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奸女飞贼

虐奸女飞贼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还没有睡觉,在书房里安静地玩着游戏。

  我这人也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玩点游戏,平时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当然

也没有女朋友。而且我这人很奇怪,喜欢关上灯,关了音箱,安安静静地在夜幕

里玩,我觉得这样玩游戏比较能集中注意力,不容易分神。

  今天晚上也和平时一样,沈浸于游戏的世界之中,然而就在我玩得正高兴的

时候,客厅里突然响起了一声轻微的响声,似乎是有人拨开了客厅的阳臺滑门。

  我心中微微一奇:「咦?家里就我一个人吧,怎么会有滑门的响声?这莫非

是,闹贼了?」

  关着灯玩游戏就这里不好,贼从外面看我家里黑灯息火的,大约是以为我已

经睡了,所以从阳臺上翻了进来。

  妈的智障,敢来偷老子?

  我从墙角里抽出了一根钢管,轻手轻脚地走向客厅。

  这里是我的家,就算没有一丝光线,我也能行动自如,但那贼肯定不行,我

有自信,如果在黑暗中搏斗,他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当我在客厅到卧室间的走廊拐角处藏好时,果然,一个黑影从我面前经过,

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个家里的主人还没睡觉,又怎么可能提防我?

  我对贼子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手里的钢管狠狠地挥了出去。

  「啊!」一声清脆的惨叫声响起,黑影应管而倒。

  我听到那声惊唿,却心中微微一奇:咦?居然是个女贼?

  拉开客厅的灯光一看,果然,地上躺着的是一个女贼,她大约二十岁年龄,

长得也说不上多漂亮,只能算中等偏上,真正漂亮的人也不可能来做贼。但她这

张脸倒也算耐看,身上穿着的是一套黑衣的衣服,一看就是惯偷。我在她衣兜里

翻了翻,居然找到了一捆磨绳,还有一把小刀……

  「嘿,还好老子先下手为强,不然,搞不好要被她一张子捅翻在地。」

  想到这里,我就不会对这女贼客气了,就用她的麻绳将她的手脚捆好,然后

拿出手机来,打算拨个110.

  就在我的手眼看要按下「拨号」按钮时,突然心中一动:咦?我拨个屁的1

10啊,这半夜三更女贼上门,错的是她,对吧?这种走黑道的,就算被我做了

任何事情,也是活该,对吧?我凭什么这么简单地把她交给员警?凭什么不拿她

来快活一下呢?

  我收起了手机,重新开始打量起这个女飞贼来……

  这女人虽然只是中上之姿,但身材还算可以,前凸后翘,我粗暴在地她乳房

上揉了一把,手感很好,估计这女人是C罩。

  12月的天气,女人穿得挺厚,摸起来不过瘾,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我干

脆打开了客厅里的空调制热,然后开始扒起她的衣服来……

  黑色外套里面是毛衣,直接撩起来,再里面是棉毛杉,也撩起来,还有黑色

的文胸,这个就有趣了,轻轻解开文胸的扣子,啪的一声响……

  一对丰满的乳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乳首两颗粉红,看起来还满有味道。

  就在这时候,女贼居然缓缓地醒了过来,也许是我那一棒子打得并不是很重

吧,她这么快就醒过来,倒也吓了我一跳,不过我想到她手脚都被我捆死,刀子

也在我手上,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女贼大约花了几秒的时间来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接下来就惊唿了一声:「哎

呦,你在对我做什么?」

  我嘿嘿一声冷笑:「小娘皮,你潜进我家里偷东西,我没问你要做什么,你

倒有脸问我?」

  女贼楞了楞,随即咬紧了下唇:「偷东西是我不对,我只是想偷点东西好回

家过年。你……能不能饶过我?」

  「嘿嘿,你觉得呢?」我冷冷一笑,随手用力地捏住了她的乳房,狠狠地一

掐。

  女贼发出了一声痛唿,但她还没来得抗议,我的手已经离开了她的胸部,开

始脱她的黑色牛仔裤。

  「不要……不要这样……求你了……」

  「少在这里装可怜,要不是老子把你放倒了,现在说不定是你用刀子比着我,

命令我交出所有的钱财。」我对女贼毫无怜悯,将她的牛仔裤一下子扒了下来,

里面有一条黑色的小内内,我没急着脱这东西,而是先用手在她修长的玉腿上抚

过,手感很不错,尤其是她拼命挣扎,带给我的刺激感,比摸本身还要舒服。

  我突然发现,我满喜欢这种高高在上折磨一个女人的感觉,也许我是个变态

吧,但我并不觉得丢人!

  男人变态有什么错?

  女贼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她开始用力挣扎,想要逃脱,但我把她

的手脚都捆得很紧,她挣扎了半天也无济于事,反倒是让我趁机把她的衣服裤子

全都撕成了碎片,只留下掀起来的文胸和依旧保存完好的小内内……

  我扒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了早已经怒髮冲冠的老二,将它放到了女贼的面

前,冷冰冰地道:「给我舔!」

  「不要!」女贼倔强地道:「我凭什么任你摆佈,你要强姦我就来吧,我可

以被动地被你强姦,但不会主动地服侍你。」

  「啪!」我一耳光甩在了她的脸上:「当在这里装烈女,区区一个女贼罢了,

你还把自己当女神不成?给我舔!」

  她脸上浮现出五个红印子,但还是咬着牙关,不肯就范。

  我再一次出了手,「啪啪啪」,连续十几个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脸上,打

她脸满脸通红,髮丝凌乱:「别在这里装可怜,老子要是不心狠,现在说不定已

经被你一刀捅死,再卷走我所有的财物。所以,不论你现在装出多么可怜的样子,

我都要把你玩个够,你要么乖乖配合,要么老子把你打得半死,再交给员警。」

  「呸!」女贼居然吐了一口口水。

  这一下彻底地激怒了我,妈的臭女人,还敢给我装?你他娘的又不是好人,

在我面前装什么弱势女子?

  我把手上的力量加大了几分,一拳打在了她的肚子上,她发出「啊」的一声

惨叫,身子弓成了一团,我又一连几拳,拳拳都打在她身上最柔软之处。

  女贼吃不住打,终于忍不住叫道:「别打了,我听你的……我舔……我舔就

是!」

  「这样就对了嘛,早点乖乖听话,又何必吃那么多苦头。」我把老二摆她的

面前,她恨恨地张开了嘴……

  我突然道:「你如果敢咬,我就把你满嘴的牙全部打掉,然后再用你没了牙

的嘴来快活,你信不信?」

  女贼被我这句话兇残的话吓了一跳,眼中的兇气终于被恐惧佔据,乖乖地收

起了一口白牙,用小巧的舌头环住了我的老二……

  一种温润又舒爽的感觉从老二上弥漫开来,我舒服得差点就呻吟出声,但面

对女贼,我可不能弱了自己的威风,我抓住她的头髮,然后把腰身向前一挺,老

二整根刺入了她的嘴里……

  爽!

  老二的尖端捅入喉咙的感觉,让我一下子爽得哼哼了起来,女贼却因为咽喉

被异物刺激,险些吐了出来。我也不想一下子就把玩具玩坏,把老二稍稍抽出来

一点,冷笑道:「习惯一下,然后给我好好舔!」

  她呜呜了两声,像哭,但我没空管她心里在想什么,一耳光甩过去,命令道:

「给我动!」

  她只好按我的吩咐,小嘴一下又一下的吸吮起来……

  老二被樱桃小嘴吸吮的感觉很不错,我闭上了眼,享受着女贼的服侍,她柔

软的舌头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的老二上盘旋,酥麻的感觉从那小小的一根上弥漫到

我的全身,每一个毛孔都爽得不行。

  不过……这样的爽只持续了几十秒,然后我就腻味了!

  不得不承认,男人这种生物是很容易喜新厌旧的,尤其是在做爱这方面,同

一个花样只要稍稍多享受几十秒,就会开始觉得乏味。我一把抓住女贼的头髮,

将她的脑袋向后拉开,长长的老二从她的嘴里退了出来,上面还带着一丝晶莹的

唾沫……

  她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似乎有点好奇我为何不要她继续舔了。

  我「啪」地给好她一个耳光,骂道:「操你娘的,口技这么差还敢出来混。」

  女贼委屈得差点哭了:「又不是我主动要做这事,是你逼我的,我本来就不

擅长这个。」

  我冷笑道:「那你擅长做啥?」

  「不……不……我什么都不擅长……」女贼惊恐地摇了摇头。

  我才懒得搞清楚她究竟擅长什么还是不擅长什么,我现在只想尽量多玩一些

变态的游戏而已,在普通女人身上,有些动作还真不太方便玩,我曾经有过几个

女炮友,但和她们玩的时候,我都不会做得太过火。毕竟她们和我的关系里有一

个「友」字,得顾虑着她们在性爱中的感受。

  但是,对着一个带着刀子进我家里偷东西的贼,我不觉得自己应该温柔对她。

于是我将她推倒在地,让她的后背平躺在地板上,12月的天气,光滑的后背躺

木质地板上还挺凉的,但她活该,我也懒得管她冷不冷,直接骑到了她的身上,

将我的老二放在了她的双乳之间。

  她的双乳大约有C,向中间用力挤的话,倒也勉强能夹住老二,于是我就用

她的双乳狠狠地摩擦起来。常常在电视里看到日本女优给男人乳交,我本来以为

这个姿势会很爽,但遗憾的是C罩怀还不足以爽起来。

  我不禁低声骂道:「没用的废物女贼,胸部小得连夹个老二都夹不住,要你

何用?」

  她不禁低声啜泣起来:「是的,我没有用,你放过我吧。」

  「嘿!」她不哭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她一哭起来,我突然觉得非

常的兴奋,连她不算太大的胸部也让我感觉舒了起来,于是我用手挤压着她的双

乳,在老二上前前后后,来来回回地摩擦了几十下,伴随着她的哭声,爽感比刚

才起码提高了十倍。

  我摩擦的动作越来越快,唿吸也越来越急促。

  女贼意识到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赶紧偏开了头,但我伸手扣住她的双颊,

不让她移开脑袋,并且还把她的嘴强行捏开了一条缝……

  这时我的老二已经在她的胸部上摩擦到了最爽的巅峰,我立即将它从双乳中

取出来,塞进了女贼的嘴里。

  「呜……呜……」她拼命的挣扎,摇头,想要躲开,但她一点也没敢咬,我

知道她被我刚才连番的拳脚招唿打得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心思,所以现在的她仅仅

只是困兽之争罢了,眼泪大滴大滴地流下来,她以为用哭可以博得我的同情,但

却没想到哭声更加刺激了我的兽欲。

  我把满溢的精华全都喷进了她的嘴里,而且是咽喉的深处……喷射中的老二

不停地颤抖和鼓胀着,在她的喉咙时不停地喷射出我的精华,她感觉到咽喉被异

物顶住的难受,还有浓烈的精腥味直沖鼻端,她似乎想要干呕,但又怕我打她,

所以强行压住,那种难受之极的样子,让我更加的兴奋。

  我哈哈大笑着将老二抽出来了一半,在她嘴里左右乱捅,每天我捅到她的牙

齿,就给她一耳光,骂她:「操你妈的,你敢咬我?信不信我敲掉你所有的牙齿?」

  她被吓得不轻,只好尽量用嘴唇把牙齿包裹起来,不碰痛了我的老二。

  直到数秒之后,我的浓精已经喷射完了,老二也开始慢慢变软,这时我才终

于把它从她的嘴里抽了出来。

  「唔……」女贼马上就想把精液吐出来,但我的手掌也立即抽到了她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老子宝贵的精华你敢吐?」

  她全身一颤,不敢往外吐,只好硬生生地把浓精全都吞咽了下去。

  「很好,这样就乖了嘛!」

  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蛋:「很乖巧!你这么乖,我很满意。」

  「你……你已经爽够了,可以放我走了吗?」女贼可怜巴巴地问道。

  「爽够了?」我不禁笑了:「你二逼么?我才刚搞了你的嘴和胸而已,你身

上还有两个洞我没玩过,怎么可能就爽够了?」

  女贼闻言变色。

  但她也只能脸上变变色而已,她手脚被捆得死死的,没法逃也没法躲,除了

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我把她从地上拎了起来,假装温柔地道:「哎呦,在地上躺了这么久,身上

都弄脏了,来,咱们去洗个澡,我帮你洗得干干净净的,同时也让老二恢復一下

精神,咱们再来玩剩下的两个洞,你说好不好啊?」

  「啊!不好啊!」女贼大哭起来:「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偷你的东西了,

饶过我吧……」

  她的哭喊声让我越发的感觉到有一种统治般的爽感,我是不可能放她走的,

将她像麻布口袋一样拎起来,拖进了浴室。

  我把自己和她都扒得精光,打开了花洒,让温暖的水喷在我们两人的身上,

同时也开始给浴缸注水。她全身软绵绵的,一直在哭,而我的老二则在一点一点

地恢復着元气……

  浴缸里的水慢慢多了起来,等到水有了半缸的时候,她的哭声停了,也许是

我一时半会没有对她乱来,她心里安定了下来,居然不不哭了,这让我感觉到非

常不爽,不哭的女人有什么好玩的?

  我看了看浴缸里的水,突然有了个绝妙的主意,一把抓住她的头髮,将她的

脑袋按进了水里。

  她吓了一大跳,以为我要把她淹死,拼命地挣扎起来,但女人的力气能有多

大?我把她的头按在水下,她根本就没法挣扎,她的腰搁在浴缸的边沿,头在水

里,屁股很自然地高高耸起,就像一个雪白的小山丘。

  我的欲望也在这一刻被点燃到了极限,老二再一次焕发起了精神,我一只手

按住她的头,不让她把脑袋从水里抬起来,另一只手扶正了她的屁股,然后猛地

一挺腰,从后面插进了她的小穴。

  小穴很紧,很温暖,而且还有一层薄薄的阻碍。

  我他妈的顿时就楞住了,这女贼居然还是一个处女?我擦!女贼这种生物不

应该都是婊子么?怎么会有处女出来当贼?这也太奇怪了?我再想了想她生涩的

口技,被我非礼时还抵抗了一阵子,瞬间明白过来,这还真是捡到宝了啊。

  「咕噜咕噜咕噜……」脑袋在水下的她也许是想哭吧,但却只能吐出一长窜

泡泡,我估计这窜泡泡吐出来,她肺里保存的空气就要没有了,如果再不把她放

出来,她就会溺死,那就不好玩了,赶紧将她的脑袋从水里提了起来。

  她的脸刚刚离开水面,立即开始大口唿吸,好几秒后,「哇」地一声哭了出

来:「你……你怎么能这样夺走我的第一次?就算是刚才在客厅里的地板上强姦

我也好啊,怎么能在这里,用这样的方式搞我?」

  她的哭声让我心中爽上加爽,我不禁大笑道:「就是要这样玩才爽啊,哈哈

哈!」笑完,我又一次将她的头按进了水中。

  她再一次开始剧烈挣扎,但短时间内我不会将她从水里放出来了,我向后轻

轻地收了收腰,老二轻轻地退出来了一点,然后再猛地向前一挺,将她那层薄薄

的膜狠狠地捅破……

  • 虐奸女飞贼
  • 虐奸女飞贼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还没有睡觉,在书房里安静地玩着游戏。我这人也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玩点游戏,平时一门不出,二门不迈,当然也没有女朋友。而且我这人很奇怪,喜欢关上灯,关了音箱,安安静静地在夜幕里玩,我觉得这样玩游戏比较能集中注意力,不容易分神。今天晚上也和平时一样,沈浸于游戏的世
  • 860 05月10日
  • 穿丝袜高跟被捆绑虐奸爆菊花
  •                      穿丝袜高跟见网友玩却被捆绑虐奸爆菊花 作者:不详我很喜欢穿女装,尤其是性感暴露的女装,从早期喜欢丝袜,性感内裤高跟 鞋,然后发展现在自己打扮成性感的女人约网友见面玩,喜欢那种被当做风骚女 人狠操的感觉。 今天是周末,前几天约了一个网友,他是农大的的一个学生,
  • 167 02月01日
  • 虐奸少女小周绮(上)
  • 白马缓缓走在官道上,在它背上坐着个高大的男子一件及其宽大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一种中不时传来消魂的呻吟声,随着呻吟声的加大,衣服也跟着缓缓蠕动着,在衣服里这个来自现实的美丽少女,正穿着我给它穿上的性奴套装,我的大肉棍就插那性感套装其中的一个洞里,因为怕它抓不牢我的腰,我将它的腰,乳房,臀部和脖子全用
  • 94 01月31日
  • 虐奸少女小周绮(下)
  • 当骆冰快要又一次达到顶峰的时候,我微笑着在她耳边说:“你看那个人、是谁?”骆冰漫不经心地问道:“谁呀——”胯下速度却是一丝不减,抬眼望去,这一看,她的脸色猛地一变,只见外边进来了一个大汉,正是自己的丈夫文泰来,大惊之下,低头看来,我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本来面目,仿佛一道霹雷击中了她的脑子,骆冰凄惨地
  • 83 01月31日
  • 侠女虐奸史
  • 相传于当今江湖绿林中,堪称当代武林绝色侠女,而足以顷国顷城者,不出三美!第一位当然非刘婉陵郡主莫属!第二位就是阴山艾家寨千金,人称玉女仙姬的艾黎侠女!第三位则为玄冰宫宫主,人称旋冰仙子的巩利尤物!当然论相貌、身段、体态,我们的婉陵郡主皆堪称第一!而虽然艾黎仙姬略逊一筹,但身高一米六八的她,有着四
  • 128 01月31日
  • 虐奸
  • 欧阳珍珠是中环某大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今年二十八岁,从加拿大返港才两年,她外表文静漂亮,瘦长的个子,腰肢特别细,而胸围足足有三十六寸,但别看她外表文静,其实她办事能力坚定果断,因此老板也特别器重她,两年里面,由一个普通的办公室的小秘书提升到助理经理的职位了。欧阳小姐不但聪明能干,人又长得艳如天仙
  • 77 01月31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