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9章、前嫌尽释(H)

  严羽听了程晓瑜的话整个人就呆住了,靠在窗台上半天没有反应。程晓瑜走过去握了握他的手,“不管怎么说,一切都过去了。”

  严羽的手冰凉,程晓瑜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他眼中激荡着尖锐的光,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杀了贝明城。”

  程晓瑜垂下眼睛,“贝明城已经死了,死了四年了。”

  严羽甩开程晓瑜的手,愤然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能瞒着我!”

  程晓瑜平静的说,“瞒着你确实是我不对。只是我那时候实在太痛苦,我们之间一错再错,就连那个意外得来的孩子都失去了,我必须走,不走我根本受不了。我知道我那样离开伤你太重,这辈子你大概都不能原谅我,都说破镜难圆,你跟我说你要结婚的时候我又有什么脸来阻止你?严羽,我根本想不到我们还能走到一起,以前受的那些苦也不算我白受了。”

  严羽转过身用力捶了一下房间墙壁,他的情绪还是很激动,“那你也不能瞒着我!那个贝明城,那个王八蛋,他死了是不是,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我放不过他!”

  程晓瑜从后面抱住严羽的腰,“我就知道你要这样,所以才一直不告诉你。严羽,那些都过去了,过去很久了,我慢慢也忘记了。”

  严羽不说话,半晌才苦涩的开口道,“我那晚本来想给你打电话,可我在公寓的时候就把手机摔坏了,然后我就没打……程晓瑜,你知道你这性子多呕人,你活活气死我也差不多了,这么大的事你瞒着我,我三年来都行尸走肉一般的活着,一想到你就恨得牙痒痒。可是你,你怎么受得了这样的事。”严羽说到最后音调已经控住不住的颤抖起来。

  程晓瑜亦是心潮起伏,把脸埋在严羽背上无声的流泪。这件事是她心底的一块重石,现在终于说了出来,她既觉得轻松也有种突然卸下重负的脱力感。

  严羽转回身紧紧搂住程晓瑜,“我怎么就让这种事在我眼皮子底下发生,我还一觉睡到天亮,四年来什么都不知道。程晓瑜啊程晓瑜,你干脆瞒着我一辈子!”

  程晓瑜含泪笑道,“那我不也太委屈了。”

  严羽看着程晓瑜的小脸心里就像被什么堵住一般的难受,他没办法想象那晚的情景,想一想都好像有针在扎他的脑袋。他的小鸵鸟,那么娇气那么怕疼,居然被人强暴到流产,她怎么受得了,而他怎么就能毫不知情,简直该死!

  “严羽,你抱我抱的太紧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会保护你的啊。”

  “我把你爸气病了,又把咱们的宝宝弄丢了,你叫我怎么面对你,我也根本看不到我们之间的未来。不过好歹都过去了,幸好那个时候楚辰一直陪着我,不然我真是很难熬过去。”

  严羽黯然,“对你来说,楚辰和我终究不一样。”

  程晓瑜看着严羽说,“当然不一样。楚辰是我曾经的恋人和一辈子的亲人,而你是我的丈夫。”

  严羽看着程晓瑜没说话。

  程晓瑜接着说,“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忘不了楚辰,当年我做的事也确实过分。我是忘不了他,毕竟他是我爱过的人,怎么可能就忘了。我也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其实我对你何尝不是真心,虽然我从一开始就向你隐瞒过去这就已经错了,但我要是不喜欢你我和你在一起就不会那么开心,和你分开的时候我也不会那么难受。有些事我真的是离开了才看清楚,我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不止一次后悔我为什么把我们的关系搞到那样糟糕,可错事已经做了,我想回头也来不及了。严羽,我们从今都好好过吧,有了双双以后我什么都想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活着确实不容易,可不管多辛苦我们都应该努力,都应该珍惜自己拥有的幸福,不要等到错过了才后悔。严羽,我爱你,我想一生一世和你在一起,我会好好作你的妻子,我会努力让你幸福。贝明城可能真是我命里的劫难,我有时候做梦还会梦到他,每次我都会被吓出一身冷汗醒过来。可我醒来以后就会跟自己说那些都过去了,我现在有你,我还有双双,我们一家人会永远永远在一起,不会再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严羽不由得动容,叫了声小鸵鸟竟说不出话来。他以为程晓瑜嫁给他还为他生了双双,这世上已经不会有更好的事,可原来还有这么一天,程晓瑜说爱他,说会努力让他幸福。严羽心中始终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程晓瑜可能最爱的还是楚辰,和他在一起只不过是因为她和楚辰根本不可能。现在这个问题也终于有了答案,他这辈子,再不枉费了。

  严羽把程晓瑜抱的紧紧的,程晓瑜原以为他会说些甜言蜜语,可他只是把脸埋在她发间喃喃的说,“我不该让你发生这种事,我当天就不该走。”

  “别说这种话,我当时如果不出去,不也就好了。”

  “你该多疼多害怕,你一定希望我来救你,可我却在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无知无觉的过了四年,还一次次的怪你,你心里该多难受,你怎么就不说呢。”

  “严羽,那个时候我就想如果我是活在童话故事里该多好,你一定会来救我,就像上次一样。”

  “你已经没了宝宝,我真是死都不该再让你走。这三年的时间我是白白的浪费了,这三年我是怎么过的,你又是怎么过的,人生的好时光有几个三年。”

  程晓瑜也抱了抱严羽,“我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这辈子都不走了。”

  “怪不得你见到小旭会是那样的反应,我还问你看见孩子心里后不后悔,我他妈的就是个混蛋。”

  程晓瑜叹了口气,踮起脚尖在严羽唇边轻轻吻了吻,“我明白你的心思,你对我怎么样,我一直都知道。”

  严羽衔住程晓瑜樱红的唇瓣温柔的亲吻,程晓瑜就闭上眼睛回吻他。他们都很认真的吻着对方,把许多无法言说的感情倾诉进对方心里。他们自然而然的躺倒在床上,严羽一边亲一边脱掉程晓瑜的睡衣,程晓瑜也有些急迫的解开严羽衬衣的扣子。严羽的热吻一点点从脖子蔓延而下到程晓瑜的胸口,因为哺乳的关系程晓瑜的胸脯涨的很大,程晓瑜觉得大的都有点蠢相了,因此总有些不好意思让严羽看,伸手按着床头的开关就把灯关掉了。他们在黑暗中用力交缠,程晓瑜的腿藤蔓般缠绕在严羽腰上,在他耳边婉转吟唱般的呻吟,严羽今天很温柔,直到她身下已春意泛滥才扶着她的腰缓缓推了进去。程晓瑜舒服的嗯了一声,严羽亲了亲她的耳垂,呢喃着说了声对不起,程晓瑜又嗯了一声,尾音轻轻的上扬,“什么?”

  “对不起所有让你伤心的事,对不起我那时不在你身边。”

  程晓瑜搂住严羽的脖子,缠着他很温柔的缩了一下。

  严羽粗嘎的叹着气把肉棒往那紧致柔软的深处重重的一撞,程晓瑜搂着他的脖子似痛苦似愉悦的哼了一声。他似乎能在黑暗中看见那个痛苦的、无助的、流了许多血的程晓瑜。严羽的牙齿咬在程晓瑜的锁骨上轻轻的吸允,她从来都是这样的细致柔嫩,怎么有人会舍得那样残忍的伤害她,那个宝宝如果还在现在都该上幼儿园了,而他和程晓瑜又何至于走这么多的弯路,严羽终于忍不住在黑暗中流下了痛苦的眼泪。对不起,小鸵鸟,我来晚了,让你一个人受苦,从今以后我会我的生命用我的一切保护你,我发誓。

  程晓瑜感觉到了胸口的湿濡,她的手在严羽的发间温柔的抚弄了两下,声音里带着些微的涩,“那个宝宝知道爸爸妈其实都舍不得他,大概也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那一晚睡得迟,第二天早上程晓瑜就也醒得晚了,一看表都九点多了,小双双肯定饿了。程晓瑜慌忙着连脸也顾不得洗,穿上衣服就出了卧室。严羽正蹲在婴儿床旁边拿奶瓶喂小双双,“乖宝,乖宝喝啊。”

  小双双却撇着小嘴不肯喝,她喝惯了母乳,觉得奶粉这玩意味道实在有些怪。snoopy躺在旁边铺着粉蓝色床单的儿童床上打唿唿。这个床当然是为小宝宝准备的,不过严双双还太小,现在只适合躺在带围栏的婴儿床里。snoopy发现如今想和程晓瑜睡在一张床上那基本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索性就把根据地转到儿童房里。虽然刚开始它每次爬上床都会被撵下去,但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所以人都对它鸠占鹊巢的行为表示默许了。

  小双双明明不肯喝奶粉,严羽却还要往她嘴里塞,“双双乖啊,妈妈在睡觉,你先喝奶粉,这奶粉很有营养,你喝一口尝尝啊。”

  程晓瑜见状连忙过去把严羽推开,抱起小双双坐在床上解开喂奶服的扣子把乳头递到了宝宝嘴里。小双双已经饿了一个多小时,连忙抓着雪白丰满的乳房用力吸吮起来。

  程晓瑜埋怨道,“咱们家双双又没喝过奶粉,怎么喂她这个。”

  严羽说,“你昨天挤的那小半瓶奶晚上阿姨都喂完了,这不是没了吗。”

  “没有你叫醒我啊。”

  “以后得锻炼咱家双双喝奶粉,你奶水又不算多,总不能只顾着她。”

  程晓瑜笑道,“我还以为有了双双我就成了第二位。这几个月我只见你宝贝她,今天怎么反倒要锻炼了。”

  严羽一本正经的说,“你怀了两次孩子都太受苦,小双双也该知道妈妈不容易,我再宝贝她那也宝贝不过你。”

  程晓瑜心下感动,脸上却只笑了笑,“你叫阿姨准备早餐吧,喂完双双咱们就吃饭。”

B4
B5
B6
  • 《乡旅美女录》 - 第056章 上错床摸错人【下】
  • 李文强就像表演杂技一样,身手灵活的在铁刺上左盘右转,手拍脚踢,把刺来的无极刀一一或躲过,或挡开,不过也被迫的后退一步,罗一刀得势不绕人,手中陌刀高高的举起,然后迅若闪电的对着身处半空的李文强当头狠噼而下,刀风撕裂,尖啸凄厉,充满了誓死不回头的凶悍气势,气势紧紧的锁在对方的身上,凶狠嗜血的眼神恨不
  • 43 04月20日
  • 《乡旅美女录》 - 第056章 上错床摸错人【上】
  • 李文强出手狠辣之极,一下就杀了两名刀客,他和普通武者不同,他练得可不是什么竞技比试,能够在短短四年内修炼到暗劲,除了天赋和师傅魔鬼般的训练外,他四年中的暑假和寒假都没有任何休息,他曾经被丢道西伯利亚的猎人训练营,也在残酷的黑市拳中做过上百场生死格斗,还曾在战火连天的阿富汗做过雇佣兵,任谁也想不到
  • 51 04月20日
  • 《妇科男医(男医)》 - 第217章 喝醉酒上错床
  • 邱于庭的舌头在刘莲的阴蒂上胡乱舔着,一点规律都没有,却因为这种没规律的舔吮,刘莲的感觉更加的明显了,她发出的呻吟声就与邱于庭舔阴蒂和大小阴唇发出的“啧啧”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成为这深夜的一首幽灵奏曲。 其实这么晚了,就算有行人从上面走过去,他们一般也不会跑下来看到底谁在下面做爱的,毕竟下
  • 50 04月19日
  • 《三个儿媳伺候公公》 - 第033章:酒醉上错床
  • “你老婆死了两年,鸡巴又这幺骚,还能不到镇上去玩妓女?”苗杏花不相信。 “杏花,你没忘吧,我老婆死的第二个月,就和你上了床。有你给我解馋,我找妓女干吗?”武老大嘴里说,手里也没停,用胡罗卜在苗杏花的阴穴里抽插起来。 “啊…喔…老大,你够坏的。那天,是你强暴了我。不然,我一个良家女子,
  • 66 04月19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7章、结局
  • 严羽和程晓瑜九点多到家的时候闻寺正好来接闻鹤回家,闻鹤在门口穿鞋,闻寺笑着招唿道,“晓瑜妹子,今天这么漂亮。” 程晓瑜也笑道,“闻寺哥来了,进去坐一会儿再走。” 闻寺说,“不了,闻鹤回去洗个澡就该睡觉了。” 程晓瑜蹲下身蹭了蹭闻鹤脸上不知从哪里沾到的一点小灰尘,“总把衣服弄这么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6章、偷欢(H)
  • 严双双上的小学和严安卿上的幼儿园离严家都不远,严羽每天开车把一双儿女各自送到地方然后才和程晓瑜一起去上班。看着严双双背着粉红色的米老鼠书包,马尾辫一甩一甩的进校门去了,严羽这才启动车子往公司开去。 程晓瑜开口道,“我一说双双你和爸妈就三个人一起说我。我不是和你开玩笑,小小年纪宠坏了怎么得了
  • 48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4章、爸爸还是妈妈
  • 程晓瑜以前就作过严羽的助理,这次重操旧业她自以为肯定是驾轻就熟完全没问题,谁知道一上来就忙得几乎跟不上趟。毕竟现在的佳成和原来的锐宇不是一个规模,而且程晓瑜以前只负责一些简单的工作,重头是在宋学文那里,现在宋学文已经被调到人力部当副总监了,程晓瑜不工作一年多,现在突然这样忙自然有些吃力。
  • 50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2章、桃花源(H)
  • 程晓瑜起身倒了杯红酒递到严羽面前,“请用。” 严羽的眼睛只在睡裙里露出的小半截白腻上来回打量,这身内衣和睡裙应该都是新买的,以前程晓瑜从没穿过。程晓瑜皮肤白腻,因为刚刚给双双断奶胸部尤为高耸挺拔,配上这件黑色性感蕾丝内衣,效果绝对可以让男人喷鼻血。 严羽接过那杯红酒,漫不经心的呷了一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3章、蜜月旅行
  • 严羽和程晓瑜在酒店房间一待就是两天,这两天过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酒池肉林,后来还是在程晓瑜的严正抗议下,严羽才带她出了酒店的大门。他们看了埃菲尔铁塔,去了卢浮宫,游了塞纳河,在这个陌生而遥远的城市里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程晓瑜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的随时都能跳起舞来,而严羽一直牵着她的手,嘴角挂着浅浅的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1章、甜蜜泰迪熊
  • 婚宴结束后,严羽和程晓瑜换了衣服拿着之前整理好的行李箱直接去欧洲度蜜月去了。他们第一站是到巴黎,程晓瑜坐在飞机上看着窗外的云层若有所思,严羽递了杯果汁给她,“想什么呢?” 程晓瑜接过果汁喝了一口,“我还是头一次离双双这么远,你说她能感觉到吗?会不会已经哭了?” 严羽说,“你看你,走之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80章、婚礼
  • 自此两人之间前嫌尽弃,严羽心疼程晓瑜居然遭遇过这样的不幸,可贝明城已经死了四年他还能如何,只能从此后加倍疼惜程晓瑜而已。程晓瑜的衣服首饰这几年都没买过什么太好的,严羽陪程晓瑜逛街的时候总是恨不得像个暴发户,什么贵买什么,程晓瑜说过他几次没必要这么浪费,他根本不听。小双双这么大正是磨人的时候,严羽
  • 42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9章、前嫌尽释(H)
  • 严羽听了程晓瑜的话整个人就呆住了,靠在窗台上半天没有反应。程晓瑜走过去握了握他的手,“不管怎么说,一切都过去了。” 严羽的手冰凉,程晓瑜能感觉到他的身体都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他眼中激荡着尖锐的光,咬牙切齿地说,“我要杀了贝明城。” 程晓瑜垂下眼睛,“贝明城已经死了,死了四年了。”
  • 48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8章、百天
  • 孙德福被严羽打了两枪,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确认死亡。程晓瑜出院和严羽一起出席了庭审。孙德福挟持孕妇还差点造成胎儿流产,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严羽都属于自卫伤人。案件的审判结果毫无意外,程晓瑜是目击证人,严羽最后被认定无罪。程晓瑜心中却颇多感慨,她和严羽为了孙德福的事情已经是第二次上庭,他现在死在了严羽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7章、生产
  • 警车开着声光警报往医院一路飞奔,严羽抱着程晓瑜坐在警车里,一个警察一边帮程晓瑜简单包扎她肩膀上的伤口一边安慰他们说医院马上就到了。 程晓瑜只抓着严羽的手哭着说她肚子好疼。 严羽也已是六神无主,抱着程晓瑜用他冰冷的嘴唇亲吻她沾着斑斑血迹的额头,“晓瑜,别怕,到医院就好了。” 程晓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6章、磨难
  • 孙德福的车开的很不稳,因为他以前只开过三轮货车。程晓瑜被扔在面包车两排座位的过道上,她侧躺在地上不停地告诉自己要冷静,她一定要保护肚子里的宝宝。她两条胳膊都被绑在了背后,动一动都很难,但她还是不动声色的蹭着两条胳膊把手机从袖口蹭了出来。手机掉在地上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响动,幸好这辆旧面包车引擎轰隆
  • 41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5章、七年
  • 怀孕是件很辛苦的事。程晓瑜常常腰酸背疼睡不好觉还总想上厕所,脚肿的只能穿那种宽宽大大的鞋,每天晚上临睡前还要严羽帮她按摩才行。过了七个月以后她的肚子更是大的像吹了气球,整个人也变笨了,走路就像迈八字步,浑身上下没一处舒服的地方,睡眠质量也严重下降,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愣是因为胯部疼的难受而醒了过来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4章、再进严家
  •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严羽心知程晓瑜的事他爸妈早晚会知道,与其让他们旁听图说来向他质问,倒不如他自己找个机会说出来的好。那天严羽和他爸在书房下完棋,两个人又谈了谈公司的状况以及关于未来发展的考虑,严羽看他爸心情不错,就说,“爸,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知道了可别生气,希望你能尽量理解我。”
  • 43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3章、旧账
  • 新住处离公司很近,严羽每天中午都回去陪程晓瑜吃饭。程晓瑜说你工作忙,不用这么一点时间还跑来跑去。严羽笑说我每天回家吃点好的只当和你一起补养了,他专门找营养师设计了孕妇菜谱让常阿姨每天按着作,还时时监督着程晓瑜吃。程晓瑜感念严羽一片苦心,也不嫌那些汤汤水水腻味,每天都认真吃饭好好休息。 每天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2章、闪婚
  • 宁城离榕城也就五个小时车程,严羽叫了辆大型的厢式车帮程晓瑜搬行李回榕城。可他到了程晓瑜的住处才发现她行李少的可怜。本来程晓瑜从和城就只带过来几件衣服,来了这里以后又顾及到自己有身孕必须节省着花费,因此除了吃的比较注重营养之外,其他各种生活用品她都捡最便宜的买。严羽看了不由得心酸,为了躲他就一个人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番外之方菲
  • 两年半前,榕城,云夫人婚纱影楼。 严羽和方菲吃过午饭就来拍婚纱照,今天的照片只拍室内的部分,外景的部分方菲说想去马尔代夫拍,严羽答应了,虽然他并不热衷,不过女人都喜欢拍婚纱照,他应该满足方菲的心愿。 方菲在挑衣服,她拿了两件款式不同但都一样漂亮的婚纱礼服犹豫着不知该选哪件。影楼的服务
  • 45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1章、求婚
  • 叶蓝走了,严羽和程晓瑜面对面的看着对方,严羽问的第一句话就说,“程晓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吧?” 程晓瑜脸上闪过一丝恼怒的神色,只这一眼严羽就放心了。本来程晓瑜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再说他们两个在一起那段时间她总推脱着不肯做防护措施,又是说在安全期又是说已经吃过药了,就她那有点小迷煳的个
  • 44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70章、叶蓝
  • 书上说孕妇要每天有一定运动量身体才会健康,生孩子也比较容易。到了四个月的时候程晓瑜的肚子开始明显隆了起来,小宝宝也终于不再折腾她吐的那么厉害,程晓瑜每天傍晚都会去海滩边散步,正好她租的房子离海边不远。每天散步的时候程晓瑜都会小声和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告诉它妈妈今天做了什么想了什么。自从有了孩子以后
  • 44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8章、第二个孩子
  • 严羽把心形吊坠重新扣好站起身来,“晓瑜,我找到了。” 正蹲在地上仔细搜寻的程晓瑜连忙跑了过来,严羽把项链递给她。程晓瑜低头看了看,哪里也没磕坏,搭扣也扣的好好的。程晓瑜又抬头看了看严羽,严羽脸上的表情如常,看来并没有发现吊坠里的东西。 程晓瑜用手擦了擦吊坠,默默戴回到脖子上。这条项链
  • 50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9章、刺青
  • di第二天中午严羽去程晓瑜家找她,程晓瑜不在。严羽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只给严羽发了条短信说他们先别见面了,各自冷静一下,等下次严羽来和城的时候他们再好好谈谈。严羽已经买了傍晚的机票,程晓瑜又一直不接电话,严羽只得走了。如果借着这一次的事程晓瑜能真正想明白他对她来说到底重不重要,那也未尝不是好事。
  • 49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7章、再见圆圆
  • di第二天程晓瑜醒来的时候身边没人,厨房里隐隐传来刀铲炝锅的声响。程晓瑜下床走出卧室,严羽正站在厨房里做早餐。程晓瑜家的厨房很小,她也很少下厨,一个人叫外卖吃比较方便。严羽那么高的个子站在小厨房里看着有些挤迫,却也有股说不出的温馨之感。程晓瑜走过去从后面搂住严羽的腰,把脸埋在他后背上。 严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6章、纠缠到死
  • 沈江走了,程晓瑜和严羽自然是要关上家门吵架的,Snoopy卷着尾巴坐在门口开始围观。 程晓瑜说,“你为什么要在沈江面前说这种话?你到底什么居心?” 严羽坐在沙发上乜斜着眼说,“你敢和我在一起,就别怕人知道。” 程晓瑜抱臂道,“现在结了婚的人是你!” 严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 41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5章、沈江其人
  • 因为两家公司定了合作项目,自此程晓瑜就常常能见到严羽。程晓瑜心里暗自思量,就算锐宇要开拓北方市场,那有没有这么巧就找到她在的公司合作?而且这种合作推广项目有没有那么重要?需要他一个公司总裁专门跑来坐镇。程晓瑜不敢去问严羽,如果严羽说他是为了她才待在和城,她要怎么说?严羽毕竟是有家室的人,她真要当
  • 48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4章、是谁放不下谁
  • 程晓瑜跟着严羽出了酒店,严羽打开一辆白色宾利的副驾驶座让程晓瑜坐进去。 程晓瑜看了看说,“你在和城不是没车吗?” “这是我姐的车。” 程晓瑜这才想起严羽的姐姐也在和城,她窝在座位上捂着肚子这才觉得好受了些,突然一个温热的东西塞到她手里。程晓瑜低下头,是一瓶铁盒的核桃露,瓶身是热
  • 46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3章、虚惊一场
  • 程晓瑜上了一天班才突然想起自己没吃避孕药,那一晚上严羽可是足足做了好几次。程晓瑜连忙去药店买了事后避孕药回来,这药七十二小时内都有效,她现在吃下去也不晚。程晓瑜看着手上蓝白两色的小胶囊,想要吃却放不进嘴里,只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里一般。这些年她总是很自觉地离小孩子远远的,同事亲友的孩子抱
  • 54 04月18日
  • 《上错电梯进错门》 - 第162章、你是嫉妒吗?(H)
  • 两人的身体实在太过默契,那滋味在心里梦里都思量过千百万回。程晓瑜的高潮来得快而凶猛,锋芒一般的快感刺得她顾不得矜持的惊声尖叫,她蓄长的指甲在严羽背上勾抓出一道道红痕,她两条细白的腿缠住他,妖精一般的吸着他裹着他。严羽被她逼出了一身的汗,只想在那片柔软紧致之处用掉自己全身的力气。他原想再多撑一会儿
  • 50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