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光的爱情- 楔子 地狱暗黑界

  深夜,异界偌大的深宫里只有一盏小小的灯烛亮着,暗淡昏黄的幽光让本就沉寂可怕的宫殿更显阴森危险。

  灯火下,一个年轻的褐发男子静静地坐在床上,他容貌出众,气质高贵优雅。清俊秀逸的面容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令人不禁心神荡漾。

  放在床边案几上的灯烛随风摇曳,不时的跳动,映在墙上就像鬼魅般狞狰可怕,气氛越来越诡谲。但年轻男子似乎完全不受影响,俊逸的脸没有丝毫惧色,漂亮的嘴角一直挂着美丽的微笑。

  「它」还没有来,自己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了!

  男子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漂亮的匕首,垂眸看着手中锋利无比,可以刺穿任何铜墙铁壁的匕首,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忽然,一阵阴风袭来,案上的烛火立刻熄灭,最后一点光亮也失去了,巨大的宫殿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同时宫殿外传来一阵震动声,似乎有什么巨大的物体降落在地面上,随后宫殿里响起某种巨兽行走的沉重脚步声……

  终于来了!眸中精光一闪,男子迅速把匕首藏到枕头下,俊脸仍旧布满了微笑,异常镇定。

  宫殿里一团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男子只能静静地听着。随着可怕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却还是没有半点害怕,一派从容自若。

  从脚步声判断,「它」和书里描绘的一样,是个超级大家伙,体型应该超越了以前他见过的任何兽类,甚至比上次遇到的迦纳特还要巨大。

  不过实在太黑了,他的眼睛起不了任何作用,他根本没有办法确切地判断「它」到底有多大,有多强……

  他得想办法在黑暗中知道「它」具体有多大,等下才好动手!

  突然,脚步声停止了,男子感觉到面前出现一股非常强大的压迫感。他知道「它」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和自己只有咫尺之隔。

  「请问是黑诺鲁斯殿下吗?」男子优雅地站起身笑问道。询问只是礼貌,其实男子很清楚眼前的怪兽就是神后次子——黑暗之神黑诺鲁斯!

  「是……我就是黑诺鲁斯……」冷如冰块,充满力量和威严的兽声沉默很久才回答。「统治地狱的黑暗之神,小人早已久仰你的大名,今日很高兴能见到殿下。小人是罪人苏索库皇帝之子朱利迪?库汗,为了洗赎家父苏索库皇帝犯下的罪行,特地成为神后送给殿下的礼物。」

  朱利迪风度翩翩地向面前的「庞然大物」行了个礼,微笑着说明自己的身份。

  其实礼物只是好听的说法,他真正的身份不过是神后赏给儿子的性玩物罢了。

  「你就是名震人界的苏索库之光——圣德太子朱利迪·库汗!」冰冷可怕的声音又沉默了良久,才慢慢说道,听不出「它」的心情如何。

  「是的,正是小人。原来殿下知道小人,小人真是万分光荣!」朱利迪浅笑点头,在黑暗中悄悄观察在三界臭名昭着的暗黑兽——地狱之王黑诺鲁斯。

  很强!光凭他所感觉到的压迫感和气息,他就知道眼前的黑暗之神非常的强,黑诺鲁斯不愧是黑暗之神,比他预计得还要强大。等下的行动,他要更慎重小心才行,不能冒然动手……

  「你不怕我吗?」黑暗之神发现朱利迪从「它」出现至今,完全没有半点惧怕,甚至连一丝惊慌也没有,对朱利迪异于常人的胆色明显非常意外。

  确实,能面对三界出名的凶兽却没有半点害怕,还能如此镇定自若,实在令人不得不称赞佩服朱利迪·库汗的胆色。

  「黑诺鲁斯殿下,为什么要这么问?难道殿下很可怕吗?」朱利迪不答反问,优雅好听的声音带着一股笑意,似乎觉得黑诺鲁斯的问题很好笑。

  又是一阵沉默,恐怖的黑暗安静得连根针掉到地上的声音也能听到。朱利迪静静地等着黑诺鲁斯回答,眼中满是笑意,看来这位黑暗之神是位寡言之人。

  「……脱掉衣服!」过了很久,可怕的兽声才再次响起,冷冷地命令道,似乎有点生气。

  「是的,殿下!」朱利迪立刻点头答应,随后黑暗中响起了脱衣服的「籁籁」声。

  没想到三界最凶恶的黑暗神竟然如此易怒,不过传言果真不假,黑诺鲁斯不仅禁嗜血暴戾,而且极度荒淫好色,一向男女不拒,是出名的淫兽。

  黑暗之神微怔,明显没有想到朱利迪竟然会完全不拒绝反抗,甚至连一点犹豫也没有,马上就按他的命令脱衣服。

  感觉到气氛中的微妙变化,朱利迪知道了黑暗之神的错愕,嘴角微扬。虽被神后当做玩物送给黑诺鲁斯,但他并不想侍寝,不过现在事情和他的计画有了冲突,他只有小小改变下计画,牺牲下色相了!

  在黑暗中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要动手是非常危险的,只能和黑诺鲁斯靠得非常近才行。越近对他越有利,成功的机率才高……

  「殿下,我脱完了!」朱利迪很快就一丝不挂地站在黑暗中,对面前的黑暗之神微笑道。

  「……上床去!」低沉的声音仍旧冷若冰山,不过敏锐的朱利迪却察觉到黑暗中的兽类唿吸声突然变得粗重,眼中的笑意更浓了。

  「遵命,殿下!」朱利迪恭敬地回答,转身赤裸地躺到铺满丝绸的大床上。

  一阵凉风吹来,朱利迪轻轻颤栗了一下,柔声说道:「殿下,我躺好了!」朱利迪本以为黑暗之神会很快上床,但出乎意料,等了很久一点动静也没有,黑暗之神似乎一直站在原地不动。

  「殿下?」磁性悦耳的嗓音疑惑地叫道。

  黑暗之神终于动了,朱利迪随后感觉到一个巨物坐到了床上,巨大的床传出了吓人的震动声。

  朱利迪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一股火热的气息就扑到脸上,嘴唇被某种火热湿润的东西贴上。他被吻了!

  朱利迪微愣一下后,被他主动的行为震住了,完全没有想到朱利迪会如此主动柔顺,他到底在想什么?

  发现唇上的湿热物体停下不动,朱利迪热情地主动反吻黑暗之神,伸手抱住「它」毛茸茸的巨大兽头。好大的头,他展开双臂也抱不完「它」的头,实在很难想像「它」的身体到底有大……

  「你……」黑暗之神更惊讶了,立刻推开了他。

  「殿下不喜欢吗?」朱利迪坐起来抱住了「它」,毛茸茸的身体比想像中的还要巨大数倍,双手还感觉到雄壮的兽体坚硬无比,更赛任何铜墙铁壁,恐怕刀枪不入。

  那个计画比想像中的困难,必须得找到「它」的弱点,一击成功……

  「我……」「什么都别说,小人是神后送给殿下的,殿下可以对小人做任何事。」朱利迪打断了「它」,柔声说道,温柔地抚摸强壮无比,布满兽毛的身体。

  他知道「它」想说什么,「它」一定想问他为什么一点也不怕「它」,相反的还如此主动和它上床,他不害怕和头野兽交换吗?

  他现在还不能告诉「它」答案,不过「它」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

  黑暗之神还想再说,但朱利迪已经在黑暗中找到「它」的兽唇,柔软的唇堵住了「它」的,让「它」再也没有办法说话……

  黑暗之神终于被朱利迪的热情打动,再也没有推开他,「它」回应了他的热情,雄壮硕大的兽体压倒了脆弱的人类躯体,粗糙的兽唇疯狂地掠夺柔软甜美的唇。

  「唔……嗯嗯……嗯……」低哑优美像唱歌般的呻吟声,从被吻肿的嘴唇中倾泻而出,给寂静恐怖的黑暗染上了一抹暧昧的情色。

  火热略带粗暴的吻,让身体很自然的有了感觉,朱利迪完全不掩饰自己有快感,更没有阻止自己呻吟出声。

  他只是顺应身体最原始的本能,自然地表达出自己最真实的感觉,既不压抑自己,也不夸张造作。

  朱利迪的呻吟声,对「它」无疑是种诱惑,让「它」更加热血贲张,火热的兽舌闯入了微张的唇,如狂风暴雨般袭击人类狭小的口腔……

  「嗯嗯……嗯啊……唔啊……啊……」好听的呻吟声在黑暗中源源不断地响起,越来越娇媚勾人。

  承受着兽类充满力量,毫无温柔可言的肆意掠夺,朱利迪快被吻得窒息了。同时打得像座小山的兽躯体快把他压碎了,让他好不难受,但他仍旧没有推开「它」。

  朱利迪继续温柔地抚摸身上雄壮可怕的兽驱体,双手仔细地慢慢摸着「它」身上的每一寸兽皮。

  本以为「它」的身体会像黑暗一样冰冷,但出乎意料,「它」的身体温暖极了,摸起来非常的舒服,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可惜,他想找的地方,一直没有找到!

  「它」全身都无比坚硬,毛茸茸的兽驱每个部位都有一层坚硬如金刚石般的软甲覆盖着,那把匕首根本没有办法刺进去……

  「啊……」胸前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打断了朱利迪的思绪,虽然在黑暗中看不见,但身体告诉他胸膛上的乳头被「它」抓住了。

  朱利迪情意脉脉的抚摸,让黑暗之神全身燥热,越来越激动。光是吻朱利迪已经满足不了「它」,锋利的巨爪忍不住抓住娇小的乳头揉搓。

  「哦哦……唔嗯……啊啊……」嘴唇和口腔被野兽不断吻啃吸吮,脆弱的乳头被野兽残忍地捏玩,微痛中伴随着强烈的快感侵袭朱利迪的全身。

  但他的大脑仍旧很清醒,完全没有被野兽给予的快感麻醉俘虏半分。一定有弱点的!

  黑诺鲁斯身上一定有弱点,无论是任何人、兽、魔,身上都会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即使是神也不例外。他必须尽快找到黑诺鲁斯的弱点,时间不多了……

  想到了!心脏!无论是什么生物,心脏应该都是最脆弱的地方……

  眸里闪过一丝喜悦,朱利迪迅速向上抚摸,想要寻找黑暗之神的心脏。

  因为在黑暗里,黑暗之神完全没有看到朱利迪眼中不寻常的笑意,「它」完全被躺在身下的人类迷住了。

  虽然看不见,但「它」知道身下的躯体棒极了,虽然没有女人的丰满,但修长的身体很结实,可又不会觉得壮硕,恰到好处。

  光滑的肌肤像丝缎一样好摸,但并不像女人的香嫩,而是充满了男性特有的力量和弹性,也没有女人身上腻人的香味,而是散发着特殊的男性清香……

  正当黑暗之神沉醉于朱利迪身体的美好时,朱利迪则悄悄寻找「它」的心脏,1灵活的手四处抚摸,终于找到了「它」的胸膛。

  和他预料的差不多,长在心脏位置的软甲比其他地方的要薄一些,没有那么坚硬,但面积很小。在黑暗中要刚好一刀刺中穿透心脏,实在很有难度,即使是他也没有把握……

  面对黑诺鲁斯这种超级强者,朱利迪很清楚机会只有一次,一出手就得成功,否则他只有死路一条……

  黑诺鲁斯丝毫不知朱利迪心中所想,只想立刻完全得到朱利迪,兽嘴和兽爪越来越过火。它不仅侵略朱利迪的嘴唇和乳头,还侵占朱利迪身上其他的敏感地带……

  发现黑诺鲁斯的兽嘴和兽爪开始向下移动,比乳头更私密敏感的部位被吻啃、抚摸,朱利迪眉头微蹙。不能再等了,他可不想真的玩兽交……

  「殿下,您的技术真不错,可惜……」朱利迪张嘴舒服地低吟几声笑道,旋即从枕头下迅速拿出匕首,在黑暗中想黑诺鲁斯的心脏刺去……

B4
B5
B6
  • 《绝配娇妻小秋》 - 第三十七章、到底有没有错怪小秋?
  • 望着监控里,大被同眠光熘熘的俩个人,我就心中不是滋味。因为,这这意味着,父亲跟小秋光熘熘地搂在一起,父亲随时随地可以抚摸,亲吻小秋身上任何美妙的地方。甚至搞不好,半夜里父亲还会一时兴起,在半梦半醒的黑夜里美美地跟小秋再一次紧密结合。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父亲面对秀色可餐全身赤裸的小秋,父亲
  • 95 04月20日
  • 《绝配娇妻小秋》 - 第十五章、我信任你,与你有没有撒谎无关
  • “还有更精彩的?”还能怎么玩?都内射了,还能玩出啥花样?可是,虽然,心中又惊又疑惑,但是,却不想纠缠着小秋问下去,而是搂着小秋便就酣然入梦了。 不过,一觉过后,脑袋是越来越清醒,白天上班无聊时,突然想起,小秋所说的“还有更精彩的”,会不会就是小秋所说的所谓的“梅开二度”呢?想到这,我哭笑不
  • 36 04月20日
  • 《绝配娇妻小秋》 - 第039章、没有感情的世界毫无色彩
  • 如今的人们,钱包鼓了,吃得也好了,可是快乐,却越来越少。譬如,过年,大鱼大肉,山珍海味,烟花也比以往飞得更高炸得更灿烂。但是,年味,却越来越淡。 原因很简单,那是如今的人情味越来越少了。而,人跟动物的最根本区别就是,人是感情动物。动物,却很难像人类那样愉快的交流。 所以,即便动物们成
  • 32 04月20日
  • 《绝配娇妻小秋》 - 第43章 小秋到底有没有沦陷
  • 小秋这时又打开了一个记事本,还说道:「老公,刚才听你说喜欢看,好开心哦,这里有更刺激的第二次,我都不好意思给你看,但是看你一点都不生气,我就放心了…」 「嗯,没关系啦,我白天生气是因为见你玩的那么惨心疼嘛。现在知道了,原来是你自己导演的,你自己喜欢这样玩,当然感觉就不一样了嘛…」 「
  • 31 04月20日
  • 《流氓太监》 - 第三百零五章 儿子还是没有老子精
  • 这队马车上了官道就一路急奔,那里不去,就看着京城来了。他们的速度竟然比寇进和寇循的还要会很多。这爷俩,一路上耍尽手段,一个想要逃离,一个想要抓住。于是两人在来京城的路上,躲躲藏藏,跑跑弄弄,竟然还没有那马车先到京城。 寇循终于摆脱老爹,准备好好计划以下怎样收拾庞德父子的。忽然就想起了自己的
  • 24 04月20日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042章 没有结束的战斗
  • 刘欣刚被大卫侵犯时下体那种撕裂般的疼痛,很快就被大卫给她带来的难以形容的快感所代替,她瘦小的身躯在大卫那副宽大的身架下剧烈地扭动,极力想将战果扩大,每当大卫将身体下压,她就会恰到好处地将臀迎上来,大卫心中惊诧,我的天哪,真没想到,她这魔鬼一样的身板,竟有如此放浪的力量,他哪里想到,这正是一个青春
  • 15 04月20日
  • 《娇妻倾城》 - 第454章、没有头绪
  • 丈夫这么一说,苏婉便愣了下。 低下头盯着丈夫那物,苏婉陷入了回忆之中。 见妻子没有言语,沈俊问道:「有没有想起什么奇怪的事来?」 将聚会期间所发生的事梳理了一遍后,苏婉道:「照理来说应该没有被人下药,但症状真的和被人下了药很像。我们那时候喝的都是啤酒,都是开几瓶摆在桌上,自己倒
  • 14 04月20日
  • 《娇妻倾城》 - 第439章、暂时没有
  • 因为女儿是坐在苏婉腿上,这样吃饭喝酒很不方便。所以吻了下女儿的额头后,苏婉便放下了女儿。她女儿跑进次卧室的同时,对礼物也充满了好奇的小莉也跑了进去。 在随后的一个多小时里,大家就是边吃边喝边聊着天。 吃喝得差不多后,于美娜便带着女儿离开,苏婉和许珠雅则是负责整理卫生。 沈俊坐在
  • 15 04月20日
  • 《娇妻倾城》 - 第225章、没有逼她
  • 舌吻了至少有五分钟后,许珠雅喃喃道:「我们回家吧。」 「你等我一下,我去付钱,乖。」 用指头滑了下许珠雅的脸,林向宇便去付钱。 付过钱,林向宇将已经上钩的许珠雅带上了车。 让许珠雅系好安全带后,林向宇便往家的方向开去。 看着歪着脑袋似乎睡着了的许珠雅,林向宇冷冷一笑
  • 15 04月20日
  • 《娇妻倾城》 - 第106章、没有找到
  • 很显然,苏婉没想到前男友真的会将视频交给她老公。 那次苏婉特意用工作qq加前男友的目的就是为了稳住她前男友,以确保前男友不会这么做。上次前男友用别人的手机打电话给她,她就知道这种情况迟早还是会发生,只是没想到发生得这么突然。 看了眼一言不发的丈夫,苏婉眉头紧锁。 喉咙动了下后,
  • 14 04月20日
  • 《官商秘史》 - 第572章 没有表示
  • “啊……好美……你烫得人家好舒服……不要动……就这样……不要动……啊……”赵碧琴娇喘吁吁,八爪鱼似的紧紧楼抱住杨牧之呻吟呢喃着。 “牧之……你坏死了……这样欺负羞辱人家……”赵碧琴媚眼如丝的娇嗔道,这感觉的确是暧昧刺激,好像电流一样从交合之处传遍全身上下。 “这样才会更加刺激过瘾啊…
  • 23 04月20日
  • 《官商秘史》 - 第492章 没有规则
  • “反正都是医院,不如你们都穿上护士制服,趴在床上等我来尽情疼爱,好吗?”休息了几分钟,杨牧之脑海之中快速的想来一下,欲火正盛的坏笑道。 诱人的飘了杨牧之一个媚眼,刘晓欣娇滴滴的在他伸过来的手上吻了一口,极尽媚荡之实,“遇上了你这个小坏蛋,那有不吃苦的?你放心,我不是那么脆弱的女人,不怕吃苦
  • 14 04月20日
  • 《官商秘史》 - 第412章 没有关系
  • 山洞温泉池边,杨牧之相拥着安娜皇后幽幽睡去,迷煳之间,杨牧之走进了一团白雾里面,当白雾消失之后,出现在杨牧之的面前的居然是躺在玉石床上的妈妈谢凝儿,杨牧之走进一看,不禁看呆了眼,美、实在太美了……但见妈妈谢凝儿美眸轻阖,秀美的脸庞如美玉般完美无瑕,长长的秀发披散开来,引人怜爱,一袭白色连衣裙将身
  • 14 04月20日
  • 《官商秘史》 - 第102章 没有遗憾
  • “别想那么多了,也许今天过后你要离我而去了,我想再爱多你一次,不留下一点遗憾。”杨牧之双手一紧,用强有力的手臂拥她入怀,将她动人的肉体软玉温香紧贴在他身上。 真的爱多一次就没有遗憾了吗?赵灵儿心里想着,身体则在杨牧之精湛的调情手法下情欲惭惭而起,娇躯酥软无力地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秀眸半闭,
  • 15 04月20日
  • 《情欲缠绵:我的出轨自白》 - 第009章 她没有魅力吗?
  • 米诺坐到林晓薇身边,伸手去揽她的身子,低头就朝那处仍旧有些红肿的嘴唇亲去。林晓薇笑着躲避他的胡须,米诺最终只能妥协的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随后为自己倒了一杯冰凉的啤酒一饮而尽,脸上说不出的惬意。 他看到林晓薇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将肩头弄湿了一大片,顿时皱眉的叹气说道:「你看看你,怎么不
  • 13 04月20日
  • 《情欲缠绵:我的出轨自白》 - 第010章 体验从没有过的满足感
  • 「宝贝儿,你真是一个祸水……」男人一脸坏笑的看着林晓薇,他的话似乎在暗示林晓薇是一个敏感放荡的女人。 林晓薇微微张开双眼,看到男人正伸出火热的舌尖,逗弄着自己泛着光泽的两个手指的肌肤,顿时被他的举动臊红了脸。 「你这个流氓!」林晓薇的骂声轻声细语的流泻出来,就好像一个正在撒娇的恋人。
  • 19 04月20日
  •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 789、奇迹没有出现
  • 我轻声对她说:妮子,你自己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 我刚要转身走,她却用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妮子,我过去看看大哥,你在这里静静心,不要哭了。…… 她双手更加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低头压声哭泣着。 妮子,你放手啊。…… 她抬起泪脸来,连连摇着头。 我心中一沉,感
  • 15 04月19日
  • 《我的美艳师娘》 - 第791章 没有悬念的胜利
  • “金队长,你是要劝阻他们还是——”我问道 金大志不说话,没说同意没有反对,那些弟子仿佛得到了恩准一般拿出了武器。 但是只是区区十几分钟过后,战台上横落着不少人的身体。 “老大,他们也太不自量力了。” 王猛有些不屑地说道,现在王猛的脚下还有一个正气门弟子的身子。 “我
  • 13 04月19日
  • 《绝世神器(御女十二式床谱)》 - 第780章:不能没有你!
  • 「啊啊……儿子……好棒……妈妈……不行了……啊啊……我又要不行了……啊喔……」 沈壁君再一次都浑身发麻,一边舔吻着李沐的耳垂一边呻吟个不停,身子不住地扭动,胸前的那对奶子也在李沐的胸前蹭来蹭去,那种极致而又特殊的感觉直接让李沐差点儿都要舒服的射了。 「妈,可以射在里面吗?」李沐忍不住
  • 18 04月19日
  • 《绝世神器(御女十二式床谱)》 - 第682章 没有征服不了的女人
  • 其实楚思瑜的想法,萧浅很容易就能够看得出来。 楚思瑜如今是楚氏集团对外的话事人,在集团里面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个女人八面玲珑,左右逢源,人长得漂亮,嘴巴也特别会说,尤其擅长搞关系,所以在玉京市,大家渐渐地忘记了她还有个本本份份的妹妹楚思语。 而楚思瑜所做这一切的核心,也就是为了楚
  • 15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827章 没有资格
  • 小玉对马吸维的挑衅只是不理,不过有了刘欣在身边,气氛融洽了很多,她们都争抢着跟刘欣说好话。 几个人说说笑笑,就在酒店里吃了中午饭,休息了一会就起程往省城去。 又一次上省城了,李锦破心里颇为复杂。 上一次是和培宏一起进的,一路上都是对大城市的向往以及有朝一日报了父亲的仇,但走进了
  • 20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824章 没有生气
  • “其实,他们的行动一直都在我的眼皮底下的,自从你跟我说了他的情况以后,我在省城里就一直安排着人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行动,你没看到今天多了一辆车了吗?那是从省城就跟踪他们过来的。我曾经动过让他们在路上就消失的念头,不过后来放弃了,事情还没到非要火拼的时候。不过,你就不用担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就
  • 20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592章 没有眼光
  • 可是,这一次,她只是看着,她好想伸手去摸一摸他的脸,不过最后都放弃了。她只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仿佛在告诉孩子,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应该就是他的父亲,只是,日后却注定无法相认。他注定从出生的那天起,就要面对着各种各样关于他父亲的谎言,注定是在谎言里长大的,注定是没有父爱的,但,她会给他十倍的母爱,让
  • 13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544章 没有万一
  • “二、必须每天都戴着这个戒指,这道理如果不明白,可以参考古人的‘剑在人在,人在剑在’的至高境界,当然,你是天才,你懂的。” 杨柳又说出了第二个。 “这个也没问题。” 李锦破说着看了眼手指上的那枚闪亮的戒指,他没有脱下的理由,看到戒指就如同看到杨柳,这感觉还是好的。 “三、
  • 14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416章 没有如果
  • 两人又深情的吻到了一起,吻到忘我处,李锦破的小鸡已经不知不觉的顶进了巷道深处,在两边软壁的挤压下,缓缓徐行,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的耸动了起来。 在上下两口一齐被攻陷的情况下,杨帆的水分也越来越多,再也感觉不到疼痛,感觉到的是内里的虚空被塞得满满后的无尽的欢愉。 终于一阵摸索试探后,
  • 14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386章 没有心情
  • “一般啦,没有你们游得好。你还戴着潜水眼镜呀?给我戴戴好不?” 李锦破看到白妮头顶上扣着副潜水眼镜,想借过来戴戴。 “想在水底看美眉啊?” 白妮说着把眼睛拿了下来递给李锦破。 “呵呵……游去吧。” 李锦破接过潜水眼镜笑着说。虽然身边有白妮丹丹这些颇有姿色的美女,但男
  • 13 04月19日
  •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 第270章 没有耐心
  • 是没来还是怕制服不了两个女人呢?李锦破心里有点疑问。 路上吵闹声渐渐稀少了,看戏的人渐渐退去,再没见过来偷瓜的人了。 “晓玲,出去吧。你猫着腰拐到路边再走近瓜地,别担心,我在看着你的。” 李锦破拉了拉黄晓玲说。 “好吧。” 黄晓玲努了努嘴,幽怨的望了李锦破一眼,那眼
  • 13 04月19日
  • 《黑幕:家的沦陷》 - 第二十七章:没有选择的选择
  • 「郑市长的意思是这次西城改造只是你们的一个角逐游戏,一切都是为了党派之间的利益,具体的改造进展跟结果都不重要,我跟西城区数万户的居民都只是你们这场游戏的陪玩者?国家10多亿的投资就只是为了玩这场游戏,数万户居民的房子也要为了你们的派系之争埋单,就这样被拆了?我们就这么被蒙在鼓里,一直被你们这些当
  • 16 04月19日
  •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 第八十七章 睡出小孩没有
  • 莫小木惊醒,发现自己仍躺在床上,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多的那个人是郑小雨。 莫小木面色惊恐,还有点疑惑,惊恐的是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模样狰狞,疑惑的是那女鬼的样子很像王雨涵,而且他差点就被她那长长的指甲抓到了! 那个女鬼的样子怎么会是王雨涵?尽管是梦,但是她怎么会和女鬼那样丑恶的形
  • 20 04月19日
  • 《天浴迷情:桃花谭的女儿们》 - 第一章 湿了没有
  • 莫小木放学后上了桃花山,爬上一棵林子里最高最大的野桃树。 在离地大约有五六米高的地方,有两根向同一方向伸出的粗大树枝,莫小木用桃枝稍微捆绑一下,成了一架软床,放学后就一个人爬上去躺着乘凉,瞌睡就睡,不瞌睡就仰脸看天上变化无穷的云彩。 刚躺下,听到有脚踩在树叶上的飒飒声,一轻一重应该是
  • 19 04月1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