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淡淡的说着:“我和我老婆都在建筑工地里上班,现在工地的活干完了,我们要准备回老家了!” 我听了慢慢的点了
  • 41 04月20日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448章 征服女神
  • 厨师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撤离了柴梅的别墅,偌大的一栋房子里只有柴梅等九个女人跟大卫一个男人,这一男九女的格局对大卫来说无疑是十全十美的安排,那九个女人无论在相貌上还是品位上都可以称得上是九位女神了。大卫决定要全部收拾她们,挫一挫她们的傲气,让她们知道什么是男人。 优美的舞曲开始在大厅里回
  • 39 04月20日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334章 征服美丽女海盗
  • 那汉子把一根粗粗的木棍一碰两断,很是傲气地将那两截木棍扔到了甲板这,大卫向他勾了勾手指。那汉子不太明白,倒是他身边另一人知道了什么意思,走到那两截断棍前,双脚连动,两截棍子“嗖嗖”地朝大卫船上飞过来,直刺大卫面门,吓得大卫身边几个宫女一齐尖叫了起来。大卫却不躲不闪,两手一抬,将那两截棍子夹在手里
  • 50 04月20日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286章 征服欲女
  • 娇娇并不知道,妈妈在给她拿换穿的内裤之时,在那内裤的底部抹上了一层薄薄的妇科用刺激性欲的药物,这种药物见效极快,如果足量的话,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那女人就会急不可耐地想找男人来解决问题。所以娇娇在那棋盘之前坐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便再也捱不住了,她毕竟是一个刚刚十七岁的女孩子,内心的害羞让她极力控制着自
  • 44 04月20日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109章 征服
  • 第二天上午,大卫将车停靠在市政府广场的停车场里,下车后大踏步地朝市府大楼走去,这座市府大楼多少体现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意思,因为,它没有院墙。 但当大卫要进入大楼的时候,门卫伸出胳膊挡住了他,“请出示你的证件。” 保安面无表情。 “我没带。” “那你至少到里空面登记一下。”
  • 40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第77章、长谈
  • 于是我对公公说“我为什么突然提出断呢?爸以为很突然,其实我都纠结很久了。爸你心里应该也清楚,我们即使不考虑什么伦理道德,单从人情世故来说,这样做一定也是不对的。爸喜欢我没什么错,反而是我错的有点离谱,我至今也无法准确说出来究竟为什么那样。如果我们继续,早晚会失控,会被人所知。我们的行为将不被社会
  • 186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第76章、改变
  • 中午我们一起吃的饭,菜肴很丰盛,但我有点纳闷为什么公公心情还是不太好,显得没什么胃口,也一直沉默不语。可能是因为我要走了吧。看来距离他真正走出来还有很远。 就这样,公公留在这里继续泡温泉治疗。司机接我和老公回家。一路上我无心看风景,低头沉思着,老公问我怎么忧心忡忡的样子,我说没什么,可能是
  • 126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第75章、五一旅游5
  • 公公拉我坐下,我平静的说“爸,以后我们不要这样了,我说过的。您要以身体为重啊,我不是你的全部。也不能说你的心病只有我才能救,真正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公公说:“我满脑子都是你,怕是已经失去自我了,想想自己也挺可笑,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昨天第一次看你穿泳衣,真漂亮。你的身材真是太完美了。我
  • 119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第七十四章、五一旅游4
  • 由于一整天的行程下来,再加上晚上和老公很晚才睡觉,确实有点累了。所以第二天我没有像平时一样起的很早。 等我梳洗打扮完,和老公一起走出房间到宾馆大厅时,公公已经泡完温泉回来了。因为在这里泡温泉治疗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疾病,每个疗程是二十一天,早晚各泡一次,每次半小时到一小时。 又过了一会,
  • 95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72)五一旅游2
  • 一路上道路平坦,车速始终挺快。小侄子中间哭闹了好几次,就要下去玩,给吃的喝的玩具都不行。后来可能是闹累了,行至白城市时,终于睡着了,我们也消停了不少,我觉得小孩还是睡觉时最招人喜欢。我心想,以后我有孩子最好是个安静的女孩,不然这么调皮任性的天天闹谁受得了,也可能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想法就变了,可能
  • 61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73)五一旅游3
  • 我虽然不喜欢吵架,一般事不太计较,过后也不会记仇,但一旦没完没了的惹毛了我,我也绝不示弱。没事不惹事,有事也不怕事。兄弟媳妇没事找事,不看好自己的老公,瞪我干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旁敲侧击、指桑骂槐。要不是公公说话,我骂人不吐脏字的本事她也不是没领教过。她还不是仗着有小宝,以为公公会偏向她,但
  • 68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71)五一旅游2
  • 一路上道路平坦,车速始终挺快。小侄子中间哭闹了好几次,就要下去玩,给吃的喝的玩具都不行。后来可能是闹累了,行至白城市时,终于睡着了,我们也消停了不少,我觉得小孩还是睡觉时最招人喜欢。 我心想,以后我有孩子最好是个安静的女孩,不然这么调皮任性的天天闹谁受得了,也可能是有了自己的孩子,想法就变
  • 62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9)拒绝暧昧3
  • 很快我和老公就来到了医院。小叔子接我们到了公公的单人病房,看到公公躺在病床上,双眼闭着,面容明显比以前憔悴许多。我的心不禁提了起来。从小叔子口中得知,医生说由于出血量很少,过来又非常及时,治愈后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但要控制好血压,合理饮食,适当运动,别受刺激,以免复发。我终于放下了心,庆幸没有
  • 79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70)五一旅游1
  • 以前几章我写不堪回首的往事三章,我写的很细,估计写其它的我不会这么投入了,有感情才会投入。 我对前男友感情最深,所以含着眼泪在写。写关于我的自慰时,我就边自慰边写。公公摸我我是不愿意的,没有感情的,所以我写的也不太深。后来我也写了不少,想到哪写到哪吧,随心而写,无拘无束。没有整体的构思。写
  • 78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6)口交上
  • 到关键时刻,我还是阻止了公公,我接受的范围还是隔着衣服摸,手不可以伸内衣里,以后也不想。 公公见我不让拉衣服,也就算了,他不会强迫我的,手在我腰上肚子上摸了几下,不可以摸我胸罩的。把我外面短裙脱了,短裙带内裤的那种。里面是打底裤,和丝袜一样的样式,就是有点厚。 公公把我的大腿分开,虽
  • 147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8)拒绝暧昧2
  • 对公公来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当公公满怀希望的以为,得到我只是个时间问题的时候,我突然提出的了断让他措手不及,彻底惊呆了。 对于我来说,也是经过了多次的心理斗争,反复权衡决定的。以前我还想过公公来时我再洗澡自慰给他看,还想着让他的手伸到我胸罩里摸我的奶子,阴部。幻想过怎么才能让他偷看到我们
  • 76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7)拒绝暧昧1
  • 我见公公这个样子,我伸手拨开了他的阴茎。口交就是性交,我怎么能轻易给他口交呢,虽然我喜欢口交,也不是会为了口交而口交。 我拨开公公的阴茎,可是是用手握住了,我是半主动的,手握他鸡巴一是喜欢摸,二是也阻止他的鸡巴插进我嘴里,离嘴太近了,不能不防。但他也把着我头,鸡巴蹭我脸上了,他就是要的摩擦
  • 107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5)客厅下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又到了元宵节,我和老公要去公公家过节,本来老公和我一起去了,可是他临时有事,让我先去,他办完事马上就去。这也是巧合吧,老公要和我一起去就没事了,他这临时有事,促使公公和我进展了一大步。 到了公公家,公公一开门,见就我自己,问老公呢,我说他有事,让我先来了。公公很意外,
  • 83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4)客厅上
  • 现在说的是2月7号的事,离现在四个月了。就是除夕的上午,我和老公收拾了一下,带着年货礼品什么的去公公家过年去了。在公公家住到初二回去的。 公公家人多,公公招待这人那个和也很忙,看到一大家团聚他也很开心,他偷偷的瞄我,看出他很想我,只是人多也没机会,只是和我正常说话,话也不多。 他家很
  • 74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3)关于公公2
  • 有次我看到了公公手机里他的两个固定情人的照片,他不是故意给我看的,好像有一个单身,我没多问。 第一次公公骚扰儿媳,总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不会二话不说,上来就摸的。开始公公第一次和我跳舞,抱的紧,交际舞抱着正常,可他明显抱的紧,我也不好说什么。 他见我没反对,抱着的手上下滑动,说我腰背的
  • 67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1)感想
  • 我不是不敢和公公口交,口交也就等于性交了。不是敢不敢的问题,是想不想的问题。 想想也觉得自己有点淫荡,正在一点一点给他,以后是否会让他实际摸我乳房,阴部,他其实每次都想伸我衣服里,就是我一坚持他就不强迫了,我偶尔也有一闪而过的念头,让他摸一下也没什么,但就怕变成常态,就是把伸里面摸我当成理
  • 60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2)关于公公
  • 再说说上次洗澡自慰给公公看的那天下午,公公摸我的情况。当时公公没脱裤子,就把阴茎掏出了的,我摸他鸡鸡很仔细,还摸揉蛋蛋了,摸龟头一圈沟了。我懂得怎么样让公公舒服,怎么样让他快点射精。 公公摸我的时候,他说他干过的女人都能得到满足,一是他炫耀自己的性能力,二是暗示我如果和他做,也会让我满足的
  • 72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60)厨房激情2
  • 我公公是个调情高手,懂女人心的高手,在厨房玩我时,我表现出从来没有过的配合,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边顶着我的屁股,阴茎摩擦我的阴唇,手伸到我胸前抚摸我丰满的乳房。听到我小声的呻吟,可能感觉到我阴道故意收缩,阴唇对阴茎有夹的感觉。他就用这个机会攻我的心理,劝说我真正和他性交。 他说如
  • 115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59)厨房激情
  • 我洗澡自慰高潮时,我把手指从阴道里抽出来的,扒开屄喷水的,这样公公看的非常清楚。当时我很兴奋的,高潮后也感觉很不好意思的。 早上(今年一月)我做饭时他在厨房从后面抱我了,老公没起床,因为公公说起早走,我给他做早餐。我是很孝顺的,以前也是这样,听说他要早走,我就早起来给他做早晚。 公公
  • 100 04月20日
  • 《我征服了公公》 - (58)偷听
  • 洗完澡,我穿上睡衣出来,门外什么也没有,公公回自己房间了,他这人就这样,射精了就不想了,要是不射精,还会在门口等着我。对付他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想办法让他射精,就对我没威胁了。 我回到卧室,老公有点怀疑我外面有人,可是从不怀疑他爸会对我有想法,他根本就没往这上面想,儿媳怎么可能和公公有什么
  • 66 04月20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