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合姦

我抚摸着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么啊?」

「好了,小鬼,快点插进去吧,我痒的厉害,受……受不了啦。」

姐姐两手尽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阴茎。

我顺势一插。

窄小的阴道热得像个火炉,紧紧吸住阴茎,阴壁上的皱褶不断收缩蠕动,颳着龟稜。分泌出的液体弄得龟头痒痒的。

刚开始,姐姐还顾忌干妈,只是双手搂紧我脖子,用力吻着,全身不停地扭动起来。但随着我一次次的冲击,她开始发出娇媚的浪叫。

「唔……哦……顶得好深……嗯……我不行了……」

「舒不舒服……是我肏得过瘾……还是……姐夫……肏得过瘾啊?」

「你好坏哦……上别人老婆那么爽吗……啊……我是你姐……啊……小心给雷噼呀……」

大小阴唇随着抽插,不停翻出凹进。

「叭唧……叭唧……」

阴茎顶一下就发一声,连那摩擦阴毛的怪声,阴囊打着姐姐臀部的啪啪声,小腹的相撞声,姐姐满意的娇喘声,汇在一起,非常的刺激。

「哇!好淫靡啊。小云的骚屄唱歌了。」

一旁观看姐弟相姦的干妈兴奋的红着脸,臀部直扭,大腿挟的紧紧的,手不住的在自己阴阜上揉搓,水汪汪的星眸眨都不眨的盯着阴茎在她儿媳鲜红的阴道中进出,连嘴都合不上了。

我扒开姐姐的手,偏过头,含住干妈探出的湿漉漉舌头。

她动情地抱住我脖子,轻轻咬着我的嘴。

「别急,等我肏完了你那骚儿媳,再肏你这个骚婆婆。我把精都射在你屄里边,行不行?」

我小声说着,腾出一只手握住她的乳房,慢慢揉搓起来。

干妈无声的抿嘴一笑。两眼眯成了细缝,火辣辣的盯着我,淫荡的喘息着。

「小云……你弟弟的鸡巴很来劲吧……要是舒服……就大声叫出来吧……」

「呸……你……你这个不要脸的……骚……骚狐狸……跑到人家……人家床上来偷……偷看……」

披头散髮的姐姐眼睛一白,嗔怪着她婆婆。

「好哇,人家这么帮你,你还不领情,看婆婆不给你点颜色看。」

干妈跪在我后面,按住我的臀部,猛地一推。

「老公,肏死这小骚狐狸。」

「啊哟!」

姐姐惊叫一声,身子就瘫下去了。

我顺势压上去,加紧抽送。

干妈则咬着我的耳垂。舌尖舔着我后颈,又湿又凉。高耸的乳房贴住我的后背,不停摩擦着。双手不住抚摸着我紧绷的大腿、臀部和胸膛。

「快点……快点……」

她低声发出了饥渴的催促,又伸手到结合处,沾着爱液,揉弄姐姐的后庭和我的阴囊。

这一额外的刺激使我差点射出来。

姐姐腋下的黑毛闪闪发着光,而小腹下本来细密排列的阴毛也被爱液打湿,这边一丛、那边一块的歪歪斜斜贴在雪白的肌肤上,形成强烈的对比。

我非常喜欢姐姐黝黑茂密的阴毛。这会使我想到另外一个女人——妈妈。我之所以喜欢毛多的女人,原因大概就在此吧。

「乖宝贝,叫爸爸。」

「嘻嘻……坏爸爸……我的大鸡巴爸爸……」

姐姐哼哼着。

「乖女儿,妈和谁肏屄呀?」

姐姐会意地喊道:「当然是和你肏啊,你不是我爸吗?你来肏妈的屄吧,刘素香就是让你肏的。」

「我是怎么肏妈的?」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听姐姐这么喊,但心跳还是猛然加速,爽快的感觉立刻佈满全身。

「妈脱光衣服,躺在床上,张开大腿,让你用鸡巴肏她。」

姐姐已彻底迷失在性慾中,不顾羞耻的在她婆婆面前发出亢奋的尖叫。

我彷彿真的已骑跨在妈妈身上,嘴里也不停的叫道:「妈,我肏死你,我肏你了,刘素香!」

「对……使劲肏……把她的屄肏烂了……哼……提到妈……鸡巴又胀了……

妈早晚要被你肏……哦……姐也给你肏……我的好弟弟……亲弟弟……来吧……来肏吧……就当着婆婆……的面……狠肏她的儿媳妇……不要剩一点力气……肏死我这个淫妇……肏烂我的小屄活该……让这老骚屄在旁边看……痒死她……我喜欢你的大鸡巴……我想给……你……生儿子……好刺激啊……」

姐姐的欲焰愈发炽烈起来,彷彿因为有干妈在旁边,更是表现出前所未有的骚浪放荡。

她浪声唧唧,狂摆柳腰,臀部旋转着,阴唇用力研磨我的阴茎根部,乳峰随着冲击,欢快地上下跳动。差点没把我翻下去。

正抠屄搓乳房的干妈早惊的目瞪口呆,浑身颤抖不已。

我又抱起姐姐,托住她的臀部,让她把腿绕着我的腰,双手缠着我的脖子,在房间里走了起来。

走一步,阴茎就肏一下。

姐姐浪的直叫:「小鬼……你花样真多……」

我抱着姐姐走到干妈面前。

「告诉你婆婆,我肏得好不好?」

姐姐头使劲后仰,雪肤罩上了层朦胧的玫瑰色,双手用力挤压乳房,大张的嘴唿哧着,不知天南地北的尖声淫叫着。

「好舒服啊……啊……屄屄好舒服……婆婆……儿媳妇的小屄……被……肏得……好舒服……啊……儿媳妇喜欢……肏屄……喜欢……被大鸡巴……肏……

啊……我受不了啦……快把我放下来啊……射精吧……我要让你……肏……肏死了……我已经……高潮了……我升天了。」

我刚把姐姐放到床上,馋得受不了的干妈便跨上她的嘴巴,臀部又扭又挺,急叫道:「乖云云!帮妈……舔舔……妈……浪死了……屄好痒……快嘛……」

姐姐不由自主地舐吮起来。

看着骚儿媳舐浪婆婆阴道的镜头,我更加狠干着姐姐。

姐姐被阴阜顶住无法浪叫,只能用「唔!哼!」的鼻音表示快感。

干妈则猛力揉搓姐姐的乳房,揉捻奶头,以使她加速射出来。

渐渐的姐姐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况,不由自主的又哭又笑,尖叫起来。

「哦……射给我……小鬼……求求你……不要摺磨我了……不行了……人家又要洩了……」

她忽然狠命推开干妈,坐起来,嘴凑上我肩头,狠狠咬了下去,身子不住地摇动,阴道再次急速紧缩。

我肩膀一阵剧痛,下体却说不出的舒服。

这时干妈使劲掐住阴囊,阻止了我的精液。

一阵剧烈的震颤后,姐姐倒在了床上,脸上写满了春意,星眸紧闭,香汗霪霪,大张的四肢抖颤着,紧缩的阴壁随着高潮的到来剧烈抽搐着。爱液直流,把床单湿了一大片。

「舒服吗?姐。」

「哦……小鬼,太爽了!我爱你。」

她温柔地搂着我,但很快就觉察到阴茎仍处于亢奋状态。

「你怎么还没出来呢?」

「还有你婆婆呢,是吗,兰儿?」

「老公,你姐不行了,让我来接班吧。」

媚眼微眯,春上眉梢的干妈不知羞的笑着,将我从她儿媳身上拉开。

只听「噗」的一声,阴茎由阴道脱出,水淋淋的滴了姐姐一腿,肥皂泡似的阴精,从大张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把床单弄出一团团污渍。

由于阴精的滋润,阴茎好像更粗壮了,闪闪发光,骄傲的直立着。

在儿媳的床上,抛开了禁忌之念的干妈脸上浮现出淫媚姿容,把大肥臀转过来,抬得高高的,现出那饥渴得直流口水的阴道,嘴里嘟囔着:「快来,老公。

像对小骚货那样,我熬不住了。」

我将阴茎深深刺进阴道,龟头猛捣花心。小腹撞击着丰满的臀部,「砰砰」

有声。

「哎唷……我的好人……喔……你……好……好厉害啊……老公……就是这样……狠狠肏我这个骚婆婆吧……」

干妈呻吟着,骚浪的摇头晃脑,臀部挺着直扭,极力迎凑,手往后抓着我的阴囊,压在阴蒂上摩擦。

我让干妈去舔姐姐的屄,但她发出了不愿意的哼哼。

我便强按住干妈的头到姐姐两腿间,她只能开始舔起那有些肿胀的阴阜来。

姐姐激灵了一下,牙齿紧紧咬着下唇。

我每次肏入,都使得干妈的舌尖一次次探进姐姐阴道。

「哦……乖乖……好好舔香屄……别停下……」

姐姐这样喊着。

干妈则噬咬着阴蒂报復,弄得姐姐的爱液汹涌流出,洒满了一脸。

「老公……用力肏……好舒服……啊……我要高潮了……我们一起射吧……

让我的屄填满精液……啊……」

「等一下我……用力咬我的骚屄呀……我也要高潮了……嗯……」

婆媳俩淫声不断,就像是在比赛一样,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浪过一声。

「好吧……让我肏死你们这两个荡妇……让你们高潮……让你们发浪……」

我加快抽动速度,阴囊一紧,压抑许久的精液犹如脱缰的野马般怒射而出,重重冲击在肉壁上,再深深打入子宫。

干妈被这突如其来的射精给打懵了,直翻白眼,身体一哆嗦,很快便又攀上高潮,大腿内侧肌肉和阴道抽搐不止,一股热流涌出,紧紧包围着龟头,令我全身每一个神经都受到强烈的冲击。

姐姐显然也达到了高潮,双腿不住痉挛,臀部兴奋得往上挺着,阴阜紧紧贴住干妈的脸,疯狂摩擦着。

最后,我们三人筋疲力尽的瘫在一起,姐姐蜷成一团,嘴角上挂着满足的微笑,低声呻吟着。干妈则紧搂着伏在我身上,一口口的热气喷在我胸前。

歇了一会儿,我开始欣赏起左拥右抱的大小两个美人来:姐姐青春活泼,腰肢纤细,肌肤嫩得几乎可以捏出水,双峰挺拨未满,乳头如花生般;干妈媚中带妖,艷光四射,奶大臀凸,奶头如黄豆般硬挺。

我搂着二女腰肢,在两对各有千秋的乳房上轮流吸吮,四颗小红樱桃全都骄傲的向上翘着。

接着我两手各插进一个阴道里。

「啊……」干妈和姐姐异口同声的叫了来。

我更加兴奋,同时抽插起来,两个姆指也在她们的后庭上抚摸着。

很快手就沾满了她们的爱液。

「啊……老公……不要……我受不了……喔……」干妈摇晃着臀部说。

「啊……小鬼……快……我也……受不了啦……啊……」姐姐也同样摇着臀部。

最后她们忍不住地抱在一起亲吻起来,浑身颤抖,享受似的娇吟阵阵,都让我分不清手上的爱液是谁的了。

我抽出手指。

「你俩既然这么亲,以后就姐妹相称吧。」

「这像什么话?叫我怎么见人啊?」

干妈为难起来。

「这有什么关系?以后有人时,我还叫你妈,就咱们时,我就叫你妹妹,谁叫我是小鬼的姐姐呢,对不对?妹妹!」

姐姐美滋滋地说。

干妈踌躇了良久,最后一咬牙。

「唉,都成这样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好吧,姐……姐……」

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大笑起来。

姐姐也娇笑着,然后指着我说:「小鬼,就你鬼主意多。那我们姐俩以后叫你什么呀?」

她把姐俩说的特别响,弄得我又是一阵大笑,干妈更是羞的了不得,干脆翻过身,把脸直藏在胳膊底下,但也禁不住吃吃地笑了起来。

「嘿!这还不简单,你们就叫我亲亲哥哥,亲亲丈夫呀。」

「呸!小鬼,美得你的!我以后就叫你亲亲儿子。」

姐姐当然是另有所指。

干妈听姐姐这么一说,也转过脸来。

「你不会真想……上你妈吧?」

还没等我张嘴,姐姐就抢着回答。

「姐,你不知道,这小鬼,想肏妈都想疯了!」

「这……这怎么可以?这想想都……」

干妈满脸惊惧之色。

「这有什么不可以?妈守寡那么多年,现在我「孝顺」她,也是应该的。」

「是啊,我还想叫妈一声姐呢。」

姐姐也在旁色色的帮着腔。

「唉,香姐也是前世作蘗,生了你们这两个小魔星。」

干妈无奈地摇起头来……

自从干妈也加入了我们这个「俱乐部」后,我简直就如过着神仙般的生活。

她们或单独、或两人、或一起和我交媾,用她们身上的三个肉洞服侍我。我们玩各种性道具,玩各式的性游戏。

但所谓乐极生悲。婶婶老家突然来电话,说她母亲病逝了,婶婶只能奔丧回去了。

B4
B5
B6
  • 婆媳合姦
  • 我抚摸着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么啊?」「好了,小鬼,快点插进去吧,我痒的厉害,受……受不了啦。」姐姐两手尽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阴茎。我顺势一插。窄小的阴道热得像个火炉,紧紧吸住阴茎,阴壁上的皱褶不断收缩蠕动,颳着龟稜。分泌出的液体弄得龟头痒痒的。刚开始,姐姐还顾忌干妈,只是双手搂紧我脖子
  • 770 02月11日
  • 好色小姨|[0155]婆媳关系
  • 电话无法拨通,林美心也没辙了。换好衣服,重新回到了客厅中。李师师则和欧阳英良商量着要出去买点菜,准备在林美心家做饭吃。林美心根本就看不透这对夫妻究竟抱得何等目的?"菜家里都备着呢。"林美心温顺的说道。"那咱娘俩一起去做饭。"李师师竟是和林美心拉起了亲密关系,上前抓`住她的胳膊,憔悴的
  • 377 2022-02-05
  • 春闺梦(月皎花娇)- 第05章 婆媳合欢
  • 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秦观《春日》 四月十八日周一。 上午,我逃课来到姐夫家。 昨晚姐夫为了感谢我陪他妈回乡,邀我吃了顿晚饭。干妈偷偷告诉我,说姐姐明天不在家。 “骏……”一进屋,干妈火一般热的身子就扑进我怀里,红扑
  • 691 2022-02-04
  • 新婆媳关系- 第06章
  • 冯素兰很自觉的也换上了新衣服。 一件束腰小皮衣,拖着冯素兰的大奶子一晃一晃的。下身黑色吊带蕾丝长筒丝袜搭配黑色高跟鞋。画了个烟熏妆,涂抹了黑色的唇膏。 冯素兰也带了枷锁,只不过是一个圆形的,只能锁住脖子,双手的手链和脚链由一根粗大的锁链连接起来。拖着锁链,冯素兰主动的握住自慰棒的一
  • 323 2022-02-04
  • 新婆媳关系- 第05章
  • 第二天的中午,周校长开着车一行四人来到魏州和陈露的婚房,是180平装修好的房子。很贵,但是在周校长的帮助下,以很低的价格拿到手,还是分期无利息的拿到手。开放商老板还送了他一个车库。 这样的好事让魏州激动的不得了,不过陈露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这让魏州不太明白这样的反应是说明什么?难道还不满
  • 267 2022-02-04
  • 新婆媳关系- 第04章
  • 看着一地的淫水,冯素兰一只手抹了抹,然后站了起来,伸到陈露的脸上抹了上,一边抹一边说“露露,我的好儿媳妇。闻到了吗?这就是你的淫水的味道,好诱人。年轻的淫水,好美味。”冯素兰说着说着还伸出舌头在陈露的脸上,舔着淫水。 陈露的鼻子闻着自己淫水的气味,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闻,反而有种奇特的感
  • 299 2022-02-04
  • 新婆媳关系- 第03章
  • 在陈露一再坚持,周校长一旁帮劝下,让陈露穿着婚纱回家。 而陈露以魏州不帮自己,不爱自己为由,不坐魏州开的车,让他自己坐公交回去。而她自己则坐周校长的车回家。 陈露在魏州无奈得眼神下上了周校长的车。侧脸都能看出上了车之后的陈露笑逐颜开。 魏州失落极了,他后悔不该不停陈露的话。他
  • 290 2022-02-04
  • 新婆媳关系- 第02章
  • 陈露回到家里,跟魏州提了结婚的事。魏州开心的简直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甚至连陈露提的8万的彩礼也没有异议。虽然他全部家当也只有十几万。 不过好在魏州的母亲,一个55岁老教师,风韵犹存的老教师给了这对新人帮助。给了他们5万。 周校长在接到这个“消息”后,也开口以魏州去世的爷
  • 274 2022-02-04
  • 新婆媳关系- 第01章
  • “来~露露,我们给周校长敬一杯。”新郎官魏州拉着穿着一身大红色中国新娘旗袍服,笑容甜美的新娘陈露,给一位头发花白,戴着金丝眼镜的肥胖老人敬酒。 这位老人年过70却没有退休,依旧手掌大权。可见背后的势利坚硬。 也许放在大城市里,或许只是一般般。但起码放在这个三线的小城市里,是魏州陈露
  • 299 2022-02-04
  • 婆媳合奸
  • 我抚摸着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么啊?”“好了,小鬼,快点插进去吧,我痒的厉害,受……受不了啦。”姐姐两手尽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阴茎。我顺势一插。窄小的阴道热得像个火炉,紧紧吸住阴茎,阴壁上的皱褶不断收缩蠕动,刮着龟棱。分泌出的液体弄得龟头痒痒的。刚开始,姐姐还顾忌干妈,只是双手搂紧我脖子,
  • 263 2022-02-04
  • 美妙婆媳
  • .轻舟像贴在镜面上一样,滑过玄武湖宽广的水面。远处,晋宫台城的城墙隐约在望,湖上连绵的芦苇一直延伸到城墙下。忽然,芦苇中荡出一条小舟。乌黑的船篷前一盏纱灯并未点亮,但仍能看出是秦淮河花灯的式样。 发现这边的小舟,那条乌篷船犹豫了一下,想退回芦苇荡中。萧遥逸一眼看见,笑道∶「美人儿来了。」说着他放开喉
  • 400 2022-02-01
  • 如此「婆媳」
  • 自从单独被领导叫去泡温泉之后,我们领导就对我愈加重视,在工作中也是对我倍加照顾,而且在市委办关于提拔年轻后备干部的内部会议上,他为我说了不少好话,还为我的实职副科级提了名,拟任职务是市委办综合科副科长。领导为我做的一切,我打心眼里感激他,参加工作以来,我暗地里是没少骂过他,尤其让我加班的时候
  • 386 2022-01-31
  • 婆媳合姦
  • 我抚摸着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么啊?」「好了,小鬼,快点插进去吧,我痒的厉害,受……受不了啦。」姐姐两手尽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阴茎。我顺势一插。窄小的阴道热得像个火炉,紧紧吸住阴茎,阴壁上的皱褶不断收缩蠕动,刮着龟稜。分泌出的液体弄得龟头痒痒的。刚开始,姐姐还顾忌干妈,只是双手搂紧我脖子
  • 240 2022-01-29
  • 婆媳合欢
  • 婆媳合欢中午,我逃课来到姐夫家。昨晚姐夫为了感谢我陪他妈回乡,邀我吃了顿晚饭。干妈偷偷告诉我,说姐姐明天不在家。「骏……」一进屋,干妈火一般热的身子就扑进我怀里,红扑扑像娇艷玫瑰的脸压在我胸前不停地磨蹭着,充满情慾爱恋的眼神直勾勾盯着我,像恨不得把我吃了。「宝贝,我的小宝贝,我的心肝!」她双手勾住
  • 338 2022-01-28
  • 婆媳
  • 婆媳[按此打开][隐藏]我抚摸着姐姐的雪乳,接口道:“你要什么啊?”“好了,小鬼,快点插进去吧,我痒的厉害,受……受不了啦。”姐姐两手尽量掀起臀部,想一下子套住阴茎。我顺势一插。窄小的阴道热得像个火炉,紧紧吸住阴茎,阴壁上的皱褶不断收缩蠕动,刮着龟稜。分泌出的液体弄得龟头痒痒的。刚开始,姐姐还顾忌
  • 249 2022-01-28
  • 婆媳共事一夫
  • 婆媳共事一夫明辉离家出走已经两天多了,身上带的钱也已经花光了。虽然面临的是讨饭和流浪生活。但明辉还是不想回家。想到妈妈要改嫁,明辉心中就有沖天的无名怒火。过去爸爸总是打骂妈妈,他为了护着妈妈也不知挨了多少打。可是,爸爸死了,妈妈却要改嫁,明辉实在想不通。他恨死去的爸爸,更不愿意妈妈再给他找新爸爸。
  • 418 2022-01-28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