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姦双胞胎

宫本看过很多艷舞女郎,其中也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尤物,但像眼前这个叫香织的这么美这么媚,这么令他心痒难耐地勃起的,却是头一遭。

何况,他还知道她真实的身份……白鸟香织,21岁,警大资优毕业生,越级读完警大所有课程,提前毕业分发,

波浪般乌黑长发,

身高171cm,皮肤雪白光滑鲜嫩,

三围是34C,23,35,

五官容貌艷丽,因为祖母是英国人,所以香织有四分之一英国血统。

一双浑圆结实修长匀称的雪白美腿,九头身长腿美女一个。

冷艷娇媚,妩媚动人中带着高傲。

香织因为实在太美太媚,加上又是新人,所以被派来黑龙会卧底,色诱以好色闻名的淫魔——黑龙会会长宫本。

宫本堂,一个60岁的老头,秃头,虽已60岁了,但相貌凶狠,令人害怕。

这是宫本的豪宅大厅,在场还有他的保镖–阿龙阿虎,阿龙,33岁,光头黑人,高大粗壮有如铁塔,满脸横肉,很兇暴狰狞的模样。

阿虎,30岁刀疤壮汉,中等个子,却很精壮。

3个人都用淫邪猥琐的眼神盯着香织。

香织上身穿着贴身的宝蓝色小可爱,露出销魂的肚脐和雪白诱人,纤细柔美的水蛇般腰肢,从暴露雪白诱人乳沟的小可上,可以清楚看到胸前蓓蕾明显激凸的诱人形状,表示小可爱里面没穿任何内衣,下身穿着露出诱人股沟,而且短得不能再短的宝蓝色贴身超短裙,在舞动摇摆之间,可以看见几乎盖不住屁股的超短裙里,暴露出宝蓝色蕾丝低腰丁字裤与浑圆结实紧绷高翘,充满弹性的白嫩美臀,诱人的宝蓝色蕾丝吊带网袜包裹着一双修长浑圆匀称的雪白美腿。

香织扭动着水蛇般腰肢,双手扶着吧台,媚眼如丝,宫本实在受不了,立刻起身从后面紧贴着她软玉温香的娇躯,紧搂着她柔软纤细的腰肢,两人挑起煽情贴身舞,香织脸上闪过噁心嫌恶的表情。

忽然宫本将她扶着吧台的双手用手铐反铐背后,香织吃了一惊,挣扎着扭动娇躯,

宫本已双手抓着那柔软纤细的腰肢,勃起的下体紧贴着她的股间摩擦起来,「啊……不要这样……啊……请住手啊……啊……不要……」香织全身颤抖,低声哀求。

「嘿嘿,美丽的女警,像你这么漂亮,当JC太暴殄天物了,」宫本撩起她的超短裙,淫猥抚摸她的浑圆结实紧绷高翘的白嫩美臀,隔着蕾丝丁字裤轻抚着她粉嫩颤抖的花瓣:「像你长的这么欠干,就该乖乖让大家狠狠干过瘾,哈哈。」他的另一只手从她的身后隔着小可爱握住她鲜嫩柔美的雪白乳房,激烈地搓揉。

「求求你们,放过我……啊……啊……我不懂……啊……什么JC……」香织哀求着,不明白她的身份为何被识破。

 她的哀叫十分柔媚,令人销魂。

当铃木英峰笑嘻嘻地出现时,香织便明了她是被出卖了,而且是被她在警署里最嫌恶的人出卖的。

铃木是香织任职警署里别部门的课长,他是一个肥胖臃肿,肥猪一样噁心的中年人。

由于老是用淫邪猥琐的眼神盯着交通课的年轻美眉,警署里的女警都很讨厌他,新到任的香织,虽是分发到扫毒组,但美貌、气质、身材却比交通课所有的年轻美眉出色,所以香织到职的第一天,铃木就没放弃用猥琐的眼神或身体上的碰触小动作对她性骚扰,

所以她在警署里最嫌恶的人就是肥猪一样噁心的铃木。

「嘿嘿,艷舞女郎吗?来段三人热舞吧……」铃木发出噁心的笑声,立刻脱的只剩搭起高高帐棚的内裤,在香织身后的宫本也是,一面磨擦身体,一面把自己脱的剩下内裤。

隔着内裤,可以看到宫本勃起的部分十分壮观可怕。

宫本虽已60岁,但体格锻链得十分强壮,高大魁梧,跟铃木那肥胖臃肿而松垮垮的肌肉完全不同。

宫本和铃木前后夹着香织双手反铐背后的柔软身体,

宫本从后抓着香织屁股,勃起的下体隔着两人的内裤紧贴着她的股间摩擦起来,

铃木从前方紧贴着她,双手搂着她裸露的雪白腰身抚摸着,

噁心的舌头舔着她艷红欲滴的樱唇:「老实点,舌头伸出来。」

「不要……」在两人前后夹击下,香织只能软弱地抗拒,她嫌恶地樱唇轻启,艷红的舌尖被铃木噁心的舌头舔弄搅动,铃木还将她的香舌吸进自己嘴里,啧啧地吸吮,再将自己肥厚的舌头夹带腥臭的口水侵入她的小嘴里舔弄搅动她的香舌。

铃木的强制舌吻让香织嫌恶羞辱地想死,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挤铃木噁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铃木更兴奋。

对高傲的香织而言,接吻是非常神圣且浪漫的,只应该跟爱人接吻的,何况是她最讨厌的猪哥铃木。

「嘿嘿,我也来尝尝看。」宫本等铃木强吻完,一面褪下香织的宝蓝色蕾丝丁字裤,挂在她的左膝,一面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她的舌尖抗拒地推挤交缠,反而让宫本更兴奋。

宫本和铃木的手指一前一后激烈搓弄她粉嫩颤抖的花瓣,弄得她蜜汁直流不停,「呜……呜……不要……啊……啊……」香织忍受噁心的舌吻以及下体传来刺激的羞辱,从雪白的喉咙发出销魂的呜咽哀叫。

「嘿嘿,舌技很淫荡喔,吃大棒棒一定很爽……」宫本强吻完,立刻淫笑着脱下内裤,露出恐怖的巨根,长足25公分,

巨根上佈满树根般可怕青筋,还有一个特别硕大的伞状龟头。

铃木也兴奋地脱下内裤,他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大概19公分,两人按着香织的头,强迫她蹲下,「女警小姐,快点吹喇叭吧。」宫本用大龟头轻轻拍打香织的樱唇,龟头上的恶臭令人作呕。

「不……我绝不会屈服……」香织拼命地抗拒。

可是当她看到从门外进来的2男1女三名穿着制服高中生时,她的防线彻底溃决。

被两名同校男学生押进来的,是香织最疼爱的妹妹,白鸟幸子。

白鸟幸子约16岁,一头飘逸长发几乎垂至柔软纤细的腰肢,肌肤雪白无瑕,鲜嫩可口。

三围大概33C,22,34,,样子相当清丽秀美楚楚动人,身高167cm,水手服短裙下露出一双修长匀称的雪白美腿,长腿美少女一个。

一种娇柔纤弱,幼齿白嫩,令男人想怜惜或蹂躏的美。

押着幸子进来的两名男学生香织也见过,都是幸子同班上的流氓学生。

赤川牧,长的魁武精悍,相貌狞恶丑陋,豪门少爷,在校作威作福当老大,十分无耻好色,曾骚扰学校公认的第一校花美少女幸子,被香织带男同事到校教训警告过。

青木洋,赤川的跟班,也是幸子与赤川的同学,矮小痴肥,长相噁心猥琐。

宫本淫笑:「你最好乖乖照做,要不然你妹妹就要被大家一起玩了。」

一面说着,一面按着香织的头,强迫她舔自己和铃木的大鸡巴。

「姐姐……救我啊……啊……不要……啊……」白鸟幸子被青木从后押着,赤川从前方隔着水手服搓揉她柔软的胸部。

「放过我妹妹,我乖乖听话……呜……」宫本强迫香织用舌尖在龟头及肉棒背面到根部处舔舐着,并让肉棒插入她嘴里抽插,「喔…太爽了…舌技真棒……喔…喔…太爽了…」宫本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粗大巨爱在冷艷美丽的处女刑警小嘴里抽插,香织在双手反铐背后的情形下被强制口交,雪白喉咙痛苦地抽动,舌尖抗拒地推挤缠绕宫本噁心的超大龟头,反而让宫本更兴奋。

宫本口交了一会,打开她的手铐,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

强迫她一面口交一面揉搓肉棒及蛋蛋,右手则握着铃木的大肉棒手淫,

宫本和铃木轮流强迫香织口交,有时还强迫她将两根大肉棒一起放进嘴里舔弄吸吮。

宫本在铃木按着香织的头激烈干她的喉咙时,来到她的背后,抬高她原本就很翘的白嫩美臀,

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她颤抖的嫩唇,弄得她花蕊颤抖湿透,

宫本双手抓着那柔软纤细的腰肢,准备插入。

「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呜呜……」香织松开口交的双唇,恐惧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不停哭着求饶。

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销魂,是男人听了会更兴奋勃起的声音。

「你还是处女吧……」宫本兴奋淫笑:「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喔,我要你永远记得我……」宫本噗滋一声从背后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爱,「啊……好痛……啊……啊……会死…啊……」香织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果然是处女,真紧」宫本向对面的铃木淫笑,开始激烈地摇着香织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噗滋噗滋猛干。

艷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雪白大腿流下,宫本兴奋叫着:「好紧……我最喜欢干处女了……欠人干…

干死你……像你这么年轻漂亮的J

C又一脸欠干,我们一定会狠狠干死你……」宫本一面噗滋噗滋猛干一面强迫她转头,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

「不要啊……呜……好痛……啊……啊……会死…求求你…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呜呜…啊…啊…」香织哭泣哀叫了一会,樱唇已被宫本充满槟榔味道的嘴堵住,噁心带着大量口水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她柔软的舌头。

铃木等宫本强吻完,再度将勃起到极点的肉棒插进香织嘴里,配合宫本猛烈抽插的激烈节奏狠狠干着香织的喉咙。

虽然被强迫口交,但在宫本巨根疯狂的猛干下,香织不时松开口交的樱唇,楚楚可怜的哀叫呻吟,娇喘求饶。

可怜的香织,第一次不但被25公分巨根开苞蹂躏,还被前后夹攻,干得死去活来。

「干!真是爽死了……老早就想叫你帮我吹喇叭……呜……看你被干真爽……舌尖要努力舔……」铃木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呻吟,跟宫本前后猛干,看着朝思暮想的香织被抓着美臀猛干的样子,兴奋极了。

宫本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5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

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香织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宫本一面干一面淫笑:「真是他妈的爽,夹的真紧……腰也很会摇……阿虎过来一起干…阿龙你就负责用你28公分的大鸡巴帮她那个欠干的妹妹开苞吧……哈哈…」「不要啊……呜……不是答应……放过……放过我妹妹吗……啊……啊……」

被干的死去活来的香织吃了一惊,一面呻吟一面哀求对方放过最疼爱的妹妹。

「干!你这个贱货……你们姐妹长这么漂亮,天生欠人干……」宫本忽然停止抽插,巨根抵着香织的子宫口停下,让香织面对幸子的方向看:

「你要好好看清楚你妹妹被黑人的大鸡巴开苞,夺走处女的情形。」「不要啊……姐姐……救我啊……啊……不要……不要……啊……」白鸟幸子看着阿龙脱光衣服走来,惊恐地拼命摇头哭泣,她惊恐地看着阿龙有如铁塔般黑色强横肌肉的裸体,以及那根高高勃起黑色的恐怖凶器。

阿龙的巨爱不愧是黑人才有的粗大长度,28公分以上,巨根上佈满树根般凸起可怕青筋,还有一个特别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

「求求你们……放过幸子……求求你们啊……」香织泪流满面,拼命哀求着。

「嘿嘿,幼齿的高中美少女,还是混血儿,看起来很好吃。」阿龙用纯正的日语淫笑着,抬起幸子清丽稚嫩楚楚动人的俏脸,噁心地笑着:「这么漂亮清纯,长的真是欠干,我们会狠狠干死你,哈哈……舌头伸出来……」幸子啜泣着,轻吐艷红舌尖,让阿龙跟赤川轮流强吻,她因为嫌恶噁心与害怕而全身颤抖。

从后押着的青木,紧贴着她,撩起她的格子短裙,

淫猥抚摸她浑圆结实紧绷高翘的白嫩美臀,隔着白色蕾丝的内裤轻抚着她粉嫩颤抖的花瓣。

「啊……不行……住手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呜……求求你……」幸子啜泣呻吟,雪白无瑕的修长美腿不停颤抖。

赤川淫笑:「白鸟幸子,你也有今天……」他捧起幸子凄楚动人的俏脸再次强吻她鲜嫩的樱唇,噁心的舌头放进她嘴里吸吮她柔软的香舌,不停搅动她柔软的舌头,幸子一脸嫌恶噁心,舌尖抗拒地推挤赤川噁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赤川更兴奋,赤川强烈感到幸子特别嫌恶跟他接吻,这让他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

他的手扯开她的制服,扯下她白色蕾丝的胸罩,握住她雪白幼嫩的乳房尽情搓揉,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感觉噁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阿龙青木两人的手指则一前一后,伸进幸子的内裤里激烈搓弄那鲜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湿淋淋,不停媚声呻吟。

「来,刚刚看过你姊姊吃鸡巴了,」阿龙强迫幸子蹲下:「乖乖地吃,让大鸡巴舒服,待会干起来才够力。」

阿龙和赤川青木的裤子也褪下,3根杀气腾腾的大肉棒早已在面前等候着她。

赤川的肉棒也很粗大,大概20公分,青木也有17公分。

「不要啊……呜呜…不要……呜呜……」阿龙强迫幸子用舌尖在超大龟头及龟头到根部处舔着,并将巨爱含入嘴里吸吮,

抓住她的手来到血脉贲张的巨根上,强迫她一面口交一面揉搓肉棒及蛋蛋,「喔…太爽了…喔…喔…太爽了…」阿龙按着她的头兴奋地呻吟,拨开披散在她脸上的秀发,看自己的特大号肉棒在小嘴里抽插,她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还挂着泪珠,雪白诱人的喉咙痛苦地抽动,柔软的舌尖抗拒地推挤阿龙噁心的龟头,反而让阿龙更兴奋。

口交5分钟后,阿龙把巨根抽离她的嘴唇,

赤川立刻将勃起的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抽插,青木则抓着她小手握住大肉棒手淫,赤川和青木轮流强迫幸子口交,有时还强迫她将两根大肉棒一起放进嘴里舔弄吸吮。

青木可能太兴奋了,竟忍不住喷了幸子满嘴满脸白浊精液。

一半精液射在幸子嘴里,肉棒抽出时部分精液喷在她美丽清纯的脸上幸子被迫喝下腥臭噁心的精液,但是一部分白浊精液仍从她艷红的唇角流下,

清丽如天使般的脸上喷满精液配上凄楚受辱的神情,令男人看了更兴奋勃起。

阿龙从后抓着幸子屁股,脱光她的衣裙,再褪下她的白色蕾丝内裤,挂在她的左膝,

左手搓着雪白幼嫩高高翘起的少女美臀,右手尽情搓揉她白嫩的乳房,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噁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舌头伸出来,快点。」阿龙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幸子沾着精液的鲜嫩樱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

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从后面激烈磨擦她颤抖的嫩唇,弄得她花蕊湿淋淋,阿龙双手抓着那柔软纤细的腰肢,准备插入。

不要啊……求求你…千万不要…呜……求求你…不要……」幸子恐惧地哀叫,全身颤抖挣扎,不停哭着求饶。

她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销魂,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小婊子,认命吧,你今天整晚会被大家一直干,没有时间休息。」阿龙的大龟头在少女湿淋淋的花瓣上激烈地磨擦着,看着幸子幼嫩雪白又圆又翘充满弹性的美臀因害怕而摇着,真是赏心悦目,淫秽至极。

「求求你……不要……呜呜……饶了我……」幸子全身颤抖,楚楚可怜地呻吟:「姊姊…救救我…啊…啊…好痛……会死啊……」阿龙噗滋一声从背后直插而入,柔软鲜嫩的处女肉壁紧紧的夹着并缠绕他的巨爱,「啊……好痛……啊……啊……停下来……会死…啊……不要啊……呜呜…啊…啊…会死啊…呜呜…放过我…呜呜…啊…啊…」幸子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像触电般激烈弓起,被黑人的超大鸡巴开苞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阿龙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淫笑:「好紧……处女干起来最爽了……干死你…

…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喔,你要永远记得我……」美少女幼嫩雪白浑圆翘起的屁股被猛烈撞击得啪啪作响,艷红的破处鲜血混着淫水从颤抖的雪白大腿流下,赤川等阿龙强吻完,立刻按着她的头,大肉棒再次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按着她的头跟阿龙前后猛干,赤川强迫她握着他的蛋蛋轻搓,看着幸子处女的幼嫩美穴被28公分巨根开苞,蹂躏猛干,一定痛死她了。

可怜的美少女,第一次不但被黑人巨根开苞蹂躏,还被前后夹攻,干得死去活来。

「不要啊……好痛啊…啊…啊…会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呜呜…啊…啊…会死啊…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幸子不时松开口交的樱唇,娇柔销魂的声音楚楚可怜的哀叫着,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阿龙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那根28公分巨根一下一下狠狠的抽插,

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幼嫩的蜜唇挤入阴道,拔出时再将嫩唇翻出,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幸子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赤川按着她的头,跟阿龙前后猛干,看着幸子美臀被抓着猛干的样子,兴奋极了。

阿龙双手抓着幸子颤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干,幸子好几次要昏死过去,但持续猛烈的撞击抽插令她连昏死都不能。

赤川淫笑:「小婊子,你也有今天……像你这么漂亮又一脸欠干,还假装圣女,真是天生的烂婊子。」香织看着妹妹惨被黑人巨根姦淫,哭着哀求:「不要啊……呜……求求你…放过……放过幸子……啊……啊……不要啊……」宫本又开始狠狠噗滋噗滋猛干,铃木也再度将勃起到极点的肉棒插进香织嘴里,狠狠干着香织的喉咙。

阿虎则躺在香织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雪白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红嫩蓓蕾。

「好紧…嘴里说不要,却叫那么浪…叫大声点…腰真会摇嘛…用力摇…喔…喔…太爽了…干死你…欠人干的…好紧…

干死你…干死你…」宫本猛干狠干,忽然加快抽插的速度,干得香织几乎死掉,宫本兴奋吼着:「要射了……」

「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香织无力地哀求着,「认了吧……射在里面才爽呢……我也等着去干你那幼齿漂亮的妹妹……射了……全部给你灌进去……」宫本不顾香织楚楚可怜的哀求,将大量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

宫本猛烈抽出湿黏黏仍勃起的巨根,当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通过香织饱受蹂躏的黏稠嫩唇的时候,「啊……」香织全身打颤,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凄楚哀叫。

香织双脚一软,还没瘫倒,铃木立刻抽出口交的巨根,迫不及待从后面抬高香织那充满弹性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大龟头磨擦被干得煳成一片的嫩唇,然后顺着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叫着:

「贱货……欠人干…终于被我干到了吧……第一天看到你就想狠狠干你了……你长的还真是欠干…干死你…干死你…」阿虎立刻捧着几乎失去意识的香织俏脸强吻她的唇舌,然后握着巨根插进她的小嘴里抽插。

另一边,阿龙凶狠地猛干了15分钟,一面向对面一直盯着他的赤川说:「看你哈成这样,就让你干个过瘾吧……」阿龙兴奋淫叫:「射了……全部给你灌进去……」更兇猛激烈地摇着幸子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幸子觉得自己的纤腰快被兇猛折断似的大声悲鸣:「不……不要射在里面……」阿龙不顾幸子楚楚可怜的哀求,将精液满满地喷在她体内。

阿龙忽然猛烈抽出湿黏黏还是完全勃起的巨根,当特别狰狞恐怖的超大龟头通过幸子饱受蹂躏的黏稠嫩唇的时候,「啊……」幸子全身打颤,发出令男人销魂万分的凄楚哀叫。

幸子双脚一软,几乎便要倒下,赤川立刻迫不及待从后面抬高那充满弹性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龟头磨擦她被干成湿黏黏煳成一片的嫩唇,然后顺着阿龙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噗滋噗滋猛干。

「不要啊……呜呜…啊…呜呜…不要…不要…啊…啊…呜呜…放过我…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幸子哀叫着,她柔媚销魂的呻吟楚楚可怜,是男人听了会更想狠狠蹂躏的声音。

赤川还强迫她转头,强吻着她鲜嫩的樱唇,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沾着精液味道的柔软香舌,

幸子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噁心颤抖扭动,「干,真是爽……小贱货……被我干到了吧……我想干你想很久了……还有这么多人干你……小贱货……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

赤川摇着她纤细的腰肢噗滋噗滋猛干,宫本立刻将沾满精液及香织淫液的黏煳煳粗大鸡巴插入她的樱桃小口,青木则躺在幸子下方,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幼嫩乳房,舔弄吸吮她含苞待放的红嫩蓓蕾。

宫本按着幸子的头激烈地口交,一面享受高中美少女在他胯下被迫口交的激烈快感,一面看着幸子悲泣痛苦的表情,稚嫩清丽如天使的脸上还有几丝浓稠的精液,他兴奋呻吟着:「姊妹俩都这么美,真是太欠干了,好爽……鸡巴吃的不错,已经会用舌技了……」香织和幸子被前后猛干,两人销魂柔媚的呻吟哀叫在强制口交的抽插声中不断响着,搭配着刚开苞的娇嫩美穴被巨爱暴烈狂干噗滋噗滋的抽插声,以及两人翘屁股被猛烈撞击的啪啪声,让六个色狼愈来愈兴奋。

赤川忽然兴奋狂吼:「太棒了,我要把所有精液通通给你灌进去…」大肉棒猛烈插到最深处,汹涌浓浊的精液狂洩而出,冲击幸子饱受蹂躏的子宫。

幸子微弱地哀鸣呻吟,媚声娇喘,全身发软无力地倒在地毯上颤抖,

阿龙和赤川灌满的白浊精液混着淫水和艷红的破处血丝从湿黏蜜穴里不停流出。

宫本走向蜷曲在地上娇喘的幸子,魔掌噁心搓着雪白幼嫩的屁股,「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呜呜……」幸子微弱无力地哀叫,吓得全身颤抖。

「刚刚你那漂亮的姊姊干得太爽了,换吃幼齿的……」宫本掰开她的柔嫩臀沟,中食二指激烈搓弄她被干成湿黏黏煳成一片的嫩唇,灌的满满的的白浊精液混着淫水和艷红的破处血丝不停流出。

「啊…啊…不要……饶了我……求求你……啊……不要…不要…啊…啊…呜呜…」幸子楚楚可怜的求饶,雪白柔弱的娇躯浑身发抖。

「像你长这样漂亮,这么欠干,每天都要干四、五次才过瘾。」宫本将幸子拉起,淫笑着抬高那幼嫩的雪白屁股,黏煳煳粗大鸡巴从背后狠狠猛插她饱受蹂躏的鲜嫩美穴,立刻随着激烈抽插发出被阴道内浓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紧紧包围巨爱的噗滋淫声,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煳,精液混合淫汁及破处的血丝不停从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宫本一面干一面从背后激烈地搓揉她被干得不停摇晃的幼嫩乳房,

青木握着勃起的大肉棒,插入她的樱桃小口,按着她的头跟宫本前后猛干。

「干,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姊姊一样欠人干……夹的真紧……」宫本疯狂抽插,美少女不停悲泣哀鸣,稚嫩的翘屁股被撞得啪啪作响,

「你的屁股和腰都很会摇嘛…原来你这么欠干……被这么多人干,爽不爽啊……干死你…干死你…女警小姐,你看你妹妹被我们干得唉唉叫……」

宫本狠狠干了15分钟,也将精液全数喷进幸子灌得满满的阴道内。

另一边,香织被肥猪铃木从背后抱在怀里一面舌吻一面猛干,铃木大马金刀坐在桌上,

香织背对着铃木被抱着坐在大腿上,修长雪白的一双美腿被分开成M形,

每一个人能清楚看到铃木的大肉棒从后由下往上噗滋噗滋抽插猛干美艳女警蜜穴湿淋淋的特写,阴户周围的淫水已经被干成白稠黏液,精液混合淫汁及破处的血丝不停从正被抽插的部位流下,铃木搂着香织纤腰激烈摇着,一面噗滋猛干并强迫她转头恣意舔弄含吮她充满精液味道的柔软舌尖,阿虎在香织身前,双手握住她鲜嫩柔美并且喷满他精液的雪白乳房,顺着上下摇动的节奏恣意搓揉,然后低头用噁心的舌头舔弄她鲜嫩粉红的乳头,还含进嘴里啧啧吸吮。

阿龙走过来站在一旁,按着香织的头,强行将仍勃起的可怕巨根差进她嘴里激烈抽插,巨大鸡巴上湿黏黏的满是可怜幸子被开苞的淫汁血丝与精液,令香织又噁心又难过,还不得不一面吸吮一面用舌尖舔弄那狰狞的大龟头。

「好好给我吃鸡巴,这可是帮你妹妹开苞变成女人的巨根喔……」阿龙按着香织的头一面激烈口交一面淫笑。

铃木忽然兴奋狂吼:「要射了……我要把精液通通给你灌进去…」

大肉棒猛烈往上插到最深处,汹涌浓浊的精液狂洩而出,冲击香织饱受蹂躏的子宫。

阿龙立刻迫不及待从后面抬高香织那浑圆紧绷高高翘起的白嫩美臀,超大的狰狞龟头磨擦被干得煳成一片的嫩唇,

然后顺着灌得满满的精液噗滋插入激烈抽插,痛得香织弓起背部悲鸣,想到稚嫩的妹妹竟被这种可怕的黑人巨根残忍开苞,香织几乎崩溃。

「怎样…我的大鸡巴很粗大吧……痛死了对不对……你可爱的妹妹就是被它开苞,被它干得死去活来喔……」阿龙从后抓着香织屁股狠狠干了15分钟,便让等的不耐的阿虎接手猛干。

阿龙似对幼齿鲜嫩的幸子念念不忘,搓着勃起的巨爱往正被青木干的幸子走去。

青木让幸子仰躺地毯上,他就压在她身上,一面噁心舌吻一面干得噗滋噗滋,

然后他将幸子修长雪白的双腿分开抬高架在自己双肩上,一面搓揉她幼嫩雪白的美乳,一面加快抽插的速度,干得幸子大声呻吟求饶,

阿龙等了一会,青木将肉棒抽出,白浊的精液又喷了幸子满脸都是。

幸子全身无力地蜷曲在地毯上,但阿龙一点都不让她休息,跟宫本一起将她拉起。

「不要……饶了我……求求你……啊……不要…不要……不要再干我了……」幸子楚楚可怜的求饶,雪白柔弱的娇躯浑身发抖。

宫本淫笑着对阿龙说:「嘿嘿,你难道要干那里吗……嘿嘿,两个洞的第一次都被你干去了……」又转头叫着:

「让我们美丽的女警看清楚她妹妹的屁眼被黑人开苞吧。」香织用几乎听不到的呻吟哀求:「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放过幸子……啊……啊……不要啊……」虽然已被干到几乎失去意识,但想到妹妹要被28公分巨根强姦肛门的惨状,香织简直要疯了。

幸子更是恐惧的大声哀叫,因为阿龙已经抓着她雪白幼嫩的屁股,掰开她的臀沟,

沾满淫汁精液的恐怖超大龟头已抵着她柔软的菊花花蕾激烈摩擦。

「不要……不要啊…那里不行啊……」幸子惊恐地全身颤抖,微弱无力地哀叫。

清纯的她,根本无法想像肛交这回事。

宫本立刻十分兴奋地钻到幸子下方仰躺,硕大恐怖的龟头抵着她湿黏黏煳成一片的娇嫩美穴磨擦,大家灌满的精液流出滴在他的龟头上。

「一起干死她吧……」两人用力插进幸子幼嫩的肛门及灌满精液的阴道,「啊…啊…会死啊…会死……不要…呜…啊…啊…会死啊…啊…啊……啊……啊……」幸子惨叫哀嚎,纤细雪白的背再次像触电般弓起,撕裂的剧痛更甚十倍刚被阿龙夺走处女那次插入。

阿龙抬高她的屁股,噗滋噗滋从背后狠狠猛干她又紧又窄的直肠,觉得粗大的肉棒几乎要被夹断似地超爽,巨根凶狠暴烈的猛干她柔嫩的少女肛门,初经人事的菊花花蕾立刻被干得流血了。

躺在幸子下方的宫本则抓着幸子纤细柔软的腰肢,特大肉棒往上噗滋噗滋狠狠抽插她被干成湿黏黏煳成一片的幼嫩美穴,他的粗大巨根跟阿龙猛干直肠的粗大巨根一起狠干猛干激烈地干,两根特大号巨根仅隔一层柔嫩的薄薄肉壁一起激烈兇暴地噗滋抽插,干得幸子死去活来,全身痉挛扭动,惨烈哀叫求饶:

「啊…啊…会死啊…会死……不要…呜…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会死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们…不要再干我了……啊……啊……」饱受蹂躏的处女嫩穴与柔嫩的少女肛门传来可怕穿刺撕裂的剧痛令她几乎死掉疯掉……宫本一面干她一面用力搓揉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幼嫩乳房,一面趁她脸伏下时,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铃木等宫本强吻后,握着再度勃起的大鸡巴插进被干得失神的幸子小嘴里抽插。

可怜幼嫩清纯美少女,不但被难以想像的28公分巨根将小穴跟肛门连续开苞,

还被三根粗大肉棒4P同时猛干狂插喉咙、小穴跟肛门三个敏感肉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几乎失去意识。

「好紧…我最喜欢干幼齿的屁眼了…好紧…小婊子…你的屁股这么翘…这么白嫩还会摇…就是天生欠人干屁眼…假清纯…假圣女…欠人干…好紧…干死你…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阿龙双手抓着幸子颤抖的白嫩屁股猛抽猛插猛旋猛抽,

噗滋噗滋地猛干,

幸子好几次要昏死过去,但持续猛烈的撞击抽插令她连昏死都不能,

15分钟后,「要…要射了……一起射吧……」阿龙宫本兴奋淫叫,插到肛门和子宫最深处一起猛烈射精。

铃木立刻换姿势,高跪在幸子后面,双手抓着那柔嫩雪白的屁股噗滋噗滋狠狠猛干,

粗大肉棒在少女幼嫩的阴道里被紧紧夹着猛烈抽插,发出被阴道内浓稠的精液混合淫汁紧紧包围的噗滋淫声,「香织贱人,你妹妹干起来不输你喔……被那么多人干过还这么紧……像第一次……干,真是太爽了,果然跟姊姊一样欠干……夹的真紧……」幸子雪白纤弱的娇躯颤抖扭动,铃木狠狠噗滋噗滋猛干,还强迫幸子转头激烈舌吻,噁心带着大量口水的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她柔软美味的舌尖。

铃木一面噗滋噗滋干她一面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兇猛激烈地摇着她纤细的腰肢,狠狠的摇着并猛干。

幸子泪流满面,雪白纤弱的娇躯因感觉噁心颤抖扭动,高高翘起浑圆白嫩的屁股被撞的啪啪作响,然后铃木双手从幸子的纤腰滑向她的胸前,握着那被干得不断颤抖摇晃的雪白幼乳不停搓揉。

铃木再干了七、八分钟,也忍不住地将浓稠男汁喷满幸子体内。

在另一边,香织被强制仰躺桌上,头从桌子一边垂下。

阿虎站在桌子另一边,抬高香织修长雪白的双脚,架在他的双肩上,下体紧贴她的下体,大肉棒噗滋噗滋狠狠抽插她被干得湿黏黏煳成一片的嫩唇,白浊的精液随着噗滋噗滋的猛烈抽插仍不断流出。

赤川便捧着她垂下的头,将湿黏的肉棒插入她嘴里猛干。

青木则站在一旁玩弄着香织的美丽乳房。

「要…要射了……一起射吧……」阿虎将浓稠男汁喷满香织子宫最深处,

赤川则握着肉棒将精液喷在香织美丽的脸蛋、乳房和小腹上。

香织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昏过去的,醒来时,感觉四肢酸软无力,脸蛋、乳房上都残留着精液,下体里更被噁心精液灌得满满的,不停流下。

「我们的俏警花醒了吗……」背后忽然传来铃木噁心的淫笑声,香织回头,看到铃木靠了过来。

「我妹妹呢?我妹妹……在哪……里……啊…啊…不要…啊……」

香织心头挂念着不见踪影的幸子,一面忍受铃木的手在她的乳头和下体抚弄,一面焦急的问。

铃木淫笑着将香织娇弱的肉体抱在怀里强吻:「你昏睡了6个小时,在这6个小时里,你可爱的妹妹可是连十分钟的休息时间都没有……」

「你妹妹在你昏睡时被我们六人又一起干了1个多小时,干得我们爽爆了,然后她就被带到下面的牢房去,让老大手下们轮流干个够。」当香织来到地下室牢房门外,便难过地听到门内传来几十个男人噁心的淫声淫笑,

其中夹杂清楚却微弱的少女呻吟与哀鸣,那么凄楚可怜,销魂蚀骨。

香织整个心都碎了,她没有勇气去推开门。

「来啊,你一定要亲眼看看你妹妹多受欢迎,她实在太欠干了……」铃木淫笑着推开门,将香织拉了进去。

一目睹牢房里活色生香的轮姦派对,香织已经双腿发抖,几乎昏倒,简直就要崩溃。

地上扑着柔软的垫子,大概三十几个大汉全身赤裸,一面手淫一面围观幸子被3男激烈猛干。

还有人手里拿着高画质的DV拍摄幸子被轮奸的场面。

幸子一丝不挂,双膝双手撑在垫子上,像小母狗一样被干得不停颤抖呻吟娇喘……「干,这小贱人被差不多四十个人干了八个小时以上,小穴还是这么紧…像第一次…干,真是太爽了,果然很欠干…夹的真紧……干死你……」从后抓着幸子幼嫩美臀噗滋噗滋猛干她那多汁嫩穴的,是一个40岁的中年壮汉,体毛又多又浓,一面淫笑一面凶狠地抽插。

在前方强迫幸子仰着脸口交的,是个60岁左右的秃头老头。

另一名30岁上下青年躺在幸子下方,搓着她被干得激烈摇晃的白嫩美乳又揉又吸又舔。

「嘿嘿,我1个小时前又过来干了你妹妹一次,那时你妹妹已经被近二十个人干过了喔……」铃木一面噁心地笑,一面从后抬高香织的白嫩翘臀,噗滋一声将自己的勃起肉棒插进她灌满精液的蜜穴。

「。啊……啊……饶了我……啊…求求你…不要……不要再干我了……」

  • 女友雅琳被高中同学轮姦
  • 老实说,我是个非常好色的人,有空就会上色情网站,一天打个三四枪也是有的。然而,就是色情网站开始了我那一段悲惨的故事。一直到今天想起来,仍然宛如恶梦。那时,我刚从高中毕业。我的女朋友叫雅琳,是同班同学,我们的感情很好,大家都很羡幕。即使毕业之后,我们也决定一起走下去,不会分开。色情网站把这
  • 295 07月05日
  • 爱上被轮姦的感觉
  • 我叫韩昭昭。我的身高164、体重49,三围是32B、26、33,身材是属于健美型却又很匀称高挑的那一种。脸蛋长的很漂亮,却也是属于可爱型的,而且我走起路来腰挺得很直,很像MODEL,看起来胸部会很挺,臀部也就特别的翘。在我十六岁那一年,我们全家住在一栋公寓的顶楼。我家有四个人,分别是爸、妈、我弟弟
  • 980 06月09日
  • 轮姦双胞胎
  • 宫本看过很多艷舞女郎,其中也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尤物,但像眼前这个叫香织的这么美这么媚,这么令他心痒难耐地勃起的,却是头一遭。何况,他还知道她真实的身份……白鸟香织,21岁,警大资优毕业生,越级读完警大所有课程,提前毕业分发,波浪般乌黑长发,身高171cm,皮肤雪白光滑鲜嫩,三围是34C,23,35,
  • 671 05月05日
  • 列车长被轮姦
  • 我叫徐美红,在本市到北京的列车上做车长。这天,火车开动后他开始查票,查到车厢最后一个软卧包间时,里边是四个男的,显然是一起的。我一进来,几个人的眼睛就在我的脸上身上瞄来瞄去,一看就不怀好意的样子。换完了票,我回到乘务员室,看了一会书。我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却是那种非常有女人味的样子,看上去就让
  • 359 02月12日
  • KTV里跟好朋友遭轮姦
  • 今天週末,我和一个室友被我们班男生约去KTV唱歌,我的室友外号叫香蕉,我们是班上最漂亮的两个女孩。我身材比她好,很苗条但非常性感。和男朋友请过假之后我就换好衣服和香蕉一起去找他们。今天穿的是老公寒假给我买的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底的紧身毛衣,很薄,而且是露肩的。我的肩膀非常性感,和老公作爱的
  • 144 02月04日
  • 不道被吸毒犯轮姦X次
  • 叶儿是私立高中的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家庭属于贵族。爸爸是某集团的副总裁,妈妈是国家赋予资格的优秀律师。叶儿性格清纯活泼,长得也非常可爱,齐腰柔软的长髮,水汪汪的大眼睛,是班上公认的小天使。 「叶儿~拜託了~」小雪交给叶儿一封信,叶儿笑着点点头。这是小雪写给爸爸的信,由于爸爸喜欢吸毒,所以小雪和妈妈离
  • 82 02月03日
  • 轮姦双胞胎
  • 宫本看过很多艷舞女郎,其中也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尤物,但像眼前这个叫香织的这么美这么媚,这么令他心痒难耐地勃起的,却是头一遭。何况,他还知道她真实的身份……白鸟香织,21岁,警大资优毕业生,越级读完警大所有课程,提前毕业分发, 波浪般乌黑长髮, 身高171 cm,皮肤雪白光滑鲜嫩, 三围是34C, 23
  • 71 02月03日
  • 美丽女主播轮姦变成性奴
  • 曹颖是一名十分出色的女主持,主持很好,而且人又年轻漂亮,是公认的主持靓女。 现在已是午夜了,曹颖在自己所住的大楼前发觉有一个人影一闪,瞬即便消失了,警觉告诉曹颖这一定有问题,她随即也跟进了大楼,但人影已经失去了踪影。 曹颖轻轻地,细心地向前搜索,终于发现人影在二楼闪进了一间房间,于是曹颖悄悄地跟了上
  • 79 02月03日
  • 护士长妈妈被轮姦 解脱绳索束缚
  • 粗旷手臂用力打到我的头部,令我昏眩地倒在地上,隐隐约约间听到我妈妈难过用着呜咽的声音求饶:「不要这样!不要打我儿子…不要…」 我晕厥到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就被龙哥准备的绳索绑在他起身的床上,嘴中塞着预先准备好的毛巾,我心中暗忖:「完了!他好像策划此事很久了,那…妈妈…会被…」 想到这我不禁倍觉伤心却
  • 82 02月03日
  • 一个被全班男同学轮姦的少女
  • 「阿、阿喔..恩..恩..我、我快不可、又要去阿阿阿阿…。「荷琐女子的淫声大房间内赓续传出,很显然的┞封个女子正在享受..或是被强迫高潮。房间内有二男一女,一个汉子赤裸着下半身坐在房间独一的床上,发出呻吟的女子此刻正坐在汉子的大腿之间,高挑全裸的身躯正在赓续高低摆动着,一头及腰的长髮也跟着女子的
  • 79 02月02日
  • 公车上的轮姦(后记)
  • 自从那次在公车上被轮姦后,虽然下体痛了好几天,但是回味起来,午夜梦回,总是觉得无法自拔,不自禁的手淫。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淫荡的女孩,被人干成这样还不满足。有好几次还故意晚回家,乘坐那一路公车,看是否会遇到那个中年人,或是其他人。但是三个月来,均失望而归。有一次在公车到达终点站时,还向司机打听那个干过我
  • 81 01月31日
  • 朋友妻轮姦鸡
  • 我有位朋友叫阿俊,但长的并不是很俊,当然他女朋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过也不会难看到哪里去,他们两快结婚了,我跟阿俊并不是说很熟,我们也是透过朋友认识的,那位朋友叫铁哥,他交友广阔,喜欢跟人家喝茶打屁,人品并不是很好,认识他算我倒霉,他还有另外两位酒肉朋友,经常混在一起的,一各叫竹仔,一各叫阿帮,我也
  • 72 01月31日
  • 列车轮姦放荡淫娃
  •   那是有一天,美红的车到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别的几个姐妹都有人接,只有她自己回去。回家之前,美红到办公室取点东西,美红拿了东西刚要转身出去,忽然一个黑影打开门闪了进来,美红张嘴刚要喊,一下认出黑影是王站长,不由一楞。  「您还没下班?」美红奇怪的问。  「一直在等你呀!」王站长显然有点
  • 78 01月29日
  • 和好朋友一起被轮姦
  •   今天週末,我和一个室友被我们班的男生约去KTV唱歌。我的室友外号叫香蕉,我们是班上最漂亮的两个女孩,我身材比她好,很苗条但非常性感。和男朋友请过假之后,我就换好衣服和香蕉一起去找他们。  我今天穿的是老公寒假给我买的一身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的紧身毛衣,很薄,而且是露肩的。我的肩膀非常性感,
  • 107 01月29日
  • 轮姦女牌友
  •   一整个晚上,我的手气就是非常不顺,不管听牌听的多早,或是见任何一张万字就能胡牌,却总是只能任人宰割,只有频频付钱的份,老实讲,自从会打麻将以来,我牌运从来没这样背过,而且也从未发生过打了四圈只胡了三把牌的超级楣运。  虽然今天的大赢家是我的好朋友菜头,但我的心里依然很不是滋味,因为赌博一向很少
  • 81 01月29日
  • 工棚里的轮姦
  •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上次在正在施工的帝皇大厦工地被专门负责採购墙面漆的黑子(我只知道他姓陈,别人都叫他黑子)强姦以后,我突然发现我是一个淫荡的女人,我现在天天都需要有人操我的小嫩穴才能睡着。  我叫静萍,今年20岁,大学毕业不久就进了这家专门销售墙面漆的公司,我身高有169cm,漂亮的
  • 94 01月29日
  • 年前的轮姦与年后的升职
  •   柳曦,今年27岁,披肩的长捲髮,精緻的五官很难让人猜测到她的实际年龄,身材快1米68,喜欢穿各种裙子与高跟鞋,挂在口中常说的一句就是:「有身高,就是任性」,前凸后翘还又苗条高挑的身材与时尚的打扮,确实不吸引男人的眼光都很难。一家外企营业部经理,得益于她的外语专业、美貌与老闆的关系,在一家大的贸
  • 86 01月29日
  • 我和病人一起轮姦护士姊姊[
  •   我有一个姐姐,奶子大,屁股又圆又翘,从小就是我手淫的对象。  姐姐是一个护士,每天晚上都很晚回来,最近他们医院要搬迁了,所以每晚都要加班。今天已经是两点了,姐姐还没回来。  偶尔姐姐会较晚回家,但今晚算是最晚的一次。一定是还没有下班。于是我一阵窃喜我兴奋地进入姐姐的卧房,准备对美女姐姐的黑色内
  • 92 01月29日
  • 小虹的轮姦日记(1~9)
  • 第一章:  我叫小虹,今年20岁大二生,就读于某知名私立大学,身高167公分,父母在我10岁左右因出车祸过世,留下了大笔遗产,就算我一辈子都不工作也可以生活无虞。  我拥有一头到胸部附近的美丽秀髮,在路上会让每个男人都目不转睛的美丽脸蛋,以及一副非常性感的肉体;平常就算不穿胸罩也不会变形,十分有弹
  • 203 01月29日
  • 《敏敏在酒店被轮姦》作者:蓝色泡泡
  • 「老公,我到酒店了!」敏敏睁着双眼,用心神跟男友对话,她静静的躺在白净的床单上,看着房间里两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老公,我真的要被别人肏屄了哟!」「嗯嗯,老婆的志向就是要成为千人骑万人日的小婊子嘛,小婊子就是被人来肏屄的嘛!你面前的那两个小傢伙是不是雏鸟啊!」「是啊,是啊!现在一直都还在视奸你的老
  • 80 01月29日
  • 女友和姊姊一起被轮姦+ 续
  • 本篇最后由kennylin1969于2016-6-1215:44编辑我今年二十岁,有一个小我五岁的女朋友诗萍。诗萍虽然是高中生,但由于生来一副娃娃脸,再加上只有150公分的矮小身材,所以很容易被误认为国中生。我和诗萍交往两年多了,虽然我们一直非常恩爱,但是她总是只让我进展到接吻的程度。我知道她对于
  • 86 01月29日
  • 母亲被轮姦
  • 时间1993年8月12日地点重庆被害人我的母亲,她叫刘小慧,当时年纪四十一岁。身高一米六七,家庭主妇,是一个城市里面非常普通的那种女人。这是发生在我十八岁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我早早地发育成熟了。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了成年人之间性交的发生,第一次现场看见了女人的裸体,亲眼看见我的亲生妈妈被几个男人轮姦。那
  • 87 01月29日
  • 车辆维修厂轮姦
  • 我是嘉欣一年前,经繫上一位朋友介绍,到她的一个老同学店内当店员。一来可以赚钱养家、二来离男友的部队也很近算是一举两得。在一个没有课的下午,我和小莉及她男朋友一起去唱KTV,打算结束正好去恳亲。没想到唱不到一下,小莉和她男朋友已经在沙发上旁若无人的亲吻,抚摸。小莉说:「不要啦∼嘉欣在啦∼嗯∼嗯嗯∼」
  • 93 01月29日
  • 处女轮姦俱乐部(全)
  • 「徵求美丽、年轻、对性爱有兴趣之处女…这是什么东西啊!」少女看着朋友递上来的诡异传单,说道。「怎样?很有趣的样子吧?要不要去看看?」「我只觉得是拉皮条的广告,而且也未免太直接了吧!」「佩子妳这就猜错了,这张传单可是学姊给我的哦!」「学姊?哪个学姊?」「还有哪个?当然就是三年级的
  • 110 01月29日
  • 做调查 被轮姦
  • 我叫Icy,英文名是中学时改的。因为我发觉原来你对男仔越高傲,就会越多男子追求你。所以我中学时变得越来越高窦,女同学们睇不过腿叫我冰箱美人,之后我索性改名叫Icy,摆明cool给你好看。我平日好少笑,但男人却偏偏好钟意逗我笑,以令到我笑同追到我为荣。我今年入大学啦。刚刚暑假热到死,只想在家中看书及
  • 70 01月29日
  • 美女被歹徒轮姦
  • 今天因为没有装修的活,刀疤正带着他的同伙们到处闲逛。虽说来到这个城市已经很久了,可是由于迫于生计的缘故,他们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体会生活的乐趣。他们发现强姦不仅能带来肉体上的无尽快乐,而且还能在经济上捞上一笔,虽说钱分到每个人头上每个人拿得都不能算多,但这毕竟是不劳而获的,也符合这
  • 86 01月29日
  • 被轮姦一夜的经歷
  • 我叫小雪,性别女,23岁,我写的事情都是我亲身经歷,以前只在qq上跟几个不认识的网友说过,也视频过,现在把它写成个小说发表出来罢了。当然,我是用的假名字,我不想在网上公佈自己的真名,我长的很漂亮,也很会打扮自己,长头髮,穿超短裙,化妆不化妆都好看,不化妆头髮上夹个可爱的小髮夹,皮肤雪白雪白
  • 79 01月29日
  • 记者被轮姦
  • 记者被轮姦朗趴在阿梅身上睡了一会儿,恢復了精神,就把阿梅又大干了一遍。阿梅丝毫不敢反抗,朗睡,阿梅就给他当“软床”,朗干她,阿梅就给他当性玩具。最      和野清子是电视台的一名女记者,刚满二十岁,年轻貌美,很多人都在追求她,但她却不着急,她现在只想在事业上作一番成绩,但是干了半年多,却没有受到
  • 78 01月29日
  • 十四个黑人轮姦
  • 十四个黑人轮姦该怎么开始呢?如果不是有这个地方,我根本不会写下这种东西,要不是我    知道这里有人会支持我,我才没有勇气呢!我知道这个故事看起来有点荒唐,但    是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虽然听起来确难以置信,但都真的是我老婆珊珊的故事,    我想,我该开始说说我和她的事了……    我名叫何如,
  • 181 01月29日
  • 痴汉轮姦
  • 我叫陈香兰,今年42岁,身高5尺1吋,三围38D、29、40,是个丰满得很的太太也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今晚大家打算为朋友庆祝生日,去联谊会晚饭打雀局,如果是唱卡拉OK的,我估我已经一早就已经归家去;可是,没有想过大家身上的「麻雀虫」会突然发作,结果真是「快乐不知时日过」,到收场时,已经是零晨一点半才
  • 68 01月2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