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的荣耀 (第一部 1—18集完) 作者:小手 (28/33)

「第八四章」跟踪

  葛玲玲看了雄伟的大肉棒一眼,摇摇头:「你还是先干楚蕙,我就不信她不
湿。」

  「有道理。」我扒开楚蕙的翘臀,在她的乞怜声中,徐徐地把龟头插入她的
蜜穴,那里简直就像下过雨。楚蕙声声婉转,宛如猫鸣,挺翘的臀部一抖一缩,
容纳着我的巨物:「嗯,你们好过分。」

  「别装纯清了,你穿得这么骚,还不是幻想中翰干你?」葛玲玲在我身旁睁
大美目,观看大肉棒在楚蕙的翘臀中穿梭,她滚烫的身体告诉我,她早已春情泛
滥。我拥揽她的软腰,她微微矜持一下,贴近我的身体,送上温软的香唇。

  楚蕙甩动披肩长发,摇了摇她的翘臀:「死玲玲,内衣店我、我偏不卖!啊,
插得好深。」

  我抱住翘臀连续抽送:「楚蕙姐,我的建议你考虑一下。」

  楚蕙向后猛顶两下,居然能反击了:「我不想考虑,在这里被你欺负,公司
的事情我又不太懂,我还是继续经营我的内衣店吧。」

  「可岚阿姨希望你在公司里有所作为。」

  「我妈是我妈,她不能代表我,我妈就是不知道我喜欢什么。叫我来公司,
我一点都不开心。」

  我觉得楚蕙说得很有道理,凡事总不能太勉强。我想了想,终于想出两全其
美的好主意:「这样吧,五千万你和玲玲姐一人一半,内衣店你们也一人一半。
这样总可以吧?」

  「哼。」葛玲玲的凤眼充满蜜意。

  「哼。」楚蕙同样轻哼。我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她应该也满意。因为
她的美臀摇动得很厉害,像只小母狗。女人只有真正兴奋的时候才像小母狗。

  「你们别哼了,大家和气生财、财源广进,将来帮我生个一男半女,好不
好?」总算安排好两个难惹的姑奶奶,我的愿望也长远起来。

  「不好。」葛玲玲和楚蕙居然异口同声地拒绝我的要求。我大怒,正好葛玲
玲又送上香唇,我把她轻轻推倒,令她趴在楚蕙身上,扯下她湿透的透明小内裤。
像上次在内衣店一样,我把大肉棒从楚蕙的蜜穴抽出,拨开葛玲玲浓密的阴毛,
对准她早已经发骚的淫穴,狠狠地插了进去。一顿猛烈的捣弄,葛玲玲如逢甘霖
:「喔,好舒服。」

  楚惠气坏了,听到葛玲玲叫春,她没好气地大骂:「要舒服你们自己来!把
我压在下面,我一点都不舒服。」

  我大笑:「玲玲姐,帮我摸摸楚蕙姐的乳房,别压疼她了。」

  楚蕙连连大叫不要,葛玲玲却真的连捏带摸,把楚蕙的丰乳从凌乱的衬衫里
摸出来。女人玩女人的乳房也别有一番韵味,我也把手伸进葛玲玲的胸罩里感受
那份滑腻。

  「喔,有你这样摸人家乳房的吗?轻点,好舒服。」葛玲玲把臀部翘得老高,
是与楚蕙比臀高吗?虽然她没有楚蕙这么翘的美臀,但她单腿及地,脚又穿着高
跟鞋,笔直的长腿与屁股形成美丽的直线,太淫荡了!我抽插如风,记记满灌她
的美穴。

  「一对奸夫淫夫。」楚蕙很委屈,葛玲玲趴在她香背上的呻吟令她难耐,那
种飢饿不能食的感觉我深有体会。突然间一根火烫粗大的东西又充斥她的蜜穴,
她小声惊唿:「怎么又弄我了?死中翰,要弄就弄久点,别吊我胃口!嗯嗯嗯。」

  这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欢愉。夕阳西下太阳的余辉投射在办公室的玻璃窗,
透过玻璃窗又折射到楚蕙如缎的肌肤上。我抚摸看楚蕙软软的细腰,感受她在我
身上驰骋的狂野。身侧,葛玲玲的香唇依然温软,在我胸膛上不停扫动的乳头依
然敏感。这场欢愉已经延续两个多小时,但大家都似乎意犹未尽。

  葛玲玲很贪嘴,她有了两次高潮却还想再要。楚蕙呢?她都四次了,还不想
放过我。幸好我固若金汤,但我又还能坚持多久?

  「噢,中翰,我又来了。」楚蕙垂直落下的臀部猛烈地拍打我的小腹,羸弱
的阴囊隐隐生疼。葛玲玲赶紧闪开,因为她知道男人爆发时的威力。楚蕙一阵阵
疯狂的抽搐后,抱着我狂吻。

  我城门失守,再也无心恋战,翻了身,把软绵绵的楚蕙压在身下,几下大力
的抽插后,滚烫的精华灌满她的蜜穴。

  「下一次我也要。」葛玲玲不无嫉妒地瞪着心满意足的楚蕙。

     ***    ***    ***    ***

  「各位旅客请注意,从马来西亚起飞的国航二7航班即将降落……」

  机场站务广播向我传递一个讯息: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姨父,心里颇多挂念。我偷偷看一眼精心打扮的姨妈,发
现她一脸平静。我猜想,这或许是特工所具备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心
理素质吧?反而是我和小君都激动地盯着出入口,期待着姨父伟岸的身影进入我
们的视线。

  可是攒动的人群逐渐稀少,这趟二7航班的旅客几乎都走光了,还是没有见
到姨父。正焦急着,一个身穿便衣的中年人随着两名机场警察出现在姨妈面前,
他尊敬地向姨妈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请问您是李严的家属吗?」

  身穿赭红上衣、黑色修身长裙,腕挂黑色时尚手袋的姨妈疑惑地看了看中年
人:「你是?」

  「我是十六科的,以前是李严主任的下属。李严主任计我转告您,他因公事
连夜转机去了曼谷。」中年人双腿站得笔直,细看之下就知道训练有素。

  姨妈脸带微笑:「知道了,回头我跟总参联系,谢谢你。」

  中年人挺了挺胸:「不用谢。」

  「再见。」

  「再见。」

  一次充满朗待的团聚就……无疾而终,我心里郁闷,小君扁着嘴也很不开心。
可是姨妈却轻轻地舒出一口气,有如释重的感觉,我感到莫名其妙。

  「小君,走,我们去吃麦当劳,晚上妈再弄红烧鱼给你吃好不好?」姨妈搂
着小君的香肩眨眨眼。我注意到小君的香肩上,五根漂亮的手指都涂了淡淡的指
甲油。

  「我要吃麻辣鸡翅。」小君晃了晃小脑袋,瞬间就转忧为喜。姨妈柔声问:
「两个够不够?」

  小君连想都不想,就伸出四根嫩白的手指头:「四个。」

  「咯咯。」姨妈展颜娇笑,飘逸的大波浪秀发轻轻扫到小君的粉脸:「你吃
得了那么多吗?」

  小君抓了抓发痒的粉脸,用力点了点头。

  麦当劳里人群如潮,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吃这些干咸的鸡肉和汉堡。
与姨妈伟大的手艺相比,这种美国速食简直就是垃圾。我没胃口,只要了一杯果
汁,姨妈也是一杯果汁,显然麦当劳之行纯粹是满足小君的馋嘴。

  「中翰,等会你先带小君回公司,我去办事,晚上下班就一起回家吃饭。」
姨妈神采奕奕,丝毫不受姨父转机的影响。她似乎按捺不住内心的期盼,期盼什
么呢?我暗暗嘀咕,好奇心被严重勾起。

  「妈,你有事就先走吧。」我应允了已心不在焉的姨妈。

  「嗯。」姨妈一愣,随即平静如初。跟小君交代几句后,她翩翩离去。那裊
娜多姿的背影、仪态万千的风韵引来无数的目光。我感嘆淳朴的姨妈只需几月的
时间就习惯了精美的高跟鞋、多彩的指甲和馥郁的香水。

  我心中一凛,莫非姨妈与别人约会?不,我不相信,姨妈与姨父感情甚笃,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有过争吵,姨妈怎么会做出对不起姨父的事清?但姨妈的蜕
变已显而易见。俗话说:「女为脱己者容。」精心打扮的姨妈难道只是顾影自怜、
独觅芬芳?我不相信。

  解铃还需系铃人,要解开心中的谜团,跟踪一下姨妈又何妨?

  「司机大哥,麻烦把这个小妹妹送到金融街KT公司。」搂着小君的香肩,
我有点不想放手。九十度垂直目测,我发觉小君的胸部又鼓胀不少,真想在回公
司的路途上狠狠地摸个够。

  「您放心,我保证把小妹妹安全送到金融街。」计程车司机是个又丑又黑的
年轻人,他盯着小君玉腿猛瞧的样子令人厌恶,让他载小君这样如花似玉的小女
孩我难以放心。我想换下一辆,又怕失去姨妈的踪影,咬咬牙就嘱咐小君回到公
司后立即打电话给我。

  小君不置可否,她啜了啜手指头,在我耳边小声警告:「李中翰同学,你在
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最好需要一个厉害的帮手。」

  听说我要跟踪姨妈,小君比我还兴奋。

  「我昨天买了一条很漂亮的裙子,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小君同学回公司后
把裙子穿起来,然后去找辛妮姐姐聊天。这样小君同学就是哥的好帮手了。」我
干笑两声,拧了拧小君气鼓鼓的粉脸,转身向姨妈离开的方向大步追去。

  脚穿高跟鞋的姨妈自然走不快,一身禇红色的上衣,在熙攘的人群中,我一
眼就能发现。跟了一小段路,我心里产生莫名的兴奋,第一次跟踪人就跟踪姨妈,
这是什么特别的事?这等于跟踪一位高级特工。幸好周围火辣的目光令姨妈更专
注于走路的仪态,她没有发现有一双饱含着爱慕与崇拜的目光正紧盯着她。

  感谢上帝,姨妈跨进地铁时,我也幸运地沖进去。时值正午,地铁里人很多,
我摩肩接踵才挤到姨妈所在的那节车厢。

  红影绰绰,姨妈在拥挤的人群中很容易辨认。平时她报少穿鲜艳的衣服,今
天是去接姨父的班机,她才穿得喜庆一点。也正因为她衣服显眼,我才没有把她
跟丢。

  飞驰的地铁安静如夜,凉爽的空调令我昏昏欲睡。这时候我想起小君,不知
道她所乘的计程车到哪了?从机场到公司的路程并不短,小君会干嘛?麻辣鸡翅
早吃完了吧?她会在车上小睡片刻吗?她的裙子这么短,小睡的时候有没有走光?

  哎,担心死了!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后悔,姨妈做什么事情我管得了吗?我
管好自己和小君就行了,睿智强悍的姨妈又岂会让我们担心?

  忽然,我从冥想中清醒过来,我发现姨妈所处的位置被一个高大的背影遮挡,
几乎完会挡住姨妈。起初我并不在意,毕竟地铁是公共场所,乘客爱站哪里就站
哪里。可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姨妈前后左右挪移自己的身体,这个男人就
亦步亦趋,而且还向姨妈贴近。非礼?我大怒,刚想拨开人群向姨妈靠拢。哪知
我还没有行动,人群就爆发一阵阵骚动,骚动中伴随一声怪叫,那个想贴近姨妈
的男子已仰身翻倒在车厢里。

  「各位旅客,中山站到了。请各位旅客拿好自己的行李……」悠扬甜美的广
播传遍车站的每一个角落。姨妈向驻警出示一本淡蓝色的东西就匆匆离开。我紧
张地尾随。刚才车厢里发生的一幕令我对姨妈更加崇敬,一般这种情况,女人为
了面子都尽量息事宁人,但姨妈哪管这些,该出手时就出手,迅疾的擒拿搏击,
把变态男的鼻子都打烂了。哎,碰到神勇无敌的林香君,变态男只能自认例霉。

  我还在回味,禇红的身影却在几个拐弯处悄然消失。我大吃一惊,四周环视
一圈,依然没有看见禇红的身影,正焦急着,我突然灵机一动,迅速向最近的地
铁出口跑去。在那里我惊喜地又发现禇红的身影。

  这次姨妈没有再顾及仪态,她迅速窜上一栖计程车,我也赶紧拦截一辆计程
车,尾随紧跟。司机大哥是个约五十多岁的老头,见我如此神秘,他兴奋地问:
「是抓坏人?」

  我想了想,干脆点点头,司机大哥颇为得意:「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心想自己仪表堂堂、一脸正气,看起来神似警察,那司机也不算看走眼。

  见我不想搭话,司机大哥深谙人情世故,没有再多嘴,而是全力以赴地跟随
姨妈所乘的计程车。那惊险场面与电影上看到的没什么两样,同样紧张刺激到让
我手心发汗。

  半小时后,姨妈乘坐的计程车总算停下来。我已准备好车钱,但司机大哥坚
决不收,说是良好市民为社会做贡献,我感动得一塌煳涂。如果所有的计程车司
机都这么好人热心肠,小君又有什么好担心的?离开计程车时,我还是扔下一张
百元大钞。

  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反正我的神经绷紧,目标就是姨妈。姨妈似乎恢復平
静,她的步子迈得优雅端庄,不紧不慢,宛如富足的贵妇在闲庭信步。我也轻松
多了,跟随着姨妈裊娜的背影,看看那浑圆的臀部,我内心一阵阵躁热,那是世
界上最性感的美臀。

  「水月轩酒楼?」我疑惑地看着姨妈走进一家富丽堂皇的酒楼。看来我没猜
错,姨妈一定与人有约。我心中怪念发生,姨妈总不会抛下我和小君,独白一个
人来这里吃饭消遣吧?就不知道所约之人是男是女?如果是男的,唉,我只能同
情可怜的姨父,谁叫他总不在姨妈的身边?

  电扶梯把我带上三楼。我刚踏进扪褪,一位接待小姐迎面而来:「先生,你
几位?」

  接待小姐身材高挑、年轻貌美,说出的话又软又嗲。就沖着这位接待小姐,
即便不是饕客也会多来几次。

  「对不起,我找人。」我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喔,您请随便。」漂亮的接待小姐落落大方,对于我这种貌似磊落,实则
不怀好意的目光,她似乎轻易就能鑑别。我一看她嘴角的讥笑,就知道碰到软钉
子。

  姨妈的身影又一次从我的视线中消失,酒楼生意兴隆,穿红衣服的食客也不
少,我穷极眼力也没找到姨妈。我鬼鬼崇崇的举止却引起接待小姐的注意,她再
次来到我身边:「请问先生,你要找谁?我能帮你忙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与其在这里鬼鬼崇崇地张望,不如问问漂亮的接待小姐。

  我又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哦,是找一位穿红衣服的中年女人。嗯,很漂亮,
大波浪长发。呃,穿高跟鞋、黑长裙。」

  接待小姐吃惊地看着我,因为我的描述很详细,她隐约猜出我与中年女人之
间有某种特别的关系。一时间,漂亮的接待小姐露出鄙夷的神清:「你说的这位
夫人我知道在哪,我带你去吧。」

  我吓了一跳,连连摆手:「不用、不用,你说她在哪,我自己去找就行。」

  「她在D5包厢。」接待小姐顺手一指。

  我再次露出招牌式的微笑:「哦,谢谢你,你很漂亮。」

  「那位中年女士更漂亮。」接待小姐鄙夷的神情越来越浓。

  「其实……」我正打算告诉这位接待小姐,那位美丽的中年女人是我的姨妈,
可就在我刚要解释的时候。D5包厢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两人,除了姨妈外,
还有一位婉约又略带神秘的大美女,美女长发飘飘、挺胸收腹,走路好像踮起脚
尖。这种女人通常是艺术专科、艺术学院以及艺术学校毕业的学生,她们大多表
面高傲而内心自卑,贪慕虚荣又感情丰富。只要能征服,这些女人往往是感请的
奴隶,为感情愚昧地献出一生,唐依琳就属于这种典型。

  想不到唐依琳居然跟姨妈在一起,想不到她们之间如此亲密。

  「其实什么?」接待小姐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我担心被姨妈发现,赶紧背向
D5包厢,用最温柔的语气乞求:「小姐,帮我看看D5出来的两个女人是走向
哪个方向?」

  接待小姐突然咯咯直笑:「她们应该是去洗手间。你为什么害怕?你是怕中
年夫人还是怕年轻的女人?」

  我苦着脸:「都怕。」

  接待小姐睁大眼睛,上下左右打量我,然后小声问:「你姓李?」

  「嗯。」我点点头又带着疑惑。虽然李姓是大姓,但一猜就中的难度也不小。

  「叫李中翰?」接待小姐的眼睛睁得更大。

  「你会算命?」我很吃惊,眼前这个漂亮的接待小姐仿佛有狐仙的味道,我
开始认真打量她。她短发翘鼻、白白净净,一双眼睛明亮有神,紫色的旗袍开衩
几乎到了臀部,隐约看见修长的大腿,胸部虽然不是很高耸,但凹凸玲珑、线条
优美。

  「咯咯,你真是李中翰呀?哇,不对,不对,有人把你吹嘘成一个整天骑着
白马到处瞎逛的王子。可我觉得,哎……」接待小姐一边嘆气,一边摇头。

  我面红耳赤、羞愧难当,不知道是谁贊我,这贊过了头就等于损,我没好气
地问:「谁这么有眼光?」

  「这是秘密。」接待小姐难掩兴奋,我却心痒难耐:「这不公平,你不告诉
我秘密,我会寝食难安。」

  接待「噗哧」一声笑,得意洋洋地向我眨眨眼:「嗯,最好你日思夜想。哎
呀,我们经理来啦,不跟你说了,想知道秘密就等我下班。」

  她急匆匆地招唿别的顾客了,留给我的是优雅的背影和暖昧的眼神。

  很遗憾,我不能等她下班。

  趁着姨妈与唐依琳还没回来,我大胆地走近D5包厢,顺着小窗向里面张望。
发现包厢里空无一人,我推门而进,只见包厢里宽敞明亮、装饰豪华,墙上的液
晶电视正播放着节目,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窗还可以将繁华的都市街景尽收眼底。

  厚厚的地毯上摆放着一张足以容纳十五人进餐的大桌,大桌上放着几个蒸笼
和一些精致的小吃。靠近落地玻璃窗的咖例位直前还摆放看一个茶壶,茶壶旁边
是两杯冒着热气的青瓷杯。

  跟踪了大半天,又与接待小姐聊了一会,我早已口渴难耐。见桌上茶香四溢,
我心想喝一口茶解解渴总不至于被发现吧?

  可就在我将要拿起杯子的时候,听到由远而近的欢言笑语,我肝胆俱裂,哪
还顾得上解渴。慌忙环顾包厢,见一个宽大的袖木屏风立于墙边,我迅速闪入其
中,尔后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希望佛祖、菩萨赐予我一件隐身架装,让我
不会被姨妈发现。阿弥陀佛,改天我一定多吃素、多烧香、多找女人。嗯?我佛
似乎忌色,那我就少色一点,二十个足矣。阿弥陀佛,二十个足矣。

  「那天如果我不早早离开,天亮后一定走不了。以后再见到干妈,干妈一定
认不出我这个村妇。」包厢的门刚被推开,我就听到唐依琳甜美的声音。屏风的
缝隙足以让我窥视整个包厢的全貌,我清楚地看见唐依琳的两条粉嫩玉腿从一款
新潮的灯笼裙里裸露出来。

  「哪有这么夸张!你不愿嫁,村里的人难道还能强逼你?」姨妈回到包厢后
并不急于落座,而是站在包厢的装饰镜前左顾右盼,一会按按胸部、一会摸摸美
臀,风情万种还略帝风骚。我顿时口干舌燥,血运百骸。

  唐依琳可怜兮兮地挨着姨妈:「真有这么夸张,那些婆婆、婶婶一个接一个
地来攀亲说媒,还把我堵在新郎新娘的家门口。把我吓死了,连家都不敢回,就
住在新郎新娘家。凌晨五点,我和表妹绮绮才愉愉地跑走。」

  姨妈略有所悟:「你说的绮绮就是刚才那位领班接待?」

  唐依琳点点头:「那些乡下人也打算把绮绮抢走,绮绮发誓以后再也不回乡
下了。」

  姨妈忍俊不禁,大声娇笑。我心里也豁然明白,刚才那位接待小姐原来是唐
依琳的表妹,怪不得接待小姐知道我的大名,一定是唐依琳与绮绮交流闺中秘密
时谈到我。奇怪的是,绮绮为何对我的名字如此记忆深刻?难道经过唐依琳的吹
嘘渲染后,绮绮也心慕我?我不禁有点沾沾白喜。

  唐依琳撒娇:「干妈还笑。」

  姨妈对着镜子挺了挺丰胸:「不笑啦。你帮干妈买衣服,干妈谢你还来不及,
怎会笑你?只是……只是穿上这种东西挺别扭的,连唿吸都不顺畅。」

  唐依琳「噗哧」一声笑:「干妈,这是瘦身衣,不是睡衣,你觉得不舒服是
正常的。可你穿上后体型更好看了喔!只要坚持一个月,马上有效果。」

  「一个月就能瘦身?我不相信。」姊妈撇撇嘴。

  「其实干妈又漂亮又有活力,身材都很匀称,没必要减肥。」唐依琳羡慕地
看盯着姨妈的胸部。

  「你懂什么?到了干妈这个年纪,每年都会自动增加两斤。幸好以前的衣服
都不好看,全扔了也不足惜。但以后就不能再胖了!我现在买的衣服,便宜的三、
四千,贵的两、三万,如果都穿不了,岂不是浪费?虽然中翰经常给我钱买衣服,
但也不能太奢侈了。」

  唐依琳眼现柔清:「以后我有钱了,也要好好孝顺干妈。」

  唐依琳的这番话姨妈听了很感动,她抓住唐依琳的手猛拍:「你已经很孝顺
啦!陪我聊天、逛街,还帮我买衣服。哪天你真嫁了,干妈就寂寞啰。」

  唐依琳脸色突变,她幽幽地嘆了嘆:「我不嫁。」

  姨妈愕然,她盯着唐依琳看了半天问:「你不会还惦记着中翰吧?当初你可
是答应我只做干女儿,不再与中翰有来往。」

  唐依琳摇摇头:「我没惦记他。」

  听到这里,我不禁对姨妈的偕越感到生气,也对唐依琳的一番苦心感到有些
难过。她为了能和我保持接触,表面上答应姨妈与我一刀两断,但实际上却暗中
讨好姨妈,等待时机。这种忍辱负重不是常人所能及,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姨妈呆呆地看看唐依琳,以她的智彗当然能看出唐依琳言不由衷,她深深地
嘆息:「别骗我了,小琳,你这是何苦呢?中翰与戴辛妮都要结婚了,等他姨父
一回来他们就结婚,到时候你怎么办?」

  唐依琳很坚强,眼圈略红,但还是脸带笑容:「我能怎办?反正也不只我一
个人这样。」

  姨妈又是一愣:「哦?还有谁?」

  唐依琳噘了噘小嘴:「多了。」

  姨妈白了她一眼,嗔道:「你倒是说呀!」

B4
B5
B6
  • 姐夫帮我开门
  • 我叫小佳,今年19岁,刚上大学,家里的孩子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五岁。去年才结的婚,姐夫长的不是很英俊,但是那种很有魅力的男人,我不禁怀疑起当初姐夫是怎么看上姐姐的呢?毕竟姐姐长的不是很出色,性格也比较保守,不如姐夫那么放的开,只是性格温柔,也许姐夫当初就是看上了姐姐的温柔把,我姐姐可是贤
  • 737 02月19日
  • 让姐夫开苞(让姐夫为我开苞、我故意让姐夫开苞)
  • 让姐夫开苞我叫小佳,今年18岁,刚上大学,家里的孩子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五岁。去年才结的婚,姐夫长的不是很英俊,但是那种很有魅力的男人,我不禁怀疑起当初姐夫是怎么看上姐姐的呢?毕竟姐姐长的不是很出色,性格也比较保守,不如姐夫那么放的开,只是性格温柔,也许姐夫当初就是看上了姐姐的温
  • 1050 02月08日
  • 姐夫的荣耀 (第一部 1—18集完) 作者:小手 (28/33)
  • 「第八四章」跟踪葛玲玲看了雄伟的大肉棒一眼,摇摇头:「你还是先干楚蕙,我就不信她不湿。」「有道理。」我扒开楚蕙的翘臀,在她的乞怜声中,徐徐地把龟头插入她的蜜穴,那里简直就像下过雨。楚蕙声声婉转,宛如猫鸣,挺翘的臀部一抖一缩,容纳着我的巨物:「嗯,你们好过分。」「别装纯清了,你穿得这么骚
  • 425 02月07日
  • 给姐夫撞上了
  • 浅色、质地极薄的丝袜。和自己的肤色对比着。姐姐很漂亮,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的通体都散发着迷人而又性感的魅力,姐姐比我大五岁,今年二十八岁。可是她的皮肤极好,细腻的像丝绸一般。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常常嫉妒她。姐姐将丝袜放到大腿上比量着,姿势很若人。一条简单的小短裙和黑色的高跟鞋显得她的双腿修长
  • 751 02月06日
  • 【姐夫的荣耀】第四十八章 她一定在家等我
  • 第四十八章她一定在家等我“没有一个女人让我罗毕费那么多劲才追到手,我喜欢葛玲玲可以从她身上任何一个地方开始,有一段时间,我没见到她就像丢了魂似的,呃……她是我的女神。”罗毕迷离的眼神让我愤怒,浓烈的嫉妒开始蔓延我的神经,葛玲玲何尝不是我的女神?她随意盘起的秀发时刻都
  • 242 01月13日
  • 【姐夫的荣耀】(第十章 蜜糖美人
  • 第十章蜜糖美人铃……铃……刚回到办公席,电话就响,我以爲是戴辛妮,但接起电话,我的心就突突直跳,来电话的居然是樊约。“李主管,我是樊约。”樊约的声音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听。“哦,你好小樊,有什么吩咐?”我预感到樊约要说什么。“嘻嘻,怎么敢吩咐你?我只……只想问你晚上有没有时间?”
  • 297 2023-12-24
  • 【姐夫的荣耀】 第三十七章 赏心酒
  • 第三十七章赏心酒四个人,三个杯。杯�有酒,很醇和的酒,想不到“赏心水米”不但粥很好吃,酒也很香,又香又醇。“这酒是用什么米酿的?”乔若谷的双眼瞪着赵红玉,他已经喝了三杯“赏心酒”,但他似乎还想再喝,舔舔唇,他嗅了嗅手中的空酒杯,那副馋样简直就像一个酒鬼。我也像酒鬼,咂咂嘴,我也用
  • 218 2023-11-10
  • 姐夫的私密日记【第1-10章】
  •     楔子  不知不觉已接近不惑之年,想想到目前为止,我可以给自己的人生打上几分呢?乔是我在原先的工作单位认识的,也是当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追到手的。我们之间的感情一直挺融洽,也共同经歷过很多事情,可以说是相濡以沫。我对我们的婚姻是满意的,更何况我们还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妻子在跳槽了
  • 428 2023-09-15
  • 【姐夫的荣耀】第二部女王归来 1-5集 作者:小手 (2/4)
  • 姨妈眼角猛地上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真的闻到了香味。」我手上使劲,将姨妈丰腴的身体抱得更紧,嘴巴贴着她的脸颊,四处狂嗅:「不但闻到,而且很浓,嗅到姨妈的胸脯前,我拉开了她身运动衣的拉鍊,嗤的一声,姨妈胸前顿时洞开,一件很性感的蕾丝乳罩跃入我眼前,姨妈急用手挡住,我朝姨妈深情地註视了片刻
  • 418 2023-09-09
  •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1-18卷完) 作者:小手 (24/33)
  • 【4】告别姨妈和柏彦婷,我迅速回到山庄,此时已是深夜,美娇娘几乎都入了梦乡,唯独永福居还亮着灯光,不用说,那几个「白天不想起,晚上不想睡」的小美女还在玩电脑游戏,小君的房间有我的衣服,我就不去打扰别的美娇娘了。来到小君的卧室,拿出衣服皮鞋换上,又不禁要感谢姨妈的细心安排,她在每个美娇娘的衣
  • 283 2023-08-14
  • 〖姐夫的荣耀〗 6-10集 作者:小手 (2/4)
  • 第062章服务上门“谢谢方阿姨,等一下大家一起吃。方阿姨做的菜真好,我以后能学上一点就好了。”戴辛妮当然不会先尝,她很明白什么叫客气话。“这做菜的学问也不是很大,就是功多艺熟。”姨妈向戴辛妮投出赞许的目光,我心里也大贊戴辛妮。未来的婆媳较量,戴辛妮竟然先赢一分。“叮咚……叮咚…
  • 218 2023-07-04
  • 【姐夫的荣耀】第四章 说我是坏人
  • 第四章说我是坏人“哈哈……哎呀,不要啊,我投降,我投降啦。”与我一同滚落到床上的小君虽然有所防备,也无法阻挡我的双手,敏感的身体再次让小君高举投降牌,她喘息着靠在我的胸膛上。“错了没有?”我轻轻拧了一下小君的鼻子。“恩。”小君用鼻子哼了一声。“那还不快点把你同学的照片拿出来?”我
  • 491 2023-04-18
  • 被姐夫播种,大伯强姦—佳澐
  • 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姐姐陪着我和我老公小齐走出医院,我忍着泪水走在姐姐身边,老公则是一言不发地走在我们前头,看得出来他神情相当落寞。走到停车场后,老公先坐上了汽车,我走到车门边准备打开车门时,旁边一对夫妻正巧抱着他们刚出生的孩子离开医院,他们的爷爷、奶奶开开心心地来接他们刚出世的小孙子,一家三代同
  • 1074 2023-04-17
  •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1-18卷完) 作者:小手 (5/33)
  • 【4】  「大海,我来了。」我朝大海怒吼,可吼声被肆虐的海风吹得支离破碎。  回到海天别墅的海边,已是凌晨两点,我浑身燥热,真气四散,停好车,我疯狂地脱掉衣服,光着身子沖进沙滩,奔入大海,冰冷的海水浇熄了我身上的燥热,我一个鲤鱼跃龙门,扎进了海里,四周一片漆黑,但我毫不顾忌地潜入海里,越潜越深,直
  • 1111 2023-02-19
  • 【姐夫的荣耀 】(43) 我有男朋友了(中)
  • 【姐夫的荣耀】(43)我有男朋友了(中)“欲罢不能”在俺的字典�是介样解释的:1)欲尿不能。2)欲便不能。3)欲举不能。4)欲射不能。所以,从43章开始,回复�有“欲罢不能”这个成语的,先扣十分。∼囧∼***********************************第四十
  • 914 2023-01-24
  • 【姐夫的荣耀】第四十章 唿唿的大风
  • 第四十章唿唿的大风“别这样说,娴姐,我不是母狗,啊……”雨水在滴淌,精液在狂泄,两者混在一起灌满了肥美的谷仓。*********“李中翰,你是笨蛋?”小君怒气沖沖地向我大叫,换下了护士装,小君丝一般的长发又可以自由地飘荡,性感的小护士变回了清纯牛仔裤少女,只是清纯少女一点都
  • 1005 2023-01-13
  • 姐夫的荣耀第三部之官场险途(1-18卷完) 作者:小手 (11/33)
  • 【2】    何芙的干练有时候超过了姨妈,毕竟何芙长期工作在第一线,而姨妈已经蜕变成一位倦勤贵妇,可以说,何芙锋芒毕露,姨妈深藏内敛。阳光照在何芙美丽的鹅蛋脸上,正在漱洗的她有点受不了我在一旁观看,但她又不好意思赶我走,看了看从浴室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何芙想到了赶我走的好借口,「别看了,今天有点
  • 1477 2022-12-02
  • 【姐夫的荣耀】第三十八章 小护士
  • 第三十八章小护士“悬崖勒马,爲时不晚,老何,建国以来,胆敢射杀中纪委官员的,你,恐怕是第一个,这个第一可是臭名昭着,遗臭万年,你可不能一错再错。”躺在地上的乔若谷突然站了起来,他慢条斯理地穿上了衣服。“你一直醒着?”何书记脸色微变,乔若谷的清醒让他感到意外,而乔若谷的镇定更令他吃惊。
  • 1162 2022-11-17
  • (非原创)姐夫的荣耀(十五)
  • “提到什么我就不能多说了,你好自爲之,中纪委既然找我问起你,也不会担心我泄露出去,按常规,他们中纪委已经掌握了你详细的情况,昨天找我问话,也只是补充材料而已。”“我……我与何铁军,万景全他们基本没什么来往。”杜大卫在哆嗦,葛玲玲花容失色,我暗自冷笑,不过,要让杜大卫知道厉害,我还需加上一把
  • 823 2022-11-17
  • 幸运的姐夫
  • “佳佳,你看这双丝袜的颜色适合我吗?”姐姐从货架上拣出一双浅色、质地极薄的丝袜。和自己的肤色对比着。姐姐很漂亮,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的通体都散发着迷人而又性感的魅力,姐姐比我大五岁,今年二十八岁。可是她的皮肤极好,细腻的像丝绸一般。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常常嫉妒她。姐姐将丝袜放到大腿上比量着,
  • 3156 2022-10-26
  • 情挑姐夫
  • 我和姐姐都相当美丽,姐姐比我丰满,身段也均匀漂亮,我就比较清纯,腿部就比较修长,各有各的优点。父母移民之后,我就和姐姐、姐夫同住,我有一间房间,大家相处融冶。姐夫平时十分随便,有时只穿一条内裤走来走去,可能他当我是小女孩,我却有点尴尬。有一天,我约了同学露营,说明不回家过夜,但突然不舒服,自己独个
  • 2268 2022-09-09
  • 姐夫的挑逗
  • 我今年21岁,身材很惹火,尤其是一对惹事的大奶子,把衣服挤得紧紧的,好像随时都会弹跳出来似的。因为在姐姐家附近上大学的缘故,我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姐夫是一个policeman,生活极度的无聊和放荡,在家看黄片,在外搞女人。他经常看见有人故意摸我的屁股,手轻轻地滑过,我碍于面子,只好乖乖地不吭声,
  • 4630 2022-06-17
  • 幸运的姐夫…同时享受我与家姐
  • 幸运的姐夫同时享受我与家姐"佳佳,你看这双丝袜的颜色适合我吗?"姐姐从货架上拣出一双浅色、质地极薄的丝袜。和自己的肤色对比着。姐姐很漂亮,她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的通体都散发着迷人而又性感的魅力,姐姐比我大五岁,今年二十八岁。可是她的皮肤极好,细腻的像丝绸一般。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常常嫉妒她。姐
  • 4748 2022-02-06
  •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姐夫与小姨子4 之交融
  • “啊…”女人抬着小脸,嘴巴虽然被堵着,但她尖锐的吟叫声还是很大,她好疼,好疼,仿佛是将一把刀子插入了自己的腿心。 男人享受着被包裹的满足,那紧窄却幽香之地让他全身筋骨通畅。看着女人腿根的颤抖,他的心中浮上疼意,但他不后悔,他的手抚上女人的脸颊,指腹擦着女人眼角挂下的泪珠。女人睁开的眼中满
  • 966 2022-02-05
  •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姐夫与小姨子3 之爆发
  • 男人站在一边瞪着女人,看着她的挣扎,看着她的身子慢慢的拉着皮带无助的坐到了地上,没有进晚餐的胃里却灌进了大半瓶的红酒,酒精在男人的胃里发烧,使他的脸红的仿佛要出血,浑身也泛着燥热。 “那个男人是谁?是谁?”他蹲在女人的面前,脑中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 “姐夫,不要…”白皙柔嫩的小脸上
  • 916 2022-02-05
  •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姐夫与小姨子2 之捆绑
  • 星星失去了亮光淹没在黑色的云层中,今晚注定是一个没有光亮的夜晚。他打开门走出去的一瞬间却是看到那扇在他面前合起的门。 “小凡…”他轻敲房门,也仿佛敲在自己的心上。 “姐夫,我打算洗澡睡觉了!晚安!”那扇才合起的门却没有再为他开启,他落寞的在门前站了好久,心里有着一股令他坐立难安的恐
  • 1019 2022-02-05
  • 小公主追夫记-番外之—何旭北的“幸福”生活 ☆、姐夫与小姨子1
  • 巨大的长形餐桌,上面摆了很多样精致的菜肴,可是餐桌边却只坐了两个人,年过30的鳏夫和年轻美丽的小姨子。 女人尤记得几年前,她初见自己姐夫的下午,那个气宇轩昂、淡定优雅的男人走进了她的生活。那是的她才刚刚14岁,没有情窦初开的她觉得自己的未来姐夫和貌美的姐姐站在一起真是绝配,她以后找男人也
  • 965 2022-02-05
  • 姐姐睡了,姐夫上了我
  • 我叫孙红,今年27岁了,在银行工作,这几天由于单位开会,我们一道也借机会出去玩玩。很巧的是开会的地方离我姐姐家很近,我也不太喜欢宾馆的环境,在姐姐的一再要求下,就到她家准备住几天。姐姐家房子很小,睡的是火炕,外甥住校,我和姐姐姐夫睡一炕。我在炕头,姐姐挨着我,姐夫在炕稍不知怎么的我得心有些乱。我是很
  • 999 2022-02-04
  • 姐夫你真坏我都让你羞死了
  • 小丽是我的小姨子,今年25岁,长了一副魔鬼身材,特别是那胸前高耸的双峰和那丰满的肥臀,加上黑黑的长发下那张娇美的脸庞总是让人想入非非。小丽是属于性格比较文静而思想又比较开放的那类女人,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和我平时话也不多,直到有一次我们在我家独处了一个上午之后。我们才有了现在这样的关系。那是7月初的
  • 788 2022-02-04
  • 姐夫别这样
  • 楔子“小樱,这是你的姐夫,来跟姐夫说说话。”姐姐想把妹妹推到前面,但害羞的妹妹却紧紧拽着姐姐的套装裙,躲在姐姐背后,怎么也不肯出来。妹妹才五岁啊,小小的个儿整个都藏在了姐姐的身后,只有那白嫩嫩的小拳头紧紧地在姐姐的套装裙上抓着,抓出了一层又一层的印……“小樱,听话,乖……”妹妹的小拳头握得更紧了,小
  • 996 2022-02-04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