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栖宸宫》 - 第086章 南都遇故人

  梵啸的状况很稳定,只是睡着,心跳依旧沈稳有力。

  栖绯坐在梵啸的床边,看着沈睡的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人叩门进来,正是一日未见的战羽,因爲天气冷得异常,他进来时候带来一股寒意。

  「战羽哥,查到了么。」栖绯的声音平静清冷,就像她此刻的人一样。

  「恩,半月前,朗鸣冷宫从地下升出一座大殿,又在三日后崩塌,也是从那时起朗鸣皇性情大变。」

  栖绯点了点头:「战羽哥,多谢,你休息一下吧。」

  「栖绯。」战羽想说他不累,却在对上栖绯平静无波的双眸时点了点头。

  听着战羽离去的关门声,栖绯缓缓站起身摸上额头,眉心的印记散发的热意正在告诉她,不能在等了,那样东西要以最快的速度集齐。

  「下雪了,下雪了!」院子里忽然传来下人的喧哗声。

  对于这一切,栖绯似乎并不意外,她推开门,走到房间外,六月的朗鸣,竟然下起了大雪。

  就像那个人说的一样,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力量已经开始崩塌。六月飞雪就是证据。她等待的人一直都没有到,而南都的方向散发着金色的恶念,让她再不能等下去了。

  离开长廊,站在院中,静静看着那飘雪。看着雪花纷纷落下,一种奇妙的感觉从内心滋生,似乎在遥远的北方,有什么在召唤者她回去一样。伸出手,接住那如同花瓣般飘逸的雪,感觉着它们一点点的在手心中融化。

  不要急,总有一天,她要回去的。

  梵倾走入院子,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绝色的红衣少女站在绿衣盎然的背景之下伸出手,接住天空飘落的雪,就好像等到了什么一般,即将在下一刻化羽而去。

  他站在门口,竟然迈不出脚步。

  听到声音,栖绯转头:「梵倾,你来了。」

  看着那疏离的笑,梵倾心中一阵刺痛,他稳住心神,走上前,抖开挂在臂弯上的披风,轻柔地穿在栖绯身上。

  「你的脚还没好,怎么就出来走动了。」带着浓浓的关切和淡淡的责备,将披风系好,让他欣喜的是,栖绯没有拒绝。其实他们都知道,她的脚伤已经奇迹般的复原,而代价是……

  「梵倾,我要去南都。」

  梵倾心中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南都现在局势不稳,过段时间去比较好。」

  「梵隐在找我吧。」看着忽然有些僵硬的梵倾,栖绯淡然一笑:「我也要找他。」

  南都是南方最大的城池,也是朗鸣的心脏,它坐落在朗鸣中部偏南,这里有富饶肥沃的土地,也有无数的文人商贾,是南方最繁华的城市,也是与东都楚城齐名的都城。

  栖绯想亲眼好好看看这南都,了解些她想知道的事情。所以刚刚入城,留下韶峰照顾梵啸,栖绯,战羽,梵倾三人便下了马车。走在繁华的街市之上,没有曾经瘟疫的阴影,也没有因皇权的纷争又丝毫改变,就像栖绯听说的南都一样热闹非凡。

  而让栖绯意外的是,没多久,她就受到了特别的礼遇,这让栖绯有些愕然。

  「这位姑娘,可否与在下同游南湖。」栖绯抽了抽嘴角,看向面前的男子,这已经是第七个了吧。

  「抱歉,我有同伴。」

  那男子还想说什么,忽然感觉一阵发寒,转头一看,就看到了正在散发无限冷意的战羽,权衡了一下,讪讪离去。

  拒绝了第七个,栖绯疑惑地望向梵倾,让他给个解释。而梵倾却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好像只要她不开口询问,就打算什么都不说一样。「

  没办法,栖绯妥协:「梵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在来第八个,估计战羽就要用丢的了。

  「栖绯听没听说过朗鸣的花月?」

  「花月?」栖绯隐隐记得,朗鸣的六月不叫六月,叫花月,正是因爲六月是朗鸣最美的时节,也是百花盛放之时:「和这有什么关系?」

  「花月,是朗鸣男女定亲的月份。」

  「啊?」还没等栖绯消化此事,就听头风声响起,紧接着自己被拉到了战羽身后,而在她刚刚站立的地方,站着一名眼熟的男子,正做着古怪的拥抱姿势。

  「你……」梵倾一愣,他有好几年都未曾见过他了。

  「梵倾,好巧呀。」男子带着热情的笑脸,对着梵倾招了招手,又无视战羽散发的无限寒意,斜着身对战羽身后的栖绯打招唿:「小桃子,好久不见呀!」

  栖绯愣了半响,她只是隐隐记得好像见过这个人,却不明白爲什么这个人和自己如此熟捻,还有,小桃子是什么意思?

  男子摸了摸下巴,挑着眉:「这才多久呀,只是没参加老爹的寿宴小桃子就不认识我了,可真让我伤心。」他捂着胸口做心痛状:「你还把小桃子的事情都忘了,真是……让我伤心欲绝。」他抹了抹不存在的泪,对着自己的胸口画了个半圆,用怪异的语调说:「木瓜没有,桃子总还是有的……」

  栖绯猛然觉得这话异常的熟悉,随后脸色爆红。

  「楚风的七哥!」

  「没错!」男子几乎是转瞬之间来到栖绯身旁,那身手甚至让战羽都惊愕异常。

  「我也是栖绯的七哥哥呀!」

  他未等衆人缓过神来,忽然单膝跪地,牵起栖绯的纤纤右手,在手背上印上一吻:「小公主,楚衍今生今世不离左右。」

  在战羽凌厉地攻击到来之前蹭地站回原位,带着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说道:「我楚衍,生是小桃子的人,死是小桃子的鬼。」

B4
B5
B6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今天,轮到我了!16
  • 栖绯的小穴极爲紧窄,这一坐,肉棒只入了一半就被卡住。想要再用力坐下,却又怕疼,可若是不动,那连尾椎都觉得酥麻的快感又让人舍不得。她极少主动,此时只能靠自己那不靠谱的本能。 她呻吟道:「战羽哥,别动,别动,我来。」 「好。」 明明忍耐得发疼,恨不得把身上的少女压在身下对着那销魂的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今天,轮到我了!14【补】
  • 轩辕皓对楚风的言论嗤之以鼻,梵倾也仅是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在这几个男人面前演起了活春宫。 【喂!】栖绯怒。 衆男人也不是吃素的,摩拳擦掌向前冲,梵倾轩辕皓余光扫过,也不阻拦。 「糟了,有陷阱!」轩辕刹一声怒吼,可惜说晚了。 「碰,咚……」 也不知道梵倾和轩辕皓之前到
  • 36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今天,轮到我了!15(微微微限)
  • 明月当空,凉风习习,酒香缭绕鼻尖,爱人就在身畔,相互依偎彼此温暖,即便无言,也有幸福在彼此之间流淌。 栖绯几杯酒下肚,微醺,靠着战羽汲取他身上的温度,很安心,很幸福。战羽一杯杯的喝着,好像永远都不会醉。 栖绯的身子有些酸,动了动,忍不住又去擡头去看身旁人的侧脸。 战羽看着天上的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今天,轮到我了!13
  • 两个男人谈了半天也未谈拢,想想也知道,这两人一只狐狸一匹狼,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又怎会轻易妥协。 栖绯夹在两人中间,有些欲火难耐,更多的是疲惫。她这半日已经欢爱数次,就算欲火仍在,也没了那个体力。 也不管放在自己身上的那四只咸猪手,打了个哈欠,合眼,准备补眠。 原本正在讨价还价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今天,轮到我了!12(爱妻=城?)
  • 「只要你同意,我可以将琉城让你。」 好吵,栖绯皱了皱眉,将头扎到被子里。 「不成。」梵倾瞟了眼往被子里钻的栖绯,唇角微微上扬:「琉城里,你轩辕皓的探子驱也驱不尽,我爲何要替你养。」 轩辕皓微微不耐:「你到底想要什么好处?直接说便是。」 「你的主意我倒是很动心。」梵倾不紧不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11
  • 被贸然插入的痛楚和被充满的欢愉几乎让栖绯昏厥。 而两个男人再没了之前调情时候的耐心和隐忍,此时他们就像就像两只发狂的猛兽,疯狂地的抽插着栖绯的小穴。 栖绯被夹在两人之间动弹不得,就连挣扎和迎合都无法办到。 想要,还是想要,喜欢被这样对待。 被春药影响的身体爱上了这种被残忍
  • 34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10(3P)
  • 「栖绯可欢喜?」梵倾的声音暗哑,指引着栖绯的小手握住他坚挺的分身:「爲夫我已经忍不住了呢。」 轩辕皓更是不逞多让,占了栖绯的手不说,还干脆地抠挖起了她的小穴。 栖绯早就不知今夕是何夕,她双眼迷蒙地看着面前的两人,心里充满渴望,无力地扭动自己的身体,换来男人隐忍地喘息。 在两人的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9(前戏)
  • 「栖绯放心,爲夫定会让你满意。」 未等栖绯反应,轩辕皓已经从背后将她紧紧抱住,梵倾的手更是覆上了诱人的酥胸。 【等等!】想要挣扎,却根本无法挣脱男人们的束缚。 两个男人的手仿佛带了术法,每到一处就像点燃了那一处的肌肤,火热中带着被爱抚的刺激和欢愉。立刻,身体做出了反应,没有逃避
  • 38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8(限前奏)
  • 山谷之中,光线昏暗,温泉之上,水气氤氲。 温泉之中有一丈许高的巨石,巨石上半有一吊环,而一绝美少女,正被一条腰带系着手腕吊在这吊环之上。 胸前的玉兔随着她的挣扎颤动,樱桃小口张张合合就像一条溺水的小鱼,水位不高不低,刚好遮掩住少女正在水下无力挣扎的双腿。 此时此地,静谧,无风,
  • 33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6
  • 「梵啸,你给我站住!」楚衍怒吼在身后响起。 白痴才站住呢,梵啸使出全身的功力在楚园飞奔,他已经半月都没碰到栖绯,此时恨不得把她融入自己的骨血,又怎会将她交给他人。 何况,还是被下了春药的栖绯…… 时不时地低头去看,心里又软又甜。 怀里的人儿双眼迷蒙,带着水雾,万分勾人,柔
  • 36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7
  • 如同小蛇般的根系努力拍打着栖绯敞开的私处。衆男人的视线无一例外黏在栖绯的下体。 【别看!】栖绯很想大叫,却无法出声。摆手,被无视。 光天化日之下,几乎全身赤裸的女子,羞愤之余做出了让衆男更加血脉贲张的反应…… 她双手掩面,却忘了合腿遮下身…… 院子里早没了打斗声,此时甚至
  • 33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4
  • 栖绯躲。 楚衍捉。 一躲一捉之间,栖绯原本随便裹在身上的床单落了地,骤红的绝色小脸,残留薄汗微微泛亮雪白肌肤,胸前诱人犯罪的丰满白兔,若隐若现的粉红肉缝……房间真是……春光无限好。 楚衍和梵啸唿吸急促,眸色都深了几分,显然此时这两只狼想法一般无二。 『果然应该(真想)压下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5
  • 「栖绯,你喜欢哪种?」楚衍一脸认真,栖绯欲哭无泪。 「楚衍,你这个混蛋!」 「我们慢慢试好了。」楚衍不理会梵啸的叫嚣,压抑着身体的欲望,从匣子中取出一颗指甲大的药丸,一捏两半。 那药丸有些眼熟,栖绯眼泪汪汪地瞧着他,目光就像被捉住的小动物,惹人怜爱,加上此刻赤裸的身躯,挣扎间扭
  • 32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X章 今天,轮到我了!3
  • 「栖绯,我爱你!」男人重重的撞击,滚烫的唇却在她耳畔轻柔的告白:「现在真好,我们在一起真好。」 有些粗糙的大手在栖绯身上游移,故意徘徊在她身体敏感的部位,所到之处,既难耐又舒畅。栖绯想叫又叫不出,只能重重地喘息,试图躲避开那到处惹火的手。 「不要躲开我。」楚衍重重吻上她的唇瓣,半身在
  • 36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X章 今天,轮到我了2
  • 「楚风,光天化日之下,你就开始发骚了!」宇文长风怒不可遏。 【喂喂,长风,你是气胡涂了吧,说话这般粗俗。】「我发骚,还不知道是谁前天把栖绯拉进假山的。」 【你们相互揭短也用不着把我也扯进去吧。】「楚风,你这个无耻小人。」 「宇文长风,僞君子没资格说我。」 「成天勾引栖绯。
  • 37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X章 今天,轮到我了!1
  • 应亲儿要求,先更一章有爱地肉(掩面) 此次事件发生在衆男被收之后……因爲人数过多……衆男X生活分外不和谐,每天都顶着黑眼圈。 见到栖绯就像饿狼见到羊,癞皮狗见到肉骨头。(朝夕被衆人踢飞……) 额,闲话少说,以下正文…… 此值盛夏,楚园的后花园里花树盛放,栖绯斜卧在亭中软榻
  • 36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番外一寄魂珠(四)
  • 月冉看着自己手中的魂珠,不知道爲什么,他反复使用都未能成功,难道说,自己费尽心思做出来的魂珠无用么?还是说,只是他不能用…… 「月大人,那神物由我来试吧。」年轻的手下站在月冉面前,自行请命。 「吴乐,寄魂珠的效用尚未可知,你用了它虽不至伤及性命,可……」 「我相信月大人。」年轻
  • 31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番外一寄魂珠(三)
  • 10月4日的更新朝夕已经发了T- T,不知道因爲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出现……编辑大人好像已经休息了,对不起等待更新的读者们,朝夕对不起大家!仓促送上一章番外……万分抱歉「月大人,您怎么还在这?」礼部侍郎到国师府取东西。又看到了在丹房中忙碌的月冉。 「正在结印。」月冉对着他笑了笑,现在的那个东
  • 36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番外一寄魂珠(二)
  • 「月哥哥,快来快来!」十三岁的少女拉着月冉朝御花园跑去。 「怎么了。」他正在丹房中研究阵法,这几年,月族千年前布下的阵法越发不稳,需要加固了。 可是爲了栖绯,他愿意放下手边的一切陪伴,只要面前的少女想要,他什么都可以给。 他任凭栖绯拉着向前冲,然后走到了一株不大的梨树下。
  • 34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5章 曾经的算计──裂痕
  • 两天后的上午,栖绯和梵倾带着两名侍卫登上了珏山。山上果然如同山下山民说的一样,静谧而美丽,走在山中,仿佛与世隔绝,置身于世外桃源。 可吸引栖绯的却不是这里的风景,而是那若隐若现的亲切感。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仿佛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与自己息息相关。 走得越高越深,那种感觉便越强烈
  • 36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番外一寄魂珠(一)
  • 「人魂有三,一爲天魂,二爲地魂,三爲命魂。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爲气,四魄爲力,五魄中枢,六魄爲精,七魄爲英。三魂七魄缺一不可。」 午后,书房中,穿着月白衣衫的先生在上面传道解惑,而他的学生只有两人,一名是一名十岁的男孩,还有一名七岁的女童,男孩正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而女孩儿,早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6章 结局(正文完)
  • (一) 「皇上!」眼看着梵倾即将跳下悬崖,却见一道黑影犹如鬼魅般闪过眼前,一记手刀将梵倾噼晕。那男子俊逸不凡,站得笔直,侍卫认得,这人是天下闻名的战羽战将军。 战羽的薄唇紧紧抿起,脸色甚爲难看地看着悬崖之下,又是该死的幻境。栖绯应该没事,可此情此景,他又如何放得下心。最让他恼怒的是,
  • 37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4章 梵倾的温柔,从前的故事
  • 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原野,辽阔美丽得让人心折。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充满青草气息的清新空气让身心分外舒畅。 「喜欢这里么?」梵倾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后。 点了点头:「这里很美。」 「那我们在这多留一晚。」 「好。」 被男人轻轻地牵着手,在辽阔的原野上漫步,看着他
  • 37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3章 梵倾诉情
  • 官道上,尘土飞扬,一队黑甲骑兵护送着一辆华贵的马车前行。 马车很快,却极稳,特质车厢里又铺着厚厚的软垫,更是让人几乎觉察不到马车正在疾行。 此时宽敞的马车中,只有栖绯和梵倾二人,只是两人的心情截然不同。 「梵倾,你想做什么?」女子恼怒地问坐在自己对面的男子。 「当然是回朗
  • 32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2章 月冉致爱妻栖绯
  • 即便世事无常,天地无情,此生此世,永生永世,永伴不离。这七彩的会发光的绢帕是千年前她央着月哥哥用异术造的,她还记得那时的自己让收到那帕子的时候有多欣喜,又是如何的宝贝,贴身藏着,不给任何人看。 而在千年前即将死去的那一刻,她是多么的渴望那个已经对她只有责任的月哥哥能给她一些,哪怕是一点点的
  • 34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1章 一曲惑世人
  • 「小姐,就靠你了!」 「姐姐,都看你的了!」 湖面之上,一艘不起眼的小筏上,一对清秀的少年少女拉着蒙着面纱的女子的袖子,一脸期冀和崇拜。 而被他们拉住的栖绯,此刻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她的嘴角抽了又抽,又看了看四面八方将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的画舫,竹筏,又瞟了一眼不远处已经开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10章 月冉的礼物
  • 「唿,他们应该追不上了。」足足跑了两刻锺,少年才拉着栖绯在一处拐角停下来。栖绯气喘吁吁地扶着墙,狠狠地咳了几声,眼泪都被咳了出来。 「你没事吧。」少年有些不知所措:「我应该慢点儿的……」 「没事,咳咳。」栖绯阻止少年的自责:「我没事,这是哪?」 「放心,他们追不上来了。」少年问
  • 34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09章 乌龙的英雄救美
  • 栖绯醒来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一觉醒来,精神好些了,只是有些饿。 夜晚的楚城比白日里还要热闹,客栈的客堂里早已坐满了人,栖绯从楼上下来,便惹得店中的人频频侧目。 看了看菜价,摸了摸可怜的钱袋,她决定还是节省一些,去街上随便买些东西填肚子。可她却忘了一件极重要的事情──带上面纱。常年身居
  • 34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08章 梵倾的决心
  • 看着楚城恢弘的大门,栖绯很纠结。 就在不久前,她干了这辈子最傻的事情,和同行的大队伍走散了。 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可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发生了。她只是转身看了一块布料,可就那么一转眼的功夫,几十个同伴就那么不见了。 她只能独自一人走到楚城,又傻傻地在城门前等了半个时辰,那些人
  • 35 04月18日
  • 《月栖宸宫》 - 第007章 男人都是麻烦
  • 此时的战羽已不是三年前的无名侍卫,他已是天下间闻名的英雄人物,三年间,世间各处都流传这他的事迹。 这三年,世间并非太平如常,天宇,朗鸣,昶山,每一处都曾出现过不止一次异象,只是每一次,都被人发现,将危机扼杀在萌芽之中。而其中,功绩无法估量的乃是三人,被世人统称两皇一将,他们正是轩辕皓,梵倾
  • 37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