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四章

  她没脸见大家了!琥儿自赤裸的身子被西门朔看光之后,便羞得再也无法抬起头来。这不像她。

  对,一点都不像。

  平时的她是个意气风发的姑娘,可以大刺刺的与男倌们称兄道弟,也总在有男客来续香楼闹事时第一个带头与人开打,就算不小心受了伤,她也很潇洒的说没关系。

  可是,她之前所有的意气风发,全毁在这一晚了。

  大家都知道她赤裸的被西门朔抱在怀里,两人动作很暧昧,他又全身湿淋淋……这样的画面,给了众人无限的想象。她气得给了他一巴掌之后,羞涩的披上外衣,便直奔房间。

  最气人的是―

  去他的!她想要离他远远的躲起来大哭都没有办法。

  “别这样,我发誓我真的没有看到重点。”西门朔也很无奈,看着那个鼓得像座小山的被窝道。

  她躲在里头很久了,而他也在旁边坐了很久,很困了耶。

  “你滚啦!” 本姑娘现在很不爽,这个肇事者还敢跟她啰唆!

  有没有搞错啊?是她吃亏,又不是他,他还敢说没有看到“重点”?这是什么风凉话!

  她愈想愈气,从枕头下偷偷摸出一把匕首。

  “小琥儿,睡一觉,当作今天是一场恶梦,保证隔天起来就忘光了。”西门朔自以为是的说着安慰的话,还不忘拍拍鼓起的被子小山。蓦地,琥儿掀开被子,脸上写满怒意,左手紧握住匕首,袭向他的速度比平常更快。

  她趁着他此刻毫无防备,将匕首狠狠地抵在他的脖子前。

  “我要杀了你!” 她像一头反击的小母老虎,只差没有对他龇牙咧嘴。

  西门朔只是愣了一下,身子保持不动,慢慢的缩回大掌。“小琥儿,刀剑无眼,你要是伤着自己就不好了。”

  “闭嘴!”她生气的低吼一声。“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吗?仗着你是小姐的未婚夫,你就可以这肆无忌惮的嚣张?你有没有弄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

  他决定噤声,看得出她现在是因为恼羞成怒而激动。

  也是,一个姑娘家,因为沐浴时不小心跌倒而尖叫,竟引来那么多人围观。这不打紧,她还赤裸的窝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再说,他是花琉璃的未婚夫,这样的身分是十分敏感的。不过,他还是得在心里偷偷说一句,琥儿的肌肤真是滑腻细嫩啊……

  “不准你再回想刚刚的事!” 见他不说话,她又羞又怒的说。

  “想也不行?”这么霸道。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琥儿将匕首往下一压,刀锋陷入了他的颈子,随即划出一道血痕。

  当匕首一松开,血便顺着刀口流下。

  但西门朔连眉都没挑一下,依然噙着笑望着她。“我相信如果今天是别的男人,早就死在你的手下了。”

  他听似毫不在乎的语气让琥儿忍不住皱了一下眉。

  “你……”

  “琥儿,我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你应该早就明白,不是吗?”西门朔的笑容带着些邪魅,显得很有自信。他好像早就知道她下不了手,尤其是对他!是啊,他不是别人,他是西门朔,只要是女人都抢着投怀送抱的男人!

  “对!你真的很不一样!”她气唿唿的收回匕首,抬起小脸望着他。

  “你比其它男人更混帐、更无聊、更王八!”

  下一刻,她将被铐住的右手一拉,让两人的手一同抵在床铺上。

  “今天我一定要将手铐打开,我再也受不了你了!”她将匕首的尖端往手铐中间的锁孔钻去。

  但是这副手铐确实是以千年寒铁打造而成,尤其上头的锁既精细又复杂,并非以寻常的铁器就能撬开。

  西门朔傻眼,他原本以为她是想直接将匕首往他的手腕上一剁,却没想到是打算撬开锁孔。

  她这个动作可爱得令他忍俊不住。“该死,怎么这么难打开?”她干脆盘腿坐在床上,举起手仔细瞧着手铐。

  “想要打开,只能乖乖等你的主子拿钥匙来。”他像是看好戏般,在一旁好整以暇地道,还不忘打个呵欠。

  琥儿不悦的抬眸瞪他,“你不知道小姐总是喜欢唬弄下人吗?甚至特别爱以整我们为乐。”

  “是吗?” 西门朔倒是跟她闲话起家常来。

  “怪了?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夫,为什么不自己保护,要将你丢给我?我这是上辈子欠你们吗?”匕首怎么撬也撬不开手铐,她又气又恼。

  西门朔笑而不答。毕竟他的事真的很复杂。

  “算了。”她放弃了。

  当他以为她已用尽精力,准备乖乖就寝时,却发现她凝望着他。

  “小琥儿,想睡了吗?”他笑咪咪的问道。

  “少跟我嘻皮笑脸。” 她只要一冷静下来,就会想到刚刚在澡堂时的窘状。说来说去,这男人待在她的身边愈久,就像沾在她人生中的污点,愈来愈扩大。

  “我天性乐观,总是笑口常开。” 尤其遇上她后,他的心情总是莫名的感到轻松愉快。

  “西门朔,我跟你商量一件事。”琥儿转了转眼珠子,压下心中的怒气,语气放柔了一些。

  “你会与我商量?”哇,天要下红雨了。

  “小姐身边有个名医,名叫白西尘,你也让他医治过,应该知道没有什么疑难杂症可以难倒他,所以等会儿你就咬牙忍一忍,痛一下就过去了,再请白大夫把你的手接回去,从此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说着的同时,她的左手不忘按住他与她铐在一起的那只手。

  “喂― ” 没想到她真的打着这个主意!

  “不会太痛的!” 她难得对他展开笑颜,笑得如同罂粟般美丽。出于本能,西门朔见匕首已准备往他的左手腕落下,很快的伸手往她的颈间一噼。

  他的动作总是又快又准,刚好噼在她的昏穴上头。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两眼一翻,手中的匕首铿一声掉落在地上。

  他也正好接住她瘫软的身子,软馥的香气也迎鼻而来。

  “小琥儿,我对我的左手还挺顺眼的,不想和它分开啊。”

  西门朔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在她身旁躺下,双眸一直无法从她昏睡的脸庞上移开。

  嗯,她真的愈看愈可爱!

  琥儿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像西门朔这种脸皮厚的男人。他昨晚竟然将她噼昏,今早竟还笑咪咪的唤她起床吃早膳!太过分了!

  琥儿发现自己遇上他之后,心情就起伏不定,没有一刻是冷静而有理智的。

  而西门朔却如同以往,一逮着机会就和她耍嘴皮子。

  她想,哪天他真的“挂掉”,嘴巴应该还是会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表示他曾来过世上一回。

  叽叽喳喳她是没有意见,但是他这张嘴也太不知好歹,总是她说一句,他便讲一句,而他每讲一句,她额上的青筋就冒出一条,讲两句冒两条,直到她心里满是怒意,就与他动起手来。

  明知道她打不赢他,却老是与他比武,因为她就是气不过嘛!她的嘴就是笨,不像姊姊们那么牙尖嘴利,她只会扯开嗓门大吼,然后出手讨回公道。和他多说是没有用的,可是她连拳脚都输给他,真是她的耻辱啊!

  所以,今早她想了想,不应该再继续让这个贱胚待在身旁,她应该做一些什么才是。

  他们都说这副手铐一般人无法打开,那么她就去找城里最出名的巧匠帮忙打开好了!

  所以一用完早膳,琥儿不管西门朔愿不愿意,便拖着他往外走。

  一到街上,两人为了掩饰那副手铐,只好并肩走在一起。

  也因为他们铐在一起,她不得不穿上姑娘家那种飘逸的衣裳,好用长长的袖子遮住那副手铐。

  该死!她有些不适应他人的眼光。

  毕竟她琥儿在珍珠城也算小有名气,这下子身边偎着一个男人,她又穿着露出许多肌肤的春衫,不管再怎么低着头都很惹人注目。

  “我是很高兴你约我上街走走,但是……”西门朔无趣的看了看四周。“我还是比较喜欢和你单独相处。”

  她斜睨他一眼,不动声色的以右手撞了他的腰侧一下,冷声道:“闭嘴,我今天不想和你说话。”

  “小琥儿,你别生我昨晚的气。”他又露出邪魅的笑容。“我又不是故意偷看你洗澡,也不是……”

  “信不信你再说话,我会先毒哑你的嘴!” 天啊,他真的好吵,吵到她都不想理他了!

  西门朔吹了声口哨,见她脸色真的很难看,只好暂时闭上嘴巴。

  一会儿后,两人来到城中的巧匠楼。

  巧匠楼远近驰名,听说这世上没有巧匠楼的锁匠解不开的锁,各种关于锁和钥匙的问题都难不倒他们。如今老板年岁已高,不再管事,由他的几名子女传承这门生意,听说他们青出于蓝,甚至有人能破解古代帝王墓中的机关。当两人走进店门,巧匠的千金立即上前迎接。

  “姑娘,请问是要买锁柜,还是……”

  “我要解锁。”琥儿将手伸到巧匠千金的面前。

  巧匠千金侧头瞧了瞧,又看看手铐的锁孔,最后面露难色。

  “这副手铐……”

  “是以千年的寒铁铸成,没有钥匙是绝对打不开的。” 西门朔一见到美人,便忍不住主动开口。

  琥儿瞪他一眼。要他多嘴啊!

  “是啊,尤其锁里的机关很精致,需要些时间才有办法打开。” 巧匠千金点点头道。

  “不管需要多久的时间,请一定要帮我打开。”琥儿说得一脸坚决。她一定要摆脱这个臭男人!

  “小琥儿,原来你带我来这儿,是急着想甩掉我?”西门朔一脸好伤心、好难过的表情。

  “你还演!”她瞪了他一眼,不想在陌生人的面前与他多啰唆。

  “我是说真的,和你相处久了,我们吃饭、睡觉,连沐浴也一起……”

  “闭嘴!” 见他一直口无遮拦,琥儿连忙将他往外拉。“抱歉,我改日再来。”

  两人像是演了一出闹剧,琥儿脸皮薄,脸几乎一路红到耳根。

  “小琥儿,我是说真的,如果哪天我们真的要分开,我会很想念你的……” 西门朔的声音出奇的温柔,黑眸认真的望着她。

  然而琥儿却抬眸恨恨的瞪着他。

  “西门朔,你别太过分了!”她将他拉往一旁的巷子里,指着他的鼻子开骂。“你别以为我和其它姑娘一样,见到你就晕头转向!”

  “你就是跟其它姑娘不同,才吸引我的目光。”他的眼神极为真诚。然而他平日吊儿郎当惯了,因此她认为他只是胡说八道。“哼!你别想整我!”琥儿实在生气。

  “你是小姐的未婚夫,竟然对我说出这种话?我告诉你,我真的很讨厌你!”

  说完之后,她便迈开脚步欲离去,无奈他不动如山,她又被拉了回来。

  “不管我是别人的谁,我只想成为你的西门朔。” 他嘴角噙着笑,笑得充满魅惑。

  只是,琥儿像是脑筋不开窍的蛮牛,认为他的话里没有几分可信,只觉得他太无聊,总是拿她寻开心。

  “你走不走?” 她不正面响应他的话,只是冷冷地问。

  他无奈的耸肩,只好移动双脚。

  哎呀呀,没想到他西门朔在女人面前向来战无不胜,却在琥儿的身上踢到铁板!真是悲哀呀!

  明明是愈看愈讨厌的人,为什么忽然从某一天开始,每次见到他的感觉就会复杂一些?

  自从西门朔在街上跟她说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之后,琥儿的脑子就好像整个变得极为紊乱。

  只要一见到他,就会想起他那一句― 不管我是别人的谁,我只想成为你的西门朔。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嘴巴犯贱,还是只要是面对姑娘家,他都会这样耍嘴皮子呢?

  若说她没有被他影响是骗人的。

  两人朝夕相处,他总是一脸笑意,而且她还不曾见过他生气的模样,连她生气的时候,还会试着逗笑她。那天回续香楼之前,西门朔在街上买了一块玉佩送她,是块猫型的玉。他说,她虽然名叫琥儿,但是他觉得她像只猫,所以送她这个。

  她应该不屑收下他任何东西的,但是她当下却像中邪似的,竟然收下玉佩,还让他为她戴在颈子上。

  这……他们两人之间好像愈来愈不单纯了。

  他是小姐的未婚夫啊!他的身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

  但以琥儿简单的脑袋与心思,她真的不懂小姐和西门朔到底在想些什么。

  如果他们打算有一天成亲,为什么小姐会放任他与她相处呢?

  怪了,她真的想不通。

  而最近,他也变得奇怪了。

  琥儿偷觎西门朔一眼,看他还是待在窗台前,吹着夜晚的凉风,喝着花醉的私酿。其实……她对他一点都不了解。她只知道他的姓名,知道他是西门山庄的少庄主,还知道他是小姐的未婚夫,他其它的事,她都一无所知。

  “要喝一杯吗?”西门朔突然转过头,将杯子往她面前一放。

  琥儿摇摇头,对酒这种东西没有兴趣。“不要。”

  “你怕你酒后会乱性吗?”他以开玩笑的语气问。

  她拢紧眉。“对你?哼,我宁可不要。”

  “我对你而言,真的这么没有魅力吗?” 他又是一脸受伤,将俊颜移到她的眸前。

  他看似有些微醺,不过脑子还是清醒的。

  嗯,不管她怎么瞧他,她还是让他这么难以移开眸光。

  他终于明白,为何当初他昏过去后一醒来,就向花琉璃要求再见琥儿一面,因为她真的是太特别了。她并非特别美丽,有着英气的眉宇、灿亮的双眸、丰润的菱唇。但是她眸中总是散发着无限的生命力,让他很想探究她的生活究竟是多么精采,让她每天都有用不完的精力。

  结果,她的日子也过得平凡。

  可是,她和一般姑娘家不同,她有自己的想法,想做什么就勇往直前。才没有多久,他竟然已对她有一丝心动。

  “你不是没有魅力。”琥儿咬咬唇,最后决定直视他炽热的黑眸。“你只是将魅力用错在我身上了。”

  “是吗?”西门朔觉得她这句话很有意思。“你的意思是说,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有,我对你有感觉。”她冷冷地一哼。

  “喔?什么感觉?”他满脸期待。

  “一种想挖个洞将你埋了的感觉!”哼,填平之后再用力踩黄土几脚,希望他能多下几层地狱。

  他哈哈笑了几声。“琥儿,你知不知道女人很爱口是心非?”

  “那你知不知道你其实很爱颠倒是非?” 与他相处这些天,她多少也懂得伶牙俐齿了,总不能老处于挨打的份。

  “那你敢跟我打赌吗?” 他放下酒杯,笑弯了眼道:“如果你赢了,我就不再逗你,而且我们一块去向花姑娘要钥匙,放你自由。”

  “真的?”

  “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赌什么?” 她开始有些跃跃欲试了。

  “我赌你其实心里对我也有一些意思。”西门朔伸手勾起她的下颚,嘴角微扬。

  “何以证明?”琥儿深吸一口气,掩住心里头那一瞬间的悸动。“如果你对我没有任何感觉,你应该敢亲我……”

  “你这是占我便宜?”她打断他的话,气得獗起小嘴,不忘再多送他两个白眼。

  “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感觉,你亲我时,我会知道你吻中之意,没有感情的吻是冰冷的,像是亲一块石头那样。” 他不怀好意的以这样的理由说服她。“何况只是一个吻,到时候你赢了,不也如你的愿吗?再说你不是向来自信满满吗?”

  琥儿望进他深不可测的黑眸,脑子里全是他的怂恿。

  是啊,如果她真的对他没有任何感觉,吻一次、两次或是上百次都没有关系吧?

  她为什么要拒绝这个大好机会?只要吻他一次,就能换得日后的自由,值得啦!

  “好。” 她决定和他赌了。吻,只不过是嘴对嘴碰一下,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跟他拼了!

B4
B5
B6
  • 小姑娘日记 (2/2)
  • 5.  现在我已经不在乎被大叔看着自己,拿毛巾擦拭身体就再也不遮挡什么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听着大叔说教虽然不觉得都对但是可以借鉴,这会才觉得自己口好渴出了一身汗没两下就把本该品尝的咖啡给喝光。大叔的手也越来越不老实总是骚扰有些累的我,不知不觉已经十一点过了我平常睡觉的时间虽然有些犯困可是身体的敏感
  • 485 2023-07-31
  • 一天搞定医院里的小姑娘
  • 今天陪朋友去医院看病,在登记入院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甜美又奶气的声音--「姐姐,刚才有人在这叫过外卖吗……」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女生,长得很像我的初恋女友。个子不高,大概1米5左右,17、18岁的样子,不过身形挺丰满的,重要的是皮肤白里透红,像个刚出城打工的小妹。    原来她是医
  • 757 2023-05-04
  • 真实操19岁小姑娘
  • 她是福建三明的小姑娘,这么多年一直没忘记她。    她在一家面包房做蛋糕师,我是蛋糕技师。为她所在的店做技术服务,就是提供原料然后给客户开发产品,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大家出差全国各地跑,泡客户的女孩子是经常的事。由于这个行业的营业员、蛋糕师有很多女性。而且她们学歷多数不高,但人很朴实。多数都对我们
  • 985 2023-04-10
  • 强姦对面的姑娘
  • 这段时间妻子因工作需要到国外培训半年多,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晚饭也没人烧,经常是一碗速食面打发,最苦的是正值当年的我无处发洩,只能是看看A片自己解决,实在是苦啊,想想以前的风流快活,嗨,苦不堪言?!时间就这样在无聊中打发着。有一天我乘电梯回家的时候,在电梯了遇到一个美女,说句良心话真的是太美了,
  • 2049 2023-02-13
  • 《贾姑娘系列》
  • 《贾姑娘系列》正文【贾姑娘系列】(00-01)  字数:36  (零)加班补射女客户贾姑娘  那是去年夏天,一个下游客户要和我们一起开营销会,我负责和他们沟通,  临近会议,她们材料没有准备好。  临开会前一天下午,他们销售代表贾姑娘告诉我材料准备完毕,让我帮忙看  一下,当时我正在他们公司附近见
  • 1339 2022-10-02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尾声
  • 喜气洋洋,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着。琥儿嫁给了西门朔,当轿子迎出花府那一刻,花琉璃与一名年纪相仿的姑娘站在一块。 “没想到你留了一招。”花琉璃笑咪咪的望向一旁的阎王笑晴。 “我没有。”阎王笑晴回视花琉璃一眼。“是催情蛊本来就是用来考验情郎的心,所以只要男人不弃不离,与女子再次结合,脸上
  • 375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十章
  • 天下之大,琥儿最后能去的地方,也只有珍珠城的续香楼。她不眠不休的骑着马,一路直奔家的方向。一回到家,她整个人已虚脱无力。差点昏倒过去。 众姊妹一见到她回来,赶紧将她抬进楼中,尔后见到她脸上的疤,全都拢紧了眉头。 直到琥儿醒来后,她们才知道她这趟前去阎王门,发生了很多事情。 “
  • 40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九章
  • 三天之后,西门朔被人带出地牢。他并没有多问些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阎王门的门徒走。毕竟他不知道琥儿被关在哪里,现下只能伺机而动。 他一路被带往阎王门的大堂。 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儿见到一个人。 “爹!” 西门朔一见到父亲,立即喊了声。 “朔儿!”西门剑山许久未见独子,想上
  • 368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八章
  • 琥儿根本没有时间抱怨西门朔。因为当她醒来时,仍十分疲累,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便又被他带着上路。 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山里那座毒树林外。毒后彷佛知道西门朔会前来,早已派人在这儿守着。阎王门的人替他们俩蒙上双眼,便带着他们绕道而行。 片刻后,他们已到了阎王门。 阎王门位于后山,
  • 33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七章
  • 天一亮,和煦的阳光自窗棂洒下,扫去斗室里的昏暗。“琥儿。” 一只大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着。 “唔。”琥儿无意识的挥挥那吵人的大掌,翻了个身又想钻进被窝里。 春天正好眠,别吵她呀! “琥儿,醒醒,咱们该动身了。” 西门朔早已穿着整齐,正在唤醒赖床的琥儿。 动身?要去哪里?
  • 39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六章
  • 西门朔分开琥儿的腿之后,鼻端先是在她的小腿上磨赠,然后再抬高她的大腿,沿着光滑无瑕的内侧往上移动。他一靠近亵裤,就嗅到属于女性的馨香。 这里的气味跟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是一致的,是他天天闻到的茉莉香气。 “小琥儿,你真香。” 他以鼻尖轻顶她的腿问。 “好热……”她半眯着迷蒙的
  • 366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五章
  • 在开始这个吻之前,琥儿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吻,就让她浑身颤抖得厉害,而且,望着他的脸,她竟然想到上一次他突然吻她时的画面。 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湿软的舌灵活地在她的嘴里钻呀钻…… 西门朔望着她微敔着唇和犹豫不决的表情,并没有出声打破这美好的气氛。 他
  • 363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四章
  • 她没脸见大家了!琥儿自赤裸的身子被西门朔看光之后,便羞得再也无法抬起头来。这不像她。 对,一点都不像。 平时的她是个意气风发的姑娘,可以大刺刺的与男倌们称兄道弟,也总在有男客来续香楼闹事时第一个带头与人开打,就算不小心受了伤,她也很潇洒的说没关系。 可是,她之前所有的意气风发
  • 384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三章
  • 有道是相看两相厌。尤其是身旁这个男人,她连跟他多待片刻都觉得浑身不舒服了,可是这会儿竟然被铐在一起。 小姐的别出心裁,真是整倒她了。 而且,她真的不懂,小姐为何要让自己的未婚夫与她如此贴近?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啊。 琥儿现在走到哪儿都要带着一个“拖油瓶”,实在烦不胜烦。
  • 35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二章
  • 唉,小姐真是个任性、骄蛮的姑娘,说一就是一,不容许人家反驳!琥儿在花府被硬塞了一个麻烦人物,这个身中异毒又受了伤的男人,就这样跟着她回续香楼去。 她有苦难言,心里万般不愿,但是?她在花府待了那么多年,在花琉璃的面前早就奴性坚强;岂敢说一声不? 何况,曾对花琉璃说不的人,现在墓前的草
  • 36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一章
  • 珍珠城热闹非凡。春暖花开,百花齐放,争妍斗艳,暖和的天气,百姓们纷纷上街晃晃。今天太阳露脸,和煦的阳光洒落在身上十分舒服,连路边的野猫也大刺刺的躺在那儿晒太阳。 此刻街上敲锣打鼓,小贩们的吆喝声也不绝于耳。 春天一到,外地的商贾便蜂拥而至,因此每到春天,城里又恢复以往的喧嚣。
  • 38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楔子
  • 天下之大,何怪之有?话说珍珠岛位于南海,岛中以珍珠城闻名,此处盛产珍珠与珊瑚,往来的商贾络绎不绝,因此在珍珠岛上什么奇人异事都见得到。 珍珠城的首富住在城南,亦是靠养珠起家,当地人称其为珍珠大王。 这户人家姓花,花家的男主人代代单传,然而到了第三代,花老爷只娶一名夫人,并未纳妾,而
  • 360 2022-02-05
  • 密实姑娘系列 -女大学生杨莹
  • 杨莹,芳龄廿一,台北xx国立大学大三女生。在校园里,杨莹经常穿着一件贴身的短衫,领口又不很高,饱满的半球露出了一小部分,下身则是一件短裙,把两条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走动时屁股轻轻扭着,风味十足。乌亮的长发绑成马尾,甜美的面颊,大而明亮的眼睛,端正的鼻樑,小巧的樱桃小嘴,温润的嘴唇,整体而言,青春
  • 640 2022-02-04
  •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 媒介:谨以此文献给憨厚的故乡,献给美丽的小芳,献给那永远也回不去的时光……黄海之滨,依山傍水,有一个美丽的小村落,这里平易近风憨厚,气候宜人。一座青葱苍茫的小山鹄立于村落之上。每当夏季光降,充分的雨水就会顺山势而下,沿着古的河道,冲刷出一片银色的河滩,如同村姑那一头秀丽的长发,甩(甩,流向未名的远方
  • 449 2022-02-04
  • 迷奸后真情无限的小姑娘
  • 老婆尽管从广州培训总会计师回来后,过了一段时间就被提升当了财务科科长。但快三年过去了,她又像往年一样在原地踏起步来,想进局领导班子的希望一点都看不到音信。 再加上我发生了托克逊古丽的事情以后,经过我那一晚上对她的耐心开导,她也觉得自己岁数已大,根本就没有年轻人那么有闯劲和有魄力,于是就为了适应时代优
  • 682 2022-02-04
  • 小姑娘日记(1-7)
  • 2013/09/06发表于:SIS1.从15岁的初二的时候突发奇想我就用笔记本记录下自己身体的点点滴滴记录自己的青春记忆,我肯定是个很骚包的女生,打小就喜欢穿短短的,特别是初中后男生的眼神变了喜欢盯着你胸部和腿看的时候我就越发喜欢这么穿,除非穿校服不然周末我从来都让自己穿的很漂亮很短。六年级发育的时
  • 387 2022-02-03
  • 部门新来的小姑娘完
  • 今天老婆出差未归,计划晚上邀上几个朋友出去喝几杯,正准备打电话,却接到一个女同事的来电,邀我元旦参加他们的婚礼听到这里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一点玩的劲头都没有了,一个人在家呆着也没意思,反正家与单位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干脆来到办公室,看着办公室的沙发,脑海里浮现起不久前刚刚发生的性事几个月前部门新来一小
  • 479 2022-02-03
  • 姑娘和妖怪
  • 早晨空气清新,景色宜人,睡梦中的周晓航正骑着大白鹤飞跃群山万水,景物依稀,突然那大白鹤凭空消失,周晓航如同坠入雾里,呓语道:「大白鹤……大白鹤……」悠悠醒转,小姑娘心思单一,对那大白鹤一直惦记不忘,起床匆匆洗漱了一下,开门而出。晓航姑娘来到院子里,只见李晓兰站在大门口,那硕大无比的
  • 324 2022-02-03
  • 贾姑娘系列(00-01)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零)加班补射女客户贾姑娘那是去年夏天,一个下游客户要和我们一起开营销会,我负责和他们沟通,临近会议,她们材料没有
  • 310 2022-02-03
  • 羞花姑娘
  •  夜幕渐临,一座简陋的路边小酒馆里黑压压的挤满了酒客。 酒馆里面的每位客人似乎都经过了车马劳顿,风尘满身的样子,但是看到他们不顾疲惫,反而个个都像是吃了某种药物,而精神焕发一样,在津津有味地听着穿着打扮似当地人样子的几位酒客,坐在哪里像说相声讲故事一般,在聊着貌似让这些不速之客极其感兴趣的话题。
  • 281 2022-02-03
  • 我和俄罗斯姑娘的性爱
  • 我曾经有机会在俄罗斯工作了3年,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可爱的俄罗斯姑娘,名叫娜达莎,是远东大学的学生,娜达莎是个混血,她的祖母是犹太人,祖父是俄罗斯人。 和娜达莎认识真有点戏剧型,,一天我在办公室里接了一个女孩子的电话,说要找维克多(我的俄语名字),我说我就是,我问她是谁,她告诉叫娜达莎,原来当我在街里
  • 854 2022-02-03
  • 奔放激情的藏族姑娘
  • 奔放激情的藏族姑娘我是一名电讯助理,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经常到那曲地区管辖的县区、牧区去维护信号基站,保障信号畅通。大家不知道来没来过西藏,那简直就是纯净的天堂,蓝天、白云、草地、青稞和牛羊。但是时间长了感觉和地狱差不多,吃饭不熟,唿吸困难,有时驱车一两个小时看不到一个人,到处是路,到
  • 357 2022-02-02
  • 密实姑娘系列-女大学生杨莹
  • 作者:不详志豪看见姐姐的双手在她本身身躯上抹动泡沫,并且身子天然的四方迁移转变,杨莹,芳龄廿一,台北XX国立大学安闲女生。在校园里,杨莹经常穿戴一件贴身的短衫,领口又不很高,饱满的半球露出了一小部分,下身则是一件短裙,把两条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走动时屁股轻轻扭着,风味实足。乌亮的
  • 336 2022-02-02
  •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短篇
  • 媒介:谨以此文献给憨厚的故乡,献给美丽的小芳,献给那永远也回不去的时光……黄海之滨,依山傍水,有一个美丽的小村落,这里平易近风憨厚,气候宜人。一座青葱苍茫的小山鹄立于村落之上。每当夏季光降,充分的雨水就会顺山势而下,沿着古的河道,冲刷出一片银色的河滩,如同村姑那一头秀丽的长发,甩(甩,流向未名的远方
  • 424 2022-02-02
  • 山西大同姑娘 完结
  • 【山西大同姑娘】【完】男人需要异性,女人也不例外。然而只有男人才会大胆偷香窃玉,绝大部份的女人就算心里很想得到男人的慰籍,却往往不敢表示出来,只会表现出得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碧婶这个年青寡妇就是这样,当一个年轻的男人进房夜袭她时,她是心知肚明的,却可以假装睡着任人鱼肉。还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 447 2022-02-02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