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爱给爸爸 - 第139章 悠悠天地间

  老天爷还算公平,邹贝没在公司得到干扰,下半学期也狠狠的拼搏了一把,顺利考上市区重点大学,高兴之余不免在男人面前卖乖,能占的便宜一个也没错过,邹丰也都依着她性子,顺着她毛捋,好不不容易假期也摆脱公司的束缚,邹丰眼瞧着也松了口气,更是宠得邹贝无法无天。

  两千年初,政府提供的一系列的政策,鼓励百姓购房消费,税收的减免,银行的松动,在这一些列的背景下邹丰用残存的积蓄在就住的地方对面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本来是想留着以后回了老家看看是自己盖房子或者是买一套,如今为了邹贝,也有了在市区安居的心态。

  邹丰买的房子户名是女儿的名字,简单装修过后随之也搬了进去,小妮子刚进来那会还不习惯,嫌弃房子太大了,没有小公寓的温馨空间,居然还有两个房间,早知道买房子的时候就该拒绝这一套的。好在小的一间买了电脑当成书房,邹贝也勉强笑着点头,对面交了租金的房子也只能转租出去,这个想退也退不成,3年的合同太长,还好每个月有那么点收入,起码也没亏损什么。

  邹丰在工地上摸爬打滚几年,再有邹勤的帮助自己也慢慢开始学着接手一些小工地,请着工头自己开伙,一切还算顺利,只是陪着邹贝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很多时候,有付出就有收获,经过半年的不懈努力,邹丰面前算上是一个当家做主的小老板。

  临近开学,邹贝这次说什么也要和男人出去熘达熘达,附近不远的一个旅游盛景,大多都是爬山,看看风景什么的,邹丰却是一脸的狐疑;“我们去爬山?爬上去?”

  邹贝不以为然;“当然是爬上去。”

  邹丰盯着赖在他腿上没个正行的女孩;“就你?你不是向来能躺不坐,能坐不站的嘛?你以为是老家的小土坡?”

  “就我什么?”邹贝立刻反驳道;“你说我爬不上去?!”

  “爬的上,爬的上。”邹丰立刻投降,反正这种人民的内部战争他从来都是只有听指挥的份,还不如省点力气。

  次日上午十点多两人来南山叫下,经别人指点找到一条青石板铺的登山捷径,邹贝兴高采烈的往上爬,半个小时不到就气喘吁吁,双腿也跟着打颤,摊在路边狂灌水。

  邹丰笑话她;“叫你慢点,还跑那么快,这山……”往上看了眼,才说;“少说要三个小时,像你这样有劲上去也没力下来。”

  邹贝唿唿喘着粗气,满脸都是汗珠子;“下不来,爸爸你背我。”

  邹丰自讨苦吃,顿时有点语塞;“………小样儿。”

  “不乐意啊?”邹丰鼓着腮帮子,瞪眼了眼睛,怒视着他。

  “……当然乐意,而且还是必须乐意。”邹丰搀扶着她,无奈摇头;“走了,再坐下去就可以下山了。”

  两人“艰难跋涉”到山顶附近,已经将近下午三点,邹贝眼见前方路边探出去一块平整巨石,立刻甩开男人的手,跑过去往上一坐,清劲的山风扑面而来,吹得汗湿的衣服涨起小帆,身下的石头阴凉消暑,惬意地长叹道:“哇……好舒服啊,就在这里不爬了。”

  邹丰在她边上坐了下来;“不去山顶那庙里看看?那里好像有点说法。”

  “不去了,就这里好了。”邹贝凝视着后面山顶上的寺庙,轻声回答。三三两两慕名前来的游客经过他们身边接着往上爬,拐个弯后就进了庙里。

  邹丰垂视着女儿远思的脸庞,看一眼山门,回头拿出衣服;“赶紧穿上,起来别坐石头上,当心感冒。”

  “恩。”邹贝勾着嘴角浅笑;“我要吃东西。”

  邹丰摸摸她整个后背都是湿漉漉的,拿了件干净的T恤给她垫进去,隔开冰凉的湿气,帮她擦擦汗,拿出包里的干粮;“只有面包,早上叫你去超市,你又不去。”

  “面包就面包。”邹贝翻着男人放在一边的背包,掏出来急不可耐的往嘴里塞,她又饿又累,不诚心这山一般人还真上不来。

  邹丰递给她水杯,两人吃完面包转身又开始下山,再不走天晚了,山路更是不安全。

  邹贝休息片刻还觉得恢复了点体力,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没走几个台阶就开始吭哧吭哧叫苦叫累,两条纤细的退肚子不停的打着颤,而且还不听使唤;“爸……休息下再走。”

  “再休息就真的到晚上了,本来就三小时的路被你休息到下午三点才上去。”说完男人走下两步,双手向后伸;“上来。”

  邹贝!瑟着笑眯眯的爬上去;“不是我要你背的啊。”

  “还不是?”邹丰背起她,假装磨牙;“昨天晚上就打定主意诚心折腾我的吧?”

  邹贝搂紧男人的脖子,脸颊深深埋进对方温暖的颈窝,熟悉清爽的汗味随着平稳的步子荡漾在她鼻息之间,慢慢参入心田,眼睛慢慢的算热起来,哽声说;“小时候……你也是这样背的……”

  邹丰停顿了下,笑了笑,柔声说;“那以后,爸爸还背着你,好不好?”

  “恩。”邹贝咧嘴甜甜的笑出一个小酒窝,弯弯的眼角,悄然滚落下两个清凉的泪珠,幸福的泪花荡漾着炎夏的冰凉。 温柔的斜阳与缠绵的山风,穿过密密麻麻的树叶,传出情不自禁的脉脉情话,朗诵着这一场缱绻神情的,凉夏故事。

B4
B5
B6
  • 把爱给爸爸 - 番外 一夜春宵
  • 二零零四年,刚一开春,邹贝闹着就要搬回邹家村去,没事总要念叨着回家回家,以前没法觉得她这个急脾气性子,这段时间邹丰也算是领教了。 渐渐的,工地上的事基本都是邹勤在弄,半年的时间,该处理的也都差不多,邹贝惦记的还是邹家村,这压力就跟泰山压顶一样,无奈,邹爸爸觉着她是精力太过旺盛导致的心情郁结
  • 16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50章 完结
  • 不管眼前的路多么平坦宽广,她的双眼只愿回望,回望那条陡峭的山路,路上干结的黄土坷垃,那些金四班千丝万缕,洋洋洒洒,在清风漂浮的日子……… 再次感受白花花的车窗外的清凉,眼前的一切仿佛失了真,邹贝眯着双眼,任由心酸层层侵蚀着每一根跳动的细胞。 “喂……邹贝醒醒……”猛然的唿唤,让邹贝一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9章 你是我的宝儿
  • 屋内的光线在等待中黯淡了下来,房门‘咔嚓’一声轻响,然后是死一般的沈寂。 邹贝抿着嘴角笑了,缓缓抬起头,语声轻柔;“不用忙活了。” “邹贝……”叮当看着帮帮沈默无声的邹勤,困难的组织着言语;“你说什么……哦,邹叔叔他……” 邹贝微弱的笑,嘴角在朦胧的光影中散开梦幻般的的温软;“
  • 23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8章 盛开的承诺
  • 一切恢复平静之前,邹贝存折上的余额成了一串串笼统的数字,她也从未对人说过,为何要一直留在这所房子里,兴许是习惯吧,家的感觉,那是邹丰一笔笔血汗挣下的房子,只有在这里才能安然入睡。 无奈过年后,从前他们租出去的那个小公寓换了租客,她都忘记了,哪里也是他们曾经住过的地方,隔壁住进是个三十好几的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7章 深深浅浅何所期
  • 农历15,龙涛来看邹贝,瞧着那憔悴的人儿,再多的感觉都不足以表达他的内心,拉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人;“起来,我们喝酒去。” “就我们俩?”邹贝呆呆的问;“叮当呢?” “出门打她电话一样的。”龙涛拿了件她的外套;“瞧你着病怏怏的样子,那个人看到不得心疼死啊。” 那个人?那个人是自己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6章 回不去的昨天
  • 邹丰公司的业务已经堆积了一个星期,早上出门的时候特意让她睡觉,连日来的精神不济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过,可是才当男人走后,邹贝翻来覆去睡不着,更是心不踏实。 刚想再眯会,就被火急火燎的敲门给惊醒,叮当急忙忙的冲进来,问了大概原因,这才稍稍放下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本来原本俏丽的瓜子脸一个星期就消瘦
  • 16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5章 幸福天街
  • 黑夜里曾经历的一切,那个男人对她做过的事,在他身上洒落的热烫的汗水,越是远离,越是清晰……敏感的肌肤、销魂的压迫、罪恶的狎昵和抚触……一夜又一夜,在月光肆虐的昏暗里,悄然潜入动荡不安的梦境…… 习惯了拥抱的身体,失去了爱抚的皮肤,饥渴着,哭闹着,阵痛般侵袭迷乱的神智,手探下去,心揪起来,痉
  • 15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3章 月下秋意冷
  • 一夜无话,邹贝也就乖乖的关灯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南阡陌在楼下的电话,蹦着起来快速换了衣服,随便收拾了就下楼,南阡陌站在车门笑着问;“还没睡醒啊?要吃点什么?” “嘿嘿,我随便。”邹贝自己钻到后座去,将东西放在脚边;“这会还不是很饿。” “日月光广场那边有家小餐馆,要去试试不?”南
  • 19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4章 世界寂无声
  • 世界的寂静仿佛让邹贝掉入万丈深渊,无声的滑落,树叶,风声,月影,周围的一切一切,全是幻境,逼人的戾气由那幽暗的黑瞳中散发,转眼又消失,快得竟像是错觉。 二十几年来,邹贝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既凶残,又冷酷,即便是几年前自己说的算了,离开,也未见那人如此的表情……委屈,恐慌,痛苦,焦急,极度的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2章 与子偕老
  • 邹丰出差了,虽然只有一周的时间,可对于邹贝来说这一周时间太过漫长,唯一两个好朋友,龙涛辞了模特的工作,到他妈妈公司去接手,叮当小朋友还是在市区做了一份文职,确保了稳定的饭碗。 第二天,邹贝接到南阡陌的电话,说是有工作问她愿不愿去,顾盼琉璃之间,邹贝还是去了,天天憋在家,会发霉,一小时后和南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1章 执子之手
  • 一个计划,一份事业,不论多么的复杂,精妙曲折,只要是可行,说起来不大费事,真正磨人的是具体操作,哪怕是对照拟好的方案对步执行,各方各面涉及的都要亲力亲为,桩桩件件的大事小事也要权衡落实,邹丰忙得鸡飞狗跳,邹勤本来在外地,一听这事可行,马不停蹄的跑来也一起挂了合伙人的身份,做些应酬喝酒的工作。
  • 16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40章 露从今夜凉
  • 当猝不及防的电话带着恐惧闪电般噼头而来时,邹贝感到心奇异的淡定,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好像早在她的计算之内,坐如针毡的看着对面那个漂亮的高贵夫人,谨慎细微的手指绞着衣服边,等待她开口。 一句话,到底该有要有多少责任,邹贝不愿意想,整个世界似乎安静了好多,包括风,天,很高很高,跟地面的颜色一样,
  • 21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9章 悠悠天地间
  • 老天爷还算公平,邹贝没在公司得到干扰,下半学期也狠狠的拼搏了一把,顺利考上市区重点大学,高兴之余不免在男人面前卖乖,能占的便宜一个也没错过,邹丰也都依着她性子,顺着她毛捋,好不不容易假期也摆脱公司的束缚,邹丰眼瞧着也松了口气,更是宠得邹贝无法无天。 两千年初,政府提供的一系列的政策,鼓励百
  • 23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7章 玩火自焚4 H
  • “啊……爸爸……我爱你……爱你……啊!”邹贝呜咽般呻吟,起伏的腰肢追随者男人的进出,感受对方粗大的阴茎一次又一次深深钻进自己的下体,强烈的快感逼得他灵魂出窍,激烈的高潮随着就要来临。 邹丰突然就慢下了速度;“不准自己一个人先来。” “啊………不要……我要来……”邹贝听到这话差点崩溃,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8章 泛黄的血缘关系
  • 这段时间邹贝公司比较忙,毕竟是新人,大大小小的活动能避掉的南阡陌也想法帮她当掉,好在有了邹丰每天都变着法逗着她,邹贝也勉强能应付着学校公司两头的忙活。 这次的活动南阡陌提前就通知了邹贝,特殊情况无奈上面太过挑剔,只得让她出席,而且还是要泳装在海边参加活动,邹贝一听瞬间跳脚;“凭什么非要我去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6章 玩火自焚3 H
  • “妖精……”邹丰低咒一声,控住她起伏的胯部,给摁回床铺上,卡在她腿间的腰用力一沈,邹贝娇弱的嫩穴被突如其来的巨物擦入尖叫着,在瞬间失了神。 邹丰巨大的龟头是进去了,被女儿温热的小穴狠狠的吸住,强烈的刺激让他差点兴奋道直接连根捅进去,却怕她再一次受伤,竭力忍耐欲望,含着她轻颤的嘴唇道;“宝贝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5章 玩火自焚2 H
  • 邹贝全身绵软,喘着气瘫在床上,眼看男人雕塑般强健劲瘦的身躯迅速从衣料里裸露出来,最后一件内裤也脱掉的时候,怒蟒般粗长硬挺的阴茎完全耸立在眼前,不由全身一颤,虽然是自己挑起来的,但看到男人逼近还是本能地临阵退缩,直往后躲,却被男人扣着肩膀抓回怀里。 “想跑?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邹丰扶着她的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4章 玩火自焚1 H
  • 两个人好不容萎靡着抗了那堆旅游用品,垂头丧气的回到住所,进门就软在了沙发上,邹贝连鞋子都没脱,吭吭哧哧半天说不出话,一瞧旁边老头的表情,两人对眼,齐齐爆笑出来。 “哈哈。”邹贝简直连坐都坐不住,往男人身上一倒,揉着抽筋的肚子上气不接下气;“笨老头!!!” “我笨?”邹丰隔开她压在自己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3章 心有灵犀点不通呀!
  • 许多日子就是这样甜蜜中带着莫名其妙,稀里哗啦的熘走,有点像日历,今儿撕一张,明儿翻一页,一过就是一个月,不知不觉炎热袭来,白天出门看到都是伞下熙熙攘攘的行人,邹贝回了公司,几番说明,表示自己家人来了城市,面对南阡陌少了往日的顾虑,简简单单就是一个上司的关系。 邹贝通过南阡陌的关系拒绝了不少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2章 相对相知
  • 说起来,这两天父女俩都没好好吃上一顿饭,尤其是邹丰,从难以压制的激动到邹贝出事的胆战心惊,后又因为住院,找房子,连口热乎的饭都没往嘴里送一口,这会是尤其的饿,餐桌上一个清炖的鲫鱼汤搭配着几个可口的菜肴无疑让两人馋涎欲滴。 邹贝没等男人开动就开始大快朵颐,腮帮子鼓鼓的一个劲往嘴里塞东西,男人
  • 16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1章 3分锺与5分锺
  • 在叮当和龙涛没走多久,邹丰就开始办手续,费用一开始就交清,开了些吃的药品,收拾东西,回到病房,看着傻傻的女儿,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喂……傻丫头,梦游呢?” “爸……”邹贝莫名其妙的问;“你真的租了房子?” “当然。”邹丰笑着说;“爸爸什么时候说过谎?”邹丰宠溺的揉揉她暗黄的发顶;“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9章 血祭的芬芳
  • 脆弱的男人此刻好似似婴儿,他慌张的神情,微笑中带着凄凉,心下微诧,她有义务保护这个一辈子疼她的父亲,20年用宽阔的肩膀为自己撑起一片天空,如此,邹贝憨憨的点点头;“愿意,一辈子都愿意。” 邹丰低个头,抬起手背去擦眼泪,囊着鼻子说;“对不起……请你原谅爸爸……” “该爸爸原谅我。”邹贝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番外 闹腾死个人
  • 冷冬,雪还是那么白,散着冷气的冬日寒风唿啸着刮耳,几场大雨剥落了墙皮,露出冷硬的棱角,黑瓦在泥土墙中积尘纳垢,不要的锅头反扣在篱笆院,只冒出巴掌大,黑色的湮顶,原本一片青釉的绿草蔫黄萎败,东倒西歪地吊着冰渣。 邹贝慢慢的挪步走,看着,那满目残破的房屋,眼眶发热,顷刻滴落就化作冰凉的霜花,自
  • 20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30章
  • 第二天,一早,邹丰忙着去了学校,见了班主任大概编了个谎,医院方面也在他含蓄的情况下开了证明书,老师看了病历,也安慰了他,放了邹贝一周的假期,虽然远远不够女儿的修养,不过他是打算就在学校边上组个房子,暂时就这么招,龙涛和叮当先来医院看看邹贝,邹丰告诉他们地址,自个就先忙去了,回头让带个话,说是他有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8章 荒凉的幸福
  • 邹贝依偎在男人胸口上,虚汗涔涔而下,满脑子的杂念伴随着恶心四处冲撞,十多分锺赶到医院,空空的胃里即刻奔涌翻腾,立刻捂着嘴东倒西歪,对着垃圾桶黄胆汁吐了个底朝天。 男人吓得脸都青了,挂完号回来抱着她就往急诊室跑,心慌意乱的一阵前扑,看到医生就开始嚷嚷;“能先看看吗?能先看看吗?” “怎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7章 残红映眼时
  • 一夜后,积水褪尽,空气也逐渐通爽起来,微弱的亮光悄悄的泻了进来,在邹贝紧皱的眉间铺上一层淡淡的难色,像是受到梦魇般打算换个姿势睡觉,枕在男人手上的头颅往被子里缩了进去,无边的黑暗袭击而来。 察觉怀里人儿的异样,邹丰轻吻着她额头低声喊;“宝贝?”怀里的人毫无反应,瑟瑟发抖的身子顺着下体一股暖
  • 17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6章 暖暖少女心 H
  • 受不了欲望煎熬的邹贝连连媚声尖叫,哭泣还未停止,私处就被男人玩的瑟瑟发抖,无法控制的下体死死咬住邹丰昂硕的巨大,粗大的男根插得险些闭气;“啊……爸……你打我吧……别……啊……别玩……以后不敢了……” “打你?”邹丰凝视着被吓得魂飞魄散的宝贝,温柔吻上她微张的唇瓣,怜爱的舔弄,绞着颤抖的舌根
  • 18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5章 强制高潮一小时 H
  • “还敢骂人?”邹丰右手按住她阴部的粉嫩珍珠,惩罚般的缓慢轻柔转动,轻轻研磨,深埋在穴内的肉棒一次次的贯穿,轻声哄道;“我就让你一直吊着。” “呜呜……不敢……不敢了……”猥琐的折磨当真无穷无尽,无止无休,邹贝浑身汗淋淋的抽搐。 邹丰扯扯她轻柔的阴毛,么指转动的旋律比刚才慢了半拍,抽插
  • 21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4章 残忍的酷刑 H
  • 邹贝无力抵抗这样的魅惑,靠着男人怀里的身子因为几个月远离得到暂时的激情,拱起柔软的腰肢像糖一样磨叽,脸蛋红扑扑的一个劲哆嗦;“啊……痒痒……痒痒……” “还有呢?”邹贝诡笑着放开她红肿的耳垂,立刻低声询问;“就只有痒痒?” 贪婪的吸取男人纯正的汗味,熟悉的体味最是催动情欲的香水,满鼻
  • 24 04月18日
  • 把爱给爸爸 - 第122章 世俗深渊
  • 漂浮在空气中一触即发的气氛在丝丝的沈默中缓缓坠落,窗外大雨越发爆裂,凝聚在上头的雾气遮挡住外界一切流云,屋子更显冷冷清清,找不到一丝温度。 邹贝愣了愣神,一句担心,让原本喜悦的见面被忧伤取代。跨坐在邹丰大腿上也悄然退下来,拉拢肩上的浴巾走到窗前,一把抹开上面的雾气,外头车流如水,繁华的市区
  • 17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