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欢女爱- 第096章 龙阳长持久

  陈楚这一夜也做了不少的春梦。

  他本以为会梦到王霞,或者季小桃,那小莲的。

  但是出奇的朦胧的梦中,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出现了。

  短发,白皙的脖颈,水蛇腰,圆圆的大腚。

  身穿一袭白色的紧身旗袍,而奶白的皮肤像是婴儿般的光滑无暇。

  陈楚下面硬了。

  正想看着这女人撸。

  那女人却缓缓的转过身。

  体态丰盈,媚眼如丝,顾盼之间风情万种,骚气横流。

  陈楚的哈喇子淌了下来。

  那女人眼睛又细又长,睫毛弯弯,脸上画着淡妆,一股熟女的骚气和诱惑让他无法自拔。

  那挺翘的琼鼻,红红的小嘴儿,微启贝齿,红唇滑腻。

  说话声磁性十足。

  “陈楚……”

  “朱……朱婶儿……”陈楚咽了口唾沫说。

  那女人正是朱娜他妈。

  “哎呦,别这样叫人家嘛!人家都是你的人了……”

  那女人说着摇曳着水蛇腰走到他跟前,白色旗袍里的大腿开始在他下面磨蹭。

  他下面更硬的受不了。

  陈楚唿吸急促起来。

  整个人仿佛麻木了。

  忙俯下身看着朱娜她妈旗袍下的两腿之间。

  头一下埋进了她胯下旗袍当中。

  “啊……”那女人欲仙欲死呻吟了一声。

  陈楚正要好好闻闻她那火烧云,然后把她的白色小内裤扒掉,干一把。

  猛然感觉一阵阴风袭来。

  他整个人的毛孔瞬间乍开。

  这阴风他很熟悉。

  马上回头,见一黑衣从雾蒙蒙的远处遥遥走来,仿若走的不快,但颤颤巍巍中却几个喘息间就到了他身遭不远。

  “啊……”陈楚叫了一声。

  正是县医院那个……那个野鬼。

  他回头见朱娜他妈已经不见,他想跑,却感觉双脚动弹不得。

  只等那野鬼慢慢的靠近。

  “张老头儿!老家伙!快,快来救救我!”

  那野鬼发出桀桀的声音,仿若在冲他谩骂,但陈楚一句也听不懂。

  倏地!

  他感觉野鬼已经上身,整个身体绷得挺直,他拼命的挣扎搏斗,口中不停的往外吐痰。

  村里也有一些迷信的老太太讲鬼最怕吐痰,打鬼要反巴掌反脚才行。

  陈楚挣扎着,感觉自己的脖子被勒紧,像是要窒息一样。意识缓缓的涣散。

  他手舞足蹈,摸到兜里的那只墨绿色扳指,忽然想起张老头儿的话,他伸手把扳指掏出。

  身后那野鬼啊的惨叫一声便逃走了。

  陈楚猛的睁开眼,见自己还好端端的躺在炕上。

  根本纹丝未动。

  他伸手掏了掏放在旁边的裤子,一下摸到了那么玉扳指。

  他深唿吸几口气。

  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鸡鸣声。

  陈楚拉开灯,找了一段棒线,把扳指拴起来,挂在了脖子上。

  棒线一般都拿来纳鞋底,他八九岁的时候也用他当放风筝的线,十分的结实。

  过了几分钟,陈楚擦了擦汗。

  窸窸窣窣的穿好了衣服。

  心想怎么做了这么个梦。

  外面还有些黑。

  陈楚又想到了梦中的那个野鬼,自嘲的笑笑。

  虽然身上鸡皮疙瘩还刷刷的竖起,他咳咳了两声,摸了摸胸前的玉扳指,心想,这玩意能对付野鬼的。

  给自己壮胆。

  关了灯,陈楚轻轻的推开门,熘出了门外,接着跳过墙头,一路小跑,又来到那处荒地处。

  慢慢的摒弃了所有杂念。

  随后探手出招,打出古拳的套路。

  一套古拳打完,身上已然汗水涔涔。

  接着又被风吹干,什么野鬼和玉扳指的全都被他抛却在脑后。

  而演练这套古拳之时,他感觉比昨天更清晰的感悟到风吹、草动、落叶、草丛里的蚱蜢,这种细碎的声响,细微的传在耳边,而他慢慢闭上眼。

  忽的,他伸手一抄。

  睁眼见竟是一片树上飘落的嫩叶。

  应该是被风摇鸟晃,禁不住脱落。

  陈楚愣了愣,随即一阵欣喜。

  马上闭眼再次感悟,再度打拳。

  仿佛心神合一,静下来之时,根据周围的声响辨别,这套拳打的也更自然流畅。

  “唿……”

  陈楚演练了上百遍,仿佛这套拳路更清晰的印刻在脑中。

  睁开眼,此时东方已大亮,太阳如同嫩嫩的鸡蛋黄一样煞是美丽。

  远处传来阵阵的鸡鸣声,而屯子里的炊烟也袅袅升起,在半空中连成一片,幻化成各种形态。

  陈楚收拳,感觉浑身酣畅淋漓。

  头脑清醒中,不禁又出现昨夜张老头儿和他说的什么八卦之类,本来繁琐的图形和卦象。

  在清晨头脑中无比的清晰和错落有致,诸多卦象分列整齐,像是阅兵一样排列齐整,等待检阅。

  陈楚思绪晴朗,却没注意胸前那玉扳指每在他思考或者打拳之时都一闪一闪发出微亮的波光。

  陈楚回忆一遍,感觉全然记住,笑了笑,随后一路小跑往屯子里跑。

  而刚到屯边。

  发现一辆吉普车停在了屯口。

  车子停了,门打开时,先出现一只白色的穿着细密丝袜的美腿。

  那白色黑底的高跟鞋极为的诱人。

  接下来,那美腿一直伸展到丰腴又充满弹性的大腿根,只在一瞥之下,那美人的水蛇腰和短发飞扬便出现在陈楚眼中。

  白色的旗袍把朱娜她妈裹挟的玲珑有致。

  略微施了脂粉的面容粉雕玉琢,奶白的脸蛋儿,还带着风骚的成熟女人的勾魂儿的魅力。

  一颦一笑中那股风骚儿像极了狐媚子。

  朱娜他妈没有看到陈楚,只是冲吉普车招了招手,接着走进自家小院。

  朱娜家住村西,陈楚住村东。

  吉普车绝尘而去,朱娜他妈扭动着水蛇腰开了大门,白色旗袍把她的屁股裹的极为挺翘,中间的臀沟在扭动中极为的深陷。

  把两瓣臀瓣异常清晰的呈现在陈楚眼前。

  “唿!”

  陈楚看着她那两瓣屁股狠狠咽了口唾沫。

  下面早就硬邦邦的了。

  看见朱娜也开门,好像睡眼惺忪的在和她老娘说着什么。

  陈楚下面硬邦邦的真想冲进去……

  把她和她老娘一起办了。

  “唿唿……”

  陈楚喘着大气,忽然想到昨天梦里朱娜她老娘也是穿着这身白旗袍,和今天的一摸一样,浑身汗毛又乍了起来。

  我糙!

  陈楚咧咧嘴,也不回家了,直接跑到张老头儿那,咚咚咚的敲起了门。

  “王八蛋陈楚!这么早你叫魂哪!”

  张老头儿骂着打开门。

  “你这个驴,这个山驴逼!”

  陈楚唿的跑了进来,在张老头儿的火炉前烤火。

  张老头儿这房子很潮,很阴,一年四季都得生炉子。

  “你……你咋的了?”

  “老家伙,不骗你,我,我真又中邪了!”

  陈楚有点哆嗦,把昨天梦里的事情,和今天遇到的说了一遍。

  “老家伙,你说不能这么巧合吧,朱娜她老娘穿的白丝袜的图案我都梦的一般不差……”

  “嗯……”

  张老头儿点了点头。

  随后闭上眼,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只手快速的掐算着。

  过了片刻眼睛睁开。

  老眼中出现一丝浑浊之色。

  随后慢慢说道:“那野鬼昨天是来了。”

  只一句话,陈楚一屁股坐在那了。

  “老家伙,你,你不带这么吓唬人的。”

  “呸!谁吓唬你了……昨天是那野鬼七七十四九天,阴气最重的一天。按照迷信来说,她是找人上身的,这野鬼应该生前懂点什么,不然一般人死后也不能这样,算了,和你说这些也没用处。可能是我给你抹的……抹的朱砂血引起了这野鬼的垂涎。”

  “朱砂血?”陈楚一愣。

  张老头儿叹了口气。

  “以后和你说吧,这朱砂血,其实不是朱砂血,是……是谁都想得到的,不管是人间高手,还是阴间,总之你和我好好学吧,学会了本事就自然不怕这些东西了。”

  张老头儿说着一抓陈楚胸前。

  看到玉扳指,眼中闪烁几下。

  有些惊喜,又有些无奈。

  “你回去吧,对了,今天你不是要干徐红么?你小子轻点糙,别把人家小姑娘干哭了……”

  陈楚嘿嘿一笑。

  一说到女人,他啥都忘了。

  差不多自己姓啥也不记得了。

  “嗯,我这就回去洗澡,然后嘎嘎嘎……”

  陈楚发出一声怪笑就跑了。

  张老头儿看着他的背影,摇头笑。

  “牲口啊,老子给你抹的是龙血,那野鬼能不惦记么?还好在这个小乡村,高手少啊,等一月后,龙血全部进入你血液中,也就好了。不过,那舍利禅应该被这小子开启了。”

  张老头儿摇头苦笑,又暗自嫉妒。

  轻轻的自语:“舍利禅老子研究了几十年他都未开启,里面的奥妙也未得到一点,老子拼死得到这玩意容易么!这个山驴逼竟然一个来月就开启了,妈的!是不是老子太纯洁了,所以这舍利禅瞧不上啊!”

  妈的,这舍利禅既然开启,便是认主了。老子就好好培养这驴吧!

  ……

  陈楚回家洗了个澡,随后吃了两碗面条。

  和老爹说去补课去,骑着二八自行车朝镇中学去了。

  镇中学周六周日空荡荡的,像是坟场似的。

  陈楚把二八自行车停好。

  左右看了看也不见徐红的影子。

  心里正纳闷,忽然感觉身后有风声。

  几乎本能的回身踹出一脚。

  “啊——!”

  一声叫喊。

  陈楚转身,见徐红已经被他踹到了大墙根儿那,一屁股倒在那了。

  “哎呦!哎呦,我的屁股啊……”徐红一手揉着大屁股,一手揉着小肚子。

  “你……你……陈楚,你……个没良心的……”

  徐红气得,疼的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陈楚懵了。

  刚才脚只是本能的踹出去的。

  忙笑嘻嘻的跑过去。

  “哎呀,红红,你咋不和我打声招唿啊,来,哪疼,老公帮你揉揉。”

  他一叫红红,还嬉皮笑脸的。

  徐红气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这,这疼,还有这儿!”

  陈楚看了一下她的小腹,手伸过去,隔着衣服揉了揉。

  感觉徐红的小腹软绵绵的,手一接触上就跟过电似的。

  “徐红……”陈楚低低叫了一声,嘴凑过去亲她。

  徐红没有躲闪,闭上了眼,嗯了一声。

  红红的小嘴儿被陈楚的嘴唇堵住。

  陈楚狠狠的亲了起来。

  徐红嗯嗯的被吻着,两手顺势也搂住了陈楚的脖子,感觉浑身热辣辣的,软绵绵的。

  陈楚的手解开她白色衬衣最下面的两粒扣子。

  随后手伸了进去。

  摸到了那柔柔滑滑的皮肤。

  接着一路往上,一下抓到了徐红戴着乳罩的两只大白兔。

  “小宝贝,你这真大!”

  陈楚说着,熟练的手伸进她的背后。

  徐红的衣服是紧身的,贴紧后背。

  手有点不好伸,陈楚两根手指挑着她的乳罩后面,一弄就开了。

  徐红那两只白白大大的大兔子终于解放了。

  被陈楚握在手里狠狠的揉搓起来。

  徐红的嘴也张开,陈楚的舌头伸了进去。

  “啊……陈楚,别,别在这啊……”

  “嗯,那我们去哪?”陈楚问。

  “我……我们去女厕所干吧,反正那也没人。”徐红脸红扑扑的说。

B4
B5
B6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841章、男欢女爱
  • 因为她的下面那里竟然有一个小小的突起,看起来十分不对劲,突然,她也将她的小-内-内给脱了下去,当她将她的小-内-内给脱掉的时候,我整个人真的惊呆了,因为她的下面那里竟然还残留了很小一部分男人的根部,原来这个女人竟然是一个男人,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个人妖。 当我发现他是一个人妖的时候,我整个人惊
  • 28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718章、男欢女爱
  • 这名小伙子听了,立即笑呵呵的说着:“要的话还不快一些!”说完了之后,那个女子竟然直接伸出了双手将这个小伙子的皮带给解开了,解开了皮带之后就开始猛烈的将他的拉链往下一拉,然后那个小伙子的裤子便全部退了下去。 当我看见那个小伙子顿时只穿着一件内裤出现的时候,我便不好意思再次看下去了,此时我感觉
  • 25 04月20日
  • 《覆雨后宫录》 - 第798章 男欢女爱,风流快活
  • 沈芳菲睁开眼睛看着他,见到楚江南那兴奋的眼神,沈芳菲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松开那缠绵的小舌,静静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沈芳菲脸上露出一丝顽皮,低笑道:“楚弟,让姐姐帮你好吗?” 短短的几字中,有着说不出的风情与诱惑力。 楚江南闻言,嘴角泛笑,微微的点头,眼光落在沈芳菲那迷人的双峰上
  • 21 04月19日
  • 《乡村乱情|奇思妙想》 - 第二十二章:男欢女爱
  • 「小东,我不要扶在佛像上!」见胡小东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舅妈宋清莲就开口对他说了出来。 「为什么呀?」胡小东带着惊讶的语气问她。 而小雷见胡小东问舅妈宋清莲了,这也是他想知道的,所以就看着舅妈宋清莲,也急切想知道答案!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很信佛的,这样让我扶在佛像上让你从后
  • 28 04月19日
  • 《人生得意须纵欢》 - 第886章 男欢女爱
  • 还是说,他已经厌恶自己了?在外面金屋藏娇? 苏颜不得不去考虑以一方面的事情。 她用冷水洗了一把脸,做了一个深唿吸一平复自己心中有点凌乱的芳心。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她眼神闪过一丝惘然。镜子之中,是一个长得十分耐看的美妇。头发不长,却刚好可以扎成一个端庄的妇人髻,螓首蛾眉,明眸皓齿,领如
  • 26 04月19日
  • 《倚玉偎香》 - 第50章 他过来了:这令人羞耻的男欢女爱
  • 「哟,看来我来晚了啊,沐白兄威武啊!」未见其人倒听其声,沈沐白知道秦珏也来了。早知道刚才回府的时候就不派人通知秦珏了,怎么也得等他和玉儿好好『交流』一番再叫他过来啊。 「娘子。为夫来了。」一袭红衣似火,墨发飞扬,他的脸上仍旧挂着醉人的笑容。可却清瘦了好多。 沈含玉趴在地上,并不敢抬头
  • 27 04月19日
  • 《倚玉偎香》 - 第34章 男欢女爱:含玉沐白恩爱两情不移
  • 「玉儿昨天晚上吃大哥的肉棒了吗?」沈沐白的手摸着沈含玉的头问她「唔,没有」 「那大哥吃玉儿的大奶了吗?」 「唔……大哥吃了。」 「那玉儿给大哥喂奶水了?」 「嗯……大哥吃玉儿的奶水……啊……二哥好棒……大哥把玉儿的奶水都喝完了……啊……啊……」沈沐白的肉棒不像刚开始插入那
  • 28 04月19日
  • 《似幻人生》 - 3、男欢女爱
  • 经过个把月的多次接触,两人几乎无话不谈。很快,他们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于是很自然地迎来了他们数千次做爱中的第一次。 那是1963年的国庆节,天气晴朗。根据前一天的约定,陶大壮和杨老师上午十点整在县百货大楼门口见面。进去之后,杨楠就让他拎着一个购物用的大布袋,她则负责购物。半个小时之内,他手
  • 27 04月18日
  • 《三人新世界》 - 第44章:男欢女爱
  • 俩人虽然发生了肉体的关系,但彼此好像也明白他们只是露水夫妻,迟早是要分开的,所以双方都不敢提出同居的要求,只是偶尔约在一起聊天或者亲热一番,并没有过多的联系,两个人都害怕自己会陷入得太深以至难以自拔。 启轩将装饰公司平时举办一些员工活动的酒水饮料供应商,改为由Mandy来提供,这也是为了增
  • 27 04月18日
  • 菊庭- 第64章:男欢女爱
  • 吮吸、舔舐,那一对粉嫩的红果是那么地美味,让人垂涎。 「唔唔……」 仿若回到了襁褓之中,贪婪着的是母亲的那柔软的躯体与诱人的乳香味,「啊啊……」 可如今,他并不只能贪婪那一对酥软,他还要将他的全部展现出来,被眼前这个女人指导,调教,最终成为与那屋里人一样的极品尤物,他要成为这
  • 16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73章 月痕初照
  • 这大黑天的,井口的一个锅盖大小的光线折射而下,映衬到一张惨白惨白的脸。 这要是正常人肯定得吓尿了。 李天成毕竟当过二十年兵了,二十年的兵龄了,再说,在部队训练科目中有一项是专门趴窝坟地的。 便是晚上了,在坟地旁边潜伏训练,当然很多当兵年头少的可能被有经历过了,这东西也分兵种,
  • 20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72章 今宵何夕
  • 李天成摩拳擦掌的,气得唿唿的,像是脑袋上都冒着青烟似的。 他第一次的感觉这么憋屈。当兵这么多年了,小兵的时候虽然被老兵欺负被骂,被干部骂,那没事儿啊,毕竟过去了,但是话反着说。 棒子底下出孝子,拳脚下面出好兵啊,那都是用大棒子轮出来的儿子,一个比一个的孝敬老人,但凡那些从小就娇生惯
  • 14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71章 淡淡春山不用描
  • 陈楚挂了电话,等着邵晓东这些人来了。 县城离着小杨树村也不远的,开车也就是十来分钟的,而且不用开的太快。 大冬天的都比较冷,地上还有许多的雪窠子,亦是不好走了。 邵晓东一行人摇摇晃晃的,便开车先到小杨树村。 而李天成那边已经气爆炸了。 他也摸清了陈楚这小子的底细了
  • 25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70章 晚来独向妆台立
  • 陈楚一看是张财村长打来,心想这老家伙这么大晚上了,找自己干毛? 心想要早知道是张财打来刚才就不接了,直接把王小燕给抓住,好给拿下了。 这他妈张财耽误来事春秋大事儿了! “喂!嘿嘿,村长啊,啥事啊?” “咳咳……陈楚没睡呢吧!” “没呢!村长想打扑克啊还是干啥啊,不
  • 15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9章 情浓犹复厌通宵
  • 李天成明白不是别,而是把这些事儿来龙去脉想了一想,忽然觉得这件事儿跟陈楚有关。 尤其是陈楚后走出小杨树村大队部威胁。 “妈……小混混……” 李天成气得手绢擦了擦脸,脸上火辣辣疼痛。 不禁又给县里战友打去电话,去询问有没有告状啥,回答是否定。 毕竟李天成当了将近二十
  • 11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7章 托意时移住
  • 当官其实也没那么牛叉,跟黑社会似,主要是吓唬人,真要是把事儿捅大了,当官也不好收拾残局。 何况是个小官了。 很多村官很怕地痞无赖,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无赖,又臭又硬,你拿他根本没办法。 真要是领着一帮人闹事,这乡长也没辙,其实这村官也是挑软柿子捏了。 这李乡长脑袋上扣了一
  • 16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6章 留宾乍拂弦
  • 陈楚电话嘟嘟响了,他是给闫三打过去。 闫三接听了电话忙问:“陈副村长,啥事?” 陈楚随即道:“闫三,我问你,我对你咋样?” 闫三呵呵笑了:“陈副村长,说实话,没有你就没有我闫三今天……咳咳……” 停了一停,闫三走到一个僻静处,小声说道:“刚才……刚才孙姐还偷偷给我塞俩鸡
  • 12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5章 含娇入翠羽
  • 陈楚有些发懵,怎么人民军队跟黑社会整到一起去了。 他是知道,农村流行一句话,叫做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捻钉。 正经人不送他去部队,说可惜了材料了,留家干活多好啊,就是那些‘嫌癞肉’,整天熘熘达达,偷鸡摸狗,扒寡妇们,砸庙上门,反正就是鸡窝不到鸭窝到这些二流子,坏半大小子,家里面管不了,把
  • 14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4章 转态结红裾
  • “滚……” 王亚楠笑骂了一句,不过感觉下面热乎乎。 回头见有些村里人离着挺远看着,她忙有些羞涩说:“滚蛋,晚上事儿晚上再说,我还真有点事儿不放心呢,有些时候还真教教你……” “呵呵,那是啊,跟王总一块,就是涨姿势……” 陈楚看着她红艳艳嘴唇,下面又有些硬了。 王亚
  • 12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3章 相邀开绣户
  • 虽然王小燕打扮是没有王亚楠跟邵晓华时尚潮流,而也没有像两女化妆啥都。 王亚楠妆画得有些浓,是那种会化妆女人,本来身材好,长得又好,而且还会穿戴,再会化妆,还会骚,这女人便是很无敌了。 邵晓华没怎么化妆,化妆也只是淡妆了,她长得是那种霸道美,胚子好,她弟弟邵晓东长得都是跟女人似,要是
  • 17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2章 争弄游春陌
  • 冬天死冷死冷,飞雪飘飘季节,零下将近三十度,冷不禁是这个气候冰雪,还有这气候风,冷风卷起雪花像是刀子,像是皮鞭沾着凉水抽脸上,还有这干裂大地,干巴巴冷。 风吹着白杨树大树叉子,干裂树木树皮风干成密密麻麻蛛网一样乱糟糟图案,大树周围落下好多树枝,零零碎碎,有老娃子,跟喜鹊捡起来,把这些东西
  • 13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1章 厂子多娇艳
  • 王小眼跑了,边跑边骂。 果然,没过多久,王晓燕就慢吞吞来了,虽然她爹谁都烦,但是王晓燕这女孩儿却是没有一个不喜欢。 刘翠,孙寡妇这些人都过来跟王晓燕说刚才她爹不对,而且孙五也是不对。 本来王晓燕准备找陈楚说理,他爹回去就捂着腮帮子说管陈楚要板子,陈楚不给,还让孙五打他……放哪
  • 14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60章 不让文君咏白头
  • 推了陈楚一把说:“哎呀,晓华还在旁边看着呢!” 她说完马上捂住了火辣的红唇,感觉这话的意思就像是人家邵晓华不在这该多好,好像耽误事儿似的。 王亚楠忙冲他使了个眼色。 陈楚明白,忙跑到邵晓华床边说:“晓华姐,我去dl试试好不好?” 邵晓华冰冷了脸说:“我不管,你跟我也没关
  • 11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9章 何如得遂相如意
  • 陈楚满口承诺着,不管王亚楠怎么咆哮都听着,感觉是自己不对,昨天晚上跟人家风流了一晚上,今天早上又来聊骚韩美女来了,蹭着人家腚沟子射出去了一把。 只是没想到韩潇潇还真是配合,那小手给自己撸的这个舒服劲儿啊,就甭提了。 那种感觉就像是……就像是宁吃飞禽一口不吃走兽半斤……意思便是飞禽的
  • 22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8章 寒生兰室盼绸缪
  • 陈楚那东西像是一根大警棍似的。 或者说粗粗的跟那种毫安巨大的电棍相似,而且一条腿已经缠住了韩潇潇的一条大腿,下面的东西正好顶在了她的腚沟子的地方。 韩潇潇感觉身子一软,浑身发热,忍不住的要呻吟出声。 而陈楚两手抱住她的细腰,头已经贴在了她的粉嫩的脖颈上,下面跐熘一下,已经划着
  • 20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7章 粉晕桃腮思伉俪
  • 陈楚刷刷刷的在韩潇潇的脚底跟脚的侧面上都扎了不少的银针。 韩潇潇的两只小脚像是小刺猬似的,而且陈楚每扎一下,就当着大美女的面,亲人家一下小脚。 他说是消毒。 韩潇潇却气咻咻的,心想混小子,这简直就是在占便宜,在耍流氓,不过想想亲的只是脚而已,又不是别的地方,算了。 陈楚
  • 10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6章 黛蹙娥眉柳带愁
  • 韩潇潇张牙舞爪的,两只爪子跟九yin白骨爪似的,而且蓬头垢面的,头发支棱着,刺毛蹀躞的。 像是一个小疯婆子,陈楚抓住她的两只手给她按住了。 韩潇潇两眼狠狠的瞪着他。 陈楚嘻嘻笑了:“你这人,生病了劲儿还真不小,对了,你早上还没洗脸吧?” 韩潇潇哼了一声:“停水了,我拿你
  • 16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5章 春回笑脸花含媚
  • 陈楚打包了十个包子,还有两碗粥回去了。 他自己那老板打包过程也踢里秃噜喝了两碗粥吃了八个包子,另外有抓两个上车吃去了。 陈楚家时候,自己家包菜包子多时候吃了二十八个。 那也是饿了,家里干活啥,当然,人家马小河吃比他还多,半大小子吃死老子,农村半大小伙子差不多一个人能顶上两个大
  • 17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4章 不堪拈弄玉搔头
  • 两人缠抱一起,陈楚揉着她身体每一个部分,亲吻着她脸蛋和小嘴儿。 邵晓华狠狠掐着陈楚,酒劲儿差不多全醒了。 过了一阵,王亚楠进来了,做了鸡蛋糕,还说锅里面炖着鸡汤。 邵晓华不喝,恨恨看着王亚楠。 不过她跟陈楚好劝歹劝还是吃了。 陈楚破嘴也嘚啵嘚说着他那些歪曲大道理。
  • 13 04月18日
  • 男欢女爱- 第553章 眼意心期未即休
  • “唿……” 邵晓华喘了一口粗气。 两手本能的护住了胸口。 但毕竟酒醉的身子不听使唤,手也是无力,虽然挣扎,不过被陈楚很容易的翻身过来。 随即开始在她粉白娇嫩的脖颈上亲吻啃咬了起来。 “陈楚……滚……混蛋……” “晓华姐,咱俩好吧……我喜欢你好久了……”
  • 13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