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133)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而当我打开那封心形的信纸的时候,我才知道了一切,凤君已经被父母嫁给了非洲富商,甚至链接婚的日子都订好了,看完信后,我赶紧给凤君打电话,但是电话已经无法接通,我不顾一切地赶到了父母家里,结果吃了闭门羹,之后就与凤君失去了联系,一直到凤君临终的时候见到了她最后一面……我的思绪从回忆中回归,没有想到凤君的婚姻是这个样子的,自己何尝又不是如此?失去凤君的那段时间里,自己不只一次的想到了轻生,直到我遇到了可心,是可心的关心和爱护让我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并且开始了幸福的生活。难道和凤君的那一夜她怀孕了?难道思建真的是我的孩子?我仔细看着思建的脸颊,刨除他强壮的身体和黝黑的脸色,他的面容还真的有一些部位和我相像,但是这一切也未免太科幻了,让我无法相信,难道医生误诊了?我不是废人,我和可心一直不育出现在可心的身上?可是医生的诊断又不会出错啊。「回忆完了吗?徐建先生,敢不敢做亲子鉴定?」思建一直在旁边安静的等待着,他的话语把我的思绪打乱,让我从回忆中抽出思绪。回忆过后的我,此时心里突然有些没底,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坚定,心中此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兴奋?如果自己真的有了儿子,岂不是弥补了我心中的遗憾,但是如果侵占玷污自己心爱的妻子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我该怎么办?如果一切都是虚惊一场,那么事情就可以安稳的继续下去,心中也不免的有些遗憾。「冷冰霜,妳进来一下……」我迫切的想知道答案,而如果我和思建两人去公安厅做亲子鉴定,各种手续繁琐,而且在排号的时间也会很长,所以想要尽快的知道答案,我只有找到冷冰霜帮忙。「怎么了?徐建……」听到我的喊声后,冷冰霜赶紧推门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担忧,听到我的唿喊声,她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她的眼神扫了一下思建,眼中带着警告和戒备「帮我一个忙,给我和思建做一个亲子鉴定,越快越好……」我没有犹豫,心中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答案,所以和冷冰霜没有任何的遮掩「你……」听到我的话后,冷冰霜明显一愣,脸上带着惊讶,更多的是有一丝担忧,她张口半天说不出话,看到她这个样子,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因为冷冰霜眼中竟然会有担忧,担忧多于惊讶。「难道你知道什么?」看到冷冰霜的样子,仿佛事先早就知道一般,我不由得出口问道,靠着冷冰霜的实力和人脉,我相信她的信息渠道一定十分的广阔。「没……没有,那……我现在就去安排……」听完我的询问后,冷冰霜表情闪过一丝慌乱,但是她否认了,之后直接转身走出房门安排去了,她的表现让我疑惑,但是此时我关心的却不是这些。此时房间再次剩下了我和思建两个人,房间再次陷入了安静,我此时心中无法平静,而思建倒是显得十分的坦然,直接走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只是我的心中有些期待,但是也有些恐惧,如果思建真的是我留下的种,那么我该怎么对待他?他是不是我儿子,对待的方式也绝对不一样,就是这么的现实,也很无奈。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不停地看着时间,当过去了整整22分钟后,房间再次打开,进来的是冷冰霜,而她身后跟着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貎似像医务人员。「如果用头发做的话,时间耗费会比较长,如果要快速的知道结果,就需要采血来化验了……」进门后,其中一个医生张口说道,仿佛是在对我和思建说,也仿佛是在对冷冰霜说,听到这句话后,冷冰霜把目光看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中带着一丝不情愿,几次都欲言又止。「采血吧……」我直接伸出一只胳膊,一边的思建显的无所谓,也伸出了自己的胳膊,那群医生站在冷冰霜的背后没有动,冷冰霜看了我许久后,叹了一口气,微微的点了点头,那群医生才分成两批来给我和思建分别采血。说实话,我一个大男人其实是晕针的,虽然打针不怎么疼痛,但是看到扎在自己的身上,心中还是非常的恐惧,往往打针过后,自己的手心都会不由得出汗,而且还会心慌,但是这次我却没有那丝恐惧,心中只剩下了那个执念。当采血完毕后,医生们带着血样离开了,而冷冰霜则站在原地不动,看着我欲言又止,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纠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只是我百般聊赖,看到冷冰霜的样子,我不由得开口问道,因为此时的等待是枯燥的,还不如找个人聊点其他的话题打发一些时间。「你去大厅呆一会吧……」冷冰霜看了一眼思建,对着他说道,只是话语中没有刚刚的严厉,仿佛带着一只有气无力。思建听了冷冰霜的话语后,赶紧起身走出了房间,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傲慢,在冷冰霜面前,他的恐惧不是装出来的,毕竟他差点被冷冰霜折磨死,内心有阴影,或许会害怕冷冰霜一辈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此时有了空余时间,我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此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语气和态度。「我真的没有想到思建会知道这件事情……?」说完这句话后,冷冰霜看了我一眼。「思建一定是从凤君日记中看到什么,所以才告诉你的吧……」冷冰霜不由得再次出口询问道,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看过那本日记,在你去非洲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派人保护你,当我的人发现你和凤君的事情后,也就给我带回了凤君的遗物,遗物只有一个,就是凤君的那个日记本……」冷冰霜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不敢去看我的眼睛,表情中带着一丝害怕,毕竟这样的事情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这个时候我也终于晃然大悟,为什么我领取和整理凤君遗物的时候,没有发现那个笔记本,原来已经落到了冷冰霜的手里。「我看了那本日记,了解了你们的过去,当然还有思建的身世……但是我也一直怀疑,我也曾经想过取得你们的头发为你俩做一次亲子鉴定,但是我都没有那个勇气,真的,徐建,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你真的想要结果吗?如果结果真的是……」冷冰霜看着我的样子,表情很纠结,还带着一丝祈求。「有些事情必须去面对,逃避不了,只是我想不通,我一个废人真的会有儿子吗?呵呵……」此时我摸了摸口袋,结果发现空空如也,冷冰霜赶紧拿出了一根她的烟,哪种最辣最烈的烟,冷冰霜给我点燃了烟,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到底是希望哪个答案,自己真的摸不清自己此时的内心。「咚咚咚……」敲门声此时响了起来,结果进来的一个随从,那个黑衣随从把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冷冰霜,而那个文件袋的东西是什么,我和冷冰霜此时都心知肚明,冷冰霜拿着文件装看着我,紧咬嘴唇,似乎她和我一样紧张………。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2)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伸出了自己的手,这个姿势是让冷冰霜把检验报告交到我的手上,冷冰霜拿着检验报告看着我,紧咬下唇,脸上带着激烈的挣扎,思考良久后,她把检验报告放在了身后,闭上眼睛剧烈的摇头,一头秀发被连带着甩起。看到这一幕,我从椅子上起身,来到了冷冰霜身边,再次伸出了手,但是冷冰霜看着我,眼中带着一丝乞求。只是看到冷冰霜的这个表情,越发激起了我对那份检验报告的好奇程度最后我只能伸手绕到了冷冰霜的背后,胳膊滑过冷冰霜的细腰,手摸到了那份文件袋,我抓着文件袋拽了几下,最后冷冰霜终于放弃了,我拿到了文件袋,我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解开了文件袋的绳子,拿出了那份检验报告,在检验报告拿出文件袋的一剎那,我条件反射般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恐惧,最后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检验报告。看到了结果后,我的表情很平静,之后拿出了打火机把这份检验报告点燃,那张报告在我的手里燃烧,我却没有感觉到多少烫意,本来充满书香之气的房间,被浓浓的烟雾弥漫,为这个房间增加了一些瑕疵。「你决定怎么做?」冷冰霜看到我平静的样子,心中很是担心,如果我表现的激动一点,或许她会安心一些,但是我却出奇的平静。「妳早就知道答案了是吗?」冷冰霜竟然没有去看检验报告,就询问我问题,那就说明她早就知道了答案了,或许在以前的时候,她就弄到我和思建的DNA做过检查了,其实我表面很平静,但是内心已经掀起滔天巨浪,真的,我此时非常的迷茫和无助,检验报告上写着,我和思建确实有血缘关系,直系……如果在以前的时候,我肯定会十分的兴奋,因为自己竟然有后了,这是自己最大的遗憾,以为今天无法再实现这个愿望,但是现在我竟然有了自己的儿子,但是……「是……是的……」冷冰霜不敢与我对视,低头显得十分的纠结。「如果他不是……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他?还送他去读书?一切都是因为你……徐建,你此时要冷静,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冷冰霜说道最后的时候,抬起头来,眼中带着一丝乞求,似乎在劝我坚持把思建交给她送去国外,她心中能够体会我心中的难处。「我不是一个废人吗?怎么会……」我从新回到椅子上,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此时我还是不敢相信,但是相信那份报告的真实性和权威性。「我询问过医生,你的病情应该是在婚姻前后得的,以前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其实你还有治癒的希望,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治疗的,你还可以有其他的孩子的……」冷冰霜脸上带着希望,语气中充满了对我的劝阻,只是她很害怕会惹怒现情绪不定的我。「叫思建进来吧……」我挥了挥手打断了冷冰霜的话,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那么就该和思建换种方式谈一谈。冷冰霜看着我,最后只能叹气走出了房间,背影显得十分的落寞,但是此时自己已经不在乎这些了。不一会,思建走进了房间,此时他脸上带着一丝紧张,他只是在凤君的日记中发现了答案,但是他自己也不确定这一切,毕竟这种东西谁也不敢100%保证,只能相信科学的检查结果。「那个非洲父亲为什么虐待你母亲和你,你可以继续说了……」我对着思建道,并没有告诉他答案,或许我这个问题,已经变相的告诉了他答案。思建听到我的答案后欲言又止,但是还是平静下来,他或许此时很在乎我的决定,不知道在客厅的时候他独自思考了什么,没有了刚刚的张扬跋扈。「在我母亲的日记中说道,在我刚出生的时候,那个变态就已经知道了什么,他就认为我母亲出轨,给他带了绿帽子,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彻底变了,按照日记中所述,其实在我出生之前,他对我母亲还是非常好的,但是我的出生改变了这一切。从那之后,他很少看我,整天在外面酗酒,还在外面找女人,开始对母亲还算和谐,没有太过分,但是最后他性格变得越来越极端,对母亲的态度也慢慢的变化,母亲也没有和他解释什么,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就默默承受着着他的虐待。而从我记事开始,就遭到了他的毒打,而且走在外面也没有人愿意和我玩,甚至骂我是……翻译成中文和野种差不多,为此他和我母亲不止一次的搬家,但是由于我长得根本不像非洲孩子,所以换到哪儿人们都知道我不是他亲生儿子。等我长大八九岁的时候,也不知道我们家搬了多少回,换了多少个地方。但是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或许在非洲长大的原因,我的皮肤被晒黑,身体特征也是适应了非洲的环境,所以长相和样子也发生了变化,那个时候风言风语才少了很多,但是他对我母亲和我的恨却丝毫没有减少。母亲一直很坚强,就那么承受着他的虐待,母亲在日记中说,这本来就是她亏欠他的,算是在还债……其实,在孩子出生之前,母亲也没有想到孩子竟然是……」思建说着这句话,表情也随着语气变换着,他对于凤君的感情很深,每每说到凤君的时候,他眼中的忧伤不是装出来的。此时知道结果的我,重新审视着思建的样子,他的皮肤很黑,也很强壮,确实有非洲黑人的特征,或许是因为长期在非洲生活,还有非洲人的生活方式和饮食等等,让他长得比我还要强壮的多,毕竟他是我和凤君两人的结合体,所以不完全像我也可以完全理解,但是都说儿子继承了父亲的基因,但是思健壮硕的身材,身高,还有那雄厚的……确都不像我,或许是我们父子俩小时候生活环境的差别,我父亲去世得早,自己很早就独立了,饥一顿饱一顿的,营养跟不上,所以身材比较瘦弱,身体也没有发育完全,如果不是那份鉴定报告,我绝对不敢相信思建是我的儿子。其实我在打开那份检验报告之前,我抱着怀疑报告和冷冰霜的心态,如果报告的结果显的思建不是我的儿子,那么我可能会怀疑冷冰霜在鉴定报告上做了手脚,我会再次带着思建去公安厅做一次鉴定,毕竟冷冰霜在心底是不希望我知道结果的,但是现在,冷冰霜没有做假,结果也恰恰是她最不想要的,但是她却没有打算隐瞒我,这让我对对于她的芥蒂减少了很多。「每次他打我的时候,我母亲都会拼命的保护我,任由那些毒打从我的身上转移到她的身上,后来,母亲想方设法把我送回了国内,让我的外祖父母照顾我,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彻底理解了这个社会的人情冷暖,我的外祖父母竟然把我视为累赘,如果不是有母亲汇款的经济接济,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一个流浪儿。我不止一次的和我外祖父母说过母亲现在的遭遇,但是他们却没有过多的在乎母亲的安危,他们在乎的只是我母亲每月给他们汇多少钱……呵呵」
思建说完这句话,眼中含泪苦笑着,他说的这些话我已经在凤君的父母身上得到验证了,他父母确实很势利,金钱至上,当初把凤君从我的身边逼走嫁到非洲,不就是为了金钱?如今得到了,却也不在乎凤君的生活状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是他们验证的最现实的问题,毕竟家里还有长子,两老也不在乎养老的问题,或许这也是凤君对他们来说唯一的价值。「可以说,母亲是我唯一的依靠,只有她让我感觉到了温暖。但是她却走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当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后,我显得十分的平静,但是在无数个夜晚,我在学校偏僻的角落也好,在家里的被子里也好,我都会偷偷的哭泣,我从小就立誓,等我长大的那一天,我一定要报仇,我一定要让那个虐待我和我母亲的变态付出应有的代价,但是很可惜他也在战争中死去了,这也算便宜他了,每每想到他虐待我母亲的样子,我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思建说着最后几句话的时候咬牙切齿,眼中冒着一丝亮光,那是恨到了极致的表现。「你也恨我,对吗?」看到思建的这个样子,我的心中十分的无奈和担心,同时心中对于思建的芥蒂稍微少了一些。思建从小经历了那么多,心中肯定会有心理阴影,造成了他性格的扭曲,悲观极端,心里总是阴暗的,可以说他已经有了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但是这一切都是凤君黑人丈夫的原因吗?说起来,一切的原因貌似都在我的身上,虽然我事先根本不知道这一切。「是的,我恨……当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当我被那个变态毒打的时候,当我母亲被他虐待待的时候,当我被别人骂成野种的时候……我知道了你的名字,也知道了你这个罪魁祸首……是你给了我母亲遭受虐待的命运,也是你造成了我小时候承受的一切,可以说,我和母亲有今天,你就是根源,你既然能让我母亲怀上我,为什么不负起该有的责任?所以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决定,居然报复不了那个变态,那么我就要报复你,??我要让你承受该有的代价,我和我母亲受过的罪,你要用你的痛苦来偿还……」思建听了我的话语后,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眼中带着恨意和坚定看着我此时我无法与思建对视,我闭上了眼睛,或许是自己此时真的心虚了,我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眼神去看思建。我可以和思建解释我事先并不知道这一切,但是他心中的恨意又岂是这么容易消除的?他恨我应该吗?应该,毕竟凤君和他所有承受的痛苦我都能够想像得到,我心中无比的后悔,为什么没有去关注过凤君婚后的生活,当初我是在逃避,我不知道凤君的一切,毕竟一切都已经成了过去式,如果我好奇鼓起勇气偷偷去非洲打听一下凤君的消息,那么我一定会听到这些风言风语,我就可能把凤君从到刀山火海中解救出来。「你害我,我不怪你,我确实亏欠了你和凤君,但是可心呢?她是无辜的,她也受到了伤害,你要知道,她待你如亲生儿子一般,我相信她对你的爱,不比凤君对你的爱少……」我睁开眼睛看着思建,此时我想哭泣,但是自己却找不到一个哭泣的理由「是的,但是这就像一场战争,战争战死的不只有双方的士兵,也有很多无辜的平民……」听到我的话,思建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和亏欠,他对于可心的感情也是复杂的。「最初的时候,我见到……的一剎那,我确实比较反感她,我感觉她抢了本该属于我和母亲的父亲,她当初在我眼中就是一个狐狸精,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想着破坏你们的感情,选择让你和她付出该有的代价……」思建再说到可心的时候,他一下子停顿住了,他不知道此时该称唿可心什么,他表情出现了一丝痛苦,看得出来,他还是希望叫可心妈妈,但是他却没有叫出来。「但是到最后,我发现我真的在她身上看到了母亲的影子,她给了我温暖和爱,让我重新感受到了亲情,甚至还有爱情,或许我的心里有些扭曲,但是我确实很在乎她,真的,而那个时候开始,我对你更加的排斥了,你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凭什么让两个如此温柔贤惠的女人为你痴情?这本不是你这种人应该得到的……」思建看着我的面容,眼中带着一丝戒备,他的内心已经对可心产生了扭曲的感情,记得以前我也看过类似的文章和报导。像思建这种小时候生活的不快乐的孩子,心里都有扭曲,尤其是父亲对他不好,只有他的母亲对他好,就容易让他产生恋母的心理,而每每说道凤君的时候,思建的眼中都会露出一丝思念和爱恋,这个其中大部分都是对于母亲的思念和爱,但是却总有一丝不明的感情参杂在这个里面,或许他心中对于凤君也多了一丝其他的感情,恋母情结……此时我的心中更加的纠结了,这就是一个烂摊子,一下子压在了我的身上,突然来到身边儿子,破坏自己婚姻的第三者,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的男人,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但是我却偏偏不能无视他,我到底该怎么办?是继续把思建交给冷冰霜自生自灭吗?心中带着对凤君的愧疚,一时间自己竟然无法拿定主意……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3)此时我已经没有了主意,也乱了方寸,毕竟这个冲击对于我来说太大了我只是无法再回答思建任何问题我只能慢慢的站起来,身体感觉十分的轻浮,我掠过思建的身体,其实我没有在意思建的目光,感觉整个大脑都昏昏沉沉的,走出了房门,遇到了站在门外的冷冰霜,她刚刚一直站在门外,看到我出来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张开红唇欲言又止,但是最终没有说出任何的话语我走下楼梯,慢慢的前行,而在我身后响起了微弱的脚步声,不用看也知道是冷冰霜,慢慢的跟在了我的身后,我此时没有注意过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我的思绪回归脑海,此时我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是回家还是回宾馆?天下之大,此时却没有了我的容身之所。「今晚就留着在这里吧……」身后的冷冰霜似乎察觉到了我此时的困扰,不由得出口建议道,我回头看着她,她此时十分的担忧,说完这句话后,眼中露出一丝乞求和期盼。「先别把思建送去国外,让我再考虑考虑……」我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向着熟悉的道路走去,这个道路是通往宾馆的道路此时我不愿意面对可心,不愿意面对思建,不想面对任何人,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思建是我的儿子,这一点我真的无法接受,我有惊喜吗?但是我捋捋自己现在的情绪,却没有找到欣喜的半分踪迹,有的是更多的愁绪。自己竟然在这个世界上有自己的结晶,这个孩子还是我和初恋生的孩子,如果被可心知道了,我又如何的面对她?或许此时的她不会在意,但是我却怎么再去追究可心出轨的理由?我和凤君的恋爱虽然已经是过去式,有不必追究的理由,但是这个孩子的意外出现……我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和可心一个单身女人的结婚?如果这么算,对可心也公平吗?只是不知不觉我已经走到了宾馆的门口,但是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后,我还是转身离开了宾馆的门口,向着家里的方向走去。走到了家门口,我拿出了钥匙,打开房门后,熟悉的饭香扑面而来,而此时的可心竟然没有像以前一样坐在在饭桌上等我吃饭,而是直接站在客厅里,等听到开门声看到我后,她眼中露出一丝隐晦的惊喜,还有一丝庆幸,如果此时她不压制自己的情绪,或许她会深深的唿出一口气。「回来了……吃饭吧……」可心跑到我面前,给我拿出了拖鞋,行为显得十分的献媚,我木然的换完鞋子,坐在了饭桌上。刚刚在我回来之前,可心做好了饭菜一定是在客厅里来回的徘徊,她一定是担心我是否会回来,虽然她知道我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但还是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看到我回来的那一剎那,她的惊喜不予言表。「可心,我们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妳想过吗?」我坐在饭桌上,没有去弄碗筷。「我不奢求你原谅,但是我想用自己的下半生来赎罪,你怎么对我都可以。」
可心说完这句话就低头,显得十分的紧张,我现在的一言一行都决定着她的神经系统,控制她的喜怒哀乐。「妳是希望我们一家两口,还是一家三口?」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可心。「一家两口……」在可心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她有过短暂的犹豫,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都会犹豫,只是可心的这丝犹豫是在接受这个问题还是在考虑思建,我就不得而知吧「好吧……」此时我的心里已经有了决定,虽然知道可心会回答什么,但是我还是要看一下可心回答这个问题的态度,她虽然有过一丝极为短暂的犹豫,但是还是能够接受的,至于思建还是把他安排在外面一段时间再说吧,而且他需要心理矫正和治疗。此时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吃饭,而是慢慢的换好鞋子,走出房间。「你……你要去那儿?」可心此时十分的紧张跑到我身边,伸出双手想要抓住我,但是双手停在半空中迟迟未动,说话的声音在颤抖,我刚刚的回答根本没有给她想要的答案我没有回答可心的话语,直接走出了房间,我出门之后,没有像刚刚回来那样步行,而是打了一个出租车直奔别墅而去。当我赶到别墅后,还好冷冰霜没有外出,她看到我的到来十分的惊讶,但却没有思建的身影。「跟我来……」我和冷冰霜说了一句话后,直接到了那个书房,而冷冰霜乖巧的跟在我后面「思建的问题你也已经了解了是吗?」我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了解一部分吧……」冷冰霜有些不敢面对我。「思建暂时不要送去国外去了……」我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他是你的……你要知道,你把他留在身边很危险,你怎么办?」听到我的决定后,冷冰霜显得十分的激动,似乎很急切的要劝阻我。「至少我亏欠了他和他的母亲,先不要把他送到国外,找个最好的心理医生给他治疗一下,拜托了……」一而再,再而三的麻烦冷冰霜,在我心中也有一丝不好意思,至少在我心里,冷冰霜和我非亲非故的。「徐建,你要知道,世界上不是什么病都可以治疗的,思建挽回的机会已经不大了,他已经长大了,就像一个方形的西瓜,你要在它还没有长成成熟之前去改变它,你等到它成熟的时候才想着给它改变形态,只有一种变法,那就是毁了它。」冷冰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冰冷,这很符合她的气质。「总得试试吧,为了凤君,我必须要救他,亡羊补牢,希望为时未晚吧……」
说完这句话我就转身准备离开。「那他这段时间……」身后响起冷冰霜的声音……「等她感觉它已经治疗好了,就把他送回来吧……」我回到了家里,此时可心还坐在饭桌旁,等我进门后,她才反应过来,此时她梨花带雨,看来一定是哭泣了很久,等我进门后,她赶紧用袖子擦了一下眼泪,在以前的时候,可心都会用手帕或者纸巾来擦脸,像现在这这样用袖子来擦脸,在以前绝对没有。这一夜,我还是睡在了家里,还是睡在了沙发上,而半夜我准备起身的时候,可心还是躺在了沙发旁边的地板上,她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很冷,身体缩成了一团,而家里唯一的毯子,此时却盖在了我的身上。我没有说话,直接把毯子重新盖在了可心的身上,之后走到了卫生间,等我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可心的身体终于正常的舒展开来,唿吸更加的平稳了我叹了一口气,思考了一下后,我轻轻的从地上抱起了可心,之后慢慢的走到了卧室里,把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而这个过程中,可心一直没有醒过来,她真的太累了
观阴大士金币+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B4
B5
B6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1~33) (34/34)
  •  第三十二章看着视频还在一点点的播放,看到了这一夜,我突然内心不是那么的平静了,也不是那么的放心了。没有想到,我走之前和可心谈了那么久,竟然被思建无意中给攻破了。或许这一夜谈开的母子不会有什么交集了,但是我看完俩人的交流后,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我决定继续观看,反正时间有的是……时间
  • 469 2023-11-16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01~33) (13/34)
  •  第二十九章此时的思建由于还没有擦屁股,睡裤正在膝盖处,保持着撅屁股的姿势,而他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生殖器就吊在他的胯间,此时随着思建的紧张的唿吸不断的轻微摇晃着。慢慢的,床单和旧衣服从可心的手中滑落,掉在地板砖上,发出一声很轻的闷哼,而可心也终于反应过来,她轻轻的「啊」了一声就赶紧转身,「我……妈妈
  • 1944 2023-01-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尾声
  • 喜气洋洋,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着。琥儿嫁给了西门朔,当轿子迎出花府那一刻,花琉璃与一名年纪相仿的姑娘站在一块。 “没想到你留了一招。”花琉璃笑咪咪的望向一旁的阎王笑晴。 “我没有。”阎王笑晴回视花琉璃一眼。“是催情蛊本来就是用来考验情郎的心,所以只要男人不弃不离,与女子再次结合,脸上
  • 374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十章
  • 天下之大,琥儿最后能去的地方,也只有珍珠城的续香楼。她不眠不休的骑着马,一路直奔家的方向。一回到家,她整个人已虚脱无力。差点昏倒过去。 众姊妹一见到她回来,赶紧将她抬进楼中,尔后见到她脸上的疤,全都拢紧了眉头。 直到琥儿醒来后,她们才知道她这趟前去阎王门,发生了很多事情。 “
  • 40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九章
  • 三天之后,西门朔被人带出地牢。他并没有多问些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阎王门的门徒走。毕竟他不知道琥儿被关在哪里,现下只能伺机而动。 他一路被带往阎王门的大堂。 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儿见到一个人。 “爹!” 西门朔一见到父亲,立即喊了声。 “朔儿!”西门剑山许久未见独子,想上
  • 368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八章
  • 琥儿根本没有时间抱怨西门朔。因为当她醒来时,仍十分疲累,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便又被他带着上路。 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山里那座毒树林外。毒后彷佛知道西门朔会前来,早已派人在这儿守着。阎王门的人替他们俩蒙上双眼,便带着他们绕道而行。 片刻后,他们已到了阎王门。 阎王门位于后山,
  • 33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七章
  • 天一亮,和煦的阳光自窗棂洒下,扫去斗室里的昏暗。“琥儿。” 一只大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着。 “唔。”琥儿无意识的挥挥那吵人的大掌,翻了个身又想钻进被窝里。 春天正好眠,别吵她呀! “琥儿,醒醒,咱们该动身了。” 西门朔早已穿着整齐,正在唤醒赖床的琥儿。 动身?要去哪里?
  • 39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六章
  • 西门朔分开琥儿的腿之后,鼻端先是在她的小腿上磨赠,然后再抬高她的大腿,沿着光滑无瑕的内侧往上移动。他一靠近亵裤,就嗅到属于女性的馨香。 这里的气味跟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是一致的,是他天天闻到的茉莉香气。 “小琥儿,你真香。” 他以鼻尖轻顶她的腿问。 “好热……”她半眯着迷蒙的
  • 366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五章
  • 在开始这个吻之前,琥儿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吻,就让她浑身颤抖得厉害,而且,望着他的脸,她竟然想到上一次他突然吻她时的画面。 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湿软的舌灵活地在她的嘴里钻呀钻…… 西门朔望着她微敔着唇和犹豫不决的表情,并没有出声打破这美好的气氛。 他
  • 362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四章
  • 她没脸见大家了!琥儿自赤裸的身子被西门朔看光之后,便羞得再也无法抬起头来。这不像她。 对,一点都不像。 平时的她是个意气风发的姑娘,可以大刺刺的与男倌们称兄道弟,也总在有男客来续香楼闹事时第一个带头与人开打,就算不小心受了伤,她也很潇洒的说没关系。 可是,她之前所有的意气风发
  • 384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三章
  • 有道是相看两相厌。尤其是身旁这个男人,她连跟他多待片刻都觉得浑身不舒服了,可是这会儿竟然被铐在一起。 小姐的别出心裁,真是整倒她了。 而且,她真的不懂,小姐为何要让自己的未婚夫与她如此贴近?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啊。 琥儿现在走到哪儿都要带着一个“拖油瓶”,实在烦不胜烦。
  • 35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二章
  • 唉,小姐真是个任性、骄蛮的姑娘,说一就是一,不容许人家反驳!琥儿在花府被硬塞了一个麻烦人物,这个身中异毒又受了伤的男人,就这样跟着她回续香楼去。 她有苦难言,心里万般不愿,但是?她在花府待了那么多年,在花琉璃的面前早就奴性坚强;岂敢说一声不? 何况,曾对花琉璃说不的人,现在墓前的草
  • 368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一章
  • 珍珠城热闹非凡。春暖花开,百花齐放,争妍斗艳,暖和的天气,百姓们纷纷上街晃晃。今天太阳露脸,和煦的阳光洒落在身上十分舒服,连路边的野猫也大刺刺的躺在那儿晒太阳。 此刻街上敲锣打鼓,小贩们的吆喝声也不绝于耳。 春天一到,外地的商贾便蜂拥而至,因此每到春天,城里又恢复以往的喧嚣。
  • 38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楔子
  • 天下之大,何怪之有?话说珍珠岛位于南海,岛中以珍珠城闻名,此处盛产珍珠与珊瑚,往来的商贾络绎不绝,因此在珍珠岛上什么奇人异事都见得到。 珍珠城的首富住在城南,亦是靠养珠起家,当地人称其为珍珠大王。 这户人家姓花,花家的男主人代代单传,然而到了第三代,花老爷只娶一名夫人,并未纳妾,而
  • 359 2022-02-05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6-87)
  • 33【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86-87)【作者:性与情】作者:性与情************第86章看着自己的手机,我在想要不要给可心打一个电话,探一探可心的口风和可心好久没有联系了,可以说她和思建发生关系后,无论是强迫还是自愿,我俩都没有通过话,如果现在把电话打过去,她会和我说什么吗?会不会像以前
  • 655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7-108)
  • 第107章睡梦中,我梦见一个人正在轻轻的抚摸我的脸颊,抚摸我的这只手是如此的熟悉,是可心吗?我的意识开始慢慢的复苏,当我的意识开始清醒的时候,我勐地一惊,对啊,此时我在家里睡着了,那么抚摸我的人不会是可心吧?可心回来了?我条件反射般的睁开眼睛,只见入眼是昏暗的房间,整个房间空空如也,我也没有在房间看
  • 370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5-101)
  • 第95章但是当我走到离记门还有不到一米的时候,我的脚步停止了,不知道是以,或许是因为再离太近了就会被里面的二人发现,也或许是离的太近会看得更清,听得更清,心痛的最深。此时我离门缝只有短短的一米之遥,此时我只要我抬起手就可以触碰到房门,我就可以把房门打开,此时我甚至能够感受到门缝里冲出的热浪,那是可心
  • 371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124)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23)看到可心这个样子,我的心不由得一痛,可心还是关心思建的,只是一直没有表现出来而已,现在被我点破,她终于露出了自己真实的表情。只是露出这丝表情不到十秒钟后,可心的表情慢慢的舒缓,最后叹了-口气露出一丝苦笑,笑中带着一丝嘲笑,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还是别人。「我现在连自己都救不了,
  • 372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02-106)
  • 第102章冷冰霜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了很久,之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她既点头又摇头,我不由得开头问道。「我知道一部分……不知道全部……」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从她昨晚的形象就可以看出来他是一个做事雷厉风行的人,但是现在却吞吞吐吐,我此时心里已经不在乎其他,所以此时也显得波澜不惊,
  • 316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5)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5)可心看着那张纸良久,似乎对那张纸有些畏惧,因为她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也不知道思建对她说了什么,或许她害怕看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东西,也害怕让自己混乱的心更加的纠结。思考了许久后,最终可心叹了一口气,无论写的什么内容,自己总该面对现实,而且看着手中的那枚钻戒,可心的表情又是那
  • 332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13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31)而当我打开那封心形的信纸的时候,我才知道了一切,凤君已经被父母嫁给了非洲富商,甚至链接婚的日子都订好了,看完信后,我赶紧给凤君打电话,但是电话已经无法接通,我不顾一切地赶到了父母家里,结果吃了闭门羹,之后就与凤君失去了联系,一直到凤君临终的时候见到了她最后一面……我的思绪
  • 372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92-94)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第92章「当然记得啊,用心学习,不走歪路,积极进取,长大以后要孝顺爸爸,同时对自己的身体要有节制,不能手淫
  • 359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116)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116)可心穿好衣服跑了出去,而另一个当事人一思建,此时没有了刚刚的绅士风度,竟然没有想着穿好衣服跟随可
  • 593 2022-02-03
  • 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淫荡版)(40-85)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说明:改编的肉戏,有跳章!【第四十章】这时的可心当然意识到思建要掰开她的双腿,而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可心
  • 540 2022-02-03
  • 肉甜引狼来 完结
  • 杨毅正自得于自己的挤车经验老道,忽然鼻间涌入一股浓郁但不刺激的香气。这样的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杨毅不禁顺香望去。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略染红了的波浪卷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身穿褐收腰外衣,内着白紧身高领小衫,身材高挑、秀丽。下身是褐短短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丝袜的秀腿,足
  • 279 2022-02-02
  • 肉甜引狼来
  • 杨毅正自得于自己的挤车经验老道,忽然鼻间涌入一股浓郁但不刺激的香气。这样的车厢里出现这样的香味,反差极大,杨毅不禁顺香望去。那是一位打扮相当时尚的女郎,略染红了的波浪捲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身穿褐色收腰外衣,内着白色紧身高领小衫,身材高挑、秀丽。下身是褐色短短裙,露着一段包覆着白色丝袜的秀腿,足蹬一双
  • 283 2022-01-29
  • 引狼入室
  • 老婆在半推半就之下,被福强性爱指导,并顺利干入惠蓉阴道内射精后两个月,福强再次来电问候我。福强:「志仁,好久不见,最近幸福吗?我想明天去看看你,顺便『干干』嫂子,好吗?」我说:「你发音标准一点好吗,看看嫂子可以,要干干嫂子可不行!」隔晚听说福强要来,老婆刻意穿着较清凉性感,似乎想诱
  • 803 2022-01-29
  • 凌辱女友!(九)引狼入屋
  • 在都市里生活,在未婚前,在未有自己一套房子之前,想要和自己的女友来个两人世界,实在是相当困难。旅行当然可以解决这个困难,还可以连续几晚和女友单独在一起,谈谈情、造造爱,但旅行总不能太经常吧,在读书的时候,袋子里那有限的零用钱最多也只能去一两次。各位色友,有没有甚么方法可以推荐我?既省钱又能和女友单
  • 377 2022-01-29
  • 引狼入室
  • 引狼入室小寡妇侯小美明慧艷丽,肌肤滑腻如雪,身段尤为骄人,可是她常怨自己的命薄!可不是吗?她现在正是二十五岁罢了。这时期!正是她春情勃发期,对男子的需求正浓!对肉欲正觉无限滋味。可是,她为了一笔巨大的遗产,未能容许她去再嫁,困处春闺,倍觉寂寞,未免容颜憔悴。尤幸她的家中,蓄养猫
  • 441 2022-01-28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