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七章 又见故人


  得到叶天龙被安然释放的消息,东督府的所有将士都为之十分高兴,连这样的大难叶天龙都可以逃掉,这个男人的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厉害,跟着他逢凶化吉的几率一定很大,在这样的心理之下,他们的忠诚心也就更加的坚定了。

  对于这样的结果,非但是叶天龙自己不知道,就连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也是料想不到的。

  当这个消息传到那个始作俑者的耳朵里时,她却已经没有了生气的时间,因为从早上起,让她感到头疼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

  自己在艾司尼亚苦心经营的一个情报网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断裂,本来通过这个情报网她可以得到了许多机密的情报,就连这次三个国家准备联合进兵侵犯武安的情报也是这个组织的功劳,可以说这个组织是自己的另一个耳目,失去它的话,自己将变得又聋又瞎。

  敌人开始动手了,可是自己还不知道究竟是哪一方面的敌人,这问题让她头痛不已,为了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她只有动用手头可以用的最大限度资源,即使为此而暴露身份也没有办法,而且她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这次的敌人绝对已经发觉到她们的真正身份,所以想再保密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鲁图先的确是在肃清武安的人,他虽然不肯出面作证来洗脱叶天龙的罪名,但对于陷害叶天龙的人却是十分痛恨,更何况武安的情报网在艾司尼亚的存在对于自己这一方的行动一点好处都没有,要把艾司尼亚牢牢地控制在自己这一方的手下,这是他的既定目标,是以武安的人只不过是他拿来开刀的第一个而已。

  而叶天龙神奇般的重新回到东督府,更是让鲁图先深信不疑,这个男人就是值得自己效力一生的主君。

  鲁图先这样的行动很自然地引起了其它方面的注意,没有想到这个素来不得人心的无情男人居然是一个这么有实力的活跃份子,原先没有把鲁图先放在心上的人开始有些后悔,同时便仔仔细细地调查这个男人的来历。

  叶天龙出现在东督府的时候,受到了部下的热烈欢迎。每个人发自内心的快乐让叶天龙也十分感动,原来自己在部下的心目中还是这么有地位的。

  在东督府坐了一会儿功夫,叶天龙就感到无聊起来,看着自己的部下忙忙碌碌的样子,再看看自己悠闲的模样,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可是真的想插手的话,又好像没有什么事情好干的。

  原本他是下定决心今天下午要好好在东督府里干点事情,来感谢部下将士对自己的支持和爱戴,可是他这个有史以来最懒惰的主将做什么事情都好像在给别人添乱子,这所谓的“注定无所事事的人是不能变得勤快的”!

  整个东督府的运作就好像是一部已经磨合好的机器,在石义信的主导下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叶天龙的热心加入如同在这部机器里面丢了一块小石头,非但没有帮助,反而让整个运作出现不应有的停顿和呆滞。

  发觉到这一点的石义信不禁感到好笑,自己的主将居然是这样一种人,这倒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不过他也知道身为上者,最重要的是将自己的部下调整好,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能量,而这一点正是叶天龙做得最好的。

  “叶大人,如果你真的想帮忙请您还请到别处去帮助别人吧!”

  不知道是谁先忍不住说出这样的话,反正后来大家都是这样对叶天龙说,让突发热心的男人只好摸着鼻子跑回了东督的办公房,在这里,身为东督参军的石义信正十分自如地处理下面传来的各项事务。

  听到叶天龙的脚步声,石义信连头也没有抬一下,一边处理手头的事情,一边说道:“大人,可不可以麻烦你给下官倒一杯茶啊?”

  “可以,可以!”终于有人求自己做事了,叶天龙满心欢喜,连忙跑出去端了一杯茶进来。这举动落到跟在他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眼中,她们不禁好奇地问道:“公子,这些事情你可以让勤务兵去做的吗?”

  “但是我想好好做一点事情啊!”叶天龙想也不想回答道,把茶放在石义信的办公桌上,然后说道:“参军大人,好好努力啊!”

  玉珠和辛西雅正感到有趣的时候,叶天龙已经突发奇想,让自己的女飞卫进来帮助自己泡了许多杯茶,然后让她们端着去送给自己那些忙碌的部下。他这一举动让那些部下感到更是干劲冲天。

  “好了,现在我们去临湖居吧!”干完这件事,叶天龙开始一身轻松地离开东督府,这更是让玉珠感到奇怪。

  “公子,公子,我……我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事啊?”

  “为什么你刚刚说要好好做事,转身又要离开了呢?”

  “这个嘛,我不是做好了吗?”叶天龙嘿嘿一笑,“去抢别人的工作可不是我的爱好,我现在已经慰劳过他们了,让他们自己努力工作就可以了。”

  听到这话,玉珠真不知道该佩服还是好笑,这个男人的想法的确是有些与众不同。

  还没有走出东督府,倩公主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了,她经过小小的改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艾司尼亚普通的富家小姐,身边没有带一个侍卫,看到这样的情形,玉珠在心底暗暗偷笑了一声:这位公主绝对是偷跑出来的,看来她已经决定要缠上公子。

  “你们到哪里去啊?”一见到叶天龙他们,倩公主就双眼发亮,连忙问道。

  “你是偷跑出来的吧?”叶天龙将脸一正,“怎么可以穿成这个样子?如果被别人看出来就麻烦了!而且也太危险了!”

  “嘻嘻,我才不怕呢!”倩公主笑容满面,毫不在意地说道,“有你在我的身边,你会保护我的吧?”说着,她的双手已经抱住了叶天龙的一只手臂,十分亲密地摇动着。

  “可是,可是……”叶天龙感到自己的头又有些大起来了,但想起了安德列三世和自己的约定,谈话中所流露出来的意思,自己是无法拒绝的。

  “如果让陛下知道你这个样子,我可就有麻烦了!”叶天龙只好换一个角度来说。

  “父皇才不会呢!”倩公主皱起了她那漂亮的瑶鼻,“快说吧,我们去哪里玩?”她倒好,方才还是问叶天龙你们去哪里的,现在已经变成我们去哪里玩了。语气的改变是如此的自然流畅,让叶天龙也感到佩服,他知道自己今次是被这个美丽的公主缠定了,所幸的是,自己并不排斥这样的纠缠,相反的,这样的事情让他感到十分骄傲。

  叶天龙状似无奈地说道:“好吧,好吧!我们一起走!”

  倩公主高兴地跳起来,喜孜孜地拉着叶天龙的手,就往外面走去,口中问道:“我们先到什么地方呢?”

  叶天龙一笑,说道:“你跟我来就可以了!”说罢上了自己的战马,玉珠和辛西雅她们也纷纷扳鞍上马。

  叶天龙看到倩公主没有骑马,就想让人给她牵一匹过来,谁想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倩公主已经腾身跃到了他的马上,坐在他的前面。

  “喂……”一个香软的娇躯靠进自己的怀中,本来应该是非常高兴的事情,特别对叶天龙这样的人来说,可是一想到万一这事传到安德列三世的耳朵里面,那就难以交待了。

  “你还是另外找一匹吧!这个样子给别人看起来不好的!而且对你的印象也是有亏损的!”叶天龙连自己也感到意外,自己居然可以这么顺畅地说出这样有道理的话来,这可是和自己的本性有些相反的。

  可惜他苦口婆心的第一次说道学话,换来的并不是别人的感动,而是满不在乎的回答。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我觉得这样很好很舒服,没有什么不好啊!”

  既然如此,叶天龙也不再说什么了,当事人都不怕,自己一个堂堂的男人会怕这个吗?

  主意打定,叶天龙的双手从后面伸出控住战马的缰绳,从别人的角度看来,这个样子就是他将倩公主的娇躯揽入自己的怀中,这位东督大人还真不是普通的无所顾忌啊!

  在东督府的将士惊异的注目礼下,叶天龙一行人驰上了艾司尼亚的街头。他这样的携美纵马在艾司尼亚的街头,自然引起别人的不少看法,他头上那顶好色流氓的帽子也戴得更加牢固了。

  与其说这位东督大人是特立独行的男人,不如说他是一个无行的家伙,相信有不少的人士心中会这么想的。

  但叶天龙才不会在乎这些,别人的看法那是别人的事情,他在马上的时候就把自己的目的告诉了倩公主。

  听到叶天龙居然是去找绾贞,倩公主并没有感到不高兴,反而很感兴趣地追问他和绾贞之间的事情。

  当听到起因竟然是和庆计的赌约,以及他在绾贞面前的碰壁,倩公主不禁笑得软在叶天龙的怀中,同时她对能让叶天龙无计可施的小店老板绾贞感到无比的好奇。

  “原来你也有被女人拒绝的时候啊!”倩公主的兰花玉指轻点在叶天龙的胸膛,腻声说道。

  “胡说!”叶天龙感到自己大失面子,“那个小女人软硬不吃,加上她的那一手绝妙的手艺,真真让人恨也不得,爱也不得。”

  倩公主呵呵轻笑,吹气如兰道:“如果你不能使出那些恶劣的手段,就没有办法了吧!”

  “可恶!”叶天龙佯装生气地捏了一把倩公主,“再这么说我的话,我就把你丢下马去!”和安德列三世的那次密谈之后,叶天龙自认已经明白到皇帝的心意,他自然对倩公主也就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的守礼了。但是他以前真的对倩公主就十分守礼节吗?这一点也只有这个男人自己相信了。

  他们两个人在马上的谈笑晏晏,落在那些道学家的眼中,这样子的举动简直是有些伤风败俗,绝对是作为教育良家子弟的反面教材。

  倩公主轻推叶天龙,腻声道:“怎么啦,你生气啦!”

  叶天龙没有回答,双目直视前方,他突然发现在前面的街市口一道有些眼熟的人影快速闪过,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咦。那个家伙不是……”叶天龙不禁在心底暗暗思忖,“他怎么又回到艾司尼亚了?唔,有点不妙,得注意一下了。”

  倩公主见叶天龙没有反应,眼珠轻轻一转,便软语说道:“好啦,不要这么小心眼,要不要我帮助你一把啊?”

  “喔,什么?”叶天龙从思忖中猛醒,忙将心神收回,望着倩公主的俏脸问道:“你要帮我什么忙啊?”

  “自然是帮助你去把那个女人追到手啦!”倩公主笑嘻嘻地答道,在她看来,这样一件事情是非常有趣的。

  “不,我们要改变方向了。”叶天龙轻轻摇头,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到那个吸引他注意力的男人身上,如果不把这件事弄清楚,他的心里会非常不安的。

  “是吗?”倩公主大感泄气,“我都想到一个好主意了。”

  叶天龙笑了笑,探身过去对玉珠轻轻吩咐了一声,玉珠一惊,马上跃下战马领命而去,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人群之中。然后叶天龙回过身来对倩公主说道:“哦,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啊!”

  倩公主正嘟起小嘴,为叶天龙不回她的话感到不高兴,听他这么一说又马上来了精神。

  “放心,我是真的想到一个好点子。”倩公主拍着微微隆起的酥胸,用十分认真的口吻说道,“你附耳过来!”

  叶天龙见她这模样暗暗感到好笑,但也将信将疑地凑过耳朵,听倩公主在自己的耳边细细道来。他的脸色随着倩公主的话语开始发生变化,听罢他一拍自己的大腿,对倩公主赞叹道:“不错,这真是一个绝妙的好主意!”

  倩公主本来也是有些暗暗担心,生怕自己的主意被叶天龙斥为胡闹,但见叶天龙大加赞赏,心下不由得高兴万分,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合自己的心意,跟他在一起一定会非常快乐的。

  “可惜这次没有时间了,我们下次就用这个办法好了!”叶天龙用十分遗憾的口吻对倩公主说道,“你有把握做好吗?”

  倩公主白了他一眼,翘了一下红红的小嘴说道:“我的功夫可不是假的!”

  然后十分认真地续道:“你可不能骗我的喔!下次我们一定要把我这个计划变成现实。”

  “一定,一定!”叶天龙一边漫应着,一边把注意力集中到前方的街上。

  “公子,在那边!”辛西雅的声音在左后方响起,顺着她指的方向,叶天龙看到了玉珠的身影。玉珠正站在一个路口,朝他们挥手示意。

  叶天龙的精神一振,道声:“我们走!”率先带马往玉珠那边驰去。

  “他进了康乐坊的一间民房,里面还有两个人。”玉珠望着跳下马的叶天龙飞快地说道。

  “哦,我们去看看!”叶天龙看了看站在身边的辛西雅,素来对他言听计从的女神战士首领自然是毫无异议。

  “你先回去吧,我们要去办点事情。”

  叶天龙回头劝正睁着好奇的双眼望着他们的倩公主先回无忧宫,但这个精力充沛的美丽公主如何肯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

  “你们准备去对付谁啊?”倩公主一把揪住叶天龙的衣袖,“我也要去看看不行吗?”

  “我们去有可能和别人动手的。”叶天龙正色道,“你跟过去的话,就太危险了!”

  倩公主一听这话顿时精神百倍,她跃跃欲试地说道:“好啊,这样的事情我怎么可以错过呢!我一定要去,我的身手可是很厉害的喔!”

  被倩公主纠缠不过,加上时间也不允许,叶天龙只好答应了让倩公主也跟着去了。他再三叮嘱倩公主道:“你可不许闹事,没有我的话千万不要动手,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倩公主只要能让她也去就十分满足了,对叶天龙的要求自然是满口答应。

  一行人到了玉珠所说的地方,正遇到两个人从屋子里面出来,和他们打了一个照面。双方的脚步同时一顿,脸上都显出了吃惊的样子。

  叶天龙并没有看错,他看到的那个金发男人就是曾经败在他手里的克里夫。

  曾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克里夫又重新回到了艾司尼亚,而站在克里夫的身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额头上用一条红布束起来,配合着那张粗旷的脸庞,壮实的脖子,让人感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威胁。

  但最让人吃惊的还是克里夫的变化,乍看之下依然是金发飘逸的英俊男人,现在的眼中却不时闪过阴沉的冷电,浑身散发出一种让人极不舒服的邪恶感觉,似乎是他的阴暗面已经成为他的全部。

  好像这个家伙练了什么阴邪的功夫,叶天龙的心里不由得泛起嘀咕。他还没有说话,克里夫先开口了。

  “叶大人,你爬得还真快啊!现在又准备拉哪个女人的裙带啊?”

  “呵呵,克里夫大人好久不见,现在又准备找谁练剑啊?”对克里夫的冷嘲热讽报以微笑,叶天龙用胜利者的口吻对克里夫说道。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了!”克里夫恶狠狠地说道,“我已经查出了那天败给你的真相了!”

  “哦,什么真相啊?还不是因为你的实力不如我吗?”叶天龙毫不客气地说道,然而他的这一番话没有产生预料的成果。

  “亲爱的公主殿下,你以后不会再有机会弄鬼了!”克里夫转而望向叶天龙身边的倩公主,依足礼数但却是平淡的话语中有着掩藏不住的恨意。

  “真没有想到堂堂的倩公主会为了自己的男人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看来皇室的教养也不过如此而已!”

  倩公主可没有叶天龙那么好相与,她顿时美目怒睁,毫无惹事之后反省的觉悟,骂道:“好大的狗胆,见了本公主竟然不拜见,还口出狂言!”

  “你现在的模样配称公主吗?”克里夫一改以前对女孩子彬彬有礼的样子,对着倩公主也不再执臣子之礼。

  克里夫身边的那个大汉死盯着叶天龙看了半天,这时候冷哼了一声,对克里夫说道:“克里夫大人,我们走吧!”

  “叶大人,好好保重身体!”克里夫朝叶天龙打了一个招唿就和身边的同伴扬长而去。

  倩公主哪里肯忍下这一口气,只见她一扬小手,娇叱一声:“风刃舞!”

  平地生风,气流急速地旋转成形,尘土飞扬中,数道尖利的哨声唿啸而过。

  如果眼力好的话,可以看到总共是五道风刃,三左两右,虽然是风系魔法形成的高密度气流,但其锋利的程度绝不亚于真正的钢刀。

  听到倩公主的声音时,克里夫和那个大汉就已经提神戒备了,待察觉到身后的异样,立刻转身大喝一声,同时扬手击出四道强大的真气,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道结结实实的气墙。

  两种密度高得惊人的气流在克里夫的身前不到一尺的地方猛烈地冲撞起来,发出气爆的声音,霎时间狂风大作,强劲的气流推动在场的每一个人。很显然的是克里夫好像没有他身边那个大汉有实力,那个大汉是将攻向他的两道风刃完全接了下来,而克里夫虽然也接下了三道风刃,但却被爆裂的余劲震得身子一仰,几缕耀眼的金发从头上飘落。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倩公主心中暗恨克里夫,所以攻向他的风刃要强劲许多。而克里夫也是对自己新练的功夫有些托大,两下相加,自然使得他的场面上看起来要比身边的那个男人差不少。

  “好!”克里夫还没有说话,他身边的那个大汉就赞了一声,显然他对看似甜美可人的美丽公主殿下居然有着如此高的魔法造诣感到意外。

  “不要以为对我拍马屁,我就会饶过你这个不懂礼貌的家伙!”

  倩公主虽然还是凶巴巴地说道,可是眉梢的一丝快意还是说明她接受了这个家伙对自己的吹捧。克里夫深深瞪了倩公主一眼,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了,显然此时的他已经明白到这个刁蛮公主的可怕,纵使自己练了非常厉害的“阴煞真力”,但还是没有完全击败倩公主的把握,再加上在倩公主的身后就是法斯特的皇帝陛下,找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很笨的举动。

  见克里夫和他的朋友再度转身要离开,从来不肯吃亏的男人如何肯罢休,叶天龙刚才不叫住倩公主的举动就是想给克里夫他们吃点苦头。

  “喂,你们两个混蛋给我站住!”

  克里夫和那个大汉身子一顿,略带迷惑地相互望了一眼,身后那个可恶的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啊?口气的变化好像也太快了点,刚才还显得十分客气的样子,怎么才转了一个身,就完全变样。

B4
B5
B6
  • 《我的美艳师娘》 - 第005章 风月街失火
  • 我知道那女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尿裤子,应该是师娘拍她肩膀时做了什么手脚,不过师娘在车上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只字不提,我自然也不好多问。 师娘开车疾驰在马路上,我看着窗外,忽然我发现天色变得阴沉起来,刚刚还阳光明媚的一转眼就乌云密布,我喃喃自语道:“这夏天真是风云变幻,说变就变!” “轰
  • 30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579章南唐风月(3)
  • 果然,没等六郎一盏茶喝完,帷帐中便传出一阵熟悉的琴音,自然是刚才六郎吟词的时候水清影所弹奏的部分,紧接着,一道犹如天籁般悠远的声音响起,传入六郎的耳中:“滚滚长江东逝水……” 水清影自弹自唱,从六郎吟出此词到来到三楼不过一炷香的功夫,没想到她已经能将这首词背出来,运用到曲子之中了。水清影的
  • 29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578章南唐风月(2)
  • 他是谁? 水清影收摄精神,将心中的问题暂时排开,继续演奏,不过她的心思却早已不在演奏之上,再弹了一会,曲调就跳入尾声,一阵悠扬的合鸣之后,水清影坐的高台又慢慢升了回去,消失不见,而底下演奏的女子则收起乐器,俏兮兮地摘下覆在面上的纱巾,在台上走动一周后,这才羞答答地鱼贯走回楼上,留下满堂的秋
  • 29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577章南唐风月(1)
  • 六郎点头道:“原来如此,只不知这河面上如此多的画舫,哪几艘比较好?” 苏东楼张口便道:“亲近忘忧,香艳迷情,出尘临仙!这首流传秦淮的口头禅说的便是秦淮河上最为着名的三艘画舫了。忘忧舫的布置典雅温馨,里头的姑娘个个娇嫩可人,善解人意,让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她们的头牌是楚云,楚雨两朵姐妹花,
  • 28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106章北国风月(4)
  • 战龙正打算在四娘温暖的口腔中释放自己,偏着时候,岸上树林中响起一阵脚步声,同时有人说话:“娘子,你真的肯定大宋朝廷会攻打咱们悬空岛?” 战龙听到有人走过来,看看自己和四娘这幅衣衫不整的样子,也来不及穿衣服了,赶紧拉着四娘抱起两人的衣服,又躲到船舱里,然后秘密注视岸上的情况,就见岸上走过来一
  • 31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105章北国风月(3)
  • 战龙那条船的船尾的灯笼上写着“白”字。 战龙轻声问道:“四娘,会不会是悬空岛的白家的船?” 四娘姐低声说:“跟着啊!这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吗?咱们正愁找不到攻打悬空岛的道路,这条船既然出来,必然要回去,跟着它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战龙想了想,决定按照四娘的
  • 32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104章北国风月(2)
  • 大帐中央。一个巨大的圆形铜盘,上面垂下来的绳索紧缚着一个女人…… 那是一个十分年青的宋朝女兵,她清丽如兰,韵致秀雅,一双清澈的大眼睛中流露出不屈的愤色,更让人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惊艳。她身材纤弱,身上军装已经破碎,娇躯在粗韧的麻绳紧紧绕缚之下,曲线凹凸分明,高耸挺拔的双峰与纤细苗条的腰部更是显
  • 31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103章北国风月(1)
  • 第二日,兵分四路直赴北疆战线,战龙带领杨门女将大军直发瓦桥关。 易水北岸瓦桥关犹若铜墙铁壁,屡次挡住了进犯的辽军。瓦桥关乃是后周大将符严博所造,瓦桥关城墙高七丈七尺,厚十丈七尺七寸,城基均采用花岗岩和石灰岩铺制,城砖也是极为讲究,采用质地细密的青灰砖,城砖大小相同,构造时又用石灰汁,糯米汁
  • 30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071章京城风月(6)
  • 京城有名的青楼“怡红院”中,一位身穿白色长袍,面容俊俏的公子和一位身材瘦弱,貌似雷公的公子正坐在大厅的左上角位置。他们后面站着两位神态严肃的武士,想必是两位公子的手下,两位武士手中紧握着刀,表现出一种忠心护主的模样。这“怡红院”果然是有名的青楼,楼里美女如云,客人也是人山人海,楼里进出的客人想必
  • 32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070章京城风月(5)
  • 战龙独自一人坐在池塘边赏鱼,潘仁美府里的池塘养着各种各样的鱼,种类大约有七十多种,数目更是繁多,池塘大约有上万条鱼儿。战龙搞不懂潘仁美府里为何要养如此多的鱼,有人说吃鱼头可以变得聪明,潘仁美现在几乎权倾朝野,深受赵匡胤重用,莫非他升官的秘诀就是养鱼吃鱼头? 这时,有一位女婢快步而来,对战龙
  • 32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069章京城风月(4)
  • 第二天,战龙与四小姐洒泪告别。 潘仁美带四小姐来到紫禁城,进宫之后,四小姐首先见到了东方紫玉,四小姐抱住东方紫玉失声痛哭,东方紫玉隐隐觉察出四小姐的不悦,好言安慰了她一番。然后一同进文德殿面圣。 赵匡胤年约四十五六岁,身材高大,面色黝黑,端坐在八宝金殿之上,一副九五之尊之象,赵匡胤看
  • 29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068章京城风月(3)
  • 小舟慢慢往回划,四小姐见战龙一直心思不宁,显然还在想着刚才看到的绝代美女,“六郎?” 小舟回到龙亭湖,荡入荷花丛,战龙将船停下,回身笑道:“四姐,在我心中,你永远是第一,你既是我的好姐姐,又是我的好老婆,没有人能和你比。我只不过是太欣赏柴明歌那一身惊世骇俗的武艺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他那样纵
  • 31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067章京城风月(2)
  • 潘凤走了走了,战龙和四小姐到无拘无束起来,就像两个多年不见刚刚重逢的故友,话语无穷无尽。一壶当地特产女儿红已经见了底,战龙对已经有了七分醉意的四小姐说:“四姐,我们去荡湖吧。” 潘豹说:“好……好啊,六六六哥,我也去。” 战龙说:“好,租两条船。” 潘豹本想与自己的梦中情人四小
  • 31 04月19日
  • 《名门艳旅》 - 第066章京城风月(1)
  • 战龙和四姐一路上形同夫妻,恩恩爱爱,说不尽绵绵情话,白日游山玩水往前走,晚上缠缠绵绵尽兴风流,战龙真希望通往京城的这条路,永远走不完,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同四姐永远在一起。但是,就算走得再慢,还是很快就进入开封境界。 这一日就来到汴京城。汴京城不愧是宋朝的首都,城门比其他城市的城门足足大了
  • 31 04月19日
  • 《娇娇师娘(与爱同行)》 - 第032章:金陵风月
  • 金陵,我大明朝开朝之处的都城,如今的应天城,太祖爷当年驱除蒙古人之后定都于此,从此将金陵带入了全所未有的繁华高度。 应天府有很多的名字,从冶城、越城、金陵、秣陵,再到石头城、建业、建康、白下、上元、升州、江宁、集庆到我朝的应天,名字一个一个地变,城头的大王旗一面一面地换。楚秦王气,六朝古都
  • 30 04月19日
  • 《妖年》 - 第五十二章 愿风月故安
  • 两辆马车到了柳荫巷徐家已经是深夜,冷脾气的小媛困到了不行,急急忙忙回自己房里睡觉去了。 借着今晚月色明亮,下了马车的夏芷月走在如诗如画的风景衬托里,回头看了眼身后徐云慕,语带笑意道:“早先,我还以为今晚只有两个赢家,谁知半路上却又多了一个一个。” 徐云慕心里欢快直笑,大步跟过来道:“
  • 32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九 云松县风月19
  • 顾轻音媚肉紧缩,含着体内浓稠的精液和硕大硬挺的肉棒。 她伸手环住了上官容钦的脖颈,双腿敞开的坐在他身上,随着顶弄的节奏,在他身上起起伏伏。 小穴口因肉棒的反复操弄而有些酸麻,她黛眉轻蹙,感受着紧窄高热的甬道被粗壮的阳物一次次破开,深入,在最深处细细的研磨,将她完全充实填满。 “
  • 38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八 云松县风月18
  • 上官容钦将肉棒送进来的瞬间,顾轻音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硕大锋利的冠首直接顶到了她的喉咙深处,她微微退出些许,小手从根部开始套弄,时不时轻抚过两只肉囊。 她喘息着,眼神迷离的吞吐着肉棒,舌尖灵活的在棒身上舔弄,口中透明的津液将挺翘的肉棒涂抹的光滑水亮。 上官容钦一双眼眸波光潋滟,漾起无边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七 云松县风月17
  • “舒服了?”上官容钦看着顾轻音迷醉的表情,指尖轻抚她脸颊,柔声问道。 顾轻音轻轻“嗯”了一声,她的神志渐渐归位,目光却游离着,不敢看上官容钦波光潋滟的眼眸。 一想到他在焦急找寻自己的时候,自己正与韩锦卿颠鸾倒凤,她就羞愧难当。 尽管,她是那么渴望与韩锦卿相见。 她说不出心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六 云松县风月16
  • 他的吻灼热而轻盈,在她想要仔细感受的时候,他已然退开。 然后,继续在她体内征伐。 顾轻音咬着唇,双手抓着凭栏,呻吟着,“嗯……轻点,啊,啊啊……” 她的小穴才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性爱,脆弱又敏感,韩锦卿的肉棒次次顶到她体内最深处,小腹不住的收缩,快感席卷而来,强烈到让她全身战栗。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五 云松县风月15
  • 顾轻音上楼的时候走得很慢,因那楼梯设在酒楼正中,盘旋而上,她每走一步都要按一下裙摆,心头急跳,只觉楼下有几道目光朝她裙下望来。 韩锦卿就跟在她身后,紧紧贴着她,欲望烧灼着他的五脏六腑。 他凑近她,嘴唇几乎贴在她敏感的腰部肌肤上,“都流下来了,可惜么?” 顾轻音浑身一颤,她从下车
  • 39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四 云松县风月14
  • 马车动起来,渐渐远离安亭桥,远离人潮的中心。 车厢内密不透风,交缠的两具身影被完全笼罩在其中。 韩锦卿将顾轻音压制在身下,墨玉般的眼眸灼灼如烈焰,嗓音浅淡带着沙哑,“你这是存心要气我?” 他说话间的气息吹拂在顾轻音胸前细腻的肌肤上,烫得她浑身一颤。 “我气你做什么?”顾轻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三 云松县风月13
  • 上官容钦拍拍她肩头,又在她耳边柔声细语一番,两人约好了酉时在安亭桥上相见。 顾轻音这才不情不愿的退出了人群。 她转头看一眼,上官容钦的身影早已淹没在汹涌的人潮里。 上官容钦不在,顾轻音一人逛起来便有些意兴阑珊。 索性她在片刻后想起自己的身份和此行的目的,又拿审视的目光来看
  • 33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二十二 云松县风月12
  • 话说楚风入山之时正为韩锦卿在哪里歇息用膳发愁,派去打探消息的小厮恰巧来报,说是云松山上最好的酒楼——仙雅楼顶层的席面刚被人退了,如今正好有了空缺。 这仙雅楼的美名楚风之前也有所耳闻,凭借美食和精美绝伦的建筑,莫说是云松山,在整个青州都颇有名望。 这般一等一的风雅之地,高价都难求的所在
  • 32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十九 云松县风月11
  • 清晨,薄雾散去,距云松县数十里的官道上,一辆马车疾驰而来,扬起尘土一片。 沿途经过的百姓纷纷侧目,猜测着马车中人的身份。 云松山庙会就在今日,十日前,就陆续有外乡人来到云松县,有只身前来的,也有拖儿携女的,更多的则是年轻夫妇,目中饱含着希冀慕名而来。 前来参加庙会之人,多是附近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十六 云松县风月10
  • 上官容钦双手握住她纤细的腰肢,配合着她套弄的节奏,深深顶入她体内,冠首直接探入子宫口。 “嗯……嗯嗯……啊……”顾轻音在这样深沉的撞击下,舒爽的连脚趾都卷起来,她微扬起头,面色嫣红,如离水的鱼,急促的唿吸着。 上官容钦吻她纤细的颈项,一点一点的啄咬,她丰盈滑腻的乳肉紧紧贴在他的胸口,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十五 云松县风月9
  • 顾轻音的手臂反撑在桌上,指尖泛白,她死死咬着唇瓣。 她两条白嫩修长的玉腿被上官容钦用力折到胸前,两人的交合处清晰的出现在她眼前,她稀疏的毛发,白嫩饱满的花丘,粉嫩晶亮的花瓣,挺立的花核,以及他缓缓抽插着的沾满了淫水的粗长肉棒。 “阿音”上官容钦温柔的唤她,清雅的容颜沾染了情欲,就如堕
  • 32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十四 云松县风月8
  • 上官容钦埋在她香甜丰盈的胸部贪婪的吸吮、舔舐,他的发簪落到地上,满头青丝滑落,偶尔触碰到她胸前娇嫩的肌肤,微刺而痒。 顾轻音攥紧了手指,死死咬着下唇,她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让自己忍住,没有扑过去贴在上官容钦身上。 “不喜欢?”他吐出她的乳尖,改以舌尖轻舔,每舔一下,她红艳似莓果的乳
  • 34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十三 云松县风月7
  • 上官容钦清雅的笑,拉着她坐到桌旁,倒了茶水递于她,低柔道:“我的事,你尽可过问,我何曾说过半句?” 顾轻音饮一口茶水,眼尾挑起来,道:“那你方才又是何意?” 上官容钦眉间绯色浅浅,眸中波光潋滟,笑容令人如沐春风,“你觉是何意,便是何意。” “你——”顾轻音将杯子重重放回桌面上,
  • 35 04月18日
  • 《女官韵事》 - 番外十二 云松县风月6
  • 顾轻音还是被明筱鹤拉扯着进了观音庙。 这观音庙作为云松县的重要标志,几经修缮,内里规制井然,屋舍层叠,草木繁茂,更兼有个偌大的莲花池,引得一般的游人都进庙观赏游玩,一时人流穿梭,好不热闹。 莲花池很大,其间荷叶田田,各色荷花缤纷盛开,微风吹皱水面,带起阵阵清香,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 33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