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色起意- 第077章 特别篇 十年(上)

  这是方亦礿在大摩工作的第十三年。

  秋季是招聘高峰,身为高层管理的方亦礿需要负责一部分面试工作。来应聘的都是学生,年轻的面孔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十二年前他过关斩将进了这里,如今也算事业有成的金领阶级,在圈里名气不小,还经常被母校邀请回去做讲座。

  “……大概这些就是我的想法,啊,还有需要补充的是……”

  面前的女孩是和他同校的应届生,从头到尾都很紧张,不但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还犯了好几个语法错误,看来是要被淘汰了。

  “方亦礿学长,我知道自己是没有希望了……但是既然来了,我有些话想对您说。”女孩憋红了脸,看样子是鼓足了不小的勇气。

  “你说吧。”

  “我一直很仰慕您,因为您真的很优秀,不仅长得很英俊而且,而且在事业上也很有成就!您每次在学校的讲座我都会去听,我也一直以您为榜样,虽然我知道自己现在还差很远……”

  被表白的方亦礿很淡定,“你在专业技能上还有所欠缺,我建议你先多找这方面的实习,慢慢磨练自己。”

  “我知道,其实这次招聘我没想到自己能走那么远,还能有幸和您说上话,”女孩见此立刻笑哈哈缓解尴尬,“我就是想说出自己的心意,我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希望啦,您都结婚了……”

  方亦礿看了眼手上的戒指,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沈宗的场景。

  不知不觉,已经十年了啊。

  “那个、您太太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吧,您真幸福。”女孩怕极了冷场,见他不说话又赶紧道。

  “怎么看得出来?”方亦礿问。

  “因为您的衬衫是我见过熨得最整齐的、我是说真的!因为我妈妈也经常帮爸爸熨,所以我能看得出来,特别是领口和袖口那一块……”

  家里的衬衫沈宗每天都有熨,方亦礿也时常说太麻烦了让沈宗送洗衣店,但对方总是执拗地说自己就是享受帮方亦礿熨衬衫的过程,久而久之也就随他了。

  “还有呢。”

  看上去高冷的方学长难得那么有兴趣问两次,女孩高兴坏了,“还有就是,您毛衣上绣的名字字母缩写,也是您太太做的吧?真的很精致,很好看……”

  沈宗本来就是手很巧的人,这种在衣服上绣字的针线活当然不在话下。方亦礿记得那是五年前的圣诞节,沈宗看着外面买的圣诞刺绣毛衣就突发奇想,于是回家直接翻出了他的一件羊绒毛衣,绣上了“方亦礿”三个字。

  你以为是上幼儿园啊,还怕老子记不得自己名字吗?方亦礿当时说。

  啊?可我已经绣上去了怎么办?

  绣就绣了吧。

  那下次我绣英文缩写好了,对了,我想在衣服里面也绣一句,To my love怎么样?

  神经病。

  虽然这个梗被方亦礿耻笑了很多次,但那件毛衣他还是穿了四年,而且频率之高导致严重起球,已经不能再穿了。

  所以沈宗又给他绣了件新的,把那件压箱底当做珍藏。

  面试完成后方亦礿便收拾东西下班回家。升入公司高层后他的工作内容大部分是决策和管理,时间相对自由了很多,大部分都可以自主安排。

  “我回来了。”

  “亦礿,今晚我们吃茄子吧。”穿着围裙的沈宗从厨房探出脑袋笑道。

  按方亦礿的要求,两人应该是轮流做饭,但说是轮流,其实沈宗还是喜欢做得更多,每次都早早从动物园下班,买最新鲜的食材回来做饭煲汤。

  方亦礿知道说也没用,便只能多洗几次碗了。

  两年前狼烟寿终,两人把它下葬后便搬进了这个新家。这里离公司有一段距离,但贵在更宽敞明亮,还有个入户花园,能够满足沈宗的兴趣爱好。

  没有狼烟的生活两人都有些难以习惯,但目前也没有养另一条狗的打算。

  “亦礿,新的沐浴露。”沈宗从浴室里出来一屁股坐到床上。

  “哪呢。”靠在床头看书的方亦礿问。

  “在我身上,你闻闻。”沈宗望着他,眉目含笑。

  方亦礿侧头埋在他脖子里深深嗅了一会,“说吧,买那么骚的味道,你想干嘛。”

  “想~想被你干。”沈宗笑出声扑进他怀里,直接把书扑飞了,两个人紧紧相拥相吻在一起。

  “姓沈的,我看你是越老越骚啊……”方亦礿用舌头撬开对方的嘴,在沈宗主动热情地引导下翻身把对方压在了床上,边吻边把那白色的睡衣给扒了,双手在白皙的躯体上肆意游走。

  “嗯……我只对亦礿骚……”沈宗搂着他的脖子专注地接吻,身体被摸得开始不安分的轻轻扭动。

  可能是爱情的滋润,沈宗的皮肤状态很好,即使已经三十五岁了还是很细腻,方亦礿摸着摸着就起了火,力道越来越大,最后直接在对方屁股上捏出了几个红印。沈宗也叫得更大声,脸颊绯红,眼里都是情欲的水光。

  方亦礿见此捏住他一边乳头,指腹由慢至快地摩挲着挺立起来的尖端,听着的唿吸越发急促后又故意慢下来,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绕着圈撩拨。

  “亦礿、嗯、你快一点……”沈宗看起来要忍不了了,挺着胸想得到更多爱抚。

  方亦礿置若罔闻,打算先把对方下面喂饱了,于是用膝盖顶开对方的双腿把胯间的那东西往里蹭,沈宗立即屈起膝盖抬高腿,他便顺畅的长驱直入。

  紧热湿润的内里让方亦礿舒服得深吸一口气,一手揉着那舒服到发抖的屁股,另一手继续蹂躏起那颗乳头。

  “亦礿……这边、这边也要……”沈宗摇晃着身体乞求他也疼爱下另一边。

  “急什么,”方亦礿用力捏了下那屁股:“乖乖等着。”

  “呜……”

  “都奔四了还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以为自己是少女吗。”方亦礿又捏了一下训道,沈宗那里立刻委屈地夹得更紧了。

  骂归骂,过了嘴瘾后的方亦礿正式开干,把沈宗双腿大大分开像打桩一样进出,每次都顶到对方最爽的地方,出来时又是整根抽出,没过一会就把沈宗操弄得眼神涣散,话都开始说得凌乱起来。

  “亦礿、好快……嗯、不行、了……啊……”

  “不行?那是你老了。”方亦礿俯下身亲着对方的脸说。

  “那、亦礿你别、别嫌弃我……”沈宗含混不清地说,身体随着抽插晃动得厉害,眼神有点焦急,看样子似乎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方亦礿亲了他嘴一下,捏着另一颗乳头安抚起来,上下夹击的快感让沈宗很快即将登顶,弓着身抱紧他战栗着,嘴唇着急地追随着他索求亲吻。

  “亦礿……”

  沐浴露的香味很催情,方亦礿在那白皙的脖子上又啃又咬就是不碰沈宗的嘴,急得对方屁股扭个不停,生生把还埋在身体里的那根家伙又撩拨大了一圈。

  “着急什么……”方亦礿捏住他下巴吻上去,下半身开始最后的冲刺。

  “因为这样、感觉比较舒服……”沈宗如愿以偿地在亲吻中释放,两腿紧紧环着他的腰,嘴角带笑。

  方亦礿把释放出来的全部灌进沈宗身体里,看着对方被内射得哆嗦得魂魄尽失的样子,笑道:“看你爽成这样。”

  “亦礿……”沈宗调整着唿吸,好一会才不好意思道:“我会去健身的,最近偷懒了。”

  方亦礿拔出来,把人翻了个身,看着那白色的液体从沈宗屁股里汨汨的流出来。

  “床单又要脏了。”沈宗自言自语道。

  “好像是你流得比较多啊。”方亦礿把手指伸进他那里,轻轻挖了挖就有更多的浊白流出来。

  沈宗敏感地抖了抖,但又享受极了他这种戏弄,任由方亦礿用手指猥亵他那里。

  “痒、亦礿,这样太痒了……”

  “痒啊?”方亦礿拿出手指,在沈宗急切地想让他插回来时换上性器冲了进去,同时从后把人抱紧了,在耳边低笑道:“这样,就不痒了吧?”

  沈宗被插得反应不过来,好一会才转过头来笑着亲了他一下:“不痒了,亦礿好厉害……”

  两人这样抱着有一会,方亦礿突然问:

  “上次你不是问这次年假去哪吗?”

  “嗯?对啊,怎么,亦礿你想好了吗?”沈宗侧过头一边亲他一边笑着问。

  “去芝加哥吧,”方亦礿说,“那里允许外国人注册婚姻。”

  沈宗愣了一下,显然没反应过来他的潜在意思,呆望了他好一会。

  “怎么,有意见吗。”

  “亦礿,你的意思是,我们去结婚?”

  “不然呢。”

  沈宗的表情有点呆,就和方亦礿第一次跟他告白的时候一样,俨然一副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模样。

  方亦礿很有耐心地等他慢慢反应过来,只见不可置信的笑容逐渐出现在沈宗脸上。

  “我不是在……”

  “没在做梦,老子鸡巴还在你屁股里。”

  “我们要结婚了吗,我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沈宗看着手上的戒指,依旧感到不可思议。

  的确,这十年他们和结婚的夫妻没什么两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看电视一起去旅行,一起理财一起挥霍,一起买房一起搬家,反正他们的生活已经不分彼此。

  “正好去旅游,顺便领个证也不碍事……姓沈的,你还好吗。”

  “不是……我就是想笑……”沈宗似乎控制不住自己了,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上,笑个不停。

  “停一停……喂,是不是想你老公的命根子夹断啊?”

  “不是……对不起亦礿,我太高兴了……”沈宗捂着嘴说,转过身结束了交合的姿势,“你先去洗澡吧,让我一个人呆会……”

  方亦礿只好先去清理下身体,顺便把床单拿去洗了。

  当他从浴室里出来时,只见沈宗正躺在床上,头还埋在被子里。

  “去洗澡吧。”

  没回应,方亦礿皱了下眉,上床掀开被子坐在对方旁边。

  “不洗澡就想睡了?”

  沈宗“嗯”了一下,方亦礿听声音不太对,于是按着对方的肩膀强行把人掰过来,只见这家伙竟然哭了。

  “哭什么。”方亦礿叹了口气,捏了捏对方满是水渍的脸。

  “没什么、我就是、就是太开心了……”沈宗把头埋在他怀里,似乎不太希望方亦礿看见自己此刻的表情。

  方亦礿已经很久没有看见沈宗哭了,这些年两人在一起都很快乐,除了偶尔看部感动的电影对方会掉几滴眼泪外,并没有遇到什么值得哭泣的事。而且两人都是过了三十五岁的男人,哪会说哭就哭。

  这次沈宗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外。两人在一起那么久,方亦礿认为他们的关系已经不言自明,即使没有什么一纸婚书,也不会影响两人的感情,但现在看来对方还是很在意。

  果然骨子里的文艺气息到底是变不了啊。

  “哭够了没?听我说正事。”

  ‘嗯、嗯。”沈宗抹了抹眼泪,趴在他怀里乖乖点头。

  “如果要去领证的话,要提前准备好材料,领完之后办仪式也需要定个时间,所以最好早点做准备。”

  “还有仪式吗?”沈宗眼睛一亮。

  “你觉得不需要也行。”

  “当然需要、咳咳……”沈宗激动地说到一半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方亦礿无语地帮他拍肩膀,等沈宗咳完了又问:“你有什么想法?”

  “我……我有个要求,可能有点苛刻,如果亦礿你的时间实在不行就算了。”沈宗小心翼翼道。

  “说。”

  “我想定在明年四月三日可以吗。“

  “为什么。”

  沈宗的脸红起来:“因为十年前的那天,你跟我表白了。”

  “是吗。”

  “你说你好像有点喜欢我,难道你忘记了吗?”沈宗有点失望。

  “我自己说过的话怎么会忘记。”

  沈宗听他这么一说又笑起来:“我想把领证定在这天,或者仪式在这天也可以……如果亦礿你时间不行就算了。”

  方亦礿看着他满脸期待的表情,道:“知道了,我明天看看公司的情况。”

B4
B5
B6
  • 《顶撞》 - 第1章 见色起意
  • 姜瑶最近经常觉得自己脑子有点问题,毕竟天天白天睡觉,晚上在夜店赶due,困的时候就起来蹦会儿,喝两口酒,又能再写几千字的论文。这一听就不是正常人能干出的事儿。 林纾也觉得她有点神经,但是她最近和一小男孩儿打得火热,姐们儿自然也就忘在脑后了。这男孩是个奶狗弟弟,刚满十八,脸长得跟小明星似的,
  • 16 04月19日
  • 《娇妻出墙》 - 第014章 见色起义误正事
  • 很明显,给张晶晶打电话的就是刚才那位高贵的老女人。她是张晶晶的婆婆还是她的娘家妈妈?还有,她和程杰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关系? 当一连串的问号又让我纠结不已时,张晶晶已经很淡定地合上了电话。 “不好意思,我婆婆……” 张晶晶好像看出了我的不自在,因而,直白地说道:“她可能看到你和安东
  • 22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84章 番外 特别的生日
  • 方亦礿很快就要四十岁了,正式进入男人四十一枝花的宝贵年华。 他早就好了接受生日惊喜的准备,往年沈宗都会花心思给他送礼,还会变着花样表达一万个我爱你。虽然两人早就老夫老妻了,但似乎越老沈宗的花样就越多,特别是在去美国结婚领证后,这货就越发热衷于享受各种生日节日纪念日。 有一年沈宗把自
  • 11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83章 番外 风波
  • 在正式工作的第九年,方亦礿终于升任MD(董事总经理),进入公司管理层,有了参与公司的整体战略及业务方向制定的资格。 最重要的是,他终于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当晚公司就开了个升职宴,在酒店订了几万租金的晚宴厅,庆祝一批新鲜血液注入高层。西装革履的人纷纷举起香槟干杯,喝了一口又兴奋
  • 7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82章 番外 矛盾
  • 方亦礿和沈宗最凶的一次吵架发生在他事业上升的关键期。 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瑕的爱情,这个道理方亦礿早就知道了,即使沈宗爱他爱得死去活来,他们俩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矛盾,只不过是大小与否和出现时间的问题。 在那个时候,他们之间有且之有只有一个矛盾、可能也是两人一辈子中唯一的矛盾了,就是方亦礿
  • 11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81章 番外 关于身材
  • 沈宗觉得自己最近胖了,可能是人到中年,新陈代谢没有年轻时那么快,加上最近大冬天的吃得有点太丰盛,小肚子都长了出来。 虽然四肢看起来并没有发胖,平常穿的裤子也没有变紧,但这还是让沈宗很焦虑,也很羞愧。 同是吃香喝辣,应酬比他还多的方亦礿一直保持得都不错,沈宗不禁懊恼自己最近实在太懒了
  • 12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80章 番外 新居
  • 那是狼烟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没有阴雨,阳光明媚。 “亦礿,来吃个青团吧。”沈宗端上一盘圆鼓鼓的团子,“吃完了我们去墓园看看狼烟吧。” “你今年不回去扫墓了?” “老人们说要晚几天,不着急,亦礿你呢?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陪你回去扫。”沈宗笑道。 “我爸妈这段时间出国玩了,
  • 9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9章 番外 孩子
  • 方亦礿一直不喜欢小孩子,以前是,现在也是。 所以当老妈打电话来叫他照顾表姐的小孩时,他是一万个不愿意。 “她没请保姆吗,我不会带小孩。” “她这两天出差所以就交给我们照顾了,就一个晚上嘛儿子,我今晚正好要陪你爸去应酬,可能回来得晚,把这还不到一岁的孩子留在家里实在不放心啊。”
  • 12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8章 特别篇 十年(上)
  • 方亦礿来到唐杰的办公室。 对方已经快六十岁了,两鬓斑白,也准备到了退休的年纪。他可以说是看着方亦礿在公司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人,对这个晚辈也一直欣赏有加。 “唐总,我想明年四月的时候请假,可能需要半个月。” 唐杰示意他坐下,“什么重要的事,提前半年就要请假了?” “我要去美
  • 6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7章 特别篇 十年(上)
  • 这是方亦礿在大摩工作的第十三年。 秋季是招聘高峰,身为高层管理的方亦礿需要负责一部分面试工作。来应聘的都是学生,年轻的面孔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十二年前他过关斩将进了这里,如今也算事业有成的金领阶级,在圈里名气不小,还经常被母校邀请回去做讲座。 “……大概这些就是我的
  • 9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6章 特别篇 考试
  • 金融界第一考CFA(特许注册金融分析师)基本是每个在职人士的必考,从业近五年的方亦礿也不例外。 考试分为三个等级,前两级他在上学时已经考过了,而第三等级需要一定的工作年限,正好今年赶上了就想抓紧时间考下来。 但现实总是比理想残酷得多。 接近年底的忙碌工作就已经够让人头疼,加上
  • 13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5章 番外10 解暑
  • 今年的夏天尤其热,在路上走几步就要融化那种,就连平时生龙活虎的狼烟都有气无力地趴在地上吐舌头。 “亦礿……亦礿……啊……嗯……” “姓沈的你鬼叫什幺?”方亦礿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看着四肢仰躺在木地板上散热的沈宗,一旁还放着一本小说。 “亦礿,我好热……我感觉整个人要融化了
  • 9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4章 番外9 心爱之物
  • 沈宗做完手术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出来的时候觉得眼睛都是昏花的。 “沈医生辛苦,它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指标都很稳定。”小护士如实汇报术后情况,“嗯,你们也辛苦了,换班之后早点回去吧。” 看着小护士走远,沈宗慢慢回到办公室,换下手术服开始洗手消毒。 好久没有加班了啊。 近几年
  • 11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3章 番外8 有些回忆,要和你一起
  • 方亦礿收到了大学死党们的聚会邀请,地点为母校所在的北京。 一瞬间他想起了青春岁月的种种过往,已经很久没和那些好兄弟见面了。 “姓沈的,”他拍了拍一旁读诗集的沈宗,“下个月一号有没有空。” “有啊,”沈宗抬起头冲他笑:“只要亦礿要,什幺时候都有。” “那跟我去北京吧。”
  • 11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2章 番外7 回忆杀:沈宗的暗恋
  • 沈宗有时候会想起他那暗恋着方亦礿的、漫长的学生时代。 在那时,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沈宗,每天都穿着蓝白相间、洗到几乎要褪色的校服,背着普通的蓝色书包,穿着刷了无数遍的白球鞋,推着一辆妈妈讨价还价五六次才买下的自行车,走在上海的老街道上。 “沈宗!今天下午隔壁学校有篮球赛,一起去看呗。”
  • 13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1章 番外6·端午赛龙舟
  • 方亦礿刚收到公司端午赛龙舟活动的通知。 他本来对这些活动一点兴趣也没有,奈何作为老总指派的组长,硬着头皮也得上。 但沈宗似乎对这种活动兴致勃勃。 “亦礿你要赛龙舟?会穿那种专门的服装吗?” “据说会提供。” “那……我可不可以去看啊?” 方亦礿瞥了眼他那满是
  • 10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70章 番外5 人生如剧
  • 作为一个文艺青年,沈宗对看剧有谜一样的执着,无论是戏剧、歌剧、话剧、音乐剧还是舞台剧。 偶尔方亦礿下班回来,会震惊地看到沈宗一个人坐在电视前盯着屏幕泪流满面。 “姓沈的,你他妈怎幺哭了。” “……啊,亦礿你回来了,”沈宗赶紧拿纸巾把眼泪抹掉:“我在看音乐剧,看到最后不知怎幺回
  • 10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9章 番外4 除了生孩子什幺都能干
  • 方亦礿发现沈宗除了生孩子,好像没有什幺不会做的。 做饭洗衣服修灯管修电脑这种基本功就不用说了,桌球滑翔潜水攀岩好像也玩得不错,给狗狗治病、只身制服猛兽这种兽医专业技能就更不用说了,连麻将也搓得很熘,搞得方妈妈经常在三缺一的时候妄图“借用”一下沈宗,但每次都遭到儿子的无情拒绝。 “亦
  • 9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8章 番外3 谁没有个过去
  • 又到了过年的节气,方亦礿又要回家了。 不一样的是,这次沈宗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他回家了。 “亦礿,你家就在上海,平时怎幺不见你回去啊?” “回去干嘛。” “就是回去看看父母啊,”沈宗从被窝里露出一双大眼睛:“叔叔阿姨一定也很想你吧,毕竟有这幺一个完美无缺的儿子,肯定每分每
  • 13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7章 番外2 同居那点事(下)
  • 方亦礿来到园长办公室前时,正好看见刚才那个和沈宗一起的陈医生匆匆忙忙走出来,还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方亦礿也冷冷的瞥了对方一下,然后径直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大厅长椅上的沈宗。 对方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见他后呆住了,然后揉揉眼睛。 “亦礿?” “是我。” “
  • 10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6章 番外2 同居那点事(上)
  • 爱情不只是海誓山盟,还有柴米油盐酱醋茶。 家里的厨房一直是被沈宗承包的,这个方亦礿早就默认了。上班的时候做早餐和晚餐,不上班的时候就一日三餐加甜点,勤快得和家庭煮夫有一拼。 很少有方亦礿回到家闻不见菜香的时候,比如现在。 “姓沈的,你在干嘛呢。”方亦礿看了眼鞋架就知道对方已经
  • 13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5章 番外1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下)
  • “亦礿……这是花店吗?” “你摸了那么久还没搞懂吗。” “我搞懂了,我只是不敢相信。”沈宗的声音有点哽咽,把手放在眼前罩着的黑布上,“我……我能把它拿下来了吗亦礿。” “不行。” “为什么?” “我说不行就不行。” “我想看……”沈宗还是没有控制住感动得想哭
  • 6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4章 番外1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上)
  • 作为一个文艺癌晚期,沈宗说他想有个花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然而他现在的花店连个分店都没钱开。 “老子都说了多少次,付毅买的那个地段烂得要死,你还考虑干嘛?” 沈宗缩在被窝里用地产报纸挡住脸,只露出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我就是随便参考一下,而且不会去找他商量的,亦礿你不要吃醋。
  • 12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3章完结
  • 假期休够后,沈宗终于要回动物园上班了。 其实他一星期之前就要回去了,但还是向领导多请了七天假,死皮赖脸的继续当家庭煮夫。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这样呆在家照顾亦礿,”沈宗一做三明治一边微笑道,“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是吗。”方亦礿打着哈欠走到他旁边。 沈宗点点
  • 9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2章
  • 两人一狗拉拉扯扯的回到了那辆黑色的保时捷里。今天沈宗非要方亦礿开着这辆车出来,说是这样会让自己觉得特有面子、特有感觉,感觉方亦礿开着车就像是在开着他的人。 方亦礿不懂沈宗那些神神经经的想法,但车震的感觉他是很喜欢的,尤其是沈宗现在这幅真空上阵只穿着自己的西装上衣的淫荡模样。 “裤子
  • 10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1章
  • “付毅?”沈宗惊讶,表情生动,“亦礿你怎么和他……你看上他了?!” “姓沈的你今天没吃药啊?” “我吃了……不对,你怎么会和他聊天啊?” “他来找我的。” “他看上你了?!”沈宗表情更惊恐了。 “他看上的不是你吗。” “可他为什么找你……”沈宗看样子要晕了。
  • 10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60章
  • “我跟动物园请了假,下星期才回去上班。” “难怪我那天去动物园都没找到你,还问了你的同事。”付毅笑道,然后看向方亦礿,眼神微变,伸出手:“方亦礿,没想到能在这里再见到你。” “我也没想到啊付总。” 两人再一次握手,方亦礿感觉对方力道很重,就像生意场上谈合同时那种碾压对手的力量
  • 8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59章
  • 徐峰和袁菲的婚礼如期而至,举办地点在市区的一所天主教堂。 虽然教堂内不许宠物入内,但新郎官爱狗,所以允许亲朋好友带宠物到教堂外的花园玩耍。一大早沈宗就给狼烟洗澡,兴致勃勃地给边牧打上一个领结。 “亦礿你看帅不帅?”只见他得意洋洋地问,“肯定比徐峰那只哈士奇拉风。” “你怎么连
  • 13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58章
  • 两人从闷热得充满情色气息的花店里走出来,随便在附近找了个餐馆就解决了。期间双方都只顾埋头苦干,消灭了碗里的东西后才抬起头来面面相觑。 “亦礿,我们等下去哪里?”吃饱后的沈宗稍微正常了点,但嘴角依旧挂着激动而忐忑的笑容,满脸写着“我和我的梦中情人两厢情愿哈哈哈哈”的字样。 “回家啊,
  • 11 04月18日
  • 见色起意- 第057章
  •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沈宗呆呆地看着他,随后突然摇了摇头。 “……姓沈的你这是什么反应。” 沈宗揉了揉眼睛,还是摇了摇头。 方亦礿不满地敲了一下他的脑门,顶了顶还埋在对方身体老二,激得沈宗一阵发抖,“你摇什么头啊你?” “不可能……不可能的啊。”沈宗低头看了下两
  • 6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