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情蛮女帝(01~10 全文完) (2/2)

  第十章

  哭。

  赛月姬儿只能用力的趴在床沿,不断用力的哭。

  任凭她女儿如何安慰她,她依然哭得像个孩子,双手死缠着盖着男人身子的
被褥。

  「母后。」月沙绿头一次见到娘亲如此悲恸、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人的。

  「呜呜……戒……」月姬儿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心疼他全身上下都是烫伤。

  当他们两人逃出火窟时,在最后一刻,他被垮下来的樑柱压到头,后来陈府
的人虽然急忙将他抢救出来,但还是伤及脑部,陷入昏迷之中。

  她有好多帐想要跟陈芸心算,可是她担心皇左戒,所以将一切都交给金丹丹,
而她只要负责回来哭。!

  看能不能将他哭醒,让他听到她的哭声,然后心疼的睁开双眼……兰御医虽
然说他没有大碍,但是因为头部遭到重击,多久才会醒来,要看苍天决定。

  「女皇。」云丹也站在一旁,看着月姬儿哭得死去活来,最后还是冒胆上前,
「这事已经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了,若女皇再留在金沙城,恐怕会惹来……」

  云丹的意思要月姬儿快点回国,再留下来恐怕会再惹事端。

  「我不会回去的!」月姬儿瞪向云丹,眸里全是坚定不移的光芒,「我要永
远待在有左戒的地方。」

  「女皇,」云丹睁大眸子,一副惊恐的表情,「月国的百姓……」

  「不管我这样是不是任性妄为;但我是一名女人。」月姬儿满脸泪痕,委屈
的开口:「我需要我爱的人……他躲我十年,却也爱我十年;我忍受孤寂十年,
我也爱他十年。我

  和他究竟还有几个十年可蹉跎?「高处不胜寒,自古英雄向来只爱美人,不
爱江山,她也是只爱一个人,宁可不要荣华富贵。

  「女皇……」云丹拢眉,望着月姬儿倔强的小脸,心开始焦躁不已。

  她早就算到女皇与皇左戒相见之后,会发生如此的情形。

  一旁的月沙绿见娘亲如此痛苦,心也是一阵纠葛。

  「我终于明白为何当年戒会离我而去了。」

  陷入火场的月姬儿,因为太爱他,宁可自己遭遇不测,也不愿意成为他的负
担。

  原来:爱一个人是需要牺牲,是需要成全对方的幸福。

  明知道失去对方会难过、会痛苦,但是只要想到对方日后能安稳的过着日子,
那便是一种满足。

  有没有自己的陪伴,已不重要,只要偶尔想起自己的存在,就是一种安慰了。
她想,他当时离开宫中,一定抱持着这样的心情。「这次说什么我也不会离开他。」
月姬儿拢紧眉,执意的握住他的手。

  当初有他的成全,她才能毅然决然的坐稳女皇之位,认清天命所给予的命运。
是他将她带离挣扎与矛盾,扮演好女皇的角色。

  也是因为他,她才会有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儿。

  他的给予,在她的生命中都是丰饶的收穫呀!

  「女皇!」云丹欲开口,却被一旁的月沙绿拉住衣袖,最后摇摇头。

  「我要将皇位禅让。」下一刻,月姬儿抬起坚定不移的美眸,「我终于知道
我要的是什么。」

  这一出口,让房里的所有人全都跪了下来,只剩下月沙绿傻愣在原地。

  「女皇,万万不可……」

  「自与左戒相逢之后,我已无心朝政,若再回月国,恐怕月国会毁于我的手
中。」月姬儿铿锵有力的说着,「成全我吧!我只要左戒,我只要他的爱。」

  她转身,跪在云丹的面前,诚心诚意的磕了一个头。云丹受不起这样的大礼,
急忙上前要阻

  止她,却被她连磕了三个响头。

  「云丹姨,我将你视为我的母亲,我要的一直都很简单,求求你……成全我
……」

  云丹急了,老泪纵横「女皇,我都是为你好!。」

  「不要口口声声为我好了!我要的,我自己知道。」月姬儿咬着唇,出声制
上云丹的话,为了他,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了。只要能贪留在他的身边,她真的可
以什么都抛弃。

  「姬……姬儿……」床上的男人信眼前的奇迹。

  忽地发出梦呓,吓坏了在场所有人,就连兰御医也不敢相信明明上一刻他毫
无反应,可下一刻却因为女皇的哭泣,竟然幽幽的醒了过来,口中还不断呓念着
她的名字……

  「戒……」月姬儿转身,急忙的握住他的大掌,「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不、不哭……」他睁开一双蓝眸,我保护你……「她将他的大掌贴在自己
的脸颊,因为安心而落下了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她哭得乱七八糟,将心里的感动全都宣洩出。

  「为什么……要道歉?」他动作笨拙的为她抹去不断串落的泪珠。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要的,我以前都给不起……」

  她虽然可以给他荣华富贵,她虽然用尽了全力保护他,却还是让他捲入宫中
政变,落得成为宫中斗争的一项工具,教他陷入两难之中。他用他自己的方法保
护了她,选择离去,也是要她过得快乐,不要再为他大费心神。

  他给她的,是心灵上的支柱。

  而她却什么都不能给他,只能给他无限的委屈。

  「只要能一直这样爱着你,我就心满意足了。」他咳了几声,头还是有些晕,
「别哭……我累……」

  「嗯嗯!你快休息。」月姬儿用力的点头,「你睡一觉之后,什么事都没有
了。」

  最后,他又累得闭上双眸。

  兰御医急忙上前,为他把脉,发现他真的只是沈沈睡去,便要月姬儿放下心。

  「等你一睁眼,我会在你身边。」月姬儿贴着他的大掌,唇瓣微张,小声的
呢喃着。此时,旁人悄悄的退场。月沙绿拉着云丹的手,与她一同步出这满满爱
意的厢房,留给大人一点私密空间。

  小小的身躯离开之前,月沙绿一双美眸深深的盯着自己的父母好一会儿,许
久,才发现自己的心头也流过暖暖的热流——

  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母亲如此幸福的表情,刻在她的心头上……好生难忘!

  或许,她是该为自己的父母做些什么事了。

  月沙绿的心里悄悄浮起了一个计画——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不该再这样轻
易被剥夺了……

  皇左戒休息了三天,才完全恢復健康。

  此时,月姬儿坐在床边,亲手喂他喝药,两人之间有着说不出的甜蜜。虽然
日子过得平凡,但对她而言,却是这辈子过得最快乐的时候。

  「真苦。」他皱了眉,将最后一匙的药给喝完。

  「真像个小孩子,还怕苦。」她为他拭去嘴角的药渣,「要不要喝茶润润口?」

  他勾起嘴角,长臂一勾,伸往她的腰间。

  她来不及反应,便让他的薄唇印上她的唇瓣,随后便是一阵湿滑热吻。

  他的舌尖探入她的檀口内,她顿时尝到他口中残留的药味,带着一点点的苦
涩。

  他的舌尖挑逗着她的粉舌,逗弄得她无法好好的吸一口气。

  他细吻着她的唇瓣,不断的翻弄着她的粉舌,挑起她口内湿黏的热液。她的
脸颊添了两抹红晕,娇羞得如同十七岁的小姑娘,青涩全写在她的脸上。他爱极
了她这样的表情,许久才捨得离开她的唇舌。

  「你好美。」他的大掌捧着她的小脸,轻声道。

  如果可以,他真想私心的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一辈子都不让她离开,用自
己的全部保护她。

  「戒。」她扬起甜美的笑容,小手也抚着他的俊颜,「我要留在你的身边,
留在金沙城与你一同过活。」

  他愣了一会儿,蓝眸尽是惊讶。

  「姬儿,你别开玩笑了。」这样的恩宠,会将他的一颗心吓得毫无任何方寸,
「你是一国之君……」

  「我不在乎你我的身分,我只在乎我是个女人,我需要你的爱!」她扑向他
的怀里,双手揽住他的颈子,「我当上女皇,是因为当年想要得到你,可如今失
去你,女皇之位我也不想要了。」

  他惊愣的揽住她的腰,感受着她娇软的身躯,她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敲着他
的心。

  如果他可以自私一些,他也冀望她不要离开

  他的身边。他虽不能给她如君皇般的奢侈生活,却能给她无比的幸福与疼爱。

  「求你……不要赶我走。」她在他的颈间呵着气,「我想要留在你的身边,
我要当你的妻子。」

  他紧抱着她的矫躯,感受着她的体温,「姬儿,你真的……都想通了吗?」

  「想通了。」她用力的点头,「古人不是说『在天愿做比翼乌,在地愿为连
理枝』吗?我只想做你的妻,就算是个再平凡的角色,我都会乐在其中。」

  他听着她的告白,心里泛起一股暖流,「不管未来如何,你都是我今生唯一
的妻。」

  她想当女皇也好,不想当女皇也罢,只要他们能在一起,他也不再强求两人
之间的地位是否平等。因为他们拥有彼此的爱,身分早已不是阻碍,只要他能把
握未来的时间与她一块偕手同老,那么便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满足。

  爱,早就消弥了族裔、身分、地位。

  她这时才明白,原来爱不是单方面的给予,而是平等的付出。

  她的力量微薄,但是有他在身边的日子,她发现日后她的勇气倍增,不再是
她一心想要保护他,而是倚靠他全部的力气,在他的羽翼下受到他的保护。

  这样的日子,原来很圆满,也很甜美啊!

  而这就是两人的爱。

  月姬儿打定主意留在金宝庄,不管众人如何劝说,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云
丹好说歹说,还是无法打消月姬儿的念头,就连皇左戒也在旁敲侧击,想要再动
摇一次她的决心。

  尽管他愿意抛弃现有,回到月国与她一同生活,她还是想要留在能令他自在
生活的地方。

  这时,月沙绿挡在云丹的面前,要她不要再劝月姬儿了。

  「公主?」云丹皱眉,看着她阻挡的动作。

  「云丹姨母,让母后将女皇之位让位给我吧」月沙绿眨着一蓝一红的美眸,
严肃的说这番话,让旁人都吓傻了。

  「公主……」云丹没想到公主竟然口出狂妄之言,想要阻止时,却被一旁的
兰御医拉住衣袖。

  月沙绿回过头,望着月姬儿,「母后,让我继承你的女皇之位吧!」

  为了不让众人为难,她必须继承这个重责大任。

  「沙绿。」月姬儿咬着唇瓣,「并非母后不相信你的实力,而是你年纪还小,
而且我也捨不得你有一天步上我的后尘……」当年她也是十岁即位,若不是身旁
有戒,恐怕她无法上任这么久的时间。

  「母后当年也是十岁即位,身旁有云丹姨母辅政。回到宫中,我会捎信妆请
干爹回国辅助我成为女皇。母后何不放下心,放下身上的重责,交由女儿来管理
呢?」

  月沙绿人虽小,可志气却很高。

  她与母亲一样,自一出生,命运就与平常人不同,必须以月国百姓为重,她
自小的学习,不就是等此刻吗?

  「这次,就由我来成全你和爹,好不好?」她双手抚着月姬儿的脸庞,「留
在爹的身旁,母后才会幸福快乐。而且自我懂事以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母后如
此快乐

  「噢!我的沙绿。」月姬儿紧抱着女儿娇小的身体,「我不想抛下你,眼看
你一人独自回宫。」

  「宫中不比外头,母后比谁都还要瞭解。」月沙绿叹了一口气,「宫、民、
政事,一天若无国君坐镇,月国的百姓就会无所适从。就由女儿来继承母后的位
置吧!」

  「可……」月姬儿望着女儿的小脸,见女儿一副坚持的模样,「我不能这么
自私……」

  她不愿将不想承担的事,全都迁移在女儿的肩上。

  沙绿还小啊!

  「有舍必有得。」月沙绿在娘亲的脸上轻吻一下,「让我成全你和爹吧!何
况月国与金沙城也不远,三天路程距离罢了,而且金沙城确实也是适合母后居住
的地方,落地生根后,再生几个弟弟妹妹给我玩呀!」

  月姬儿没辙的回望皇左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拿定主意。

  皇左戒来到母女俩的面前,将她们都纳入怀里。

  「沙绿……」

  「爹、母后,你们就成全我吧!」月沙绿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这是我选
择的路,你们的幸福不该又蹉跎,这是我唯一能送给你们的。」

  月姬儿不舍,「可……女皇的位置并不是……」

  「就算再辛苦,我也会承担下来,因为在未来,我也会走上女皇之路,只是
提早许多年坐上女皇之位。」月沙绿双手拥着爹娘的颈子,「让我成全你们的爱
情,成不成?」

  皇左戒与月姬儿用力的抱紧月沙绿,似乎捨不得放手。

  「就这么决定吧!」云丹终于开口,难得转了脑筋,「就让沙绿继承你的皇
位,我会将她调教成一国明君,代替你治理月国。」

  「云丹姨……」月姬儿的双眸起了水雾,感动梗在她的心头。她深吸一口气,
最后露出一抹笑容,「沙绿,母后会一直住在金沙城,如果哪天你委屈了、你受
不了,一定要告诉我。」

  月沙绿点头,甜美的笑着,「母后,你放心,我会成为让你最骄傲的女帝!」

  旁人被他们的天伦之乐感染了气氛,都默默的擦拭眼角冒出来的泪水。他们
依依不捨的道别后,月沙绿独自上了马车,而云丹与兰御医也谨记月姬儿的交代
一回到月国之后,会尽心尽力辅助新一代的女皇。

  月姬儿与皇左戒就这样目送他们离开金宝庄,他们两人就在女儿的成全之下,
待在金沙城。

  从此,她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

  她不必再扛着月国人民的崇拜,她的心只要乘载着皇左戒所给的满满的爱。

  她与他之间,再也没有多余的纷扰。

  褪去华丽的外表,她甘心从凤凰变成一只平凡的麻雀,是因为她拥有了从这
一刻开始,她知道未来是幸福的。

               【全文完】

B4
B5
B6
  • 掠情蛮女帝(01~10 全文完) (2/2)
  • 第十章哭。赛月姬儿只能用力的趴在床沿,不断用力的哭。任凭她女儿如何安慰她,她依然哭得像个孩子,双手死缠着盖着男人身子的被褥。「母后。」月沙绿头一次见到娘亲如此悲恸、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人的。「呜呜……戒……」月姬儿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心疼他全身上下都是烫伤。当他们两人逃出
  • 4 2023-06-28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