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十四卷:第七章 偶逢故人


  脑里浮现的往事千头万绪,但大致上与我这些时间所听到的相符合。由于变态老爸长年累月驻守边关,不在萨拉城,月樱怜悯我一个幼儿被扔在爵府,交由福伯等人照料,所以常常主动来照顾,还带着同样年纪的妹妹一起过来。

  当时,我天生体质就不好,又给福伯他们的笨手笨脚照顾得半死不活,月樱的到来,简直像是救命女神的恩赐。尽管从此被改扮成女装,想起来非常别扭,但如果不是这样,小小年纪就已经严守男女之别的冷翎兰,大概不肯和我玩在一起。

  所以回想起来,我和兰兰……冷翎兰那个女人,小时候的交情确实是很好。

  有多好呢?大概是一起尿过床,一起比赛谁尿得远……这样的程度。

  月樱对我的疼爱,那是没有话说,但是当整个幼年记忆完全清晰以后,我发现月樱其实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平时虽然不显着,但是只要是酒后,就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活力十足,做出一些不合淑女礼仪的狂野举动。

  这是单纯的酒品不佳吗?我想是藉酒抒发的成分居多,因为月樱的酒量其实很不错,与其说是醉,倒不如说是心理上的自我催眠,把压力释放出来。

  记忆中最明显的几段,就是有几次夜阑人静、四下无人的时候,我被细细的啜泣声给惊醒,朦胧地看见月樱正坐在床边,低声哭泣。哭泣的理由不得而知,只有那抹孕育于眼中的深刻悲伤,让人由衷地感到心痛。

  不知道是第几次目睹这样的场面后,一直只是默默看着的男孩,大着胆子有了动作,来到那个不住挥拳痛捶膝盖、哭得涕泪纵横的少女身边,轻轻拉着她的裙摆。

  “姐…月樱姐姐……你别伤心了啦,看见你哭,我好难过喔。”

  并不是什么很特别的安慰话语,但却不知道为什么,引起了少女的激烈反应,将男孩搂抱到怀里,大声地哭泣。男孩有些迷惘,有些难过,还有些紧张地不知所措,一切本应该到此为止,可是,在他意会过来之前,少女的啜泣声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火热的视线。

  事情很自然地发生了,尽管这并不正常……一点都不正常。

  男孩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要脱掉他的衣服,把玩他尿尿的小鸟鸟,又摸又舔的,一点也不嫌脏,他只知道,那种感觉很舒服,比什么游戏都好玩……真的,即使是我现在回想,都还觉得真是他妈的好过瘾,爽到快要流口水了。

  这样的游戏,当然不只是有一次。

  仿佛像是染上了某种狂热的毒瘾,少女不能自拔地迷恋上男孩肉体的每一寸,从头到脚,仿佛怎么拥抱都不够的热爱,而男孩不知情地顺从了她,两人在那间卧室里,一次又一次地发生不为人知的关系,尽管他们在人前总是牵手嬉戏,笑得纯洁灿烂,但是在光明之下,黑暗的影子越来越深。

  一开始,男孩只有想要尿尿似的冲动,直到半年后的某一个深夜,少女首次试着让男孩进入她圣洁的身体,在那天晚上,男孩第一次感受到射精的奇特滋味,并且对这感觉乐此不疲。

  “小弟,你……会不会怪姐姐和你……嗯,会吗?”

  少女轻抚男孩的头发,面上除了合欢之后的艳丽绯红,还流露着一种像是忧伤,却又令男孩难以判断的神情……当然,在十二年后他终于明白,那种神情叫做“愧疚”。

  “怪什么东西啊?姐姐是世上最好的人,就像别人家都有的妈妈一样,姐,我们再来一次吧。”

  “嗯,你现在还不怪,可是以后你懂事了,一定会怪姐姐的……对了,小弟,等到你以后长大了,姐姐当你的新娘子,来补偿……不,来照顾你吧,好不好?”

  “姐姐当我的新娘?好啊,好棒喔……可是……可是我上个月已经和兰兰约定,要娶她当新娘了,我……我可不可以两个都要啊?”

  “你这个贪心的小坏蛋,哪有这么便宜的好事……呵,姐姐和你勾手指头,但这件事不可以让兰兰知道喔。”

  “嗯,我们一言为定,等我懂事了,我要娶你们两个当新娘子。”

  那晚的约定,往事历历,如在眼前,当这些被尘封许久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我第一个感想就是为之哑然失笑,因为以体质来说,我实在不能不佩服那个死小鬼,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好体力,纯以射精后迅速回气的时间,可能犹在今日的我之上……唔,难道我的身体就是因为这样才不好?连内功都练不起来?

  至于月樱,我有一种“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的感觉。想不到我如此大费周章,不惜用灵魂许愿回到过去,竟然是为了查一个一直在我身上的秘密,月樱完全没有和我提起此事,是否在暗自期待我主动向她提起旧约呢?

  “记得吗?我告诉过你很多次,我不是女神,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要扮成圣女,也没有要人把我当成圣女……”

  “谢谢你,约翰,谢谢你曾经这么喜爱过月樱公主,让她一直干净地活在你心里……”

  月樱那天与我在庭院分手时,曾经这么对我说过。当我知道她在金雀花联邦主持宴会,并不如我所想像的那样时,我曾经一度困惑过,不明白她为何要将错就错地承认,如果她直接告诉我真相,那么我一定不会那么说话的。

  之前我自己的推测,是因为月樱对我的怀疑与妒恨感到伤心,所以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拒绝,但是现在我已经完全明白了。

  月樱………有着喜好男性孩童的倾向,说得白话一点,就是恋童癖。

  这些并不是很好解释,但年仅六岁的我,长相并不是很俊美,虽然清秀,但远算不上美少年的程度,有哪个女人会对一个六岁的男孩着迷……唔,话还是修正一下好了,毕竟我早上也曾为了六岁的冷翎兰勃起过。

  总之,从月樱对那男孩的态度,那种并非单纯关爱,而是一半附着于肉欲之上的强烈情感,还有从血缘方面考证,想想我国陛下的特异行径,这个推论的正确性高达九成九。

  一个有着恋童癖的公主殿下,如果宣扬出去,那确实也是一件丑闻了。我国的律法并没有特别保障儿童权益,但至少在一般的道德标准来说,这确实是一种罪行,也就难怪月樱始终守口如瓶,宁愿选择与我就此分别,因为如果我不能接受一个染着污秽的圣女,当然也就无法接受真实的她,当我有朝一日记起儿时种种,分离便随之而来,与其如此,不如趁现在就分了。

  月樱的想法是如此,那么,我的感受如何呢?

  确实,我对心中的圣女形象破碎,有着些许的失落与怅然,但是当那些情感慢慢沉淀后,我发现我还是没法自拔地喜欢着她,就像她当年克制不住地迷恋上我一样。

  恋童确实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以结果而论,这件事并没有伤害到什么人,至少比起她的亲生父王,月樱并没有在与我欢好后,将我活活扼杀弃尸;她在金雀花联邦的时间里,也从不曾听说她有类似的行为;更重要的是,每次我们欢好后,她眼中那股深深的自责,说明她虽然无法抗拒诱惑,但心里是一直充满罪恶感的。

  当我把这一切彻底看清楚以后,我并不会觉得好脏,会是非常厌恶。白玉孤月,浮悬于天,有时云雾掩过,遮天蔽日,但是等云雾散了,就会露出夜空中的冰洁月色,映着周围的漆黑夜幕,淡淡地发着特有的洁光,人们就会发现,月亮始终都在那里,不曾改变,变的只是云雾,还有偶尔转过头去的人,但悬挂在天上的,一直是那同一个月亮。

  凝视着月樱一面细细呻吟,一面摇曳着满头金发的艳姿,我突然觉得,我比过去更喜欢她了,而且不再是一个弟弟对姐姐的仰望,只是单纯的男对女,爱慕与欲望。

  只要一个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就可以了。即使这不合社会道德,又或是有些变态,但只要双方你情我愿,这就只不过是一场年纪悬殊的特别恋情,没什么大不了的。

  从我个人的意愿,还有眼前那小鬼的欢喜表情来看,我看不出我们两人有什么不赞同的感觉。而事情可以这样结束,真是上上之喜,这一趟不算是白来,回去以后可以直接去找月樱,把话说清楚了。

  (要怎么样才能见到她呢?这个……)

  突然的寂静,打断了我的思索,从窗口望进去,姐弟两人的畅美交合已经结束,体力本就不是很好的男孩,在愉悦的幸福感中沉沉睡去,趴卧在姐姐浑圆的高耸胸前,作着最后的好梦。

  月樱恍惚着表情,似乎也相当疲倦,却仍搂抱着沉睡的男孩,轻轻地亲吻,一手伸到被褥之下,男孩股间的位置,像是为他细心地清理秽渍,又像是依依不舍地撩拨把玩。

  “小弟你真淘气,又在姐姐身体里面留那么多东西,这两天可不安全呢……如果真的有了你的孩子,你叫姐姐该怎么办才好呢?嗯?”

  已经熟睡的男孩,模煳地发出一句呓语,不知道是听见了耳边的轻笑声,还是在胯间的爱抚搓摸下有了反应。

  “假如真的发生了那种事……姐姐就为你生个孩子吧……”

  伴随着亲吻,月樱轻声地说出了这句话语,语调虽轻,但却让人感受得到她的认真,听在我耳里更是如同晴天霹雳。

  “小弟,你说这样好不好?让姐姐帮你生个孩子吧,明天天一亮,姐姐就要嫁到金雀花联邦,再也不回阿里布达了,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你……小弟,姐姐好害怕啊,如果以后再也见不到你,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想你,我……我不知道怎么在金雀花联邦继续过下去……”

  略带哭音的话语,激烈震撼在我心头,一时克制不住,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到月樱身旁。

  月樱清艳的面容,不管看几次都使我迷醉,但她此刻眼中的深情与依恋,却是我之前从未看过的,这点委实让我惊愕不已。

  姐,嫁到金雀花联邦,竟然让你不快活到这种程度吗?

  “嘻嘻,你真是没血又没眼泪,姐姐这样和你说话,你一点反应也没有……嘿,和姐姐说句话吧,我们像以前那样勾勾手指头……来,把指头伸出来,勾勾手指……姐姐天一亮就不在啦,可是如果你和姐姐约定,将来有一天你会亲自到金雀花联邦接姐姐,那么姐姐就会忍着思念,等着你的到来……我最挚爱的小情人啊,你愿意和我这样约定吗?”

  “我愿意,我一定会去接你的。”

  心情激荡之下,我不禁大声地应答出来,还本能地去握月樱的玉手,却握了个空,整个人顺势扑过床板,直摔到地上,这才醒悟到自己的状态。

  不属于这个时代,又没有佩带法米特的魔石,我等于是一个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月樱没法碰触到我,也不可能听见我的声音。

  可是,不晓得是什么地方出了错,那一句话才喊出口,月樱就好像听见了一样,整个表情又惊又喜,笑逐颜开,握住男孩的手,喜孜孜地轻笑道∶“我听见了哦,你刚刚亲口答应了,我真的听见了喔……我会在金雀花联邦等你的。”

  眼前景象绮妮温馨,但我却不知为何觉得一阵寒颤,头皮发麻。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月樱当真听见了我的话吗?

  如果是,那么……与她缔结约定,让她在金雀花联邦空等十二年,却始终没有出现的那个人,岂不就是我了吗?就因为现在的一句差错,让她空等十二年?

  难怪……难怪冷翎兰会说讨厌说话不守信的男人。

  千辛万苦回到过去,就是为了犯下一个本来不该存在的错误吗?

  (不行,得把这个错误改正回来……)

  我心里一急,马上就想再说些什么话,去改变这个将成既定的过去,但话刚要出口,又硬生生止住。

  (月樱姐姐的精神好像不太稳定,如果把这个希望抹去,她在金雀花联邦能撑得了十二年吗?这……)

  迟疑不决,我一时间真是无法做出决定,只见月樱笑吟吟地摸着男孩的小脸,深情而专注地轻声道∶“谢谢你,小情人,谢谢你给了我支撑下去的力量,你要好好地长大,我会在金雀花的城堡,等待我的小骑士。”

  男孩并不是什么反应都没有,当月樱再次吻上了他的额头,熟睡不醒的他下意识地挪动身体,在母性的高耸胸部找寻最舒适的趴卧位置,发出一声模煳的低语。

  “嗯……妈妈……妈妈,你不要走……”

  轻声呓语,没有回应月樱的期望,她的微笑多了一丝遗憾与苦意,却仍是温柔地将男孩搂在胸前,作着最后的诀别。

  “小傻瓜……我不是……你的妈妈……”

  所有想弄懂的问题,全都已经清清楚楚了。我没有办法那么快从连串冲击的震惊中回复,但那些都是我回去以后的问题了。

  悄悄地站在人群中,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而我踩着幽魂般的步伐,跟着那个送亲队伍一路走到城门口。

  我亲眼看见那座马车出了城门,看见月樱对着后头的人群挥手,再一次感受到那久违的离别之痛,但我却知道自己并非是最痛的人。

  最痛的那两个人,是站在我身前的两个孩子,虽然没有哭出声,却不住地抹眼拭泪,紧紧地握着拳头,表现出来的不只是悲伤,近乎是悲愤。

  其中一个孩子,已经换上了男装,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用打扮成女孩子了,生命中最亲密的女性离去,在他心里造成了一些不能挽回的影响,是伤害,也是成长,因为他正努力地安慰着身旁那个紧抿嘴唇、咬出渗血牙印的俏丽女孩。

  “兰兰,你不要难过,我一定会把姐姐带回来的,将来有一天……我一定、一定会的。”

  “真的吗?约翰你可以把我姐姐再带回来吗?”

  女孩止住了啜泣,但却没有露出欢颜,眼神中写着再明显也不过的狐疑。

  “你的本事那么差劲,武功又不好!我听他们说,金雀花联邦的人很厉害,还有光之神宫撑腰……”

  女孩低声说出了她的担忧与怀疑,声音慢慢又低了下来,像是要再次哭起来,但男孩却在此时冒出了一句。

  “没问题的,什么贼秃、洋鬼子,我全都不怕,因为……我有一个很强的爸爸。”

  男孩安慰着女孩,说自己明天就出发去找爸爸,只要在他那里学成了本事,什么人撑腰都不用怕。

  这小子自信满满的话语,倒是让我吓了一跳,还真想不到自己有过这么崇拜、尊敬父亲的“正常”时期,居然遇到事情还会想向他求援,看来没经过教训的人果然很天真。

  “对喔,约翰的爸爸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有他帮忙,姐姐一定很快就能回来了。”

  像是得到了最强大的援助,女孩破涕为笑,抓着男孩的手猛摇,仿佛只有如此才能表示谢意。

  “谢谢你,约翰,也谢谢你爸爸,你们真是好大好大的大好人。”

  银铃似的欢喜笑声、充满信任的期盼眼神,让我只想抱着头落荒而逃,尤其是看着他们喜悦的天真样子,我真是不敢告诉他们即将面临的残酷未来。

  ……仅仅十二年后,你们其中一个会变成下流阴险的恶毒胚子,另外一个会变成冷血高傲的女变态,幼时的友谊将荡然无存,你们会仇视彼此,到死都有解不开的冤仇……

  我不顾一切地逃开出去,在一阵疯狂奔跑后,重新回到爵府的门前,找出我埋藏那枚黄晶石的位置,开始挖掘起来。

  (奇怪,为什么我会没有遵守约定?我不是没多久就去找变态老爸了吗?为什么我对这件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

  回忆起来,我确实记得自己曾经离开萨拉,在几名军装护卫的带领下,前往阿里布达的西方边境,“第三新东京”要塞,照时间算来,就是在这件事的不久之后,但好像又是因为接到他的信,所以我才被找过去的。那么,在我抵达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呢?

  不知道,这点还真是想不起来。

  也不知是否因为年纪太小,还是什么别的理由,我对于那次的西方国境之行,只依稀记得一些画面,其中最清晰的一个记忆,就是我那个变态老爸,坐在那张万年不变的办公桌上,面上虬髯杂乱生长,交叠在面前的两只手掌遮住表情,让人心寒的锐利目光却由墨镜后直透过来。

  “我不练,就算练了这种东西,也不可能得到幸福。如果练到最后也不过和你一样,那我宁愿一辈子当废柴算了。”

  “那你可以回去了。要你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把这个给你,如果你不想练,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毫无情绪波洞的平稳声音,给人的感觉是如此冰冷,没有丝毫身为人父的亲情温暖,而这幕记忆成为了我往后许多年中,对变态老爸的唯一印象,让我没法对他有任何好感。

  如果照这个画面来看,我确实见到了变态老爸,而他也把家传武学交给我,只是当时的我抗拒去练。可是,既然已经为了月樱下定决心,一定要取得力量,接她回来,为什么我会抗拒变态老爸?

  我的体质不好,一练家传武术就会吐血,这点我是知道的,也因为如此,我几乎不曾进行武术修练,莫非……我是因为在第三新东京要塞里练功成伤,贪生怕死,所以才抗拒修练,而且回来以后自暴自弃地把所有事情忘记,当个缩头乌龟吗?

  他奶奶的仆街东西……

  这个自我结论令我目瞪口呆,几乎羞愧得想自尽在路上,连忙用理性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在这些模煳的记忆里,还有太多不能连贯的谜团,尤其是……虽然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为什么我会依稀感觉到,当我与变态老爸对吼的时候,我身上是被像绑粽子一样给五花大绑呢?

  (怎么会忘掉那么多东西……难道……我的记忆有问题?有人对我进行过记忆操作?)

  在众多荒唐的可能性中,这似乎是唯一的合理解释。我精神蓦地一振,暗暗下了一个决心,就是要去一趟第三新东京要塞,找变态老爸把前因后果弄个清楚,问出真正的答案。

B4
B5
B6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048章 还得陪我去阿里
  • 踢死市长家的藏獒的第三天上午,大卫与江雪出去赌了一夜后回来在各自的床上正在睡觉,三个女孩怕影响了他们休息一起出去玩去了。睡梦中大卫听到有人敲门,大卫翻身坐起,大卫真的想倒下去再睡会儿,可那门又被敲了三下,估计不会是屋里的几个,她们都有钥匙,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江雪竟还在大睡。好像那人认定了里面一定
  • 31 04月20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八章 穷途末路
  • “浑蛋方仔,居然和索蓝西亚的杂碎谈条件,一起暗算我,真是可恶,要是阿玛迪斯坏了,我要他赔得倾家荡产!”宽敞的浴室中,我仰靠在大理石浴池边,回想到白天车赛中的种种,余怒犹自未消,忍不住开口骂了起来。“这次对我的车动手也就算了,上次还偷看我女人的奶子,看得目不转睛,撞穿墙壁,以为事后道歉就可
  • 36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七章 酒后乱性
  • 目前在金雀花联邦境内公开活动的伊斯塔人,数也数得出来,其中有足够份量让心剑神尼亲自动手的,我更是怎么想都只有一个。(靠山啊靠山,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如果真的要死,麻烦你和那个蒙面尼姑玉石俱焚吧。)得知心剑神尼激战伊斯塔使者的消息,我急急忙忙赶出去,但我得讯的时候,这已经是一件过时数日的旧消
  • 3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六章 并驾齐驱
  • 能够瞬间飙增速度的太阳神之翼,是我参赛竞争的最大筹码,只要开启太阳神之翼,阿玛迪斯就是一架快要飞起来的火箭,足可在这场车赛中稳操胜券,方青书的赤须龙马再厉害,终究是血肉之躯,只有跟在我后头吃尘的份。只是,这个想法纵然正确,但却是太小看我身旁的这个男人了,过去我们一直是并肩作战,我并没有机会意
  • 39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五章 朋友宿敌
  • 西雅图是金雀花联邦的工业重镇,更是少数几个有足够技术制造航空器的城市,人口众多,是金雀花联邦前十名的大城市,本次也被选为大赛车的赛场。虽然是工业大城,可是西雅图的绿化工作相当漂亮,大片青郁的针叶林,像是一张张绿毯般覆盖在这个城市的土地上。多雨的天气,让西雅图的天空总是雾濛濛的,空气也带着一丝
  • 34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四章 损友师父
  • 回忆起来,这天真是超级疲惫的一日,没给黑龙王活活打死,却让几个妞儿缠得累个半死。霓虹的青春肉体确实是非常诱人,姊妹两人辗转呻吟,两具难以分辨的骨感胴体交叠缠绵。翻云覆雨,鱼水交欢,直至三人疲不能兴,全都累垮在厚厚的红色地毯上。看着羽霓、羽虹满足的甜美睡脸,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觉
  • 4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三章 姊妹双飞
  • “当世五大最强者,各有各的厉害,心剑神尼的剑、万兽尊者的拳、黑龙王的通天魔法,都是那个领域内近乎无敌的东西,但要真正说上天下第一,相信还是我们阿起大人的绝世嘴炮。”一掌拍在白起的肩头,我道:“就连堂堂黑龙王都被你三言两语给吓走,你的嘴炮功夫真是天下无双,再这么强化下去的话,说不定有一天嘴巴一
  • 3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二章 灰影黑影
  • 基本上,我比较习惯让别人为我而战,尽量避免由我自己站出来亲自作战的局面,一来避免风险,二来隐藏实力,所以,如果真的有必要,我会扔下这三个女人逃跑……如果真的有必要,我绝对会独自逃跑……这是我向自己许下的诺言,一个绝对生存优先的保障。然而,现在的情形却没有恶劣到那一步,虽然有风险,却没有高到让
  • 36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六卷:第一章 娘亲武神
  • 因为羽虹的请托,我们必须要盗出烽火干坤圈,取出封藏在干坤圈内的前任慈航静殿掌门遗书,用来证明心禅的出身与野心阴谋。羽虹说,被当成本次赛车奖项的烽火干坤圈,在每个城市都会由不同的高手来协助把守,不让人轻易接触,但芝加哥这边轮值到的看守高手,是心灯居士的至交好友,也对心禅的作为很看不惯,所以愿意
  • 3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八章 太阳神翼
  • 短暂的休息之后,我与一众旧班底会合,羽霓、阿雪看到我回来都喜不自胜,缠着我问东问西;紫罗兰好像嗅出我身上的异常气味,对第三淫神兽感到压力,态度出奇地警戒;至于最后的茅延安,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走起路来摇摇摆摆,好像是一抹没有体重的游魂。一开始,我以为这是被阿玛迪斯吸取精气的结果,毕竟从纽奥良
  • 34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七章 真夜圣母
  • 一声声轻缓足音,几乎已是落地无声,如果不是淫神兽的超人感知力,我肯定无法察觉,由此也可得知,来人确实是修为深湛的武道高手。(不愧是金雀花联邦,真是卧虎藏龙,最近这个月所见到的高手,快比我大半辈子见过的更多也更强了。)回想起来,踏入金雀花联邦之后,所遇到的高手确实一个强过一个,尽管不全是本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六章 残破菊花
  • 我的估计,确实是一点也没有错。娘亲武神的实力真是很强,如果可以,我非常想见识他的真面目,因为能够纯以护身真气挡住千百光轮斩击,这手护身气功委实了得,已经是我生平所见的有数高手。不过,阎罗尸螳的威力却更胜一筹,千百道真空光轮看似无法突破敌人护身劲,但却在接触不久后发生变化,锋锐的真空光轮骤然扭
  • 34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五章 阎罗尸螳
  • 战斗中,我依稀听见黑龙忍军对精灵们喊话,要他们交出一个什么核心,只要交出去,就可以放人走路。照实力与身份来考量,如果真有那个东西,肯定是藏在碧安卡的身上,不过碧安卡就算再白痴,也知道敌人不可能说话算话,交出东西后的必然结果,就是被人杀得一个也不剩下。谈判破裂之后,就是新一轮的激战。如果可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四章 临时盟友
  • 心灯居士真是一个废物,连追个人都可以追到让敌人再次杀回来,这样子的办事效率,难怪会死师父、没老婆,连应该到手的掌门之位都被心禅贼秃夺走。不过,听羽虹的说法,心灯居士似乎在与黑龙会的战斗中伤得不轻,那些重创始终未愈,这样的他或许根本没能耐与高手作战,可千万别是因为这样,他已经在战斗中被白起给干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三章 美人之托
  • 一年多以前,心灯居士和羽虹带着失神的羽霓,预备离开东海去治疗,希望能够破除羽霓身上所受的吸血诅咒。行到半路,羽霓突然失踪,看来是自己逃脱了,发现姊姊失踪的羽虹几乎急疯了,与师父一起告别了白大神医,到处忙着找寻姊姊的踪迹。羽虹的武功在姊姊之上,又擅长追踪术,当时若是真的全力搜索,是有相当把握找
  • 34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二章 余兴节目
  • 近代曾在南蛮历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两个母性部族,一个是不久前才因为叛乱而失势的蛇族,另一个则是以帝皇之尊,驾驭空中岛,统治整个南蛮的羽族。在羽族势力最强盛的时候,曾经邀请巴萨拉乐团到空中岛上演唱,根据卡翠娜的说法,其中的主唱者可能就是我老爸,而且还与羽族首领凤凰天女相处甚密,出双入对。从时
  • 36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一章 前尘往事
  • 自从与月樱在萨拉城重逢以来,我的心里一直有个困惑难解,这个疑惑牵涉到十多年前的往事。当时,月樱出嫁到金雀花联邦,我长途跋涉,穿越过大半个阿里布达,到边境的第三新东京都市,去见我那变态的老爸。我成年后屡次回想,关于这一段记忆都很模煳,假如不是重见月樱,我甚至记不太得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去的。但是照
  • 42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八章 窄路相逢
  • “约翰哥哥,为什么……你们对慈航静殿都很没有好感呢?光之神宫主持这块大地上的正气,心禅掌门更是德高望重,可是我看你们好像……”临别之前,当着我和女记者的面,星玫忍不住疑问。对她而言,慈航静殿是她这几年一直奉献与奋斗的地方,她很难理解有人会对光之神宫如此质疑。但这问题不问倒也罢了,一问起来,我真是
  • 3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七章 余兴节目
  • 搞不清楚状况的人,这个时候一定会拍手吧,就像我身边的乐天派大叔,他就给我在旁边小声拍手,问他搞什么东西,他就很无辜地回答说:“黑龙王要亲自表演节目给我们看耶,你在路上看到马戏团小丑之类的,不都是会拍手吗?”“你……你以为自己是谁?五大最强者吗?有种就把刚才的话对黑龙王说一次。”黑泽一夫可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六章 风驰电掣
  • 千唿万唤中,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纽奥良之赛,终于在今天盛大展开,当我刚来到纽奥良时,完全不曾想到,我会以车手的身份参与比赛。今天的天气晴朗之至,完全没有会下雨的迹象,显而易见,是某个人的天气预报错了。在阿玛迪斯的工作站内,经过简单易容的阿雪和羽霓,绕着黑宝石般的晶亮车体猛瞧,又是好奇,又是
  • 34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五章 大雨特报
  • 我要以这种形式介入一级方程式大赛车之事,让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很讶异,特别是头脑最清楚的茅延安,他似乎很想不到我会这么干,而我也无意作交代,因为讲起来不光彩的事,讲也没意义。然而,当我拗不过阿雪的请求,带着他们一起去参观我将驾驭的阿玛迪斯,茅延安绕着黑色车体走过几圈,仔细端视后,露出了耐人寻味的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四章 变态老爸
  • 其实我早就应该要想到了,培养工匠、开发技术,需穷年累月之功,巴菲特家族虽然财雄势大,但却不以军事技术见长,更别说弄出一台这种超越当代军事水平的黑暗跑车出来。依照我的观察,阿玛迪斯的制造技术,不晓得消耗掉多少条人命当实验,这等研发资源唯有出自黑龙会、伊斯塔才合理,但只怕连这两个国家级的邪恶势力
  • 40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三章 便宜好事
  • 最早的时候,我一直觉得很奇怪,肩头的伤并非很重,怎么我会这么疲倦?这么容易昏睡?直到后来我才隐约想到,传闻伊斯塔有一派邪术,能够伤人魂魄,肉体虽然没有什么重创,但本身魂魄却会因此剧烈受创,数日之后死于无形,是极为阴毒的功法。照理说会使的人极少,我只见身为伊斯塔巫女的娜西莎丝使过,那少年难道是
  • 34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二章 不速之客
  • 近年来,净念禅会的“诛魔破邪,普渡众生”口号,甚得到光之神宫年轻弟子的支持,称得上是一唿百诺,令得净念禅会发展如日中天,俨然有提早世代交替的意味,可是在众多年轻弟子中,被视为年轻一代最杰出的方青书,却始终拒绝加入净念禅会,这点成了净念禅会的隐痛。表面上,净念禅会并没有会长之类的领袖,而是由几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四卷:第一章 血缘之秘
  • 人总是在惊愕与错误中学习经验,但无论经验累积得多丰富,人还是难以逃避“震惊”这种事。有些事情,与其问我说会不会吃惊……嘿,我甚至希望我从没听过那些事。“……你大概不相信吧,但……星玫可能是你的亲妹妹。”月樱不是一个会拿大事当玩笑开的人,但从她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听来却极度欠缺真实感。星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八章 灭绝师太
  • 纽奥良这次被选为一级方程序大赛车的举办所在,无数车手游人都为此赶来,多数人都是为了观看车赛与赌博,少数人为了其他目的,当然还有极少数甚至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而来的,我们这群人就是其中的典范。从最近几天晚晚春宵的情形来看,其实我们还满像是买春团的,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年轻少女可以搞,什么买春团比这还
  • 3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七章 阿玛迪斯
  • 纽奥良赛车场的首次探勘之行,因为碧安卡的存在,还有茅延平的出卖,平添了变数,但随着车赛日程的逼近,选手们与他们的爱车也都陆续抵达,每天只要从赛车场的外围往内眺望,就可以看到上百辆各式赛车,在赛车场内等候跑道试车。照理说,我们目前仍是被通缉之身,不方便公开活动,但我答应过阿雪要多陪陪她,而她喜
  • 35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六章 暗夜深渊
  • 我的运气确实不错,心禅眼中的惊愕,代表他看出了些什么,但是他眼中的困惑,却又代表他不能够肯定,所以他并没有再表示些什么,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对阿雪说。阿雪、羽霓先后赶到,再加上方青书与尾随的十八罗汉,人多耳杂,伪君子自然重新戴上了假面具。心禅义正辞严地表示,为了苦大师的安全,必须要请我们暂时扮演
  • 37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五章 佛动山河
  • 一年多来的每场战斗,我尽量让羽霓和阿雪动手,自己躲在一旁看戏,不过,这份看戏却并不悠闲,因为我一直在暗自评估,倘若换作是我下场战斗,情形会是如何?我又该如何克敌制胜?这是我的修行,而我很谨慎地缓步进行着。离开东海之后,我不曾有机会和第六级以上的敌人对阵,也不从进行测试,早就想找个不是大庭广众
  • 36 04月18日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三卷:第四章 银月骑士
  • 所谓的珍宝,并没有固定意义,不见得是真金白银,也不一定就是神器珍兽,基本上,只要是有某一批人、某个一定规模的市场珍之为宝的物品,就可以说是珍宝。模型, 由工厂量化生产,基本上算是商品,在金雀花联邦的商机还不小。在众多的模型商品中,确实也有某些特殊模型,作为收藏家争相抢购的物品,在连续竞出高价
  • 36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