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坏的,轻点- 6

  「你都到门口了,不会自己进去啊!别理他,快点插我的,我的肉棒都想死你的小穴了!」他真的快想死那记忆中美妙无比,宛如天堂的小骚穴了,昨天就已经没有和小小做了,今天一定要插死小小。

  「我不要,我就要让他自己插进去!」「哥哥」隔着墨镜瞪了眼弟弟。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他这先来的肯定要先进去,后来的就该排队!

  双腿微微分开,使劲让脚尖踮到最高才勉强让「弟弟」的肉棒可以顶到下体中间的花穴,辛苦得不行的受害者听着他们下流的争吵头痛死了,生气地小声骂道:「拜托你们别再吵了,你们再吵就别做了!」

  他真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这有什么好吵的,谁先进去不都一样吗!他们怎么能爲了这种无聊的事,经常吵得不可开交,搞得脸红脖子粗的!

  「死妖精,你想得美!」「弟弟」生怕他真的不做,焦急地抖动已经碰到湿软微凸处的肉棒,用力插进中间那柔软的深缝,直捣黄龙。

  「啊──」他根本没有想到男人会如此猴急地直接冲进他的阴穴里,不禁尖叫出声,忘记周围全是人。

  「什么声音?」整个车厢里的人都听到了这声尖叫,全部疑惑地张望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

  他吓傻了,岂料后面发现弟弟进去了的哥哥,马上也不甘落后的使劲一顶,粗鲁地刺进了狭小的后穴里。

  「啊──」又是一声响亮无比的尖叫传遍了整个车厢,让所有人更疑惑地寻找四周,看是谁在尖叫。

  两根超长的大肉棒一下就把他顶飞起来,悬在半空中,两个又紧又小的洞穴被两根恐怖的巨无霸撑得快裂了,口罩里的小脸痛苦的扭曲在一起。

  恐怖的胀痛感和钝痛感是那么鲜明,让下体痛得快麻痹了,他虽经常被他们干,但他的两个穴实在太小,每次他们进来都会像现在这样痛死了,他们又总爱一起玩,还好现在已经不会像最初才做时那样总流血!

  不过比起下体传来的可怕痛楚,他更担心全车厢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尖叫声,大家肯定已经起疑了,现在该如何是好?

  现在千万不能再做下去,可是两兄弟是不会同意的,他下面两个紧含着他们大肉棒的小骚穴也不会答应。只能希望菩萨保佑,车厢里的人都是笨蛋,不会怀疑到他们头上,更不会察觉他们现在正干着多么下流淫秽的事。

  「骚货,你叫这么大声干嘛!难道你真想上电视出名!」终于插进最迷恋深爱的小湿穴里,「弟弟」爽死了,没良心地调侃道,好像并不怕乘客们会发现他们在干什么。

  「你想出名也别拉上我们,我们可不想上电视出名,所以拜托你克制一点,别再叫出声了,OK!」「哥哥」也附合道。

  他气得差点吐血,这两个罪魁祸首到底要不要脸,明明是他们害自己尖叫出声的,现在他们反倒怪自己,有没有搞错!

  两个欲火攻心的地铁痴汉不管大家已经起疑,正在四处找他们,竟然同时动了起来。两根壮实的大火棒一起在湿软紧窒的甬道里插干捣弄,尽情地放纵他们的欲望,大胆地在衆人眼皮子底下玩3P。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搞,还是这么多人面前搞,甭提有多刺激了,那种随时会被人发现的紧张感加强了交媾的快感。

  被他们一起强奸的人不敢再叫出声,两只手用力捂着口罩,嘴里的牙关咬得紧紧的,恨不得把牙齿咬碎掉,才勉强阻止淫荡的浪叫声流露出来。

  其实他们的行爲不能算强奸,应该是合奸才对,无论怎么看,他们都是认识的!

  强而有力的抽插几下就让钝痛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强烈刺激的快感,虽然胀痛感一直没有消失,而且越来越严重,不过比起被大肉棒摩擦黏膜带出来的超强快感相比,并不算什么。

  他现在被比玩弄肉棒还爽的奇妙电流包裹了全身,爽得他全身挛痉,连脚指都在发抖……

  「你的小屁眼真滑熘,把我咬得好紧,明显早习惯男人的肉棒了,看来你早不是第一次,不知道你这骚屁眼被多少男人插过。」在湿热柔软、又滑又紧的后穴里插得很High的「哥哥」,舒服地低喘着骂道。

  「你那里不是第一次,我这里也早被人玩过了,那层膜不知道被那个王八蛋捅破了,真是扫兴!」「弟弟」点头附合,也插得爽死了。

  虽不是处子穴,却比处子还紧,紧得每捅一下都要用很大力,拔出来也要很用力,那感觉超带劲,爽得难以形容。更让人兴奋的是专门给男人插的阴穴里全是淫水,温暖无比,让他的大肉棒好像在温泉里游泳一样……

B4
B5
B6
  • 会坏的,轻点- 60
  • 严小小离开咖啡厅后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坐车前往邵氏兄弟家,快晚上了他们应该已经放学回家了。他怕在电话里和情人们说不清楚,还是亲自去找他们面谈比较好,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答应和自己组团。 经过花店时严小小让计程车停下,下车买了一束新鲜漂亮的百合,又在花店旁边的水果店买了一篮水果。空着手去情人们
  • 16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9
  • 其实他故意吓严小小的,就算「幻梦乐园」完了,他们唱片公司也绝不会垮,他们公司还有很多着名的歌手,只是没有一个像拉尔斯这么有影响力,这么能赚钱。 「……那你要我怎么样?」严小小怯生生地问,不会让他赔几亿英镑吧!难道要向爸爸求助?他不要,自己搞出来的烂摊子,他要自己收拾,这才像一个男人!
  • 19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8
  • 严小小一夜都没有睡着,整晚都担心拉尔斯的喉咙,一直在心里祈求菩萨保佑拉尔斯不要有事,不然他会一辈子内疚,而且拉尔斯和他的唱片公司,还有他的歌迷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严小小怕父母和情人们担心,不敢把这件事告诉父母和情人们,只能一个人着急…… 天一亮,严小小就立刻起床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拉
  • 16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7
  • 严小小打电话给父亲严冀昊,再三哀求并保证一定会在晚上十一点前回家,终于得到父亲的允许。下午放学后他就和邵氏兄弟先去「东方红」吃晚餐,李哥像以前一样热情地招待他们,给他们做了很多好吃的,还给他们八折优惠。 吃完晚餐严小小就和邵氏兄弟去有名的「新温布利球场」看演唱会,谁知都快到了邵氏兄弟却接
  • 18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6
  • 严小小要羞疯了,想到昨晚自己和两个情人竟然在随时会有人经过的小巷里尽情做爱,自己讲出那么多下流无耻的淫话,还学母狗叫,他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永远不见人。 虽然昨晚的事情有可原,自己是因爲被下了药才会这样,但他仍旧觉得自己太淫乱了,完全不像一个15岁的高中生。 因爲被两个情人干得太狠,
  • 20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5
  • 「我会好好表现的……啊啊……我愿意……喔哦……哦呃……我愿意给你们操一辈子,随时随地……让你们想操就操……啊啊啊……」 严小小张开双臂分别抱住情人们的头,在黑暗中和他们缠绵地热吻,他和邵小虎吻得激情四射,又含着邵小虎的口水转头和邵大虎吻得难舍难分,下面的两个小嘴和情人们的大肉棒「吻」得更
  • 19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4
  • 「这么下流不要脸的话你都说得出来,真是只超级骚母狗,现在就用我们兄弟的超级大鸡巴好好教训你这个爱发骚的母狗。」邵小虎激动地骂道,急躁地拉开裤子放出已经硬得像铁棍一样的雄根,然后把娇小的情人抱起来,脱下情人的裤子就凶狠地冲了过去。 「噢──」一声娇媚愉悦的呻吟划破了黑暗,空虚流水的花穴终于
  • 21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3
  • 「你的朋友已经把你卖给我了,你现在是我的东西,我想对你怎么样都可以。」老板笑道。 「什么!」严小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说他的朋友把他卖了,他讲的是安思吗? 怎么可能!安思怎么可能会把自己卖了,这人肯定在说谎,他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一直对他那么好,他那么信任的好友会这样对自己……
  • 22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2
  • 「小小,喝酒。」蒋安思把放了药的酒递给严小小,可是没想到严小小竟然拒绝了。 「我不会喝酒……」严小小摇手,他长这么大连啤酒都从来没有喝过。 「酒很好喝的,你喝一口试试。」蒋安思把酒放到他嘴边,强迫他喝了一口。 「一点都不好喝,我再也不要喝了。」严小小皱紧眉头,龙舌兰非常烈,他
  • 21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1
  • 「枪之吻」是伦敦有名的同志酒吧,天一黑就会有大批的同志集聚,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还有不少男妓在里面卖淫,是一个非常复杂可怕的地方。 晚上八点过,「枪之吻」像以前一样已经非常热闹,门口停满了车,不断有各种年纪的男性走进「枪之吻」,其中不缺打扮新潮另类的俊男美少年,还有一些浓妆艳抹、妖里妖气,
  • 18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50
  • 星期一,当严小小出现在鲁肯斯学院时立刻引起了骚动,原因当然不是因爲他突然长成了三头六臂,而是因爲他的打扮。他戴了一个很长的袖套,上面绣着一条龙,还写着I『mChinese,光如此当然还不足以引起全校骚动,他还在书包两边插上两支十分醒目的五星红旗。 袖套和五星红旗都是龙玖帮严小小做的,昨晚
  • 18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9
  • 邵大虎赶紧伸手拿了瓶苏打水打开给他喝,严小小连忙喝了半瓶,把气管里的精液冲下去才稍微好些。 「小小,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邵小虎担忧地问。 「你还敢问,都是你害的,我差点就被你的精液呛死了,你这个大坏蛋……」严小小气恼地用力打了他两下,哭得好不可怜。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16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8
  • 「哦嗯……呃……嗯……啊……」妩媚的杏眸欲求不满地仰视情人们,严小小指着自己的小肉棒和小菊穴,祈求他们用手碰碰那里。 「这小骚货的小肉棒和小屁眼流了好多口水,好像也想被我们玩,你说我们要不要如这小骚货的意?」邵大虎望着弟弟邪笑道。 「那要看这小骚货的表现了,要我们如他的意也玩他的小
  • 18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6
  • 严小小更羞了,小脸和下体同时被滚烫的大龟头直指着,下面的三个重要部位马上就有了反应,尤其是两个小骚穴,竟然无耻地抽搐起来,迅速就湿了。 他真的太饥渴了,自从他受伤后,两个小骚穴就再也没有被情人们的超级大肉棒插过,这还是第一次隔这么多天没被男人们的大肉棒操。 不等情人们开口命令,饥渴
  • 18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5
  • 坐上车,吃得超饱的严小小摸了摸肚子,对情人们笑道:「李哥人真好,请我们吃了这么多好吃的,我肚子都吃胀了,可能吃不下晚餐了。」 「可是我们耽搁了不少时间,再过半个多小时你爸爸就会来接你,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去开房滚床单。」邵小虎有点不高兴地哼道,从这里开车回汉语补习班差不多就六点了,根本没有时
  • 15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4
  • 「好过份!」严小小听完都快气死了,爲什么中国人在英国到处都受欺负。 「当初来英国,以爲凭我的手艺一定能在这里闯出一番名堂,谁知来了以后才发现中国人在这里是二等公民,处处受气,生意非常不好做。」餐馆老板坐到他们对面,点上一根烟和他们闲聊了起来。梦想和现实的差距实在太大,让他至今还接受不了!
  • 19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3
  • 三人先去乘坐位于伦敦泰晤士河畔的伦敦眼,欣赏整个伦敦的美景,又去看伦敦眼对面的大本锺,然后是去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参观。 可是才参观了一半就快三点半了,爲了能有足够的时间滚床单,他们不得不离开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决定下次再来继续参观。 「小小,你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什么?」出
  • 21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2
  • 接下来的几天,严小小的学校生活都很平静,校长和老师没有再刁难他,可能是知道他和亚伯尔两个月后要决斗的事,怕提前赶走他会被亚伯尔怪罪。 转眼间就到了周末,邵氏兄弟约严小小出去玩,很久没有和他们约会的严小小马上就高兴地答应了。 严小小骗父亲要去汉语补习班上课,中午吃了饭后严冀昊就送他去
  • 17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1
  • 「干爹,你快帮我想想有什么好办法,让人家一看就知道我是中国人,再也不会以爲我是小日本。」严小小吃完晚餐后就上网联系在法国工作的干爹龙玖,是服装设计师的干爹点子超多,他一定能帮自己想出好办法。 「这个简单,你在身上写明你是中国人就OK了!」电脑里穿得五顔六色,十分花俏时髦,一脸风流多情的东
  • 15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40
  • 「小小,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吃这么多!」东校区的学生餐厅,邵氏兄弟望着面前已经吃了两份炸鱼薯条的情人,有些担心地问。情人平常食量很小的,一般只能吃一分炸鱼薯条。 「是啊!小小,你会不会吃太多了!」和严小小一起来找邵氏兄弟用餐的蒋安思也佯装担心地说,心里却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严小小是穷鬼看到
  • 14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9
  • 第二天,严小小快打上课铃了才到学校,会来这么晚全因爲父亲的关系。父亲对昨晚忘记去接他的事非常抱歉,虽然他一直说没关系,但父亲仍旧坚持带他去高级餐厅喝早茶当作赔罪,因此耽搁了不少时间。 田雨默昨天似乎被严冀昊干得很惨,并没有和严小小父子一起去喝早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下床…… 严小
  • 16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8
  • 发现两个情人射了,严小小愣了愣,指着屏幕里的情人们哈哈大笑:「哈哈哈,大你们好没用,竟然比我先射,你们也成早泄的大笨蛋了。」 这是第一次他们兄弟比他先射,以前都是他第一个射,让他们兄弟总笑他是个早泄的小笨蛋。 邵氏兄弟差点气死,情人竟敢笑他们真是岂有此理,如果他现在在他们面前,他们
  • 21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7
  • 「小骚货,你真猛,你竟然把两个瓶子一起吞进去。」邵小虎吹了个口哨,对情人竖起大姆指揶揄道。 「下次再让这小淫妇吞酒瓶试试,肯定更精彩。」邵大虎也吹了个口哨。 严小小又羞又恼,他们当自己的小穴是什么了,竟然让他下次吞啤酒瓶。这次他会把两个果汁瓶一起「吃」进去,绝不是因爲他喜欢「吃瓶子
  • 17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6
  • 严小小的菊穴确实和花穴一样已经有些湿痒,想要被玩弄,他乖乖地身体向后仰,一直躲着的小菊蕾立刻出现在屏幕里。因同样早被男人们的大肉棒开采过,比雌花还小的秘菊红滟滟的,顔色比一般人的深,让人一看就想干。 严小小的右手分出两根手指去刮玩按压小菊蕾,熟练无比地同时玩弄自己三个最重要的敏感点,让自
  • 15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5
  • 邵氏兄弟要喷鼻血了! 两双狼眼紧盯着电脑里浑身赤裸地坐在床上,淫荡地打开双腿,让自己最私密的下体门户大开,完全暴露在屏幕里的情人,邵氏兄弟兴奋至极,全身血脉沸腾。 邵氏兄弟觉得那是世上最美的画面,原本两种截然不同根本不可能生长在一起的生殖器,奇妙地连在一起,却没有一点怪异恶心的感觉
  • 14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4
  • 严小小拄着拐杖慢慢向前面走去,双眼注意街上有没有空的计程车驶过,他现在的情况没办法去挤地铁或公车,只能坐计程车。虽然爸爸交待过一个人不要乱坐计程车,免得遇到坏人,可是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反正他有枪可以保护自己。 其实可以打电话叫邵氏兄弟来接自己,但他不想老是依靠他们…… 严小小的运
  • 20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3
  • 经过中午的「努力奋斗」,严小小下午准时把昨天的作业补交到老师手里,可是老师仍旧不满意,竟罚他独自一个人打扫教室一个月,这摆明了是在故意刁难他。他现在走路都不太方便,要一个人把偌大的教室打扫干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严小小并不笨,他知道老师会这么做肯定是受了校长的指使,校长因爲情人们没有办
  • 17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2
  • 「我不会介意的,相反我觉得小虎学长好酷。」蒋安思摇头。 很快四份香喷喷的鸡丁沙拉送到了他们四人面前,他们开始安静地用餐,用餐期间很有教养地不再交谈。 用完午餐后,邵氏兄弟本想再叫甜点给严小小吃,但严小小却说要走了。「我还要补写昨天没交的作业,我得赶紧回去,谢谢你们的午餐。」
  • 17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1
  • 又到了中午,鲁肯斯学院的所有学生开始四处找地方用餐,东校区的学生餐厅像往常一样坐满了人,其中不缺俊男美女,但最引人注目的仍旧是整个餐厅位置最好,二楼靠窗的那桌。 那桌像往常一样,坐着鲁肯斯最帅最优秀的邵氏兄弟,今天他们对面还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华人,一个是外国人……不,仔细看那个外国人的轮
  • 17 04月18日
  • 会坏的,轻点- 30
  • 「小小,邵氏兄弟对你真好,昨天在亚伯尔手里救了你,今早又帮你撑腰让校长不敢开除你,还送你来上课,你们真的不认识吗?」刚打下课铃,坐在严小小旁边的蒋安思就马上问他。 本以爲严小小这次一定会被退学,结果后面却听说邵氏兄弟竟然爲了他威胁校长,让校长不敢开除他,实在可恶! 「安思,对不起!
  • 21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