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一男的脱衣麻将

「三筒。」姗姗

「砰…二索。」志杰

「到了。」筱珮

「又我放枪…。」志杰

大概对面三家都是女的,志杰挺不专心的,算牌连连失误,带的皮包也缩水一半了,不过志杰也是冲着她们来的。

上家是好友裕民的妹妹筱珮,刚大学毕业不久,几天前跟男友订婚了,而下家是她的大嫂,裕民的老婆雅雯,不久前偷偷和志杰勾搭上了,而对家坐的是同栋大楼内的人妻姗姗,长得像朱茵不过更艷丽一些,三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比小五岁的雅雯还年轻,以前似乎是华航的空姐,因老公最近事业有成所以辞职了,现在专职家庭主妇,所以是目前半固定牌咖之一。

一小时多前志杰接到雅雯打来约打牌的电话,原本志杰想拒绝的,毕竟刚职晚班回家想睡觉,随便问了句牌咖有谁就想打发掉,不过一听到牌咖里有那美艷的姗姗马上清醒,虽然没什么机会勾搭上,不过志杰一直是机会主义者,能看就看,偶尔在搓牌时还能摸摸小手,弯腰还能看到快从胸罩掉出来的大胸部。

体魄强健的志杰,特战队士官退伍,要不是被以前认识的长官拉到现在的公司当豪宅保全,志杰可能还在垃圾小公司领两三万薪水,想说还年轻一天不睡也不会死,索性直奔楼下雅雯家。

又打一圈后也快中午了,雅雯提议休息吃点东西,她煮个面,于是大家散场,雅雯进厨房,筱珮打开电视看着,而姗姗则跑到厕所去了,志杰还在位置上检讨刚刚的不冷静,不过是摸了几下小手就脑袋发热,现在钱包见底了。

不过三个女人啊,雅雯就不用说了,不只摸过还干过不少次了,裕民的妹妹筱珮倒是时常紧张的缩回,而主要目标姗姗则是常常摸上时笑吟吟的看着他,让志杰感觉好像很有机会,不过现在人都不在,偷偷的摸进厨房。

雅雯正在等水滚,顺便准备一下配料,志杰摸进厨房搂着她的腰时才发现。

「哎你太大胆了辣!她们都在外面耶!」

「一个看电视一个上厕所,没事啦。」志杰毫不在乎的上下起手,撩起雅雯的毛衣并将两人的裤子都拉下一半,毕竟还是怕另两人走进来。

「唷~怎么是湿的?」雅雯当然不好说打电话叫志杰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喔…。」让志杰插入时雅雯还是忍不住小声地唿出来,就算经过这么多次了,依然对这比老公大一圈的巨物很有感,而且对志杰的体力赞不绝口,明明同一单位服役怎么差这么多,不过她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只是同单位的文职官。

「妳小声一点啦,说我大胆自己还那么大声。」志杰在雅雯身后冲撞着,发出“啪啪”声。

「那你还那么大力…哼嗯,你干的声音明明也很大。」

志杰也很无奈,谁让雅雯的肉臀那么爽,一忍不住就想冲刺,宽厚的肥臀就算小力些也会发出声音。

尝试抬起雅雯的右腿,看声音会不会小一些,只剩单腿站立的雅雯又被干了几分钟后终于站不太住了,将手肘撑在流理台,一边摀住嘴防止冲击下叫出声来。

而在客厅看电视的筱珮听见厨房莫名其妙的声音,以为大嫂在剁鸡,“不是说要煮面吗?”筱珮决定去帮忙一下。

「大嫂要帮……。」发现两人正忘情的抽插着,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但筱珮却将注意力集中在抽插部位。

而刚刚还忘情抽插的两人也听到筱珮的叫唤,转头才发现人已经走进来了,由于跟预想剧本不一样,两人停住傻在那边,“这傢伙走路都没声音呀!应该买小孩穿的啾啾鞋给她”志杰心想。

「筱珮怎了啦?怎么站在这里发呆?」又一人走了进来,姗姗倒是没那么惊讶,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微笑着。

「好了好了,先煮面,水滚了唷!」姗姗先开口当起和事佬,等两人穿好衣服便把志杰和筱珮带到客厅,

一阵沈默,直到雅雯煮好面端了上来,四人也安静地吃着。

「那个…我说。」还是由年纪最大的姗姗开口说话。

「志杰不希望传出去吧?雅雯也是吧?那这件事就这样当没发生过,筱珮也不要跟你哥多嘴,没什么大不了的。」

「等等就继续打牌,不要想那么多。」

「呃…我就…我看我就先回去,我也输得差不多了。」早上输得最多的就是志杰,同时也想藉机脱身,回家冷静一下。

「这怎么行呢!你走了不就缺一咖了?」姗姗率先不同意。

「就是志杰哥,可以先欠着啊。」筱珮也开口要志杰留下,但是志杰还是坚持想走。

「不然你没钱的话…就…就就打脱衣麻将?对!就脱衣麻将。」姗姗一开口就说出这惊人的名词。

「那怎么算?」提问的正是筱珮,志杰和雅雯可不敢再多说一句。

「就…一台一件,戒指项鍊手环都各算一件,袜子一边一件,超过的话变成一个命令,还有问题吗?」姗姗补充着。

「那隐形眼镜跟耳环呢?」筱珮又问。

「都算两件,谁戴隐形眼镜?」筱珮才说如果隐形眼镜一边算一件的话她要去换,当然被另三人抵制了。

于是算下来筱珮最多,眼镜、耳环、外套、上衣、内衣、裤子、内裤、袜子、手表和拖鞋共可以输十三台。

最少的正是志杰,冬天居然只穿吊嘎、短裤加内裤,连室内拖鞋都没穿,只有三台的扣打可以输。

筹码最多的筱珮复合同意玩,剩下的两人没有发言权,于是就这样开始了。

「哈哈!自摸!三台!哇哈哈哈。」没想到志杰下午手气超好,自摸了两次,虽然也放枪了两把小屁胡,不过还有件内裤可以穿。

看着三位女人脱衣大饱眼福,雅雯剩内衣裤,而对面的姗姗正在脱裤袜,背对着志杰翘着屁股,看得志杰不停吞口水,这时放枪不少次的筱珮连内裤都脱了还差一件。

「怎么妳还差一件喔?」筱珮脸红点了点头。

「那…帮我打出来?」看着筱珮没整理过的阴毛吞了些口水。

「现在?」筱珮问志杰,志杰想说没那么急可以等一下,不过姗姗先抢答了,要求命令每次直接阅现。

手发着抖缓缓摸向不久前看到的肉棒,刚刚看见时在脑海里跟未婚夫的比较过了,而现在手伸进志杰的内裤里,握住后差别感更大“…果然输很多啊”在心中帮未婚夫QQ。

「那还有一只手继续打吗?」志杰询问其他人的意见,都同意后又开始新的一局。

不过这次打到底都没人胡,而志杰的注意力也都在牌上,筱珮手痠了,毕竟手伸那么远实在不怎么好施力。

「志杰哥…手痠了啦,能不能等等再继续。」开口向志杰求着,而正在兴头上的志杰一口答应,让筱珮能好好的用双手打麻将。

继续下一局后,这次轮到雅雯赢了,两台,姗姗放的枪,大方地起身脱去最后的衣物,一件内裤,问要下什么命令,雅雯考虑了很久,顾及对方手上有把柄,要姗姗把手指头一节大小的骰子塞进小穴,姗姗毫不扭捏的拿起三颗骰子走到志杰旁边,把脚踩在志杰所坐的椅子上,大开的双腿让志杰看清楚整理过的阴毛,将骰子一颗一颗的塞进去,还加码一个没在使用的麻将子,然后下腹一用力将塞在小穴的几样东西“噗啾噗啾”滚到地上。

志杰眼明手快捞了几个,还趁大家都不注意时把麻将子藏进麻将桌的筹码盒中。

也不知道是摸了“金鸡”还是怎样,这局筱珮手气不错,手上碰了些大牌,雅雯一不小心还放枪给自己的小姑吃。

「哇!大嫂亏大了,四台…,嘿嘿嘿!脱掉脱掉!内衣内裤还欠两个命令。」筱珮开心得又叫又跳,完全忘记自己全身光熘熘,不大不小的胸部随着跃动抖着。

「那…命令是…嗯我想想再看一次你们做爱。」看自家大嫂脱个精光,筱珮说出心中的想法。

「现在?」雅雯内心有些复杂,当着自己小姑和姊妹牌咖面前和偷情已久的男人做爱,有些难为情,不过…好像很刺激。

志杰让脱光的雅雯趴在牌桌上,从后面干起用了不少次依然爱不释手的大屁股,原本专心抽插的志杰在刚想改变姿势时忽然发现姗姗一直坐在对面椅子上,对上眼后姗姗忽然挑逗的眨了眨眼,还伸出舌头在嘴唇舔了一下,极尽抚媚。

原本想刚改姿势的志杰忽然不改了,盯的姗姗看,狂干着雅雯。

发现志杰意图的姗姗笑着站了起来,绕过麻将桌站到疯狂抽插的两人身边。

志杰的视线随着姗姗移动,原以为姗姗只是想站近一点好看清楚,不然就是想靠近,让自己盯着她的脸更好意淫,没想到姗姗一低下头,嘴吸在奶头上,还撩着头髮好让自己看清楚吸舔乳头的模样。

志杰内心只有一个字“爽!”,虽然以前当兵时体力好,还没结婚前曾经叫过两个大学生一起玩双飞,两天跟那两位大战十多回合,不过那种萍水相逢的根本没感觉,眼前这位可是朝思暮想的美人儿啊,身下的雅雯虽然差了点,不过不管脸还是身材都大胜当初那两人,一旁还有个刚大学毕业的小美女看着。

「这这不…不合游戏规则吧?」看到姗姗的行为筱珮跳出来说话了。

连眼镜都脱掉的大近视,筱珮看不清楚两人做爱的样子,不过还是安分地坐在椅子上观赏,看到姗姗离开座位时,原本想跟进的,不过看她吸着志杰哥的奶头时反而觉得不合规矩了。

「姗姗姊又没赢,为什么可以这样!志杰哥也没说这个命令。」筱珮皱着眉头,感觉好像其他人都不好好按照游戏规则,自己好像被冷落了。

「筱珮啊,都到这个地步了还管规则,还有!不要以为我没看到,妳刚刚手都在做什么啊?」姗姗展开强力反击,刚刚就发现那小妮子手放在胯下偷偷动着。

筱珮被说中脸红着,想了想还是决定靠近一点,还将椅子搬了过去,拿起眼镜戴上避免错过好镜头。

而志杰听姗姗这么说也放开了,左手扶在雅雯的肥臀上,肉棒抽插着小穴,并大胆的将右手伸到姗姗胯下,用手掌心揉的阴蒂,中指和无名指插进小穴内抠着。

筱珮看他们玩开了,自己只能看,也不甘寂寞,将双腿缩到椅子上张开,用左手自慰着小穴,右手着摇着志杰要他看自己自慰。

「志杰哥看这边啦,看我嘛,你看我这里已经这样了。」筱珮平跟跟婚夫在一起时还没这么好色过,未婚夫甚至没看过自己自慰,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淫荡什么。

这时趴在桌上的雅雯迎来第二次高潮,抖个不停,听到自己的小姑说出那些话,才发现原来这小妮子也有这好色的一面,而自己好像差不多…。

志杰也有些惊讶,平常文静乖巧的好友妹妹,甚至连脏话都没听她骂过。

「那我现在可以改命令吗?刚刚那个打手枪没做完…。」志杰跟筱珮确认后便要筱珮侧躺在椅子上,命令她舔自己大嫂的阴蒂,而且要她大腿张开自慰。

不过这姿势不好做,只有一张椅子没有太多支撑点,筱珮又搬了些椅子过来,舒服地躺在椅子上舌尖舔着自己大嫂的阴蒂,右腿挂在椅背上,让大腿张开,在确定志杰能看清楚小穴后自慰了起来。

雅雯的体质特殊,大概是家族遗传,阴毛量稀少,腋毛则是长不出来,令身旁的姊妹都羡慕不已,免去除毛的麻烦和金钱开销。

筱珮看着自家大嫂的小穴,被女人手腕般粗细的肉棒抽插着,拔出来时还带出小穴里的嫩肉,透过稀疏的阴毛找到阴蒂小肉蔻。

不过由于筱珮想舔到大嫂的小穴必须撑起身体,单手支撑又要自慰时在不怎么好动作。

「志杰哥能不能用手帮我,帮我挖小穴穴。」感有些粗糙的手指插入小穴后,在里面一个很舒服的地方抠了起来。

「嗯好舒服。」筱珮享受着志杰的手指,空出来的手伸过雅雯的胯下,摸着志杰肉棒下方的那根筋,然后再用掌心托住那副硕大的蛋蛋,“好大…”在心中跟未婚夫的比较起来。

几分后雅雯迎来第三次高潮,志杰也毫不客气地趁雅雯阴道收缩时猛插了好几下,拔出射到筱珮的手上,不过还有些喷过头,沾在筱珮额头上。

大概当天第一发,量特别多,筱珮看着手中的精液,“这个量要是射在里面一定会怀孕的吧!”有些害怕的想着,要是志杰要干自己的话,一定不能让他射在里面,不过身体却因为浓臭的精液兴奋的抖了起来。

志杰拔出肉棒后雅雯仍维持着趴在麻将桌上,不过没什么反应,姗姗过去看了一下,雅雯眼睛半闭翻白眼,吐着舌头口水都流到麻将桌上了,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她怎么这样了…,不会出事吧?」姗姗有些担心的问着。

B4
B5
B6
  • 三女共侍一夫
  •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得大地一片金黄,晚风带来一阵阵的清凉,陆家豪华的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位美艷的妇人,正在亲亲热热的话家常,一位是女主人陆太太,另一位就是陆太太的大表姐蔡太太苏美玲女士。晚饭刚刚吃完,坐在沙发上聊着。「表妹,妳在电话中说有要事和我商谈,到底是什么事嘛?」「表姐,在这件事未谈
  • 1669 2023-11-22
  • 三女一男的脱衣麻将
  • 「三筒。」姗姗「砰…二索。」志杰「到了。」筱珮「又我放枪…。」志杰大概对面三家都是女的,志杰挺不专心的,算牌连连失误,带的皮包也缩水一半了,不过志杰也是冲着她们来的。上家是好友裕民的妹妹筱珮,刚大学毕业不久,几天前跟男友订婚了,而下家是她的大嫂,裕民的老婆雅雯,不久前偷偷和志杰勾搭上了,而对家坐的
  • 4225 2022-11-01
  • 我和国三女生的一段情
  • 她,是栖身在我家邻近某所国中的女学生,也是刚搬来不久的邻人,住我家楼上,也就是最顶楼。最近几年来小孩子成长发育愈来愈好,才国三的她就已亭亭玉立。长髮的她,老是绑着马尾,让人清楚地观察她喷鼻白的颈子。每次薄暮我回抵家,老是观察她坐在楼梯口邻近,我又清楚她又忘了带钥匙了。我望着她问道:「怙恃不在家吗?
  • 5101 2022-08-16
  •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二集 (10)三女同眠 捣碎花心射玉颜
  • 古香君在李瑟的手段下终于情欲大动,再无睡意,也热烈的迎合起来,她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嘴里呢喃着肉麻的情话,李瑟听得更是动情,抵住玉户大抽大插起来,古香君内里某处给李瑟抵着,酸麻得直抽气儿,死命地夹紧。 李瑟只觉古香君玉户窄紧依旧,内里却是汁饱浆稠,如此神奇殊异,心中销魂,只觉整根肉杵油浸
  • 658 2022-02-05
  • 仙道炼心(情色版)-第二集 第一章 三女同眠
  • 李瑟和古香君在杭州的妓院里正调笑方浓时,却被人拉走,去和那王小姐结拜为兄妹去了。 在众人热烈的欢唿声中,李瑟和那王小姐结为兄妹,此时这里可是汇集了杭州许多的头面人物,李瑟虽然无所谓,可是见那王小姐喜欢,又加上气氛热闹,心里也就高兴了。 见王小姐脸红扑扑的,像个大苹果一样可爱之极,李
  • 652 2022-02-05
  • 纯情的高三女生 看漫画自慰
  • 刚升上高三的我,是我爸妈最疼爱的独生女儿。我爸是当汽车经纪的,而妈却是音乐老师。他们的感情从结婚到现在,都维持得非常好。我这个女儿可说没有找错地方来投胎,这实在是一个很和谐的家庭。我老爸的老朋友郭大叔夫妇是住在我家的隔壁。当我四岁的小时候,郭先生喘气喘得气不过来,到我家跟我爸妈说,他的老婆刚刚诞下一
  • 1659 2022-02-04
  • 三女共侍一夫又名家教情事
  • 林宏伟自幼父母双亡,被孤儿院收养长大,所以自小就养成克苦耐劳的独立个性,从读国中开始,就半工半读的完成大学的学业,现任职一家**大企业公司,担任有关英文业务之处理事项,生活尚称煳口,在这个工商业发达,到处都是竞争的对手,职少人多,人浮于世的社会中,能求得一职,也算是幸运儿了。若无人事背景,别说升迁加
  • 920 2022-02-04
  • 给高三女生做家教
  • 大四下学期,我一直盼望着的幸福日子终于到来了。课程上完了,工作搞定了MM分手了,做毕设的导师也不鸟我了,自从我上小学以来就没有觉得日子那么地美妙过!每天要思考的事情就是白天上哪打球啦,晚上去哪喝酒啦看A片是看白石的还是看小泽的啦,是上mop去看YY文还是自己写YY文啦……总之一句话,这过的就是神仙般
  • 1325 2022-02-04
  • 风骚的大三女大学生
  • 我经常加班,所以有机会不回家,无聊的时候在网上瞎逛,跟几个女网友聊过,后来跟两个上过床,其中一个叫喵喵.喵喵当时还是大三的学生,不仅漂亮身材也好,还学拉丁舞,是他们学校里的明星。认识她是工作上的原因,我被邀请到高校BBS上进行创业辅导,她加了我好友,之后转到QQ上聊,凭着对互联网的专业知识,一时获得
  • 523 2022-02-04
  • 我干了同学一家三女,极度淫荡!
  • 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她的妹妹徐蕾,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和我同班。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妈妈不甘寂寞,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常抄徐蕊的作业,因为和她同桌,考试时也抄她的卷子,所以成绩还不错。19岁时,我们一起升到大三。
  • 1372 2022-02-04
  • 同学一家三女让我上
  • 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她的妹妹徐蕾,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和我同班。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妈妈不甘寂寞,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常抄徐蕊的作业,因为和她同桌,考试时也抄她的捲子,所以成绩还不错。18岁时,我们一起升到高三。
  • 786 2022-02-04
  • 都市制服(一家三女)
  • 都市制服(一家三女)字数:5699字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她的妹妹徐蕾,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和我同班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妈妈不甘寂寞,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常抄徐蕊的作业,因为和她同桌,考试时也抄她的卷子,所以成绩还
  • 517 2022-02-03
  • 希腊三女神(女神物语)
  • 从前希腊有一个国王,叫做珀琉斯,这位勇敢而年轻的国王娶了海神波塞冬的女儿忒提斯为妻,婚宴那天,珀琉斯和忒提斯大宴尊贵的人间宾客和奥林匹亚山上的众神。不过,他们独独漏掉了厄里斯,因为她是着名的「战争」与「嫉妒」女神,她那阴沉而可怕的脸就是神都不愿看见。恼怒的厄里斯发誓要报复,但是波塞冬的
  • 464 2022-02-03
  • 江湖三女侠之冯瑛
  • 自从天女与冯瑛发生误会,天女负气出走后,经天十分生气,认为母亲把他的情人气跑了;对父母渐渐疏远。 一日,他在后山遇上了我赤阳掌杨彬,他和我动了一战,他败后我无意杀他反夸他功力不凡,又用词激起了他 的遗恨。我给了他一包药粉说弄得冯瑛肚疼报复! 第二天晓澜在外面教徒时,经天看着冯瑛那娇如少女美似兰花
  • 498 2022-02-03
  • 梅花三女侠之戏班捆绑表演
  • 第一章捆绑表演1 从刘财主那里抢到近千两黄金、三万两银票和一大批珠宝玉器,清儿她们欣喜万分,只有傲雪因为一时失误险 被刘财主侮辱而有一丝不快。何蓉清儿两姐妹自然知道傲雪的心思,立即拉着傲雪去苏州买了好几件漂亮的真丝衫 裙,加上傲雪原本天性乐观,看在得到如此多财宝有所补偿的份上,很快就渐渐淡忘,又开
  • 827 2022-02-03
  • 情色射雕三女蒙难
  • 欧阳克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风流韵事,近来他春风得意。 桃化运不断,接连奸污了三个精品美女穆念慈、华筝公主、程谣迦的处女身。 次次奸污都令欧阳克回味无穷。 欧阳克看着杨康和穆念慈幽会后,穆念慈在回家途中被欧阳克擒住,被欧阳克带到船上,欧阳克看到穆念慈玲珑的身材、娇怯的模样,更是心痒难忍、爱不释手,忍不住
  • 490 2022-02-02
  • 纯情的高三女学生
  • 刚升上高三的我,是我爸妈最疼爱的独生女儿。 我爸是当汽车经纪的,而妈却是音乐老师。 他们的感情从结婚到现在,都维持得非常好。 我这个女儿可说没有找错地方来投胎,这实在是一个很和谐的家庭。 我老爸的老朋友郭大叔夫妇是住在我家的隔壁。 当我四岁的小时候,郭先生喘气喘得气不过来,到我家跟我爸妈说,他的老婆
  • 1114 2022-02-02
  • 同学一家三女叫我一锅端 完结
  • 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她的妹妹徐蕾,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和我同班。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妈妈不甘寂寞,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常抄徐蕊的作业,因为和她同桌,考试时也抄她的卷子,所以成绩还不错。19岁时,我们一起升到大三。
  • 463 2022-02-02
  • 都市制服一家三女
  • 都市制服(一家三女)字数:5699字我有个高中女同学叫徐蕊,她的妹妹徐蕾,她们是一对双胞胎,和我同班。她们姐妹俩出生不久,开的士的爸爸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的妈妈不甘寂寞,傍上一个开酒店的大款不久就又结了婚。我是学校的举重冠军,学习成绩不怎么好,常抄徐蕊的作业,因为和她同
  • 419 2022-02-01
  • 渔农三女
  • 1992年,湖北荆门地区,仍有许多渔民长年漂在湖泊之中,他们以捕鱼为生。打鱼卖鱼,生儿育女,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的骚动和欲望,都渲泄在了一条条小船上。由于他们生活在水的世界里,很少和外界来往,陆地上生活的人很难了解、知悉他们,他们的生活对于现代都市人来说是一个不解之谜。话说在荆北湖区里,有一户渔
  • 410 2022-02-01
  • 给高 三女生做家教
  • 大四下学期,我一直盼望着的幸福日子终于到来了。课程上完了,工作搞定了MM分手了,做毕设的导师也不鸟我了,自从我上小学以来就没有觉得日子那么地美妙过!每天要思考的事情就是白天上哪打球啦,晚上去哪喝酒啦看A片是看白石的还是看小泽的啦,是上mop去看YY文还是自己写YY文啦……总之一句话,这过的就是神仙般
  • 573 2022-02-01
  • 三女共侍一夫
  • 林宏伟自幼父母双亡,被孤儿院收养长大,所以自小就养成克苦耐劳的自力个性,大读国中开端,就半工半读的完成大学的学业,现任职一家某大型企业公司,担负有关英文营业之处理事项,生活尚称煳口,在这个工贸易蓬勃,到处都是竞争的敌手,职少人多,人浮于世的社会中,能求得一职,也算是荣幸儿了。若无人事背景,别说升迁加
  • 475 2022-01-31
  • 武当传人在异界之三女放荡
  • 张浩为了调查军队被杀一案赶往精灵森林,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家中三个美女正在被四个男人玩弄……只见艾丽西亚乌亮光泽的秀发写意地披垂下来,全没半枝簪钗;完全没有穿上外衫,艾丽西亚上身只有件小肚兜,而且小的不可思议,下边修平,仅只掩到胸腹交接之处,纤巧细致的小蛮腰全无遮掩地暴露出来,肚兜上边中间挖空了大半
  • 495 2022-01-31
  • 三女蒙难
  • 欧阳克躺在床上想着自己的风流韵事,近来他春风得意。 桃化运不断,接连奸污了三个精品美女穆念慈、华筝公主、程谣迦的处女身。 次次奸污都令欧阳克回味无穷。 欧阳克看着杨康和穆念慈幽会后,穆念慈在回家途中被欧阳克擒住,被欧阳克带到船上,欧阳克看到穆念慈玲珑的身材、娇怯的模样,更是心痒难忍、爱不
  • 386 2022-01-31
  • 三女齐欢
  • “老公,我也要。”菲儿蹲下身,轻吻着李虎腿侧的肌肤,由下而上到了他的脖颈处,轻唿哀求着。芥兰早就享受够了,连续两次的高喷,让她没了招架之力,失去李虎双手的束缚,她一下瘫软的跪在了地上,双眼媚意的看着自己的妈妈琼斯。眼看菲儿被李虎双手抱起,他们结合时发出的声音,刺激着琼斯的每一条神经,
  • 455 2022-01-31
  • 三女创天涯
  • 肖青璇的反应让三女感觉有些怪异,不仅少了理直气壮的气势,好像藏着祕密似的,而且昨天她分明是伤在上半身,怎么会这般行走?摆脱三女的视线,肖青璇紧绷的心情才平缓起来,她知道三女可能已经起疑,却也没有办法,尤其是安碧如和秦仙儿这对师徒,可不是能简单煳弄的。肖青璇拿着衣物,满怀心事的往浴房走去,毕竟
  • 373 2022-01-31
  • 三女齐飞
  • 双眼迷离之间,火火看着床榻上的两人,脸上露出了娇羞。李虎看着血岚轻声道:“你的意思是?”血岚笑了笑,坐起身,推开李虎,娇声道:“火火的禁制并未完全解除,她现在跟颜盈一样普通,我被女娲所伤,解开她禁制,只能让她在麒麟和人身来回转换,若是不能恢复火火本身的力量,实在太可惜了。”“你都不能
  • 486 2022-01-31
  • 闯王麾下三女将
  • 1645年初夏时节,湖北通山,清军偷袭李自成残部营帐,李自成兵败如山倒,三个美丽的女将在九宫山的一条林间小路上奔跑着。好多的清兵和乡勇在后追赶着。在中间的女将,着一袭黄色衣裙,,显得神采奕奕,她是李自成的皇后高夫人;左边的女将较为娇小妩媚,穿一身白衣裙,叫李慧梅,是李自成的义女;右边的美女大眼睛,长
  • 448 2022-01-31
  • 三女共侍一夫又名家教情事全本
  • 林宏伟自幼父母双亡,被孤儿院收养长大,所以自小就养成克苦耐劳的独立个性,从读国中开始,就半工半读的完成大学的学业,现任职一家**大企业公司,担任有关英文业务之处理事项,生活尚称煳口,在这个工商业发达,到处都是竞争的对手,职少人多,人浮于世的社会中,能求得一职,也算是幸运儿了。若无人事背景,别说升迁加
  • 495 2022-01-31
  • 三女共侍一夫极度淫荡
  • 翠玉和春魂这对姐妹分别是王南和张华的妻子。她们同住在一座房子。这一天,她们正在化装,预备去见一个客人,帮丈夫促成一单大生意。一番妆扮之后,她俩美若天人,真是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姿﹗阴雨后的晴朗,这气氛的转变,显得非凡愉快,尤其是人逢喜事,神彩一爽,她俩这份喜悦、兴奋,心里泛出了难以言喻的快感来
  • 684 2022-01-31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