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男医(男医)》 - 第232章 旗袍小姐(一)

  得到赵莉莉的鼓励,并听着性器交合发出的啪唧、啪唧声,邱于庭操动的速度就变得越来越快了。

  “我要内射了!”

  邱于庭低吼了声就操得更加的凶狠,阳具就像一台已经开动的引擎般不断捅着赵莉莉的淫穴,带出来的淫水尽数滴在吴欣婷的阴阜周围,湿得一塌煳涂。

  邱于庭腰猛地一挺,整个人就僵硬在那里,阴茎就传来一阵阵的麻爽,他就感觉到灼热的精液自输精管流出,从马眼喷进了赵莉莉阴道内,连续喷了好几下之后,精液量才有所减少,赵莉莉的淫肉则不断吮吸着邱于庭的阴茎。

  喘着粗气休息了一会儿,邱于庭就慢慢拔出了阳具,赵莉莉阴道口收缩绽放着,乳白色的精液就慢慢流了出来,滴在女儿吴欣婷的小腹上。

  射精完后,邱于庭就觉得有点疲累了,就熘下了床,用纸巾擦拭着阴茎上的淫水和龟头上的精液,赵莉莉则趴在她女儿身上休息着,唿吸带动了乳房地耸动,赵莉莉的巨乳就不停蹭着女儿吴欣婷的酥乳,两人都闭上眼睛休息了。

  “我要去一趟暮光大酒店,莉莉你和欣婷休息一会儿就去洗个澡,我晚上应该会回来陪你们的,”穿好裤子,整理好散乱发丝的邱于庭就带着法斯菲离开了吴欣婷的房间,房间一下就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赵莉莉和吴欣婷的唿吸声。

  “欣婷,你会不会怪妈妈?”

  赵莉莉抚摸着吴欣婷的脸蛋问道。

  吴欣婷摇了摇头,但是不争气的眼泪还是流了出来,她多么想问她的妈妈自己为什么不能和邱于庭做爱,她是女人,赵莉莉也同意了她和邱于庭保持着这种亲热关系,那就应该达到做爱的标准的,可为什么……心里是这样子想的,但吴欣婷不敢说出口,因为她不想让妈妈难过或者发火。

  “欣婷,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但这真的没有办法,你真的不能和于庭结合,原因我以后会告诉你的,你想体会性爱的感觉,我可以帮助你的,”说着,赵莉莉就移动着身体,将吴欣婷的右腿拉起来,用两只脚夹住了她的前胸后背,吴欣婷的两只脚也夹住她的和后背,然后两人的阴阜就完全紧贴在一起。

  “妈妈……这种事情……别……别……别做……好……好那个……”

  吴欣婷脸一下就红了,她马上就知道妈妈要做什么了。

  赵莉莉小幅度地摆动腰肢,自己的阴阜就开始与吴欣婷的阴阜发生摩擦,女人的阴阜都非常的柔软与湿滑,所以两个女人的阴阜接触会变得非常的紧密,那种性刺激并不是阴茎所能带来的,所以一开始,这对母女就开始呻吟了。

  “女儿……妈妈……妈妈……要让你舒服……舒服……让你高潮……噢……噢……噢……”

  “妈妈……好怪……这种感觉……女儿的下面好痒……好热……好湿……啊……啊……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啊……啊……”

  吴欣婷的身体随着赵莉莉的摇摆而在床上有规律地耸动着,两具雪白的娇躯就像面条一样在床上缠绕着,纷纷朝高潮之峰挺进,交合处就流出两人分泌出的淫水。

  母女化并蒂开,这也许是一般人所不能体会到的快乐。

  邱于庭下到二楼,朱茜茜还在看娱乐新闻,而且是一个频道结束就换第二个频道,依在她旁边的武娜娜已经在打瞌睡了,安详的脸上浮现着一丝丝甜蜜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在想谁。

  朱茜茜见邱于庭已经下来了,她就推醒了武娜娜,然后四个人就一起出门了。

  出门前,邱于庭就打电话给老胡,这个御用司机绝对不是一般的敬业,属于那种随叫随到的类型,而且他年龄也不小,不会像年轻的司机一样打自己女人的主意,所以邱于庭对老胡还是非常的放心的。

  坐在车里,邱于庭就望着窗外的霓虹,今夜的霓虹似乎变得非常的璀璨夺目,让邱于庭的心情变得非常的舒畅,但一想到吴欣婷就是凤脉之女,邱于庭的心情就跌落谷底了,破了吴欣婷的身体,得到凤脉的力量,邱于庭的龙枪就能跳跃进化,那他就可能变成龙枪的终极形态龙人了。至于变成龙人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邱于庭也就不敢去多加想像了,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最大的敌人不是阿尔贝兹伦家族,而是赋予自己无限力量的龙神奥兰菲斯!只不过在同奥兰菲斯交锋之前,邱于庭必须把阿尔贝兹伦家族铲除了,否则贝其他的猎杀者盯上的话,自己都可能被五马分尸了。

  “老胡,前两次叫你送到粒岛的三个人的情绪怎么样?”

  邱于庭就问道。

  正在哼着小曲的老胡就开口道:“都还好啊,都由苏巧夫人送上岛了,因为您有命令不允许我上岛,所以具体怎么样,老板还是要问苏巧夫人啊。”

  “也对,那你觉得目前的工作怎么样?”

  邱于庭又问道。

  “比以前的好,以前都是要在街上蹲点的,现在就在家里,接到老板的电话就出来,很好,我很满意,”老胡发自内心地说着。

  “嗯,那继续努力,一些不该说的就不要对你亲人说了,免得招来祸害,我现在已经是黑虎帮管事的了,和以前不一样了,”邱于庭声音变得有点冰冷。

  “成,成,老板,你放心,老胡嘴巴看上去很宽,但很密封的,为了我老婆孩子的安全,我一定会非常非常规矩地做一名司机的,您放心!”

  老胡忙附和道。

  “希望吧,”邱于庭淡淡一笑,有感觉有点累地靠在车座上,左边拥着朱茜茜,右边拥着武娜娜,法斯菲依旧坐在前面,她就喜欢视野辽阔的感觉。

  来到暮光大酒店,打着领结的服务生就引导着老胡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邱于庭则带着他这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娘往里走。

  走进接待大厅,邱于庭就看到两侧挂着的本市交通地图、全国旅游交通地图、酒店价目表等图表,在几个固定的位置还有身材高挑的女服务员站岗,每个都面带着职业性的微笑,看起来虽然有点假,但还是很温馨的。

  “请问你们是黑先生的朋友吗?”

  一个服务员走过来问道,她的打扮和其他的女服务员都不一样,穿着蓝色带梅花图案的旗袍,无袖,裙摆非常的短,恰好遮住大腿根部,戴着两个金黄色的大耳环,嘴唇又涂了闪闪发亮的荧光口红,短发,留着齐眉的刘海儿,两只眼睛好似还会发光。

  她应该属于接待小姐才对,应该不是女服务员。

  接待小姐走过来,非常有礼貌地弯了下腰。

  邱于庭看着她那窈窕的身段,看着她那几乎完美无缺的雪白大腿,他的心难免就有点痒痒的了,但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有点阴冷,尤其是看到这个诱惑万千的接待小姐大腿根部的一处环形瘀痕时,他干咳了一声,装作很斯文地笑着,说道:“是的,我们是黑先生的朋友,他有邀请我们赴宴。”

  “麻烦跟我来,”说着,接待小姐就走在了前面,两块被旗袍紧紧裹着的美臀就一颤一抖着,非常的养眼。

  旗袍一般都是量身定做的,因为它不具备松紧性,所以一套旗袍一般就只属于一个人的,它可以将女性的身段完美地诠释出来,性感又不失端庄,古典又不失现代,算是一种非常容易引起男人性欲的服装吧。

  邱于庭这个超级大色狼就跟在她后面,眼睛就一直盯着她那两块美臀,都有点想把它抓在手里把玩了。

  “这边请,地板刚拖过,很滑,请先生女士小心点,”接待小姐一边往前走着一边说道。

  “噢,噢,”邱于庭只顾着点头。

  跟在邱于庭身后的三女都有点闷闷地看着邱于庭,她们都觉得自己的老公只要是看到了母的都会动心的,而且还表露得那么的彻底。

  “就是这里了,”接待小姐站在了一个房间的旁边,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允许后,她就推开了门。

  “黑先生,客人到了,”接待小姐说了声就非常谦卑地站在门口等着他们四个走进去。

  邱于庭挺起胸膛就走进去。

  “有什么吩咐随时叫我,我叫童话,会一直在外面,”接待小姐说了声就替他们合上了门。

  “童话,真好听的名字,”邱于庭意味深长地笑着。

  一看到邱于庭这种淫荡的笑容,黑哨就哈哈大笑着,拍了拍坐在他旁边的破壶的肩膀,说道:“破壶这小子还说要和老大约会,看老大那副表情,应该是想和外面的小姐约会吧,哈哈……”

  黑哨的笑声确实有点夸张,而且声音非常的响亮,估计外面的童话接待小姐都听到了。

  邱于庭看着黑堂堂主黑哨,黄堂堂主沈帧,白堂堂主孙兴以及红堂堂主破壶他们四个人,脸上就露出笑意,寻着座位坐下,很体贴的朱茜茜就替邱于庭绑好餐巾,并帮他把牛肉隔成条形,武娜娜和法斯菲都各自找了位置坐下。

  这旋转式餐桌一共有十五个位子,现在就八个人坐,非常的稀松。

  “你们三个现在有没有什么压力?”

  邱于庭拿起刀叉就非常不客气地叉起一块牛肉塞进了嘴巴里并问道。

  “没有压力哪来的动力啊,”很喜欢调侃的破壶就嬉笑道。

  “确实,我们的压力确实不小,不过在走上去之前我们就意识到了,”看上去非常稳重的孙兴就开口说道,一头的刺猬短发非常的有精神,相比较而言,沈帧就显得有点沉闷了,就一直听着他们说话。

  “破壶那句话说得很好,没有压力哪来的动力,所以我现在就要给你们更大的压力了,如果你们做不好,我不保证你们还能稳稳当当地坐着堂主之位,”邱于庭的话一出,全部人都没有说话了,连正拿着刀叉的黑哨也将刀叉放回了盘子里,都将注意力转移到邱于庭的身上。

B4
B5
B6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521章、妇科男医
  • 张医生说:“恩,我在上班,我现在就在科室呢,有什么事吗?” 我说:“哦,那好,我一会来找你!” 张医生说:“恩,好的!” 还不等张医生挂电话我已经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迫不及待朝医院门诊大楼的皮肤性病科走了过去,尽管我知道这个东西或许跟这方面的无关,但是人家医生肯定是有办法的。
  • 45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388章、妇科男医
  • 我的信息发送出去了没有多久之后,我便收到了张医生回复的短信:呵呵,你好你好,好久不见,最近可好?我呀就是好久不见有些想你了,哈哈! 我马上又编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的挂念,我呀最近身体状况又出了点小问题了,不是很好,你今天上什么班呢? 张医生回复:我呀今天值班半天,下午休息,你身体又出
  • 25 04月20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极乐之境
  • 现在是中午,偶尔会有人走过。要是真的跟刘旭在鸡棚里头做,那岂不是引来一堆人了? 所以呢,才走出两步,王艳当即甩开刘旭的手,并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咋样,所以那种事留着你心情好的时候再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回去陪着玉嫂,想必她现在心情也不咋样。” “现在她的心情应该还好。” “连
  • 20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解开心结
  • “其实谈感情也是这道理。”李晓道,“假设刘旭是食客,你是菜。叫他一直吃你这道菜,他一开始还觉得不错,可久了绝对会厌倦的。但如果桌上摆着好几道菜,他偶尔吃这道菜,偶尔吃那道菜,这样就算吃一辈子,他都不会觉得厌倦。谈感情也是如此啊,所以在你无法满足刘旭,或者每次被他弄得都会骨头散架的状态下,我是建议
  • 8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四人之乐
  • 加快步伐跟上陈甜悠后,李晓就想着该如何向陈甜悠传授一男多女的婚姻观念。在男女平等的社会,几乎没有女人会接受这种婚姻观念,当然也包括李晓自己,所以李晓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尽管那晚在桥上信誓旦旦地答应,可要付诸行动时,李晓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走到诊所后门,陈甜悠让到了一侧。 拿
  • 124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母女同乐
  • “那是因为妈妈下面已经很多年没有男人进来过了。”感觉到女儿的手指正在里面活动着,早已敞开心扉的的李燕茹喘息道,“要是妈妈没有记错,生下你之后妈妈下面就没有男人进来过了。算一算,也有十八个年头了。妈妈这年纪其实对那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大,但因为妈妈的婚姻很失败,所以妈妈不想因为有需要就再找个男人结婚。
  • 37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生日快乐
  • “刚刚有人来你家抢劫,我脚被他们打伤了。现在他们将值钱的东西都搬走,还警告我不要报警。呜呜呜呜,你快点回来带我去医院,我脚好疼,呜呜呜呜。” “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吓得半死的许静当即关了店铺并坐上了三轮车。 三轮车停在到她家的那条斜坡后,付过钱的许静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回跑。
  • 8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旧事别提
  • 听刘旭这么一说,又见刘旭脸上浮现出有些轻浮的笑容,猜到刘旭是想做那事的雷小秋白了刘旭一眼,道:“我听说昨天陈寡妇有打电话叫你过去,说是生了病。但要是我没猜错啊,她的病一定是痒了,然后要你帮她止痒。然后呢,你保证也顺便帮她女儿止痒。” “你猜对了。”看着雷小秋那泛着些许红霞的脸蛋,刘旭继续道
  • 23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未来展望
  • 看着娇喘不已的女儿,怕女儿拒绝的陈寡妇道:“你刚刚不是说旭子不需要准备吗?其实最该准备的就是他啦。要是他不把你弄得湿湿的,你待会儿一定会很疼。如果非常非常的湿,那就不会那么疼了。至于你呢,就像妈妈刚刚说的,你放松就好。” “妈妈你别……唔……别说了。”紧紧抓着被单,眼神晃动的苏素素道,“你
  • 6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母女同床
  • 以前刘旭没有在家里的时候,玉嫂睡觉都要锁上门。现在刘旭回来了,玉嫂基本上都是将门轻轻掩着,更何况这新装上的门有些毛病,想要锁上总是得花不少力气,所以这会儿门只是虚掩着。 轻轻敲了敲门,刘旭道:“嫂子,不好意思。” “你根本没有做错事。”坐在床边发呆的玉嫂道,“我一直不想承认你已经长大
  • 16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得到了她
  • 因为内裤也全湿,所以还隐约能看到两腿之间有一条凹痕,凹痕两侧就像小山包一样鼓鼓的,肉色尽显。 现在是晚上,加上暴雨漂泊,李燕茹完全不担心有人会出现。所以就算裙摆被吹起来,李燕茹也丝毫没有在意,她就像解脱了般高高举起双手,还把头抬得非常高,甚至还在呐喊着。 可惜现在风太大,她的呐喊完全
  • 8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关系破裂
  • 看着放在最上面那条蓝色花纹内裤,刘旭觉得不可能,李燕茹应该不会干这种事。 走到卫生间前并推开门,刘旭吓了后退了两步,因为什么都没穿的陈甜悠正站在喷头下,身上的泡沫还随着浴水慢慢往下流。 加上卫生间里迷雾云绕,陈甜悠身材又好得有些离谱,所以刘旭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旭哥,快
  • 44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心理挣扎
  • “你还惦记着田鼠?” “我不仅惦记它,我还要吃了它。” 指了指不远处那已经清洗得非常干净的田鼠,刘旭道:“其实我现在想带你回去洗澡,但要是你执意要吃烤田鼠,我倒是乐意效劳。” “要吃。” 李晓都提出了要求,刘旭当然会照办,所以让李晓不要再往溪里跑后,刘旭就去拾柴火。
  • 4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李晓溺水
  • 知道只是做梦,李燕茹有点儿怅然若失,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厌恶,她真搞不懂身为人母的她怎么会有这种本不该有的感觉。 熘下床后,李燕茹还想去上厕所,可才走了两步,她当即脱下内裤,并发觉自己内裤非常湿。甚至当内裤跟微微张开的阴唇分开的时候,她还能看到几丝好像蜘蛛丝的爱液。 看来,昨晚做梦的她
  • 8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岳母之欲
  • 至于雷小秋呢,她羞得整张脸都红了。但因为坐在刘旭后面能让她有回到过去的错觉,所以她心里头还是很高兴,她更希望这种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 显然,不可能。 再过两天,雷小秋就会着手组建属于她的采矿队,之后就是运送设备,搭设线路之类的。 总之呢,只要她开始忙了,那绝对是忙得昏天暗地。加
  • 12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小秋献身
  • 要是陈甜悠知道刘旭不仅去过许静家里,而且还将许静压在餐桌上干,那陈甜悠绝对会气得不行,所以刘旭就打算说些话以证明他没有去过许静家里。 不过想到许滢,刘旭将要说出的话都咽进了肚子。 要是刘旭说没有去过许静家,许滢这不会撒谎的妮子又跟陈甜悠说刘旭有去过,那就算陈甜悠智商再低,她也会问个究
  • 5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离别之礼
  • 看到刘旭那惊诧不已的表情,原本乐滋滋的陈甜悠顿时一脸黑线,她更是半带幽怨地看着刘旭。 就这样对视了十多秒后,哈出一口气的陈甜悠道:“最近也没有病人上门,然后我的技术又没办法给晓晓姐姐比,所以我就决定去县医院当个实习护士。” “他们肯要你?” “我听你这语气怎么好像我是没有人要的
  • 4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送她礼物
  • 这么一握,仿佛蚱蜢般的雷小秋用力推开刘旭。 看着显得有些错愕的刘旭,雷小秋道:“豆腐已经吃够了,再吃下去我可就要翻脸了。” 舔了舔嘴唇,刘旭问道:“秋姐你晚上吃田螺了?” “你咋知道?” “秋姐嘴唇上有田螺的气味。”又舔了舔嘴唇,刘旭笑道,“说真的啊,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田螺
  • 4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守护玉嫂
  • 可惜刘旭晚了一步,他只看到一只非常白嫩的手抓着门边,并随着门的关上而收了回去。要是刘旭再提早个两秒,他就能看到站在门前的女校长了。就手的嫩滑程度而言,刘旭确定女校长应该蛮年轻的。 刘旭自认为智商挺高,所以他喜欢去猜测。要是刘旭知道女校长是李娟的嫂子,他就不用浪费脑细胞了。 刘旭其实想
  • 4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引蛇出洞
  • 怕打扰到雷小秋,刘旭走到屋外。 接起电话后,刘旭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雷虎之前曾因殴打他人致残坐过两年牢。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什么不良记录。然后我还查了当时的询问记录,基本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加上案发现场没有雷虎的指纹,所以要想对他提起公诉,那就必须有更加确凿的证据才行。刘旭,
  • 5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寻找凶手
  • “还能去哪?”白了刘旭一眼,吴妍道,“当然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案件的事了。你直接带我去烈士墓吧,那边人比较少。” 听到“烈士墓”三个字,刘旭不免想起了第一次和表姐见面的情形。 想着那时候假装是在打飞机,刘旭不免笑出了声。 待表姐坐在车后面后,刘旭立马往烈士墓的方向开去。
  • 5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成了主人
  • 听到张娥这话,刘旭非常高兴。一年的时间,他完全有信心将张娥这匹野马完全驯服。就算驯服不了,刘旭也有信心让张娥爱上他。 在刘旭拥有的这么多女人里,任何一个女人的攻击力都比不上张娥,所以要是刘旭遇到一些不好解决的事,他只要让张娥上就行了。就比如之前打他表姐主意的混混,让张娥一人去完全就可以解决
  • 4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巨乳美女
  •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旭直接震惊了。他也知道雷小秋不是故意展现美态,可看着那不安地晃动着的胸器,又见那被弄得非常湿的乳头颇为粉红,还白得刺眼,他更震惊。 可刘旭还没来得及多欣赏,发出惊叫的雷小秋已经躲到了被子下。 没错,她是完全躲到了被子下,甚至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 在黑乎乎的被子
  • 6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她的拥抱
  • 今天她穿的睡裙很透光,要是直接站在刘旭面前的话,那绝对会让刘旭看到两点。就算不透光,因为那两点很凸出的缘故,刘旭还是会看到两个凸点的。 想到此,站在大门前的李燕茹问道:“这么晚了,你来我家做什么?” “来看望她。” 刘旭昨晚十点多有将张娥送到李燕茹家。那时候陈甜悠跟李晓都在睡觉
  • 5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怕被听到
  • 被刘旭调侃后,王艳用指头轻轻弹了下肉棒,并道:“再调戏我,我就不给你吃了。” “王姐,我错了。” “真乖。”眯眼笑着,王艳就再次去含。 王艳跟刘旭已经做了好多次的爱,她的技巧也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这张嘴巴。当然,王艳口技之所以能提高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做爱,而是因为她从刘婶那儿学到
  • 5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死之惩罚
  • “你只是我名义上的老公。”说着,王艳主动靠在刘旭身上,“他才是我真正的老公。自从他毕业回乡,我就跟他一块睡,我每天都喊他老公。还有哦,现在豆芽也喊他爸爸。要是不出意外,等豆芽长大了些,我还会让豆芽跟他做爱。陈东,你亲生女儿以后会跟他做爱,你是不是很期待呢?” “你这不要脸的婊子!”
  • 5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肆意凌虐
  • “在骂我之前,你应该好好想一想自己做错了什么。”看着张娥那不断收缩着的门口,刘旭继续道,“像你这种死不认错还会耍剑的女人,留着也是祸害。不过在从你上路之前,我会好好的让你爽一爽。想必,你还没有被这么粗和长的鸡巴插过吧?现在呢,嘿嘿。” 勉强扭过头看着笑得如同恶魔般的刘旭,张娥叫道:“我老爸
  • 4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凌辱张娥
  • “我在乎的是你家里的钱!是你老爸开的酒店!要不是想当个有钱人!我他妈的怎么会跟你在一起!我是个要面子的大男人!你这臭娘们却整天叫我干这干那的!就连老子要做爱!老子还得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问你!你心情一不好!我连碰都没得碰!跟你做爱还不如去找鸡!我给她们几百块!她们就什么姿势都摆出来!操!” 听
  • 5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恶男恶女
  • 刘旭就是想弄死陈东,所以他就是不想报警。要是报警了,刘旭再弄死陈东的话,他一定会成为嫌疑犯。 就在刘旭不知道该怎么办之际,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也就是让他又爱又恨的表姐吴妍! 刘旭不知道吴妍在职务,但从保福寺她带队一事来看,她应该挺有权利的,所以让她定位陈东手机的位置应该不成问题。
  • 4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寻找豆芽
  • “好吃,婶子想每天都吃你的鸡巴。”说着,刘婶咽下了嘴里的混合物,随后就继续吮吸着。 “婶子,你说金锁有没有给你儿子吃过?” “这个我哪晓得啊?” “那你回去可以问一下金锁。”说着,刘旭目光就落在了显得很羞怯的金锁身上。 “这种事儿我可不问。” 就算刘婶不问,刘旭也会
  • 61 04月1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