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科男医(男医)》 - 第233章 旗袍小姐(二)

  外面那位自称是童话的旗袍小姐一直侧耳倾听着里面的动静,发觉里面一下子沉默了之后,她都有点头皮发麻了,就觉得事态好像有点不对劲,但又不觉得哪里不对劲,当她再度听到里面有声音时,她才松了口气。

  “是这样子的,我们黑虎帮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黑白社,我们必须想办法打倒他们,要让一颗参天大树死掉的办法很简单,就是将在它树干上用刀轧一圈,让它的营养输送管道断掉,失去营养供给,这棵树就绝对枯死,不可能再嚣张得起来,”顿了顿,邱于庭又继续说道,“这个办法有一点弊端,如果断层上下的表皮长出来,连接到了一起,树又会再度复活。另一种办法就是将它的根刨掉!让它彻彻底底地面对死亡!”

  听邱于庭说完,领会其中意思的朱茜茜就想插嘴,但又觉得现在这舞台是他们五个男人的,她这个弱女子还是不开口为妙,她就戴带着腼腆的笑容轻嚼慢咽着七分熟的牛肉。

  武娜娜和法斯菲在这种场合向来都是不喜欢说话的,她们就一边吃着盘中餐一边观察着四个堂主的表情。

  “老大的意思是叫我们做掉辛哲和郭东吗?”

  脑子转得非常快的破壶就开口问道。

  “这事我以前做过,所以我可能就按照老套思路来思考了,如果可以将辛哲和郭东暗杀掉,黑白社就会像沙子做的碉堡一样,水哗啦一冲,就变成沙子了,”邱于庭笑着说道,满脸的得意。

  “他们行事非常的小心,不可能这么简单得手的,如果很容易得手,当初朱明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这样子做了,”一脸严肃的黑哨就像他们泼冷水了,包括邱于庭在内的这五个人中,他的资格算是最老的,也最有发言权,如果他不帮邱于庭处理一些帮中事物,估计邱于庭很难管得住黑虎帮。

  “每个人都会有漏洞的,只要能够找出这漏洞,我们就可以轻易将之击毙,沈帧,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搜集辛哲和郭东的活动时间表,确定之后就找我,我们再商议一下漏洞在哪里再行事,”顿了顿,邱于庭又继续说道,“说实话,现在黑虎帮和黑白社算是楠坪市的两大黑帮,谁都想吞并谁,但又很难一口吃下对方这块大肥肉,只能一直发生摩擦,这样子下去,对双方都不利,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我已经意识到了,我要的不是张开嘴巴将黑白社吃掉,我要的是将这块肥肉拉到我们这边,然后想吃的时候就吃,懂了吗?”

  也许是邱于庭这比喻用得太深奥了,他们四个都听得有点闷闷的,让邱于庭有点郁闷,他都想问他们四个有没有大学毕业了,应该没有吧。邱于庭看着戴着一副眼镜的孙兴,就问道:“你一直没有说话,你有没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那我就献丑了,”孙兴被邱于庭看了眼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就推了推镜框,说道,“刚刚邱老大说的办法是暗杀他们,其实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如果你这做法被黑白社的人知道了,他们可能会发动大面积的火拼,而不会是简简单单地服从,我这边倒有另一个办法,老大你听一听,权当耳边风,”孙兴笑着,拿着刀叉的手已经靠在了桌子上,“我们黑帮最怕的就是警察,如果黑白社被警察抓到辫子,再让警察抓到辛哲和郭东,甚至是判他们死罪,这样子黑白社就不可能和我们发生火拼,我们就可以以高姿态收下黑白社。”

  “如果有人不同意呢?”

  沈帧反问道。

  “那为什么,就像吃一顿饭,你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满意,我们只要能将黑白社大部分的人都吸收进黑虎帮,黑白社自然瓦解,剩下的小混混就可以进行抹杀了,”孙兴眯眼笑道。

  听着孙兴说完,邱于庭就意识到孙兴其实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一出口就是金口玉言,而沈帧就比他稍差一点,沈帧考虑问题完全没有孙兴考虑得彻底。

  思考了一会儿,邱于庭就说道:“孙兴这确实是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比起让我们的手染血,估计让警察去抓他们才是上上之选,那就这样子决定吧,沈帧,还是由你去搜集资料,只不过搜集的不是他们的日程表,而是他们的赌场、红灯区、贩毒等资料,尽量详细一些,途径的话……我建议你去找一找黑白社的下阶成员,还有去红灯区逛一逛也会有收获的,那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来,举杯,”邱于庭率先举起红葡萄酒站了起来。

  他们四个人也站了起来,邱于庭这三个老婆当然也举杯站了起来。

  “为黑虎帮的美好未来干一杯!”邱于庭笑道。

  “为黑虎帮的美好未来干一杯!”

  痛饮下一杯红葡萄酒后,黑哨就继续往自己酒杯里斟酒,并让另外三个堂主也赶紧加满,然后四个堂主就一起举起酒杯再敬邱于庭,异口同声道:“老大,谢谢你的栽培之恩!”

  说完,他们就昂起头灌进了肚子里。

  看着这四个堂主,邱于庭就发自内心地笑着,将酒杯加满,仰头喝下之后就说道:“应该是我感谢你们才对,如果你们不替我管理黑虎帮,我根本管不住的,我们之间虽然是上下属关系,但你们可以叫我邱于庭,可以叫我于庭,我都无所谓,只要黑虎帮稳定发展就成!”

  气氛变得非常的融洽。

  一直站在门外的接待小姐童话就皱着细眉。

  邱于庭刚要坐下,破壶就举起酒杯敬邱于庭。

  “我酒量差,不能多喝,”邱于庭摇手道。

  “这不得不喝的噢,”破壶贼笑着,说道,“这杯是我敬各位姐姐的,希望各位姐姐跟着老大能幸福美满,也希望老大能早日抱子,为黑虎帮的下一任做准备哈!”

  “茜茜姐姐已经怀孕了,”法斯菲兴奋地叫道。

  “噢?”

  破壶愣了愣,又往酒杯了加了一杯酒,说道,“那就要再敬一杯了,老大!”

  面对破壶的盛情邀请,头已经有点晕的邱于庭只好端起酒杯,让破壶帮他加满酒,然后就一饮而尽。

  正是谈完,他们也就非常的放松了,就对着桌上的菜肴进行一番扫射,将之都倒进了肚子里。

  吃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桌上还有很多的菜,但他们都有点饱了,就一边调侃着对方一边休息着,被调侃得最多的就是邱于庭了,其次就是破壶,喝醉酒的邱于庭把那次和破壶在华莱士相遇的情景都说了出来,细节还说得非常的清楚,已经趴在那里不知道那边是西哪边是北的破壶就一边摇手反对邱于庭的言论一边打着酒嗝,惹得大家都笑得合不拢嘴。

  聊着聊着,邱于庭就有点尿意了,就站起身,道:“我去尿尿。”

  朱茜茜见他往外走,她就忙说道:“这边就有卫生间,不要去外面了。”

  有点摇摇颤颤的邱于庭就露出色迷迷的笑容,说道:“我不仅仅是要去尿尿,我还要去解渴,我要去找那位旗袍小姐!”

  看着邱于庭那副模样,朱茜茜就知道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就不管邱于庭了,反正他的意识还算清醒,知道自己不是要去尿尿,而是要去寻欢作乐。

  “老大……”

  满脸赤红的破壶敲着餐桌,嚷道,“老大,操死那娘们,一副瘙样。”

  听着破壶的脏话,法斯菲就有点鄙夷地看着邱于庭,嘀咕道:“看来男人本色是事实。”

  “见多就习惯了,他们喝酒完都是这样子的,”非常从容的武娜娜就笑出了声。

  邱于庭拉开门,用那种欲火燃烧着的目光看着这个既妩媚又古典的接待小姐童话,眼镜就盯着她的大腿根部看,看到那全瘀痕时,邱于庭就冷笑了下,却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打了个酒嗝,一只手按在童话旁边的墙上,用那种非常暧昧的眼神看着童话,就开口道:“漂亮美丽性感的小姐,我想解手,你能不能带我去?”

  “先生跟我来,”童话马上就在前面引路了。

  童话走向前面的时候,邱于庭还摸了下她的美臀,那种弹性就算是喝醉了酒都能感觉得出来,非常的滑,手都有点捏不住,也不知道是旗袍本身就痕光滑,还是她的美臀太具弹性了。

  “这……这是哪里啊?”

  走了还没有两步,邱于庭就摇摇晃晃地靠在了墙壁上,继续打这酒嗝。

  “先生,”童话转过身看着醉醺醺的邱于庭,嘴角就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边往回走,边说道,“先生你喝醉了,我扶你去卫生间。”

  邱于庭的左手搂着童话那娇弱的肩膀,他就发觉这个童话看上去是痕柔弱,但手肘的肌肉非常的结实,看样子是经常锻炼的,而且就算邱于庭故意将力气都集中在她身上,她还是走得那么的从容,一点也不吃力,看来她的力气非常的大!

  邱于庭借着酒意就胡乱挥舞着手,力气更是压向童话,童话依旧非常的轻松。

  邱于庭粗略估计了一下,这个童话的力气至少是和她不相上下的,那就说明是一个经常锻炼的女人,运动型的女人一般是不会来这种地方做接待小姐的,除非……

  “你是哪里的啊,漂亮美丽又性感的童话小姐,”邱于庭嚷道。

  “浙江宁波的,”童话答道。

  “噢,我挺喜欢那里的西源庵的,湖里特别多的鱼,”邱于庭就随意变造出了一个地名。

  “嗯?噢,是,是,我也挺喜欢的,”童话脸色虽然有点不对,但还是非常从容地回答邱于庭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头尾的问话。

  随意瞄了眼童话的面目表情,邱于庭就差不多可以推测出童话并不是这里的接待小姐,而是另有身份!面对这迷一样的童话,邱于庭的淫欲已经开始滋生,体香飘进邱于庭鼻孔里,邱于庭就吞了口口水。

B4
B5
B6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521章、妇科男医
  • 张医生说:“恩,我在上班,我现在就在科室呢,有什么事吗?” 我说:“哦,那好,我一会来找你!” 张医生说:“恩,好的!” 还不等张医生挂电话我已经将电话给挂断了,然后迫不及待朝医院门诊大楼的皮肤性病科走了过去,尽管我知道这个东西或许跟这方面的无关,但是人家医生肯定是有办法的。
  • 45 04月20日
  • 《出轨女人的自白(出轨的女人)》 - 第388章、妇科男医
  • 我的信息发送出去了没有多久之后,我便收到了张医生回复的短信:呵呵,你好你好,好久不见,最近可好?我呀就是好久不见有些想你了,哈哈! 我马上又编辑了一条短信:谢谢你的挂念,我呀最近身体状况又出了点小问题了,不是很好,你今天上什么班呢? 张医生回复:我呀今天值班半天,下午休息,你身体又出
  • 25 04月20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极乐之境
  • 现在是中午,偶尔会有人走过。要是真的跟刘旭在鸡棚里头做,那岂不是引来一堆人了? 所以呢,才走出两步,王艳当即甩开刘旭的手,并道:“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咋样,所以那种事留着你心情好的时候再说。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回去陪着玉嫂,想必她现在心情也不咋样。” “现在她的心情应该还好。” “连
  • 20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解开心结
  • “其实谈感情也是这道理。”李晓道,“假设刘旭是食客,你是菜。叫他一直吃你这道菜,他一开始还觉得不错,可久了绝对会厌倦的。但如果桌上摆着好几道菜,他偶尔吃这道菜,偶尔吃那道菜,这样就算吃一辈子,他都不会觉得厌倦。谈感情也是如此啊,所以在你无法满足刘旭,或者每次被他弄得都会骨头散架的状态下,我是建议
  • 8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四人之乐
  • 加快步伐跟上陈甜悠后,李晓就想着该如何向陈甜悠传授一男多女的婚姻观念。在男女平等的社会,几乎没有女人会接受这种婚姻观念,当然也包括李晓自己,所以李晓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尽管那晚在桥上信誓旦旦地答应,可要付诸行动时,李晓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 走到诊所后门,陈甜悠让到了一侧。 拿
  • 124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母女同乐
  • “那是因为妈妈下面已经很多年没有男人进来过了。”感觉到女儿的手指正在里面活动着,早已敞开心扉的的李燕茹喘息道,“要是妈妈没有记错,生下你之后妈妈下面就没有男人进来过了。算一算,也有十八个年头了。妈妈这年纪其实对那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大,但因为妈妈的婚姻很失败,所以妈妈不想因为有需要就再找个男人结婚。
  • 37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生日快乐
  • “刚刚有人来你家抢劫,我脚被他们打伤了。现在他们将值钱的东西都搬走,还警告我不要报警。呜呜呜呜,你快点回来带我去医院,我脚好疼,呜呜呜呜。” “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吓得半死的许静当即关了店铺并坐上了三轮车。 三轮车停在到她家的那条斜坡后,付过钱的许静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回跑。
  • 8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旧事别提
  • 听刘旭这么一说,又见刘旭脸上浮现出有些轻浮的笑容,猜到刘旭是想做那事的雷小秋白了刘旭一眼,道:“我听说昨天陈寡妇有打电话叫你过去,说是生了病。但要是我没猜错啊,她的病一定是痒了,然后要你帮她止痒。然后呢,你保证也顺便帮她女儿止痒。” “你猜对了。”看着雷小秋那泛着些许红霞的脸蛋,刘旭继续道
  • 23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未来展望
  • 看着娇喘不已的女儿,怕女儿拒绝的陈寡妇道:“你刚刚不是说旭子不需要准备吗?其实最该准备的就是他啦。要是他不把你弄得湿湿的,你待会儿一定会很疼。如果非常非常的湿,那就不会那么疼了。至于你呢,就像妈妈刚刚说的,你放松就好。” “妈妈你别……唔……别说了。”紧紧抓着被单,眼神晃动的苏素素道,“你
  • 6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母女同床
  • 以前刘旭没有在家里的时候,玉嫂睡觉都要锁上门。现在刘旭回来了,玉嫂基本上都是将门轻轻掩着,更何况这新装上的门有些毛病,想要锁上总是得花不少力气,所以这会儿门只是虚掩着。 轻轻敲了敲门,刘旭道:“嫂子,不好意思。” “你根本没有做错事。”坐在床边发呆的玉嫂道,“我一直不想承认你已经长大
  • 16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得到了她
  • 因为内裤也全湿,所以还隐约能看到两腿之间有一条凹痕,凹痕两侧就像小山包一样鼓鼓的,肉色尽显。 现在是晚上,加上暴雨漂泊,李燕茹完全不担心有人会出现。所以就算裙摆被吹起来,李燕茹也丝毫没有在意,她就像解脱了般高高举起双手,还把头抬得非常高,甚至还在呐喊着。 可惜现在风太大,她的呐喊完全
  • 8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关系破裂
  • 看着放在最上面那条蓝色花纹内裤,刘旭觉得不可能,李燕茹应该不会干这种事。 走到卫生间前并推开门,刘旭吓了后退了两步,因为什么都没穿的陈甜悠正站在喷头下,身上的泡沫还随着浴水慢慢往下流。 加上卫生间里迷雾云绕,陈甜悠身材又好得有些离谱,所以刘旭都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旭哥,快
  • 44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心理挣扎
  • “你还惦记着田鼠?” “我不仅惦记它,我还要吃了它。” 指了指不远处那已经清洗得非常干净的田鼠,刘旭道:“其实我现在想带你回去洗澡,但要是你执意要吃烤田鼠,我倒是乐意效劳。” “要吃。” 李晓都提出了要求,刘旭当然会照办,所以让李晓不要再往溪里跑后,刘旭就去拾柴火。
  • 4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李晓溺水
  • 知道只是做梦,李燕茹有点儿怅然若失,但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厌恶,她真搞不懂身为人母的她怎么会有这种本不该有的感觉。 熘下床后,李燕茹还想去上厕所,可才走了两步,她当即脱下内裤,并发觉自己内裤非常湿。甚至当内裤跟微微张开的阴唇分开的时候,她还能看到几丝好像蜘蛛丝的爱液。 看来,昨晚做梦的她
  • 81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岳母之欲
  • 至于雷小秋呢,她羞得整张脸都红了。但因为坐在刘旭后面能让她有回到过去的错觉,所以她心里头还是很高兴,她更希望这种生活能一直持续下去。 显然,不可能。 再过两天,雷小秋就会着手组建属于她的采矿队,之后就是运送设备,搭设线路之类的。 总之呢,只要她开始忙了,那绝对是忙得昏天暗地。加
  • 12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小秋献身
  • 要是陈甜悠知道刘旭不仅去过许静家里,而且还将许静压在餐桌上干,那陈甜悠绝对会气得不行,所以刘旭就打算说些话以证明他没有去过许静家里。 不过想到许滢,刘旭将要说出的话都咽进了肚子。 要是刘旭说没有去过许静家,许滢这不会撒谎的妮子又跟陈甜悠说刘旭有去过,那就算陈甜悠智商再低,她也会问个究
  • 5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离别之礼
  • 看到刘旭那惊诧不已的表情,原本乐滋滋的陈甜悠顿时一脸黑线,她更是半带幽怨地看着刘旭。 就这样对视了十多秒后,哈出一口气的陈甜悠道:“最近也没有病人上门,然后我的技术又没办法给晓晓姐姐比,所以我就决定去县医院当个实习护士。” “他们肯要你?” “我听你这语气怎么好像我是没有人要的
  • 4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送她礼物
  • 这么一握,仿佛蚱蜢般的雷小秋用力推开刘旭。 看着显得有些错愕的刘旭,雷小秋道:“豆腐已经吃够了,再吃下去我可就要翻脸了。” 舔了舔嘴唇,刘旭问道:“秋姐你晚上吃田螺了?” “你咋知道?” “秋姐嘴唇上有田螺的气味。”又舔了舔嘴唇,刘旭笑道,“说真的啊,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田螺
  • 4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守护玉嫂
  • 可惜刘旭晚了一步,他只看到一只非常白嫩的手抓着门边,并随着门的关上而收了回去。要是刘旭再提早个两秒,他就能看到站在门前的女校长了。就手的嫩滑程度而言,刘旭确定女校长应该蛮年轻的。 刘旭自认为智商挺高,所以他喜欢去猜测。要是刘旭知道女校长是李娟的嫂子,他就不用浪费脑细胞了。 刘旭其实想
  • 45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引蛇出洞
  • 怕打扰到雷小秋,刘旭走到屋外。 接起电话后,刘旭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雷虎之前曾因殴打他人致残坐过两年牢。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有什么不良记录。然后我还查了当时的询问记录,基本上看不出有什么问题。加上案发现场没有雷虎的指纹,所以要想对他提起公诉,那就必须有更加确凿的证据才行。刘旭,
  • 5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寻找凶手
  • “还能去哪?”白了刘旭一眼,吴妍道,“当然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案件的事了。你直接带我去烈士墓吧,那边人比较少。” 听到“烈士墓”三个字,刘旭不免想起了第一次和表姐见面的情形。 想着那时候假装是在打飞机,刘旭不免笑出了声。 待表姐坐在车后面后,刘旭立马往烈士墓的方向开去。
  • 5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成了主人
  • 听到张娥这话,刘旭非常高兴。一年的时间,他完全有信心将张娥这匹野马完全驯服。就算驯服不了,刘旭也有信心让张娥爱上他。 在刘旭拥有的这么多女人里,任何一个女人的攻击力都比不上张娥,所以要是刘旭遇到一些不好解决的事,他只要让张娥上就行了。就比如之前打他表姐主意的混混,让张娥一人去完全就可以解决
  • 4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巨乳美女
  • 看到眼前这一幕,刘旭直接震惊了。他也知道雷小秋不是故意展现美态,可看着那不安地晃动着的胸器,又见那被弄得非常湿的乳头颇为粉红,还白得刺眼,他更震惊。 可刘旭还没来得及多欣赏,发出惊叫的雷小秋已经躲到了被子下。 没错,她是完全躲到了被子下,甚至连脑袋都没有露出来。 在黑乎乎的被子
  • 67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她的拥抱
  • 今天她穿的睡裙很透光,要是直接站在刘旭面前的话,那绝对会让刘旭看到两点。就算不透光,因为那两点很凸出的缘故,刘旭还是会看到两个凸点的。 想到此,站在大门前的李燕茹问道:“这么晚了,你来我家做什么?” “来看望她。” 刘旭昨晚十点多有将张娥送到李燕茹家。那时候陈甜悠跟李晓都在睡觉
  • 50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二话 怕被听到
  • 被刘旭调侃后,王艳用指头轻轻弹了下肉棒,并道:“再调戏我,我就不给你吃了。” “王姐,我错了。” “真乖。”眯眼笑着,王艳就再次去含。 王艳跟刘旭已经做了好多次的爱,她的技巧也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这张嘴巴。当然,王艳口技之所以能提高的最主要原因不是做爱,而是因为她从刘婶那儿学到
  • 5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一话 死之惩罚
  • “你只是我名义上的老公。”说着,王艳主动靠在刘旭身上,“他才是我真正的老公。自从他毕业回乡,我就跟他一块睡,我每天都喊他老公。还有哦,现在豆芽也喊他爸爸。要是不出意外,等豆芽长大了些,我还会让豆芽跟他做爱。陈东,你亲生女儿以后会跟他做爱,你是不是很期待呢?” “你这不要脸的婊子!”
  • 53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六话 肆意凌虐
  • “在骂我之前,你应该好好想一想自己做错了什么。”看着张娥那不断收缩着的门口,刘旭继续道,“像你这种死不认错还会耍剑的女人,留着也是祸害。不过在从你上路之前,我会好好的让你爽一爽。想必,你还没有被这么粗和长的鸡巴插过吧?现在呢,嘿嘿。” 勉强扭过头看着笑得如同恶魔般的刘旭,张娥叫道:“我老爸
  • 49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五话 凌辱张娥
  • “我在乎的是你家里的钱!是你老爸开的酒店!要不是想当个有钱人!我他妈的怎么会跟你在一起!我是个要面子的大男人!你这臭娘们却整天叫我干这干那的!就连老子要做爱!老子还得每次都小心翼翼的问你!你心情一不好!我连碰都没得碰!跟你做爱还不如去找鸡!我给她们几百块!她们就什么姿势都摆出来!操!” 听
  • 58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恶男恶女
  • 刘旭就是想弄死陈东,所以他就是不想报警。要是报警了,刘旭再弄死陈东的话,他一定会成为嫌疑犯。 就在刘旭不知道该怎么办之际,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也就是让他又爱又恨的表姐吴妍! 刘旭不知道吴妍在职务,但从保福寺她带队一事来看,她应该挺有权利的,所以让她定位陈东手机的位置应该不成问题。
  • 42 04月19日
  • 《妇科乡医》 - 第三话 寻找豆芽
  • “好吃,婶子想每天都吃你的鸡巴。”说着,刘婶咽下了嘴里的混合物,随后就继续吮吸着。 “婶子,你说金锁有没有给你儿子吃过?” “这个我哪晓得啊?” “那你回去可以问一下金锁。”说着,刘旭目光就落在了显得很羞怯的金锁身上。 “这种事儿我可不问。” 就算刘婶不问,刘旭也会
  • 61 04月19日
  • 顶部