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巨乳美女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旭直接震惊了。他也知道雷小秋不是故意展现美态,可看着那不安地晃动着的胸器,又见那被弄得非常湿的乳头颇为粉红,还白得刺眼,他更震惊。

  可刘旭还没来得及多欣赏,发出惊叫的雷小秋已经躲到了被子下。

  没错,她是完全躲到了被子下,甚至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

  在黑乎乎的被子下拉起奶罩后,伸出脑袋的雷小秋问道:“你干嘛跑到我家里来?”

  “我要跟你谈采矿权的事。”

  “有什么好谈的?”有些生气的雷小秋已经皱起眉头,“就算你要跟我谈,那也不是这时候。”

  “那我到客厅等你。”

  “我不想跟你谈!”

  “给个理由。”

  “那你给我个理由,为什么你想跟我谈。”

  刘旭没有采矿队,更没有采矿的设备。加上雷小秋那合约是跟国家机构签订,没办法进行私下买卖,所以最有利于刘旭的方式就是合伙,而不是独吞。

  想到此,刘旭直截了当道:“我在矿洞里发现了金矿石。”

  “发现了什么?”

  “金矿石。”

  “这一定是幻觉!”说罢,一把掀开被子的雷小秋跪在了床边,并道,“你打我一巴掌。”

  如此美人,刘旭怎么舍得打,所以他轻轻摸了下雷小秋的脸。或许是因为刚刚沾过水的缘故,雷小秋的脸非常滑嫩,就跟婴儿似的。

  “别摸我,直接打我。”

  “我舍不得。”

  “我叫你打你就打,这种机会可不多的。”

  看着雷小秋那两颗实在是太过于硕大的巨乳,又见闭着眼的雷小秋显得更加的漂亮性感,那细长的眉毛还微微动着,刘旭真的不舍得打。说真的,雷小秋此时的姿势让刘旭想入非非。虽说她是跪在床上,可要是刘旭也站在床上的话,雷小秋岂不是就可以给他口交了?

  “打我。”

  “你难道有求虐倾向?”

  “我就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睁开双眼,雷小秋道,“反正你得找个办法让我知道我不是在做梦。”

  “这简单。”说罢,刘旭俯下身吻住雷小秋唇瓣,并将舌头伸进雷小秋嘴里搅拌着。

  “唔……唔……”

  刘旭还想顺势推倒雷小秋,哪知道他的手才刚碰到雷小秋的巨乳,雷小秋就使劲将他推开。

  看着面红耳赤的雷小秋,刘旭笑着问道:“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了吧?”

  “你这人咋这么没礼貌?”用手臂擦了擦嘴巴,雷小秋气唿唿道,“你打我不行吗?干嘛要吻我?”

  “女人是拿来疼的,怎么能打?”

  刘旭这么一说,雷小秋倒是气消了不少。尽管不再像之前那么的生气,但莫名其妙被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强吻,雷小秋还是有些不爽。最重要的是,刘旭刚刚是跟她舌吻,这种接吻方式她都没有跟丈夫试过,而且刚刚跟刘旭舌吻的时候,她似乎有点感觉,身子热热的。

  不只是刚刚,现在雷小秋的身子还有点热。

  看着刘旭,表情变得严肃的雷小秋反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鸟不拉屎的矿洞里有金矿石?”

  什么话也没说的刘旭从口袋掏出金矿石并递给雷小秋。

  接过金矿石后,近视眼有些严重的雷小秋道:“帮我拿一下眼镜,在窗户前面的桌子上。然后呢,帮我把窗帘拉开,光线怪暗的。哦,我没有穿衣服,窗帘不能拉开,你帮我开灯就好。”

  将黑框眼镜递给雷小秋后,刘旭拉了下门边的拉线。

  担心有人看到雷小秋如此诱人的一面,刘旭顺手将门关上。

  雷小秋之前被泼了一身的水,现在她的奶罩跟丁字裤都非常湿。奶罩很薄,所以湿了之后,刘旭看到了两个很是明显的凸点。至于丁字裤呢,被水弄湿后,它完全贴在了非常饱满的肉丘上,还显得有些透明。所以,刘旭就看到了两片贴在一块的阴唇的模煳轮廓。

  除此之外,刘旭还看到了些许阴毛从丁字裤稍上方露出。

  雷小秋正仔细观察着金矿石,她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春光外泄。

  看了片刻,头也不抬的雷小秋道:“桌子左边的抽屉里有个放大镜,你帮我拿一下。”

  拿到放大镜并递给雷小秋后,刘旭站在一旁审视着雷小秋的美。

  戴上眼镜后,雷小秋会显得更加成熟,加上她的下巴有点儿尖,嘴唇还有点儿厚,所以看起来特别的风韵成熟。雷小秋的年龄应该在三十岁左右,加上她住在农村,那么她已经结婚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

  而且,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会穿极为火辣的丁字裤。

  为了确定雷小秋有没有结婚,刘旭观察这房间。

  看到挂在角落衣架上的几件衣服,刘旭知道雷小秋确实结婚。

  结了婚的女人特别有味道,加上刘旭今后应该会经常跟雷小秋单独相处,所以刘旭多了些期待。

  拿着放大镜观察了番,雷小秋嘴巴张得非常大,并叫道:“天呐!这块金矿石的含金量非常高!而且杂质也比较少!那个谁,这真的是在大洪村那个矿洞发现的?”

  “我叫刘旭,然后这确实是那里面的。”

  “简直是不可思议!”叫出声,太过于开心的雷小秋站起来,并像花季少女般在床上蹦来跳去的。

  雷小秋的两颗巨乳是罕见的G杯,所以当她蹦跳的时候,她那两颗巨乳就上下剧烈抖动着,发出的阵阵乳浪让刘旭都看呆了,刘旭甚至觉得下一秒巨乳就会挣脱束缚,就像之前那样露出来。

  为了让自己不要像个神经病般激动,笑得有些夸张的雷小秋不断深唿吸,甚至还用两只手去推墙壁。

  稍微平静下来后,雷小秋道:“既然是你发现的,那你直接开采不就可以了,干嘛要特意跑来找我呢?”

  “那个矿洞本来就是你跟你爸爸负责开采的,我当然要跟你说一声。”停顿了下,刘旭道,“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采矿权是不是还在你手里。要是在的话,你差不多就可以准备继续去开采了。”

  “不去。”

  听到雷小秋这非常果断的拒绝,刘旭吓了一跳。

  刚刚看到雷小秋观察金矿石那模样,刘旭认定雷小秋一定非常兴奋,兴奋得都会想立马去开采矿石。可让刘旭惊讶的是,雷小秋竟然会拒绝,这跟她之前的反应完全不符合。

  开采金矿石非常赚钱,而且现在是确定那矿洞里有金矿石。要是雷小秋肯去开采的话,她绝对能成为富婆,哪里需要住在这种墙壁都有裂痕的老房子里?

  “赚钱的机会,你就这么放弃了?”

  “不去就是不去。”说着,雷小秋将金矿石扔到了地上,随后摘下眼镜跟放大镜一块放在了床边,接着就缩进了被窝。

  见状,很是诧异的刘旭问道:“是不是有阴霾?”

  “知道了还问。”

  “能不能告诉我?”

  “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那矿洞是你跟你爸爸承包的,那我相信他也希望你能继续挖掘。就算不为了赚钱,你也应该为他想一想。”

  刘旭话音刚落,雷小秋猛地掀开被子,并叫道:“就因为那该死的矿洞!我爸爸被人谋杀了!”

  见雷小秋眼角竟然有泪光,皱起眉头的刘旭问道:“没有抓到凶手?”

  “是被恶魔谋杀的,你说去哪里找凶手?”握紧粉拳,娇躯不停地哆嗦着的雷小秋哭道,“每每想起我爸爸的死,我就很难过,你根本就不知道他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因为他的死,我下令停止挖掘,并驱散了采矿队。之后,我就跟我男朋友结婚并安心的当个村妇。现在我觉得我的生活很好,我不想再去打扰那只住在矿洞里的恶魔,所以请你离开。”

  “如果你过得好,你就不会买醉了。”看着房间角落那些酒瓶,刘旭微微叹气道,“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恶魔,所以你爸爸的死绝对是人为的。要是我没有猜错,凶手应该就是想阻止你们挖掘。如果你想替你爸爸报仇,那么继续挖掘才是上上之策。要不然,他死了也不会瞑目的。”

  “真的是恶魔。”依旧将粉拳握得非常紧的雷小秋道,“那时候我们在大洪村租了好几间连在一块的房子,我爸爸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我记得他死之前的那晚还特意找我聊天,说明天要给我个惊喜,可是第二天早上我们去敲门的时候,我爸都没有应声。担心他出事,我就撞开了紧锁着的房门,结果就看到……看到……”

  说到这里,雷小秋已经说不下去了,娇躯更是哆嗦得厉害。

  看到这一幕,刘旭单脚跪在床上,并轻轻搂住雷小秋,还摸着雷小秋那如丝般光滑的背部。

  尽管被还很陌生的刘旭抱着,雷小秋却没有推开。

  说真的,自从她爸爸死后,她非常的害怕和寂寞,就是很缺乏安全感。就算跟男朋友结婚,雷小秋还是没有找到安全感,她反而更加的害怕。

  想着爸爸的死,很是害怕的雷小秋抱着刘旭,并将整张脸埋在刘旭胸前哭了起来。

  哭了足足十分钟,雷小秋才轻声道:“我看到我爸爸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个十字架就是用两块木头钉在一块的,应该是恶魔特意准备的。然后呢,我爸爸的身体被割得体无完肤,心脏甚至都不见了。你都不知道那时候的场面有多可怕,整个房间都是我爸爸的鲜血,而且墙壁上还写着‘赎罪’两个字。”

  深吸一口气,身子没有像之前那么哆嗦的雷小秋继续道:“我那时候也不信有恶魔,所以我就直接报警。结果警察的结论让我很害怕,他们说门是从里面反锁的,而且房间里只找到了我爸爸的指纹,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我爸爸自己把门锁着,然后再伤害自己的身体,再在墙上写字,最后再把自己绑在十字架上。那时候我就问我爸爸的心脏怎么会不见了,警察却说不出话来。”

  “然后你就以为是恶魔干的?”

  “门是从里面反锁,房间里就只有我爸爸的指纹,你说不是恶魔干的还会是谁干的?”停顿了下,雷小秋继续道,“后来我们是想继续采矿的,可我们在矿洞最深处的岩壁上发现了一个六芒星的符号,这个符号在我爸爸房间里也出现,是用血画出来的。在西方传说中,六芒星是黑暗邪恶的象征,还可以用于召唤恶魔。在电影和小说里,召唤恶魔不是需要祭品吗?所以我就觉得我爸爸成了召唤恶魔的祭品,我更觉得那矿洞其实就是恶魔的居住地。所以呢,我们就停止挖掘,我还解散了采矿队。”

  听完雷小秋说的,刘旭眉头皱得非常紧。

  刘旭是唯物主义者,可雷小秋说的头头是道,更是让刘旭有身临其境的错觉,所以刘旭都担心真的有恶魔。

  就算有恶魔!刘旭也要把它揪出来!

  既然当时警察有查案,那么刘旭只要去找表姐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想到此,刘旭问道:“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肯去开采?”

  “是。”

  “那我负责开采,你就挂个名头,行不行?”

  “不行。”看着年纪轻轻的刘旭,雷小秋道,“我不想害死你,更不希望你成为恶魔的祭品。”

  “我不信那些。”

  “我当初也不信,但我后面就信了。”

  “对了,你到底还有没有开采权?”

  “十年。”

  “那岂不是到期了?”

  想了下,雷小秋道:“半个月后到期吧,除非我去县城的国土资源管理部跑一趟,再续个五年或十年。”

  “要是我能抓到恶魔,你愿不愿意继续开采?”

  “如果你真的能抓到,我当然愿意了。”停顿了下,雷小秋道,“不过我劝你还是别乱来,否则你很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这是我的事。对了,你喝酒是因为你还没办法忘记你爸爸的死?”

  “不是。”

  “那是为什么?”

  “是因为。”皱起柳叶眉,欲言又止的雷小秋道,“这是我跟我老公的事,不关你的事,反正你去抓恶魔吧,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作为身边不缺乏女人的刘旭,看到雷小秋这反应,又听到雷小秋说的这些话,他隐约知道了些什么。雷小秋结婚多年,却会为了丈夫而喝酒,而且从角落那些酒瓶来看,她属于经常为了丈夫喝酒的女人。

  也就是说,雷小秋跟她丈夫之间应该有那种都很难解开的矛盾。

  这是不是意味着,只要刘旭知道了矛盾是什么,他就能攻下这个罩杯竟然达到了G的美人儿!

  想到此,面带微笑的刘旭道:“好,我不问,不过要是我抓到了恶魔,你得告诉我原因。”

  “干嘛要告诉你?”

  看了眼那些酒瓶,刘旭道:“我喜欢看到美女喝得微醉的样子,那会让她们显得更加的漂亮,但我不喜欢美女醉得一塌煳涂的样子。我并不是说那样会让她们变丑,是因为那样会伤害到她们的身体。我是妇科医生,所以我很在意女人的身体健康。”

  “妇科医生?”雷小秋忍不住笑出声,“你一个男人咋干起了妇科医生,难不成你以为有女人愿意张开双腿让你检查身体?”

  “有。”

  “那就是她们脑子有毛病。”很不屑地瞟了眼刘旭,雷小秋道,“我要起来洗澡,你可以走了。”

  “要是可以的话,在我抓到恶魔之前就尽量别喝酒,我希望你以最好的状态复工。”

  “再看吧。”

  “答应我。”

  看着刘旭那变得有些严肃的神情,雷小秋笑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叫我答应你,你是不是琼瑶苦逼剧看多了?”

  “我知道你会做到的。”突然露出笑容,刘旭转身就走。

  刘旭离开后,雷小秋还觉得很莫名其妙。说真的,她是个有点叛逆的女人,所以刘旭叫她不要喝酒,她还真想立马就往嘴里灌酒。可她又有点期待,所以她就决定从今天开始都不喝酒,或者说是喝非常非常的少。

  至于雷小秋期待的,其实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刘旭揪出残忍地杀害她爸爸的凶手,第二就是继续完成爸爸没有完成的事。

  尽管雷小秋觉得刘旭不可能抓到恶魔,可她还是愿意相信刘旭一次。

  走到镜子前,雷小秋的脸顿时红了。

  要是刘旭还在场,雷小秋绝对一酒瓶砸过去!

  因为之前身体被弄湿,雷小秋奶罩上就有非常明显的两个凸点。这还不算什么,重点是她下面那条性感的丁字裤竟然都变得半透明,隐约可见两片阴唇贴在一块,而且连中间那凹陷下去的肉缝都看得非常清楚。

  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几乎被刘旭看光,雷小秋气得握紧了拳头。

  片刻,长长叹了口气的雷小秋拴上大门并走进厨房。

  倒了杯温开水灌进肚子后,雷小秋洗了把脸。

  洗过脸,觉得清醒了不少的雷小秋脱下奶罩跟丁字裤。舀了一桶的温水放在厨房边缘的水沟前,背对着水沟的雷小秋舀起一瓢的水从头顶往下淋。那温热的水顺着她的发丝跟脸往下流,一些还调皮地滑过G杯奶后溅向前方。

  雷小秋洗澡之际,刘旭已经离开了枫林村。

  停在三岔路口,刘旭有些迟疑。

  一条路通往镇上,一条路返回大洪村,另一条路则通往枫林村。刘旭是想去县城找表姐,向她询问案件的细节。但刘旭又想回大洪村,跟张娥来个了断。

  对于张娥这个冷血杀手,刘旭还真的有点怕,他根本就没有必胜的把握。正因为如此,他才想先去找表姐,这样就算被张娥杀死,刘旭也能多做一件好事。

  想了片刻,刘旭拿起了手机打电话给表姐。

  刚嘟一声,电话就被表姐掐掉。

  料想到表姐可能在开会或者办案,刘旭决定先去找张娥。反正呢,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还不如早点去面对。

  做好打算,刘旭驶向大洪村。

  将摩托车停在李燕茹家门前,想起跟李燕茹的约定,刘旭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现在是早上十点,刘旭得在十一点半赶到校门口接成了小学老师的李燕茹。

  皱了下眉头,刘旭拿出钥匙打开大门。

  刘旭是陈甜悠女朋友,但他其实更像是这个家的男主人,因为他每个房间的钥匙都有。要是刘旭想要强上李燕茹,他只要半夜熘进李燕茹房间,再用乙醚将李燕茹迷晕就可以了。

  要是李燕茹极度的讨厌他,这办法倒是行。可刘旭总觉得李燕茹对他也有点意思,所以还是先这样处着,指不定以后就能推倒,然后就能享受母女大餐了。

  不过,在可能享受母女大餐之前,刘旭还得先跟张娥决斗。

  刘旭自认为自己头脑聪明,耍手段的话,他绝对能搞定张娥。可要是真枪实弹的来,刘旭还真没办法搞定张娥。那么,他跟张娥决斗岂不是自找死路?

  只是,一直将张娥关着,那刘旭最终还是得去坐牢或枪毙。

  比起坐牢或枪毙,刘旭宁愿被张娥杀死。

  走上二楼并打开门,刘旭看到面带甜美微笑的张娥正坐在床上。如果这是跟张娥初次见面,刘旭还真会以为张娥是个毫无攻击力的甜美少女。

  见刘旭真的来了,张娥笑眯眯地问道:“准备受死了?”

  “准备接受你的跪拜。”说罢,走到张娥面前的刘旭就帮张娥解开束缚。

  获得自由后,搓了搓手腕的张娥跳下床,并活动着四肢,还扭着一手可握的腰肢。

  活动了下,确定身体机能都没有问题,面向刘旭的张娥问道:“我的剑呢?”

  “在楼下。”说罢,刘旭转身就走。

  跟在刘旭后面,张娥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已经来不及了。”头也不回的刘旭道,“以你的身手跟自信,你认为自己就算赤手空拳也能搞定我,所以我现在说不跟你决斗,还要把你关起来的话,你一定会动手。张娥,我说的没错吧?”

  “我发觉你比一般人都聪明。”浅浅笑着,跟刘旭保持着两米距离的张娥继续道,“可惜场合不对,要不然我或许能让你当我的男朋友。”

  “其实我搞不懂,为什么你被日本文化熏陶之后,怎么还会是处女。”

  “什么意思?”

  走到二楼并往客厅走去的刘旭道:“在我印象里,那边的女人都很随便。或许我这种说法有些不对,应该说那边当女优的女人非常多,听说在新宿十个女人中就有八个是或者做过女优。所以呢,我总觉得你应该比较随便才对,可是……”

  刘旭还没说完,张娥抢话道:“可是你干我的时候我还是个处女?所以你就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觉得我这人有毛病,在日本待了五年还是个处女?”

  “我不是这意思。”

  “你就是这意思。”

  “行,我就是这意思,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原因?”

  “因为我是去研习武士道精神,不是去留学,更不是去那边工作。而且,在那五年里,我接受的训练比特种部队接受的还可怕,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谈男朋友。然后呢,大师们教的都是如何用冷兵器对抗热兵器。”

  “拿刀剑去跟拿枪的拼,你这不是犯傻吗?”

  “迟早有一天你会发觉我没有犯傻。”翘起嘴角,看着走进房间的刘旭,张娥继续道,“不过,想必没有这机会了。因为呢,待会儿我会亲手将你埋葬!”

  “然后再去报警?”

  “我不是傻子。”

  拿起藏在许静睡觉那房间的床底下的剑并走向张娥,刘旭反问道:“那为什么在日本那次,你要报警?”

  “这次我打算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要是我报警,警察鉴定伤口就会发觉是曾经在日本待过的我干的。”伸手接过那把非常软的剑并缠在腰际后,张娥就问道,“去哪儿决斗?”

  “找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吧。”拿起靠在墙壁上的铁棍后,跟张娥擦身而过的刘旭往外走去。

  在刘旭跟张娥擦身而过的时候,张娥其实很想拔剑。可作为女武士,已经跟刘旭有约定的张娥还是决定在决斗中凌虐刘旭,所以移开压在软剑上的玉手后,张娥就跟在了刘旭后面。

  待张娥走出,刘旭就将门锁上。

  这附近有一个地方很适合决斗,那就是刘旭跟陈寡妇初次做爱的橘子林。在橘子林中,有些地方非常的空旷,很适合打来打去的。再加上刘旭不想让村民看到他跟张娥打斗,所以刘旭就让张娥跟上他。

  走了十多分钟,从陈寡妇家门前的小路走过的时候,刘旭还特意看了眼陈寡妇家那敞开着的大门。刘旭知道苏素素应该在上网,但他不知道陈寡妇在干什么。怕她们母女俩担心,刘旭就没有去陈寡妇家。

  爬上橘子林,转过身的刘旭还想将站在坡下的张娥拽上来,没想到退后几步的张娥一个猛冲,她整个人就跃起了近一米五,随后稳稳地踩在了橘子林边缘。

  见状,刘旭吓了一跳。

  显然,张娥在日本那五年没有白呆。

  走了一会儿,看到前方有一片被橘子树围绕着的空地,刘旭倒是有些胆怯了。

  胆怯归胆怯,刘旭跟张娥迟早还是得有个了断。

  走到空地另一侧,刘旭转过了身。

  看着已经拔出剑且运用灵活的手臂让剑如蛇般微微波动着的张娥,刘旭盯着自己手里那根有些生锈的铁棍。跟剑比起来,铁棍的杀伤力明显会差很多,但却适合力气颇大的刘旭。

  而且呢,刀之类的,刘旭只能找到菜刀。菜刀太短,刘旭要是拿着菜刀跟张娥决斗,没准他还没有碰到张娥,他就已经被张娥一剑刺死了。

  “准备好了没有?”舔了舔嘴唇,且眼神已经变得极为冷漠的张娥问道。

  “要不要我先做一套广播体操?”

  “你试一下。”

  见张娥面有愠色,知道激怒张娥不是好办法的刘旭深吸一口气,并随意舞了舞铁棍。刘旭真的是随意舞动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练过。他虽然没有练过,不过架他还是打过很多次,所以他知道该如何对付张娥。

  首先是得先了解张娥的攻击路数,接着找出破绽并予以回击。

  听起来很简单,但前提是刘旭能避开张娥的攻击,接近并攻击张娥。

  “怎么样才算胜利?”刘旭问道。

  “没有点到为止的说法。”舔了舔嘴唇,笑得有几分阴狠的张娥道,“反正我会用这把剑将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来。”

  “如果我能打掉你手里的剑,并让你没办法再反抗,那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我叫你做什么,你都不能反抗。”

  “成交!”

  “那……开始吧!”

  刘旭话音刚落,明显觉得自己会赢的张娥冲向了刘旭。

  看着疾步而来的张娥,刘旭略微往后退。刘旭还想好好考虑考虑张娥的攻击路数,可张娥奔跑速度非常快,简直快得有些离谱,所以他就不敢胡思乱想,他现在只想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离刘旭还有五米远,一个高跳的张娥高举着剑砍向刘旭。

  见状,刘旭本能地横起铁棍去接,但他却没有注意到张娥是让剑平着,而不是竖着。

  所以,当剑击中铁棍后,过于柔软的剑猛地往下弯!

  与此同时,张娥迅速转动剑柄,并趁剑往上弹之际刺向刘旭咽喉!

  一就是说,因为剑过于柔软,横着的铁棍并没有办法弹开剑,反而成了剑蓄力的平台!

  惊愕之际,用一只手握紧铁棍的刘旭就马往上舞动并后退,这才避开了剑锋。要不是刘旭往上舞动铁棍,让剑提早弯曲,指不定刘旭的下巴已经被切开了。

  张娥落到地面之际,刘旭已经退到了七八米外。

  单手压在地上后,单膝下跪的张娥用极为冷漠的眼神盯着刘旭,随后嘴角突然翘起的她再次奔向刘旭。

  这次,张娥没有选择跳跃攻击,而是直接横着剑斩向刘旭腰部。

  刘旭没有练过,所以他依旧是选择防守,也就是用铁棍挡住剑的去路。

  因为剑柔软得就跟一条蛇一样,所以剑竟然在铁棍上缠绕了数圈,并随着张娥猛地一扯而让铁棍开始旋转。一旋转,刘旭就没办法抓住,所以铁棍就脱离了他的手并被张娥甩向了后方。

  刘旭完全不是张娥的对手!

  就在张娥整个手臂都往后挥且没有收回来之际,没有一丝犹豫,甚至早就认定张娥会用这招夺走他武器的刘旭就突然扑向张娥,并一手抓住张娥那握着剑的手。

  张娥的力气当然没有刘旭大,所以没办法挣脱的张娥一脚踢向刘旭胯间。

  猛地收腿,刘旭夹住了张娥的右腿,并抓住张娥那一拳打向他面颊的手。

  如此一来,张娥两只手跟一只脚都在刘旭的控制之中。

  盯着咬牙切齿的张娥,嘴角突然翘起来的刘旭一脑袋敲向张娥的脑袋。

  对对碰之后,张娥被敲得都有些晕乎,甚至都在翻白眼。

  见状,刘旭突然拦腰抱起张娥。

  就在张娥打算倒转剑锋刺向刘旭之际,刘旭已经猛地将非常轻的张娥抛了出去。

  重重落到地上后,裙摆都飘了起来的张娥疼得直咧嘴。

  在王艳家的那个晚上,张娥的裙子被刘旭撕烂,裤袜跟内裤还被刘旭用剪刀剪破,所以这会儿张娥穿着的是李燕茹的裙子。刘旭之前明明有交代过李燕茹要给张娥一套衣服的,可让刘旭惊讶的是,张娥下面竟然什么也没有穿!

  所以当张娥的裙摆飘起来,看到张娥两腿之间的粉色鲍鱼时,刘旭着实吓了一跳,他更是被这美丽风景给吸引住。

  当然,为了制服张娥,看了两秒的刘旭跑去捡铁棍。

  刘旭捡起铁棍之际,气得不行的张娥已经站了起来。

  刚刚的交锋明显是张娥处于下风,所以变得有些戒备的她没有直接冲过去,而是紧紧盯着同样盯着她的刘旭,并想着有什么招式能伤到刘旭。

  至于刘旭呢,他是想着该如何保护自己。

  片刻,张娥再次冲向刘旭。

  这次,张娥直接曲腿蹲地斩向刘旭的双腿。让刘旭轻易避开后,有些惊讶的张娥猛地往前跨了一步,并一剑刺向刘旭腹部。张娥原以为自己这招能得手,没料到刘旭竟然在腹部即将被刺中之际用铁棍敲开了剑。

  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张娥用各种招式攻击着刘旭。

  刘旭虽然没有被伤到,但好几次都是极为惊险地避开攻击。

  在张娥看来,她现在并没有打算伤到或者杀死刘旭,她就想将刘旭的力气耗光。力气一旦耗得差不多,刘旭的反应就会变慢,这样胜利的就绝对是张娥。

  这是张娥心里的想法,但刘旭心里也有想法。

  当初在铁头村,刘旭跟村霸手下对决的时候,他用的办法就是先观察后攻击,这次自然也是如此。就算张娥在日本待了五年,张娥也不可能做到攻守兼备,所以不断避开攻击的刘旭正在观察。

  通过观察,刘旭发觉张娥擅长攻击不擅长防御。

  而且,张娥的脾气有些急躁,每一招都下了十足的劲,并不懂的有所保留。

  再次避开张娥的攻击,并摸清张娥绝大多数的攻击套路后,喘着粗气的刘旭就知道差不多该反击了。

  尽管确定要反击,刘旭却没有冲向张娥,他要让张娥误以为他现在非常的害怕,害怕得都想逃跑,所以他除了眼神故意变得有些彷徨外,他还用手背擦了擦汗,并慢慢往后退。

  见刘旭气息急了不少,知道刘旭反应绝对变慢的张娥就如同一只轻盈的蜻蜓般冲了过去。

  这次,张娥决定让刘旭出血!

  每次攻击前,张娥都会做出一些姿势,这些姿势能让刘旭估计到张娥的攻击招式。

  见张娥手腕往右侧转动,知道张娥打算让剑从右侧斩向左侧的刘旭已经知道该用什么招式挡下了。当然,要是张娥这是声东击西,刘旭估计就得大出血。

  逼近刘旭,过于自信的张娥从右侧斩向刘旭。

  见状,早就做好准备的刘旭倒转铁棍往左侧挡去。剑砍在铁棍上后,突然弯曲的剑身打向刘旭,可刘旭已经跃向了张娥。

  就在张娥打算收剑攻击刘旭之际,刘旭已经飞起一脚将张娥踢飞。

  张娥落到地面的同时,如同猎豹般往前飞奔的刘旭踩住了张娥那正想举起剑的手的手腕。

  就在张娥用另一只手抓住刘旭那只脚之际,刘旭已经压在了张娥身上。凭借着体重,刘旭将张娥压得都没办法动弹,而且这姿势就跟做爱没什么区别。

  制住张娥后,刘旭问道:“服不服?”

  “不服!”

  “行,那你动啊?”

  使劲挣扎了足足五分钟,根本就没办法挣脱的张娥问道:“你以前是不是有练过?”

  “不知道是谁说我没有练过。”

  “你如果没有练过,你根本不可能这么的灵活,更不可能有这么迅速的判断能力!”叫出声,张娥突然张嘴咬住刘旭肩膀。

  刘旭两只手正抓着张娥两只手,所以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推开张娥。但是疼痛袭来,刘旭本能地反口去咬张娥。就在刘旭快要咬到张娥肩膀之际,记得耳朵是很多女人敏感地带的刘旭突然伸出舌头去舔张娥的耳洞。

  这么一舔,痒得不行的张娥松开嘴巴,并哈哈大笑了好几声。

  趁着张娥笑得都没有力气之际,刘旭就过那原本被她握得非常紧的剑。

  将剑扔远后,再次抓住张娥那只手的刘旭问道:“服不服?”

  这次刘旭没有耍花招,所以意识到在日本学习剑术多年的自己竟然输给了刘旭,张娥非常伤心。张娥跟陈东没什么感情,所以就算陈东被杀,张娥也没什么感觉。可是这一刻,张娥真的非常伤心,所以不想跟刘旭对视的张娥就歪过脑袋,冰凉的眼泪就从眼角滑落。

  练了三年多剑术,可为什么她还赢不了这个山野莽夫?

  就这么被刘旭赢了,简直就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可是,因为深受武士道精神洗礼,张娥就算不服,她还是会遵守约定。

  只是,这个约定可能会让她这辈子都失去自由!

  想了下,张娥道:“我可以向你宣誓,但我只效忠你一年。一年后,如果你还能再次打败我,我就继续效忠你。”

B4
B5
B6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521章、妇科男医
  • 张医生说:“恩,我在上班,我现在就在科室呢,有什么事吗?” 我说:“哦,那好,我一会来找你!” 张医生说:“恩,好的!” 还不等张医生挂电话我已经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迫不及待朝医院门诊大楼的皮肤性病科走了过去,尽管我知道这个东西或许跟这方面的无关,但是人家医生肯定是有办法的。
  • 68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388章、妇科男医
  • 我的信息发送出去了没有多久之后,我便收到了张医生回复的短信:呵呵,你好你好,好久不见,最近可好?我呀就是好久不见有些想你了,哈哈! 我马上又编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的挂念,我呀最近身体状况又出了点小问题了,不是很好,你今天上什么班呢? 张医生回复:我呀今天值班半天,下午休息,你身体又出
  • 41 04月20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极乐之境
  • 现在是中午,偶尔会有人走过。要是真的跟刘旭在鸡棚里头做,那岂不是引来一堆人了? 所以呢,才走出两步,王艳当即甩开刘旭的手,并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咋样,所以那种事留着你心情好的时候再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回去陪着玉嫂,想必她现在心情也不咋样。” “现在她的心情应该还好。” “连
  • 31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解开心结
  • “其实谈感情也是这道理。”李晓道,“假设刘旭是食客,你是菜。叫他一直吃你这道菜,他一开始还觉得不错,可久了绝对会厌倦的。但如果桌上摆着好几道菜,他偶尔吃这道菜,偶尔吃那道菜,这样就算吃一辈子,他都不会觉得厌倦。谈感情也是如此啊,所以在你无法满足刘旭,或者每次被他弄得都会骨头散架的状态下,我是建议
  • 13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四人之乐
  • 加快步伐跟上陈甜悠后,李晓就想着该如何向陈甜悠传授一男多女的婚姻观念。在男女平等的社会,几乎没有女人会接受这种婚姻观念,当然也包括李晓自己,所以李晓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尽管那晚在桥上信誓旦旦地答应,可要付诸行动时,李晓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走到诊所后门,陈甜悠让到了一侧。 拿
  • 19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母女同乐
  • “那是因为妈妈下面已经很多年没有男人进来过了。”感觉到女儿的手指正在里面活动着,早已敞开心扉的的李燕茹喘息道,“要是妈妈没有记错,生下你之后妈妈下面就没有男人进来过了。算一算,也有十八个年头了。妈妈这年纪其实对那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大,但因为妈妈的婚姻很失败,所以妈妈不想因为有需要就再找个男人结婚。
  • 53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生日快乐
  • “刚刚有人来你家抢劫,我脚被他们打伤了。现在他们将值钱的东西都搬走,还警告我不要报警。呜呜呜呜,你快点回来带我去医院,我脚好疼,呜呜呜呜。” “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吓得半死的许静当即关了店铺并坐上了三轮车。 三轮车停在到她家的那条斜坡后,付过钱的许静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回跑。
  • 12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旧事别提
  • 听刘旭这么一说,又见刘旭脸上浮现出有些轻浮的笑容,猜到刘旭是想做那事的雷小秋白了刘旭一眼,道:“我听说昨天陈寡妇有打电话叫你过去,说是生了病。但要是我没猜错啊,她的病一定是痒了,然后要你帮她止痒。然后呢,你保证也顺便帮她女儿止痒。” “你猜对了。”看着雷小秋那泛着些许红霞的脸蛋,刘旭继续道
  • 37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未来展望
  • 看着娇喘不已的女儿,怕女儿拒绝的陈寡妇道:“你刚刚不是说旭子不需要准备吗?其实最该准备的就是他啦。要是他不把你弄得湿湿的,你待会儿一定会很疼。如果非常非常的湿,那就不会那么疼了。至于你呢,就像妈妈刚刚说的,你放松就好。” “妈妈你别……唔……别说了。”紧紧抓着被单,眼神晃动的苏素素道,“你
  • 10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母女同床
  • 以前刘旭没有在家里的时候,玉嫂睡觉都要锁上门。现在刘旭回来了,玉嫂基本上都是将门轻轻掩着,更何况这新装上的门有些毛病,想要锁上总是得花不少力气,所以这会儿门只是虚掩着。 轻轻敲了敲门,刘旭道:“嫂子,不好意思。” “你根本没有做错事。”坐在床边发呆的玉嫂道,“我一直不想承认你已经长大
  • 27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得到了她
  • 因为内裤也全湿,所以还隐约能看到两腿之间有一条凹痕,凹痕两侧就像小山包一样鼓鼓的,肉色尽显。 现在是晚上,加上暴雨漂泊,李燕茹完全不担心有人会出现。所以就算裙摆被吹起来,李燕茹也丝毫没有在意,她就像解脱了般高高举起双手,还把头抬得非常高,甚至还在呐喊着。 可惜现在风太大,她的呐喊完全
  • 11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关系破裂
  • 看着放在最上面那条蓝色花纹内裤,刘旭觉得不可能,李燕茹应该不会干这种事。 走到卫生间前并推开门,刘旭吓了后退了两步,因为什么都没穿的陈甜悠正站在喷头下,身上的泡沫还随着浴水慢慢往下流。 加上卫生间里迷雾云绕,陈甜悠身材又好得有些离谱,所以刘旭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旭哥,快
  • 6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心理挣扎
  • “你还惦记着田鼠?” “我不仅惦记它,我还要吃了它。” 指了指不远处那已经清洗得非常干净的田鼠,刘旭道:“其实我现在想带你回去洗澡,但要是你执意要吃烤田鼠,我倒是乐意效劳。” “要吃。” 李晓都提出了要求,刘旭当然会照办,所以让李晓不要再往溪里跑后,刘旭就去拾柴火。
  • 64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李晓溺水
  • 知道只是做梦,李燕茹有点儿怅然若失,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厌恶,她真搞不懂身为人母的她怎么会有这种本不该有的感觉。 熘下床后,李燕茹还想去上厕所,可才走了两步,她当即脱下内裤,并发觉自己内裤非常湿。甚至当内裤跟微微张开的阴唇分开的时候,她还能看到几丝好像蜘蛛丝的爱液。 看来,昨晚做梦的她
  • 11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岳母之欲
  • 至于雷小秋呢,她羞得整张脸都红了。但因为坐在刘旭后面能让她有回到过去的错觉,所以她心里头还是很高兴,她更希望这种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 显然,不可能。 再过两天,雷小秋就会着手组建属于她的采矿队,之后就是运送设备,搭设线路之类的。 总之呢,只要她开始忙了,那绝对是忙得昏天暗地。加
  • 18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小秋献身
  • 要是陈甜悠知道刘旭不仅去过许静家里,而且还将许静压在餐桌上干,那陈甜悠绝对会气得不行,所以刘旭就打算说些话以证明他没有去过许静家里。 不过想到许滢,刘旭将要说出的话都咽进了肚子。 要是刘旭说没有去过许静家,许滢这不会撒谎的妮子又跟陈甜悠说刘旭有去过,那就算陈甜悠智商再低,她也会问个究
  • 8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离别之礼
  • 看到刘旭那惊诧不已的表情,原本乐滋滋的陈甜悠顿时一脸黑线,她更是半带幽怨地看着刘旭。 就这样对视了十多秒后,哈出一口气的陈甜悠道:“最近也没有病人上门,然后我的技术又没办法给晓晓姐姐比,所以我就决定去县医院当个实习护士。” “他们肯要你?” “我听你这语气怎么好像我是没有人要的
  • 6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送她礼物
  • 这么一握,仿佛蚱蜢般的雷小秋用力推开刘旭。 看着显得有些错愕的刘旭,雷小秋道:“豆腐已经吃够了,再吃下去我可就要翻脸了。” 舔了舔嘴唇,刘旭问道:“秋姐你晚上吃田螺了?” “你咋知道?” “秋姐嘴唇上有田螺的气味。”又舔了舔嘴唇,刘旭笑道,“说真的啊,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田螺
  • 6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守护玉嫂
  • 可惜刘旭晚了一步,他只看到一只非常白嫩的手抓着门边,并随着门的关上而收了回去。要是刘旭再提早个两秒,他就能看到站在门前的女校长了。就手的嫩滑程度而言,刘旭确定女校长应该蛮年轻的。 刘旭自认为智商挺高,所以他喜欢去猜测。要是刘旭知道女校长是李娟的嫂子,他就不用浪费脑细胞了。 刘旭其实想
  • 6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引蛇出洞
  • 怕打扰到雷小秋,刘旭走到屋外。 接起电话后,刘旭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雷虎之前曾因殴打他人致残坐过两年牢。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什么不良记录。然后我还查了当时的询问记录,基本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加上案发现场没有雷虎的指纹,所以要想对他提起公诉,那就必须有更加确凿的证据才行。刘旭,
  • 7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寻找凶手
  • “还能去哪?”白了刘旭一眼,吴妍道,“当然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案件的事了。你直接带我去烈士墓吧,那边人比较少。” 听到“烈士墓”三个字,刘旭不免想起了第一次和表姐见面的情形。 想着那时候假装是在打飞机,刘旭不免笑出了声。 待表姐坐在车后面后,刘旭立马往烈士墓的方向开去。
  • 7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成了主人
  • 听到张娥这话,刘旭非常高兴。一年的时间,他完全有信心将张娥这匹野马完全驯服。就算驯服不了,刘旭也有信心让张娥爱上他。 在刘旭拥有的这么多女人里,任何一个女人的攻击力都比不上张娥,所以要是刘旭遇到一些不好解决的事,他只要让张娥上就行了。就比如之前打他表姐主意的混混,让张娥一人去完全就可以解决
  • 6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巨乳美女
  •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旭直接震惊了。他也知道雷小秋不是故意展现美态,可看着那不安地晃动着的胸器,又见那被弄得非常湿的乳头颇为粉红,还白得刺眼,他更震惊。 可刘旭还没来得及多欣赏,发出惊叫的雷小秋已经躲到了被子下。 没错,她是完全躲到了被子下,甚至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 在黑乎乎的被子
  • 9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她的拥抱
  • 今天她穿的睡裙很透光,要是直接站在刘旭面前的话,那绝对会让刘旭看到两点。就算不透光,因为那两点很凸出的缘故,刘旭还是会看到两个凸点的。 想到此,站在大门前的李燕茹问道:“这么晚了,你来我家做什么?” “来看望她。” 刘旭昨晚十点多有将张娥送到李燕茹家。那时候陈甜悠跟李晓都在睡觉
  • 7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怕被听到
  • 被刘旭调侃后,王艳用指头轻轻弹了下肉棒,并道:“再调戏我,我就不给你吃了。” “王姐,我错了。” “真乖。”眯眼笑着,王艳就再次去含。 王艳跟刘旭已经做了好多次的爱,她的技巧也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这张嘴巴。当然,王艳口技之所以能提高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做爱,而是因为她从刘婶那儿学到
  • 7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死之惩罚
  • “你只是我名义上的老公。”说着,王艳主动靠在刘旭身上,“他才是我真正的老公。自从他毕业回乡,我就跟他一块睡,我每天都喊他老公。还有哦,现在豆芽也喊他爸爸。要是不出意外,等豆芽长大了些,我还会让豆芽跟他做爱。陈东,你亲生女儿以后会跟他做爱,你是不是很期待呢?” “你这不要脸的婊子!”
  • 7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肆意凌虐
  • “在骂我之前,你应该好好想一想自己做错了什么。”看着张娥那不断收缩着的门口,刘旭继续道,“像你这种死不认错还会耍剑的女人,留着也是祸害。不过在从你上路之前,我会好好的让你爽一爽。想必,你还没有被这么粗和长的鸡巴插过吧?现在呢,嘿嘿。” 勉强扭过头看着笑得如同恶魔般的刘旭,张娥叫道:“我老爸
  • 6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凌辱张娥
  • “我在乎的是你家里的钱!是你老爸开的酒店!要不是想当个有钱人!我他妈的怎么会跟你在一起!我是个要面子的大男人!你这臭娘们却整天叫我干这干那的!就连老子要做爱!老子还得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问你!你心情一不好!我连碰都没得碰!跟你做爱还不如去找鸡!我给她们几百块!她们就什么姿势都摆出来!操!” 听
  • 7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恶男恶女
  • 刘旭就是想弄死陈东,所以他就是不想报警。要是报警了,刘旭再弄死陈东的话,他一定会成为嫌疑犯。 就在刘旭不知道该怎么办之际,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也就是让他又爱又恨的表姐吴妍! 刘旭不知道吴妍在职务,但从保福寺她带队一事来看,她应该挺有权利的,所以让她定位陈东手机的位置应该不成问题。
  • 6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寻找豆芽
  • “好吃,婶子想每天都吃你的鸡巴。”说着,刘婶咽下了嘴里的混合物,随后就继续吮吸着。 “婶子,你说金锁有没有给你儿子吃过?” “这个我哪晓得啊?” “那你回去可以问一下金锁。”说着,刘旭目光就落在了显得很羞怯的金锁身上。 “这种事儿我可不问。” 就算刘婶不问,刘旭也会
  • 91 04月19日
  •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