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爱的那一位老师- 楔子

  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一栋位于城市的小房子中,一个面貌不是太帅气,但还算能看的20岁青年站在房间的窗旁,那就是我。

  我站在窗户边,慢慢的把衬衫的扣子扣上,看?窗外的蓝天与白云,感觉就好像当年第一次与她逛街的时候所看到的情景一样,天还是跟记忆中一样那样的蓝,白云还是那样的白,这让我慢慢回想起与她相处的那些日子的点点滴滴,思绪也渐渐的回到那段回忆。

  突然,一阵音乐声传来,打破了我的回忆。

  「那些年错过的大雨,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原来是我手机的声音,听?那专属于她的来电铃声,看?她微笑的面容,我笑了,接起来听到她的声音。

  「喂,你现在在哪?」

  「不好意思啦!我还在家,我睡过头了,抱歉啊。」

  「哼哼!你现在还有30分锺,如果30分锺过后你还没有到,你就完蛋了。」

  「我知道了。我要出门了,再见。」

  「喂,我还没说完……」

  挂完电话后,我赶紧骑上车出门了。

  在市区的一间咖啡店里,一位女性正生气的把电话挂掉,那美丽的脸庞现在正带?一丝愤怒,不过这却不减她的美丽,从那丰润性感的嘴中正说?让我听到就会害怕的话:「你惨了,敢挂我的电话,待会你来你就完蛋了。」

  不过虽然说?生气的话语,但她白皙的脸上却慢慢的浮现一阵?红,嘴角也微微的勾起来了,那美丽的风情?旁边的客人都迷住了。

B4
B5
B6
  • 《娇妻倾城》 - 第581章、那些事儿
  • 「其实在那之前我和王立学就认识了,大约是去年八九月份的事,」苏婉道,「因为两个公司一直有业务上的往来,所以有次去金亚地产那边核对帐单的时候,我就和身为市场总监的王立学认识。那时候他只知道我是显盛建材的出纳,并不知道我以前和禁色俱乐部有关联。当然了,因为我一开始就离开禁色俱乐部的缘故,所以我也不知
  • 33 04月20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900、火拼阶段
  • 高度近视眼子一脸的不屑,撇嘴笑了笑,道:我来给你讲讲支用和挪用的区别,没有违规叫支用,只要违规就是挪用,你这就是典型的挪用。 我心中暗凉:完了,这狗日的把挪用的帽子给老子扣上,够让老子喝几壶的了。 他轻哼了一声,又道:我们调查组处理问题也是公正公平合理的,你虽然是典型的挪用,但花的每
  • 91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9、窒息的气氛
  • 霹雳丫躺在床上还没有睡,她柔柔地看着我,我来到床上躺倒,将她抱进怀里,柔声道:妮子,好了,我们这样抱着睡觉吧! 她柔顺地点了点头,趴在我的耳边轻声道:我今晚穿的*裤就是你那晚穿过的那条。 真的? 她抿嘴甜笑着,柔柔地点了点头。 我禁不住幸福万倍地将她揽住,给了她个深情的热
  • 70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7、这样也能喷
  • 听她这么说,我很是沮丧起来,颓废地点了点头,失望地道:好吧,妮子,我尊重你的意见。 说着,我就又躺下了。 她看我很是失望的样子,感觉有些对不住我,沉思了片刻,不安地说:要不……要不只脱……几分钟行吗? 我一听,不解地问:只脱几分钟?什么意思? 我……我……是说……脱掉裤子
  • 68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8、都是憋鼓惹的祸
  • 我的裆部紧紧地顶着她的私密处,不听话的吊玩意儿虽然已经很是疲软,但仍是舍不得离开她那里。 听她让我离开点,我只好慢慢地将裆部撤离了开来。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裤,很是吃惊,惴惴不安地问道:怎么这么湿啊?边问边又用手捏了捏湿濡的*裤,抬起手来闻了一下,立即又问:哎呀,这是什么味道啊?这
  • 60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6、美轮美奂的美腿
  • 霹雳丫身子一激灵,她明显地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樱唇撤离了我的嘴唇,脸上喷着热气,柔声对我说:你不要乱动。边说边将我抱的更加紧了。 我喘着粗气对她说:妮子,我们脱掉衣服吧。 不行。 只脱掉外衣,都穿着内衣*裤还不行吗? 不行。 我咬牙切齿地忍不住挺着直立的硬伞对着她
  • 59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5、幸福暖流
  • 听霹雳丫这么说,我心中猛地咯噔了一大下子,难不成这丫也要让我和她抱着睡一晚?我的天啊,这样怎么能睡得着啊? 自从我和她相拥相抱相亲相吻以来,高姓小丸丸就开足了马力,发扬革命主义精神,加班加点,制造出来的米青子愈来愈多,都快要让老子疯狂崩溃了,这么紧紧抱着,米青子还不得更加地和老子作对啊!
  • 51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4、正人君子
  • 听霹雳丫这么说,我立即问道:妮子,你要给我讲个什么故事? 一个非常美好感人的故事。 哦,那好,我认真听。 她温柔地又向我靠近了些,几乎和我靠在了一起,这使我刚刚调匀了的唿吸又急促粗重起来。 她秀美的俊脸上透着无限向往,缓缓地轻声说道:我以前看过一本书,说男女主人公彼此真心
  • 49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3、心理战胜生理
  • 看着霹雳丫偷偷窃笑的样子,我心中叫苦不迭起来,这TNND还怎么睡啊?身边躺着这么个大美女,只能看不能戳,馋的老子心里光痒痒。 高姓小丸丸加班加点拼命工作着,米青子越造越多,都争先恐后地不断往外窜,老子现在能做的就是要让平静的心理去战胜狂躁的生理反应,但这心理战胜生理岂是说能战胜就能战胜的,
  • 45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2、亲个没完
  • 我将霹雳丫紧紧搂住,她很是柔顺,不再有任何的挣扎,我忍不住伸着嘴唇亲了亲她的秀额,将她的秀额亲了个遍后,又开始往下亲,将她整个秀脸的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每一个部位都亲了个够,我噘着嘴巴,伸着嘴唇一直亲到了她的秀颈。最后又捕捉到了她的樱唇,亲了又亲,亲了个不亦乐乎。 当感觉嘴唇都有些麻木的时
  • 55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1、娇柔甜笑
  • 我弯腰低身伸手去抱她,我这是在焦急之下做出的自然反应,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霹雳丫更是没有想到我会去抱她,她不禁‘啊’的一声轻唿,本能地伸出双手推我,双腿还乱蹬着,她整个身子都在不断挣扎着。 我忙道:妮子,你不要乱动,我把你抱到床上去。 不去,你别抱我。 我不由她分说,双手将
  • 49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90、把她抱了起来
  • 吃过饭后,我和霹雳丫一道把餐桌收拾出来。 我知道霹雳丫担心上级调查组询问我的事,为此她显得心神不宁。 但我看着她清瘦憔悴的样子,总是不忍心开口对她讲这些事,因此,我对她道:妮子,吃过饭了,你好好睡一觉,你到床上去,我在沙发上。 哎呀,我就是过来问你调查组的事,你怎么不说就撵我去
  • 46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9、柔柔话语
  • 李感性听我说完,阴沉着俊脸,默不作声地沉思着。 我缓声轻道:杏姐,这个工作没法干了,我真的干够了。 她一愣,忙问:你怎么这么个说法?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我真的不想干了。 她急忙问道:你想怎样? 我想辞职。 胡闹,无论如何也不能辞职。 他们这
  • 48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8、万念俱灰
  • 听高度近视眼子说到这里,我无奈地看着他,怒火已经快要把我给吞噬了,我被气的声音都打颤起来:你们这么做,摆明了就是不信任我,你们去找客户核实,不但是对我人格的侮辱,也是对客户人格的侮辱。 高度近视眼子收住笑容,道:要是信任你,我们还调查你干什么?找客户核实也是为了调查工作的深入进行,这是我们
  • 46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7、怒火狂喷
  • 听我说到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时,高度近视眼子嘿嘿一笑,道:要是都像你这样无组织无纪律,那还怎么得了? 晕,这家伙说话不阴不阳的,却是句句都说到了要害上。 是啊,都像我这么个干法那就不行了,因此,我也被免职了。 但是你免职并不是因为预支费用的事,而是其它违规违纪的问题。 我顿
  • 45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6、高深莫测
  • 询问我的还是昨天下午的那个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京片子。 这个人书卷气很浓,态度和蔼,说话的语气也很客气,没有那种颐指气使、居高临下的姿态。 让这样的人来进行询问,被询问的人也就不会过于抵触,避免了节外生枝。 他开口说道:吕大聪,今天上午我们到你原先任职的那个分理处去检查了,发现了
  • 49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5、无奈悲凉
  • 预支费用这件事,虽然我是按照所有分理处约定俗成的不成文规矩办的,本应该追究不到我的任何责任,但现在不行了,此一时彼一时,我只能是当做自己违反规定的个案来对待了,要把所有的责任都扛起来,不能牵扯到其它的分理处,更不能涉及到其他的任何人,这就是李感性交给我的任务。 李感性和我心知心,无论何时何
  • 46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4、丢卒保帅
  • 来到李感性的办公室门前,连门都没来得及敲,我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这才发现屋里除了李感性外,还有另外两个人,一个是计划财务部的老总,另一个是企业文化部的老总。 看我进来后,李感性对他们两个老总道:就按咱们刚才说的去办吧,越快越好。 两个老总冲李感性点了点头,匆匆出去了
  • 48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3、何患无辞
  • 我一听霹雳丫说情况有些不妙,立即焦急万分起来,忙问是怎么回事? 霹雳丫道:是预支费用的事,他们说预支费用有问题。 预支费用有什么问题了? 他们对预支费用查的很是仔细,一笔一笔的核对,最后说我们分理处的预支费用存在很大的管理漏洞。 放他妈的屁,每个分理处都是这么运作的,我们
  • 44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2、油煎火烤
  • 听我讲完后,李感性紧蹙秀眉沉思起来,几秒钟之后,她又不放心地问道:你确定没有什么遗漏的吧? 我一听,立即又穷思苦想起来,把从进那个会议室的门一直到离开,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遍,道:杏姐,绝对没有遗漏的。 嗯,这样就好。她又蹙紧秀眉沉思起来。 我悄声问道:杏姐,听询问的人的口气,他
  • 44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1、心灰意冷
  • 最后,这个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京片子对我说:你所犯的问题看似不大,但性质严重,看来举报信上所列举的事实是确凿的。 我心中一惊:举报信?竟然有人把老子给举报了? 他说完,又对旁边一个做笔录的说:好了,我问完了,让他看一下,确认签字吧。 我日他奶奶的,又是签字画押。我接过那人递过来的
  • 48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80、突如其来的危机
  • 看到李感性的短信后,我越想越是担心,不由得脸色蜡黄,惶惶不安起来。 这时,肥波波从外边走了进来,看到我这个样子后,惊问:小葱葱,你怎么了?屋里空调吹着这么凉爽,你怎么还出汗啊? 我抬起头来,不由得伸手摸了一把额头,果然是冷汗直冒。 波波,我可能是忙的。 我只能这么说,如果
  • 47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8、‘不一不’的欢乐
  • 兄弟姐妹过来和我举杯为碰,表示敬意,这种酒我不得不喝,即使醉死也要喝。 霹雳丫知道我这两下子,便想方设法替我左推右挡,为我保驾护航了好多杯,但老子的酒量实在是离海量差了好大一截子,喝到最后,虽然没有像烂泥一样,但坐在那里也是抬不起脑袋,焉又耷拉了。 大家尽情挥洒,无拘无束,高声阔论,
  • 49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9、士为知己女忙
  • 车主任吩咐道:大聪,要干什么工作,你就听波波安排吧。 嗯,好的。 等车主任走了后,肥波波问我:小葱葱,职务彻底被免了? 免了,免了个吊蛋净光。 柴雪颖听我这么说,忍不住捂嘴窃笑起来,肥波波却唿道:这岂不是把你给整成太监了? 晕,狂晕,肥波波胖嘟嘟的很是可爱,但她的脑
  • 43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7、兄弟姐妹
  • 我忽地想起刚才客户经理进来说的晚上要给我送行的事,对霹雳丫道:妮子,刚才客户经理们对我说,晚上要给我送行,你看我去不去? 去,为何不去? 我这是被免职,又不是值得荣耀的事,不想去了。 越是这种时候才越要去,男子汉要拿得起放得下。 经霹雳丫这么一说,我豪气顿生,道:嗯,对,
  • 50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5、李感性的智慧
  • 李感性的这番话,让我听的瞠目结舌,目瞪口呆,李感性的能力非凡更是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我知道李感性的个人能力出众,但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出众。 她说完之后,平静地看着我,又道:大聪,你考虑考虑我说的是不是在理? 我不由得赞道:杏姐,你说得非常在理,也很正确…… 既然我说的在理正确,那
  • 44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6、硕博连读
  • 事情谈完,我刚想起身离开,李感性突然问我:我怎么听说妮子要到新加坡去? 我一愣,问道:杏姐,你听谁说的? 是李老师告诉我的,这段时间我和李老师经常通电话,李老师对你这件事很不放心。昨天他在电话中聊起了妮子要到新加坡去的事,听李老师的口气,他很是着急无奈。 嗯,妮子行事处事很有主
  • 42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4、能力非凡
  • 李感性看我这么回答,有些生气地道:你懂什么?考虑问题鼠目寸光,让你去纪检监察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和超难缠换过来。 我不解地问:让我和超难缠换过来? 嗯,你到纪检监察部去工作,让超难缠去汉正路分理处担任主任,让他自己到基层去干干,让他体验一下基层的工作节奏,省得他闲着没事干,无事生非
  • 44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3、无官一身轻
  • 看到霹雳丫舒心地笑了,我更加轻松起来,道:东坡兄说的那句话当真是至理名言。 东坡兄? 对,就是苏东坡。 呵呵,他说的哪句话? 无官一身轻。 无官一声轻,是苏东坡说的? 当然了,除了他别人也说不出来,嘿嘿。 霹雳丫看我轻松快乐的样子,也开心地笑了起来。
  • 53 04月19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872、淡薄名利
  • 我刚坐在沙发上,郭蓉对我说:大聪,你先把你的工作捋一捋,等会儿温萍上来,就可以直接办理交接了。 听着她亲切的话语,尤其是她亲切地叫我大聪,这使我更加感动,我忙道:好,郭姐,我这就去梳理。 她叫我大聪,很是亲切,那我自然也要叫她郭姐了,这样也显得我对她很是友好礼貌。 她微笑着点了
  • 34 04月1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