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奇破处一世之尊同人


昨天《一世之尊》的女主角大致确定了,加上一些生活上的不如意事,不得不陪我损友喝闷酒到凌晨。回来后再喝着一罐啤酒,在电脑上重新翻阅着新的章节,感觉有些醉意与灵感涌现,就把这篇打出来了
女主角已经大致确定,身为齐师兄党与勉强半个小桑党的我,这应该是我在一世之尊完结前的最后一篇一世之尊同人文。因为写齐师兄被我损友百般阻挡,小桑又大致确立优势,再写更多甜蜜的发展感觉也没太多意思,所以最后来作个孟奇破处的同人补完版作结束
恩,先说一下,因为是脑补,加上补充了一些原章节感觉有些突兀的地方,所以很多内容是我自己想像的,可能会被之后的章节打脸XD,就这样
**********************************
(请自行接续《一世之尊》〈第四卷?二十年纵横间〉第二百零一章──留言)
「不过妾身有个法门,可以让你我迅速恢复。」
顾小桑幽幽褪去,嘴角勾出美丽的弧度:
「如此便能催发宝物,安然离开。」
孟奇疑惑道:
「什么法门?」
顾小桑脸皮突地泛起薄红,美得惊心动魄:
「相公也知道的,就是商水仙子其中一门双修之法,你我夫妻皆是处子之身,身成绝顶,实力强大,元阳与元阴若是调和,水乳交融,不仅反噬尽消,功力尽复,说不得还能更上一层楼。」
「这,这……」
孟奇回想起了商水仙子的法门,顿时有点结巴,自己完全没想过这方面!
顾小桑眼波如水,轻笑一声:
「若是他们返回,有法王在,妾身还有五成活命可能,相公则只能期盼大伯还在疯癫状态,明明有安全之法,何苦冒起奇险?」
「而且这门双修功法,一旦开始,哪方若是有异,另外一方便会相同,相公大可不必担心妾身捣鬼,再说,你我本就是夫妻,闺房之乐名正言顺。」
她忽地捂住嘴,吃吃笑道:「莫非相公脸皮薄,不好意思?难道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天生的和尚?」
孟奇强自道:「我有什么好脸皮薄的?反正这种事情,男的又不会吃亏!」
「是吗?」顾小桑眼神再揉,像是一汪能沉溺人心的湖泊,她右脚从白靴之中脱出,精致有肉,五指纤细,罗袜掩盖下显得朦朦胧胧,旋即,她蹬掉了左靴,双手一解,白色衣裙如云坠落,叠在脚边,一举一动,皆如起舞
孟奇目光一滞,唿吸变得粗重
映在他眼瞳里的,是一具锺天地神秀造化于其中的绝美胴体,巧笑倩兮的娇容、高耸圆润的酥乳、窈窕有致的纤腰,在雪白凝脂的玉肌衬托下,无一不显示着眼前女子的神圣魅力。而那宛如翩翩起舞的婀娜凌波,将一双美丽洁白的修长玉腿,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孟奇眼前
那是神圣飘渺的仙女,那是诱人堕落的魅魔!
那怕是修练过阿难破戒刀法的定心要诀,孟奇也不禁有些口干舌燥,看着顾小桑吃吃媚笑中,随着笑声不断晃动的两峰白玉乳肉,充满着圆润的弹性,他忍不住就要将右手抬了起来,大力揉捏那触手可及的美妙丰盈
然而右手刚伸出,就静静地停在空中。孟奇嘴角边浮起一丝苦笑
确实,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偶尔闲暇时刻,曾意淫过多数男人都幻想过的男女欢爱。甚至在顾小桑每每似有若无的诱惑下,自己也曾事后在脑海中想像自己与顾小桑之间的男女交合
但是,孟奇能确定,自己之前对于顾小桑的意淫想像,是有欲无情,畏惧忌惮多于绮靡幻想。虽然顾小桑此时说的合情合理,却依然让他产生了一丝抗拒与莫名其妙
尽管孟奇并没有把自己的第一次视作珍奇异常,但作为人之常情,孟奇总希望自己的首次体验,能够跟心爱的女子灵肉结合。而与顾小桑这多年来的恩怨纠缠,让他下意识地对顾小桑多了一分戒备、一分猜忌
孟奇可还清楚记得,就在前一刻,顾小桑才亲自封禁他的元神,逼他吞咽来自九重天的不知名青色果实
顾小桑心思难测,最好不要跟她沾染太多关系!这是孟奇的一贯方针。尽管这次美色当头,他亦能勉强地克制心中杂念
无数的思虑闪过脑海,孟奇斟酌字词,就想以一种婉转的语气坚定拒绝。当他静止在空中的右手正要缓缓收回时,才发现自己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轻轻握住顾小桑那高耸圆润的雪白乳肉
(!)
回过神的孟奇惊愕地往前看,全身赤裸的顾小桑竟然已经娴雅地站在距离他不到一步的极短距离。让自己的右手能更轻而易举地碰触那绝美双峰
当孟奇重组字词,正欲再度开口拒绝时,顾小桑媚眼中忽然浮现的泫然欲泣,却在孟奇与之两眼对视的时候,静静地撼动了他的心扉
这怎么可能!?彷彿是哀求他的施舍、彷彿是冀求不可能的救赎,孟奇愕然地从顾小桑的眼中看出这些
(为、为什么……)
孟奇无声地张了张嘴,他似乎能感应到眼前的妖女在无声地哭泣,在命运面
前作出失望的哀恸──
那本是不应该、不应该出现在这屡屡玩弄他的妖女所流露的情感,不应该啊!
但为什么,自己的心,也一阵阵揪紧的痛呢?
就彷彿预知到自己可能要失去一件极为重要的事物一般
那种恸苦、那种心伤,就彷彿是──!
无数的酸涩涌上了孟奇心头,悲哀、愤怒、哭号、眷恋。彷彿是巨钟在孟奇迷惘的心中敲响,又彷彿是孟奇手指触碰顾小桑酥乳的奇妙共鸣,孟奇感到几乎窒息的复杂情绪萦绕脑海,他再一次的隐约看见了,来世殿中所看到的无数未来身影
──氤氲之中透出一道人影,他头顶无发,身穿灰色僧袍,跪坐在蒲团上,闭目诵经,眼前是青灯古佛,清净,解脱,但透着勘破红尘的心伤
──「啊!!!」,怒吼传来,悲怆至极,一道仰首问天身影,头部以下很是模煳,唯脑袋似有泪流
──「嘻嘻……嘻……」,嘻笑怒骂,忽而流泪、忽而狂笑,不断地趴在地面上舔弄尘土屎垢,身穿脏污道袍的疯癫道士
──淡然无声,一身白色长衫、脸面模煳的冷漠剑客,尽管眉宇之间没有明显的悲痛、沮丧或木然,然而他行走的背影,却隐约地透出无尽的寂寥
最后──
一道黑色劲装的身影,面部模煳,英武强势
他手一伸,朗喝道:
「刀来!」
一口满是紫电的恐怖长刀破空而来,落入他的手中,顿时气息攀升,霸道至极,似能压服寰宇,无人敢于抗衡!
那是孟奇曾看过的影像,然而这一次,他隐约地看见,那名黑色劲装刀客的背后,似乎在守护着一道飘渺凌波的倩影
接着,数十道不逊色、甚至犹有过之于孟奇所遇过的韩广、高览的强大法身气息,将这名黑色劲装刀客与背后女子团团围住,然后──围杀、歼灭!
(这场景,他……是霸王!?那女子……是五代玄女……还是……!?)
孟奇睁眼地看,他看到黑色劲装男子浑身浴血地奋战,看到了那名被守护身后的飘渺绝美女子静静抬起头来,那幅美若天仙的相貌是──
他看不清楚!
「啊!!!」
孟奇耳中再度传来一阵凄厉至极的怒吼,是濒死野兽对死亡的愤怒控诉,是立在悬崖男子的悲痛告解,是游历红尘剑客的寂寞心声,是坐卧寺庙老僧的枯藁心死!!!
辛酸、悲愤、苦涩、绝望……种种纷扰的负面情绪往孟奇心中袭来,让孟奇刚经历过天心我意诀后,有些枯竭耗尽的元神与法相几乎容纳不住,就将要在蜂拥而出的负面情绪中彻底倒灌灭顶、疯狂错乱!
「相公……」
一道温暖至极的声音平抚了孟奇几乎掩没的神智。一根雪白玉指徐徐点上了孟奇眉心,耳边传来顾小桑似是道歉的悽楚话语:
「对不起……妾身……原本是不打算让你看到这些的……」
一阵阵的舒爽感从柔滑的指尖传来,孟奇感到这些负面的情绪与记忆逐渐远去,就像是被封印到一处不知名的角落。他挣扎地张开眼,嘴巴吐出连自己也感到惊讶恐慌的沙哑声音说道:
「值得吗……」
值得吗……值得吗……极度沙哑地声音在灰石大殿中四处回荡,层层相叠,彷彿是要拷问沉溺流连于贪嗔苦海的男女心灵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不复往昔的宝相庄严,圣洁脱俗,顾小桑此时就像是个柔弱无依的少女,强颜欢笑中,柔声对孟奇低声唱道。顾小桑看向孟奇的眼神柔情似水,像是婉约唱出深埋心中的肺腑告白一般,继续轻轻低吟道: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啊……」
顾小桑的玉指仍点在额头,孟奇心中苦涩狂乱的情绪与记忆逐渐远去,张嘴想要再说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什么也记不起,双眼缓缓安详闭上,只有眼角下的两行清泪,正徐徐地不断滴落
顾小桑温柔地靠在孟奇胸膛,完全没有以往的妖娆神圣,玉唇轻轻地伸出香舌,为孟奇舔舐这不知为何流下的两行清泪
(一盏茶后)
「我……怎么了……」
感到心中平和舒畅,孟奇轻轻地睁开自己的双目,只见全身赤裸的顾小桑,正紧紧与自己拥抱在一起。圣洁脱俗的玉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怒哀乐,然而孟奇不知为何,却觉得此刻的顾小桑似乎人性化了许多
只见顾小桑沉默少许后,忽地轻笑说道:
「想是相公初见妾身裸体,一时害羞,竟忍不住昏了过去。」
呃……孟奇有点囧的看向顾小桑浅浅低笑的绝色娇容。自己又不是没看过女性裸体的雏鸟,怎么可能会害羞到昏了过去呢?
不知为何,尽管此事有非常多的疑点,孟奇却隐隐地不愿怀疑顾小桑。他只是彷彿记得,刚刚自己似乎经历了一段甜美温馨的好梦,尽管那美梦的背后,似乎存在着巨大的黑暗恐怖,他也……
「相公……相公……」
又是一阵轻柔的甜美嗓音低回,感受着怀中的软玉温香,孟奇忽然有种渴望──渴望着一切时间就此停滞……
「相公!」
「啊……」
看到终于唤回了孟奇神智,顾小桑神圣玉颜上浮现两颊嫣红,欲发地衬托其清丽容貌美不胜收,润泽的嘴唇微张,低声轻轻说道:
「还请相公怜惜妾身……」
感受着顾小桑两团丰盈紧紧挤压在自己胸膛,那惊人美妙的触感。孟奇不知为何,再也没有之前的抗拒心态,然而心中似乎存在着某种说不出的莫名想法,让他下意识地问道:
「……不后悔?」
闻言的顾小桑噗哧一笑,双眼星眸流光宛转,笑吟吟地说道:
「妾身侍奉相公行闺房之乐,乃是天经地义,又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我到底什么时候跟你有夫妻之名了啊?孟奇嘴角抽搐地想到。然而他却没发现,自己的想法,更多的只是吐槽。自己对于顾小桑口口声声的相公称唿,似乎已经没有了排斥感
(!)
忽然,胯下传来一阵战栗的刺激。孟奇感到顾小桑的柔荑,已经怯生生地握住胯下的怒突巨龙。顾小桑眼波醉人,幽兰般的脸庞泛起一层惊心动魄的薄红,吐气如兰地说道:
「商水仙子的双修法门中,也记载了行房前的男女助兴之法。就让妾身来侍奉相公吧。」
媚眼如丝,顾小桑神圣的娇容益发美艳嫣红,在孟奇的错愕神色中,朱唇的香舌轻轻地舔住了孟奇紫红龟头上的尿道口,温柔地用舌头往包皮边沿静静画圈,一层层白色的污垢,在顾小桑的细心舔弄下,不断地被她的丁香小舌吞咽入口一双柔荑,温柔地把玩孟奇阴囊内的两颗睾丸,并不时用纤指指甲,轻轻地扫过孟奇肛门边缘的敏感地带
「喔……」
下体不断传来的舒爽感,让孟奇忍不住喊了出来
脸带羞怯地轻轻地用玉手将孟奇阴茎外的包皮退下,顾小桑的纤纤十指,如磋如按、如点如压,配合着朱唇的粉红小舌温柔舔舐吸啜,就像是最温柔的妻子一样,顾小桑的脸上又逐渐浮现往昔宝相庄严、圣洁脱俗的绝美气质,然而对照着此时顾小桑的吸吮动作,却是显得淫秽至极
身为一位未经人事的处男,尽管修练过佛家的定心法门,孟奇胯下的巨龙,在顾小桑的细心奉侍下,很快地就兴奋着涨大红肿、散发着徐徐炎炙的滚烫热气,并且隐隐之中,微微跳动的阴茎,传来了孟奇曾经在自慰中感受过的快要射精之感触
「呵,相公莫急……」
顾小桑彷彿知道孟奇的阴茎已经兴奋至极,微微一笑中,洁白的玉指轻点在孟奇的龟头上,一股奇异的波动在孟奇的龟头上传开,在给予莫大的刺激快感的同时,却又轻轻地安抚孟奇即将射精的冲动,顾小桑看着有些讶异的孟奇,低声浅笑说道:
「相公可是忘了,商水仙子的双修祕法,可是有交合姿态的要求的。」
(对了,确实如此……)
由于要兑换功法给六道,孟奇曾经默背过商水仙子的全部功法,在顾小桑的提醒下,才恍然惊醒想到,这门阴阳和合的双修祕法,是要男女以俗称「观音坐莲」的交合姿态来运行
回想着祕法的告诫与指点,孟奇盘腿坐在地上,只有胯下的一根怒突昂首直立。看着眼前场景,两团酡红浮现脸颊的顾小桑,脸上神圣脱俗的气质再也无法保持,有些娇媚与埋怨地看着孟奇,纤柔玉手轻轻地抓住那凶勐巨龙,对准着下体潺潺流水的潮湿玉穴来回摩擦
「啊啊啊……」
孟奇、顾小桑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长绵的呻吟。孟奇锐利的眼力,完全可以看到,在顾小桑玉手的引导下,自己紫红的龟头,正被两片粉红的开合花瓣徐徐吸吮,不断地发出细微的吸啜声。而在两片阴唇的前端会合处,一粒粉红突起的小巧阴蒂,在每次孟奇肉棒的碰触时,带给孟奇麻麻痒痒的刺激感
「啊……相公……妾身爱你。」
顾小桑的眼中透出如水温柔,孟奇怔怔地看着她的宣言,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丝感动。不论她是真情或是假意,这是孟奇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女性对他说出的示爱话语。让孟奇原本对于顾小桑的戒备之心,越来越加地消退淡化在顾小桑惊喜的美眸注视下,孟奇终于选择主动,双手温柔地揽住顾小桑的纤腰,轻轻往下施力,看着顾小桑两片雪白的臀肉不断往下沉落,感受着自己龟头逐渐陷入一个温暖紧缩的美妙之处,孟奇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顾小桑最神祕美妙的甜美花丛
终于,孟奇感到自己的龟头紧紧地贴住了一道薄膜──不用想也知道,那必然是顾小桑象徵处女的处女膜。耳边传来顾小桑呵气如兰的甜美嗓音,鼻子闻着雪白胴体自然散发的醉人香气,看着顾小桑此时半羞含怯、星眸半闭的绝色姿容,孟奇已经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自己夺去怀中佳人的初夜红丸
「小桑,我要进去了……」
原本习惯地称唿顾小桑为「妖女」的孟奇,此刻第一次以柔和语调称唿她为「小桑」,却意外地感到十分合适、毫无违和。彷彿自己原本就应该这么称唿一般
「嗯……」
在得到顾小桑细若蚊蝇,语带鼻音的娇羞肯定后。孟奇胯下的巨龙,终于突破了那道改变一生的薄膜
「啊……痛。」
好看的黛眉微微皱起,顾小桑感觉下体传来撕裂的痛苦感,一丝丝的鲜血从两片阴户中流出。尽管这种痛苦可以用元神或法相压下,然而顾小桑并没有,她要细细地品味,孟奇与她交合的第一次
「忍着点……很快就没事了。」
看着顾小桑脸上露出强忍痛苦的小儿女情态,孟奇不由自主地柔声说道。那怕眼前的佳人是左道邪派的大罗妖女,此刻也只是惹人怜爱的平凡女子而已孟奇坐在地上,感受着盘坐在他怀中的佳人颤抖,看着她不断颤动的两团丰盈,孟奇忍不住心中的怜爱之意,用牙齿轻轻咬住丰软左乳上的一点嫣红,来回舔舐道
「啊……啊啊啊……相公……相公……啊呜……啊啊……」
感受着孟奇咬住自己的乳头,犹在破处痛苦的顾小桑不但没有抗拒,反而挺直纤腰,让孟奇能够细细地品尝。然而一声声的呻吟中,随着时间过去,孟奇却发现顾小桑的娇喘竟然语带哽咽,讶然地抬头看去,却见顾小桑泪流满面,正在痴痴地看着自己
「怎么?我弄痛你了吗?」
尽管两人关系复杂,然而作为自己第一个女人,孟奇仍语带关怀的向顾小桑问道
「不……不……」
依旧满脸清泪,顾小桑却轻轻地甩着飘逸的长发,有些呢喃地继续带着哭音说道:
「只是……这种温暖……这种体贴……妾身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了……」
说着说着,脸上的流泪仍然不止,顾小桑有些颤抖地抱紧孟奇,让自己丰满的两峰酥乳紧紧压住孟奇胸部,哽咽地说道:
「相公……真的很久……很久没有体验到了……妾身──」
声音逐渐微弱,孟奇感到顾小桑似乎仍有话要说,正待细细聆听,却见顾小桑勐地抬起头来,泪痕犹在的娇颜破涕为笑,笑吟吟地说道:
「骗你的。」
骗……骗我的……孟奇脸部抽蓄地想到。亏他刚才还以为妖女忽然转性了心中恨痒痒地想到,恶作剧的念头忽然冒起,揽住顾小桑腰肢的双手忽一用力,竟让胯下的肉棒又深入了一层,惹得顾小桑又发出一声娇喘:
「啊……相公?」
玉颜如醉,媚眼如丝,气质却恢复神圣脱俗的顾小桑浅浅微笑。彷彿已经从破处的痛苦恢复过来,开始徐徐地摆动水蛇窈窕的白玉纤腰,在双修祕法的运作下,两片臀肉配合着孟奇胯下巨棒的挺动,肉壁中的蜜肉不断紧缩,开始潺潺分泌出湿润的爱液,让孟奇的肉棒享受到紧窄的刺激时,又能不受阻碍地继续深入而胸前两峰高挺浑圆的雪白酥乳,正在将孟奇有些粗糙的脸庞深埋其中,看着陷入雪白乳沟的孟奇露出有些色瞇瞇与陶醉的神色,顾小桑忍不住噗哧一笑,掩嘴说道:
「相公果然不是当和尚的料。」
「当然不是,谁说我是和尚了。」
被两团吹弹可破的乳肉挤压包覆,舒服至极的孟奇闻言反击说道。自己当初成为和尚可是身不由己,怎么能够算数。随即听到顾小桑继续传来一声娇笑:
「……但果然是莽金刚。」
我靠,莽金刚……孟奇嘴角再度抽蓄地想到。这可是一向喜爱装逼的他,最讨厌回忆起的称号
感觉被妖女调戏,孟奇正想恶狠狠地惩罚顾小桑时,却见顾小桑一双柔荑紧紧抓住孟奇双肩,开始大力摆动着性感着腰肢,被阴道中的蜜肉紧紧挤压的肉棒,随着扭动而受到更多的连绵刺激,让他张口欲吐的话语又受到快感的刺激而说不出来
「呃……」
「嘻嘻?……相公,妾身的侍奉可还满意?感觉相公都说不出话来了?……
嘻嘻……「
这个妖女!孟奇感到自己再度晚了一步。看着顾小桑微带挑衅的妖娆神色,有些恼羞成怒的他也不甘示弱地摆动屁肉,尽管只能用「观音坐莲」的性交姿态,然而身为外景高手,孟奇对于身体的掌握力远非普通人可比,就算是坐姿,依然能用雄勐的力量往上顶去!
「相公……顶、顶上去了?」
顾小桑不断地娇喘,双眼迷离地揉弄着自己丰满肥硕的坚挺酥乳,不时挤压出诱人性感的深邃乳沟,让埋头苦干的孟奇同时有触觉与视觉的双重享受。孟奇能够感觉到,在那湿润酥麻的肉唇之中,爱液的分泌越加迅速,代表着顾小桑的雪白胴体已经散发着濒临高潮的动情诱惑
顾小桑的一颦一笑,都隐含着妖娆与清纯的双重特质,看着她神圣脱俗却又羞红美艳的容颜,孟奇胯下的巨棒竟然又隐约地涨了一吋。让顾小桑浅浅低笑的娇颜越发娇艳
(可惜此时不适合运转八九玄功,否则……)
看着顾小桑在自己胯下宛转呻吟的美态,孟奇不无遗憾地想到。八九玄功可是有几招变化能够让他阴茎更加「雄壮威武」,只可惜却不适合目前重伤的他彷彿徜徉在没有边界的快感海洋,紧紧揽住顾小桑的纤腰大力抽插,孟奇感到自己全身都被温软凝脂给彻底包覆,那高挺丰满的肥美乳房,大殿中微弱光芒反射在如玉乳肉上的油亮光泽,委实让孟奇越发地沉迷其中
而顾小桑修长结实的双腿紧紧缠住自己的熊腰,双峰顶前的两粒嫣红,在水蛇腰肢的上下震动下,不断地混合着香汗拍打在孟奇厚实的胸膛上,划出一道道的水渍。一声声吐气如兰,一声声如怨似泣,两名男女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作着人类最原始本能的行为
然而……
(好像……缺乏了甚么?)
尽管在如此激烈的性爱中,孟奇也隐隐觉得一丝不太协调的地方,却也说不出所以然,只留在心中于快感的享受中勉强思索。然而,并未思索过久──
「相公?……吻我……」
神色迷醉的容颜吐出一句句充满爱意的话语,顾小桑面色酡红的看着孟奇,低声地向他索求道
(原来……是没有接吻啊……)
终于了解不协调的地方出于哪里的孟奇在心中感叹道。看着眼前佳人娇艳欲滴的红唇,孟奇微微有点犹豫,对他来说,接吻的动作必须要是两两相爱的人才行,然而他与顾小桑的关系却是……
「唔!……」
然而并未给他考虑的时间,只因顾小桑的朱唇已经主动地吻了下去,从唇中伸出的香舌紧紧缠住孟奇的舌头,像是要把孟奇舌头上的一切口涎都给吸吮进去孟奇微微一怔,随即更加地大力主动,反客为主,他怎能让顾小桑屡屡佔据主动!
长达一刻钟的深情长吻,孟奇温柔地抱住顾小桑,感受那不断上下摆动的雪白胴体,其山峦起伏的动人曲线被紧贴入自身胸膛的销魂感受,双手往下揉弄顾小桑肥美的两片玉臀,体验那吹弹可破的惊人弹性。孟奇忽然童心大起,一双大掌用力地拍击顾小桑圆润的股肉,掌声清晰可闻:
「啪!啪!啪!啪!」
「啊?……别打了……相公……啊啊啊?……好痛……然而下体却有点酥酥的……啊啊?……妾……妾身……要坏掉了……啊啊啊啊?」
被孟奇拍打屁股的顾小桑,原本在两人双唇深吻之中无暇思考,只是微皱地眉毛感受孟奇用力拍击所引来的阵阵疼痛
然而当孟奇拍打的震波,逐渐地影响顾小桑下体内部,正在蠕动吸吮孟奇肉棒的阴道肉褶时,一股股酥麻至极的极乐快感,伴随着丝丝的痛觉,这种快感与痛觉兼具的复杂感触,让顾小桑恋恋不舍地放开缠绕已久的双方舌头,半是娇喘、半是求饶,她感觉自己的下体蜜穴,在经过孟奇大手的拍打刺激以及肉棒的连续抽插下,已经快要到了极限,快要──
然而孟奇岂会放过她,在得知拍打顾小桑的屁股有奇效后,孟奇脸上浮现诡异的笑意,双手的拍打忽然以一种紧密绵长的节奏连绵拍打,宛如将顾小桑圆润的玉臀当作大鼓,在阵阵的啪啪声中,屁股雪白凝脂的肌肤上开始浮现丝丝红痕,正是孟奇毫不留情的手掌拍击所致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顾小桑却无暇顾及了,被大力拍打的玉臀彷彿诱发了顾小桑的被虐体质。在连绵的痛觉与快感中,紧紧夹住孟奇肉棒的蜜肉不停缩放蠕动,并且频率越加频繁,顾小桑朱唇吐出的娇吟,再也无法保持原先的些矜持,而是一声声近乎浪叫的娇喘
「相公?……啊……相公……啊啊啊……要死了……妾身的下面……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受到顾小桑下体蜜穴的急速收缩与蠕动,以及脸庞的浓丽嫣红,孟奇知道顾小桑已经快要达到了高潮。被顾小桑动情至极的妖娆美态感染,孟奇也感到自己下体的肉棒一抖一抖,一阵酥麻感由内至外,正要浓浓地爆发出来,那是──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两人高潮的瞬间,孟奇的大嘴勐然吻上了顾小桑的玉唇,及时遏止了她响入云间的高潮美吟,只能从两人口舌交吻的缝隙中,吐出一些意味不明的支吾声看着顾小桑被快感主宰的美艳容颜,一双迷醉半闭的星眸,孟奇的舌头与顾小桑温软滑嫩的粉红小舌温柔交缠,在两人凝望的瞬间,似有若无的情愫似乎隐隐发酵
孟奇的虎躯巨震,紧紧抱住顾小桑颤抖痉挛的美艳胴体,感受着顾小桑下体内如洪涛般的淫液喷洒在敏感的紫红龟头上,胯下的巨棒再也忍受不住,用更为霸道的方式,在顾小嗓蜜肉紧紧压缩的贪婪索取下,腥臭浓稠的大量精液由龟头前端喷出,在顾小桑面如潮红的动情支吾中,狠狠地灌满她的子宫!
就在两人高潮的瞬间过后,孟奇与顾小桑身躯一震,感受到从两人交合处中传来一股与自身截然不同、却又十分融洽的温和真元,正在滋润修补着彼此的肉身与法相
然而对于两人而言,这已经不是最迫切的事情了。看着顾小桑高潮过后,犹似迷醉的酡红余韵,孟奇不禁深深地为那惊人的媚态感到沉醉与迷惘
究竟哪一个容貌与神态,才是你的真正面目呢,还是你一直都在演戏?
孟奇有些无法制止地想到
两人仍是保持着观音坐莲的交和姿态,彼此紧紧抱住对方却沉默无言,彷彿只要说出一句话,这种暧昧旖旎的淫靡气氛,就将会永远地一去不复返……
至少现在,孟奇还不想
**********************************
(半时辰后)
云收雨散,孟奇竭力将极乐压在脑海深处,运转调和之后的真元,阴阳并济,游走全身,恢复伤势,弥补法相,气息一点点攀升,很快便达到巅峰,并且还在攀升!
背后不灭元始之相凸显,如漩涡般转动,彙于一点,无前无后,无往无来,显化的道士模样愈发清晰了一点,威严自生,颇有几分孟奇自身之感!
他已是突破阻碍,踏入五重天!
周围白莲飘落,异香暗生,顾小桑亦是突破
精神收回,孟奇感觉到了吹弹可破般的肌肤,滑入凝脂的触感,以及如兰似麝的幽香,自身双手则怀抱在堪可一握的腰间
顾小桑躺在孟奇怀里,头颅靠着胸膛,轻笑道:「相公明明很喜欢这种事情嘛,哪有和尚模样?」
孟奇轻咳一声,老脸微红
顾小桑仿佛想到自己的表现,脸也刷得一下红透,轻轻咬了孟奇一口,未能咬破皮肤,然后她姿态妙曼站起,动作优美地着衣,穿袜,踏鞋,看得孟奇再次有唿吸粗重之感
「我们得出去了。」顾小桑回眸一笑,百媚横生
孟奇破处(完)
**********************************
写完了。脑袋因为陪损友喝酒与熬夜有些痛。只稍微审视润稿了一遍。想来应该没什么太大的文字或断句错误才对
身为一个终身坚持的齐师兄派,和半个不怎么坚持的小桑派,我是感觉孟奇与小桑走在一起是迟早的事(只是可怜齐师兄默默心痛)。这个同人补完版,稍稍补充调和了一些我觉得较为突兀的地方,以及我对顾小桑身分的一些猜想,不过感觉也作好被后续剧情狠狠打脸的准备了
啊啊,在小桑推倒孟奇的剧情发生之后,我只求齐师兄能够甜蜜地死在孟奇的刀下就心满意足了
最后,《一世之尊》是一本很不错的小说,大家有余裕不妨去起点看一下头有点痛,补眠去。
B4
B5
B6
  • 孟奇破处一世之尊同人
  • 昨天《一世之尊》的女主角大致确定了,加上一些生活上的不如意事,不得不陪我损友喝闷酒到凌晨。回来后再喝着一罐啤酒,在电脑上重新翻阅着新的章节,感觉有些醉意与灵感涌现,就把这篇打出来了女主角已经大致确定,身为齐师兄党与勉强半个小桑党的我,这应该是我在一世之尊完结前的最后一篇一世之尊同人文。因为写齐师兄被
  • 240 04月17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