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淫窟的女大学生

她叫初丽蕾,大家都叫她蕾蕾。出生在江南的她天生丽质,当一名模特是她的理想。高考时她如愿考到S市一所着名的大学的服装表演系。S市的高消费让她不得不利用业余时间去作兼职。如今有很多大学女生做陪聊,对于初丽蕾来说无疑这是来钱最快的方法。有谁不想和这么漂亮的大学生聊上一晚呢?  这天晚上来找初丽蕾的却是一个女人,她拿出五百元钞票对初丽蕾说,只要她今晚陪她聊天这五百块钱就是她的了。初丽蕾犹豫了一下但钞票的诱惑太大了况且对方又是个女人,所以她也欣然应允了。经过聊天初丽蕾瞭解到这个女人叫丁雁,是「雁雁迪厅」的老闆。聊了一个多小时后,丁雁提出一起去喝两杯,初丽蕾正和她聊得兴起于是就答应了。她们俩一起来到丁雁的别墅,丁雁请她坐在了**上,自己去酒柜边忙碌,一会儿她端来了两杯晶莹剔透得液体。「请吧,初小姐,这是意大利白葡萄酒,味道很不错的。」虽然初丽蕾不太会喝酒但又不好推辞,就这样两个女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不知不觉半杯意大利葡萄酒下肚了,初丽蕾的眼皮开始发涩,她想是白天太累的缘故,毕竟今天上了三节形体课呀。  但是阵阵睡意越来越浓地朝她席来,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奇特感觉正在她全身蔓延。这种感觉有着极度的陌生的快感。渐渐,她的身体感觉到了某种需要。说不清楚具体部位,似乎全身的每寸肌肤都在唿唤着一种挤压、填充、抚摩……她的心跳开始加快、唿吸急促而带有某种渴望。她最后的一点清晰理智,只是让她听到自己喉咙中发出一声短促的呻吟,这呻吟令她羞涩而舒畅……  不知何时醒来,初丽蕾茫然的目光发现自己大概是在丁雁的卧室里,身子横躺在了床上。丁雁已不在房间。下一个发现令她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她的衣服不翼而飞,全身一丝不挂。同时血淋林的下体一股巨痛几乎使她摔到在地。她不是个小女孩儿,知道大腿间的血和这种痛意味着什么。这是她发现小桌上的一张字条,显然是丁雁留给她的:「初小姐,如果你肯按一下床头上方那个红色的键钮,就会明白这一切了。」她颤抖的手指按下了那个红色的键钮,对面墙角的一台大屏幕电视机立刻有了亮度,电视下方一台录像机也同时启动。电视上出现的画面令初丽蕾目瞪口呆。一男一女,身上都没有一丝遮挡,正在一张巨大的圆床上赤条条地纠缠扭动着。床垫是冲水的,随着身体的扭动而波浪般剧烈起伏。女孩儿已经失去了知觉,任凭那个男人摆布着,只是最里不断地发出着一阵阵难辩痛苦还是欢快的呻吟、喊叫……而那个女孩儿就是初丽蕾自己。  初丽蕾穿的是短裙和白色细肩带的背心,这对表现少女的体态优美是十分好的,但是对于保护少女的贞操却是一点用都没有!男人连脱带扯很快将她的白色吊带衫和短裙都脱了下来,她身上只剩下了乳罩和内裤。只剩下乳罩和内裤的肉体丰满而均称。让男人不由地赞叹。乳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露出一条很深的乳沟。内裤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条仅仅掩住她隆起的大阴唇,黑色的阴毛绝大部分都在外面。下阴在她透明状的内裤下的朦眬样子,有一条细细的红色肉缝,暗红的大阴唇上还有许多一丛丛的阴毛。有刺绣的白色三角裤紧紧的包围着有重量感,形状美好的屁股。在没有一点斑痕的下腹中心有可爱的肚挤,如缩紧的小嘴。她丰美的躯体发出迷人的光泽,修长的大腿洁白而光滑,像象牙一般。男人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左手隔着胸罩很用力的揉搓她的双奶,右手隔着裤子在她的阴蒂按着。「啊……嗯……啊……啊嗯……」她发出呻吟。然后男人又把手伸进胸罩里,按捏她的乳房和乳头。男人也许是被初丽蕾的呻吟点燃了欲火,粗暴地撕去了她的乳罩,她那雪山般洁白的乳峰蹦了出来,粉红色的乳头微微向上挺起。男人冲动地又极粗鲁地摸揉着这一大自然的杰作,接着又乘势剥下了她的内裤,处女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白色的三角裤离开丰满的屁股。立刻出现上翘的浑圆臀丘和很深的股沟。在光滑的下腹部,有一片黑色的草丛,呈倒三角形。那种样子让人连想到春天的嫩草。男人拿出一架数码相机疯狂地拍着初丽蕾的裸照,失去了知觉的初丽蕾被男人摆弄着作出各种淫荡的姿势。现在初丽蕾全身赤裸,人字型躺卧在床上,看着她那一对已经破衫而出的双峰,确实挺拔非凡而且无视地心吸力,依然坚挺,雪白的长腿曲线玲珑,凹凸有致,两条腿向外分,看起来她很注重她的脚趾,不但洗得干干净净,趾甲也修得圆圆的,还涂上一层带有银粉的透明趾甲油,微红的趾尖,衬托着几根青筋细浮的脚背,显得格外地粉白娇嫩。男人一手托着她的脚,把她那一双白色高跟凉鞋脱下,开始用嘴来吸吮那一根根修长嫩滑的脚趾头,另一手也没闲着,分别用大姆指跟食指夹住初丽蕾右边的乳头慢慢揉搓,原本小巧可人的乳头,慢慢勃起,变得好硬、好大,此时男人改成搓弄她左边的乳头。在仔细的吸吮完每一根脚趾之后,男人的双手用力地按揉她的乳房,在乳头上打圈,她原来雪白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更丰满高耸了,粉红色的乳头也更挺拔了。这时男人改为含着初丽蕾的乳头,不停吸啜,间中以牙齿咬扯,或以舌尖挑逗,并空出一只手来,把手伸到她的下身,中指贴着阴唇不停地磨擦,其他手指也不停地玩弄着初丽蕾的阴毛、阴唇,中指慢慢插进了初丽蕾的阴道,小心地抠弄着肉壁,生怕戳破了处女膜。「呃……嗯……呃……嗯……」初丽蕾发出一阵阵快感的呻吟,再看她的阴道口处涌出一股股爱液,弄湿了白嫩臀部下的一大片床单。这时男人双手绕过她的双腿分开初丽蕾贞洁的花瓣,如鲜花绽放的阴户展现在镜头前,柔软红嫩的小阴唇紧紧地护住她的阴道口,小阴唇的顶部是红润如黄豆大小的阴蒂,在爱液的滋润下,小阴唇和阴蒂闪闪地泛着莹光。整个阴户湿漉漉的,分开柔软的小阴唇,可以清晰地看到小小的尿道口和略大一些的阴道口,阴道口还有涓涓的爱液,男人用双唇含着初丽蕾的阴蒂,略为用力地啜了一下。「啊……」初丽蕾轻轻的呻吟一声,阴道口处一下涌出一股淡白浓稠的爱液。这时男人拿出媚药DC-5,涂在初丽蕾的阴唇上,不消一会,强劲的药效令毫无知觉的初丽蕾媚态毕露,阴道口更是流出了大量爱液。男人一边吸啜她的爱液一边用双手不停揉搓她的双峰。「哈哈……」  男人边淫笑着边脱下衣服,露出快要爆炸的阴茎。男人把初丽蕾的双腿架在他的腰上,黑色阴毛包围着鲜艷的粉红色洞口,洞口好像张开嘴等待男人巨大的肉棒,阳具在她的两片大阴唇间,上下滑动,摩擦她的阴蒂、阴唇、阴道口,俯下身亲吻初丽蕾的樱唇,把舌头伸进初丽蕾口中搅拌湿滑的舌头,一双手毫不怜惜的揉捏她的柔嫩乳房,接着再吻上她的乳房,舌头在双乳上画圈圈,突然一口含住她的乳房开始吸吮。男人直起腰,把涨得通红的肉棒在已经湿得一塌煳涂的阴户处,分开大阴唇对准初丽蕾的阴道,正式开垦她这未经人道的桃源胜地,不想一下就插到底,男人要一点一点的享受插入玉女初丽蕾这处女穴的美妙的感觉,肉棒慢慢地插入。男人双手捧住初丽蕾光滑的臀部,用力向里挺进,她的处女贞操在瞬间化为了乌有。她阴道口的红嫩的细肉随着肉棒的插入,一点一点向内凹陷。男人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初丽蕾那丰满的乳房,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一边开始缓慢的抽插。男人开始越干越快,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摸着她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使劲捏住她的乳房,上下用力,并用拇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往下掐,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形状。  「啊……」初丽蕾疼得叫了起来。男人不顾一切的用力抽插,直至肉棒的抽插速度达到极限。「快了…!…唔…要射出来了!」男人大叫着。男人猛地一下拔出肉棒,阴道口处的嫩肉如鲜花开放般逐渐翻出,和他的肉棒一样,都挂有一丝丝猩红的处女血丝。这时男人黑色的阴茎像火山喷发似地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  初丽蕾的阴毛、阴户和男人的阴毛、阳具都粘着点点猩红,而且处女血的猩红如梅花点点,染红了初丽蕾丰腴的臀部下被她的爱液湿透了的床单,男人伏下身,用舌头舔弄充血挺立的乳头,双手肆无忌惮地揉捏发硬的乳房。  「不,这不是我,这不可能!」初丽蕾双拳猛击着电视屏幕,歇斯底�地叫着。  「遗憾的是,初小姐,这位在床上表现极佳的姑娘正是你。」身后传来了丁雁的声音。  初丽蕾疯了似的,转身扑向依旧那么优雅地站在门口的丁雁。但她的手离着丁雁的脸还有几公分的时候,手腕便被丁雁身边的那个黑大汉纂住了。「初小姐,你看到了,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何必又要装纯纯呢?还是明智点吧。」丁雁依旧笑着说。初丽蕾哪里还听得见谁说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被眼前这个蛇一样的女人骗了,自己的处女贞操毁在了一个凶恶的男人手中。那个男人不是眼前这个抓她手的人,可肯定是他的同伙。眼前这个男人被这个赤裸的女孩儿勾起了欲火,另一只手伸向初丽蕾丰满的胸部,她反抗着,乳头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丁雁兴奋地喊到:「虎子,再锄她一遍,我要亲眼看看这个小妞的床上功夫。」接着初丽蕾被叫虎子的黑大汉恶狠狠地甩在了床上,她以为他们是要杀掉自己,所以又惊又怕之中她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那个叫虎子的黑大汉正死死压在她的身上,那种撕裂般的疼痛令她全身剧烈地颤抖着,嘴里发出尖利的叫声。这叫声更刺激了虎子,他的动作更加放荡、凶猛、狠毒……  突然,浑身赤裸的丁雁扑了上来,像一只发情的母兽,将虎子从初丽蕾身上掀开,自己骑在了他的身上忘情的自顾摆动起来。虎子猛力地环抱她的腰,让她俯身向他,而他却用力吸允乳房。一股作气翻过身来,将丁雁压在下面。虎子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对玉乳大力揉弄,猛然咬住乳头让她发出快感的叫声。丁雁以69形式伏在他的身上,用舌尖舔虎子的龟头,而虎子就用舌尖来回挑逗她的阴核,这更加刺激了丁雁,她将虎子那粗壮的肉棒整个含在了嘴里不停地吮吸……  初丽蕾惊恐地闭上眼睛,不敢目睹眼前这个无耻之极的场面。  不知过去多久,浑身淌着大汗的丁雁跳下床去,光赤着身子去墙角酒柜上端来一杯酒,边喝边把录像机里的那盘带子倒出来,放进了另一盘,电视机屏幕上又出现了画面。丁雁大口喝着酒说:「初小姐,我很清楚你现在想些什么,也猜得出今后你会干些什么。我还是先给你点警告吧。今后我让你怎么做就要怎么做,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或者以后想反抗我,她就是你的榜样。虎子,把她的头�起来,让她看仔细了。」虎子一把抓住了初丽蕾的头髮,逼她仰脸去看屏幕。  和刚才一样真实的画面。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在微弱灯光下,只见全是拷问刑具,一样子娟好的赤身裸体少女双手被吊起,双脚却被分开绑在两根柱子上,身上布满皮鞭痕迹,嘴角渗出血丝,乳头被夹子紧紧着,夹子上还吊着一块石子。  三个男人正站在一旁,一个是先前暴力初丽蕾的,一个就是眼前的虎子,还有一个脖子上有道深深的疤痕。只见刑房中央直立着一木板,板中有两个圆洞,刚好可以把一少女的一双乳房套在其中。脖子上有道深深的疤痕的男人把少女乳头上的夹子取下来时少女的痛哭已传遍整个房间。「不要!不要……呜……呜……求求你……呜……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女孩儿边哭边求饶。不一会,那块木板已被绳子牢牢绑在少女身上,只有一双乳房外露于木板之外,三个男人随即玩弄那一双又丰满又有弹性的乳房。「呀……」一声惨叫,原来有疤痕的男人已把一对布满尖剌的夹子夹在少女乳头上,并在夹子前端用力搓揉,使夹子夹得更实。虎子亦已拿来一条九尾鞭抽在少女乳房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强暴初丽蕾的男人更拉扯夹在乳头上的夹子。  「呀……呀……好痛呀好痛呀,求求你们停下吧,我以后不敢啦,呀……」  少女竭斯底里地唿叫,只见少女乳头已开始红肿及渗出血丝!  「叫啦,叫啦,没人会救到你的!等你试下大头钉既滋味啦!!!」  「好疼呀,疼死我啦……疼死了……求你们放过我吧……呜……」  「上刑!!!」  「呀……呀……呀……」  三个男人已开始把大头钉一口口按在少女乳房上,不一会,少女乳房已见血流如注惨不忍睹,强暴初丽蕾的男人更同时不断在少女乳房上用力搓揉。「呀…  …「嘶竭的唿叫,少女的声音已变得吵哑而低沈,刑手们亦开始把大头钉一口一口拔出,而乳房亦不断流出血水,少女也终于不支晕倒当场。一阵冷水淋下,少女醒了过来。  「呜……唔……唔好……呀……」  原来强暴初丽蕾的男人已再一次在一少女乳房上用力抓弄,同时另外两个男人则用力夹住其乳头向外拉扯,又用手指不断大力搓其乳头,在双重痛楚下,房间之内即布满惨喊声。  「拿铁钳来!」强暴初丽蕾的男人又准备用另一酷刑!另两个男人立即拿来两个大铁钳,钳上带有一些细尖齿,少女见壮立即曝眼布泪光,并猛地挣唿叫!  「上刑!」虎子将铁钳套在少女乳房上……  「呀……唔好呀……唔好呀……哇……!!」  钳头上的尖刺加上刑手用力上刑,少女乳房被钳至无数细细的血钳印,跟住虎子又在乳头上用力钳紧,少女乳头即时被钳至变形出血。  「呀……呀……好……好痛……呀……」  经过连续五次反覆上刑,少女在筋疲力尽下再一次晕倒过去。再一阵凉水淋下,少女缓缓清醒了过来。  「求……求你们……停下吧,我以后不……不……敢啦,以后你们让我怎样我就怎样,我再也不敢了,我……我愿意作你们的奴隶……」  「小妞,竟敢告发我们,现在求饶太晚了。不过我们可以让你快活地去天堂。  哈哈……「  有疤痕的男人拿出一把小刀子,开始深深的在少女多肉的乳房上左一刀右一刀的切割下去,少女猛烈的蹦动着身体,和发出可怕的尖叫声来。当少女本来是光滑雪白的乳房已经变得一条条的肉条时,强暴初丽蕾的男人把消毒药水倒了过去。少女发出震耳欲聋的大声尖叫。她摇摆着和抖动着,强暴初丽蕾的男人绝不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他的阳具插进她紧紧的阴户,然后继续倒下更多的药水。强烈的痛苦令她的阴户发狂的夹住男人的阳具。这时有疤痕的男人拿起刚才的铁钳,夹住她左边的乳头。然后大力的往后用力拉动。少女的肉脱离了她的身体,慢慢地,她的乳房差不多被整个的撕离她的身体。少女继续大声尖叫和颤抖,有疤痕的男人让乳房留下一点点的皮肉连着,然后又用同样的方法对付少女的另一边乳房。强暴初丽蕾的男人拔出阳具将粘稠的精液涂在少女仅剩一点肉的乳房上。此时的少女已经奄奄一息了,然而三个凶残的男人仍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们又叫来几个打手模样的男人,几个打手扑上来,用铁钩子钩住少女的阴唇,用力向两边拉,使她的阴户呈最大口径。虎子把一个喇叭样的东西,使劲往她阴道里塞,痛得少女发出绝望的惨叫,一个直径10厘米的喇叭口竟被硬塞了进去。这时一个打手拿来一个大笼子,里面有一只饿得精瘦、面目狰狞的恶鼠。它体大、嘴长,闻到血腥味急得上窜下跳,发出令人恐怖的「吱吱」叫声。少女阴唇四周绽开四条裂缝,接着,鼠笼的门打开了,恶鼠一下子窜进去,大吃大嚼起来。待它完全钻进去以后,虎子拔出了沾满鲜血的喇叭,迅速用缝衣针将少女的大阴唇缝合,使恶鼠再也不能退出来。恶鼠急躁地在少女的阴道里、子宫里、腹腔里拼命撕咬吞食。少女痛得声撕力竭的哭喊惨叫,拼命扭动挣扎,手脚被绑住的地方勒出了血印,赤裸的身体不断痉挛,小肚子的肉一跳一跳的,鲜血从阴道缝合的缝隙喷出。不一会儿,少女的尖叫声变成沙哑绝望的嘶鸣,渐渐地声音消失了,再也无力挣扎,痛苦永远停留在少女美丽的脸上。又过了一会儿,恶鼠从少女小肚子上咬开一个洞,浑身血淋淋地钻出来……  初丽蕾呕吐了起来,看到那个血淋淋场面,连丁雁都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餵,看明白了吧,那个小妞就是想跑想去告发我们,才落得这个下场的。哼,以后你要是不老实,下场跟她一样。」虎子用刀拍着初丽蕾的脸,恶狠很地说道。  丁雁则笑道:「也许你真的可以跑掉了,但不管你跑到哪里,我手里这盘录像带和这些照片你是带不走的。我可以把它向全国发行,让所有乐意看黄碟的男人去欣赏你那漂亮的大腿和奶头。而且,你们校长手里三天后就会有一盘复制品了,他会得意地看到他的学生除了走台不错外,床上功夫还是一流呢。除了呕吐和浑身颤抖,初丽蕾再也无力说什么做什么了。  从此,初丽蕾成了丁雁手下的一员猛将,而且她才貌出众,足以迷倒任何男人,丁雁对她更是格外器重,给她最优惠的待遇,亲自调教她如何对付男人,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

B4
B5
B6
  • 误入淫窟的女大学生
  • 她叫初丽蕾,大家都叫她蕾蕾。出生在江南的她天生丽质,当一名模特是她的理想。高考时她如愿考到S市一所着名的大学的服装表演系。S市的高消费让她不得不利用业余时间去作兼职。如今有很多大学女生做陪聊,对于初丽蕾来说无疑这是来钱最快的方法。有谁不想和这么漂亮的大学生聊上一晚呢?这天晚上来找初丽蕾的却是一
  • 1125 02月09日
  •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番外)(02)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Part2第一天的工作不过是熟悉工作场地,监督团员练习。之前已经树立好了威信,因此工作时候就没有出什么岔子
  • 512 2022-02-03
  • 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上)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您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上「啊啦啊啦,这样调皮可是不好的哟。」少年的眼前,是这样一位俊俏的少女。这位约莫17岁的少女有着一张
  • 475 2022-02-03
  • 我误入男厕的后果短篇
  • 我是一个「乖乖女」,毕业了,家里逼我和毕业前刚确立关系(算上他没射的我初夜才12次)的男朋友分手,逼我考公务员,并把我安排在讨厌的行政单位。这里勾心斗角,还好,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么腐朽,也有一些善良的人,当然这样的人一生很难爬高的。妇女节快到了,单位各科室的人们组织聚会,前天晚上唱歌,昨
  • 358 2022-02-03
  • (女同不喜误入)雨月之爱(1-2)
  • 雨月之爱本人是初次写作,绝对原创,水平有限,希望各位大大多多包涵,由于是第一次写,所以也没有写的过于H了,也希望各位能够留言发表一下自己看法,我好根据情况改变情节走向,当然这是一篇女同小说,这是不会变的啦。我叫凌小雨,16岁,1米64的身高,性格内向文静,相貌还不错,我的朋友都叫
  • 491 2022-02-03
  • 三个娇美男大学生下乡慰劳表演误入兽性魔窟!
  • 苞琳琳、玉婷和娜娜是护士黉舍的同班同窗,三人本年都上大二,20岁的她们正处在花样的年光光阴,细长的身材更使她们成为男生心目中的大众恋人。本年暑假她们班要搞一个社会实践晃荡,主题是到敬老院慰劳孤寡白叟。晃荡的义务天然又交到了苞琳琳她们这三个女生身上,来由当然照样她们能歌善舞,长的漂亮,身材又好等等——
  • 533 2022-02-02
  • 误入虎口
  • 林今年24岁,整天游手好闲,不是偷鸡就是摸狗,用林自己的话说就是」没办法,要不我指什么活着啊?」其实林也并不一无事处,他在高中时代还是校园里有名的帅哥呢,体育那是嘎嘎好,就是成绩差了点,总是倒数第一。但是林不在乎那么多,无亲无故的他早就习惯独来独往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了,林觉得上学并不是唯一的出路
  • 298 2022-02-01
  • 秘密(女装)不喜误入
  • 医院天花板上的灯一个又一个不停的闪过,周围都是些嘈杂的声音,不停的对我叫喊着。有家人的,有朋友的,但是我的唿吸越来越微弱。我能感受到我那枯瘦身体里的器官就将枯竭,唿吸仿佛已经停止,慢慢的意识模煳……黑暗降临……我出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步一步走来,平凡无比。如果不
  • 1077 2022-01-31
  • 怜奴SM不喜误入啊
  • 自从在誓约书上用阴唇羞耻的印下烙记以来,已经过了几个月了,在这几个月当中,被捆绑、鞭打、滴蜡油、在淫荡的肉穴及屁眼当中被塞入过各式各样的东西、被各种性道具玩弄我的身体,我深爱着这样的模式,肉体变得比以前更敏感,欲望也变得强烈,常常期待着各式的凌虐与插入。虽然主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不允许穿着内衣裤,而是
  • 675 2022-01-31
  • 误入歧途的少女
  • 七月的香港天气进入了炎热的季节,那些大中气的湿气令人混身不自然。尽管如此,爱玲仍是由维多利亚公园的通道步行回学校,收取中五会考的成绩单。爱玲对这次会考的期望很大,她真的很相信读多点书便可赚多一点的钱,如果今次的成绩理想,爱玲开学仍是要半工读,家庭的开支实在要她帮助支持的。爱玲最爱听的就是网球撞击声
  • 374 2022-01-29
  • 误入淫窟的女大学生
  • 她叫初丽蕾,大家都叫她蕾蕾。出生在江南的她天生丽质,当一名模特是她的理想。高考时她如愿考到S市一所着名的大学的服装表演系。S市的高消费让她不得不利用业余时间去作兼职。如今有很多大学女生做陪聊,对于初丽蕾来说无疑这是来钱最快的方法。有谁不想和这么漂亮的大学生聊上一晚呢?这天晚上来找初丽蕾的却是一个女
  • 419 2022-01-29
  • 误入淫窟
  • 我是一位就读某工专的学生不过因为家住屏东所以也得在学校附近租宿,在外地生活的人都知道日子每天不是很无聊就是很糜烂,而我就是很糜烂的那一种,为何会糜烂那可就要慢慢说起了。二专一年级时原本和班上同学住在一起不过后来因为租约到期也没再续约,后来刚好遇到以前高职的女同学,〈她叫佩伶,就读我们学校夜间部
  • 357 2022-01-29
  • 堕入地狱的美丽女警(一)误入深渊
  • (一)误入深渊清晨,一个容貌秀丽、清新亮丽,眉宇间英气逼人的俏女郎走出南隆市公安局的大门。一张清爽而充满青春气息的鹅蛋脸上此时却怒气冲冲,「夏小阳,下班啦?」连刑警队黄队殷勤的招唿都视而不见。黄志刚摇摇头,自言自语到:「谁惹咱夏大小姐气成这样?」这小野猫脾气可大!想起上个月夏小阳23岁
  • 956 2022-01-29
  • (转)性奴妹妹(重口味 不喜误入)
  • 【性奴妹妹】作者:d1009919267          第一章乳牛妹妹我悄悄的把房门打开,慢慢的向这间充满少女气息的房间主人走去。她躺在床上的的身影是那么的诱人,浑身都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气息,那滚圆挺立的巨乳,肥硕的屁股,堪堪一握的细腰,单单是从背后看去就
  • 2073 2022-01-29
  • 我的性奴(熟女母跟美女教师) 重口味 不喜误入
  •         妈妈和老师都变成我的性奴阿蕊是小学的舞蹈教师,年龄比我大七、八岁,人长得不错,身材更是十分出众,教没几年书已经艷名远播,吸引了一大堆裙下之臣。按理条件这么好,应该嫁得个好人家,只不过为了移民拿绿卡,嫁了个六十多岁的美国老头,我都替她感到不值。她是我妈的同事,跟我妈挺熟,整天来
  • 1561 2022-01-28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