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48岁老女人擦出的火花

这个48岁的老女人是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负责库存的。昨晚,我加班,8

点多的时候办公室就只剩下我和这个老女人。本来,工作已经完事,我见四下安全

系数颇高,竟鬼使神差地浏览起一些网站上的性感写真,看得正起劲,突然,感觉

身后有人,猛地转头,竟然是她!这个48岁、还有个女儿正在读大学的老女人,

她竟然盯着我的电脑屏幕目不转睛,我一时不知所措,尴尬地急急调转头,脸上发

热。

  「这个好看吗?」老女人竟然发问了,语气显得很平静。

  「嘿嘿,没事随便看看,一般吧。」听着她的语气,我紧张的情绪竟然稍有缓

解。

  「你们年轻男孩是不是都喜欢看这个?」我本以为她会识趣地走开,没想到她

居然接着发问,一点没有将要走开的意思。

  「嘿嘿,好像是吧。」我不知道她到底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应该怎样马上化解

这令我尴尬的局面,讪讪地回了一句。

  接下来,你猜怎么着,她竟然拖来旁边的一张椅子,坐在了我旁边,眼睛还是

紧盯着屏幕上那几乎全裸的女性写真。「身材不错。我年轻的时候和她差不多。」

  我诧异地望向她,她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就像是谈工作一样随

意而轻松,大骇之下,对她的敬意真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哦。」这时的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木讷的一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将话

接下去。

  「唉!现在老了,身材走样了,再漂亮的衣服穿起来也不好看了。」

  「哪有!哪有!你看起来还是很年轻。」说出这句善意的谎言后,我的脸再次

发热,几乎不敢直视她的双眼。

  「你觉得我今天这身衣服漂亮吗?」她是在问我。我鼓起勇气用眼睛迅速扫遍

她全身,她今天上身是一件小红棉袄,下身是一条蓝色紧身牛仔裤,说实在话,她

这种年纪的人,穿成这样也确实需要一定的信心和勇气。

  「很好看!很好看!」其实,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此刻是一位年轻的女孩问我

同样的话,我也许就会脱口而出一句「其实你不穿更好看。」但那一刻,在这个4

8岁的老女人面前,我说话变得异常谨慎,生怕说错了什么似的。

  「呵呵,真的吗?」她笑了,笑得似乎很开心,看来我的谎话说得还是有点水

平的,至少让她相信了,至少我认为她相信了。「我老公以前也这么说我,这些年

不说了。女人一老就没人过问了。」

  看着她脸上上演了忧伤的表情,我心里稍稍一颤,有种想要伸手搂住她肩膀的

冲动,但是我克制住了自己,因为我还没弄清楚一件事:她今天到底什么意思。

  时间突然停在了那一刻,我做了另外一件事,足以让我兴奋不已:她略微低垂

着头,似乎在看着自己的脚尖,而她的小红棉袄上端张开了一个口子,从那里看下

去,里面是一件米色的贴身羊绒衫,而且还可以看到那被撑起的两个地方,似乎在

向我招手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竟让我有种血液直冲脑顶的强烈感受,年纪的反差、环

境的特殊、不确定的态度……这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我差点控制不住自己,抱住

她,这个48岁、尚有些姿色的老女人,将手伸进她的小红棉袄,抓捏抚摸那隆起

的地方。

  我没有动,她也没有动。正在猥亵她的意念被悄悄收起,却不知她是否也正在

意念中猥亵着我。

  「好了,少看一些这样的图片,上火!」她最终抬起了头,说了这么一句。

  我点点头,将电脑关起。一起走出公司,走进电梯,走出大厦,再没有一句交

谈的话,我觉出了一丝暧昧的味道。

  今天上午,需要向一个客户发一批货,我跟着老女人一起来到了库房,负责接

收的人员跟着司机的车还在路上,于是,又剩下我和老女人单独相处了。一路上我

的心里七上八下,乱糟糟的,谈不上对这个48岁的老女人有多大慾望,只是心底

似乎又存有一丝好奇,如果真的和这个老女人发生点什么,会不会获得另外一种非

常态的另类刺激呢,可是我又担心一些不可获知的事情,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了。

  我们来到了库房,没有任何交谈,开始按照清单点货。库房的门被关上后,非

常安静,我几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一种类似即将接受初吻的兴奋感笼上我全身

,我偷看了一眼老女人,她正背对着我,弯着腰,在一个箱子里面翻查着什么,这

样,我便清楚地看见她那被牛仔裤紧紧包裹着、还算浑圆的臀部。

  天那,这一眼竟然让我的下身有了反应。这不可能呀!这怎么可能!每天在街

上会看见那么多年轻美貌的女子,她们拥有更完美的身段,都没有使我像现在这样

莫名兴奋,而此刻,我简直不能理解自己的这股冲动。

  「别错过机会。」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我什么。是呀,不管怎么样,她

前天晚上的那些举动,应该也是在暗示我什么,我怎么能够这么不开窍,这么不解

风情呢。于是,我嚥了嚥口水,清了清喉咙,「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你的身材保

持的真不错。」

  天那!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这样的场合,面对一个48岁的老女人,说

出了这样的话。我怔怔地望着她的后背,发现她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转过

身,也没有说话。我开始觉得有些紧张起来,我开始为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感到后

悔,我想要再说些什么,将刚才那句话掩饰成一句玩笑话、或是一句恭维话,只要

她别理解成我是在调戏她、或是是在暗示试探她就好。

  我正欲张口。「呵呵,好久没有听人这么夸我了。」她立起身子,转过头来,

脸上带着一种神秘莫测的笑容看着我,我心里顿时没了底。

  「呵呵,我说的是实话,真的不错,不知道你是怎么保养的。」这句话说出口

,我似乎觉得轻松了一些,因为这句话的暧昧成分少了很多,也可以说是一句近似

恭维的话。

  「哎,没怎么刻意去保养什么,都一把年纪了,还保养那么好给谁看呀,又不

是小姑娘,呵呵。」她似乎完全相信我说的是真心话,自己竟开始上下打量起自己

的身体,伴随着轻微的扭动。

  「你以前学过跳舞的吧。」我猜测着又问了一句,因为看着她慢慢进入了自恋

的状态。「嗯?!你怎么知道的,我年轻的时候还真学过跳舞,好几年呢,结婚后

就没跳了。」

  「呵呵,我随便猜的。」

  「眼光很准。」这次,她笑得似乎更开心了,脸上堆出了一朵花。

  「你这牛仔裤买的很合身。」又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思维

竟然是跳跃式的,有一搭没一搭的。

  「哦,是吗,呵呵,还行吧,有点紧,两年前买的,现在人胖了些。」她竟然

也很能配合住我的话题,将一条腿脚尖着地稍稍曲折起来,自我审视着。

  「很有味道。」这句话几乎是我脱口而出的,可能是习惯了这么评价女孩,今

天竟用到了她身上。

  「哦?你喜欢?」她直视着我的双眼,问得很火辣。我再次嚥了嚥口水,费力

地点点头。

  「改天我们一起吃顿饭吧,聊聊天。」向来这样的话都是我主动说出来,今天

竟然被一个女人首先提出来,我突然有些支吾,不过,最后我还是给了肯定的答覆

。择日不如撞日,吃饭时间就定在了今晚7:00。

  今晚和老女人的一顿晚餐是在北三环附近吃的,一切是按照我预料的节奏进行

着,晚餐过后,我问老女人是否急着回家,她看了看时间,8:10,说并不着急

  于是,我告诉老女人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问她有没有兴趣去坐坐。她说反正

明天是週末,不用按时上班(PS:明天她需要加班),去坐坐也无妨。

  于是,我和老女人打了一辆车,直奔我租住在北太平庄附近的房屋。是一个一

居室,在五层。老女人走进房屋后,先是四处打量了一番,问道:「你这房子一个

人住?」

  「是呀。」

  「多少钱一个月呀。」

  「1600」

  「哦,这边的房价还不便宜。」

  「是呀,北三环附近的房子是这价。」

  我所在的小区昨天就来了暖气,屋内要比外面暖和很多,我除去了自己的外套

,老女人也跟着除去了自己的红棉袄,里面还是那晚我看见的米色贴身羊绒衫,下

身也还是那条紧身牛仔裤。

  这时,我的唿吸又开始加重,我知道那是因为我私下有了些想法。

  「你喝水吗?」

  「嗯。」

  我取出两只颇具个性的玻璃茶杯,加入了刚从吴裕泰买来的莲峰翠芽,并用8

0度水沖沏开了,端到她面前,递给她。

  「很好看的茶杯。」显然,她会提到这个茶杯,是我意料之中的,没有别的意

思,只是为了小小表露一下自己的品味。

  「呵呵,从茶具批发市场淘来的,我很喜欢。」

  「嗯,真的挺不错,有眼光!」这似乎是她今天第二次夸我有眼光,我微微笑

了笑,浅嘬了一口茶,她也端起茶杯浅嘬了一口。

  「很醇香。」

  「是新茶。」

  这时,身体已经整个暖和了,气氛也逐渐融洽了,我寻思着下一步的试探。

  「你在家上网吗?」问出这句话是有我的主意的。

  「我家里没上网,我平时也很少上网,那是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喜欢的玩意儿

。」

  「呵呵,我回到家没事就喜欢上上网。」我装似无意地看看她,又喝了一口茶

  「呵呵,你在家不会也看那些吧。」看见没,现在你该明白我问那句话的意思

了吧,她果然提起了前晚单位加班发生的事情,一切慢慢进入我所需要的流程。

  「呵呵,有时候吧,我没有固定的女友,看看那个能解决一些问题。」我说的

既含煳又明白,相信以她的经歷应该很容易理解。

  「呵呵,坏小子,那种事做多了不好。」我不确定她所指的「那种事」究竟说

的是「自慰」还是「性交」,我只能估计应该是指「自慰」。

  「呵呵,男人是这样的,我也没办法。」我装似无奈地笑笑摇头,又端起杯子

喝了一口。

  「真没看出来,你慾望还很强。平时在单位看你还是挺文静的。」我晕!

  「慾望」两个字都出来了,看来快进入主题了。「呵呵!一般吧。正常需求,

正常需求。」这时,我倒真想自己脸红一下,让她觉得我还很单纯,让她可以更大

胆更主动一些,可是偏偏没有脸红,人就是这么奇怪。

  「你晚上一个人睡这么大一张床?」她注意到了我的那张大床。

  「嗯,我喜欢睡大一点的床,舒服一些,可以随便滚来滚去。」

  其实,我准备了大床是另有目的的,只是我应该装的单纯一些。她突然将杯子

放到了桌子上,起身走到了我的床边,坐到了床沿上,还上下摇晃了几下,似乎在

感受床上席梦思的弹性。

  我还等什么?我也随即起身,走到了她身边,挨着坐下。其实,我的这些动作

已经寓意很明显了,相信她也知道我的一些想法。我看着她的眼睛,她也看向了我

,距离只有10公分。

  此刻,我知道我该做什么了,如果还搞铺垫的话,那我就真成了嫩头青了。

  我直接将右手搭在了她的腰上,她先是一怔,眼睛向下看了看我的手,又将目

光转向我的眼睛。我的嘴唇慢慢靠向她的脖子,她没有任何躲闪,我亲了上去。

  顺着脖子,我的嘴唇向上到达了她的耳垂,又到达了她的脸颊,最后落在了她

的双唇上。舌头搅动在一起,我感受到她的一些激情,她的右手此时也落在了我的

腰部,床上传来「吱!」的一声,那是席梦思弹簧受力不均发出的声响。

  说实话,和这样一个老女人接吻不是我的初衷,只是进入性爱白热化的一个必

经过程,我瞭解这一点,所以我这么做了。舌头的搅动没有给我带来性的刺激,我

只是尽量不要看那张脸,那张已被几条皱纹爬满的脸,尽管不是很明显,在淡妆的

掩盖下,但是在这么近距离的情况下,一切还是很明瞭的。我知道怎样才能使自己

获得快感,那就是赶紧用手去抓捏那隆起的胸部,属于老女人的胸部。

  注意了,我这里用的词是「抓捏」,知道为什么不用「抚摸」吗,抚摸是针对

娇嫩的胸部,对于在我想像中已经疲软而有些下垂的陈年胸部,最好只用抓捏,既

可以满足自己的兽慾,又才能真正让这个老女人有快感,抚摸的力度已经不能够刺

激到这个老女人的神经底根了。

  于是,在我大脑的支配下,我的右手从她腰部挪到她的胸部上,当然,此时还

是隔着那件米色羊绒衫,却没有阻挡我的兴奋感。知道吗,我抓到了,一个48岁

老女人的左胸,一处前晚我偷窥过的位置,此刻尽在我手掌之中,我使用了关节的

力量,指挥五指开始侵犯,横捏一下,竖捏一下,就像是在挤奶一样。

  突然,她整个身子扑在了我身上,双手环抱住我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了我的左

肩上。我此刻听到了她沈重的喘息声。我脸上微微一笑,不用照镜子,我就知道自

己一定笑得很奸诈,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和征服感悄悄写在了我脸上,印入了我心里

  看来,今天也不会出什么意外了,我的信心突然膨胀开来,手上的力度更是加

大了一些。她的胸罩有一定的硬度,我感知到了,不过只要用点力,还是能够触及

到里面柔软的实物,我开始用大拇指探索那顶峰的一点,那是所有刺激神经的归结

源泉,我摁住了,大拇指开始施压、放开、施压、放开,老女人的左胸部在我大拇

指的指压下,一起一伏,一起一伏,她此刻的唿吸也是这样,却显得更急促一些。

  这还远远不够,我大拇指上的动作做了调整,指尖沿水平方向上下抠动那一点

,这样来的刺激远远大于垂直方向的指压,老女人竟将整个左胸主动出击,拼命地

挤压我的右手,令我猝不及防。

  隔着衣服的侵犯看似很无聊,其实,倒是能够满足某个层面的需求。性快感是

具备层次的,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其作用,活塞式的抽动只是其中很肤浅的一环

,这也是我为什么坚持不嫖娼的原因,我需要的是一种有节奏、有层次、有征服感

的性快感,所以,每个环节我都不能马虎。

  接下来,我知道不能再游弋在外了,老女人的胸部需要更真实的体验,我的右

手时常充当先锋,今天也没有例外。

  放开了老女人的胸部,我将嘴唇贴在了老女人的后颈上,用我的鼻息去触动她

的髮梢,手却已经从腰部位置钻进了她的衣服,我摸到了里面的衬衣,是札在皮带

里面的,我轻轻将其衬衣的下摆从皮带下抽出,这样,我的手就触到了她腰上的肌

肤。很温暖,只是有些赘肉,皮肤有些松弛。

  不管了,反正我右手的目的地不是这里,而是向上向上再向上,于是,我从里

面摸到了她的胸罩,果然是有些硬硬的那种。这时候,我有两种选择,一是手从胸

罩下方硬挤进去,探索那柔软的事物;二是将胸罩从背后解开,再用手整个擒获。

我选择了第二种。

  现在,我的右手就放在了老女人的左边乳房上面,动作先是平缓,然后激烈,

用手,我大概知道了老女人乳房的大小和软硬程度。适中大小,一只手能够握全,

软硬不均,有些许硬块,温度适中,不及我手心的温度,手感不是很好,却足以满

足我的好奇心,毕竟她今年48岁。这时,你知道我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吗,我这

时最想看看老女人的表情,当我双手握住她双乳时的表情。所以,我将老女人放平

在了床上。

  48岁的老女人躺在我的大床上,闭着眼睛,显得那么温顺,这和她的年纪形

成了一定的反差,不在别的,因为坐在她面前的是我,一个和她年纪相差甚远的男

人,而这个年轻的男人即将对这个老女人进行侵犯,当然,是取得了获许证的合理

性侵犯。

  我没有立即动手,我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起伏不定的胸部,我开始联想工作

中她的样子,我要将她的定位设定的更为不和谐,从而形成更大的反差,让自己获

取更大的性冲动。差不多了。我俯低身子,将两只手同时深入她上衣里面,从下往

上,直达她的双乳,狠狠地同时抓住,再一用力,上身衣服突出地更厉害了,老女

人似乎有点疼痛,眉头微微一皱,鼻子轻轻「哼」了一声,眼睛却始终没有张开,

我嘴角牵出了一丝不为察觉的笑意。

  整个过程,我没有将她的上衣掀起,就是说,我没有看她的双乳,有时候我觉

得,没看见的时候会更能激发人的联想,就像现在,我的双手一边肆意揉捏着那对

即将枯萎的乳房,一边欣赏着老女人那略带享受的表情,一切唾手可得,却又欲擒

故纵。好了,那对乳房我已经用手感受彻底了,我的目标转向了她的下身,我慢慢

将双手收回,直起了身子,眼光落在了老女人的下身,尽管看到的只是牛仔裤被勾

勒出的形状,却给我带来了深深的触动。

  她确实胖了,牛仔裤也确实太紧了,躺平后她的下身被牛仔裤深深嵌入,这种

景象实在是很诱惑,我竟有些发呆。突然,我有了一种噁心的想法,竟然想去闻一

闻她下面的气息,当然是隔着牛仔裤,不然我想我也不会去闻。我将屁股往后挪了

挪,这样我就可以俯下身将鼻子凑近她那里,将鼻尖顶在那条可见的微隙上,轻轻

一闻。是种混合的气息,有牛仔裤布料的气味,有一些潮湿的气味,竟然还有股酸

酸的气味,看来也不是很好闻,我将鼻子悄悄收回,重新直起身子。

  「翻过身去吧。」我告诉她让她爬在床上,这样我就可以touch一下那被

我偷窥过的屁股。她照做了。老女人的屁股在牛仔裤的包裹下,由于又是趴式,显

得还是很有型的,毕竟是个女人,有脂肪包裹。

  我审视了一下她的屁股,还是左手顺着大腿摸了上去,那儿是柔软的,是温暖

的。又过了一分钟,我开始想知道老女人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和样式的内裤了,我

真的很想见识一下,看看和年轻女孩有什么不同。我再次将她的身子翻正,这次她

睁开了眼睛,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直接开始解她的腰带,她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似是想要阻止

我的这一动作,我还是没加理会,腰带最终被我解除,打开扣子,拉开拉链,将牛

仔裤褪了下来,里面还有一条肉色秋裤,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起往下拉,露出了底

裤。居然是黑色的。

  乍一看,是黑色底裤,顿时使我联想起「黑寡妇」这个词,使我不自觉将「性

慾旺盛,控制欲强」和这个老女人附加在一起。作为我本人来讲,我不是很喜欢女

人穿黑色的底裤,我更喜欢女人穿白色的,而且最好是那种略带透明效果的,质地

要稍微厚点,我对于布料不熟通,棉质的应该手感好一些。

  略带透明效果的白色底裤会欲盖弥彰地凸显内在的黑色,只是那么不很明显的

一点点,却有种雾中看花的效果,那点黑色足以撩拨起男人的性慾,这也是我不喜

欢白虎女人的原因(男人年轻的时候喜欢完美的、看起来干净的;男人成熟后偏向

于喜欢一些有各式「缺陷」的、更具层次感的)。

  老女人一直盯着我的眼睛,我能感觉到。她见我始终望着她的下半身,却没有

任何动作,她似乎有些纳闷,不知道我下一步会做些什么。那么,作为我来讲,正

在思想斗争,到底要不要将这条底裤彻底除去,彻底瞻仰一下。

  知道我在担心什么吗,我担心会看到一些令我不愉快的画面,那些撩拨起我性

慾的想像会在瞬间瓦解掉,如果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有些事不是我的大脑能够

主控的,毕竟我已经过了那段青涩岁月,那段看见女人乳房就会射的阶段,我的二

是越来越有自己的个性,不合口味的一定不举。

  老女人毕竟是见过世面的,48年的漫长岁月也不是白活的,她看出了我的一

些迟疑,她坐起了身子,将我拉进了她的怀抱里,「来,让我抱抱。」将左脸帖在

了老女人的胸前,我感觉到柔软,感觉到温暖,一种不同于性慾的情愫悄悄漫起,

覆盖住我整个的神经,我突然觉得这种感觉也很好,我也突然觉得自己的灵魂得到

了昇华,我居然能够让这种感觉抑制住自己的性慾,天那!

  我也能达到这种层次,也能有这种境界,我开始觉得柳下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坐怀不乱不一定就是性德高尚,太多其他的原因了。

  「我们不要这么快了,其实我也没想好,我们这么做是不太好。」也不知道这

是不是老女人的真心话,我用鼻息「嗯」了一声。「我要回去了,不能太晚了。

  明天我还要去单位,有批货要发。「老女人看了看时间。」我知道。「我将身

子慢慢收回,再次和老女人四目相视。」我……「我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我也不知

道应该怎么说才能恰到好处,毕竟坐在我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无论人生经歷、阅歷

、分辨能力,都要胜我很多倍,我的任何一句虚假的话,都可能被她识破,从而可

能断送掉这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别样情。

  「我走了。」老女人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外套也已经穿上。

  「我送你。」

  「不用了,我知道怎么走。」我本以为老女人会在走之前再叮嘱我一些话,比

如「千万别跟别人说这事」、「以后在单位要注意一点言语」、「和同事吃饭别说

漏了嘴」等诸如此类的。谁知,老女人什么话也没有再说,出门后也没再回头看一

眼,只见她再次用手整理了自己的衣领。

  最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是一时的满足重要,还是理智的生活更重要。我得

出了一个答案:理智的生活偶尔也需要冲动来填补。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可能

会对我今后的生活带来深远影响的决定:和这个老女人发展下去。

  其实我也知道,老女人此刻也一样很矛盾,长年被规律化了的平淡生活,真的

快淡出个鸟来了;可激情地疯狂后,又会有怎样意料不到的后果?是否值得尝试和

背叛。所以,才有了我週六也跑去了单位的事实。

  我将老女人一个人堵在了库房。将门关合好后,我走向老女人,直接来了个熊

抱,老女人没有任何挣扎,反而将身子放松了,能够尽量贴紧我的怀抱。半分钟后

,我的唿吸加快了,我猛地将老女人翻转身去,背对着我,她的双手撑在了身后的

箱子上,我从后面再次抱住老女人,下身开始扭动、摩擦……

  老女人明显知道我这是在做什么,她还是很顺从,似乎一点也没担心会有人看

见。

  「我要你。」我喘着粗气,嘴里冒出了这么一句。

  「嗯?!」老女人这次倒有些意外,她可能没预料到我会在此刻说出这样的话

。我见她再没有其他反应,开始动手脱她的裤子,老女人却抓住了我的手,「很冷

!」

  我还真没想到老女人此刻担心的不是其他的,而是个很实际的问题---「天

冷」。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现在就要你。」我的声音几乎是低吼出来的,甩开老女

人的手,我以极快的速度解开了老女人的腰带,再顺势将她的外裤和内裤一起扒下

,只在瞬间,她的雪白皮肤上激起了无数鸡皮疙瘩,我看得清清楚楚。

  这种天气,这种环境下,做那事确实不是很理智。理智在那一刻已经不再属于

我了,我的二哥已经全面掌控一切。

  冲动归冲动,最起码的常识我还没有忘记---由于这次缺乏了前奏,外部环

境也不和谐,老女人应该还没准备好,我摊开自己的右手,一口唾液吐在手掌中央

,四指弯曲沾上些唾液,经过简单的润滑后,双手扶提着老女人的腰部,往前慢慢

一挺,去一点,再一挺,多一点,最后一,全部纳入。

  老女人发出一声闷哼,双腿打颤,数秒方歇。没想到,这更加刺激到了我的慾

望,我要奋力突进,非得她欲死欲活,誓不能罢休。这次互博持续了一刻钟左右,

到了那最后一刻,我的双腿也不禁战慄不已,浑身的抖动将完全性感受演绎到了极

致,我也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全新感受。

  背乎了情理、道义,逆乎了环境、处境,一切不合时宜的因素却将兴奋感推向

了顶端。此时,我没有再觉得冷,老女人似乎也忘记了尚且暴露在外的臀部。

  「我没带纸。」

  「我包里有。」

  老女人指向自己的皮包。我将一包纸巾从包里取出,抽出一张自我擦拭完毕,

提起裤子。再抽出一张纸巾,帮助老女人清理,清理地很小心、很仔细,这个过程

中,老女人似乎还延续着舒服的感受,姿势不曾有一点改变。

  凡事一旦开头就注定了结果。一个人躺在床上,我开始反思选择的对错。前半

生,很多时候都会因为一些「错误」的决定懊悔不已,总会时不时发出「如果…就

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等诸如此类的感叹。其实,我也很清楚,任何一份不该有的

奢侈的幸福,都会在将来对应上多倍的痛苦。只是,作为一个很庸俗的普通人,我

往往也只注重眼前得失。

  今晚,接到了老女人的电话,她一个人在外面散步,就拨通了我的手机。通话

的具体内容我不想记录,大概意思是说,她想起了我,她有些想我,她很想我。电

话中,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某种情愫被唤醒了,她渴望一种能将其焚烧的激情,她的

热情远超出我的预料。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只是漫长生活中的一剂调味,没有结果,也不会让其有

结果。其实,老女人也很清楚这一点,只是大家都同时选择了「装傻」,都选择了

「幸福透支」。

  有人可能会问,两人发展到了这种关系,在工作中还怎么相处,岂不尴尬。实

则多虑了,对于我来说可能还有些拘束,对于她,我真的没看出一点点躲闪和别扭

,她的表情和言语传达给我的信息是,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于是,我也安然自若

了。

------------------------------------

  另外,还有一点,老女人和年轻女人的最大区别,一些善后的事情你完全可以

不用操心,她也不需要你操心,一切似乎都显得那么轻松。

  突然,我又想到了另外一层,我知道一切都不会这么结束,发展出了这种关系

,尽管有我的推波助澜,可始作俑者,始终还是她,这个年满48岁的老女人。所

以,我开始有了一些担忧,到底谁更主动,到底谁在暗地操纵着这些情节的发生,

我自以为是的自信,是不是正被她无情地嘲笑着,我会不会成为被她牵动着的玩偶

,而我,却不自知。

  而后,我又笑了,笑自己实在多虑了,干嘛要将一件很简单、很直接的事情,

冠上那么多所谓的「暗情」呢。只要找到了感觉,满足了当下的慾望,又带给了某

个人「性福」,就可以了,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分道扬镳,「每个人都有秘密」,是

这么说的吧,我这么宽慰自己。

  在电话将要结束的时候,老女人邀请我去她家玩,我有些吃惊,她却说没事。

时间定在了明晚,去她家吃晚饭。我一时间竟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本来,去老女人家吃晚饭是发生了一点故事的,我突然就不想再记录下来了。

都是那些事情,再怎么描绘,还是那些事情,那些千古不变的事情。

  我是很孤陋寡闻的,最近写了些偏激的文章(有些针对了女性),引起了很多

看客的牴触和不满,甚至讥讽和谩骂,我没有回应和回復。不过,所有回帖我都是

仔细看过的。

  有夸我「文笔」好的,我想说,我是学理科的,读书时,语文作文经常不及格

。有人说我「无耻、下流」,不是男人,我想说,那些文章只是赚了些眼球(这是

实话),并不代表我的真实想法,言行不一致是我的惯病,当然,我也不需要解释

这些。

好市民达人勋章申请中

请大家帮忙按下面键连

之后帮忙按爱心

谢谢大家

B4
B5
B6
  • 我和身边的那些女人们 1-6 (2/2)
  • (5——我和身边的那些女人们)************************************退伍回来后,其实是迷茫了一阵子的,跟社会脱节两年,适应了部队规律严谨的生活,突然回到花花世界真有种看不尽的感觉,虽说因爲有指导员老婆在在生理方面是非常愉悦的,但是毕竟还是少了很多多姿多彩,
  • 825 01月29日
  • 我和人迷姦我老婆
  • 所谓「汉堡包」,可能大家看过A片的人都知道,就是两个男人一起干一个女人:一个肛门,一个阴道。我和我的女友最爱的就是这种造型了,可是一直以来都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真正的得以实施。其中有我女友的原因,她很害怕别的男人和我一起干她,每次我提到这里她都会说:「你变态啊?」不过我还是和她经常玩玩汉堡包的造型
  • 1396 01月21日
  • 我和我老婆的性爱记录(1-15) (2/5)
  • (九)公园、真空、老婆、##、我(下)我们三个只能失望的往回走,本来还想跟小丹来个第一次的打野战,可是却没有地方,实在太遗憾了。回到宿舍楼梯,我突然抓住小丹的裙子往下拉,让小丹赤裸的屁股暴露在明洁面前,小丹「啊」了一声,赶忙拉上裙子,追打过来。回到宿舍关上门,打开风扇,我们三一起坐在了坐在
  • 2603 2022-12-31
  • 我和妈妈真实的乱伦
  • 那是我15岁那年发生的事情,那时我高一,正好寒假,妈妈到上海出差,就带上我,当时还很少住宾馆,都是招待所,一天我们去一个亲戚家玩,晚上喫完饭晚了,就睡在那里了。那时上海都是旧房子,叫什么石库门,就是有阁楼的,房子很小,我和妈妈就被安排在阁楼上。只有一张床,而且我们不习惯没有暖气的鼕天,感觉很冷,所
  • 13423 2022-11-30
  • 我和妹妹的错爱
  • 有一个秘密憋在我心里好久了,一直没有勇气​​说出来。现在把它写出来,给大家分享。我的名字叫张伟,记得那是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吧,我操了我的堂妹,后来大学时又操了我的表姐。在初一的时候我就学会了手淫,那时候在睡觉前看跟同学接一些情色小说,看完就撸一管,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睡去。初二的时候和同班小丽
  • 5445 2022-11-18
  • 十八岁的我和二十八岁的女按摩师
  • 我叫阿峰,今年十八岁,由于家境不好,中学毕业后来到大城市打工。在一家健身房里打杂,薪水很低,但是有免费的地方可以睡,省下不少钱。健身房不远有一个洗浴中心,我洗澡的问题就在那里解决,早就听说过里面有女按摩师为男性客人按摩,从未接触过异性的我,决定花点钱去体会下异性的温柔。洗完澡出来,休息厅只有一味女
  • 3288 2022-11-12
  • 我和大姨姐真实的一夜床战
  • 我承认比较好色,喜欢玩女人,网上聊了三四十个都上床了,但我从没想过和我老婆的姐姐会上床。我大姨姐36岁,是个很能干,要强的女人,比我老婆长得漂亮,个子也高,只是和她老公好像关系不太好,闹过几次离婚。那是去年夏天,她家电脑出问题要我去做系统,我去了后她刚好有事出去,我一个人在家做系统。晚上很晚了她喝
  • 9522 2022-10-07
  • 我和老婆的性爱新发展
  • (1)首次交换,严格说应是老婆看我3P2014年6月13日,晚上大约10点多,我第一次当着老婆的面操了别的女人,而且是无套内射。之前还为这女的舔了逼逼,女的皮肤挺白的,稍微有点儿胖,奶子稍微有点儿小,但不下垂还不错。但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就操,而且女的性趣太大,叫床和动作都好激烈,有些不适应,射的有点
  • 4102 2022-10-06
  • 我和好友的老公偷偷的
  • 晴朗的週末,爱睡懒觉的我一直到中午才起来,来到客厅,才看到老公给我留的条子,原来公司突然有事,他过去加班解决去了,让我自己弄吃的。真没办法,我自己简单弄了些吃的,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真的好没意思。对了,不如去逛街好了,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衣服。想到这里,我立刻找了一身性感的衣服,一件紧身的深V字领
  • 9332 2022-09-20
  • 《我和公司高管老婆的办公室情缘》
  • 《我和公司高管老婆的办公室情缘》正文我和公司高管老婆的办公室情缘(01-03)  作者:eeee  字数:78  (一)  她,虽然不漂亮,但身形娇小,身材火爆,喜欢跟我们打打闹闹。刚来公司  看她第一眼就觉得我们之间可能会发生点什么。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对她的瞭解也慢慢的增多了,由于我们
  • 3825 2022-09-09
  • 我和俏护士
  • 头有点痛,医生安排我入医院做检查。医院安排我一个人住在一个小房,清清静静,特然间有位少女进入我的房子,那少女坐着为我探热。望真些她穿着了浅蓝色的女护士服,她飘逸的长髮结起一条马尾,样貌标志可人,清纯可爱,形像很乖乖女,还有她充满一份稚气,她带着一副无框深紫色金丝眼镜,加上大小适中白色的护士帽,增加
  • 2446 2022-09-09
  • 我和女医生的性事
  • 办公室同事工作时候突然胃病发作,被送进公司附近通济医院。经医院检查需要动手术,由于同事是来自重庆,上海没有家人,所以,大家决定轮流陪夜,作为领导的我,当然,义不容辞第一陪夜。差不多下班后,我开车去到通济医院。停好车,在医院边上匆匆吃了碗面,赶去医院病房,在电梯里遇到了一位身姿丰腴的女医生,看岁数有
  • 4602 2022-08-25
  • 我和妞妞的情慾暑假
  •   我可以说是看着妞妞长大的,记得我搬来这个透天住宅社区,妞妞的家就在我的房子隔壁,那时她才三,四岁吧!我跟我太太生了两个儿子,我一直希望她再生一个女儿,无奈她的身体不太好,我也不好意思再叫她冒险再生一个孩子所以有时看到妞妞时我都会抱她起来逗逗她,妞妞的妈有一付好肤色,我在抱妞妞时也会跟她妈妈说:
  • 3836 2022-08-22
  • 我和国三女生的一段情
  • 她,是栖身在我家邻近某所国中的女学生,也是刚搬来不久的邻人,住我家楼上,也就是最顶楼。最近几年来小孩子成长发育愈来愈好,才国三的她就已亭亭玉立。长髮的她,老是绑着马尾,让人清楚地观察她喷鼻白的颈子。每次薄暮我回抵家,老是观察她坐在楼梯口邻近,我又清楚她又忘了带钥匙了。我望着她问道:「怙恃不在家吗?
  • 2913 2022-08-16
  • 我和我的两个野蛮女人
  • 一开始当然是带她先熟悉一下环境,顺便随口聊一聊,在言谈中发现她的个性其实蛮随和的,很容易聊的开,也知道了她的名字,为了方便起见,在此就叫她小绫吧,经过了一番简单的介绍之后,我就带她正式开始作业啦。过了几天之后,有一天午休大伙都外出吃饭去了,整间公司就剩下我跟小绫两个人,当然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啦,随
  • 2866 2022-08-05
  • 我和师娘雷雨中的孽缘
  • 「啊……啊……」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划破雁荡山区的夜空,紧接着是叱喝声,刀剑碰击声。雁荡山畔下,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白日山庄,此时,正受到无数来歷不明,武艺高强的黑衣蒙面人的突然袭击,猝不及防下,死伤惨重,到处都是死相可怕的尸体。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各式各样,千奇百怪噁心的死相也出现,断头的,腰斩的
  • 5790 2022-07-20
  • 我和出租少妇的一段往事
  • 我家离县实验小学和县一中很近房子五层,两层用来出租。之前租的都是学生高一到高三那样的小孩子长的漂亮也没什么性趣,而且后遗症多。后来一中搬走了呵呵,就只有小学了,许多乡下有钱人把孩子寄在县实验小学读书。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吃睡在一起。男主人多半在外打拼挣钱养家,一年到头也难得回来几次,多半过年回
  • 4801 2022-07-06
  • 我和几个女警的遭遇
  • 我和几个女警的遭遇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五年过去了,公司发生了很大变化,我的生活也随之改变了很多。公司被另一家大公司收购,原雇员被全体并入那家大公司,我的业务也改换跑道,开始涉足外贸领域。当了一阵助理之后很快就独来独往,在大陆和北美之间来回地飞,几乎每个月都要进出一次海关,登机安检早已成
  • 4079 2022-06-27
  • 我和无心机的学妹
  • 上次去学妹家,才过没几天学妹又打电话找我了,她告诉我她姐姐跟男朋友去跨年了,家里留她一个人觉得很孤单,她又不想跟其他同学去人挤人的地方,而且她才大一又住外面跟同系的同学还没混熟,于是就想到我这个当宅男的学长。「学长!那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呀?陪人家跨年好不好嘛!」「呃~~~~~~学妹!这个……」「就
  • 3794 2022-06-26
  • 我和一个离婚的女同事上床
  • 那时我上班已经好几年了,一般是和一个离我家很近的大姐一起走,我们在一个单位,大姐身材高窕,苗条而不失风韵,容貌端庄,美艳而不失清秀,肌肤润白,华美而不失细腻,双乳丰满,性感而不失清醇,双腿修长,纤美而不失韵味,尤其那双美足,玲珑剔透,脂白雪嫩,只想捧于双手间仔细把玩。可惜,那都是心中所想,最多言语
  • 5949 2022-06-20
  • 我和情人
  • 我的情人阿玲原是一个坐檯的小姐,我第一次认识她,是在深圳的一家卡拉OK厅里。记得那是96年的8月份,我的一个好朋友从外地回来,晚上我们一起去歌厅玩。那天晚上小姐不是很多,我们让妈咪带了几个小姐,我们也没有满意的,最后,妈咪又带来了两个小姐,我乍一看觉得没有感觉,便挥了挥手打算让她们出去。但
  • 1348 2022-05-20
  • 我和妻子在迪厅
  • 七月的春城开昆明没有北方的燥热,依旧是那么凉爽,对于过惯了夜生活和喜欢轻松休闲生活的人们来说,昆明是一个充满休闲和激情的城市,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看到一群群和我一样的年轻人在街头晃来晃去。我出生在昆明,老家在北方,毕业于昆明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我的妻子和我是同学,我们上学的时候并不认识而是在毕
  • 2757 2022-04-11
  • 我和林姐
  • 光阴如是,岁月如梭,就在我还整天满脑子想着上网的时候,毕业了!我的女朋友——我还是不敢相信,一个和我同居了2年的女人,当初的信誓旦旦也随着各奔东西而一去不返了,从毕业分手到现在,没有再见过一次,就连像样的电话到现在也没有几个,看来是真正的分别了!还记得她转身离去时的样子,可能我们两个当时谁
  • 3543 2022-03-30
  • 那一夜我和女友的同学开房间了
  • 真是无巧不成书!那天和女友吵架,大吵,绝对是她不对。我一气之下就「离家出走」了,走在大街上,我倒迷茫了,我该去哪?我刚毕业,上宾馆太贵了,想想自己太冲动了,都这么大了,还玩「离家出走」,现在回去了,面子往哪摆?最后没办法绝定去网吧通宵。为了革命彻底,我关了手机,专心打CS。可真正是无巧不
  • 4115 2022-03-01
  • 我和一个48岁老女人擦出的火花
  • 这个48岁的老女人是我们公司的一位同事,负责库存的。昨晚,我加班,8点多的时候办公室就只剩下我和这个老女人。本来,工作已经完事,我见四下安全系数颇高,竟鬼使神差地浏览起一些网站上的性感写真,看得正起劲,突然,感觉身后有人,猛地转头,竟然是她!这个48岁、还有个女儿正在读大学的老女人,她竟然盯着我的
  • 5935 2022-02-14
  • 我和晶晶的故事
  • 第一次和晶晶愉情是在大二下半学期刚开学没有多久的事情。晶晶是女朋友妍妍的好朋友,是同班同学。有一次妍妍喝醉了,我和她一起送妍妍回去。由于我们在学校外,离宿捨还比较远,所以晶晶提议晚上就送到她在学校外租的地方去睡一晚。晶晶大二上半学期就嫌宿捨太闹,在外面租了房子。有时候在宿捨住,有时候到外面住。我一
  • 1736 2022-02-13
  • 我和老公真实性爱经历- (十二)快乐无限激情持续绽放
  • 迷迷煳煳中我在一阵呻吟声中醒过来,睁开眼睛看一下天已经很亮了,估计应该差不多快要中午了。 我的身体躺在床的一边,另一边,克文的老婆正趴在老公的身上屁股高高地翘着,克文正跪在后面用力地挺动。 看到我醒了过来,克文拔出阴茎过来抱住我亲吻,亲了一会向下趴在我双腿间,含住我的阴唇用力吸吮起
  • 2442 2022-02-05
  • 我和老公真实性爱经历- (十一)激情群交夫妻交换狂欢
  • 转眼又到春节了,这两个月里,我每隔两个星期就与老公和克文一起做爱一次。两个星期中间老公去克文家时我就和狗交配,平时老公在家有时我也会在老公面前和狗做爱。现在我可以放心尽情地和狗交配了,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担心被老公发现,自己偷偷摸摸地和狗做爱。日子也过得更加开心起来! 和往年一样,三十到初五
  • 3228 2022-02-05
  • 我和老公真实性爱经历- (十)狮王登基公然纳妻交欢
  • 几个月过去了,转眼又到春节了,自从老公和克文老婆也发生性关系后,时间上只好做了一些调整。 因为我们都有工作,所以平常时间在一起做爱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每次都是选择在周末进行,再说我们也担心老公他们太疲劳。以前每个周末克文都到我们家里,现在有了克文的老婆,只能是两家每个星期轮流进行。基本上
  • 1390 2022-02-05
  • 我和老公真实性爱经历- (九)人狗情怀沉迷交配激情
  • 日子一天天在快乐中行进着,我每天都沉浸在幸福和快乐之中,只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半年多过去了,我的幸福一直在延续着。克文没有特别的事情几乎每个星期都和我们相聚一次,每次我们都会尽情地做爱,享受着老公和克文带给我的激情。我们几乎玩过了所有的花样。 老公和克文也极尽所能地给我更多的激
  • 2473 2022-02-05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