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079章:浪荡的阴泉河(1)

  浪荡的阴泉河(1)

  下午时分,春桃打算去付群英的小店里再会付盈盈时,春桃他娘王秀花将他拦住了。

  王秀花说:「你个死桃娃子,你和郑彤彤的婚事,都订下来了,人家现在挺着大肚子,正眼巴巴地想着你去看看她呢,你却倒好,天天鬼疯鬼疯的,没干个正经事,日子就混没了」

  王秀花本来就是想要春桃去看看郑彤彤,毕竟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他的种,可她的话说出来,就不是说了,而是骂,就让人听了不痛快。

  「我哪没干正经事了,我难道天天翘着腿在玩?还是天天坐在牌桌上打牌?」

  春桃没好气地与老娘说话。

  「咦,咦,怎么这样说话呢?我说的都是为你好呀。」王秀花见春桃不买自己的账,心里十分委屈。

  春桃停下往外走的脚步,回头朝王秀花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你话说出来,就好像是骂我似的,我听了心里不舒服!」

  说着,春桃理也不理王秀花,迈着长脚出了门。

  王秀花被春桃这么一说,顿时噎在那里。

  良久,见春桃已经走了,王秀花端着了些稻谷去院子后面喂鸡,见李泽军正在院子里辟柴。

  王秀花便走到他的身边,说:「他爹,春桃天天瞎玩,你也不管管他。」

  李泽军没好气地盯了一眼自己的婆娘,说:「你不是在管吗?还要我管干什么。」

  王秀花说:「我管,我管得着吗?」

  李泽军将辟柴的刀举起来,停了下来,笑着说:「你管不着,我也管不着。」

  王秀花说:「你是他老爹。」

  李泽军说:「你还是他老娘呢!」

  王秀花白了李泽军一眼,说:「没个正经,我跟你说正经事呢?」

  李泽军说:「我也说着正经事呢,咱春桃,眼看都是当爹的人了,还要你管?你是咸吃萝卜操淡心,你没看到吗?以前我们担心他说不到媳妇,如今呢,儿媳妇都挺着大肚子在候着呢?」

  王秀花听李泽军这样一说,也觉得挺对劲的,脸上便泛着笑意,说:「你说郑彤彤那女娃,怎么就看上咱家春桃?」

  李泽军说:「你这问题呀,容我想想。」

  李泽军顿了顿,说:「就像我当初就怎么看上你?你那么丑!」

  王秀花被他这么一说,心头的闷气反而消了,转而是对李泽军的嗔骂:「我才背时呢,看上你这个怂包,要不是你当时掉在阴泉河里,我才不跟你呢。」

  李泽军呵呵地一笑,脸上浮现得意的神色。

  与此同时,李泽军和王秀花都陷入到往事的回忆之中。

  ——那应当是返回过去的二十年吧,那时候,他们多年轻呀,王秀花十八九岁,喜欢扎个小尾巴,李泽军也就二十来岁,喜欢穿个白色的网球鞋。那年代,林场还十分红火,李泽军的父母,又是林场的双职工,家庭条件很不错。而王秀花呢,而是林场旁村庄农户人家的女儿,普普通通。

  夏天的时候,李泽军常和林场里一帮同龄人去阴泉河里游泳,去附近的村庄里偷人家的桃子和玉米。王秀花也和村子里所有的女孩们一样,端着大人的衣服,到河边浆洗。

  那是七月的一天傍晚,王秀花和同村的司娟娟来到阴泉河里洗衣服。几个男孩子开始朝着王秀花和司娟娟泼水,历来争强好胜的王秀花也不甘示弱,站在岸边用手捧起水,朝在河中间游戈的男孩们泼去。

  哪知道,就在她朝男孩们泼水时,脚下的石头已经松动,她一下趔趄,栽进了阴泉河里。

  当时,李泽军正在阴泉河里和伙伴们嬉闹着,这一见有女娃栽入河里,当即游过去救她。可怜王秀花虽然长在阴泉河畔,却是十足的旱鸭子,一见有人来救她,也没有想过要拉住她的裤角什么的,而是信手乱抓,抓住哪儿,就死死不放。

  这一抓,王秀花刚巧就抓到了李泽军裤头里的那根「尾巴」

  李泽军在水中被她这么一抓,当即没了力气,他泅了口水,想将王秀花的手从他的根上颁开,无奈王秀花浸在水中,将这尾巴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死死揪着不放,任两个人都向河底沉去。

  浮在水面上的几个男孩子一看这情形,不对劲呀,凭李泽军的水性,自然会很轻松地王秀花拖上来,然而没见他拖她上来不说,反而还慢慢地朝水中沉去。这样的意外让男孩们赶紧齐齐从四周向着李泽军和王秀花游去。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之下,才将呛得半死的李泽军和王秀花拖上了岸。

  王秀花或许是受到了惊吓,又呛了点水,拖上来时,已经脸色惨白,神智不清。虽然神智不清,但她的手却仍然紧揪着李泽军的下体不放,这让李泽军痛得哀号连天。众人一看,这王秀花,不仅把李泽军的鸡巴扯得老长,还捏着其中的一粒蛋蛋。

  拖上岸之后,好几个人去用手扳王秀花的手,她死不松手。后来,众人喊来王秀花熟悉的司娟娟,司娟娟将王秀花扶着端坐起来,在她的太阳屄上揉了揉,又将王秀花的胸口拍一拍,王秀花这才缓过神来,惨白的脸色才泛上红晕。自然,她手中紧握着李泽军的鸡巴,才松脱而去。

  为这事,李泽军住了几天医院不说,还将李泽军家的人急死了。

  首先呢,是李泽军自个痛得难受,那被王秀花捏过的卵蛋,似乎要碎了一样,撕人心肺地疼;其次是,是那鸡巴杆儿,被王秀花拉伤了,一尿,那尿管胀大起来,也痛。李泽军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是拉伤了,得作消炎处理,得留院观察。

  一听这话,李家人就更着急了。当时李家人就想,这李泽军的鸡巴杆子被王秀花拉伤了,这万一要以后好了以后,影响性功能,又怎么办呢?一个鸡巴没有用的男人,还算什么男人?李家人觉得这事因王秀花而起,王秀花自然要负起这个责来。

  所以,李泽军的在医院打了三天消炎针后,在家里人的鼓动下,径直跑到王秀花所在的村庄,找她「算账」意思嘛,很明显,让她家多多少少报销一些医药费,再说些安慰的话,至于让王秀花负起自己鸡巴功能受损这个责任,他李泽军没有想过,脑中也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他也想过,让一个女孩子来负这个责任,也说不过去。

  哪知道,到了王秀花所在的村庄,她是一幅关我鸟事的态度,安慰的话倒是说了,但就医药费来说,就是不给。这让李泽军感到很气愤,明明是自己帮了你,救了你,是为你做了好事,你却一毛不拔,这说到哪里,都不成理儿。

  这一天,李泽军又去找王秀花说这事儿。到了王秀花所在的村庄,村里人说,王秀花去阴泉河畔的草地上放牛去了。李泽军当即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噔噔噔地骑到阴泉河畔,果然见到王秀花正一边放着她家那三头牛,一边坐在阴泉河畔的柳树下织毛衣。

  这王秀花远远便看到李泽军骑着辆破自行车而来,她起身就往阴泉河畔的茅草地里躲去。事实也是这样,这王秀花家,穷得四面楚歌,你李泽军还天天缠着自己要钱,要钱。这让她也感到很郁闷,很恼火。纠缠了几次后,她每一次见到李泽军,干脆躲起来。

  李泽军其实早就看透了王秀花的心思,他见王秀花想躲藏起来,当即将自行车往路边一甩,自己以飞毛腿的功夫,朝着王秀花隐藏的方向跑去。王秀花长在阴泉河畔,对捉迷藏的事可没少玩,她一藏入茅草丛里,就蹲在那草里边,一动不动地看蚂蚁上树。李泽军沿着王秀花躲藏的方向,左一圈右转一圈地找,却始终没有见到王秀花的影子。这让他着急的同时,更让他恼火。

  后来,李泽军见河边有颗大柳树。他便想到了个办法。他也不说话,无声无息地爬到了柳树高高的枝杈上。哈哈,这往下一看,那藏在茅草丛中的王秀花便像一只可怜的兔子一样,蜷缩在某株茅草的后面了。

  知晓了王秀花的位置,李泽军又熘下树。然后静悄悄地靠近王秀花躲藏的位置。可怜王秀花正沉浸在自已躲藏得好的得意之中,根本不知道李泽军对她躲身的位置了若指掌。所以,当李泽军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时,王秀花还吓了一大跳。

  「躲、躲、躲,我看你还往哪里躲?」李泽军为自己逮到王秀花而有一些得意。

  「我躲什么躲,我要躲吗?」王秀花一脸无辜样,装作若无其事。

  「上回我受伤那事,你到底赔不赔钱?」李泽军其实也知道王秀花家穷得四面楚歌,他也并不是真要王秀花赔多少钱,而是要她关心他一下,安慰他一下,或许说几句感谢的话。可,可王秀花就是不说,这让他觉得气顺不过。

  「你好好的,要我赔什么赔?」王秀花没好气地将一根茅草折断,叨在嘴里,一幅莫不关已的表情。

  「你怎么这样说话呢?明明是我为了救你,你抓了我那里,扯了我那里,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还说没事,我这都住了五天医院呢?」李泽军说得很急促。

  「我又没有叫你来救我的,你自己要来的。」王秀花说。

  「你这是浑话,是蛮不讲理」李泽军说。

  「我就是不讲理,你要怎么样?」王秀花说。

  见王秀花这样的泼皮样,李泽军还确实没辙了。过了会儿,李泽军换了委婉一点的语气,说:「我住院花了三百多块呢,你回去跟你爹说一下,实在不行,你出一百块就行。」

  王秀花脸一横,说:「要钱没有,要人……也没有!」

  李泽军举起手,恨不得将眼前的这小妮子给狠揍一通。但想着揍人,终究不是解决事情的方法,他举在半空中的手,又重重的放了下来。

B4
B5
B6
  • 《流氓太监》 - 第二百二十四章 闺阁里面解春情
  • 富贵已然进入先天境界,虽然大部分心神还是凝聚在候佳玉迷人的玉体上,但是超常的灵诀还是让他感觉到了楼下有人上来了。 但是现在他和候佳玉都进入了关键时刻,若是就如此停下来,实在是有杀人的冲动。 “有人上来了。”富贵轻喘着气趴在候佳玉的耳朵边上。红润的耳朵,血丝血管清晰可见,细细的绒毛给人
  • 46 04月20日
  • 《流氓太监》 - 第一百零九章 被窝春情
  • 根据富贵现在的道行,就是美女哭的梨花带雨,哭得山崩地裂。他仍旧是要满足自己的小弟弟的,如果这个时代的春药能给一些的话,或许他有些的话,或许他就不做这么惨烈而残忍的事情。但是他没有,他手里没有一点。 所有,他只有来强硬的。尤其是对于来要自己的命得人。他更没有客气的理由。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
  • 51 04月20日
  • 《华夏神龙(午夜风流)》 - 第302章 春情荡漾的小鹿
  • 一下子吃了那么多的东西,大卫觉得有些受不了,他不想坐车了。 “咱们还是步行吧,老坐车人的腿就会退化的。” 小鹿刚想向一辆出租车招手,就让大卫摁了下来,顺势连人带胳膊轻揽入他的怀里。 “我可是一步也不想走了呀。” 小鹿仰起那粉嫩的脸可怜巴巴地看了大卫一眼。 “没关系,
  • 52 04月20日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制服春情(二)
  • 孙奎看着胯下吴静华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满足。尤其是洁白的护士服带来的心里刺激,更让孙奎新潮澎湃。他不由的动了动下身,坚硬就在吴静华的脸上动了几下。 吴静华微闭着双眼,感受着孙奎滚烫的坚硬和自己白嫩皮肤的摩擦。她慢慢扭着头,坚硬到嘴唇时,她伸出舌尖在根部轻轻舔了舔。孙奎舒服的倒吸一口冷气,忙
  • 57 04月20日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制服春情(一)
  • 这段时间孙奎和吴静华在一起的时候,每次两人的前戏做的很足。今天见吴静华让自己上来,就以为她是怕马小虎突然回来,才让自己早早上来的。 孙奎慢慢褪去吴静华淡紫色的三角内裤,吴静华就略微欠起屁股。孙奎看着微微隆起的山丘,情不自禁的在上面抚摸几下。手指向下,触及花瓣,花瓣上也只是微微湿润。
  • 57 04月20日
  • 《马小虎的放荡生涯》 - 第五十八章 病房春情(一)
  • 四眼在一旁补充说,“小虎,你可别说我没告诉你啊。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个时候是不能干那事儿的……” 说完还挤咕下眼睛,张着大嘴,牙花子都露了出来,一脸贱笑着。 马小虎又喝了几口汤,就不再喝了,他嫌太腻。马心语拿着饭盒出去打了饭。 吃过饭,外面天已经黑了。吊瓶白天都已经打完了,马心语
  • 47 04月20日
  • 《都市皇宫》 - 第134 清雪春情
  • 将体内的大海无量诀,疯狂的运转,杨阳恨不得瞬间就赶到妈妈林清雪的身边。越来越悸动的心,让他差点疯掉,就算是他天生经脉宽大坚韧,可是,此时在他疯狂的运转之下,也感觉到丝丝的疼痛。 可是,这些他都好似没有觉察到一般,终于,在他如此拼命之下,十分钟后,杨阳终于赶到了。可是入眼的情形,让他心碎。
  • 52 04月20日
  • 《叶辰风流》 - 第0137章 荣丽媛的春情
  • 在荣丽媛别过去头的时候,叶辰再一次的低头看向荣丽媛的蜜屄,虽然隔着肉色丝袜和内裤,可是叶辰清晰的感受到,荣丽媛这个魔鬼身材的美妇的骚屄和普通的女人的骚屄完全不同,她的骚屄的阴唇好似肥美无比,而且在自己这般的挑逗和玩弄下,她的阴唇迅速充血,竟然如同活了过来一般胀大了很多! 看到这一幕,叶辰有
  • 51 04月19日
  • 《叶辰风流》 - 第0126章 叶兰欣的春情
  • 叶妈妈荣丽媛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口水几乎流出来了,自己的女儿叶兰欣被那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小男人叶辰抱在怀里,就好像玩弄玩物一样。变着花样的玩弄自己的女儿,这种不断变换的奸淫,让她越来越迷恋,空旷的身子甚至也颤栗了起来,无力的靠在墙上,手也在自己的骚屄中不停的抠挖着! “老婆,你的小穴好紧,我还
  • 49 04月19日
  • 《豪门征服之风云后宫传》 - 第183章 与冷艳姑姑的春情
  • 李玉一听顿时愣住了,一个女人把名节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当她听见眼前这个纨绔子弟要将自己和侄儿的事情公布于众的时候,她顿时被吓住了,罗天罡一看冷艳姑姑李玉被吓住了,便一把吻住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李玉“嗯嗯”的挣扎两下之后,便猛的将自己蜷缩起的双,腿朝罗天罡的**踢去,好在罗天罡反应快,双,腿猛的用力
  • 53 04月19日
  • 《快乐人生》 - 第331章 莹莹春情(四)
  • 丁平被美少女唐莹莹这种羞涩难以启齿,而用身体来表达心声的主动深深迷住了,他那只原本搂住美少女柳腰的色手也滑落到美少女的玉臀之下,抚揉着那雪白浑圆的臀肉,紧紧的抓捏住揉搓一伙又松开,然后又紧紧的抓捏住揉搓一伙又松开。 如此反复的抚揉,令美少女唐莹莹下身蜜穴花心深处那种舒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在
  • 56 04月19日
  • 《快乐人生》 - 第330章 莹莹春情(三)
  • 丁平的双眼已被欲火烧红到极点,那雪白丰满的玉女峰之上两颗娇艳的蓓蕾久久地映入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当他看到美少女意欲用手去遮掩那两颗蓓蕾之时,丁平的色手急急的抓住了美少女的柔荑,并且慢慢的往两边分开,慢慢欣赏唐莹莹那对无人可及的巨峰。 丁平不禁为美少女那丰满坚挺巨大的玉女峰而陶醉,两只色
  • 50 04月19日
  • 《快乐人生》 - 第329章 莹莹的春情(二)
  • 丁平准备退掉唐莹莹的牛仔裤,到了此是时,唐莹莹粉脸一红,横下心来,准备与年轻的丁平疯一番,她就放下抓着丁平的手,而丁平也把手伸到她的裤带上,正在这时,丁平的电话响了起来。 唐莹莹脸色一变,趁丁平看电话是谁的时,赶紧离开丁平怀抱,站起来背对着丁平,整理着自己的上衣和散乱的秀发,而丁平也被这突
  • 48 04月19日
  • 《快乐人生》 - 第328章 莹莹的春情(一)
  • 唐莹莹的要求让丁平头痛不已,两个美女相见,并且这两个美女跟自己的关系都非常密切,那会发生什么事?丁平不敢想象:“你要见她干什么?” 唐莹莹似乎知道丁平的顾忌,说道:“你放心,我也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想看看能让丁平看上眼的女孩是怎样出色的女孩。” “能不能不见面?” 丁平小心异异
  • 53 04月19日
  • 《豪乳老师刘艳》 - 第五十二章 车上春情
  • 马军还是第一次和刘艳一起出远门,心情格外兴奋,靠着刘艳软绵绵的身子只觉得自己血液一阵阵的往上涌动着,看到刘艳头看着车窗外面,两只白皙光滑的玉手放在大腿上,忍不住用手试探着去抓刘艳的手,刘艳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的手,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马军,把手抽出来,瞪了马军一眼,虽然自己身体早已经被这个胆大妄为的
  • 49 04月19日
  • 《猎艳江湖》 - 第178章 皇太后春情
  • 门上突然传来轻轻的开门声惊醒了他们这对生殖器还紧蜜结合在一起的鸳鸯。 “啊……” 母后李紫曦急急的说,想要推开龙翼。 “谁?” 龙翼问道。 “皇上,是我!” 门外声响回答,竟然是皇太后吕素。 “怎么办好?” 母后李紫曦说道。 “怕什么?不就是
  • 60 04月19日
  • 《我能让女人出轨》 - 第005章:月夜春情
  • 既然是被搀扶,齐枫可没有客气。 他现在索性装成了个瞎子,一只大手直接就托住了水仙那肥美挺翘的臀部,手指轻轻滑过后庭,引得少妇娇唿出声。 “你别乱抓!”水仙只当是齐枫无意,也没有责备,但俏脸却是有些红润。 纵横花丛多年,齐枫早就对女人的身子熟悉无比,刚才那一下,却只是试探性的进攻
  • 60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6章:母女同欢(2)
  • 谢佳芸听温依娟这样说,忙着站起来,一面挪开椅子,一面将单人床腾出来。 见春桃的单人床上全是凌乱的杂七杂八,又利索地将那些衣服神马的搂起来,放到另一畔的椅子上。做完这些,才招唿春桃:“春桃哥,快,过来搭把手,将这床,挪出来一点,这床挨着墙,潮湿呢”。春桃听她这样说,才想到自己这单人床真的挨着
  • 51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4章:和熟妇欲死欲仙搞出破瓜鲜血(下)
  • “啊……”,还没有进入,温依娟便感受到了,那股来自后面的力量,让她的身子猛然的一颤,嘴唇轻咬着,唇间喘喘有声。“哟,小坏蛋,小亲亲,你轻一点喽,阿姨受不了。” 温依娟这样说道,有点央求的味道。 其实,她并不是被春桃的那话儿撞击得受不了,而是心头的恐惧,和对未知事物的担心。让她担忧,让
  • 52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5章:母女同欢(1)
  • 两人都弄得舒服了。春桃将肉棒从温依娟的肛门里弄出来。见上面还有些脏乱污秽之物,便跑到洗手间,用龙头朝着肉棒子,冲了冲,洗了洗,然后就熘回单人床上,揭开温依娟的被窝,强行挤了进去。 这单人铁架床本就不大,见春桃硬将自己这一边挤,温依娟只好起床坐起来,任他睡去。再说,被春桃这从后面一捅,她也很
  • 47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3章:和熟妇欲死欲仙搞出破瓜鲜血(上)
  • “春桃,你个鬼娃子,你就不能正经会吗?哪有弄哪里的?” 温依娟侧着身子,嘴里嗔怪道。 “阿姨,这就是你不懂吧,现在的人呀,都喜欢玩这里,都说呀,这里比前面的紧,玩起来更有快感”春桃嬉笑道:“阿姨没看过黄片吧,那些黄片里的人,都兴这样搞,啧啧,特别是那些洋人黄毛老外,最好这一口了”。
  • 57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1章:熟妇手银指甲划伤阴唇
  • 春桃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像下午的时候一样,将温依娟身上所穿的肥大孕裤给微微扒下来,她里边没有穿内内的,空空荡荡,红唇美鲍,全都水灵灵地展露在外边。 凝望着这个高挑熟妇的纯美下体,春桃的下面也不由自主有了反应。美,实在是太美了,春桃不禁深深唿吸。 虽然温依娟的那里,已经不可求药地染上了岁
  • 45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0章:虐玩醉酒熟妇菊花(4)
  • 春桃见温依娟真的想睡,便站起身来,将堆放在小桌上的碗筷,齐齐收到后面的厨房里,洗干净了,用盆子扣住,免得入了灰尘。 然后又回到里间的房里,将吃饭时摆的椅子凳子什么的,全移到过道的一旁——房间太窄了,吃饭的桌子放在过道上一架,便过路的余地都没有。 收拾妥这一切后,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他
  • 59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42章:好紧的菊花更增快感
  • 春桃用沾满阴液的手,放在自已的肉枪上,来回套回几下,让手指上的体液,沾满肉棒子。可面对愈来愈坚硬的肉东西,那股想爆发想喷射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操,逼在眼前,竟日不了,妈的。”约摸撸动了三十几回合,春桃硬得难受,忍不住在嘴里小声嘀咕。 但是,他想到温依娟的那里微微发红,被自己的手指弄伤了
  • 51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37章:虐玩熟妇美菊(1)
  • 温依娟本来就属于话不是特别多的人,平日里,由于从事文化宣传工作的性质,她结交的都是些斯斯文文的文化人,大家话儿都不多,属于是心灵的沟通多过话语沟通的那类人,从外表看,文文静静的,或者说比较呆愣的女人,也是众人眼中比较高贵的女人,平时走在街上,她总是如俄罗斯贵妇一样,高高地抬起头颈,目空一切地走街
  • 48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39章:虐玩醉酒熟妇菊花(3)
  • “喂,你干吗呀?那里还有些疼呢!”温依娟的那里被春桃手指压着,生怕他伸手进去抠弄,她也不是说假话,而是在吃饭之前,被春桃来回插送了半个小时,确实有些许的微微红肿,如果再抠弄的话,让她真受不了。 “我能干吗呀,我这不就在疼姨吗?你看,姨的小兔兔,又竖起耳朵来了,姨又想要了。”春桃骚情地挑逗温
  • 49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38章:虐玩熟妇美菊(2)
  • 春桃不是趁着酒意,也不会这样说话,更不会说得这么直接,秃透。毕竟,这是找揍的话。 其实,他也知道,温依娟最初的恨,是实实在在的,是发自心底的,是百分之一万地真实的,她听到周晓天说他在自己的女儿房间里睡,差点毁了她的前程,让她的任途受阻,她能不生气吗?能不恨眼前的这个男人吗? 但现在酒
  • 50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36章:谁让你射里边了?
  • 温依娟这样低头看着穴道,约摸二三分钟后,见那密道之中确实没有白脓之物流出来了,她便抬起头来,有些得意地朝春桃看看,说道:“怎么样,全流出来了吧? 春桃一见她得意的神色,便打击她:“这怎么流得出来呢?精子那东西是游动的,只要在里边和你的卵子结合在一起,就会怀孕的。” 春桃这一说,温依娟
  • 51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34章:阿姨的水水打湿床单(下)
  • 就这样约摸吹了十分钟,温依娟确实是吹累了,她抬起头来,问春桃。 “舒服吗?我的小乖乖。” “嗯,舒服,我的老娘”。春桃此时又被温依娟给勾起了性趣,心里恨不得将立即继续办事。 “哈哈,好,好,你就叫我老娘,今天,在你李春桃家的洗手间里,看你老娘我如何教训你这坏蛋!”。 温依
  • 52 04月19日
  • 《春情野欲:山乡合欢曲》 - 第235章:全射到子宫去啦
  • “哦呵,哦呵……宝贝儿,看不出来嘛,想不到你这么历害!” 温依娟将手扶在厕所门上,大口大口地喘气,身子还在微微地抖动着,仿佛肌肉里边的骨架,就要散架了似的。 这么激烈这么投入地撞击,似乎在她的生命中已经很久没有发生了,依稀这样的激情,还是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候正是青春年华,她还是朵娇嫩
  • 69 04月1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