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五章

  在开始这个吻之前,琥儿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吻,就让她浑身颤抖得厉害,而且,望着他的脸,她竟然想到上一次他突然吻她时的画面。

  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湿软的舌灵活地在她的嘴里钻呀钻……

  西门朔望着她微敔着唇和犹豫不决的表情,并没有出声打破这美好的气氛。

  他知道她正在挣扎,这个吻对她而言其实是十分重要的。

  于是,他主动将薄唇送上前去,吻上她柔软的丰唇。

  上一次吻她的滋味,他一直念念不忘。她的青涩、她直接的反应,全都化为一种勾动他心弦的挑逗。琥儿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将唇贴上来,把她吓了好大一跳,只能瞠大杏眸看着他。

  他的眸里似乎带着笑意,以及一丝丝挑衅,彷佛告诉她,如果她现在离开他的唇,那么这场赌约便是她赌输了。

  她不服输,眉头微拢,小嘴嘟起,也学他重重的吻着他的唇。

  只是她太天真了,吻,不是只有嘴对嘴而已。

  西门朔的舌尖火热的撬开她的檀口,像上次一样,狡猾的窜入她的口中,汲取她口中的蜜津。

  他还贪心的想要勾缠她的舌,像是追逐着她,一点都不觉得腻。

  她还青涩得很,对于他的追逐,她只能选择闪躲,但是她口里的空间实在太小,还是会与他的舌互相摩擦。

  舌与舌的触碰,让她几乎冒起鸡皮疙瘩,像是有蚂蚁在她的口里钻爬,也像一条灵活的蛇,穿过她的舌尖,又滑到她的舌底,又钻到她舌头上面的齿颚。他的吻由缓而急,还故意将舌尖离开她的口中,描绘着她的唇,显得极为煽情。

  她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他还是不肯放弃,又箝制她的腰际,让两人贴得好近。

  银白的月光自窗棂流泄而入,落在两人的身上,映照着他们迷人而陶醉的表情。

  琥儿像一只被诱捕进笼的小老虎,被西门虽以吻驯服了。

  当两人享受彼此所给予的柔情时,突然门被踹开来,两扇门当场成了无数大小不一的木片。

  琥儿与西门朔被这样的声响震回神,双双往门口一瞧。

  门口站着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昏黄的灯光下,她微露香肩,头上盘了一个扇髻,长裙开擦至大腿,十分特别。这名女子约四十几岁,脸上浓妆艳抹,架式与霸气均十足。“女婿,本宫终于找到你了。”女子风韵犹存,那刻意画成黑色的唇笑得阴沉而冷酷。

  [毒后!”西门朔一见到是她,连忙将琥儿护在身后。“你……”

  “原来你躲到这儿来啦,难怪本宫一直找不到你。”毒后冷笑几声。

  “若不是打听到你有个未婚妻在珍珠城,恐怕就遇不上你了。”

  “你……”他拢紧眉宇。虽然他自小习武,但和眼前的毒后相较,他出手比不上她施毒来得快。

  琥儿有些呆愣,看了看西门朔,又看了看被他称为毒后的女子。

  这个女人唤他女婿?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是谁?竟敢跑到这里来撒野!”琥儿忍不住,上前一步指着毒后的鼻子叫道。

  “小丫头,你算哪根葱?” 毒后冷嗤一声,缓步来到他们面前。“本宫今日是来将你带回去,快与本宫回去,与阎王公主成亲。”

  “毒后,我说过我不会和公主成亲的。” 他又将琥儿往后一拉,怕她惨遭毒后的毒手。

  “上次你被本宫教训得还不够吗?”毒后一步步的接近他。“别以为本宫看上你当乘龙快婿,你就一而再的挑衅本宫的耐性。”

  “我说过了,就算我死,也不会娶阎门公主为妻。” 西门朔从小就背骨,向来没有人可以强迫他做任何事。

  “不识好歹!”毒后一挥袖,那双狭长的凤眸怒视着他。“本宫就是要你娶公主,以弥补你爹亏欠本宫的一切!”

  “我爹是我爹。”他挺直身子,毫无惧怕之意。“我说过了,我宁愿你杀了我,也不会成为你完成心愿的工具!”

  “哼!”毒后一哼,黑色的唇冷冷的一撇,目光转向琥儿。西门朔向来是一副毫不惧怕的模样,以前与她交谈,说没几句就会打起来,但是今天却节节后退。他显得心神不宁,彷佛正找寻着她的破绽,好乘机脱逃。

  哈哈,她找了他这么久,怎么可能再让他成为漏网之鱼呢?

  毒后是个精明的人,见他久久不出招,将那位姑娘护在后头,又见到他们俩的手竟然是铐在一起的,立即察觉有异。

  “本宫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三心二意的男人!而你,果然像你爹;竟然背着本宫的公主与其它女子纠缠?”毒后目露杀机,右手在袖中正蠢蠢欲动。

  “不关她的事。”他知道毒后心狠手辣,心想就算他有实力与她打成平手,但现在他与琥儿铐在一起,怕琥儿会受到波及。

  再说毒后出身苗族阎王门,是个擅长使毒的门派,明枪易躲,暗箭总是难防,他上次就是太过大意,不小心就被她毒伤了。

  毒后懒得听他解释,手掌倏地往他的脸上弹出一只铃铛,接着十爪弓起,往他面前扑来。他见状先挥开招魂铃铛,以右手阻挡毒后的攻势。“女婿,本宫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要随本宫回去?”毒后身手俐落,闪躲着他的掌风。

  “我不会跟你走的。”

  “很好。”毒后挡下他的右手,从腰间拿出一个竹筒,就要往他的嘴里一倒。

  只是西门朔虽能够闪避毒后的攻势,但招招却是点到为止,后来毒后发现他有些分心,于是另一只手忽然扑向琥儿的胸口。

  琥儿的武功根基根本不足,这一掌让她张口喷出血来,之后毒后又转过身,揪住她的发。

  “琥儿!”

  西门朔见状,上前阻止,却让毒后一手挥开,又拿琥儿当盾防身,让仙根本无法动她一根寒毛。毒后的动作一气呵成,之后从竹筒里倒出一只蠕动的黑色小虫。“如果你不想要我杀了她就吞下去!”毒后挟持着琥儿,威胁他道。

  “然后随我回阎王门和公主成亲。”

  “不……不要!”琥儿受了伤,嘴角溢出血丝,仍赶紧开口。

  “你闭嘴!”毒后箝紧琥儿的喉头,要她安静。“你吃不吃?不吃,我马上扭断她的脖子。”

  “你别伤她,我吃!”西门朔连忙吼道。

  毒后嘴角扬起邪笑,将那只蛊虫交到他的手中。

  琥儿见毒后箝在她喉头的力道松了一点,因此立刻挣脱,可惜她来不及阻止西门朔张口吃下那条虫,于是她想也不想,扑上前吻上他的唇。

  她趁他正错愕时,舌尖探进他的嘴里,将他口中的虫卷入自己的嘴里,然后吞入腹。她不知道这是什么虫,但西门朔是小姐的未婚夫,小姐将他交给她保护,她不能让他就这样跟毒后离去。即使她现在吞下的是毒药,她也愿意代他受罪。

  “琥儿― ” 西门朔来不及阻止。“不!”

  “臭丫头!”毒后没想到计划会被这个程咬金破坏,气得想对她下毒手,幸好西门朔已有所警觉,将琥儿紧紧的护在怀中。

  “毒后!” 西门朔怒吼一声。“那到底是什么?”

  “哼,本宫为何要告诉你?”

  毒后看着西门朔那副焦急的模样,心想,看来计划要更变了。

  于是她又出言恐吓,“你若想救她,七日之内乖乖上阎王门,本宫自然会告诉你,要不,你就等着替她收尸吧!”反正她的目的也只是要西门朔当她的乘龙快婿。

  说完,毒后见便跳上窗台,然后像黑夜的鸦,跃出窗子,轻功一使,便消失在黑夜中。西门朔接住琥儿瘫软的身子,只见她嘴角溢着血。“琥儿?”

  “唔……嗯……”她又呕出一口黑血。“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便昏厥过去。

  房里挤满了许多人。

  “琥儿怎么了?” 开口说话的人是花醉,她的表情和房里所有人一样,焦急不已。

  “怎么会这样?” 银宝忍住想要骂人的冲动,连连探头看向床铺。

  “琥儿会不会有事?” 恋喜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更别说在琥儿身旁的西门朔了。花琉璃一接到消息,便急忙来到续香楼,拿出钥匙替他们解开手铐。可是,西门朔的大掌仍不愿放开琥儿的柔萸,一直待在旁边陪着她。当白西尘赶到时,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

  这段时间,琥儿有些意识不清,而且身上直冒热汗,脸上泛着异常的潮红,小手也依然紧抓着西门朔的大掌。

  白西尘迅速赶来后立即替她把脉,并仔细瞧着她的模样。

  “出……出去……”琥儿困难的吐出这一句,像是正忍耐着什么。

  “琥儿……”姊妹们都很担心她,纷纷靠拢过来。

  “琥儿要紧吗?”花琉璃的眉不禁拢起。她原本以为将琥儿往西门朔身边送,或许可以促成好事,没想到好事还没成,却让琥儿落入危险之中。

  白西尘好一会儿后才放下琥儿的手腕,显得一脸为难。

  “她……” 迟疑片刻,他最后才道:“胸口的伤还好,但是……她好像中了催情蛊。”

  “那你快救她啊!”西门朔忍不住催促。“你上次能帮我解毒,那么琥儿身上的毒,你也一定能解。”

  “我虽然能解毒,但我没办法驱蛊啊。”白西尘无奈地道。“你说让琥儿受伤的人,是来自阎王门,这门派起源于苗族,而阎王门的蛊毒通常传女不传子,每一种蛊毒都不一样……”

  “说重点。”花琉璃忍不住插嘴道。

  “喔。”白西尘清清喉咙。“很简单,我不会解蛊毒。”

  “那琥儿只能等死吗?” 一旁的姊妹们着急的问道。

  “我稍微研究过蛊毒,大部分的蛊毒只是要折磨人,而无法忍耐痛苦折磨者,便会击毙自己,所以……要看看琥儿能不能忍受蛊毒的侵犯。但是她这症状……真的不好解,如果没有及时压下,她最后可能会承受不住。”

  “我去找毒后!”西门朔决定即刻前去阎王门找毒后要解药。

  “你不能走!” 白西尘赶紧拉住他。“你一走,琥儿就真的死定了。”

  白西尘这句话让西门朔停下脚步,双眸里满是不解。“你不是说她不会死?”

  “唉!”他的眸光扫视在场的所有人。“好吧,我跟你们坦诚,其实这是件很让人难为情的事……”毕竟在场的都是女子啊,他是为她们着想。

  “说、重、点。”花琉璃已没有什么耐性,因此冷声道。

  “琥儿中的催情蛊必须以毒攻毒,所以要阎王门特制的解蛊毒药才有办法救她。但是,这催情蛊有个后遗症,就是发作起来,若三个时辰内没有喂以精血,那么,人必死无疑。”

  “精血?”

  “这是阎王门的女子专门用来操控情郎的蛊毒,通常她们对男子下蛊之后,便以血喂之,喂了第一口后,往后便必须由同一人喂血,否则体内的蛊虫依然会作崇,折磨人至死。”白西尘看着琥儿不断发热、发汗的模样,知道她正强忍着体内的痛苦。

  “那琥儿呢?喂她血就行了?” 西门朔毫不犹豫的卷起袖子便要上前划破手腕喂她血。

  “女子中蛊者比较麻烦一些。”白西尘面有难色。“兄弟,来。”他将手臂搭上西门朔的肩,到角落去讲着悄悄话。

  好一会儿后,西门朔才走回床边,然后望了眼在场的众女,冷声道:“出去。”

  “什么啊?” 姊妹们全都不悦,这男人凭什么将她们赶走?

  “琥儿的事还没有一个解决方法。”

  花琉璃静静的扫视众人一眼,发现白西尘朝她耸耸肩,最后她轻声问道:“你赞成西门朔这样做?”

  “我只是让他作选择。”

  “嗯。”花琉璃见西门朔已选择了,于是便要其它三名姊妹一同离去。

  “如果想救琥儿,就耐心等到隔天,要不,我们今晚只能看着她离开我们。”她缓步离开厢房,而三个姊妹见主子从容的离去,白西尘又不断向她们保证,最后才终于跟着他离开。

  西门朔上前将房门锁上,再回到床旁。

  “不……不要……你出去……出去……”琥儿咬牙,体内的痛苦正折磨着她。

  “我不会走的,琥儿。”

  他要救她!

  “琥儿,你不需要再忍耐,这里只剩下我们了。”西门朔上前,将她身上的被子拉开。

  她双手紧紧的拉住被褥,努力压抑体内那狂燃的火焰。

  “不可以……” 她咬牙摇头道。

  “事到如今,没有什么可不可以。”他坐上床铺,双手解开她的衣襟。

  “我可以忍……” 她伸手阻止他大掌的侵略。然而当她碰触到他的手时,身子却不由自主轻颤了一下。

  “在我面前不需要忍。”他粗鲁的将她一拉,往怀里一送。“是我没有好好保护你,竟然让你替我挡下这一劫。明天一早,我马上去找毒后,而现在,你不需要这么痛苦……”

  “我……” 她的脸异常通红,额上也冒出许多细汗。“我好热……”她忍耐许久,当他在她耳旁低声细语,她的防备像是崩溃了。

  西门朔刚刚从白西尘那儿得知她身上中的是催情蛊,在蛊毒发作的时候,全身情欲翻腾,这时候男女交合,男人将精气喂进她的体内,才能暂时压下体内的蛊毒作崇。

  而这蛊虫除非以毒攻毒,否则会永远停留在她的体内,而与她交合的第一名男子,必须每回都在她发作的几个时辰里成全她,否则她将陷入疯狂,甚至七孔流血而死。

  西门朔攫住她的双肩,双眸盯着她满是红潮的脸。“很难过吗?” 他爱怜的抚着她的脸颊。“不要忍了,我帮你。”

  “嗯……” 琥儿望着他的俊颜,声音变得比平常更娇腻万分。

  她将唇凑上,主动吻住他的唇。

  她异常热情,若说没有打动他的心,那是骗人的。

  虽然他并不想在这种时候占她便宜,她的这些动作也是不由自主的,但是他宁可冒着她恨他的险,也不要她因而受苦。

  他决定尽量满足她,因此他改被动为主动,比起刚刚温柔的吻,这一次的吻显得急躁且霸道得多。

  她的舌尖与他的舌互相勾缠,两人在口中交换着津液。

  琥儿的亲吻依然青涩,只懂得吸吮他的唇,品尝他的热情。

  他吻着她的同时,大掌往她的襟口一探,游移至肩膀,顺势将她的衣襟往旁边褪去。衣裳褪至她的肩下,露出大片肌肤。她的肤色虽然不如雪花般白哲,但触感却如同羊脂玉一般滑腻。接着,西门朔大掌一扯,将她的腰带扯下,外衣顺势滑落。

  她身上粉色的抹胸,遮蔽了胸前那最美的春光。

  他低头一瞧,瞧见那美丽的抹胸下呈现出的完美形状,饱满的浑圆隔着锦缎,引人遐想。

  于是,他的大掌也由她的颈子沿着锁骨而下,来到她的胸前。

  他一双大掌小心翼翼的隔着布料,先是在浑圆外缘摩掌,像是认真观赏着这美丽的珍宝。

  琥儿却已渐渐失去耐性,当他的大掌摩掌着她胸脯的外缘,她的心也卜通、卜通的狂跳着。

  “西门朔……” 她喊着他的名字,小声的乞求,“帮我……”

  她好热,腹中像是有一只虫啃嗜着她,就连她的脑袋里也有一只小虫,早已将她仅存的理智啃食得一干二净了。她现在只想要他的抚慰,其它的,她什么都不要。他轻吻她的唇,像蜻蜓点水一般,之后再吻向她的颈间,再来到那性感的锁骨,最后落在肚兜上,找到胸脯上的尖端,再往另一边的饱满的雪峰上寻觅。

  他的唇隔着肚兜轻吻着里头的红莓,接着再探出舌尖,在上头不断来回舔弄着。

  布料因为他的舌尖来回刷弄,沾染上他的唾沬,那圈湿渍突显了红莓的形状。

  才刚舔弄没有多久,红莓便显得硬挺,犹如同花苞般美丽。

  而他另一只手也没有冷落另一边的胸脯,以拇指与食指轻捻转动,并轻轻拉扯着蓓蕾。

  他吻完左边,又以舌尖刷弄右边的胸脯,那细嫩的浑圆就像柔软的面团,并且散发着香气。一会儿,西门朔又往她身子下方吻去。经过肋骨往中间而下,来到肚脐,他同样以舌轻舔。

  这样的轻舔引得琥儿全身轻颤,她发髻已乱,长发早已散落肩上,增添她妩媚的一面。

  他的舌在肚脐上打转时,大掌也褪去她的裙子,只剩亵裤。

  琥儿全身上下只剩下单薄的遮蔽,接着便被他推倒在床上,然后曲起她的双膝,分开她纤细的长腿。

  她没有办法抗拒,只能任由他一步步的取悦她火热的身子。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西门朔为她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愉悦。

B4
B5
B6
  • 小姑娘日记 (2/2)
  • 5.  现在我已经不在乎被大叔看着自己,拿毛巾擦拭身体就再也不遮挡什么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听着大叔说教虽然不觉得都对但是可以借鉴,这会才觉得自己口好渴出了一身汗没两下就把本该品尝的咖啡给喝光。大叔的手也越来越不老实总是骚扰有些累的我,不知不觉已经十一点过了我平常睡觉的时间虽然有些犯困可是身体的敏感
  • 485 2023-07-31
  • 一天搞定医院里的小姑娘
  • 今天陪朋友去医院看病,在登记入院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甜美又奶气的声音--「姐姐,刚才有人在这叫过外卖吗……」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小女生,长得很像我的初恋女友。个子不高,大概1米5左右,17、18岁的样子,不过身形挺丰满的,重要的是皮肤白里透红,像个刚出城打工的小妹。    原来她是医
  • 757 2023-05-04
  • 真实操19岁小姑娘
  • 她是福建三明的小姑娘,这么多年一直没忘记她。    她在一家面包房做蛋糕师,我是蛋糕技师。为她所在的店做技术服务,就是提供原料然后给客户开发产品,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大家出差全国各地跑,泡客户的女孩子是经常的事。由于这个行业的营业员、蛋糕师有很多女性。而且她们学歷多数不高,但人很朴实。多数都对我们
  • 985 2023-04-10
  • 强姦对面的姑娘
  • 这段时间妻子因工作需要到国外培训半年多,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晚饭也没人烧,经常是一碗速食面打发,最苦的是正值当年的我无处发洩,只能是看看A片自己解决,实在是苦啊,想想以前的风流快活,嗨,苦不堪言?!时间就这样在无聊中打发着。有一天我乘电梯回家的时候,在电梯了遇到一个美女,说句良心话真的是太美了,
  • 2049 2023-02-13
  • 《贾姑娘系列》
  • 《贾姑娘系列》正文【贾姑娘系列】(00-01)  字数:36  (零)加班补射女客户贾姑娘  那是去年夏天,一个下游客户要和我们一起开营销会,我负责和他们沟通,  临近会议,她们材料没有准备好。  临开会前一天下午,他们销售代表贾姑娘告诉我材料准备完毕,让我帮忙看  一下,当时我正在他们公司附近见
  • 1339 2022-10-02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尾声
  • 喜气洋洋,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着。琥儿嫁给了西门朔,当轿子迎出花府那一刻,花琉璃与一名年纪相仿的姑娘站在一块。 “没想到你留了一招。”花琉璃笑咪咪的望向一旁的阎王笑晴。 “我没有。”阎王笑晴回视花琉璃一眼。“是催情蛊本来就是用来考验情郎的心,所以只要男人不弃不离,与女子再次结合,脸上
  • 375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十章
  • 天下之大,琥儿最后能去的地方,也只有珍珠城的续香楼。她不眠不休的骑着马,一路直奔家的方向。一回到家,她整个人已虚脱无力。差点昏倒过去。 众姊妹一见到她回来,赶紧将她抬进楼中,尔后见到她脸上的疤,全都拢紧了眉头。 直到琥儿醒来后,她们才知道她这趟前去阎王门,发生了很多事情。 “
  • 40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九章
  • 三天之后,西门朔被人带出地牢。他并没有多问些什么,只是安静的跟着阎王门的门徒走。毕竟他不知道琥儿被关在哪里,现下只能伺机而动。 他一路被带往阎王门的大堂。 但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儿见到一个人。 “爹!” 西门朔一见到父亲,立即喊了声。 “朔儿!”西门剑山许久未见独子,想上
  • 368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八章
  • 琥儿根本没有时间抱怨西门朔。因为当她醒来时,仍十分疲累,还来不及开口说些什么,便又被他带着上路。 两个时辰后,他们来到山里那座毒树林外。毒后彷佛知道西门朔会前来,早已派人在这儿守着。阎王门的人替他们俩蒙上双眼,便带着他们绕道而行。 片刻后,他们已到了阎王门。 阎王门位于后山,
  • 330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七章
  • 天一亮,和煦的阳光自窗棂洒下,扫去斗室里的昏暗。“琥儿。” 一只大掌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抚着。 “唔。”琥儿无意识的挥挥那吵人的大掌,翻了个身又想钻进被窝里。 春天正好眠,别吵她呀! “琥儿,醒醒,咱们该动身了。” 西门朔早已穿着整齐,正在唤醒赖床的琥儿。 动身?要去哪里?
  • 39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六章
  • 西门朔分开琥儿的腿之后,鼻端先是在她的小腿上磨赠,然后再抬高她的大腿,沿着光滑无瑕的内侧往上移动。他一靠近亵裤,就嗅到属于女性的馨香。 这里的气味跟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是一致的,是他天天闻到的茉莉香气。 “小琥儿,你真香。” 他以鼻尖轻顶她的腿问。 “好热……”她半眯着迷蒙的
  • 366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五章
  • 在开始这个吻之前,琥儿的心里是忐忑不安的。她不明白为什么只是一个吻,就让她浑身颤抖得厉害,而且,望着他的脸,她竟然想到上一次他突然吻她时的画面。 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他湿软的舌灵活地在她的嘴里钻呀钻…… 西门朔望着她微敔着唇和犹豫不决的表情,并没有出声打破这美好的气氛。 他
  • 362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四章
  • 她没脸见大家了!琥儿自赤裸的身子被西门朔看光之后,便羞得再也无法抬起头来。这不像她。 对,一点都不像。 平时的她是个意气风发的姑娘,可以大刺刺的与男倌们称兄道弟,也总在有男客来续香楼闹事时第一个带头与人开打,就算不小心受了伤,她也很潇洒的说没关系。 可是,她之前所有的意气风发
  • 384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三章
  • 有道是相看两相厌。尤其是身旁这个男人,她连跟他多待片刻都觉得浑身不舒服了,可是这会儿竟然被铐在一起。 小姐的别出心裁,真是整倒她了。 而且,她真的不懂,小姐为何要让自己的未婚夫与她如此贴近?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孩子啊。 琥儿现在走到哪儿都要带着一个“拖油瓶”,实在烦不胜烦。
  • 357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二章
  • 唉,小姐真是个任性、骄蛮的姑娘,说一就是一,不容许人家反驳!琥儿在花府被硬塞了一个麻烦人物,这个身中异毒又受了伤的男人,就这样跟着她回续香楼去。 她有苦难言,心里万般不愿,但是?她在花府待了那么多年,在花琉璃的面前早就奴性坚强;岂敢说一声不? 何况,曾对花琉璃说不的人,现在墓前的草
  • 36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第一章
  • 珍珠城热闹非凡。春暖花开,百花齐放,争妍斗艳,暖和的天气,百姓们纷纷上街晃晃。今天太阳露脸,和煦的阳光洒落在身上十分舒服,连路边的野猫也大刺刺的躺在那儿晒太阳。 此刻街上敲锣打鼓,小贩们的吆喝声也不绝于耳。 春天一到,外地的商贾便蜂拥而至,因此每到春天,城里又恢复以往的喧嚣。
  • 389 2022-02-05
  • 姑娘爱搞怪1:引狼进入室- 楔子
  • 天下之大,何怪之有?话说珍珠岛位于南海,岛中以珍珠城闻名,此处盛产珍珠与珊瑚,往来的商贾络绎不绝,因此在珍珠岛上什么奇人异事都见得到。 珍珠城的首富住在城南,亦是靠养珠起家,当地人称其为珍珠大王。 这户人家姓花,花家的男主人代代单传,然而到了第三代,花老爷只娶一名夫人,并未纳妾,而
  • 360 2022-02-05
  • 密实姑娘系列 -女大学生杨莹
  • 杨莹,芳龄廿一,台北xx国立大学大三女生。在校园里,杨莹经常穿着一件贴身的短衫,领口又不很高,饱满的半球露出了一小部分,下身则是一件短裙,把两条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走动时屁股轻轻扭着,风味十足。乌亮的长发绑成马尾,甜美的面颊,大而明亮的眼睛,端正的鼻樑,小巧的樱桃小嘴,温润的嘴唇,整体而言,青春
  • 640 2022-02-04
  •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 媒介:谨以此文献给憨厚的故乡,献给美丽的小芳,献给那永远也回不去的时光……黄海之滨,依山傍水,有一个美丽的小村落,这里平易近风憨厚,气候宜人。一座青葱苍茫的小山鹄立于村落之上。每当夏季光降,充分的雨水就会顺山势而下,沿着古的河道,冲刷出一片银色的河滩,如同村姑那一头秀丽的长发,甩(甩,流向未名的远方
  • 449 2022-02-04
  • 迷奸后真情无限的小姑娘
  • 老婆尽管从广州培训总会计师回来后,过了一段时间就被提升当了财务科科长。但快三年过去了,她又像往年一样在原地踏起步来,想进局领导班子的希望一点都看不到音信。 再加上我发生了托克逊古丽的事情以后,经过我那一晚上对她的耐心开导,她也觉得自己岁数已大,根本就没有年轻人那么有闯劲和有魄力,于是就为了适应时代优
  • 682 2022-02-04
  • 小姑娘日记(1-7)
  • 2013/09/06发表于:SIS1.从15岁的初二的时候突发奇想我就用笔记本记录下自己身体的点点滴滴记录自己的青春记忆,我肯定是个很骚包的女生,打小就喜欢穿短短的,特别是初中后男生的眼神变了喜欢盯着你胸部和腿看的时候我就越发喜欢这么穿,除非穿校服不然周末我从来都让自己穿的很漂亮很短。六年级发育的时
  • 387 2022-02-03
  • 部门新来的小姑娘完
  • 今天老婆出差未归,计划晚上邀上几个朋友出去喝几杯,正准备打电话,却接到一个女同事的来电,邀我元旦参加他们的婚礼听到这里心情一下子变得沉重,一点玩的劲头都没有了,一个人在家呆着也没意思,反正家与单位只有一条马路之隔,干脆来到办公室,看着办公室的沙发,脑海里浮现起不久前刚刚发生的性事几个月前部门新来一小
  • 479 2022-02-03
  • 姑娘和妖怪
  • 早晨空气清新,景色宜人,睡梦中的周晓航正骑着大白鹤飞跃群山万水,景物依稀,突然那大白鹤凭空消失,周晓航如同坠入雾里,呓语道:「大白鹤……大白鹤……」悠悠醒转,小姑娘心思单一,对那大白鹤一直惦记不忘,起床匆匆洗漱了一下,开门而出。晓航姑娘来到院子里,只见李晓兰站在大门口,那硕大无比的
  • 324 2022-02-03
  • 贾姑娘系列(00-01)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零)加班补射女客户贾姑娘那是去年夏天,一个下游客户要和我们一起开营销会,我负责和他们沟通,临近会议,她们材料没有
  • 310 2022-02-03
  • 羞花姑娘
  •  夜幕渐临,一座简陋的路边小酒馆里黑压压的挤满了酒客。 酒馆里面的每位客人似乎都经过了车马劳顿,风尘满身的样子,但是看到他们不顾疲惫,反而个个都像是吃了某种药物,而精神焕发一样,在津津有味地听着穿着打扮似当地人样子的几位酒客,坐在哪里像说相声讲故事一般,在聊着貌似让这些不速之客极其感兴趣的话题。
  • 281 2022-02-03
  • 我和俄罗斯姑娘的性爱
  • 我曾经有机会在俄罗斯工作了3年,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可爱的俄罗斯姑娘,名叫娜达莎,是远东大学的学生,娜达莎是个混血,她的祖母是犹太人,祖父是俄罗斯人。 和娜达莎认识真有点戏剧型,,一天我在办公室里接了一个女孩子的电话,说要找维克多(我的俄语名字),我说我就是,我问她是谁,她告诉叫娜达莎,原来当我在街里
  • 854 2022-02-03
  • 奔放激情的藏族姑娘
  • 奔放激情的藏族姑娘我是一名电讯助理,由于工作的原因,我要经常到那曲地区管辖的县区、牧区去维护信号基站,保障信号畅通。大家不知道来没来过西藏,那简直就是纯净的天堂,蓝天、白云、草地、青稞和牛羊。但是时间长了感觉和地狱差不多,吃饭不熟,唿吸困难,有时驱车一两个小时看不到一个人,到处是路,到
  • 357 2022-02-02
  • 密实姑娘系列-女大学生杨莹
  • 作者:不详志豪看见姐姐的双手在她本身身躯上抹动泡沫,并且身子天然的四方迁移转变,杨莹,芳龄廿一,台北XX国立大学安闲女生。在校园里,杨莹经常穿戴一件贴身的短衫,领口又不很高,饱满的半球露出了一小部分,下身则是一件短裙,把两条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走动时屁股轻轻扭着,风味实足。乌亮的
  • 336 2022-02-02
  •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短篇
  • 媒介:谨以此文献给憨厚的故乡,献给美丽的小芳,献给那永远也回不去的时光……黄海之滨,依山傍水,有一个美丽的小村落,这里平易近风憨厚,气候宜人。一座青葱苍茫的小山鹄立于村落之上。每当夏季光降,充分的雨水就会顺山势而下,沿着古的河道,冲刷出一片银色的河滩,如同村姑那一头秀丽的长发,甩(甩,流向未名的远方
  • 424 2022-02-02
  • 山西大同姑娘 完结
  • 【山西大同姑娘】【完】男人需要异性,女人也不例外。然而只有男人才会大胆偷香窃玉,绝大部份的女人就算心里很想得到男人的慰籍,却往往不敢表示出来,只会表现出得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碧婶这个年青寡妇就是这样,当一个年轻的男人进房夜袭她时,她是心知肚明的,却可以假装睡着任人鱼肉。还记得那是多年前的事了
  • 447 2022-02-02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