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2章、你是嫉妒吗?(H)

  两人的身体实在太过默契,那滋味在心里梦里都思量过千百万回。程晓瑜的高潮来得快而凶猛,锋芒一般的快感刺得她顾不得矜持的惊声尖叫,她蓄长的指甲在严羽背上勾抓出一道道红痕,她两条细白的腿缠住他,妖精一般的吸着他裹着他。严羽被她逼出了一身的汗,只想在那片柔软紧致之处用掉自己全身的力气。他原想再多撑一会儿,可程晓瑜却永远有本事让他撑不下去,不过半个多小时严羽就吸着气问此时在身下娇嫩的仿佛一滩水一般的小女人,“有套子没有?”

  程晓瑜摇摇头,喘息着说,“没有。”

  严羽说,“那我射进去了?”

  程晓瑜哪还顾得许多,胡乱嗯了一声缠着严羽又细腻的缩了一下,严羽就也不再多言,按着身下的小女人用力进出起来。

  程晓瑜早被那不断加快的速度乱了心神,只能抓紧严羽在波涛澎湃的欲海中浮浮沈沈,在灼热最后爆发的一瞬间她似乎听见严羽含煳的喊了一声小鸵鸟。程晓瑜不由得湿了眼睛,有些东西叫她怎么能不怀念。

  那根灼热的像铁一样的东西终于软了下来,却依然塞在程晓瑜的身体里面,程晓瑜能感觉到有热流在她的小腹深处盘旋,然后顺着甬道一点点渗漏而出。

  严羽低头吻了吻她脸上的泪痕,“哭什么?”性事过后严羽的声音微哑而性感,就和过去的每次情事后一样。程晓瑜忍不住搂住严羽的脖子,把眼泪蹭到了他结实紧绷的胸口肌肉上。

  严羽叹了口气,“怎么还是这么爱哭?”

  两人都没再说话,只是紧紧地拥抱着对方。程晓瑜只恨不得这一刻就是永恒,天永远别亮,明天也永远别来。可他们只这样亲密的依偎了一会儿,程晓瑜就感觉到严羽留在她小穴中的肉棒已经起了变化,像一头冬眠后逐渐苏醒的兽,蠢动着昂起头颅想要舒展身体。

  程晓瑜有些窘迫的往后挪了挪身子,“严羽,我那里很酸,你先让我歇歇……”

  严羽却一语不发的扣住她的臀开始抽动起来,她的甬道里还有许多残存的精液和蜜水,严羽动起来十分顺畅。要说程晓瑜也是三十岁的人了,可从里到外还是嫩的跟水豆腐一样,真真是个天生来克他的妖物。

  严羽低头啃咬程晓瑜的乳尖,他的力道不轻不重的刚刚好,顿时有酥麻感从程晓瑜的胸口传过来,程晓瑜忍不住猫咪似的哼了起来,也就不再顾惜身体的酸痛,搂着严羽再赴巫山之约去了。

  严羽弄了一会儿又让程晓瑜趴跪在床上,伸手揉住她浅浅的阴毛笼盖下的小肉珠,程晓瑜此处本就分外敏感,被严羽从后面大力进出着又同时揉住这里,更是感觉如入了仙境一般。她两瓣水蜜桃一般挺翘的小屁股微微摇晃了起来,下面樱红的小嘴裹着大肉棒勾魂似的卖命吸允,混着白浊的花液口水一般顺着小嘴的边缘点点的流下来。程晓瑜两手微颤的支在床单上,微微仰着头依依呀呀拉长了声调千回百转的呻吟。

  严羽见不得她这狐媚的样子,一手揉捏着她饱满滑嫩的椒乳,一手狠狠的掐捏充血硬实的花珠,身下也毫不怜惜的大进大出,顶得她花心半开颤巍巍的吮他。严羽说,“看你这小骚样,离了男人你过得了吗?”

  程晓瑜气恼,抓过严羽的手放在嘴边咬了一下。严羽哼了一声,捏住她下颚,把刚才揉捏她花珠的手指伸进她嘴里跟着下身的频率一起抽插了起来,“闻闻我的手指,全是你的味儿。”

  程晓瑜从鼻子里嗯嗯了两声,伸出粉嫩的舌头在严羽的手指上舔了两下,严羽的喉结难耐的滑动了起来,推低程晓瑜柔软的腰肢,抓着她挺翘的小屁股电动马达一般疯狂的抽插起来。

  程晓瑜的手臂再支不住身体,索性软软的趴到床上,严羽深重的动作让她柔嫩的脸颊一下下的摩擦着棉质床单,没一会儿她的脸颊就被磨蹭到微微发热。她白玉般的小手拧在床单上用力的指节发白,可却也没有她下面那张小嘴用力,她在吸他,用每一寸柔软每一丝紧致吸吮他,像要绞断吸干一般让他爽到头皮发麻,他占了她的身子,她就要占了他的心。她不许他忘了她,他是严羽,他怎么可以忘了她。

  严羽俯下身子野兽一般啃咬着程晓瑜的脖颈和肩头,“妖精,你这妖精,我真想弄死你。”

  程晓瑜半闭着眼睛喘息道,“你弄死我好了。啊,严羽,嗯……”

  严羽此时满心满眼都只有身下这个小女妖,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在她身体里进出开凿,弄死她或者被她弄死,他只是不想和她分离。

  严羽第二天是被猫叫声弄醒的。snoopy饿了,现在都快上午十一点了,左等右等主人还不起来,snoopy只好叫了两声试图引起主人的注意,可是主人没醒,那个搂着主人睡觉的男人倒是睁开了眼睛。snoopy走到卧室半掩的门前有些害羞的在门沿上蹭了蹭脸颊,帅哥,不然你给我弄点吃的也行啊,我好饿哦。

  严羽低头看了看程晓瑜,她睡在他怀里,唿吸沈稳表情安适,睫毛卷翘小嘴微嘟,一切都和以前一模一样。她锁骨上有吻痕,肩膀上还有两个浅红色的牙印,他昨晚确实是少有的疯狂。她脖子上带着一个小巧的白金心形吊坠,心的中央有颗小而璀璨的钻石,周围是一圈精致可爱的藤蔓。以前她戴的是他送她的双鱼座,后来那个吊坠他再也没见过,不知道是她带走了,还是搬家的时候弄丢了。

  严羽刚伸手拿起那个吊坠,就听snoopy喵呜了一声。明明睡醒了还无视我,太过分了。

  程晓瑜在严羽怀里蹭了蹭,似乎是要醒了。严羽连忙把手指比在唇边作了个嘘的手势,snoopy就乖乖的蹲在地上摇了摇尾巴。严羽轻手轻脚的从床上抽身下来,穿上牛仔裤和毛衣,踩着程晓瑜的拖鞋就走了出来,snoopy连忙跟出来又喵喵了两声。

  严羽说,“小东西,你平时都吃什么?”

  snoopy睁圆了眼睛表情可爱的仰头看着严羽。

  严羽忍不住笑了笑,进厨房看了一圈,然后在冰箱上面找到一袋猫粮。严羽取下封口的夹子,从里面倒了些猫粮出来。

  snoopy喵呜一声,低下头咯吱咯吱的嚼作成小鱼形状的猫粮。程晓瑜自己叫作“小鱼”,却偏还养了只吃鱼的猫,严羽想想不由得有些好笑,他蹲下来摸了摸snoopy胖嘟嘟的小猫脸,毛绒绒的手感真好,连这副娇憨的样子都和它的主人有几分像。

  程晓瑜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严羽蹲在地上喂snoopy吃东西,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严羽身上,他脸上的神情轻松而愉悦。一瞬间程晓瑜以为自己在做梦,不过身体的酸麻和下体的黏腻很快提醒了她昨晚发生过什么。程晓瑜脸上一红,掩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听到声响严羽抬起头来,“醒了?”

  程晓瑜低头嗯了一声。

  两人之间一时又是安静。snoopy吃完东西就和严羽亲近了些,喵呜喵呜的用它的小脑袋蹭了蹭严羽。

  严羽说,“怎么了?没吃饱?”

  程晓瑜说,“不是,它应该是渴了。厨房门旁边有个小碗,你给它接点水喝就行。”

  严羽去厨房拿了只小碗接了杯水端出来放在地上,snoopy蹲到碗旁边伸出小舌头一舔一舔的喝了起来。

  程晓瑜拿了件睡袍系在身上,跟严羽说,“我先去洗个澡。”

  严羽点了点头。

  程晓瑜下床站起身子,却两腿一软险些跌倒,她羞得耳尖都红了,连忙扶着墙低头几步进到卫生间里,靠在墙上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snoopy喝完水就开始舔毛,从脸到尾巴很细致的舔了一遍。严羽看了一会儿snoopy,又仔细打量了一遍房间。程晓瑜貌似比以前勤快了些,以前他们住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喜欢把衣服乱丢把常用的东西乱摆在表面,现在房间却收拾的整洁而温馨。这女人到了三十岁,总算有点贤惠的样子了。在沙发的一角严羽还意外的发现了过去那只小鸵鸟玩偶,小鸵鸟头顶上粉色的毛已经变成了浅粉色,身上的红色绒布小西装看起来也有些旧了,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傻呆呆的可爱。严羽伸手摸了摸那只消失三年的小鸵鸟,就听拉门一响程晓瑜已经从浴室出来了,严羽连忙把手缩回来,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

  程晓瑜穿着一身布料柔软的米色细横条纹家居服,发梢湿漉漉的,脸上浮现着健康的红晕,皮肤吹弹可破,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性感而诱人。她挽起袖子进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中午就随便在我家吃点吧,别出去吃了。”

  “不了。”严羽说,“都十二点了,我下午两点半要坐飞机回榕城,我现在就该走了。”

  程晓瑜被冰箱门挡住的脸一瞬间有些僵硬,她嗯了一声关上了冰箱,想了想又说,“那我送你去机场吧。”

  严羽觉得程晓瑜的开车习惯很不好,动不动就抢道还不记得并线,他坐在车里直皱眉,“你开车急什么?”

  程晓瑜虽然只开了半年车,但她平时并不这样急躁,现在这个样子只是因为旁边坐了个严羽。程晓瑜板着脸说,“我急什么,不是你急着赶飞机走吗。”

  严羽看了下表,“现在才刚一点锺。”

  前面转了绿灯,程晓瑜连忙踩住刹车,严羽坐在副驾驶座上身体微微向前一倾,他皱了皱眉,拉下安全带系在自己身上。

  程晓瑜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淡淡的说,“严羽,昨天晚上的事我不会跟任何人提起,也绝不会影响你的家庭,你放心。”

  严羽也冷冷的回道,“那我真该谢谢你。”

  程晓瑜没说话,车一路开到了飞机场。两人坐在麦当劳里随便点了些东西吃,其间严妈妈还给严羽打了个电话,问他昨晚怎么没回家,现在到机场了没有?严羽说昨晚碰见个朋友就没回去,现在已经在机场了,严妈妈又嘱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程晓瑜说,“你爸爸妈妈现在也在和城呢?”

  “嗯。”

  “严叔叔现在身体怎么样?”

  “好多了,就是左手还有点抖。他现在什么都不管了,天天早上去公园打太极,倒不像以前脾气那么大。”

  程晓瑜说,“人年纪大了是要这样才好,那你现在还在锐宇吗?”

  “不怎么去锐宇了,又聘了个执行总裁,我现在一般在佳成,那边摊子大,事情也多。”

  程晓瑜想了想说,“别太辛苦了,要自己保养身体,也要好好照顾家庭。”

  严羽冷笑道,“三年不见,你倒这么懂事了。我当你一辈子只知道关心自己,再想不到别人。”

  程晓瑜瞥了严羽一眼,“你行了吧,没事就要冷嘲热讽几句,我当初是有多对不起你?一个男人这辈子总要经历一两个坏女人才能修成正果,你也不要那么计较了吧,现在你和方菲在一起好不就行了。”

  “程晓瑜,你总提方菲干什么,你嫉妒啊?”

  程晓瑜红了脸,瞪了严羽一眼,“我嫉妒什么?严羽,你再胡说八道,我不送你了,我现在就走。”

  严羽就不说话了。

  两个人又沈默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程晓瑜开了口,“我好像还没和你正式道歉过。严羽,我不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想着别人,这是对你的不尊重,也是对我自己的不尊重。我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你别记恨我了。”

  严羽还是冷着脸,“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程晓瑜无奈,“你有没有点风度啊?难道你就不该跟我说声对不起?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做过多少对不起我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严羽说,“我对得起对不起你,你不是都不在乎,我没伤到你的心,又有什么好向你道歉的。”

  程晓瑜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僵,“看来再过三十年我们俩个也别想说得通。算了,反正都过去了。”

  他们两人有一搭没有搭的说了几句闲话登机的时间就到了。程晓瑜心里有些难受,可又不好表现出来,当年是她死活非要走的,现在再表现的恋恋不舍不是犯贱吗,所以她就很潇洒的扬起笑脸跟严羽挥了挥手。

  严羽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进了登机口,没有表现出半分留恋与不舍。

  程晓瑜回到等候区的座位上坐下,心里有些疲倦还有些空落落的,昨天的事算什么,严羽的表现就好像那是一次再普通不过的一夜情。

  作家的话:

  昨晚是她主动扑到他怀里去的,所以她没有立场指责严羽的任何行为。程晓瑜,你到底还在期望什么?期望严羽说这三年我没有一天忘记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他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就好像楚辰是她哥哥一样已经是这辈子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了。程晓瑜忍不住又低着头掉了两滴眼泪,自思起来又十分无味,只能擦了眼泪出机场开车回家去了。

  房间里还弥漫着一股沈沈的情欲气息,程晓瑜抱着snoopy倒在沙发上看电视,天色渐渐暗下来,她也懒得去做饭。明天又是周一,又是打仗一样忙不完的工作,真是百无聊赖的人生啊。

B4
B5
B6
  • 《乡旅美女录》 - 第056章 上错床摸错人【下】
  • 李文强就像表演杂技一样,身手灵活的在铁刺上左盘右转,手拍脚踢,把刺来的无极刀一一或躲过,或挡开,不过也被迫的后退一步,罗一刀得势不绕人,手中陌刀高高的举起,然后迅若闪电的对着身处半空的李文强当头狠噼而下,刀风撕裂,尖啸凄厉,充满了誓死不回头的凶悍气势,气势紧紧的锁在对方的身上,凶狠嗜血的眼神恨不
  • 43 04月20日
  • 《乡旅美女录》 - 第056章 上错床摸错人【上】
  • 李文强出手狠辣之极,一下就杀了两名刀客,他和普通武者不同,他练得可不是什么竞技比试,能够在短短四年内修炼到暗劲,除了天赋和师傅魔鬼般的训练外,他四年中的暑假和寒假都没有任何休息,他曾经被丢道西伯利亚的猎人训练营,也在残酷的黑市拳中做过上百场生死格斗,还曾在战火连天的阿富汗做过雇佣兵,任谁也想不到
  • 51 04月20日
  • 《妇科男医(男医)》 - 第217章 喝醉酒上错床
  • 邱于庭的舌头在刘莲的阴蒂上胡乱舔着,一点规律都没有,却因为这种没规律的舔吮,刘莲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了,她发出的呻吟声就与邱于庭舔阴蒂和大小阴唇发出的“啧啧”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成为这深夜的一首幽灵奏曲。 其实这么晚了,就算有行人从上面走过去,他们一般也不会跑下来看到底谁在下面做爱的,毕竟下
  • 50 04月19日
  • 《三个儿媳伺候公公》 - 第033章:酒醉上错床
  • “你老婆死了两年,鸡巴又这幺骚,还能不到镇上去玩妓女?”苗杏花不相信。 “杏花,你没忘吧,我老婆死的第二个月,就和你上了床。有你给我解馋,我找妓女干吗?”武老大嘴里说,手里也没停,用胡罗卜在苗杏花的阴穴里抽插起来。 “啊…喔…老大,你够坏的。那天,是你强暴了我。不然,我一个良家女子,
  • 66 04月19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7章、结局
  • 严羽和程晓瑜九点多到家的时候闻寺正好来接闻鹤回家,闻鹤在门口穿鞋,闻寺笑着招唿道,“晓瑜妹子,今天这么漂亮。” 程晓瑜也笑道,“闻寺哥来了,进去坐一会儿再走。” 闻寺说,“不了,闻鹤回去洗个澡就该睡觉了。” 程晓瑜蹲下身蹭了蹭闻鹤脸上不知从哪里沾到的一点小灰尘,“总把衣服弄这么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6章、偷欢(H)
  • 严双双上的小学和严安卿上的幼儿园离严家都不远,严羽每天开车把一双儿女各自送到地方然后才和程晓瑜一起去上班。看着严双双背着粉红色的米老鼠书包,马尾辫一甩一甩的进校门去了,严羽这才启动车子往公司开去。 程晓瑜开口道,“我一说双双你和爸妈就三个人一起说我。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小小年纪宠坏了怎么得了
  • 47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4章、爸爸还是妈妈
  • 程晓瑜以前就作过严羽的助理,这次重操旧业她自以为肯定是驾轻就熟完全没问题,谁知道一上来就忙得几乎跟不上趟。毕竟现在的佳成和原来的锐宇不是一个规模,而且程晓瑜以前只负责一些简单的工作,重头是在宋学文那里,现在宋学文已经被调到人力部当副总监了,程晓瑜不工作一年多,现在突然这样忙自然有些吃力。
  • 50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2章、桃花源(H)
  • 程晓瑜起身倒了杯红酒递到严羽面前,“请用。” 严羽的眼睛只在睡裙里露出的小半截白腻上来回打量,这身内衣和睡裙应该都是新买的,以前程晓瑜从没穿过。程晓瑜皮肤白腻,因为刚刚给双双断奶胸部尤为高耸挺拔,配上这件黑色性感蕾丝内衣,效果绝对可以让男人喷鼻血。 严羽接过那杯红酒,漫不经心的呷了一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3章、蜜月旅行
  • 严羽和程晓瑜在酒店房间一待就是两天,这两天过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酒池肉林,后来还是在程晓瑜的严正抗议下,严羽才带她出了酒店的大门。他们看了埃菲尔铁塔,去了卢浮宫,游了塞纳河,在这个陌生而遥远的城市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程晓瑜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的随时都能跳起舞来,而严羽一直牵着她的手,嘴角挂着浅浅的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1章、甜蜜泰迪熊
  • 婚宴结束后,严羽和程晓瑜换了衣服拿着之前整理好的行李箱直接去欧洲度蜜月去了。他们第一站是到巴黎,程晓瑜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云层若有所思,严羽递了杯果汁给她,“想什么呢?” 程晓瑜接过果汁喝了一口,“我还是头一次离双双这么远,你说她能感觉到吗?会不会已经哭了?” 严羽说,“你看你,走之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0章、婚礼
  • 自此两人之间前嫌尽弃,严羽心疼程晓瑜居然遭遇过这样的不幸,可贝明城已经死了四年他还能如何,只能从此后加倍疼惜程晓瑜而已。程晓瑜的衣服首饰这几年都没买过什么太好的,严羽陪程晓瑜逛街的时候总是恨不得像个暴发户,什么贵买什么,程晓瑜说过他几次没必要这么浪费,他根本不听。小双双这么大正是磨人的时候,严羽
  • 42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9章、前嫌尽释(H)
  • 严羽听了程晓瑜的话整个人就呆住了,靠在窗台上半天没有反应。程晓瑜走过去握了握他的手,“不管怎么说,一切都过去了。” 严羽的手冰凉,程晓瑜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他眼中激荡着尖锐的光,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杀了贝明城。” 程晓瑜垂下眼睛,“贝明城已经死了,死了四年了。”
  • 48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8章、百天
  • 孙德福被严羽打了两枪,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确认死亡。程晓瑜出院和严羽一起出席了庭审。孙德福挟持孕妇还差点造成胎儿流产,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严羽都属于自卫伤人。案件的审判结果毫无意外,程晓瑜是目击证人,严羽最后被认定无罪。程晓瑜心中却颇多感慨,她和严羽为了孙德福的事情已经是第二次上庭,他现在死在了严羽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7章、生产
  • 警车开着声光警报往医院一路飞奔,严羽抱着程晓瑜坐在警车里,一个警察一边帮程晓瑜简单包扎她肩膀上的伤口一边安慰他们说医院马上就到了。 程晓瑜只抓着严羽的手哭着说她肚子好疼。 严羽也已是六神无主,抱着程晓瑜用他冰冷的嘴唇亲吻她沾着斑斑血迹的额头,“晓瑜,别怕,到医院就好了。” 程晓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6章、磨难
  • 孙德福的车开的很不稳,因为他以前只开过三轮货车。程晓瑜被扔在面包车两排座位的过道上,她侧躺在地上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她一定要保护肚子里的宝宝。她两条胳膊都被绑在了背后,动一动都很难,但她还是不动声色的蹭着两条胳膊把手机从袖口蹭了出来。手机掉在地上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动,幸好这辆旧面包车引擎轰隆
  • 41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5章、七年
  • 怀孕是件很辛苦的事。程晓瑜常常腰酸背疼睡不好觉还总想上厕所,脚肿的只能穿那种宽宽大大的鞋,每天晚上临睡前还要严羽帮她按摩才行。过了七个月以后她的肚子更是大的像吹了气球,整个人也变笨了,走路就像迈八字步,浑身上下没一处舒服的地方,睡眠质量也严重下降,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愣是因为胯部疼的难受而醒了过来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4章、再进严家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严羽心知程晓瑜的事他爸妈早晚会知道,与其让他们旁听图说来向他质问,倒不如他自己找个机会说出来的好。那天严羽和他爸在书房下完棋,两个人又谈了谈公司的状况以及关于未来发展的考虑,严羽看他爸心情不错,就说,“爸,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知道了可别生气,希望你能尽量理解我。”
  • 43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3章、旧账
  • 新住处离公司很近,严羽每天中午都回去陪程晓瑜吃饭。程晓瑜说你工作忙,不用这么一点时间还跑来跑去。严羽笑说我每天回家吃点好的只当和你一起补养了,他专门找营养师设计了孕妇菜谱让常阿姨每天按着作,还时时监督着程晓瑜吃。程晓瑜感念严羽一片苦心,也不嫌那些汤汤水水腻味,每天都认真吃饭好好休息。 每天
  • 48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2章、闪婚
  • 宁城离榕城也就五个小时车程,严羽叫了辆大型的厢式车帮程晓瑜搬行李回榕城。可他到了程晓瑜的住处才发现她行李少的可怜。本来程晓瑜从和城就只带过来几件衣服,来了这里以后又顾及到自己有身孕必须节省着花费,因此除了吃的比较注重营养之外,其他各种生活用品她都捡最便宜的买。严羽看了不由得心酸,为了躲他就一个人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番外之方菲
  • 两年半前,榕城,云夫人婚纱影楼。 严羽和方菲吃过午饭就来拍婚纱照,今天的照片只拍室内的部分,外景的部分方菲说想去马尔代夫拍,严羽答应了,虽然他并不热衷,不过女人都喜欢拍婚纱照,他应该满足方菲的心愿。 方菲在挑衣服,她拿了两件款式不同但都一样漂亮的婚纱礼服犹豫着不知该选哪件。影楼的服务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1章、求婚
  • 叶蓝走了,严羽和程晓瑜面对面的看着对方,严羽问的第一句话就说,“程晓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吧?” 程晓瑜脸上闪过一丝恼怒的神色,只这一眼严羽就放心了。本来程晓瑜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再说他们两个在一起那段时间她总推脱着不肯做防护措施,又是说在安全期又是说已经吃过药了,就她那有点小迷煳的个
  • 43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0章、叶蓝
  • 书上说孕妇要每天有一定运动量身体才会健康,生孩子也比较容易。到了四个月的时候程晓瑜的肚子开始明显隆了起来,小宝宝也终于不再折腾她吐的那么厉害,程晓瑜每天傍晚都会去海滩边散步,正好她租的房子离海边不远。每天散步的时候程晓瑜都会小声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告诉它妈妈今天做了什么想了什么。自从有了孩子以后
  • 44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8章、第二个孩子
  • 严羽把心形吊坠重新扣好站起身来,“晓瑜,我找到了。” 正蹲在地上仔细搜寻的程晓瑜连忙跑了过来,严羽把项链递给她。程晓瑜低头看了看,哪里也没磕坏,搭扣也扣的好好的。程晓瑜又抬头看了看严羽,严羽脸上的表情如常,看来并没有发现吊坠里的东西。 程晓瑜用手擦了擦吊坠,默默戴回到脖子上。这条项链
  • 50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9章、刺青
  • di第二天中午严羽去程晓瑜家找她,程晓瑜不在。严羽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只给严羽发了条短信说他们先别见面了,各自冷静一下,等下次严羽来和城的时候他们再好好谈谈。严羽已经买了傍晚的机票,程晓瑜又一直不接电话,严羽只得走了。如果借着这一次的事程晓瑜能真正想明白他对她来说到底重不重要,那也未尝不是好事。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7章、再见圆圆
  • di第二天程晓瑜醒来的时候身边没人,厨房里隐隐传来刀铲炝锅的声响。程晓瑜下床走出卧室,严羽正站在厨房里做早餐。程晓瑜家的厨房很小,她也很少下厨,一个人叫外卖吃比较方便。严羽那么高的个子站在小厨房里看着有些挤迫,却也有股说不出的温馨之感。程晓瑜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严羽的腰,把脸埋在他后背上。 严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6章、纠缠到死
  • 沈江走了,程晓瑜和严羽自然是要关上家门吵架的,Snoopy卷着尾巴坐在门口开始围观。 程晓瑜说,“你为什么要在沈江面前说这种话?你到底什么居心?” 严羽坐在沙发上乜斜着眼说,“你敢和我在一起,就别怕人知道。” 程晓瑜抱臂道,“现在结了婚的人是你!” 严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 41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5章、沈江其人
  • 因为两家公司定了合作项目,自此程晓瑜就常常能见到严羽。程晓瑜心里暗自思量,就算锐宇要开拓北方市场,那有没有这么巧就找到她在的公司合作?而且这种合作推广项目有没有那么重要?需要他一个公司总裁专门跑来坐镇。程晓瑜不敢去问严羽,如果严羽说他是为了她才待在和城,她要怎么说?严羽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她真要当
  • 48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4章、是谁放不下谁
  • 程晓瑜跟着严羽出了酒店,严羽打开一辆白色宾利的副驾驶座让程晓瑜坐进去。 程晓瑜看了看说,“你在和城不是没车吗?” “这是我姐的车。” 程晓瑜这才想起严羽的姐姐也在和城,她窝在座位上捂着肚子这才觉得好受了些,突然一个温热的东西塞到她手里。程晓瑜低下头,是一瓶铁盒的核桃露,瓶身是热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3章、虚惊一场
  • 程晓瑜上了一天班才突然想起自己没吃避孕药,那一晚上严羽可是足足做了好几次。程晓瑜连忙去药店买了事后避孕药回来,这药七十二小时内都有效,她现在吃下去也不晚。程晓瑜看着手上蓝白两色的小胶囊,想要吃却放不进嘴里,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里一般。这些年她总是很自觉地离小孩子远远的,同事亲友的孩子抱
  • 54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2章、你是嫉妒吗?(H)
  • 两人的身体实在太过默契,那滋味在心里梦里都思量过千百万回。程晓瑜的高潮来得快而凶猛,锋芒一般的快感刺得她顾不得矜持的惊声尖叫,她蓄长的指甲在严羽背上勾抓出一道道红痕,她两条细白的腿缠住他,妖精一般的吸着他裹着他。严羽被她逼出了一身的汗,只想在那片柔软紧致之处用掉自己全身的力气。他原想再多撑一会儿
  • 49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