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仇

上周六深夜姊姊带十七岁的妹妹、和表弟,在台北市广场喝露天咖啡,翌日凌晨零时许,妹妹与十三岁表弟因肚子饿,步行到两百多公尺外一处摊位买烤肉串,三人在一家网咖前遇台北派出所两名男警盘查,警员发现两人都未满十八岁,欲带回派出所遭拒。

我妈妈对警员表示家长就在XX市广场喝咖啡,我姊姊要向警察借手机通知,但警员不借,并请求一位女警支援,姊姊想请女警陪同找家长「我要打电话给我妈妈,妹妹她想找妈妈」

这位女警竟说:「手机电话费很贵,你要帮我缴嘛?」

女警竟开口威胁说,「一是乖乖跟我们走、二是我押妳们上车、三是我拿广播器叫妳的名字自己上车。」

我妈妈因为在XX市广场等不到女儿回来,骑机车前往了解,警方也把十四岁妹妹留下,将三人强行带回派出所,妹妹都已经哭了出来,只有10岁的小表弟跟姊姊比较镇定。

我妈妈获悉后赶到派出所,见三人面壁罚站,姊姊说:「那位洪姓女警说站不好就要半蹲。」

那晚的一个月回国的我才得知这件事情

姊姊对我说「汉连,你回来了啊」

我跟我姊姊说「听妈妈说上个月你们深夜去买消夜出了事情」

妹妹哭着说「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妹妹就抱住我说「他们说我站不好就要半蹲」

「她受到的刺激还真大」

我就摸着妹妹的头说「哥哥不就回来了吗,别伤心,哥哥会想个法子替你出头,等一下哥哥去买你最喜欢吃的雪花冰给妳吃,别害怕」

我温柔摸的妹妹的头

家中我最疼爱的就是妹妹,敢欺负我妹妹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

姊姊把我拉到厨房对我说「汉连,你想做什么,妈已经去申请国赔了」

我说「在美国我可不是白混的,可是在美国学到不少好技术,不好意思,我要先回房间」

我将之前买的金属瓦斯狙击枪拿了出来并且拨打了国际电话「雪莉,你能不能寄那个东西来给我,就是我上个月跟你提到的那个,我不需要真正的子弹,运费跟道具费我会出」

等到了三天到四天之后,雪莉寄了我需要的东西来给我,而且是走私来的,不能以正常管道寄过来,我将枪枝改造成麻醉枪,是雪莉教我制作的,雪莉是我在美国高中的就读认识的女性朋友

我改造好麻醉枪枝时,脸部带上麦可迈尔斯的白色面具和一身麦可所穿的的道具衣服,拿着麻醉枪

我从妈妈的触控手机看到那位女警的面貌

有看过月光光心慌慌吗

我深夜看到警察在附近巡逻,我躲在台北市广场一栋白色大楼,我很巧妙进入大楼顶楼

那是因为警卫被我打了一枪昏睡了过去,被我拖到地下室

我拿着妈妈的触控手机看着那位女警的面貌

终于她出现了

我观察下附近有没有其他的警员,我这时冷笑了一下

「噗嘻嘻嘻嘻,没人了,我看妳能跑到哪里去」

我故意将顶楼的砖块,砸了下来

这位恶质的女警果然见状跑了过来

我狙击那位女警的身子打了一枪,她刚刚好被我命重昏迷过去

「噗嘻嘻嘻嘻…正中红心」

我等着这位嚣张的女警醒来,我将她搬到大楼的顶楼

我拿着她的配枪

「请问妳找这个吗」

女警见了我这身穿着吓了一吓「你是谁!!!!我怎么被铐住!!!!你这是什么装扮!!!!快放了我!!!!」

女警双手被铐在头顶,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我摸着她清秀的脸蛋「妳长的挺漂亮的吗,但是心肠却是如此复黑,身材挺姣好的吗,从妳的身分证来看,洪丝薇这名字真好听」

我打量她的身材

「你这个变态的杂种!」女警尖叫道

我走近她的身前,开始解开这位女警制服上的纽扣

我一边淫笑

着继续一颗一颗地解开纽扣,松脱她的上衣。他把手伸进衣料下面,摸着她的乳房,女警愤怒的扭动身躯,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我会逮捕你的!!!!!」

我的手指一直女警裙子伸到阴部上方,她穿着连蕾丝内裤,手指硬塞了进去

「蕾丝内裤,原来妳也这么骚啊,洪丝薇警官」

「唔…嗯…啊!我会…抓…嗯…啊」

女警愤怒的呻吟着

我将她的警裙拉了下来,手指狂深入她的阴道体内

…嗯…啊…嗯…啊」…嗯…啊」你…给…我…住…」

我淫笑着「噗嘻嘻嘻嘻…多么刚强、贞洁的女警啊,妳应该有男朋友了吧…噗嘻嘻嘻嘻…」

洪丝薇警官对我说「啊!住手!住手!你这无耻的畜生。」

我扑了上去,强吻着洪丝薇的肩膀,双手则在她赤裸的乳房上又抓又捏,随便我玩弄,36E的罩杯的乳房真是柔软。

我马上吸着她的乳头,另外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

「啊!啊!住手!」失去反抗能力的洪丝薇只有羞耻地呻吟着。

我对洪丝薇裸身的女警制服拍了起来

「啊!别这样!」

我边拍边淫笑着

「噗嘻嘻嘻嘻…妳的粉红色的乳头都硬了呢,明明嘴巴说不要,身体还挺诚实的吗,噗嘻嘻嘻嘻,看来今天我是要定妳了」

半裸身的洪丝薇展现在我的面前,被我拍下了无数裸照,

「准备上传网路。」

「我不会说的!!!!啊啊啊!!!!求你!!!!放了我吧!!!!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到底是谁!!!!」

我将裤子拉鍊拉了下来露出硬梆梆的肉棒,首先先用洪丝薇粉红的乳头磨擦得我的龟头

「用乳头磨擦真是舒服,龟头都性奋留出不少的前列腺液了」

我看着36E的乳房,二话不说把她压在地上跨在她的腰部将她的巨乳夹着我的肉棒玩起了乳交

洪丝薇留着泪「竟然用我的乳房…」

「肉棒上下摩擦着她的乳房将近了五分钟,在继续下去我一定会射精的,反正我都快要高潮了…玩玩深喉也不错…」

「顺便用口帮我含进去,你敢咬的话,小心我会将手机里的照片散佈出去…噗嘻嘻嘻嘻…」

洪丝薇脸红看着我硬梆梆的大肉棒「帮你含就不会把照…」

我马上抓起洪丝薇的头部「给我含就是了!!!!」

「…唔…不…咕唔…呜嗯…」

我抓着洪丝薇的头部一直进进出出的逼迫她帮我口交

「被女警口交的滋味还真不错,嗯…真舒服…」

强逼口交三分钟后的我,我终于爽到受不了当场对洪丝薇口爆

「呜……!!!!!」

洪丝薇口中满满都是我的精液,强逼深喉真是爽到飞上天了

「哈啊…哈啊…哈…都给我喝下去…」

洪丝薇咳了起来「咳咳…嗯…咳咳咳…」

看着平日里威严的女警现在在自己的面前孤立无援任由自己玩弄的样子,我急切地想要佔有她。我褪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强行趴下她的警裙

洪丝薇的身体颤抖着,她低声地抽泣着对我哭着求饶:“求求你,放了我吧」

我马上强吻着洪丝薇,洪丝薇流着泪用了她的香舌回应了我

我把二度硬起的阴茎对准洪丝薇的阴道便用力插了进去,随即猛烈地抽插起来。强姦仍旧穿着警察制服的洪丝薇无论如何是一件令人羡慕的事情

「不要…唔…不…咕唔…呜嗯…嗯嗯啊…求…嗯啊…啊…」

我抱着洪丝薇的腰部强行抽插

洪丝薇一直声吟着「嗯啊啊啊…嗯嗯…好…爽…你…嗯啊嗯啊…」

「来了…哈啊…哈啊…高潮了…啊…不行了…妳的体内夹的我好紧…我会…啊啊啊啊啊!!!!」

我终于将滚烫的精液爆射在洪丝薇的阴道内

我临走前把她的警察制服温柔的穿好

「下次再好好的服务我吧,如果妳敢抓我……」

我指着旁边的摄影机「看看旁边的摄影机,我会卖给我认识的好友一直流传下去」

洪丝薇全裸看着一旁的摄影机蹲在一旁泣不成声的哭泣着

我对她耳边说「顺便帮我生孩子吧,看来今天是妳的危险期,噗嘻嘻哈哈」

洪丝薇终于身心濆溃大哭起来

我临走前小声说「这是替我最爱的妹妹復仇」

  • 报仇
  • 上周六深夜姊姊带十七岁的妹妹、和表弟,在台北市广场喝露天咖啡,翌日凌晨零时许,妹妹与十三岁表弟因肚子饿,步行到两百多公尺外一处摊位买烤肉串,三人在一家网咖前遇台北派出所两名男警盘查,警员发现两人都未满十八岁,欲带回派出所遭拒。我妈妈对警员表示家长就在XX市广场喝咖啡,我姊姊要向警察借手机通知,但警
  • 867 07月07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四章 可以报仇了2
  • 小伙也认出我,误以为我是技上门的,楞在原地,左看右看不知如何是好。 「你老板在不?」我直接问。 「在里面睡午觉。」小伙指着里面房间,唯唯诺诺的说。 还真会过日子,都三点了还睡。「快去叫他出来,说有生意上门。」我郁闷道。 「哎,都快一个月没活干了。」听说我不是来找麻烦的,
  • 137 02月04日
  • 欲海沉沦: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 第二零三章 可以报仇了1
  • 接下来日子,期间放假时梁玉珍叫出来,两家人一起吃了顿饭。两个女人玩的很开心,我和霍立翔很郁闷,她们欢乐的逛街,我们跟在后面提东西,付账。 那晚的事情,让肖阳很上火,过了两天就假借视察,到我办公室数落了一番,什么我不会做人,竟敢耍他之类,反正说的全是我不是,他也不反省下自己。 事情已
  • 130 02月04日
  • 报仇-奸妻
  • 一天下午,装修工人丁原,因为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他开门入屋,刚想入房,发觉房门虚掩,里面有男女的说话声。丁强驻足仔细一听,原来是他二十五岁的太太和同乡曹强。曹强和另外两个男同乡租住这里的另一间房。 丁原疑心太太红杏出墙,便悄悄从门隙偷看,祇见丁太太身穿薄得几乎透明睡衣和内裤坐在床上,她没有内衣,一对
  • 175 02月04日
  • 【FUN享】【妖精们的报恩和报仇】
  • 阿兵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猎人,死在他手中的小动物多不胜数。只是虽然在小村里也算上富有的阿兵,今年已经年过三十,却依旧没娶上婆娘。村里的姑娘竟然没一个看上阿兵的,媒婆踏遍了周围十来个小村,都没能给阿兵找上个合适的婆娘,这事邪门的很。 村头小庙里的阿吉大师跟阿兵说,极可能是阿兵这辈子杀生过多,造了太多杀
  • 132 02月03日
  • 报仇
  • 上周六深夜姊姊带十七岁的妹妹、和表弟,在台北市广场喝露天咖啡,翌日凌晨零时许,妹妹与十三岁表弟因肚子饿,步行到两百多公尺外一处摊位买烤肉串,三人在一家网咖前遇台北派出所两名男警盘查,警员发现两人都未满十八岁,欲带回派出所遭拒。 我妈妈对警员表示家长就在XX市广场喝咖啡,我姊姊要向警察借手机通知,但警
  • 111 02月02日
  • 身残志不残,胯下钢枪报仇怨
  • .我是一个可怜的人。二十四岁了,仍是处男一名。在外表上看来,我是并不可怜的,因为我的样子生得相当端正,也有一技之长。我是一间广告公司美术主任,我有很高的美术天份。但是我却比别人短了一截。这并不是说我的阳具。我的阳具不但正常,且比平常人还优胜一些。我是指我的腿。我的腿没有了一截。下面一截虽然已经装
  • 154 02月01日
  • 妖精们的报恩和报仇
  • 阿兵是村里数一数二的猎人,死在他手中的小动物多不胜数。只是虽然在小村里也算上富有的阿兵,今年已经年过三十,却依旧没娶上婆娘。村里的姑娘竟然没一个看上阿兵的,媒婆踏遍了周围十来个小村,都没能给阿兵找上个合适的婆娘,这事邪门的很。村头小庙里的阿吉大师跟阿兵说,极可能是阿兵这辈子杀生过多,造了太多杀孽
  • 143 02月01日
  • 为报仇上了表姐
  • 本人的爷爷有4个女儿,我爸排行最小,4个女儿生的还是女儿,我是独子独孙,所以本来这次拆迁邻居都说咱家是不用烦了,我结婚的房子是肯定有了。我淡淡一笑,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大帮着老三和我们争房产闹的我简直都要暴走了。老大生了2个女儿,老大估计比我爸得大个20岁了,所以那大表姐的儿子,也就是我外甥都已
  • 144 01月31日
  • 蔡瑞虹忍辱报仇
  • 蔡瑞虹忍辱报仇2003/10/14发表于:羔羊酒可陶情适性,兼能解闷消愁。三杯五盏乐悠悠,痛饮翻能损寿。谨后化成凶险,精明变作昏流。禹疏仪狄岂无由,狂乐使人多咎。这首词名为西江月,是劝人节饮之语。今日说一位官员,只因贪杯上,受了非常之祸。话说宣德年间,南直隶、淮安府、淮安卫,有个指挥使姓蔡,名武。家
  • 125 01月31日
  • 报仇-姦妻
  •  一天下午,装修工人丁原,因为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他开门入屋,刚想入房,发觉房门虚掩,里面有男女的说话声。丁强驻足仔细一听,原来是他二十五岁的太太和同乡曹强。曹强和另外两个男同乡租住这里的另一间房。丁原疑心太太红杏出墙,便悄悄从门隙偷看,祇见丁太太身穿薄得几乎透明睡衣和内裤坐在床上,她没有内衣,一
  • 161 01月2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