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六)

  等等,他还没有褪下丝袜!!

  是的,他是故意的,只见那巨龙顶着丝袜,一点点触碰到了幽谷秘口,然后就顶着丝袜一点一点缓缓进入秘裂,等到丝袜被撑到一个夸张的弧度再也无法进入,巨龙的头颅外加一公分柱身已经探入了仙子的花园幽谷中,而巨龙在到了尽头之后,却没有乘胜追击,反而缓缓退出,如此反复,似在等待一飞冲天的时机……看到这一幕,我的心情虽然激动,却没有那种昏厥感,是早已预料到,还是因为还隔着一层丝袜,巨龙并没有直接触碰到那神秘的花园,我不得而知,但我却知道,离我梦寐以求的时刻已经不远了……

  床上的美人似乎想说什么,但欲言又止,她是想要脱掉丝袜,还是想要巨龙进入,我也已经猜不出来了……

  那一探一出之下,韵的唿吸开始了加速,双腿无意识地摇动,男人的唿吸也开始变粗,在又一次抽出巨龙之后,男人的目光变得锐利而狰狞,美人却似乎没有察觉到即将到来的危险,却见男人上身微微前移,扶好巨龙,对准汁液横流的花园,腰部用力,下身用力挺出……

  「啪」的一声,那是黑色遮羞布终于不堪重负破裂的声音,而在我目眦欲裂的注视下,男人那黝黑粗大的巨龙「扑哧」一声,消失在了韵的秘裂之中……

  难以想象的冲击让床上的佳人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当长时间得不到满足的秘谷突然间出现了一个意外的来客,那饱胀的充实感填满了长久的空虚,游走在混乱边缘的仙子终于攀上了前无古人的高峰……

  「呜呜……」,突如其来的高潮让韵不由得咬着牙发出了呜咽声,而向上抬起并不断颤抖的腰部却说明了主人此时的愉悦,而男人双手则握住抬起了纤纤细腰,就像使用飞机杯一样把仙子的秘裂稳稳套在自己的阳物之上,仰天唿出一口气:「好软,好紧,好滑。」

  我再一次喷射了,哪怕没有任何的抚弄,只是因为我看到了巨龙与秘谷之间那灵与灵、肉与肉的交融……

  韵的高潮持续了十多秒,那是我以前从未想过之事,而虎哥则一直将巨龙深深埋在韵的花谷之中,默默承受着仙子蜜液的喷洒,似要让她记住巨龙的形状和气息……

  韵瘫倒在了床上,似乎已经宣告了今夜这场淫戏的尾声,可下体中似乎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却在提醒着她,今夜,才刚刚开始……

  虎哥察觉到身下的仙子唿吸开始渐渐平息,嘴角划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双手撑在美人腰部两侧,开始缓缓抽腰,在美人淫汁的作用下,巨龙与溪谷磨出了「滋滋」的声音,仿佛爱人之间最亲密的交流。韵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双颊羞红,玉首微摇,仿佛在否定这个声音是自己发出的……

  虎哥开始享用今天自己最大的战利品,他开始埋头吮吸美人的玉峰并将巨龙以「九浅一深」的方式插入拔出,如果说那九浅是高速拔插的话,那一深就是缓缓深入,直到尽头,仿佛君王巡视自己的领地,总要慢慢欣赏,细细品味,从身下仙子的反应来看,那一下,却真是绝美而充实,让仙子的品味到了凡俗的美好,而妻子的紧窄与嫩滑,那如同小嘴一样的吮吸,更是让虎哥品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味。

  待得双方酣畅淋漓地大战了几个回合,美人的双腿却是累了,开始想要找一个放平休息之处,而虎哥却眼睛一亮,抽出了阳物让仙子双腿放平。韵以为老公终于要让自己喘口气,却没想到老公让她转为侧身,抬起了一条黑丝长腿,对准了秘裂,将巨大的阳物一点点挤了进去……

  韵和我很少用标准位以外的姿势,以我们的性格,在以前只觉得性生活是生活的调剂,但不应成为生活的重心之一,但现在看来,我们错了。

  虎哥以一个侧身位便击碎了韵的羞耻心,他抱着韵的一只大腿,不再用刚才的方式,反而挺动下体直接粗暴的快速抽插,胯部和大腿间的撞击发出了「啪啪」声,就像是在撞击一面墙,又像在进攻什么,下身结合处发出了「噗滋噗滋」的声音,仿佛一首动人的音乐。

  韵感觉乱极了,男人激烈的进攻让她唿吸骤然加快,感觉唿吸不能保持的她不得已在鼻腔中发出了「哼哼」声,而这却让她更加感觉到羞耻了。

  虎哥抱着美人的黑丝玉腿不停地抽插,忽的发现美人的玉脚在面前调皮地上下跳动,为了不让玉脚受累,他低头轻轻一含……

B4
B5
B6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341章 我给二姨搓搓背
  • “哥,让我一辈子都做你的女人吧!” 金铃儿赤裸着身子,光滑的玉体在大卫身上挪动,伸出香舌,时而亲吻着大卫的脸颊和嘴唇。 “你只要一辈子别嫁人就是哥的人了。” 大卫也伸出舌头亲吻着金铃儿哪白皙的脖颈,抚摸着她的翘臀和大腿,“你没喜欢过别的男孩儿?” “铃儿从小就只喜欢哥一个
  • 2 8小时前
  • 《爱情公寓之极品曾小贤》 - 第124章 诺澜:我给
  • 看着他那神色兴奋的脸色,诺澜此时也轻轻的娇笑说道:“看你这乐唿唿的,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看你还巴不得我离婚呢。” 曾小贤此时也停止了激动的笑声,轻轻的将离婚证还给了诺澜,温柔道:“不是那个意思,诺澜,我还不是因为太喜欢了,太想和你在一起了,再说了我也是遵从你的意思啊,我没有硬逼着你
  • 1 11小时前
  • 《爱情公寓之极品曾小贤》 - 第116章 宛瑜:我给你
  • “哎,还是算了吧,我要是现在这么直接进去还不是跟色狼有什么两样,我曾小贤可不是什么色狼,而且如果我现在进去了,那么雪儿肯定就更加看不上我了。”曾小贤的心里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整个人也开始在厕所的门口静静的守候着杨雪。 也就在曾小贤在那里若无其事的想着的同时,女厕所里面的一阵杨雪的尖叫声顿时让
  • 1 11小时前
  • 《黑幕:家的沦陷》 - 第二十一章: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 蒋翰星说了很多专业的话,这些刘国培都不懂,也不想去懂,但是他听清了其中两个最关键的点,心脏病和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一瞬间这两个信息就像是两记闷棍一样狠狠的敲击在刘国培脑子上,『嗡--』的一声,让自己彻底的懵住了… 「蒋…蒋医生,会不会搞错了?这怎么可能呢?你刚才也说如果真是晚期,早就会发作
  • 2 16小时前
  • 《高粱地里露水湿》 - 第281章:让我给你好好捅捅
  • 当他来到楚二丫家的屋门前正想从口袋里掏出钥匙的时候,却吃了一惊,见楚二丫家的房门并没有锁。 难道屋子里有人?他刚想再回到仓房的地道里去的时候,却听到屋子里传出楚二丫娘夏兰的声音:“你这个大忙人咋有空来找我?” 一个很熟悉的男人声音穿出来:“我想你了,想的发疯,当然要来找你!” 一种好
  • 2 19小时前
  • 《女神攻略调教手册》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给你这个数
  • 【女神攻略调教系统开启!】【支线攻略任务开启!】 【目标——柳佳雨、严晓莉】 【请宿主在柳佳雨和严晓莉自愿或者被威逼利诱的情况下发生性关系,无论用任何手段。】 【遭到柳佳雨和严晓莉的剧烈反抗、发生关系后社死即视为失败,失败后将会重启。】 【备注:必须与两人都发生关系,可以
  • 1 04月19日
  • 《都市奇缘》 - 第102章 我给你舔
  • 2009年1月2日章子怡与未婚夫艾维?尼沃夫到加勒比海圣巴特岛度假享受二人世界,章子怡穿上火红色三点式泳衣,脚趾涂上七彩甲油,在公众场合放下国际影星的包袱,在沙滩上做出压腿及类似瑜伽的动作热身,之后又噼腿、下腰,当然还与艾维?尼沃夫大玩鸳鸯戏水,漫步沙滩。章子怡无惧同场其他度假者的目光,跪在未婚
  • 2 04月19日
  • 《上她的船》 - 第004章:说,要我给你什么?(H)
  • 有些话是不能说的,有些事是不能做的。 万姿嚣张不过半秒,天地突然瞬间倒转过来—— 她被Jo扛到肩头,直接进了他的房间。又被用力甩在床上,浑身震得一痛。 “砰”地一声,他用长腿带上房门。目光片刻不离她,琥珀色眼眸逐渐深浓,就像在盯梢即将飨用的柔弱猎物。 “你干……?”身为始
  • 2 04月19日
  • 《拈花一啸》 - 二十一章:那我给你暖暖
  • 薛灵枝迷迷煳煳之中被岳崇光抱到了小溪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他分开了她的双腿,仔细看着她煳满了白色浊液的软嫩腿心。 他用手指拨开她红肿不堪的花唇,一边让精水一点点流出,一边柔声说道:“乖宝,时间紧迫,咱们先因陋就简,等到了城里找一间上好的客栈,让你可以好好洗浴休息一番。” 薛灵枝思绪
  • 1 04月19日
  • 《侍妾》 - 第八十六章 你那儿要把我给烫伤了
  • “高堰,你图什么呢?”花锦又叹了口气,忍不住伸手去摸这人的脸。 如今京中已经入夏,不似冬日那般干燥,可这人皮肤依旧粗糙得龟裂出数道小口子,身上也是,到处都是伤疤。 他如今贵为帝王,没有人比花锦更清楚坐在景干宫那张椅子上拥有多大的权力,江山、财富、美人皆唾手可得。 但进宫近一月了
  • 2 04月19日
  • 《姐姐给我口交好不好》 - 第393章:我给你洗
  • 看着莫轻雪的微笑,我心脏突然砰砰砰的一阵乱跳,特别是当我闻到她身上散发出那种清香,散发到整个身体,心里痒痒的,手不自觉的抱紧她。 由一只手变成两只手搂着莫轻雪的腰,她的双手也很自然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头枕在我的脖颈处。 这种暧昧的姿势,让我一阵激动,手也不老实滑到她丰挺的粉臀上,虽然隔
  • 4 04月18日
  • 《帝本多情》 - 第六十五章:我给你吹吹
  • 许是淫液太多了,所以直到现在,只要莫离的身子一抖,那个小洞眼里的汁水儿,就滋滋地向外冒个不停。黏腻的爱液汩汩流出,染上了那两瓣娇花,让位于阴户两侧的两片嫩肉密密地贴在一起,使得位于它们中间的那个红润洞眼若隐若现。 再配上莫离那柔韧的腰肢,平坦的小腹,以及那两条掐痕遍布的白嫩大腿,从轩辕铭琛
  • 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第40章 我给你的
  • 将香囊随意丢在车上,韩锦卿一个挺身,肉棒又尽数没入她泥泞不堪的小穴中,交合处发出噗嗤一声。 他将她牢牢抵在车厢壁上,薄唇虚含着她小巧的耳垂,轻道:“被我操的感觉如何?” 顾轻音发出一声细长的呜咽,如泣如诉,一双水眸像隔着迷雾般看他。 他见她脸颊绯红,满含着欲望,身下开始了又一轮
  • 5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五)(大结局)
  • 美人慢慢跨坐在虎哥还没硬起的身体上方,轻轻坐了下去,用蜜口轻轻压住了柱体,然后看着眼前的男人,脸慢慢红了,低下头,低低地叫到:「夫君……」,这一声,真是前所未有的妩媚与娇羞,加上那如丝般的温柔,真是柔倒千万英雄汉啊。 「你,你叫我什么?」虎哥的眼睛似乎快要瞪出来,那表情似乎要把自己的耳朵
  • 3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四)
  • 美人的高潮即将降临,虎哥也将右手中指送入菊门,开始在里面轻轻挖弄着什么。 受此刺激,美人的身体猛地一颤,修长的丝袜长腿开始颤抖,越来越多的蜜汁似要流出,却又被什么堵住了似得,突然,美人的蜜口猛地一抽动,一个洁白光滑的曲面慢慢出现在了蜜口中央,美人开始皱着眉头,似在努力用劲干什么,随着美人
  • 2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三)
  • 「老公,对面的邻居换人了好像?」 「是吗?陈叔他们前段时间好像的确发了财,换房子也是正常的,要不,我们去拜访一下新邻居?」 「好的,我先换身衣服。」 「叮咚」 「来了来了。」 「您好,我们是住在对面的……咦?!虎哥!」 「诶!竟然是阿磊和弟妹,你们,难得是住
  • 1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二)
  • 身后的男人先是一愣,然后便是狂喜,下体想也不想立刻一挺,狠狠地撞击在了美人的屁股上,大声叫道:「老婆,我爱你啊!!」 美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然后陷入了男人疯狂的抽插之中,她只得闭着双眼,默默承受着男人的冲击,不过,双颊却飘过了一丝红晕。 「老婆,我要去了,你夹得我好舒服啊
  • 6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一)
  • 知道眼前的新娘已经真正默认做「新娘子」,虎哥欣喜若狂之下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轻轻吻了一下新娘的额头,说道:「韵,你真好。」然后用双手将韵的双手压在她的两旁,十指相扣,并以此为支点,缓缓抽插起来,每次都是尽根而没…… 这恋人般的姿势让韵有了一点羞人的感觉,她却没有一点抵抗,反而想着「反正是
  • 3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二十)
  • 温柔地进出着眼前的玉体,虎哥仿佛真正的丈夫一般,卷起新娘一束散乱的秀发,轻轻绕到了她的耳后,新娘似乎有点困惑,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熟悉又陌生男人,只得紧紧闭上了眼,默默承受着,像以往一样祈求着结束。可是,闭上双眼的新娘却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那饱胀的温柔。不同于以往狂乱带来的刺激,今天的巨龙温柔地
  • 2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九)
  • 虎哥的身上,竟然,竟然有着和韵几乎一模一样的梅花纹身,不过这支梅花 更加粗壮,方向也和韵相反,根部却也一样是从下体伸出,他们,竟然纹了情侣 纹身…… 千里外的两人没有意识到我内心的起伏,只是自顾自地开始了下一步…… 韵慢慢坐在了床上,上身倚在在高高的靠枕上,轻轻分开双腿,露出那泛着
  • 2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八)
  • 那是一间宽阔明亮的卧室,天花板上那巨大的吊灯洒下了照耀整间卧室的光 明,房间中央是一张爱心模样的大床,上面铺着洁白的双人被,房间正中央有一 个巨大的「喜喜」字,一个身着白色婚纱,头戴白色头纱,手上戴着白纱手套的 高挑美人正正坐在床边,双手一上一下,交叉放在大腿上,而那透过长长的裙底 露出的白袜
  • 1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七)
  • 「半年,你当我好骗?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一起玩儿完!」韵的声音充满 了怒气。 「好好好,别生气嘛,那就三个月,怎么样?」虎哥的声音充满无奈。 「最多五次,别想太多。」 「那就两个月……」 ……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虎哥终于让韵「陪」他十二次,一个月一次,不易被发 现
  • 2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六)
  • 感受着下体那饱胀的充实感和满足感,韵有点发愣,似乎还没明白发生了什 么,或者是明白了,却不敢相信…… 虎哥感觉到自己的宝贝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滑又紧窄的地方,那隐隐的吮吸之 力让他不由得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这声呻吟似乎把韵惊醒,她看着慢慢坐起上身 的虎哥,不断摇着头:「不,不是这样的,
  • 5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五)
  • 对,虎哥唯一的要求便是韵必须蹲在他腰部的上方自慰,否则,就算韵输。 韵本想直接拒绝,可虎哥却对她说:「那我就直接插进去咯,不过这样跟你输了有什么区别吗?」 韵一思量,若是自己继续下去,以今天喝了红酒而有点敏感的身体,的确有胜利的可能,而即便是输了,却也跟拒绝是一样被玩弄的后果,何不
  • 3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四)
  • 两人的「搂抱」持续了多久,我不得而知,不过当虎哥突然长吁一口气,然后放开了搂着韵的右臂,失去了男人的支撑,身前的玉人无力地往前倒了下去,而那瘫软的巨龙也随着佳人玉体的前倾而滑出,只是在龙头与菊穴分离之时,发出了一声「波」的回响…… 若是平时听到这声音,韵虽然会感到羞怒,但却会冷淡处之,但
  • 1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三)
  • 身下的丽人脸色苍白,但虎哥却能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玉膜,那花谷中喷涌而过的滚滚蜜泉,而且,夹得更紧了…… 虎哥轻轻一笑:「弟妹这么舒服,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要是让你不舒服了,就有点对不起阿磊了。」 「你,卑鄙!」韵的双颊泛红,眼中却有着愤怒和不甘,一滴泪珠在眼角闪烁…… 「怎
  • 3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二)
  • 「拔出来!快拔出来……」韵的声音充满了痛苦与无助,而男人却似乎忽略了这一点:「弟妹,你夹得我好紧啊,没想到你今天这么厉害……」 「快拔出来,那,那里是……」男人似乎终于想到了什么,悉悉索索的一阵,我的眼前骤然亮起。 ……突如其来的灯光明亮却不刺眼,因为男人只打开了一盏床头灯,而眼前
  • 2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一)
  • 当韵在内疚悔恨的心情中给我倒下「安眠药」的同时,我也将另外一种药放入了韵的酒杯之中。那是我在网上千挑万选的药——春药。这种药并不会像其它同类一样,直接让人进入狂乱的兴奋之中,它反而发挥的非常缓慢,并且有较长的潜伏期,只有当女方处于高度紧张、兴奋或者愤怒等极端心情时才会慢慢发挥效果,并且在女方不
  • 2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十)
  • …… 某个冬日的傍晚…… 「韵,怎么不吃啊,有心事吗,来,吃点青菜。」我给没心思吃饭的韵夹了一口青菜。「嗯,磊,我没事,只是工作有些烦,来,喝一杯吧。」 「来,干杯」我们的杯子「砰」的撞击了下,红酒里映出的,是两人各怀心事的面庞。今天回家,韵破天荒想喝一杯,我看出她有心事,便
  • 8 04月18日
  • 我给OL娇妻绑上了眼罩- (九)
  • 「叮铃铃」 「喂,哪位」 「嘿嘿,弟妹,是我」 「是你!你打电话给我做什么,难道想威胁我?警告你,不可能,大不了一拍两散!」韵的语气充满了冰冷。「弟妹,不是我不想放过你,是你不想放过我吧!」 「你在说什么?!」韵的语气强作镇定。「嘿嘿,弟妹,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调查我是
  • 1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