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后宫录》 - 第129章 欲海迷情

  身下共赴巫山云雨的美人儿哪里是清雅如仙的言静庵,分明是艳绝人寰的杜玉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一切都是做梦不成?楚江南的大脑彻底混乱了,若是梦境,这梦也太真实了,真实到让人不愿意清醒,只盼求永远不要醒来才好。

  杜玉妍玉颊绯红生晕,娇躯酥软酸麻,神情娇羞带怯,媚眼如丝,春意盈盈,浑身上下一丝不挂,横成玉体犹如芙蓉出水、绝美娇艳、修长雪滑的纤美玉腿欲闭不能。

  楚江南感觉脑筋越来越迟钝,眼中迷茫之色再起波澜,分不清正和自己保持着最亲密接触的女子到底是言静庵还是杜玉妍,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继续投入新的战斗……

  “啊……”

  杜玉妍在沉溺性爱的销魂快感中,心花怒放、娇啼婉转、如痴如醉,迎来了人生极乐,魂儿飘飘欲仙。

  人身三宝精、气、神,但在更精气神三者之间,精是生命的基础,因为“精盈则气盛,气盛则神全”阴精是女子最宝贵之物,阴葵派本有锁阴秘术,奈何此时全无内力,空有神兵利刃,却无法以之御敌,珍贵阴精一泄再泄……

  楚江南越战越强,勇不可挡,大起大落……

  杜玉妍双眼迷离,急促娇啼,欲仙欲死,一双雪腿高高地翘在半空。

  美人儿再次花开花谢,楚江南直爽的龇牙咧嘴,浑身哆嗦,不过这时他朦胧双瞳中媚惑妖艳的杜玉妍再次变回了清纯圣洁的言静庵。

  楚江南只觉言静庵天仙般的姿容和杜玉妍魔女般的俏颜交替在自己眼中出现,分不清辩不明,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支撑不住,虎吼一声,狂炽欲望熔岩地火般爆发喷薄而出,脑袋一歪,昏迷过去。

  月朗星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悄的流逝。

  楚江南从疲倦昏睡中幽幽转醒过来,感觉自己躺在厚实干燥的落叶丛中,因为他这不请自来的客人,可怜了不得不选择暂时迁徙的主人们,楚江南得自白貅的“淫”威,使他的身体变成了天然的避蚊驱虫器,附近蚊虫鼠蚁纷纷举家搬迁。

  风轻轻拂过大地,巧树林木发出飒飒的声响,楚江南保持着仰躺的姿势,睁着炯炯有神,精光湛湛的双目,望着孤悬夜空的月华,除了关键部位有些凉飕飕的,身体没有任何不适。

  无从得知如今是什么时辰,楚江南腾的直起身来,游目四顾,佳人芳踪难觅,只有地上朵朵娇艳告诉他脑海中似真似幻,活色生香的一幕,并非春梦无痕,凝神深思细想,顿时一股剧痛袭来,好色男人感觉自己脑子正处于混沌初开的混乱状态,就像是血红老大那台连续奋战了三个月没有关机的电脑,CPU风扇都烧融了,彻底崩溃。

  酒是色之媒,晚上多喝了几杯,加上年轻人容易冲动,醉酒犯错那是在所难免的,其实楚江南喝的并不多,更谈不上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昨夜的荒唐春景,大概有这么几种情况:要么是和言静庵木已成船,欲海操舟?要么是和杜玉妍生米煮成熟饭,大快朵颐?要么是处子双人秀,冰火双飞?而不管是哪一种,吃亏的都不是楚江南,嗯,所以对于发生过的事情好色男人决定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再深想,不予追究。

  跑得了老婆,跑不了庙,“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慈航静斋寺大庙大,总会找到的,而神秘兮兮的阴葵派总坛在哪里虽鲜有人知晓,不过还有雅兰宝贝做内应不是?

  楚江南四处瞧了瞧,愣是没发现自己的外衫,不知道是被静庵抢去了,还是被杜玉妍夺去了,唉,这恶作剧的坏习惯可要改掉,何况戏弄的对象还是自己的老公。

  言静庵的衣服可没坏,估计多半是杜玉妍穿走了,两人现在是姐妹了,言静庵应该不会那么绝情,让杜玉妍光着身子离开吧!楚江南使劲摇了摇头,好似要将一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甩出去。

  楚江南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刚经历过多么危险的事,虽然不知道言杜二女醒来后发生了什么,但只凭他没在睡梦中被大卸八块,去见马克思,就该酬神拜佛了。

  观星辨位,认准方向,楚江南不再耽搁,在林中迅疾奔跃,急欲离开这片广阔林海,回到首里城去。

  发功聚力,健步如飞,几个起跃已跑出老远,楚江南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奔行间惬意非常,好不畅快,同时不良男人心中暗忖:“裸奔就是爽!没有衣服束缚,身体自然放松,血流通畅,裸露的皮肤能够吸收更多养分,促进新陈代谢,现在不是讲究贴近大自然吗?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向老婆们建议一下。”

  沿途美景不断,随处是奇峰秀出,巧景连演。只见远处,山峦叠翠,参松弄影,红灼处如夭桃喷火,碧绿处如弱柳含烟。近处,古树参天,梨花遍野,清流不急,当有怪石奇鱼相陪逗戏。

  真是难得的好风景,但归心似箭的楚江南却忙着赶路,无心细赏。

  

  琉球奇界岛,中山首里城。

  一座占地极广的豪宅府邸,府门之前,两尊凶神恶煞的石狮分立两旁,朱漆红木大门上方镶金刻有两个大字“萧府”府内楼阁重重,亭台道道,层层院落深进,花圃水榭点缀其中,比之琉球皇宫也不逊色。

  深闺大院,厢房秀榻。

  萧雅兰一身白色轻纱胜雪,依窗而立,青丝飞扬,飘然若仙,眼波迷离,倾长的睫毛覆盖在眼帘上轻轻抖颤,绝美罕世的脸蛋不带一丝瑕疵。

  佳人凝望着月夜星空,想起了心爱男人那坏坏邪邪的笑,那双灿如星辰,墨黑如漆的瞳。

  “小姐,公子该吃药了。”

  一个身着翠绿水衫纱衣,酥乳半遮半露,浓妆艳抹,风骚妖冶的女婢轻轻推开房门,走到萧雅兰身边。

  收回凄迷幻美的目光,萧雅兰秀眉微蹙,转过身来冷声道:“以后没我吩咐,不准进我屋子。”

  “是,奴婢记下了。”

  女婢急忙惶恐的低垂着臻首,眼中闪过一道犀利的寒光,她正是前些时日同萧峰一起前往东溟山庄,却在马上受尽凌辱折磨的女子,也是同行中四女中唯一保住性命的人。

  萧峰回府后,一直浑浑噩噩,神智不清,精深状态极差,首里城有名的大夫看了一个又一个,病情也不见起色。

  连现代脑科专家对上帝禁区的研究都处在起步阶段,何况是古代,一言蔽之曰:“心病难医,精神病更难医。”

  来诊脉的大夫纷纷断言萧峰的“病”必须静心修养,开的方子也多是凝神静气,吃不死人那种,不排除他们是一个医学院,一个导师带出来的可能性。

  惟一一个有点建设性的意见是一个游方郎中提出的,他的药方只有三个字——杏林谷。

  杏林谷,虫谷,天机谷合称“三绝谷”杏林谷主“生”虫谷主“死”天机谷主“迷”杏林谷位置隐秘,相传藏于云雾笼罩的十万大山之中,乃是人间仙境福地,世外桃源,奇花异草,灵虫异兽,常人寻之不得,而且古怪规矩颇多,即使去了也不见得能求回灵药,这办法说了等于没说。

  起初萧峰常常发脾气,拒绝喝药,直到萧雅兰亲侍汤药,他的病况才基本稳定下来,不过对于前段时日的记忆却模煳得很,一想就头疼欲裂。

  “咚、咚、咚……”

  门外一阵节奏分明敲门声,一把冰脆悦耳,沁人心脾的声音响起,“哥,该吃药了。”

  “是兰妹,快进来。”

  萧峰躺在床上,见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的萧雅兰推门进屋,急忙挣扎着有些无力的身子坐起身来。

  萧雅兰将碗放在桌上,搬过一张椅子靠近床边,重新将汤药端在玉手上,脸上带着微笑,轻声说道:“哥,趁热把药喝了。”

  萧峰看着萧雅兰柔软双唇微微撅起轻分,呵出缕缕香甜芬芳,嘴里喝着她一勺一勺轻轻喂送的药水,眼珠乱转,不知在想什么。

  喝完了药,萧峰见萧雅兰起身欲走,连忙急声问道:“兰妹,陪哥说说话好吗?”

  说完竟试探性的拉住她柔嫩的纤纤玉手。

  萧雅兰娇躯一颤,不着痕迹的将玉手抽离萧峰狼抓,玉容微沉,脆声冷语道:“哥,时候已经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妹妹,你从小天资聪颖,难道就看不出来哥哥是真的爱你么,从我忆事起,你就是我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女神。”

  萧峰眼中倏然闪过一丝狠戾贪慕之色,双手一环,不顾萧雅兰的挣扎将她整个抱在怀中,说着肉麻兮兮无耻之语,下流之言,“每一次见到你,我都忍不住想要将你搂在怀里,好好疼你爱你,不愿意让你受丝毫委屈,你难道就一点也感觉不到我对你的爱?”

  “我是你妹妹,永远都是你妹妹。”

  萧雅兰芳心慌乱,用力挣拒,同时疾言厉色道:“你快放开我,今天的话我就当从来没有听过。”

  萧峰冰冷的眼眸中掠过一道凛冽阴狠的寒茫,突然发难,伸手轻轻点在萧雅兰目之不及的玉背,佳人一声娇哼,软瘫下来。

  萧雅兰哪会想到自己的哥哥会害自己,如今穴道受制,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毫无反击之力。

  “好妹妹,哥哥喜欢你,要你做我的女人。”

  萧峰狞笑着翻身下榻,出指如风,真气瞬间封闭了萧雅兰控制手脚行动的经脉和穴位,使她动弹不得。

  “我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话?”

  萧雅兰美眸蒙上了一层湿气,冷冷地望着脸色透着苍白病态,连嘴唇都毫无一丝血色的萧峰,恨声怒喝道:“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

B4
B5
B6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90章
  • 韩星露出个好看的微笑道:“秀云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秀云想不到刚刚才想起这个男子,转过头就见到了,禁不住惊喜道:“韩公子是你。” 随即又想起身处的地方,担心地道:“你怎会出现这里,要是被人看到可就糟了。” 韩星从容地道:“放心吧,我这次潜入皇宫,是受了皇上的委托,执行一项特别
  • 54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9章
  • 这几天来,怜秀秀每一刻都深受思念韩星的苦楚煎熬着,又知道他不来见自己,却与别的美女纠缠不休,那种绝望的无奈感觉,和自悲自怜,才是最要命的感受! 刚才午夜梦回,忽然见到苦思着的爱郎出现身旁,在现实和梦境难分的迷惘里,她进入了一种在清醒时绝不会陷入的情绪中,才痛快地把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全无保留地
  • 53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8章
  • 朱元璋大概想不到,他的所作所为完全适得其反。虽然成功伤到了怜秀秀的心了,但却没能使怜秀秀对韩星心死,反而加剧了她对韩星的感情。以致做出,甫一见面就对韩星表白心迹,并表明随时可向韩星献出身子。 想通了这些后,韩星尽管感谢朱元璋那多此一举的行为,使他如愿以偿的得到怜秀秀的芳心。但亦不由对这老阳
  • 52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6章
  • 韩星心中暗骂朱元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用心太他妈险恶了。想到这里,韩星忽然福至心灵地灵机一动,全力运行功法,瞬间将魔种提升到极致,低喝道:“好!如此小子就不矫情了,确实有一美女是小子求之不得的,现在正好借此让皇上把她赐给我。” “哦?是哪家闺女?” 朱元璋一呆,这小子还真敢提这要求
  • 48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7章
  • 韩星想起怜秀秀这位被他放了鸽子的美女,不由心念一动,她被自己放了鸽子的事,不知还生不生气呢?这么夜了,她应该睡了,不如趁此机会去看看她吧。决定暂搁正事。 他忽缓忽快。倏停倏止,避过重重岗哨和巡卫,转瞬来到一组既无斗拱、前后走廊,很像大型民居,予人质简洁气氛的院落前。 暗忖这里明明不是
  • 50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5章
  • 秦梦瑶绽出一丝浅笑,望进朱元璋的眼内道:“皇上准备如何对付虚若无先生呢?” 朱元璋心中一凛,收掇心神。表面不露出丝毫内心的想法,正容道:“梦瑶不觉这句话问得奇怪?若无兄既是我朝开国最大的功臣,又是朕的至交好友,朕怎会有对付他的心。” 秦梦瑶一瞬不瞬盯着他,眼中射出教人不敢遏视的神光,
  • 55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4章
  • 韩星一行进入端门时。有侍卫拦着韩星身前,要他解下鹰刀。他们当然不知道这是引起江湖无数争斗的鹰刀,只不过是入宫解剑的规矩。 秦梦瑶提出让她来被鹰刀,她身分超然,不受入官解剑的规例约束。 韩星则摇摇头拒绝了她的提议,然后当着那些侍卫的面把鹰刀收入衣服的空间袋内,然后双手摆开耸耸肩,摆出一
  • 49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3章
  • 从韩星掠向方夜羽和甄夫人,到把他们迫退,也不过数息间的事。 花扎敖等人完全想不到韩星竟会取他们最强的两人间遁走,而事实证明韩星的判断完全正确,短短数息间便毫不费力的打开缺口。然后便一声欢唿。冲天而起,投往远处另一屋顶。 韩星尚在半空之际,心中仍想着方夜羽那迥异魔门中人的表现时,眼角红
  • 47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2章
  • 方夜羽和甄夫人一出手,声势自是不同凡响。 韩星虽连番却敌,威风八面,仍不敢小看得庞斑真传的方夜羽,猛提一口真气,疾如激矢般往右横移五尺,变成来到方夜羽的右侧,微笑道:“夜羽兄你好!” 手中六式却不闲着,扬剑迅噼。 韩星此时已经领悟了战神图录第二副图‘天地太极’的境界,可以利用宇
  • 47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1章
  • 韩星仍在凌空当儿,又进入了鹰刀内那奇异的天地里,只见巨殿一边壁上,由上至下凿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十个大字。 当脚踏瓦面时,那脑海中的幻象才消去,往围攻秦梦瑶的人全力攻去。 由蚩敌和强望生深知,单是韩星一人便能收拾他们两人有余,至于平东等好手,面对韩星实无太大作用,就像他们完全阻
  • 45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80章
  • 就在韩星向四人全力施压的时候,里赤媚也迎上言静庵的慧光剑,两手幻出千重掌影,在瞬那间的时光挡了言静庵十二剑,全是以快对快,没有一丝取巧。 他全力展开身法,在剑雨中鬼魅轻烟地移动,把速度不断提升,达到天魅身法的极限。 他的凝阴真气与天魅身法二而为一,当速度增加时,真气亦加强。确是玄奇秘
  • 48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9章
  • “方夜羽他们也太看得起我了。” 韩星不得不这样感叹,也不得不考虑,究竟该不该去左家老铺请救兵呢? 这里离左家老铺并不算远,应该可在他们集齐人马前赶到。到了那里其他人先不说,但谷凝清和绾绾则绝对是强力帮手,尤其绾绾功力直追自己,有了她们相助,渡过今晚就有把握多了。 韩星虽然有点艺
  • 49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8章
  • 韩星傲然一笑,也不否认,“只要庞斑不出手,那我就算赢不了,要走还是没什么人能留下我的。” 甄夫人双目一亮,道:“素善很矛盾哩,既喜欢看你装豪气充英雄的样子,又担心你会因一时大意,一个不小心丢了小命。” 若按照平时她正常的风格,是巴不得自己的敌人越大意越好,但她现在却不得不提醒韩星,这
  • 50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7章
  • 戚长征和风行烈两人离得最近,大惊失色下,分由外档扑上抢救。 水月大宗右手水月刀反守为攻,一个中噼,往荆城冷咽喉破去,恰是荆城冷唯一的空隙,并正好避过了他的鬼鞭。 荆城冷无奈后退,没法援手。 眼看谁都来不及救虚夜月,这可爱的妮子一声娇叱,弃去香剑,娇躯一旋,竟脱出了水月大宗的牵引
  • 49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6章
  • 甄夫人半点反抗韩星的意思都没有,主动吐出香舌,任君品尝。 两人都完全不管经过的行人,很容易就能看到他们在亲热,忘情地亲吻着。 韩星的色手更是本能般攀上了甄夫人高崇挺拔的双峰,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弄得甄夫人的唿吸一下子急促了不小,却依然没有抗拒韩星的意思。 直到韩星针对那激凸而出
  • 54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5章
  • 水月大宗一出手,跟对上韩星时那样,一来就先声夺人。 同一时间,十字镖雨点般由水月大宗身后屋嵴上的四侍连珠发出,射向想扑前援手的风戚等人。 碧天雁与水月大宗正面交锋,感觉更是难受,对方噼下来的倭刀似带着一种使人目眩神迷似实还虚的诡异邪力,教人全无办法捉摸它的速度与来路。更惊人是他的先天
  • 48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4章
  • 庄青霜忽地回头道:“长征行烈晚安,我们就不阻你们去寻花问柳了。” 风行烈想不到娴雅文静的庄青霜竟会来这么一句只应是韩星才说得出口的俏皮话,立即对她刮目相看。 戚长征则有点尴尬,知给她们听到他们要去青楼的计划。 虚夜月重重在庄青霜的腰肢扭了一把,笑骂道:“死丫头,好的不学,却学了
  • 52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2章
  • 风女被韩星一掌打中,暗叫一声我命休矣时,韩星由小腹击入她体内的劲气,竟没有如她想象中般,以摧枯拉朽的气势震碎她的内腑,而是以柔劲传入她体内,然后分出数道真气转眼间封住了她全身各处经脉。 常野望的手下杀将过来时,韩星哈哈一笑,将风女搂入怀中,高嚷道:“老子走了!” 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
  • 54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3章
  • 干罗发现洞庭湖一带的战况,在甄素善离开后,那些黑帮联盟实力真不是对手,于是放心将战事交给手下配合怒蛟帮,也跟着赶来应天。 或许因为风行烈和戚长征护送宋楠的时候浪费了不少时间,所以干罗只比风戚二人晚了半天赶到。就在韩星前去赴兰翠晶的约会的时候,也已经入住鬼王府。此刻正和鬼王在书斋对坐下棋。
  • 46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1章
  • 水月大宗用低沉冰冷,带着异国口音的声音由殿顶飘下来道:“韩星何在?” 常野望沉声道:“常某亦大惑不解,不知此子为何会不来赴约。” 盘坐殿背的水月大宗冷哼道:“蓝玉不是保证过韩星必来的吗?第一次行动便教本宗失望,我们还如何可以合作下去?” 常野望唉声道:“大宗请听常某一言,今次我
  • 47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9章
  • 任璧想不到韩星的感应如此玄妙,竟像脚尖生了眼睛般,至此才知魔种的厉害。他亦是一代人杰,知道已变招不及,一声长啸,就在双脚交触时,往后翻腾,借转动身子,化去韩星的脚劲。 他吃亏在脚下是横扫之力,给对方的直踢击中,变成纯是捱踢之局,不得不以仓促应变的奇招化解。 心中大感苦恼,交战至今,竟
  • 53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70章
  • 鬼王叹道:“假设你在三日前这样对我说,我会着你不要说出来。可是燕王这几天那种不择手段的做法,已使我心灰意冷,燕王实在和朱元璋属同样的料子,贤婿放心说吧!” 因为见识过鬼王对女人方面的宽容,所以韩星连他跟兰翠晶的事全盘托出。 鬼王听罢皱眉道:“若我没有猜错,兰翠晶会为蓝玉效力,应有为自
  • 51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8章
  • “在下任璧,望能与韩星决一死战。” 一个声音传遍鬼王府的上空,打断了韩星和白芳华的好事。 韩星还没来得及说话,鬼王笑声在月榭处响起道:“后生可畏,任璧你果不愧为色目第一高手,请到大校场来,让虚某看看你如何了得!” 对方指名道姓,白芳华尽管不舍,也只得放韩星去决斗。 当韩星
  • 51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6章
  • 戚长征天兵宝刀一挥,森森寒气,狂飙怒涛般先卷向花扎敖,另外飞起一脚,朝冲来的竹叟小腹踢去,他看都不看带着尖刺,点向脸门来的寒铁杖,一出手便是与敌皆亡的招数。 花扎敖离他足有七步,仍给刀气冲得差点站不住脚,心中惊疑,为何这小子比上次又厉害了,晃了晃身,双抓再抢攻过去。 竹叟怎肯和戚长征
  • 47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5章
  • 风行烈心中不无得意,知道她们虽然是不得不来陪自己这个顾客,但也应对自己起了真情,否则不可能有如此明显动情的表现。眼睛偷看格了一个身位黄莺儿,只见她无意识地玩弄着衣角,黑漆发亮的眼珠射出茫然之色,似乎内心矛盾之极。 红蝶儿和绿蝶儿春情勃发,两手拼命搂着他,逗人之极。 风行烈心中一叹,硬
  • 50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7章
  • 韩星抵达月榭时,榭内只有鬼王和于抚云。 于抚云见到韩星,美日立时爆起异采,霞生双颊,垂下头去。 鬼王欣然着韩柏坐到另一侧去,笑道:“她们都到了内府打坐休息,若要找月儿她们,可到月儿的月楼去。” 韩星偷看了七夫人一眼,见她咬着朱唇,显是正“苦待”着自己,怎敢这就去找月儿等人,顺口
  • 48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4章
  • 艳芳迷离的张着双腿,将韩星夹在腿间,而她的下身却难以自制的隔着衣服研磨着韩星。此时的她,感觉到身体里十分的空虚,一种难以名状的渴望正在吞噬着她。 但是韩星却仍然不急不慢,一双大手依旧在艳芳身上探索着。转过头转向逐渐恢复过来的媚娘,默默地望着她。而媚娘的眼神一和韩星接触,脸又羞红低下头去。她
  • 50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3章
  • 媚娘这时凑到韩星的耳旁轻轻道:“我们修炼媚术的,最怕对人动真情,你这两个朋友魅力都只次于你,我真怕她们欢好过后,再也无法自拔,不能再跟其他人欢好。” 韩星闻言大感头痛,若六女真对戚二人动了真情,那对她们只有坏处不会有好处。以风戚二人的胸襟,若六女真对她们动情的话,而他们也有那份心思的话,自
  • 53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2章
  • 戚长征把接到手的信笺,递给韩星笑道:“看是那个暗恋你的妞儿的你私会的传书。” 韩星骂了声去你的。打开一看,只见上面以不太工整的字体写着:“申酉之交,清凉古寺,不见不散。——兰翠晶。” 戚长征吹起口哨来。 风行烈皱眉道:“别忘了朱元璋还叫你今晚行动。” 韩星道:“朱元璋约我
  • 51 04月19日
  • 《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 - 第860章
  • 韩星现在的心态多少有点吃醋的成分在内,却不知道风行烈和戚长征看到韩星那么多莺莺燕燕,心里已经对韩星羡慕妒忌得发狂。尤其戚长征,差点就想抄家伙跟韩星痛快地打上一架,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 宋楠虽然也非常羡慕,但并无风戚二人那么多想法,只是感到非常的大惑不解,直到这刻还弄不清楚风行烈和戚长征为何
  • 55 04月1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