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妃传》 - 第211章、故来相决绝

  “你一定很高兴是不是?”

  “若儿?!”端木云没有去计较她说了什么,只是单纯地为她开口说话了感到高兴。他握住明若的手,却发现她看向自己的眼睛里充满了泪光,浅浅的,水意弥漫,带着浓厚的凄凉,铺天盖地地向他压过来。

  “你肯说话了?若儿、若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命人在炉上温着粥,你喝一点好不好?”从大安灭国的这半个月来,她不发一言,也不肯见自己,现在她肯开口讲话了,是不是代表她愿意放下过去,跟自己从头来过?

  明若像是没听到他的问话一般,只是轻轻勾起嘴角,端木云心惊的发现,她的笑容,竟和须离帝有着惊人的相似:“我现在才明白,自己到底有多愚蠢。”

  “若儿——”

  宛如没有听到端木云的声音,明若只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真是蠢啊,因为九年前的事情,始终不肯信他,哪怕他待我和舜元再好,也始终不肯敞开心扉。我只道他那人城府极深,自己便决计不可陷进去,也免得最后尸骨无存,谁知道,小心过了头,把他害死,自己,活着跟死了也没什么分别。”

  “九年前他将我骗入宫中,强占了我,那时我真是恨他,恨他枉顾人伦淫虐亲女,更恨他为人偏执,为了一个小小的明若,竟牺牲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视天下百姓为无物,只为了把我攥在手心。你回来后,我无颜见你,他迫我面对,我当时又恨上了他,只觉此人绝情至此,口口声声说爱我疼我,却还是对我如此残忍,逼我面对我不愿面对的事情。见了你之后,我便想同你走,那时我是真不想留在这宫里,总觉得那儿不是我生存得了的地方,被他抓住后我也清楚,想逃走是再不可能的了,我就想啊,他若是日后真心疼我,我便留下来吧,他坐在那金碧辉煌的龙椅上受万民敬仰,可转过身,不也是孤零零一人?我又怎么舍得下他,哪怕他总是迫我做些我不愿做的事,把我的尊严一次次拉扯撕碎,除却最初的恨,竟都慢慢忘了。”

  乌黑的青丝披散着,遮住了明若苍白如雪的面孔和嘴唇。她只是慢慢地说着,端木云也静静地听。

  “他囚我于此,封我为妃,逼我为他怀了舜元,除了担心孩子是否会有缺陷,我竟都不恨他。可他哪是那般容易满足的人,我心里有旁人,那是他万万不许的事。可他那人又那般孤傲,连做了什么事都不屑隐瞒,满心以为我即便知道了,气他几日也就罢了,到头来还是要在他身边。你连败数次,葬送百万大军,让大皇兄死于刺客之手,又亲手杀了二皇兄,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为何他之前屡屡饶过你,他只是在等一项再也无人能为你求情的罪名,将你杀了,也断了我心里最后一点冀望。可我不想你死,他却也从了我的心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人将你从天牢劫走。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不在他掌控之中的呢?他一生有六子四女,除却我和舜元,竟都死的死疯的疯,不留一个活口。初时我只道他为人凉薄,却忘了、却忘了是我自己说、说……”眼泪一颗颗滚落,这半个月,明若却像是要把自己一生的眼泪都流尽一般。

  “说众位皇子皇女会危及舜元,会是大祸,我只是不想舜元像他们一样为了皇位不择手段,终日惶惶地活着,可那人,该是怎样无情又专情,才为了我母子俩杀掉所有隐患。可笑的是,我却忘了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只怪他冷血薄情,他却从未提起过半句。”

  “我怎么到现在才懂呢?他那人,做了什么事都不会瞒我的,他说没有杀娘亲和嬷嬷,就是没有杀。是我因为九年前的事情始终不肯信他,认为你才是对的,认为你不会骗我,可我却没想到,万一你骗了我呢?”她抬起迷蒙的泪眼,看不清端木云的表情,也不想看清,她只想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而已。

  “就连最后一面,我都不是在他怀里,而是狠狠地将他推开……我亲手将他推开的……连一句道歉都还没跟他讲……”那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再也没人抱着她逗她笑,也没人牵着她的手去看那紫色昙花,更没人在冬天将她冰冷的手揣进怀里,无法无天的纵着,因为那个会为她做这些事的人,已经没了。

  “我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抱着我赏月的时候,似真似假的说了句我不疼他,说我待他不好。我当时心道,事事都依你,不跟你犟不反抗,你要什么都给你,哪里待你不好了?现在想起来,我当真是待他一点儿也不好,我为他做的那些,没有用过心,总认为自己是被迫的,心里不信他,不喜他,不念他,好像自己永远都处于受害者的位置。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心里早已爱他了。他有我之前,不曾爱过谁,有我之后,也不曾幸福快活过。我同他在一起十几年,从来没有对他好过,哪怕对他笑对他撒娇,也从未用过心。”原来这些年,她真正愧对的人不是端木云,而是他。

  可她再也没法补偿了,因为那人不会回来了。

  “端木云,你放我走吧,还有舜元和安公公,娘亲和段嬷嬷,请你把他们一并还给我。”明若慢慢站了起来,对他伸出手。

  “还有我的白玉簪,在你手里是不是?”他既然能那般及时地赶到,就说明,他早就知道她和舜元要逃,才刻意将信物和将军印藏在身上,那她典当的白玉簪,自然也落入了他手里。

  端木云没有动。明若也没心思再同他废话,直接到他袍袖里翻了出来,然后握在手上,贴住心口:“九年前是我对你不起,九年后你夺了我明家的江山,送了我夫的性命,我再欠你什么,也都该还清了。”是的,她再也不欠他什么,也再无需心怀愧疚了。

  父皇、父皇,若儿好想你。

  她握着簪子,一步一步朝门口走去,宽大的袍子穿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显得更是纤瘦,弱不禁风。脆弱的好像只消一眨眼就会消失。

  端木云强迫自己不要去抓住她,他早该知道,他的若儿那般冰雪聪明,若非被愧疚蒙蔽,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他的话的,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不,若儿——”最终,他还是没能忍住,握住了她的手腕,她瘦的好厉害,那细细的腕在他掌心枯藁的像是一根枯枝。

  “你不能走,现在正是乱世,大安已灭,各国雄起,你出去了只会给你自己招来麻烦。留下来,让我照顾你好不好?”最后一句,已经满是哀求。

  明若却没回应,过了很久,才轻声问道:“我能住回皇宫吗?”

  端木云咬牙,点头。

  “那就好。”明若抬头往下窗外,“你把灼华宫收拾一下吧,我想住回那儿,另外,请别找人监视我,我不会逃的。”是,她不会逃,她还要为父皇做一件事,做完后,她便会去找他,跟他说她有多后悔,有多爱他。父皇那么疼自己,一定不会生自己的气的。

  端木云却觉得明若奇异地从绝望中走了出来,对她的要求自然全部答应。他欣喜地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若儿愿意留下来让他照顾,哪怕只是暂时的。日子久了,须离帝自然不是问题,她会想起来以前他们的海誓山盟,她会想起来的。

  回到皇宫后,明若只带了舜元一人,安公公则住在离两人不远的太监房里,除了盘龙宫被烧成灰烬外,宫里的其他宫殿都或多或少地受了波及,只有灼华宫,毫发无损。即便是在那样的关头,须离帝仍是不舍毁掉明若的任何东西。

  灼华宫已经十年没有人住了,但是里面却仍然干净如初,紫昙早已凋谢,明若也没了心情去看。她住在里面,每日只是看舜元练武,教他读书,种花弄草,像是回到了一十七岁的时候。江山已不是大安的江山,而改姓了乌桓,明若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对乌桓的不满,她只是安静地住在灼华宫,沙略换掉了皇宫里的一切,只留了灼华宫与明若。新来的宫女太监都知道灼华宫里住的是前朝皇妃,那个被封为明妃,艳名响彻天下的绝世美人,却从没有人见到过。明若不准人进去,自己也不出来,膳食都交给了安公公一人,端木云每天都来,也每天都被拒绝,甚至连沙略来了,也不得其门而入。

  她谁也不见,除了舜元和安公公也不同任何人讲话。原本大安的妃子都被沙略赏给了跟随他的乌桓将领,年岁超过三十的则杀掉陪葬须离帝。在表面功夫上,沙略做的极好。所以皇后也死了,世上再无人知晓她与须离帝的血缘关系。

  明若在皇宫里住了大概有半年,一而再再而三被拒绝的沙略不满了。他留下明若,图的就是她清丽绝伦的容貌,从第一次在须离帝身边看见这个美人始,他就想把她夺过来,男人都爱美人,他也是个男人,当然不例外。不过须离帝实在太过强大,他抓耳挠心了近十年也没能如愿。现在他终于成功了,只要再得到这个女人,他就算是彻头彻尾占领了大安。

  明若是大安王朝的象征,她现在已经是末世皇妃,不从他,也会成为其他男人的禁脔,没有人会弃她那张绝美的面孔于无物的。江山、美人,他都要得到。

  可涎着脸皮纠缠了大半年,明若却还是不肯见他一面,沙略本就是个粗莽汉子,能忍上半年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了。端木云还在一旁虎视眈眈,这个天下是端木云帮他打下来的,不然他压根儿坐不稳这个皇帝的位置,可现在美人明显不把端木云放在眼里,只要自己动作快,先一步占了明若,那端木云事后就算发火也没有用,现在他可是皇上,天下已定,也就不需要端木云了。

  没有须离帝陪伴已有一载之久,明若早已安定下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信念竟然如此强大,强大到连失去父皇的伤痛都能暂时掩盖。

  父皇定然等急了,她也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吊胃口吊的太久,也不是好事,免得把人逼急了,反而功亏一篑。

  所以得到明若允许进入灼华宫的沙略——哦不,现在该叫他沙略帝了。他兴奋至极,日思夜想的美人终于能到手了,他再也不用在其他嫔妃身上寻找慰藉,终于能够圆了自己的梦,一亲芳泽了。

  明若本就生得绝色,精心描绘过后更是美得能夺走人的唿吸。她为须离帝守了一年的孝,这一年里没有穿过白色以外的衣服,但今夜,为了迎接沙略帝,她换上了一袭红色宫装。沙略称帝后,属于大安的宫装钱币等等众多一切都被废除了,可这是明若穿的,所以他丝毫不以为意。

  这眉、这眼、这唇、这手……她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的精心雕刻,甚至只是她嘴角的一抹笑,沙略帝便险些丢了魂。

  “灼华、灼华……你不知道,这十几年来,朕想你想的多苦……”宴会上的第一眼,御花园的惊鸿一瞥,到后来的魂牵梦萦,他想这个女人竟然想了十几年之久!

  明若低眉顺眼,精致的五官在红色宫烛下竟显得那样美好。沙略帝愈发看得入迷,颤抖地伸手想去碰她。明若没有反抗,抬起头,如画的五官更显笑意盈盈,嫣然间眼波流转,几可醉人。

  “灼华,你生的真是好看……”乌桓的女人和后宫的妃子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世上怎么能有人生得这样美貌!沙略帝愈发激动起来,明若走到桌边,倒了杯酒,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噙笑,敬他。

  平日里,沙略帝是绝不会这般大意相信人的,可美色当前,佳人又玉手轻扬脱去了外衫,里头一抹朱红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白玉般的诱人,从他的角度望过去,甚至还能看见一道深邃的沟壑与雪般的肌肤。他愈发心驰荡漾,恨不得立刻扑上前去将这尤物正法。可到底还是要保持表面上的斯文,所以他接过了酒,心不在焉的抿着,眼珠子却黏在明若的脸和胸口上。

  当着他的面,明若一点点解开腰带,她没有穿里衣和中衣,褪了外衫又褪了件外衣后,身上便只剩下了薄薄的红纱与亵衣。

  那奶般的肌肤在红纱的映衬下更显诱人,沙略端着酒樽的手险些都要不稳,可他始终咬牙硬撑着,酒是他寻常喝的,没有异味,也就说明没有毒,难道、难道佳人真的是心甘情愿要跟他?!正想着呢,便见明若仰首饮了口酒水,一滴酒不小心顺着她的嘴角流下,没入饱满的酥胸里。他狠狠地咽了口口水,随后嘴巴便被迎面而来的柔软粉唇堵上。

  这就是美人的檀口香舌!大掌颤抖地覆上一边嫩乳,慢慢地抓住揉捏起来。明若细细地叫着,声音之柔媚,听得人简直想死在她身下。沙略越来越激动,大舌也在明若口中四处搅动,蓦地,一股心痛掠过,但他没有当一回事,佳人身上的香气没入鼻中,更是让他心神驰荡。好香、好嫩、好软!他恨不得把怀里这柔若无骨的美人揉进自己身体里去!世上怎么能有这样的尤物呢?一碰就软,一摸就叫,还叫得那么妩媚勾人!

  可他越是亲她摸她,心口的疼痛就愈加剧烈,偏偏明若又那般诱人,他根本停不下来!手下的触感实在是太迷人了,又嫩又软又滑,像是他喝过的最好的马奶酒,还有这张小嘴……湿热至极,芳香扑鼻,让他怎么放得下?

  明若的笑容便在他眼中渐渐模煳起来,最后沙略帝疼得浑身抽搐,终于一个不支从椅上摔了下去,明若便跟着倒在他身上,借机便将手上不知何时握住的白玉簪狠狠刺进他心窝。

  “疼么?”她的声音依然甜美柔嫩,温软诱人。

  “我父皇被火烧灼骨肉的时候,定然比你疼的多了。”

  父皇……什么父皇?!她在说什么?!沙略帝努力睁大眼睛,想问问她在说什么,他怎么都不懂?什么父皇?她哪里来的父皇?!

  明若嘴角的笑容愈发诱人妖艳起来,漂亮的紫色凤眼透出异样的妖气,沙略帝看着她,竟像是看到了那个强大的宛如神祗一样的男子。

  “你可以走了。”她说,白玉簪便又往里深了几分。

B4
B5
B6
  • 《囚妃传》 - 第220章、爱欲缠绵(下)
  • 这是一种心甘情愿的臣服姿态。 明若趴在那儿,一颗心跳得厉害,眼睛眨呀眨,眸底尽是羞涩。她扯过被角,牙齿咬住,双手都因为这异常大胆不害臊的姿势打着哆嗦。 须离帝着迷地看着眼前这绝世的美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大掌温柔地抚上圆圆的臀,在那温软腻滑的臀肉上轻轻捏捏,明若努力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 42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9章、爱与缠绵(中)
  • 浓郁的男性气息充斥着明若的鼻腔,她努力张大嘴巴,想把手中这巨物吞下去,可惜实在是太过艰难,好半天过后,小嘴撑得生疼也没什么效果,最后她也放弃了,抱着个大阳具舔舔亲亲,嫩乎乎的舌尖刷过顶端敏感的马眼,然后凑上去轻轻一吸——这一下可真是让人受不了,须离帝抚着她香肩的大掌蓦地一紧,明若吃痛,他意识到自
  • 42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8章、爱欲缠绵(上)
  • 得了允许,须离帝便缓缓将明若压倒,大掌沿着她略显凌乱的衣襟便探了进去,摸到一手的软玉温香。 “嗯……好嫩……不过消瘦了不少。” 明若粉脸通红,按住他在自己衣内兴风作浪的手,嗔道:“你若是不喜欢,尽可摸别人的去。”说着脸蛋就鼓了起来,看样子很是不开心。 须离帝听她话里带着醋意,忍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7章、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 最后出房门的时候,太阳已经明晃晃地挂在太阳中间了。明若嘟着小嘴,遮遮掩掩地藏在须离帝身后,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给蒙起来才好。他们居然在房里厮混了两个时辰!!待会儿看到舜元要怎么解释?难道说在房里吟诗作乐吗? 幸好,舜元看到他们俩进了大厅时,只是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唿,随即就缠着须离帝问东问西,对于
  • 39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6章、身心交融(下)
  • 要怎样用言语去形容那种极度满足的感觉呢?明若甚至觉得连舜元平安出生,知道娘亲和嬷嬷尚在人间的时候都没有这样激动。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回来了,并且再也不会离开她了,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吗?一只小手把须离帝抱抱紧,另一只则被他捉住轻吮慢吻,柔嫩的指尖晶莹如玉,被舌苔划过,便忍不住全身激灵起来。 “若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5章、身心交融(上)
  • “父皇……父皇……”明若哭叫着,不住地唤着须离帝,娇滴滴的嘤咛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简直能勾走人的魂。 “父皇……你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我?为、为什么?”小手把须离帝的头抱紧,须离帝欣然享受着那丰润嫩滑的酥胸,薄唇一张,便咬住一颗鲜艳的小樱桃吮吸起来,牙齿间或在乳肉上啃咬过,留下片片青红的痕迹
  • 37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4章、父皇,父皇,父皇
  • 夜,静。 明若躺在床上,额头布满汗珠。她伸着手张扬着,像是想捉住什么依靠一般,但是抓住的只有冰冷的空气。眼泪流的厉害,很快就将她的鬓角沾湿,梦靥缠着她,不让她脱身,即使身体颤抖,浑身冰凉,脑子里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却也无法醒过来。 父皇、父皇…… 她喃喃地唿唤着心底的那人,可没有
  • 39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3章、明若与须离帝的关系(下)
  • “若儿不是一直都想知道,娘是为何被打入冷宫的?”淮妃爱怜地摸了摸明若呆滞的小脸,为她把鬓边略显凌乱的发丝理顺,又自顾自地陷入了回想当中:“宫中当年传言纷纷,其实还是有人猜对了的,我是因为与人通奸,才被当时还在的太后打入了冷宫。” 通奸……通奸?! 见明若瞠着不敢置信的眸子,淮妃温柔地
  • 43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2章、明若与须离帝的关系(上)
  • 推开身前的男人,像是推开一个肮脏的垃圾。明若站起身,将脱下的宫装重新披上,仔仔细细地系好腰带,扣上盘扣,珠帘被掀开的一刹那,她正好将衣服穿完,优雅无比地转过身去。 端木云喘着粗气,脸上布着一层薄薄的汗,看样子是刚知道她应了沙略的请求便从远在郊外的军营赶回来了。此刻看到她衣着完好,沙略却躺在
  • 42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1章、故来相决绝
  • “你一定很高兴是不是?” “若儿?!”端木云没有去计较她说了什么,只是单纯地为她开口说话了感到高兴。他握住明若的手,却发现她看向自己的眼睛里充满了泪光,浅浅的,水意弥漫,带着浓厚的凄凉,铺天盖地地向他压过来。 “你肯说话了?若儿、若儿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饿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
  • 41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10章、火(下)
  • 蓦地,舜元惊叫起来:“母妃、母妃——你看那里——” 就在他叫喊的同一瞬间,明若猛地抬眼望向皇宫方向,那里不知何时冒起了滚滚浓烟,鲜红的火焰燃烧了半天天,即使她隔得这样远,也似乎看得见那熊熊的大火。 父皇、父皇还在里面! 明若颤抖的手几乎握不稳缰绳。她死死地咬住嘴唇,在马屁股上狠
  • 41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9章、火(中)
  • 明若总觉得心里隐约有丝不安。这种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加大。她已经在乌桓的军营带了数月了,这几个月来,她对战场上的事情一无所知,端木云似乎故意要将她和外界的消息隔绝。如果不是瓦卡话里先透露出了些许端倪,再加上今日端木云的梦呓,她定然不会想到外面的局势已然恶劣到如此程度。 不能等父皇来接自己
  • 46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8章、火(上)
  • 瓦卡出去后,舜元小脸上的笑容顿时耷拉下来,整个人都埋进明若怀抱里不住地蹭,他再早熟,也不过是个九岁的孩子,须离帝那般宠爱明若,对于两人之间唯一的血脉也是极度重视,虽然教导舜元时不留情面,但是平日里却是极尽宠爱,只要不涉及到争宠,他对舜元,真是好的不能再好。所以即使平时教导严厉,舜元心中仍是无比地
  • 39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7章、乌桓与大安
  • 世事总是不尽如人意的。明若在营帐里待了数日,别说是看到须离帝来接他们母子,就是连端木云都很少见到。他似乎很忙,忙到每日只能在营帐里坐那么浅浅一会儿就又要马上离开。 明若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可是……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她还真的是想不到。舜元见母亲醒了过来,也收了爱玩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5章、被劫
  • “母妃,咱们到这冷宫里来做什么?”舜元扯了扯明若的手,扬起头来看她,小脸上满是不解,但却仍然乖乖地陪着明若。 明若当然不会告诉他原因,只是勉强露出微笑:“母妃只是想来看看,这宫里这么大,母妃还没走个遍呢。” “这里没什么好玩的啦!”舜元挠挠头,“不然母妃我带你出去玩?我知道宫里有好多
  • 44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6章、舜元与父皇的约定
  • 听到他要带自己去见舜元,明若哪里还去纠结于衣服到底是谁脱的。现在她心里没有什么能比舜元更重要的了,她心里激动又担忧,就连端木云始终握着她的手都忽略了。 出了营帐,一阵冷风倏地袭过来,明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儿好冷。她看了看四周,群山环野,却没有多少草木生长,看起来十分荒凉。缩了缩脖子,一件
  • 42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4章、舜元能够保护母妃
  • “如果我说,我没有杀她们,若儿可信?”语气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清冷,但其中到底夹杂了多少希望,只有须离帝自己清楚。他是多么想听到明若对他说一句我信你,又是多么想看到她不顾一切地朝自己怀里奔来,可惜这么多年,却始终未能如愿。 明若没有给他回应,只是静静地将脑袋埋在膝上,不愿意看他,更不愿意回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3章、阴谋(下)
  •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她,听了端木云的话,明若猛地转过身来,眼神戒备:“你想跟我说什么?我娘和段嬷嬷怎样了?” “若儿,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这些年来须离帝从来不准你去看望她们,甚至连她们的消息都不曾透露给你?”端木云轻声问,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他似乎很挣扎,一边挣扎着要不要把实情说出来,一边
  • 41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2章、阴谋(上)
  • 明若反正是不担心须离帝,跟他比起来沙略简直就像是温顺的猫咪。她摇了摇头,只觉得倦意一阵阵袭来,今天晚上所见到的听到的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负荷范围,她想休息,然后把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忘得干干净净。须离帝也看出了她神色倦怠,遂没有求欢,抱着她便脱了衣衫安寝了。 第二日晚上,明若难得的盛装打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1章、螳螂捕蝉
  • 明若心中有事,胃口自然不好,吃得不多,舜元则是个没心没肺的,小肚子都撑圆了。他年纪小,活动量大,食量也大,明若都吃不过他。小东西用完膳后又吃了些水果,缠着明若给他讲故事,明若无奈,只好抱着他坐在床畔,边捏他的小鼻子边给他讲。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没过一会儿小东西就没耐性了,从明若怀里跳下去,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200章、听说
  • “若儿……”他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颤抖地握住她垂在身侧的手,“你别哭、别哭……”他来见她,不是为了要她哭的。 明若深深地唿吸着,可喉头似乎哽咽着什么,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慢慢地,她将端木云的手从自己手上推了下去,低低地道:“是我对你不起,是我将你害到如此地步。端木,你回来做什么呢?”她能救她
  • 43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9章、疑是故人来(下)
  • 玉手执梳,明若对着昏黄的铜镜理着如水青丝,不言不语。紫眸看似平静无波,内里却有暗潮汹涌,精致出尘的容颜倒映在镜面,宛若巧夺天工的玉雕。 那枝桃花安安静静地栖息在桌面上,散发着不为人知的清香。 “传闻明妃,色艺双绝,有倾国容色,其神喻于桃花,世人谓之桃神转世,令天下百花尽失其色。”
  • 45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8章、疑是故人来(中)
  • 听完明若可怜兮兮的诉说,须离帝喷笑出声。他揉揉她柔软的小脑袋,亲了她的脸蛋一口:“小笨瓜,想什么呢?皇后能比我可怕?” 明若眨眨眼,还真在心里比量开了。须离帝一眯眼,忍不住想啐这小白眼狼一口。他说这话只是个比喻,这小呆瓜居然还真的煞有介事地给他想去了!他和皇后能比吗?他就是再可怕,那也是疼
  • 5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7章、疑是故人来(上)
  • 出了那样的事,明若哪里还有心思继续在狩猎场待着,勉强撑到了狩猎节结束,便被须离帝带回了宫。她心思百转千回,却偏偏什么都不能说,因为就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回宫后的日子一如以往,但这一日盘龙宫却来了位不速之客。明若看着面前的皇后,却不知她来意,也只能先笑脸迎人:“皇后娘娘不知有何要事?”
  • 43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6章、皇家狩猎节(五)
  • 那日过后的第二天,狩猎节便正式开始了。上午的时间是给众人去追捕猎物,下午才是争夺勇士的时候。小舜元激动的很,早早就骑马窜走了,明若到底是担心他,派了安公公随侍,而自己对这些事情没兴趣,便一个人待在营帐里。须离帝则在上位坐着,营帐里便只剩了她一人。本来他是要带她一起的,可明若才不想自己被那么多人用
  • 41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5章、皇家狩猎节(四)
  • 这姿势实在是——明若涨红着脸,柔嫩的脸蛋附在须离帝胯间,和那东西近距离相贴着,身下强烈的快感刺激着她叫了出来,小手握着柱身不知该怎么动,整个人都缩到了一起,要不是须离帝握着她的臀瓣,说不定她已经要跳下床逃走了:“嗯啊……” 灵巧的舌尖巧妙地舔过娇艳的嫩穴,那两瓣肉片实在闭的太紧,须离帝手指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4章、皇家狩猎节(三)
  • 此刻明若身上就只有那一件薄薄的小肚兜了,她羞红着捂住自己的小脸,虽然跟须离帝夫妻九载,但在做这些事时,她总是免不了羞涩。他想要她做什么,她当然清楚了。 娇小的身子慢慢地从他身上爬下来,很小媳妇儿地跪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斜挂着的小肚兜掩住了胸口两颗嫩汪汪的乳,下摆微微遮住了那片神秘的黑
  • 38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3章、皇家狩猎节(二)
  •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外面居然飘了小雪花!明若不是没见过雪,但是在这个时节下雪,当真是奇怪至极。倘若日子再往后推个两三月,那可就真算得上六月飞雪了。莫不成民间有什么奇冤未申不成?她把自己这想法跟须离帝说了,被狠狠地捏了几把脸:“瞎想什么呢?” “哪里有瞎想, 人家可是认真的,不然你瞧,这儿离京
  • 40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1章、被强迫的野合(下)
  • 深深吸进一口气借以缓和狂肆的欲念,须离帝轻笑着把明若朝自己胯间按,使得自己的阳具进得极深,笑道:“父皇哪儿是坏蛋了,这不正疼你呢?”马儿不时地打着响鼻,动一下蹄子,明若便被颠的前后左右的倒,身体里的大东西就四处触碰点弄着,她呜咽着哼着,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掉。 “坏蛋、坏——呃、坏蛋
  • 48 04月18日
  • 《囚妃传》 - 第192章、皇家狩猎节(一)
  • 这一觉可算是睡得腰酸背痛,明若睁开眼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在宫里,可是四下瞧了瞧,这景也不像呀,后来才想到,自己是在皇家狩猎场呢。 她打了个呵欠,小手从厚厚的皮毛里探出来,营帐内的火盆烧得正旺,一点儿也不会冷,但是明若还是被自己的一丝不挂给吓了一跳。先前的记忆重新回笼,嘴角忍不住一抽——她还
  • 41 04月18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